2021年发表的文章(142)

先自己割了

【2016-07-17】

@whigzhou: 素食,反狩猎,反枪,反核,反帝反殖民,和平主义,支持同性婚姻,福利主义,奶嘴化教育……所有这些看似完全没关系的政治诉求,在现实中却是高度内聚的,能把这些串起来的因素,我能想到的只有阴柔化,这一点在绿党身上表现的最清楚。

@江南孤影月:漏了女权。

@whigzhou: 嗯,还有反死刑和反工业

@tuxt520:阴柔和同性恋婚姻的关系是什么?

@whigzhou: 阴柔化根本出发点就是反对传统男性角色,然后也延伸到各种让人联想到雄性力量的东西,比如枪支、核能和大型机械

@人格显示器: 阴柔化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城市生活让人远离了耕作、狩猎、以及战争?

@whigzhou: 依我看,首要原因是社会的和平化,降低了战士禀赋的社会需求,其次是机械化降低了对肌肉的需求,总之,阳刚和雄性力量不像过去那么值钱了

@tuxt520:传统男性角色也可以是同性恋啊

@whigzhou: 将古代男风等同于现代同性文化的说法很流行,但那是错误的,前者并不对婚姻和家庭构成冲击,并不挑战男性角色和雄性力量

@abada张宏兵:这些在ISIS国很推崇很值钱

@whigzhou: 没错,坏就坏在这里,当今西方物质实力如此强大,只因文化之阴柔,意志之虚弱,连几只臭虫都踩不死

@whigzhou: 1)认为某件事E不好,并认为其原因是C,不等于反对C,我当然不会反对和平化和机械化,2)指出某邪恶人群也拥有特性P,并不能驳斥『特性P是可贵的(more...)

标签: | |
7313
【2016-07-17】 @whigzhou: 素食,反狩猎,反枪,反核,反帝反殖民,和平主义,支持同性婚姻,福利主义,奶嘴化教育……所有这些看似完全没关系的政治诉求,在现实中却是高度内聚的,能把这些串起来的因素,我能想到的只有阴柔化,这一点在绿党身上表现的最清楚。 @江南孤影月:漏了女权。 @whigzhou: 嗯,还有反死刑和反工业 @tuxt520:阴柔和同性恋婚姻的关系是什么? @whigzhou: 阴柔化根本出发点就是反对传统男性角色,然后也延伸到各种让人联想到雄性力量的东西,比如枪支、核能和大型机械 @人格显示器: 阴柔化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城市生活让人远离了耕作、狩猎、以及战争? @whigzhou: 依我看,首要原因是社会的和平化,降低了战士禀赋的社会需求,其次是机械化降低了对肌肉的需求,总之,阳刚和雄性力量不像过去那么值钱了 @tuxt520:传统男性角色也可以是同性恋啊 @whigzhou: 将古代男风等同于现代同性文化的说法很流行,但那是错误的,前者并不对婚姻和家庭构成冲击,并不挑战男性角色和雄性力量 @abada张宏兵:这些在ISIS国很推崇很值钱 @whigzhou: 没错,坏就坏在这里,当今西方物质实力如此强大,只因文化之阴柔,意志之虚弱,连几只臭虫都踩不死 @whigzhou: 1)认为某件事E不好,并认为其原因是C,不等于反对C,我当然不会反对和平化和机械化,2)指出某邪恶人群也拥有特性P,并不能驳斥『特性P是可贵的』这一论点,假如恐怖分子都爱吃肉,我们就不吃了?强奸犯都还长着鸡鸡呢不是?要反强奸就先自己割了?【这么简单的道路都需要解释,实在令人失望】 【2021-09-30】 @whigzhou: 反核果然主要是女性事业 FAQXMQgVUAI0jWz
长生不老药

【2020-11-23】

最近几年在寻找长生不老药方面好像进展很密集,估计是不少大钱砸进去了,而这么多大钱砸进去,是不是因为硅谷新贵都很年轻,觉得自己还来得及享用成果? ​​​​

【2021-09-08】

果然

 

标签: | | | |
8451
【2020-11-23】 最近几年在寻找长生不老药方面好像进展很密集,估计是不少大钱砸进去了,而这么多大钱砸进去,是不是因为硅谷新贵都很年轻,觉得自己还来得及享用成果? ​​​​ 【2021-09-08】 果然  
英国贵族的美国妻子

【2021-09-05】

一战前的四十年多间,有一百位美国富豪的女儿嫁给了英国贵族(就像唐顿庄园的女主人那样),占同期英国贵族婚姻的10%,带去了大笔嫁妆,

这几十年也是作为贵族主要资产的土地相对于其他资产价值大幅跌落的时期,

附图显示了1700-1900年间英国贵族结婚对象的家庭背景,红线:土地贵族,蓝:外国人,灰:本国商人,绿线是同期小麦实际价格指数,

taylor5septfig1

见:Mark Taylor – The D(more...)

标签: | | | | |
8802
【2021-09-05】 一战前的四十年多间,有一百位美国富豪的女儿嫁给了英国贵族(就像唐顿庄园的女主人那样),占同期英国贵族婚姻的10%,带去了大笔嫁妆, 这几十年也是作为贵族主要资产的土地相对于其他资产价值大幅跌落的时期, 附图显示了1700-1900年间英国贵族结婚对象的家庭背景,红线:土地贵族,蓝:外国人,灰:本国商人,绿线是同期小麦实际价格指数, taylor5septfig1 见:Mark Taylor - The Downton Abbey effect: British aristocratic matches with American business heiresses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养子 vs 继子

【2021-09-03】

美国父母对待亲生孩子和收养孩子没有什么差别(见2007年的一份研究),

可同时,美国父母对待亲生孩子和继子女却有显著区别,后者更少得到关爱和投入,被虐待的风险也大大高出亲生(这一点 David Buss 曾讲过),

这个差别不难理解,如果收养是完全自发的决定,喜欢孩子才会收养,那就可以预期他们会对孩子好,继子女就不一样了,是结婚的副产品,想要的是配偶,继子女只是被接受了,至于喜不喜欢,有多喜欢,不存在像收养那样的正面选择机制,

(more...)
标签: | |
8800
【2021-09-03】 美国父母对待亲生孩子和收养孩子没有什么差别(见2007年的一份研究), 可同时,美国父母对待亲生孩子和继子女却有显著区别,后者更少得到关爱和投入,被虐待的风险也大大高出亲生(这一点 David Buss 曾讲过), 这个差别不难理解,如果收养是完全自发的决定,喜欢孩子才会收养,那就可以预期他们会对孩子好,继子女就不一样了,是结婚的副产品,想要的是配偶,继子女只是被接受了,至于喜不喜欢,有多喜欢,不存在像收养那样的正面选择机制, 由此想到,如果收养并不是完全自发的,而是受某种外部压力的驱使,那么,养子女的待遇就可能不如亲生了, 事实上有些社会确实存在对收养的外部压力,比如死了兄长的弟弟,可能觉得有义务收养兄长的孩子,因为该社会的伦理规范有此要求,可这样一来,养是养了,亲不亲就不知道了, 这个想法在经验上很容易验证,不知是否有人做过,  
小提琴与小冰期

【2021-08-30】

身价上百万美元的小提琴,总共也就小几十把,全都制作于1690-1740年代,往前推半个世纪,就是小冰期最寒冷的年代(也是第二次黑死病的年代),就是说,用来制作这些名琴的树木,都生长于小冰期最低谷,气温低,生长慢,木纹致密,比如名琴中最多的 Stradivarius 琴,用的是阿尔卑斯云杉,通常选择北坡的树,树龄几十年,加上十几年的木料陈化期,差不多就是半个世纪,

 (more...)

标签: | |
8795
【2021-08-30】 身价上百万美元的小提琴,总共也就小几十把,全都制作于1690-1740年代,往前推半个世纪,就是小冰期最寒冷的年代(也是第二次黑死病的年代),就是说,用来制作这些名琴的树木,都生长于小冰期最低谷,气温低,生长慢,木纹致密,比如名琴中最多的 Stradivarius 琴,用的是阿尔卑斯云杉,通常选择北坡的树,树龄几十年,加上十几年的木料陈化期,差不多就是半个世纪,  
特里弗斯-威拉德假说

【2021-08-30】

进化生物学中对子女性别偏好有个理论,叫特里弗斯-威拉德假说(Trivers–Willard hypothesis),大意是,资源条件越优厚,越偏爱雄性后代,这是特里弗斯从他的亲代投资理论推导出来的,我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里曾详细介绍过,而且举了很多支持该假说的经验证据,

刚刚又听到几个例子,

1)911后的几个月中,美国男婴流产率显著提高,出生男女比降低了一个百分点,这一效应逐月减弱,直到第8个月才完全消除,

2)柏林墙倒塌后,东德(more...)

标签: | | | | | |
8797
【2021-08-30】 进化生物学中对子女性别偏好有个理论,叫特里弗斯-威拉德假说([[Trivers–Willard hypothesis]]),大意是,资源条件越优厚,越偏爱雄性后代,这是特里弗斯从他的亲代投资理论推导出来的,我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里曾详细介绍过,而且举了很多支持该假说的经验证据, 刚刚又听到几个例子, 1)911后的几个月中,美国男婴流产率显著提高,出生男女比降低了一个百分点,这一效应逐月减弱,直到第8个月才完全消除, 2)柏林墙倒塌后,东德的出生男女比明显下降, 3)90年代巴尔干战争期间,斯洛文尼亚的出生男女比也明显下降, 4)日本阪神大地震后也出现类似情况, @赵昱鲲: 除了营养水平外,与心理自信是否也有关系?我们家兄弟三人生了5个男孩1个女孩,但是我们家并不富,只是给孩子的心理支持很好。 @whigzhou: 有可能,关键是未来母亲是否产生*好日子要来了*的感知,至于何种线索会产生这种感知,可能性很多,依我看情感支持完全合格
barber’s pole

【2021-08-29】

发廊外面那个螺旋灯箱(图1)大家都见过,这东西叫 barber’s pole,很古老,中世纪时就是理发店的标志,

Barber-pole-01

叫 pole 是因为它原本就是根木杆子,改成旋转灯箱是晚近的事情,图2这家伦敦理发店用的还是旧式 pole,

D4DbW_3WkAA66JB

而且这根杆子以前更细(像图3),因为它本来是给顾客抓握的,可是为啥理发店顾客需要握住根杆子呢?

D4DbuODXkAEDI3Z

因为他们是来放血的!

以前理发师和外科医生的职业是合一的,(more...)

标签: | |
8790
【2021-08-29】 发廊外面那个螺旋灯箱(图1)大家都见过,这东西叫 [[barber's pole]],很古老,中世纪时就是理发店的标志, Barber-pole-01 叫 pole 是因为它原本就是根木杆子,改成旋转灯箱是晚近的事情,图2这家伦敦理发店用的还是旧式 pole, D4DbW_3WkAA66JB 而且这根杆子以前更细(像图3),因为它本来是给顾客抓握的,可是为啥理发店顾客需要握住根杆子呢? D4DbuODXkAEDI3Z 因为他们是来放血的! 以前理发师和外科医生的职业是合一的,而放血是外科的头号业务,所以这根杆子最后就变成了理发店的标志, 据说本来这杆子的顶部和底部还各有一个盘子,上面的放工具(包括水蛭),下面的盛血,
我听过的 podcasts

【2021-08-27】

记一下我听过的 podcasts,按时间顺序,

1)BBC:The English We Speak,偶尔听几段,还不错,短小精悍,4星,

2)10 Blocks,是 City Journal 的官方podcast,主题是美国都市的公共事务,3.5星,

3)Quillette,内容不如他们的文章好,而且后来植入的广告越来越长,放弃了,3星,

4)Tides of History,比较主流的历史主题,念诵而非访谈型,4星,

5)Economics Detective Radio,经济学为主,但不限于经济(more...)

标签: | | |
8783
【2021-08-27】 记一下我听过的 podcasts,按时间顺序, 1)BBC:The English We Speak,偶尔听几段,还不错,短小精悍,4星, 2)10 Blocks,是 City Journal 的官方podcast,主题是美国都市的公共事务,3.5星, 3)Quillette,内容不如他们的文章好,而且后来植入的广告越来越长,放弃了,3星, 4)Tides of History,比较主流的历史主题,念诵而非访谈型,4星, 5)Economics Detective Radio,经济学为主,但不限于经济学,5星,可惜播主今年读完博士生娃找工作,基本上停了, 6)EconTalk,经济学,优点是播主 Russell Roberts 不光自己讲话很清楚,而且很擅长通过提问诱导嘉宾把话讲清楚,缺点是视野略狭窄,这是因为他的奥派立场给他施加的限制,4星, 7)Dictators,念诵型,是专业配音念的,男女声交叉,男主的声音好像在历史频道的某部纪录片里听到过,内容一般,优点是念的特别清楚,是我听懂率最高的一个,而且抗背景噪音的能力很强,所以我一般在烧水的时候听它,只有它能扛住水壶的噪音,3星, 8)Razib Khan 的 Unsupervised Learning,最近开始听,内容以他的专业遗传人类学为焦点,发散度很大,非常好,随便举几个露脸嘉宾的名字即可看出分量:Charles Murray, Gregory Clark,David Anthony,Eric Cline,Samo Burja,John Hawks,Matt Ridley,当然5星,唯一的缺点是播主讲话腔调有点痞,不过听多就习惯了, 收藏夹里还有很多,我的习惯是深度优先遍历,发现喜欢的就从头听到底,再换别的,  
匈牙利人的奇特历史

【2021-08-25】

Razib Khan 又一篇好文章,讲的是匈牙利人的奇特历史,

匈牙利语属于乌拉尔语系乌戈尔语族,该语族的另外两个群体是汉特人和曼西人,远在匈牙利平原几千公里之外的西伯利亚,

uralics

可奇怪的是,当今匈牙利人在遗传特征标记上和他们的西伯利亚表亲毫无关系,而和他们目前的东欧邻居几乎看不出区别,

一个群体怎么会在保持其语言的同时丢失了全部遗传特征?

最近十几年古DNA测序技术发展神速,所以有人就从10世纪的马扎尔人墓葬中提取了DNA,发现其中上层精英的DNA确实有显著的东亚成分,而同地(more...)

标签: | | | |
8780
【2021-08-25】 Razib Khan 又一篇好文章,讲的是匈牙利人的奇特历史, 匈牙利语属于乌拉尔语系乌戈尔语族,该语族的另外两个群体是汉特人和曼西人,远在匈牙利平原几千公里之外的西伯利亚, uralics 可奇怪的是,当今匈牙利人在遗传特征标记上和他们的西伯利亚表亲毫无关系,而和他们目前的东欧邻居几乎看不出区别, 一个群体怎么会在保持其语言的同时丢失了全部遗传特征? 最近十几年古DNA测序技术发展神速,所以有人就从10世纪的马扎尔人墓葬中提取了DNA,发现其中上层精英的DNA确实有显著的东亚成分,而同地区的平民遗骸则没有, 所以当初侵入匈牙利平原的马扎尔人确实来自东方,问题是他们的遗传特征跑哪儿去了? 一种解释是当初的征服者群体规模非常小,所以东方成分被稀释了,统计上看不出差异, 问题是,历史上许多案例证明,小规模征服群体很难保持其母语,特别是没有教育传统也没有成文经典的蛮族,比如侵入伊比利亚和北非的汪达尔人,语言上一丝痕迹也没留下, 所以,保留了其母语的马扎尔人当初必定是个大群体,而且女性比例得足够高,如果娶的都是当地女子,母语难免丢失,因为在没有教育系统的情况下,婴儿主要跟母亲学母语, Razib Khan 认为,这可能因为,自从马扎尔贵族皈依基督教后,匈牙利成了基督教世界的东方门户,而匈牙利平原又是东方入侵者的天然指向(因为它是欧亚草原带的西端),所以长期承受着军事上的重压,特别是在蒙古和奥斯曼的入侵中,其贵族阶层屡次被大比例消灭,最终从遗传统计上消失, 一般而论,武士贵族是高风险高回报的生态位,通常相对于平民都有着较大遗传优势,但也有不幸赌输了的,马扎尔贵族算是一例,  
帕西人

【2021-08-21】

又发现一个和科普特人类似的案例,印度的帕西人(Parsees ),其祖先是波斯人,伊斯兰征服之后,从波斯逃到印度,坚持琐罗亚斯德信仰,是当今少数几个琐罗亚斯德群体之一,他们的社会/经济成就比科普特人更突出,总共只有几万人,却在印度各界获得了与其人口比例极不相称的成就,

而且帕西人和伊斯兰世界的其他宗教少数群体不同,他们离开了那里,因而没有经历人头税的选择机制,依我看,他们经历的是另一种选择机制:上层精英的地位和官方宗教绑定更为紧密,因而更倾向于抵制外来征服者的改宗压力,最终,拒绝改宗的宗教少数派中,精英的比例显著高于社会其他群体,

而琐罗亚斯德教是伊斯兰征服之前萨珊帝国的国教,满足上面的条件,

标签: | | | | | |

8777
【2021-08-21】 又发现一个和科普特人类似的案例,印度的帕西人(Parsees ),其祖先是波斯人,伊斯兰征服之后,从波斯逃到印度,坚持琐罗亚斯德信仰,是当今少数几个琐罗亚斯德群体之一,他们的社会/经济成就比科普特人更突出,总共只有几万人,却在印度各界获得了与其人口比例极不相称的成就, 而且帕西人和伊斯兰世界的其他宗教少数群体不同,他们离开了那里,因而没有经历人头税的选择机制,依我看,他们经历的是另一种选择机制:上层精英的地位和官方宗教绑定更为紧密,因而更倾向于抵制外来征服者的改宗压力,最终,拒绝改宗的宗教少数派中,精英的比例显著高于社会其他群体, 而琐罗亚斯德教是伊斯兰征服之前萨珊帝国的国教,满足上面的条件, 犹太人的情况其实也类似,流散的犹太人群体中,识字因而会读经者,特别是拉比们,是最不愿意改宗的,因为希伯来文读写能力以及对经文的掌握,是其社会地位的支柱,若是改宗,就会丧失这一最主要的优势, 我觉得,这个选择机制可能远比人头税更重要, 当然,还有一个选择机制也很重要,就是这种流散到其他社会的宗教/文化少数派,由于缺乏某些权利,其职业选择往往高度受限,而留给他们的那些职业机会,有时会对其禀赋构成很强的正面选择压力,这一点帕西人可能和犹太人也很像, 吉普赛人可能是反面的例子,他们也是流散的文化少数派,但他们在上述两重选择环节上经历的选择,可能都和犹太人帕西人不同,首先,他们流散的起因可能是穷苦,属于经济难民,其次,他们在流散地选择的生态位和犹太人截然不同(而这一不同也是因为第一轮选择造成的起点差异),因而没有经历后者经历的那种选择压力, 随想随写,写的比较乱,见谅, @何不笑: 也算是另一种泵吸。 @whigzhou: 是把奶油往外刮 @whigzhou: 从文化进化的角度看,决定一个社会长期繁荣前景的要点之一,就是往外还是往里刮奶油的能力  
脚本界面

【2021-08-20】

想到一个问题,有没有什么游戏是可以让用户通过脚本程序来玩的?就是说游戏提供一种脚本语言,用户可以用它来编写一系列脚本,每个脚本包含一个带条件分支的动作序列,具体玩的时候可以调用这些脚本,也可以再写一个大脚本让它自己去调用这些小脚本,于是就成了一个 bot,

我不玩游戏,所以毫无线索,

当然,脚本不仅可以用来设计动作序列,还可以让玩家设定自己的资源分配策略、行事风格和交往原则,诸如此类,

一个明显的好处是,这可以让一个游戏玩出其设计者难以预料的无穷花(more...)

标签: | |
8775
【2021-08-20】 想到一个问题,有没有什么游戏是可以让用户通过脚本程序来玩的?就是说游戏提供一种脚本语言,用户可以用它来编写一系列脚本,每个脚本包含一个带条件分支的动作序列,具体玩的时候可以调用这些脚本,也可以再写一个大脚本让它自己去调用这些小脚本,于是就成了一个 bot, 我不玩游戏,所以毫无线索, 当然,脚本不仅可以用来设计动作序列,还可以让玩家设定自己的资源分配策略、行事风格和交往原则,诸如此类, 一个明显的好处是,这可以让一个游戏玩出其设计者难以预料的无穷花样,当然,对有些游戏商,这可能是缺点,可是市场那么大,总有些不会这么想吧? 想象一下几百万持续进化中的脚本在一起玩MUD,会怎么样? 当然,这个需求也不仅限于游戏,比如社交网,假如我能用一个脚本来设置我的时间线,或者筛选关注对象,或者设置自动洗粉策略,那就太好了, 总之,一个系统的用户若只能通过按钮菜单与之互动,就太单调了,要弄出更有意思的东西,需要一种能够表达复杂逻辑的结构性对话方式,脚本是现成的方案, 一般而论,理想情况下,软件系统的标准用户界面就应该是脚本语言,其他界面都是它的非完备替代品  
最佳墙头草

【2021-08-17】

现在大家好像都对塔利班的推进速度非常吃惊,可是半个多月前我就看到 Tanner Greer 在一个帖子里解释了为何塔利班会如此神速,

简单说,塔利班如今的神速和美军当年赶走他们的神速,原因是一样的:阿富汗的地方武装全都是墙头草,在几百年来连绵不断的战争中,他们练出的最大本事就是见风使舵,做世上最佳墙头草,在每次冲突中确保自己站在正确的一边,这是他们根本的生存之道,

所以,当冲突局面胶着时,每个地方武装会依据自己的处境做出各自的判断,可是一旦某方将会胜出的前景变得(more...)

标签: | | |
8769
【2021-08-17】 现在大家好像都对塔利班的推进速度非常吃惊,可是半个多月前我就看到 Tanner Greer 在一个帖子里解释了为何塔利班会如此神速, 简单说,塔利班如今的神速和美军当年赶走他们的神速,原因是一样的:阿富汗的地方武装全都是墙头草,在几百年来连绵不断的战争中,他们练出的最大本事就是见风使舵,做世上最佳墙头草,在每次冲突中确保自己站在正确的一边,这是他们根本的生存之道, 所以,当冲突局面胶着时,每个地方武装会依据自己的处境做出各自的判断,可是一旦某方将会胜出的前景变得明朗起来,所有人都惟恐不及的像胜方倒戈, 唯一的例外是外来者,而塔利班和美军都是外来者, 之所以如此,根本原因是,阿富汗是个部落社会,无论是旧式国家机器,还是现代民族国家,都未曾在此发育, 要在一大群林立的小型武装之间求存,做墙头草,奉行机会主义策略,在每次行动中单独权衡得失,选择敌友——这就意味着毫无忠诚与信用可言——,可能是最佳的生存之道, 其实这种情况在前国家社会或国家机器发育不够成熟的社会非常普遍,比如印度人打仗也是这样,叛来叛去无定数,一场战役的胜负往往由谁能说服对方阵营的更多队伍倒戈而决定, 既没有忠诚,也缺乏上层控制力,结果是政权之间无法形成稳定的边界,类似情况普遍存在于南亚和东南亚,东南亚各政权以一个中心城市为核心,势力向外辐射,但相互间没有明确边界,介于政权之间的地方势力根据一时一地的实力消长而决定服从哪方,Oliver Wolters 将这种局面称为曼陀罗政体(Mandala), 实际上,想出各种办法来克服这种局面的过程,就是国家诞生的过程,一种克服办法,就是以没有地方根基的军人,代替有着自己地盘的地方武装,如果你没有地方根基,倒戈就很危险,容易沦为丧家之犬,
绿叶海蛞蝓

【2021-08-17】

绿叶海蛞蝓,吃黄藻,然后黄藻的叶绿体被吞进它自身的细胞,叶绿体的光合作用为它提供了另一种能量来源,能让它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存活几个月,更有意思的是,绿叶海蛞蝓的基因组里有几个帮助它维持和利用叶绿体的基因(若没有它们,叶绿体在其细胞内存活时间更短,产能也更低),可能是从藻类基因组横向传入的

001wMbSGgy1gtjslj32fdj60iw0fxgnr02

标签:
8771
【2021-08-17】 绿叶海蛞蝓,吃黄藻,然后黄藻的叶绿体被吞进它自身的细胞,叶绿体的光合作用为它提供了另一种能量来源,能让它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存活几个月,更有意思的是,绿叶海蛞蝓的基因组里有几个帮助它维持和利用叶绿体的基因(若没有它们,叶绿体在其细胞内存活时间更短,产能也更低),可能是从藻类基因组横向传入的 001wMbSGgy1gtjslj32fdj60iw0fxgnr02
两位数通胀

【2021-08-12】

照目前这个势头,或许两三年内我们就会看到两位数通胀,和向银行注资不一样,从财政出去的钱会变成实际消费,参院GOP好像已经切换到*反正拦不住不如趁机给自己选区捞点好处*模式了, ​​​​

 

标签: | |
8765
【2021-08-12】 照目前这个势头,或许两三年内我们就会看到两位数通胀,和向银行注资不一样,从财政出去的钱会变成实际消费,参院GOP好像已经切换到*反正拦不住不如趁机给自己选区捞点好处*模式了, ​​​​  
鸟的睡眠

【2021-08-10】

鸟类的左右两个半脑可以轮流睡觉,这样它就可以随时保持警惕,而且还能在长途飞行中睡觉,具体哪个半脑睡着,是由眼睛接受的光线控制的,它想让右半脑睡着,就闭上左眼,有实验验证了这一点,把鸟的一只眼睛蒙起来,它的另一边半脑就进入了慢波睡眠状态,

@虎鲸嘤嘤怪:如果人类也像鸟类一样,那不就可以24小时上班了吗?

@whigzhou: 恐怕顶多只能做些非常机械的、无意识的工作,因为意识活动是全脑激活的,左(more...)

标签: | |
8762
【2021-08-10】 鸟类的左右两个半脑可以轮流睡觉,这样它就可以随时保持警惕,而且还能在长途飞行中睡觉,具体哪个半脑睡着,是由眼睛接受的光线控制的,它想让右半脑睡着,就闭上左眼,有实验验证了这一点,把鸟的一只眼睛蒙起来,它的另一边半脑就进入了慢波睡眠状态, @虎鲸嘤嘤怪:如果人类也像鸟类一样,那不就可以24小时上班了吗? @whigzhou: 恐怕顶多只能做些非常机械的、无意识的工作,因为意识活动是全脑激活的,左右脑的大量区块都会被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