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发表的文章(186)

各科博士的家庭背景

【2021-11-11】

这个还真没想到,各科博士中,论来源背景,经济学博士的背景最精英化,其本科学位来自名校的比例最高(图1),其父母拥有学位的比例也最高(图2),我还以为最贵族的学位是比较艺术史之类,也可能这类专业没博士学位?

FDxxkkkWYAUyCdI

FDxy9vOWEAgvXZh

标签: | | |
8903
【2021-11-11】 这个还真没想到,各科博士中,论来源背景,经济学博士的背景最精英化,其本科学位来自名校的比例最高(图1),其父母拥有学位的比例也最高(图2),我还以为最贵族的学位是比较艺术史之类,也可能这类专业没博士学位? FDxxkkkWYAUyCdI FDxy9vOWEAgvXZh
工业革命家的财富激励

【2021-11-08】

@柿油dang人文集 《告别施舍》里有段资料,提供了新思路:工业革命的几个领头羊几乎都没赚到大钱。按照地位贡献,工业革命的创新者,应该跟比尔盖茨这样的IT巨子、互联网革命创新者旗鼓相当,然而,他们并没有得到相称的回报。

@whigzhou: 没有暴富不等于没有致富,第一代工业革命家的财富激励虽不如后来那么耀眼,也是足够强的,成功者的社会阶层至少跨上了一两级,从穷人或中产变成绅士或贵族的水平,瓦特遗产4万英镑,相当于土地绅士,博尔顿和斯蒂芬森父子都是六位数,小贵族水平,阿克莱特可能有七位数,大贵族水平(more...)

标签: | | | | |
8899
【2021-11-08】 @柿油dang人文集 《告别施舍》里有段资料,提供了新思路:工业革命的几个领头羊几乎都没赚到大钱。按照地位贡献,工业革命的创新者,应该跟比尔盖茨这样的IT巨子、互联网革命创新者旗鼓相当,然而,他们并没有得到相称的回报。 @whigzhou: 没有暴富不等于没有致富,第一代工业革命家的财富激励虽不如后来那么耀眼,也是足够强的,成功者的社会阶层至少跨上了一两级,从穷人或中产变成绅士或贵族的水平,瓦特遗产4万英镑,相当于土地绅士,博尔顿和斯蒂芬森父子都是六位数,小贵族水平,阿克莱特可能有七位数,大贵族水平 @whigzhou: 未能从其发明中得到太多好处的更好例子其实是纽科门,因为他的蒸汽机没有实现工厂化生产,每台都是现场组装的(所以每台都不一样),他只能从由他现场指导安装的那些机器得到报酬,数量自然有限 @tertio:应该是因为那时候能在市场上流通的财富并不多,大部分财富还是土地 @whigzhou: 这是一,同时也是因为缺乏规模化生产模式来内化创新收益,比如18世纪前半叶纺织业创新大量涌现,给整个行业带来的增长也非常巨大,但创新者本人得到的收益并不多,直到阿克莱特实现工厂化生产 @whigzhou: 设想,如果当年盖茨不得不派工程师上门为每台用户电脑亲手安装DOS,会怎么样? 【2021-11-10】 @何不笑: 暴力死亡率那个似乎没包括战争、政变之类,只是世俗社会的刑事案件。验尸制度的起源也并非脑补(至少是动因之一):国王与领主、领主与小领主、佃农的土地契约是无限期的且永久可继承,但要是绝了户/失去继承,就归国王了 @whigzhou: 土地保有期限有终身的,有三世的,还有无限可继承的 @whigzhou: 保有者是否绝嗣对国王的利益出入其实并不你想的那么大,继承要交继承税,男继承人未成年或女继承人未嫁人之前,领主从监护权中可以得益,嫁人时,还可以凭否决权而敲一笔,绝嗣复归后,除非不再重新封授,收益也多不了太多 //@whigzhou: 土地保有期限有终身的,有三世的,还有无限可继承的 @whigzhou: 在早期封建制中,所谓继承并不是自动的,而是先复归,再重新封授,只不过通常仍旧会封给继承人而已,至少形式上,封建契约是每代重新签订的
翻译价格

【2021-11-08】

@PhilHellene0217 名著误译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AnnSherrard:语言专业都知做笔译多么不划算…现在的市场价就是千字80(水平高另算)一本书翻下来多少钱?查背景知识和校对更增加时间成本。学术译著根本不算成果,哪个老师愿意去做

@同声翻译樱桃羊:同意右边,除了“市场价”的部分。翻译根本不应指定所谓市场价,这也和水平无关。而学术译著如果算成果,市场只会…

@tertio: 原因在于,商家发现翻译质量压根不影响销量,所以何必费那个劲呢

@whigzhou: 标签: | | |

8896
【2021-11-08】 @PhilHellene0217 名著误译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AnnSherrard:语言专业都知做笔译多么不划算…现在的市场价就是千字80(水平高另算)一本书翻下来多少钱?查背景知识和校对更增加时间成本。学术译著根本不算成果,哪个老师愿意去做 @同声翻译樱桃羊:同意右边,除了“市场价”的部分。翻译根本不应指定所谓市场价,这也和水平无关。而学术译著如果算成果,市场只会… @tertio: 原因在于,商家发现翻译质量压根不影响销量,所以何必费那个劲呢 @whigzhou: 格雷欣法则 @whigzhou: 感觉这事情也跟出版商对首印销量的依赖有关系,这使得质量代理甄别机制来不及起作用,如果多数读者在下单之前先看豆瓣评论,情况恐怕会不同  
挖坑的本事

【2021-11-04】

这次瘟疫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各国掌权者大多以为是在相互比拼对抗瘟疫的能力,可实际上,比的是给自己挖坑的本事,以及最后谁能及时从坑里爬出来的觉悟 ​​​​

 

标签: | | |
8893
【2021-11-04】 这次瘟疫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各国掌权者大多以为是在相互比拼对抗瘟疫的能力,可实际上,比的是给自己挖坑的本事,以及最后谁能及时从坑里爬出来的觉悟 ​​​​  
两种理论化

【2021-11-03】

发现 Russell Roberts 的访谈真会掐时机,在弗里德曼死前两个多月采访了他,还是两个多小时的长篇访谈,科斯死前一年多又采访了他,两个老家伙都当时快说不动话了,

不知道下一个被他采访死的会是谁,Thomas Sowell?

听了科斯的访谈,发现张五常好多牛逼哄哄的话,其实都是在学科斯的舌,比如对博弈论的鄙视和攻击,科斯那辈人这么想可以理解,属于代沟问题,你一小后生也跟着起哄,就只能算无知了,

科斯对博弈论的攻击,看来只是他整体上反理论化倾向的一种表现,这种倾向里包含着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所针对的一些具体现象也确实毛病不小,问题是科斯无法把这一倾向以某种自洽的形式表达出来,因而只能停留于一种好恶情绪,当然,(more...)

标签: | | | | |
8891
【2021-11-03】 发现 Russell Roberts 的访谈真会掐时机,在弗里德曼死前两个多月采访了他,还是两个多小时的长篇访谈,科斯死前一年多又采访了他,两个老家伙都当时快说不动话了, 不知道下一个被他采访死的会是谁,Thomas Sowell? 听了科斯的访谈,发现张五常好多牛逼哄哄的话,其实都是在学科斯的舌,比如对博弈论的鄙视和攻击,科斯那辈人这么想可以理解,属于代沟问题,你一小后生也跟着起哄,就只能算无知了, 科斯对博弈论的攻击,看来只是他整体上反理论化倾向的一种表现,这种倾向里包含着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所针对的一些具体现象也确实毛病不小,问题是科斯无法把这一倾向以某种自洽的形式表达出来,因而只能停留于一种好恶情绪,当然,科斯不可能完成这样的表达,因为那需要一种更高层次的理论化,甚至比他反对的那种理论化更理论化,也就是哲学思考, 听了他的一些具体抱怨后,我琢磨着,他真正反对的,其实是一种自上而下的理论化, 让我先解释一下什么叫自下而上的理论化,毕竟这是我刚刚发明的一对术语, 比如你研究了一家牙膏制造商,从中得到一些有关牙膏生产(或分销/定价/成本结构……)洞见,你想,或许这些道理也可适用于其他牙膏制造商,于是你把更多牙膏制造商纳入你的研究,然后,你最初那些见解中,有些得到了保留,有些被排除了,有些可能被修正了,但只要其中一部分得到了保留,你就完成了对这些见解的一次*一般化*,得到了一些比这些原始见解更一般的*理论*, 此类过程可以反复迭代,你可以把研究扩大到日化品制造业,然后整个制造业,或整个化工产业,或所以营利性私人企业…… 对这样的理论化,我想科斯是不会反对的, 他反对的其实是一种相反的过程,先发明一套概念和理论,然后用它去解释现实,当然在解释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需要将它具体化,于是便在理论内核外面衍生出一层又一层外围理论来解决使用内核理论时碰到的各种困难,这样的过程就是自上而下的理论化, 历史上,最典型的自上而下理论化就是牛顿体系的构建和扩展, 无需多言,这两种方向的理论化都是有价值的,恐怕科斯也无法反对牛顿体系创立的价值, 当然,他是在社会科学语境中谈这些事情的, 可是社会科学中的自上而下革命同样富有成果,边际分析,均衡,价格理论,达尔文主义,马尔萨斯,都是自上而下的方法, 科斯本人的最大贡献当然也是自上而下的,一个概念横空出世全面刷新了整个经济学学科,还部分刷新了政治学和法学, 可是他对此好像并不开心,他的一句名言是(大意):科斯定理不是我发明的,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在访谈中,他对受他启发而试图将他的见解理论化的那些努力显然十分不以为然, 可见哲学家还是有事情可做的, @宁静投资-秦:是归纳和演绎吗? @whigzhou: 和归纳/演绎没关系,自下而上就是奉行*最小程度一般化*原则,其最初洞见可能来自单一案例,而非归纳得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加以推广,每步推广的幅度不超出其能实际获取材料的范围 @whigzhou: 科斯反复宣扬的所谓真实世界经济学,大意便是如此,我也是听了这个访谈以后才弄明白  
聋子说话

【2021-10-30】

@whigzhou: 昨天和几个朋友在外面吃饭,邻桌有个人跑过来攀谈,讲的还蛮起劲,一个人讲了十几分钟,等他走了之后,认识他的那位朋友悄悄告诉我,他是个聋子,而且聋的很彻底,我很惊讶,如果一个人彻底耳聋,他怎么会在没有反馈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发音控制的那么好,以前我也见过聋子说话,都明显控制不好自己的声音,我朋友说,他在胸部植入了一个装置,能让他感知自己的胸腔共鸣,具体怎么起作用的不太清楚,我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装置,搜了一下也没找到线索,

标签: | | |
8886
【2021-10-30】 @whigzhou: 昨天和几个朋友在外面吃饭,邻桌有个人跑过来攀谈,讲的还蛮起劲,一个人讲了十几分钟,等他走了之后,认识他的那位朋友悄悄告诉我,他是个聋子,而且聋的很彻底,我很惊讶,如果一个人彻底耳聋,他怎么会在没有反馈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发音控制的那么好,以前我也见过聋子说话,都明显控制不好自己的声音,我朋友说,他在胸部植入了一个装置,能让他感知自己的胸腔共鸣,具体怎么起作用的不太清楚,我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装置,搜了一下也没找到线索, 另外,他还专门受过读唇训练,大致能猜到别人在说什么, 感觉挺神奇的, @tertio: 发音的最直接反馈其实是发音部位的感觉,次级反馈才是声音。“读唇”能力是个线索,说明他擅长模仿他人的嘴部动作(内部的舌位是否正确,起初应该靠别人纠正,然后自己记住正确的发音感觉) @whigzhou: 嗯,这么一说好像就通了  
乳沟口袋

【2021-10-28】

欧美大胸脯的女人比较多,这个大家都知道,不过有个现象以前我没见识过,甚至影视剧里似乎也没出现过,至少我没注意到,就是有些大胸脯女人会把乳沟当口袋用,我见过她们从里面掏出过各种东西,包括手绢,钞票,圆珠笔,润唇膏,纸巾,手机……

当然,有这习惯的女人比例并不高,我只见过三个,都是大大咧咧不太注重仪表的那种,

之前也没太把这当回事,不过今天发生的情况让我不得不把它当回事了,下午打牌的时候,有位牌友大妈,在轮间休息时,从乳沟里掏出了一个三明治,吃了一半,饱了,然后把另一半又塞了回去,当时我坐在邻桌,没看见,是一位震惊了的男牌友跑过来悄悄告诉我的,

当然,从这事情也不能过度推论,毕竟这位大妈是我见过最大大咧咧的一位,

@whigzhou: 搜到一张图片,是一家澳洲餐馆贴出的告示,哈~ ​​​​

537956cagy1gvv8v7hiqoj20af0dwwf6

@whigzhou(more...)

标签: | | |
8884
【2021-10-28】 欧美大胸脯的女人比较多,这个大家都知道,不过有个现象以前我没见识过,甚至影视剧里似乎也没出现过,至少我没注意到,就是有些大胸脯女人会把乳沟当口袋用,我见过她们从里面掏出过各种东西,包括手绢,钞票,圆珠笔,润唇膏,纸巾,手机…… 当然,有这习惯的女人比例并不高,我只见过三个,都是大大咧咧不太注重仪表的那种, 之前也没太把这当回事,不过今天发生的情况让我不得不把它当回事了,下午打牌的时候,有位牌友大妈,在轮间休息时,从乳沟里掏出了一个三明治,吃了一半,饱了,然后把另一半又塞了回去,当时我坐在邻桌,没看见,是一位震惊了的男牌友跑过来悄悄告诉我的, 当然,从这事情也不能过度推论,毕竟这位大妈是我见过最大大咧咧的一位, @whigzhou: 搜到一张图片,是一家澳洲餐馆贴出的告示,哈~ ​​​​ 537956cagy1gvv8v7hiqoj20af0dwwf6 @whigzhou: 看来美国也不少见,这个网页收集了一大堆此类告示
确保摧毁机制

【2021-10-25】

537956cagy1gvrppn70xlj20e80ckjs7

当学校弃疗时,受害最深的是笨孩子,聪明孩子本来就不怎么需要教,所以左派精英使劲毁教育系统的效果就是把阶级壕沟挖的更宽更深了,

左派为低层孩子构造的社会环境几乎可以称为*确保摧毁机制*,童年:确保没爹,小学:确保你没法学,青春期:街头没警察管,确保你被帮派环抱,成年了:确保你不需要找工作,不必为养家糊口操心,经过这重重火力网之后还能出息的,算你狠,

 

标签: | | | |
8879
【2021-10-25】 537956cagy1gvrppn70xlj20e80ckjs7 当学校弃疗时,受害最深的是笨孩子,聪明孩子本来就不怎么需要教,所以左派精英使劲毁教育系统的效果就是把阶级壕沟挖的更宽更深了, 左派为低层孩子构造的社会环境几乎可以称为*确保摧毁机制*,童年:确保没爹,小学:确保你没法学,青春期:街头没警察管,确保你被帮派环抱,成年了:确保你不需要找工作,不必为养家糊口操心,经过这重重火力网之后还能出息的,算你狠,  
学术门户

【2021-10-24】

法学院的门户偏向还是挺明显的,图中显示了各顶级法学院教授的母校分布(母校指获得法学博士的学校),明显偏向本校博士, ​​FCT7CvVVkAYhw_8

经济学就没那么明显了 ​​​​

FBw3LZFVQAEzc6g

标签: | |
8875
【2021-10-24】 法学院的门户偏向还是挺明显的,图中显示了各顶级法学院教授的母校分布(母校指获得法学博士的学校),明显偏向本校博士, ​​FCT7CvVVkAYhw_8 经济学就没那么明显了 ​​​​ FBw3LZFVQAEzc6g
我听过的 podcasts

【2021-08-27】

记一下我听过的 podcasts,按时间顺序,

1)BBC:The English We Speak,偶尔听几段,还不错,短小精悍,4星,

2)10 Blocks,是 City Journal 的官方podcast,主题是美国都市的公共事务,3.5星,

3)Quillette,内容不如他们的文章好,而且后来植入的广告越来越长,放弃了,3星,

4)Tides of History,比较主流的历史主题,念诵而非访谈型,4星,

5)Economics Detective Radio,经济学为主,但不限于经济学,5星,可惜播主今年读完博士生娃找工作,基本上停了,

(more...)
标签: | | |
8783
【2021-08-27】 记一下我听过的 podcasts,按时间顺序, 1)BBC:The English We Speak,偶尔听几段,还不错,短小精悍,4星, 2)10 Blocks,是 City Journal 的官方podcast,主题是美国都市的公共事务,3.5星, 3)Quillette,内容不如他们的文章好,而且后来植入的广告越来越长,放弃了,3星, 4)Tides of History,比较主流的历史主题,念诵而非访谈型,4星, 5)Economics Detective Radio,经济学为主,但不限于经济学,5星,可惜播主今年读完博士生娃找工作,基本上停了, 6)EconTalk,经济学,优点是播主 Russell Roberts 不光自己讲话很清楚,而且很擅长通过提问诱导嘉宾把话讲清楚,缺点是视野略狭窄,这是因为他的奥派立场给他施加的限制,4星, 7)Dictators,念诵型,是专业配音念的,男女声交叉,男主的声音好像在历史频道的某部纪录片里听到过,内容一般,优点是念的特别清楚,是我听懂率最高的一个,而且抗背景噪音的能力很强,所以我一般在烧水的时候听它,只有它能扛住水壶的噪音,3星, 8)Razib Khan 的 Unsupervised Learning,最近开始听,内容以他的专业遗传人类学为焦点,发散度很大,非常好,随便举几个露脸嘉宾的名字即可看出分量:Charles Murray, Gregory Clark,David Anthony,Eric Cline,Samo Burja,John Hawks,Matt Ridley,当然5星,唯一的缺点是播主讲话腔调有点痞,不过听多就习惯了, 收藏夹里还有很多,我的习惯是深度优先遍历,发现喜欢的就从头听到底,再换别的, 【2021-10-23】 9)ChinaTalk,全名 ChinaEconTalk,播主 Jordan Schneider 大概也是 EconTalk 的爱好者,所以取了这名字,已经听到2019年10月,也就是一百多集了,很不错,访谈对象挑的都挺好,主题也十分广泛,拿掉名字中的 Econ 很恰当,4.5星  
脱钩

【2021-04-28】

@whigzhou: 感觉即将掀起一股苏联工业史研究热潮,毕竟这是脱钩后生存条件的最佳参考 ​​​​

@捷尔任斯基的老司机:这估计不会,毕竟会被怀疑是不是高级黑[doge][doge]

@whigzhou: 瞧你又想多了,当我说研究热潮时我首先想到的是米国机构

@遁去的一1:那岂不是万劫不复了?

@whigzhou: 也没那么严重,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人一般也饿不死

【2021-06-24】

@whigzhou: LL Hypothesis 差不多已经坐实了 ​​​​

@re(more...)

标签: | | |
8871
【2021-04-28】 @whigzhou: 感觉即将掀起一股苏联工业史研究热潮,毕竟这是脱钩后生存条件的最佳参考 ​​​​ @捷尔任斯基的老司机:这估计不会,毕竟会被怀疑是不是高级黑[doge][doge] @whigzhou: 瞧你又想多了,当我说研究热潮时我首先想到的是米国机构 @遁去的一1:那岂不是万劫不复了? @whigzhou: 也没那么严重,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人一般也饿不死 【2021-06-24】 @whigzhou: LL Hypothesis 差不多已经坐实了 ​​​​ @redemptionandliberation:那是不是意味着巨额赔偿? @whigzhou: 意味着更深更彻底的脱钩,赔偿是绝无可能的 【2021-10-19】 @whigzhou: 脱钩进程比我料想的更快啊 ​​​​ @whigzhou: 之前我可能低估了代工体系带来的供应链配置灵活性,没有代工和外包体系的话,跑路恐怕没这么方便 @猪又柴:所以中国大陆拉美化,已经不可逆了吗? @whigzhou: 拉美?您可真乐观~  
富豪自成指数

【2021-10-08】

福布斯Top400的自成指数分布,指数=1的意思是财富完全靠继承而来,自己创业者,家底越薄的,得分越高,

10062forbes

总体看,自成率还是非常高的,

8分组的规模远高于其他组,8分的意思是自主创业致富,但出身家庭是中等以上,即偏上中产,这和常识认知相符

标签: | |
8865
【2021-10-08】 福布斯Top400的自成指数分布,指数=1的意思是财富完全靠继承而来,自己创业者,家底越薄的,得分越高, 10062forbes 总体看,自成率还是非常高的, 8分组的规模远高于其他组,8分的意思是自主创业致富,但出身家庭是中等以上,即偏上中产,这和常识认知相符
左撇子

【2021-10-07】

有个朋友,Rob,是个左撇子,今天看到他在用左手填一份文件,我就问他,你上小学时老师有没有试图纠正你?这下可打开了他的话匣子,痛诉血泪史,

他老师们用了很多办法试图纠正,包括在他左手上绑个球,看见他用左手写字就用鞭子抽他手,不过,鞭子其实很软,抽着不疼,

可是他很犟,改不过来,有一次被抽火了,逃学,结果被警察抓回了学校,不过他说,回想起来,被纠正的经历好像也不是完全没好处,一个好处是他的左右手用的都很溜,

他今年65岁,可见至少到60年代中期,澳洲(more...)

标签: | |
8863
【2021-10-07】 有个朋友,Rob,是个左撇子,今天看到他在用左手填一份文件,我就问他,你上小学时老师有没有试图纠正你?这下可打开了他的话匣子,痛诉血泪史, 他老师们用了很多办法试图纠正,包括在他左手上绑个球,看见他用左手写字就用鞭子抽他手,不过,鞭子其实很软,抽着不疼, 可是他很犟,改不过来,有一次被抽火了,逃学,结果被警察抓回了学校,不过他说,回想起来,被纠正的经历好像也不是完全没好处,一个好处是他的左右手用的都很溜, 他今年65岁,可见至少到60年代中期,澳洲教师还在花大力气纠正左撇子, 以我个人经历,我的小学中学同学中也有不少左撇子,奇怪的是,1)其中没有一个是用左手写字的,2)我记忆中老师从来没有采取过强制纠正措施,3)其中不少家长是文盲,根本不管孩子读书的事情,所以也不可能纠正, 由此可知,我同学中的左撇子,都相当自觉的顺从了老师的指导或同学中的通行做法, 不知我看到的情况是否普遍,如果是,那就是很大一个文化差异了, 数了一下,我们俱乐部里至少有四个左撇子,全都用左手写字,而且他们年龄都不小于Rob,因而很可能也都被纠正过,但都没纠正过来,很有意思的事情,  
不可能的任务

【2021-10-04】

翻译唐诗是项不可能的任务,不过,你若是非要这么做,我倒是有个(依我看最不坏的)办法,就是逐字翻译,不要管句法,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对,其实读者能理解,而且还一定程度上保留了韵味,

随便试两句:

内库烧为锦绣灰
Inner Stock Burnt To Silk Embroidery Ash
天街踏尽公卿骨
Heaven Steet Trample All Lords Ministers Bone

我觉得英国人应该看得懂吧,至少半懂似懂吧,那就够了,

@whigzhou: 再试几句,好像确实不错,

竹帛烟销帝业虚
Bamboo Silk Smoke Diminished Imperial Glory Hollow
关河空锁祖龙居
Fortress Trench Vainly Fo(more...)

标签: | |
8860
【2021-10-04】 翻译唐诗是项不可能的任务,不过,你若是非要这么做,我倒是有个(依我看最不坏的)办法,就是逐字翻译,不要管句法,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对,其实读者能理解,而且还一定程度上保留了韵味, 随便试两句: 内库烧为锦绣灰 Inner Stock Burnt To Silk Embroidery Ash 天街踏尽公卿骨 Heaven Steet Trample All Lords Ministers Bone 我觉得英国人应该看得懂吧,至少半懂似懂吧,那就够了, @whigzhou: 再试几句,好像确实不错, 竹帛烟销帝业虚 Bamboo Silk Smoke Diminished Imperial Glory Hollow 关河空锁祖龙居 Fortress Trench Vainly Fortifying Ancestral Dragon Residence 坑灰未冷山东乱 Pit Ash Hasn't Cooled Mountain East Uprising 刘项原来不读书 Liu Xiang Turn Out Don't Read Books @whigzhou: 竟然押韵了~ 千山鸟飞绝 Thousands Mounts Birds Flying Gone 万径人踪灭 Myriads Tracks Human Trace None 孤舟蓑笠翁 Solo Canoe Cape Hat Greybeard 独钓寒江雪 Alone Angling Chilly River Snow 【2021-10-05】 @whigzhou: 每日一湿~ 两个黄鹂鸣翠柳 Two Birds Yellow Orioles Singing Green Willow 一行白鹭上青天 One String White Herons Soaring Blue Sky 窗含西岭千秋雪 Window Frames West Ridges Millennium Aged Snow 门泊东吴万里船 Portal Moors East Gouwu Thousand Leagues Boat ​​​​  
拔屌无情

【2021-10-03】

年轻时读《金粉世家》,对男主的行为颇为困惑不解,感觉作者在瞎编,刚才读了 David Buss 这篇访谈,才知道原来拔屌无情还真不少见,心理学家称之为“后高潮情感转移”(post-orgasm affective shift),

POAS 并不是简单的忘恩负义,否则我也不会意外了,忘恩负义当然不少见,但 POAS 的特别之处是,拔屌之前的情感是真实的,甚至是热烈的,只是拔完之后突然就消退了,

Buss 认为,这是一种自欺机制,意思是,先把自己骗信了,然后才能更有效的骗炮,这种机制进化出来,显然是在配合高度倾向短期关系的浪子策略,

自欺机制的这种作用,最初是 Robert Trivers 提出的(在给道金斯《自私的基因》(more...)

标签: | |
8858
【2021-10-03】 年轻时读《金粉世家》,对男主的行为颇为困惑不解,感觉作者在瞎编,刚才读了 [[David Buss]] 这篇访谈,才知道原来拔屌无情还真不少见,心理学家称之为“后高潮情感转移”(post-orgasm affective shift), POAS 并不是简单的忘恩负义,否则我也不会意外了,忘恩负义当然不少见,但 POAS 的特别之处是,拔屌之前的情感是真实的,甚至是热烈的,只是拔完之后突然就消退了, Buss 认为,这是一种自欺机制,意思是,先把自己骗信了,然后才能更有效的骗炮,这种机制进化出来,显然是在配合高度倾向短期关系的浪子策略, 自欺机制的这种作用,最初是 [[Robert Trivers]] 提出的(在给道金斯《自私的基因》新版写的序言里),当然并不限于骗炮,还可用来骗别的, 这篇访谈很长,质量也很高,主题是 Buss 的新书:When Men Behave Badly: The Hidden Roots of Sexual Deception, Harassment, and Assault 考虑到 Buss 的名气,估计中译本不会等太久, 即便你对进化心理学没兴趣,此书也值得一读,特别是女生,因为这可能是一本识别渣男的最佳指南, 欺骗(包括经由自欺的欺骗)是一种渣法,另一种是两性关系中的暴力,对此,Buss 提出了识别此类渣男的一个特征标志:黑暗三重奏人格([[Dark Triad]]),即,自恋+马基雅维利主义+psychopathy,psychopathy我不知道怎么翻译,一个极端的样板就是发条橙, 后两种关系比较直接,所以也好理解,更具迷惑性的是自恋,自恋者给人的第一印象往往特别好,处久了才会看出毛病,所以容易一见钟情的女生就特别容易被其伤害, 以上是我印象较深的两点,还有很多料,有兴趣可以先读读那篇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