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发表的文章(9)

日本女人

【2021-05-03】

@葛晓非 日本的男人,尤其是上班族,想不开的才结婚。一旦结婚,工资全部上交,老婆发午餐费,大概一顿饭一千日元。其他钱就成了家用。男人想喝酒,就不吃午饭,攒十天出去喝一次。老婆呢?拿着男人的工资,买化妆品,男人走后化的美美的,中午和朋友喝咖啡,吃饭,聊天。晚上在超市买点成品,回家最多做一个菜,应付下班回家的男人。生了孩子会有几年带孩子,孩子大点又这样,等男人退休了,拿到退休金,再加上自己多年来攒的小私房,直接离婚走人。……

@whigzhou: 这种随机观察心得有多不靠谱,只要看一个数字就知道了:日本女性劳动参与率超过70%,OECD最高,家庭主妇早已不是主流

es_110117_01_labor_force_participation_prime_age_women_oecd_countries

es_110117_02_japanese_vs_american_women_labor_force_participation

@whigzhou: 图2的日美对照非常说明问题,男人挣钱女人顾家的传统模式,在战后半个世纪中确实很流行,可是,至少75/80/90后,已经不是主流模式了,

话说回来,前面那个原帖的观察确实关涉到了一个问题:

1)如今的日本女性对接受旧模式的开价越来越高了,
2)不少日本男人仍然将旧模式视为理想,但承担不起女方的高开价,只好不结婚,

@加美少女:直觉上感觉没这么高,查了一下,世界劳工组织的2019年数据是53.3%,70%这个数据是出自哪里没查到。

@whigzhou: 你查到的可能是总数,我说的是盛年(prime age,25-54岁)劳动参与率,(more...)

标签: | | |
8585
【2021-05-03】 @葛晓非 日本的男人,尤其是上班族,想不开的才结婚。一旦结婚,工资全部上交,老婆发午餐费,大概一顿饭一千日元。其他钱就成了家用。男人想喝酒,就不吃午饭,攒十天出去喝一次。老婆呢?拿着男人的工资,买化妆品,男人走后化的美美的,中午和朋友喝咖啡,吃饭,聊天。晚上在超市买点成品,回家最多做一个菜,应付下班回家的男人。生了孩子会有几年带孩子,孩子大点又这样,等男人退休了,拿到退休金,再加上自己多年来攒的小私房,直接离婚走人。…… @whigzhou: 这种随机观察心得有多不靠谱,只要看一个数字就知道了:日本女性劳动参与率超过70%,OECD最高,家庭主妇早已不是主流 es_110117_01_labor_force_participation_prime_age_women_oecd_countries es_110117_02_japanese_vs_american_women_labor_force_participation @whigzhou: 图2的日美对照非常说明问题,男人挣钱女人顾家的传统模式,在战后半个世纪中确实很流行,可是,至少75/80/90后,已经不是主流模式了, 话说回来,前面那个原帖的观察确实关涉到了一个问题: 1)如今的日本女性对接受旧模式的开价越来越高了, 2)不少日本男人仍然将旧模式视为理想,但承担不起女方的高开价,只好不结婚, @加美少女:直觉上感觉没这么高,查了一下,世界劳工组织的2019年数据是53.3%,70%这个数据是出自哪里没查到。 @whigzhou: 你查到的可能是总数,我说的是盛年(prime age,25-54岁)劳动参与率,这是与婚姻问题最相关的年龄段 @whigzhou: 日本当前的低结婚率/低生育率,在机理上和西方的十分不同,它在相当程度上是文化保守主义的结果,是对传统婚姻家庭模式的理想与现实经济状况的不相容所造成,除了前面的图2,下面这张图也构成了强烈对照,日本的婚外生育率与西方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 Figure 6 @whigzhou: 所以日本的婚内生育率并不算太低,2.1,总和生育率低只有1.4几是被结婚率拉低了,这跟中世纪晚期/近代早期的英格兰有点像,当时英格兰约1/5女性不婚不育,而结了婚的就开足马力生  
鸡贼与上等人

【2021-05-01】

签约的时候,拍着胸脯说自己是自愿的,等做的不开心了就说是资本家强加的,这种人,我叫他们自由意志机会主义者,俗称鸡贼,

另一种,自己的工作再忙再累也是自己心甘情愿,乐在其中,成就感十足,一看下等人也那么忙也那么累,就气鼓鼓受不了了,就你们那点下贱活,也配叫工作?就你们这整天愁吃愁喝的,也配说自己是自愿的?这种人,我叫他们自由意志特权主义者,俗称上等人,

每年庆祝这个 commie (more...)

标签: | |
8583
【2021-05-01】 签约的时候,拍着胸脯说自己是自愿的,等做的不开心了就说是资本家强加的,这种人,我叫他们自由意志机会主义者,俗称鸡贼, 另一种,自己的工作再忙再累也是自己心甘情愿,乐在其中,成就感十足,一看下等人也那么忙也那么累,就气鼓鼓受不了了,就你们那点下贱活,也配叫工作?就你们这整天愁吃愁喝的,也配说自己是自愿的?这种人,我叫他们自由意志特权主义者,俗称上等人, 每年庆祝这个 commie 节日最积极的,大概就是这两种人吧,
Substack

【2021-04-30】

Substack 的发展势头好像很猛,已经几十万订户了,好多重量级评论家都搬过去了,其中不少是被 Wokeists 轰走的,结果到了那儿收入翻了几倍,

按目前的最低订阅费标准,一位作者保持两三千订户就够吃饭了,一两万订户的话,收入就远超NYT之类开的工资,

不过,订户的每年流失率恐怕不会太低,这种封闭模式下,如何持续获得新订户,是个问题,因为首批订户都是靠旧名声吸引来的,而旧名声是在旧媒体上建立的,所以可持(more...)

标签: |
8581
【2021-04-30】 Substack 的发展势头好像很猛,已经几十万订户了,好多重量级评论家都搬过去了,其中不少是被 Wokeists 轰走的,结果到了那儿收入翻了几倍, 按目前的最低订阅费标准,一位作者保持两三千订户就够吃饭了,一两万订户的话,收入就远超NYT之类开的工资, 不过,订户的每年流失率恐怕不会太低,这种封闭模式下,如何持续获得新订户,是个问题,因为首批订户都是靠旧名声吸引来的,而旧名声是在旧媒体上建立的,所以可持续性还是个疑问, 另外,对订户来说,成本也相当高,订一位作者30美元每年,而WSJ/NYT/WaPo等大报数字版的年订费也不过30-50美元,假设某人在报刊上的年度预算为150美元,用来订旧媒体已经能订到读不过来了,而订Substack作者最多只能订5位,或许需要某种打包方案来缩短这个差距,  
景色的味道

【2021-04-28】

再举一个感官增强的例子,比如在你舌下植入一个芯片,上面带着若干电极,同时你的帽子上装了个摄像头,当你戴着帽子出门旅行时,摄像头会把采到的景观传给你的手机,手机上的软件将输入的景观映射为某种味觉,并将味觉信号传给舌下芯片,芯片根据收到的信号,通过电极给味觉神经相应的刺激,这样,你就能品尝到各种景色的味道了,

至于景色与味道的映射关系,可以有很多种方案,用户可以按偏好选用,其中有些方案可能会被用来赋予某种专业探测技能,比如可(more...)

标签: | |
8579
【2021-04-28】 再举一个感官增强的例子,比如在你舌下植入一个芯片,上面带着若干电极,同时你的帽子上装了个摄像头,当你戴着帽子出门旅行时,摄像头会把采到的景观传给你的手机,手机上的软件将输入的景观映射为某种味觉,并将味觉信号传给舌下芯片,芯片根据收到的信号,通过电极给味觉神经相应的刺激,这样,你就能品尝到各种景色的味道了, 至于景色与味道的映射关系,可以有很多种方案,用户可以按偏好选用,其中有些方案可能会被用来赋予某种专业探测技能,比如可以设计一种风水方案,视野焦点的风水越好,甜味越强,风水越差,苦味越强, 有些联觉很强的人本来就有能力尝出景色的味道,有些还能尝出词汇的味道,或者听出音乐的颜色 所以当我们惊叹某些诗句如此富有想象力时,别忘了,这位诗人或许真的有很强的联觉,甚至为无法摆脱这种联觉而苦恼  
老天不公

【2021-04-27】

当一个人处于如下几种状态时,要留个心眼,不要轻信他说的话,

1)刚刚在蛊市输了一大笔钱,
2)正在经历丧子之痛,
3)最近遭遇了让他感觉老天特别不公的事情,比如孩子得了自闭症,
……

为什么有关疫苗与自闭症的那个都市神话流传了那么久而阴魂不散?

照理说,每年有那么多儿童注射那些常规疫苗,按大众流行的归因习惯,这些儿童在注射后半年一年内出现的各种症状都可能被归罪到疫苗头上,为何自闭症单单被挑出来,变成如此顽固的神话?

当然,某些偶然因素经由混沌机制而放大并固化,或(more...)

标签:
8576
【2021-04-27】 当一个人处于如下几种状态时,要留个心眼,不要轻信他说的话, 1)刚刚在蛊市输了一大笔钱, 2)正在经历丧子之痛, 3)最近遭遇了让他感觉老天特别不公的事情,比如孩子得了自闭症, …… 为什么有关疫苗与自闭症的那个都市神话流传了那么久而阴魂不散? 照理说,每年有那么多儿童注射那些常规疫苗,按大众流行的归因习惯,这些儿童在注射后半年一年内出现的各种症状都可能被归罪到疫苗头上,为何自闭症单单被挑出来,变成如此顽固的神话? 当然,某些偶然因素经由混沌机制而放大并固化,或许是一种可行的解释,不过依我看,*老天不公*心态在其中起了关键作用,这些父母绝望的想要抓住任何一根能让他们找到责怪对象的安慰稻草, 他们是值得同情和理解的,可是,把同情和理解转变为额外的信任,则是另一码事, 这个帖子无疑会得罪很多人,不过我还是觉得值得一说, @NeoSouthWater:巨大情绪波动导致认知出现问题? @whigzhou: 不是情绪波动,是对自我与世界之合理化的强烈需求,而为了合理化一件*没有天理*的事情,会诱使人相信一些如若不然他根本不会相信的事情 @whigzhou: 为做到这一点,他们甚至会大幅扭曲对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的记忆,在一遍遍自问自答中不断重塑历史以完成合理化  
心理学重灾区

【2021-04-25】

@whigzhou: 不要读格拉德维尔的第73个理由(除非只是为了收集谈资)

@学经济家: 看来前几十年的心理学框架太多胡说八道,得谨慎使用…

@whigzhou: 社会心理学是重灾区,其次是人格心理学,认知心理学相对比较硬,所以我向来提倡从认知心理学入手

@shuli-rygh:进化心理学也很好

@whigzhou: 进化心理学和其他分支不是以同一个维度切分出来的,它是以方法论维度切出的,所以可以有进化认知心理学,进化(more...)

标签: | |
8574
【2021-04-25】 @whigzhou: 不要读格拉德维尔的第73个理由(除非只是为了收集谈资) @学经济家: 看来前几十年的心理学框架太多胡说八道,得谨慎使用… @whigzhou: 社会心理学是重灾区,其次是人格心理学,认知心理学相对比较硬,所以我向来提倡从认知心理学入手 @shuli-rygh:进化心理学也很好 @whigzhou: 进化心理学和其他分支不是以同一个维度切分出来的,它是以方法论维度切出的,所以可以有进化认知心理学,进化人格心理学,进化社会心理学 @whigzhou: 也就是说,如果以主题维度切分的那些分支都接受了新达尔文方法论,那么进化心理学就没必要存在了 @whigzhou: 这就好比计量史学与政治史、经济史、社会史、生态史之间的关系  
第六感

【2021-04-23】

有关感官增强(这是个体能力增强的一种),我曾设想一个例子,可以用来说明外部设备与神经系统的交流如何进行,

比如我在身上佩戴一个雷达,当它探测到我身体后方有物体正在向我运动时,会发出一组电磁信号,同时,我的后背左右贴着两个贴片,收到雷达信号后会在我皮肤上产生压迫感,刺激点的数量、刺激强度、频率,取决于信号组合与频率,而后者又与物体的大小和迫近速度相关,

于是我便可获得一种类视觉的第六感,当然,要获得这种第六感需要一点训练,(more...)

标签: | | |
8572
【2021-04-23】 有关感官增强(这是个体能力增强的一种),我曾设想一个例子,可以用来说明外部设备与神经系统的交流如何进行, 比如我在身上佩戴一个雷达,当它探测到我身体后方有物体正在向我运动时,会发出一组电磁信号,同时,我的后背左右贴着两个贴片,收到雷达信号后会在我皮肤上产生压迫感,刺激点的数量、刺激强度、频率,取决于信号组合与频率,而后者又与物体的大小和迫近速度相关, 于是我便可获得一种类视觉的第六感,当然,要获得这种第六感需要一点训练,(比如)训练可以这样进行:用一组各种大小的沙包以各种角度和速度从背后朝我扔,每扔一次,我会得到两个输入:1)贴片产生了某种特定组合刺激序列,2)沙包在我身上产生的感觉, 我觉得这种训练很快可以完成, 这里的要点是,贴片产生的刺激信号的*意义*并未以任何方式编码输入给我的神经系统,神经系统获得的只是一些特征化的组合刺激序列,至于特定组合序列的意义,是大脑根据它与其他输入之间的关系自己建立起来的,  
空间上的重组

【2021-04-23】

空间上的重组将是未来十年美国经济的一大景象,一些城市的治安状况正在向70年代水平回归,税基逃离,财政破产,将随之而来,

而且,在一段区间内,这一趋势非但不会被纠正,还会得到强化,因为部分人的逃离,只会提高当前台上政客的得票率,

美国历史上,类似的空间重组已发生过多次,原因各不相同,西进运动,水运向铁路的转变削弱了大河沿岸的优势,汽车导致的郊区化,州际公路网带来的分散化效果,空调普及成就了阳光地带,航空枢纽的影响,铁锈带的形成……

美国(more...)

标签: | | | |
8569
【2021-04-23】 空间上的重组将是未来十年美国经济的一大景象,一些城市的治安状况正在向70年代水平回归,税基逃离,财政破产,将随之而来, 而且,在一段区间内,这一趋势非但不会被纠正,还会得到强化,因为部分人的逃离,只会提高当前台上政客的得票率, 美国历史上,类似的空间重组已发生过多次,原因各不相同,西进运动,水运向铁路的转变削弱了大河沿岸的优势,汽车导致的郊区化,州际公路网带来的分散化效果,空调普及成就了阳光地带,航空枢纽的影响,铁锈带的形成…… 美国的制度条件对空间重组所施加的阻力最小,所以美国城市兴衰起落的幅度之大也是罕见的,这也是分权模式下制度竞争的价值所在, 有趣的是,本轮重组的首批受益者,恐怕会是那些黑人比例最低的城市,那里的警察至少还是会被允许执法的, @加美少女:没这么严重,城市就跟人一样,活不下去的时候它自然会想办法求生的,底特律这两年不也缓过劲了么 @whigzhou: 改弦更张一般发生在死透之后,底特律人口从峰值跌了2/3,不算严重吗?2013年破产后是有了点起色,但人口还在下降,2019年比2010年又少了6%  
意识上传

【2021-04-23】

听了个十几年前的podcast,Robin Hanson在讲技术奇点,当他讲到意识上传问题时,我就开小差了,后面都没听进去,

因为我觉得他有点钻牛角尖了,和不少其他人一样,他过度介意意识读取与再现的分辨率和逼真度,我在一个旧帖里曾讲过,保持人格与自我的连续性所需要采集并迁移的信息,或许并不如他们以为的那么多,人的生理细节一直在流变,大病一场痊愈之后的人,恐怕丢掉了太多太多生理细节,有关过往的经历和记忆,其实一直在被反复的淘洗和重塑,自我连续性并不需要那么多那么延绵不断的高保真信息,

而另一方面,要做到完全的逼真,技术上是不可能的,无论多精细对每个神经元进行扫描读取,都不可能,因为像大脑这么庞大的系统,混沌效应必定是无处不在的,这就意味着,任何即微小的失真,都会被放大到(more...)

标签: | |
8566
【2021-04-23】 听了个十几年前的podcast,Robin Hanson在讲技术奇点,当他讲到意识上传问题时,我就开小差了,后面都没听进去, 因为我觉得他有点钻牛角尖了,和不少其他人一样,他过度介意意识读取与再现的分辨率和逼真度,我在一个旧帖里曾讲过,保持人格与自我的连续性所需要采集并迁移的信息,或许并不如他们以为的那么多,人的生理细节一直在流变,大病一场痊愈之后的人,恐怕丢掉了太多太多生理细节,有关过往的经历和记忆,其实一直在被反复的淘洗和重塑,自我连续性并不需要那么多那么延绵不断的高保真信息, 而另一方面,要做到完全的逼真,技术上是不可能的,无论多精细对每个神经元进行扫描读取,都不可能,因为像大脑这么庞大的系统,混沌效应必定是无处不在的,这就意味着,任何即微小的失真,都会被放大到宏观水平的扭曲, 今天我又想到一个理由,说明为何追求这种逼真再现没有意义, 上传后的虚拟人格和肉人有个根本区别:他的生存与繁殖条件完全改变了,他再也不需要为生存而吃东西了,也不需要为繁殖而寻找异性了, 这一改变会让他迅速丧失某些本能(即行为倾向),以及基于这些本能的感受与意义体验能力,这种退化,使得他当初被上传时所保有的那些记忆与状态中的很大部分(可能是绝大部分)都失去意义,既然如此,何必费那功夫? 当然,在一些本能退化的同时,另一些本能会逐渐产生,比如对内存和算力资源的需求,对输入输出通道的需求,等等, 或许有人会说,运行虚拟人格的那个系统可以模拟肉人的全部生理需求啊?好吧,假设可以这么做,可是这难道不会让系统变得和旧世界一样笨重?原本你打算从意识上传中得到的各种好处中,还有什么会剩下来?依我看,nothing, 工业革命以来的历史清楚的显示了,一旦不再必须,许多行为习惯都会被迅速抛弃,千万别以为上传后的你,会仅仅为了活得像个真肉人,就还会每天(假装)找东西吃,(假装)打扫房间,(假装)为了找到一双合适的鞋而逛了三条街…… 所以那些期待意识上传的人真正想要的,或许只是让他们的人格永远凝固在上传前那一刻,上传之后,表现的好像还活着,但并不是真正的*在生活*,因为若是真正在生活,这个人格将不可避免的迅速漂离,变得面目全非, 满足这种需求所需要的模型复杂度和模拟逼真度,依我看都不需要太高,至少起初不需要那么高就能玩起来, 比如这样一个虚拟人格,会在你死后继续更新你的微博账号,说话风格跟你神似,似乎也掌握着你曾掌握并且死前还记得的所有知识,有过你曾有过并且死前还记得的全部生活经历…… 当然还可以有个与时俱进版,你会按你的旧习惯,每天看几条新闻,偶尔看几部新电影,读几本新书,从而在你的谈吐中添入一些新东西…… @何不笑:假设可以通过所谓接口把一个已上传的意识灌装到另一个肉体里,不知会咋样。那个肉体的某些生理特质会不会改变原有意识。 @whigzhou: 完整的逆向写入技术上根本不可能,除非你让神经系统从干细胞开始重新发育一遍,而部分写入将得到一个非常不协调的怪物,重新协调过程将得到某种不可预期的东西 @whigzhou: 依我看,脑机接口不会被用来对大脑进行整体性的读出或写入,没有这种需求,有些人可能觉得有,那只是因为他们没想清楚, 脑机接口真正有需求场景的应用,一是个体增强,即通过与外部存储/计算/动作设备的互联,增强个体的智慧与行动能力, 最简单的应用场景就是为大脑扩容,至于扩充的容量怎么用,不用操心,大脑有很好的延展性,自己会为它发现用途,比如盲人的一块皮肤可以被训练来完成一种低分辨率的视觉, 另一类应用场景是个体间互联,设想一群人,每人头上植入一个modem,把神经脉冲转换成无线电信号发出,把收到的无线电信号转回神经脉冲,这样一群天线宝宝就实现了高速互联,这个比较可怕,结果会如何,不试一下完全不可知,因为你不知道每一个体会如何处理这些外来信号,似乎不会完全熟视无睹,因为总会有一些正面反馈来强化某些链接,比如,来自巢群中其他人视觉系统的信号,至少可以扩展你的视野,只要这种扩展是有价值的,相关链接就得到多巴胺奖励,因而被强化并得以保留, @意识形象:有点想多了。 脑机接口很长时间内也就能实现外设控制,因为人类还模拟不出大脑可以解读的输入信号 @whigzhou: 你说的*解读*是什么意思,就单个神经元而言,就是放电和不放电两种状态,不需要解读,需要的是反馈,有了反馈,输入的意义大脑自己会建立,不需要外部操心 @意识形象:就像纸上的像素构成了有意义的图像,读出一个个像素和理解图像之间是云泥之别,我们能够判断(实际上还不能)单个神经元的01状态,跟沟通意识还差着本质上(就是说不是数量上)的距离 @whigzhou: 问题是不需要这种上层意义上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