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权与蛋糕权

【2017-10-10】

下午课上分组讨论婚姻话题,不出意料,焦点很快汇聚到当下正热门的同性婚姻上,同样不出意料,nayster在我的新移民同学中占压倒多数(除了香港同学表示不在乎,日本同学的意见没听到),为避免讨论变成异口同声宣示倾诉,我主要扮演倾听者、提问者和质疑者的角色,结果就不幸被认定为yesster了。

不过我确实不太接受nayster们最常提到的那些理由,我不相信同婚合法化会危及传统婚姻,传统婚姻是在衰弱,但和同性恋或同婚都没什么关系。

『会confuse孩子』也没多大说服力,首先,孩子恐怕没这么容易被confuse,其次,当前使劲confusing孩子的是女权主义、多元主义、相对主义乃至整个进步主义运动,只要他们仍然统治着媒体和教育系统,孩子们被confuse的风险是一样的,无论同婚是否合法化。

对收养问题的担忧更有道理一些,但这之所以成为问题主要是因为国家权力在收养事务上插手太深,我的立场是:如果我是孤儿院院长,我会拒绝任何同性恋者的收养请求,如果我是法官,我不会禁止孤儿院院长将孤儿交给同性恋收养者,如果我是议员,我会对任何扩大国家对收养事务干预权的法案投反对票……

当然,如果有投票权,我肯定会投nay,因为尽管我不认为同性恋和同婚本身是什么洪水猛兽,但当前推动他们的那个政治运动和意识形态体系却是货真价实的洪水猛兽,特别是到他们在推进这一议题时所表现出的蛮横、不宽容、不可理喻、得寸进尺,更让我不愿看到他们又一次得手。

假如回到十年前,我可能会想,这事情没那么重要,最好满足他们吧,好让这议题从政治空间中消失,但近十几年的经验告诉我,事情不会这么发展,他们只会得寸进尺,得到同婚权之后,他们会进而要求同婚蛋糕权……他们总会找出办法让这议题延续下去,真正的伤害随后便会到来。

 

相关文章

标签: | | |
7813
【2017-10-10】 下午课上分组讨论婚姻话题,不出意料,焦点很快汇聚到当下正热门的同性婚姻上,同样不出意料,nayster在我的新移民同学中占压倒多数(除了香港同学表示不在乎,日本同学的意见没听到),为避免讨论变成异口同声宣示倾诉,我主要扮演倾听者、提问者和质疑者的角色,结果就不幸被认定为yesster了。 不过我确实不太接受nayster们最常提到的那些理由,我不相信同婚合法化会危及传统婚姻,传统婚姻是在衰弱,但和同性恋或同婚都没什么关系。 『会confuse孩子』也没多大说服力,首先,孩子恐怕没这么容易被confuse,其次,当前使劲confusing孩子的是女权主义、多元主义、相对主义乃至整个进步主义运动,只要他们仍然统治着媒体和教育系统,孩子们被confuse的风险是一样的,无论同婚是否合法化。 对收养问题的担忧更有道理一些,但这之所以成为问题主要是因为国家权力在收养事务上插手太深,我的立场是:如果我是孤儿院院长,我会拒绝任何同性恋者的收养请求,如果我是法官,我不会禁止孤儿院院长将孤儿交给同性恋收养者,如果我是议员,我会对任何扩大国家对收养事务干预权的法案投反对票…… 当然,如果有投票权,我肯定会投nay,因为尽管我不认为同性恋和同婚本身是什么洪水猛兽,但当前推动他们的那个政治运动和意识形态体系却是货真价实的洪水猛兽,特别是到他们在推进这一议题时所表现出的蛮横、不宽容、不可理喻、得寸进尺,更让我不愿看到他们又一次得手。 假如回到十年前,我可能会想,这事情没那么重要,最好满足他们吧,好让这议题从政治空间中消失,但近十几年的经验告诉我,事情不会这么发展,他们只会得寸进尺,得到同婚权之后,他们会进而要求同婚蛋糕权……他们总会找出办法让这议题延续下去,真正的伤害随后便会到来。  


已有1条评论

  1. 000 @ 2017-10-16, 23:38

    那么你为啥不直接针对进步主义和国家权力呢?

    在同性婚姻和同性收养问题上,你自知自己选择和道理不能吻合,那么你如何才能向第三者解释你的选择呢?

    告诉每一个人:尽管你在理性上并不反对同性婚姻和同性收养,但由于你不能认同推进这些政策的人,所以你必须反对在政治上反对他们的选择?

    这样未免有些精分啊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