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阶层〉标签的文章(19)

个体文化视野

【2021-03-10】

我越来越觉得,当代许多重大问题都起因于个体文化视野的扩展,这拓宽了人们对个人可能取得何种生活成就的想象空间,将许多普通人原本无从知晓甚至难以想象的可能性纳入了其中,因而大幅拉长了价值坐标系,

同时,由于个人在为自己生活设定目标,采取行动,评估成就,最终就实际状况产生满足或失望时,是基于自身成就在坐标系中相对位置而非绝对值,结果,原先那些让普通人备感满足甚至足以称羡的成就——比如一份堪以自立的工作,嫁个靠得住的男人,生养几个孩子,把他们喂饱穿暖,完成初等教育……——突然变得不值(more...)

标签: | | |
8482
【2021-03-10】 我越来越觉得,当代许多重大问题都起因于个体文化视野的扩展,这拓宽了人们对个人可能取得何种生活成就的想象空间,将许多普通人原本无从知晓甚至难以想象的可能性纳入了其中,因而大幅拉长了价值坐标系, 同时,由于个人在为自己生活设定目标,采取行动,评估成就,最终就实际状况产生满足或失望时,是基于自身成就在坐标系中相对位置而非绝对值,结果,原先那些让普通人备感满足甚至足以称羡的成就——比如一份堪以自立的工作,嫁个靠得住的男人,生养几个孩子,把他们喂饱穿暖,完成初等教育……——突然变得不值一提了, 这大概解释了,为何当代年轻人在享受着远比前辈更优越的条件的同时,却体验着更多的失望和挫败感, 在传统社会,个体能够清晰感受到的成就范围,只有整个价值阶梯上的一小截,对于那些与自身社会距离过于遥远的人,他们究竟是如何生活的,在追求些什么,为此做了何种努力,为何事而骄傲或沮丧,为何事而欣喜或失望,充其量都只有一点点遥远朦胧的认识,而如今,大众传媒将这些全都淋漓尽致的展示在他们眼前,强度甚至称得上试听轰炸, 而且这种视野拓展基本上是单向的,都是朝上拓展,很少人有兴趣向下探个究竟,正因此,那些没挤进Top1%的Top10%们才会整天哭穷 @洋泾浜888:那些没挤进...的,如果是财富欲望,在我看来,他的眼界也就停留物欲或支配他人及让他人仰望的境地 @whigzhou: 财富只是一个方便的例子,不仅仅是财富,比如工作成就感也是,以前镇上谁要是会修个收音机电视机,就算得上是个能人了,如今视野里技术奇才一大把 @whigzhou: 再比如运动,电视时代之前,你要是在镇上球队表现出色,也是个备受瞩目的地方明星,如今全世界球迷眼睛都盯着那几个国际巨星  
体面品

【2021-01-30】

比较两个地方的生活水平时,一般用收入和物价两个因素,问题是,计算物价指数需要选定商品集,而这个选择本身是高度主观的,它取决于个人对理想生活的期望,不同的选择对应着不同的比较意图,

比如,若选择上海中等收入者的典型消费组合,然后看在墨尔本买到这个组合要花多少钱,这么算,墨尔本的物价大概比上海高好几倍,可是,如果反过来,选择墨尔本中等收入者的典型日常消费组合,看在上海买到这个组合要花多少钱,那就大不一样了,单单房子这一个因素就把关系颠倒过来了,

但并不只是房子,所有跟土地和空间有关的事情都有类似情况,比如高尔夫,我家周边(more...)

标签: | | |
8417
【2021-01-30】 比较两个地方的生活水平时,一般用收入和物价两个因素,问题是,计算物价指数需要选定商品集,而这个选择本身是高度主观的,它取决于个人对理想生活的期望,不同的选择对应着不同的比较意图, 比如,若选择上海中等收入者的典型消费组合,然后看在墨尔本买到这个组合要花多少钱,这么算,墨尔本的物价大概比上海高好几倍,可是,如果反过来,选择墨尔本中等收入者的典型日常消费组合,看在上海买到这个组合要花多少钱,那就大不一样了,单单房子这一个因素就把关系颠倒过来了, 但并不只是房子,所有跟土地和空间有关的事情都有类似情况,比如高尔夫,我家周边百公里内的几个俱乐部,每年只要花六七百澳元,就可以每周打球了,墨尔本贵好几倍,但更上海比,可能还是个零头, 再比如游艇,我去过的维州东部和南部海岸的一些小镇,港湾里都停满了私人游艇,当然,这已经算是较奢侈消费,需要中产偏上一点才负担得起,可是,那些停在车库里,可以用车拖到码头上的小渔艇,却根本不算奢侈品,许多中产下层都有, 再往远一点说,体面不仅关乎收入和消费,更体现在社会地位上,也就是受人尊重和羡慕的状况,在当今发达社会,你只要成了医生律师或任何professional,就会得到足够的尊重,我交往的人中每次提到谁家的孩子是医生时,都是两眼放光的,有次一个刚毕业的实习医生来我们俱乐部打牌,老太太们激动的脸都红了, 除了professional,赢得地位和尊重的另一条路子是经营自己的生意,这一点对我们这样的小镇尤其重要,这不光是钱的问题,一门独立的生意会将你置入一个广泛的关系网中,让很多人觉得你是个人物,是能办成各种事情的能人,可能(如果规模略大于夫妻店的话)还照顾着一帮兄弟, 跟米国比,澳洲的管制算重的,但以我了解的情况,经营小生意的门槛也非常低,首先是商业租金非常低,用在本市郊区租一套中低端house的租金,可以在本市CBD租一个单门面宽三个进深的商铺, 其次是限制少,办事容易,只要自家房子稍微大一点,很多生意都可以在家里做,我有个邻居就把车库改成了木工车间,零零星星接一些小加工单,有时整个月每生意也不愁,毕竟没什么overhead成本,就算完全没生意也可以靠退休金过日子(他今年76岁),他有个老朋友情况跟他差不多,把车库改成了机械车间,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接些小单子做, …… 总之,中产困境的要点在于,那些构成体面中产生活之基础的东西或条件,要么难以获得,要么太贵, 另一个要点是,*体面品*(姑且如此称呼,定义见前帖)的价格反差并不是巧合,也非市场自然形成,而是通过人为制造稀缺性而寻租的结果,当多数人的温饱满足之后,向中层爬升的需求非常强劲,那么多人都在往上挤,既如此,假如你有能力收窄通道,把守重点爬升关口,便可舒舒服服的大把收租,每个试图往上爬的人,若不先剥掉几层皮,是决不可轻易放过去的 让你那么顺顺当当就体面了,那就太便宜了~  
内卷

【2021-01-17】

内卷(involution)原本是指这样一种现象:传统农业经济中,随着人口增长,投入于单位土地的劳动不断增加,导致边际产出率递减,劳动生产率和单位劳动报酬也相应递减,各种人力节省型技术陆续被弃用,要素构成中人力对资产的比例递增,最终表现为文明元素的退化,

很明显,当前的流行用法已漂离了十万八千里,而且最流行的地方,恰恰是它最不可能出现的地方:那些劳动人口正在迅速萎缩的地区,

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这个被翻新的旧词,确实有效的指称了一种可辨认的现象,它说的其实是:地位竞争的投资回(more...)

标签: | |
8394
【2021-01-17】 内卷(involution)原本是指这样一种现象:传统农业经济中,随着人口增长,投入于单位土地的劳动不断增加,导致边际产出率递减,劳动生产率和单位劳动报酬也相应递减,各种人力节省型技术陆续被弃用,要素构成中人力对资产的比例递增,最终表现为文明元素的退化, 很明显,当前的流行用法已漂离了十万八千里,而且最流行的地方,恰恰是它最不可能出现的地方:那些劳动人口正在迅速萎缩的地区, 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这个被翻新的旧词,确实有效的指称了一种可辨认的现象,它说的其实是:地位竞争的投资回报率递减, 地位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产品,在任何阶层结构已经稳定下来的社会中,地位竞争都是零和博弈,即,任何一批人成功爬上去,都对应着另一批人掉下来,这很容易理解,你不可能让5%的人口挤进Top 1%,同样不可能让30%的人口挤进Top 10%, 既然是零和博弈,就不存在合作收益,而合作收益是避免回报率递减的必要(但未必充分)前提,所以地位竞争的投资回报是注定会递减的,而且社会整体越富裕,递减的越快, 只有在阶层结构大幅变动的非常规时期,才可能出现例外,比如伴随着工业化进程的中产阶层规模膨胀,为下层创造了大量宽松的上升机会, 历史上另一种更常见的例外,是王朝更迭之后,整个上层被大比例清除,为幸存下来的中层腾出了上升空间,这也是为何我们在新王朝更容易看到朝气与活力的缘故所在, 当然,同样是结构趋于稳定的社会,即便阶层金字塔的结构完全一样,地位竞争的外观表现也可以十分不同,有些社会上升通道足够多样化,而且上升机会和各种事业成就高度关联,因而在行为表现上,地位竞争只是这些事业成就的附带产品,而不是那么赤裸裸的、焦虑万分的地位竞争, 而在另一些社会,虽然各阶层容量和前者一样,但上升通道单一,而且其通过并非直接取决于某种事业成就(否则就不会那么单一了),而是靠堆钱砸钱,靠考试,靠排队,靠加塞,靠直升机……,这当然是一幅十分独特的景象,值得为它专门造一个新词 其中还涉及一些其他因素,不过说起来话太长,我在新书里花了大量篇幅专门讲,这里就不重复了  
阶层固化

【2021-01-17】

@缸中之nao:我记得大伯之前的文章分析过,高考折射出的身份焦虑,恰恰是社会阶层流动性剧增的结果。现在阶层结构近乎固化的情况为什么人们还是如此焦虑。

@whigzhou: 固化了吗?空口无凭,给我数据

@whigzhou: 很多人说固化的时候,真正的意思可能只是:我这么优秀,竟然挤不进

@whigzhou: 而且他的挤不进可能只是*未能从Top 10%挤进Top 1%*

我还没弄明白流行中的*固化*一词究竟什么意思,两种可能:1)金字塔形状的转变(当代语境中即为中层膨胀)已经完成,2)塔内流动已基本停止,

无论哪种意(more...)

标签: | |
8396
【2021-01-17】 @缸中之nao:我记得大伯之前的文章分析过,高考折射出的身份焦虑,恰恰是社会阶层流动性剧增的结果。现在阶层结构近乎固化的情况为什么人们还是如此焦虑。 @whigzhou: 固化了吗?空口无凭,给我数据 @whigzhou: 很多人说固化的时候,真正的意思可能只是:我这么优秀,竟然挤不进 @whigzhou: 而且他的挤不进可能只是*未能从Top 10%挤进Top 1%* 我还没弄明白流行中的*固化*一词究竟什么意思,两种可能:1)金字塔形状的转变(当代语境中即为中层膨胀)已经完成,2)塔内流动已基本停止, 无论哪种意思,固化的判断都不成立,形状转变或许已经减速,但还没完成,下层依然很庞大,同时,塔内流动也远未停止,首先,没有数据支持流动停止的判断,其次,读一下Gregory Clark的 The Son Also Rises 你就会知道,要阻止这种流动是多么困难,和想要加速这种流动一样困难, 【摘自评论:膨胀的中层一起下划算吗,比如南京服务员3000起步算底层不,然后通次下水三百,开个锁一百,住家保姆八千起步,类比有些手艺的普工八千应该没问题,但是税前开一万五在南京已经非常高了算top10绝对没有问题,到手也就12k-,然后他们都属于一种状态,吃喝不愁,买房无望,他们算南京的中层还是底层呢?】 听这意思,好像是部分白领中产愤懑于部分蓝领下层的正在逼近甚至眼看着就要被超越? 【通次下水三百,开个锁一百,住家保姆八千起步】——这些显然是部分下层正在迅速上升的证据,而不是固化的证据 如果这种想法具有代表性的话,那我大概明白固化论者在说什么了,其实就是一种期望的落空,落空的原因可能有几种: 1)阶层结构转型初期的大流动将后来者的预期抬的过高,当90后发现自己面临的上升机会已远不如70后那么宽裕时,难免失落,这是注定的时代问题,转型必将终结,开闸放水期也就那么长,不可能持久, 2)许多以为自己已经实现地位提升的人,却发现其实根本无望如预期中那样过上足够体面的生活,比如无望买房,于是也难免失落,还有其他种种,这当然存在, 3)许多以为自己已经实现地位提升的人,基于以往的经验,以为会和蓝领下层继续拉开很大的距离,可是却吃惊的发现,【通次下水三百,开个锁一百,住家保姆八千起步】,于是也难免失落,可以理解,但他们的期望不对,这种期望立基于旧经验,看看已经完成转型的发达社会就知道,不是这样,勤勉自律的蓝领可以过的很好, 总之,这些失落都事出有因且可以理解,但把它们说成*固化*,实在是漂的太远了, @whigzhou: 我琢磨着,把这些失落叫做*固化*的唯一功能是可以安慰自己:挤不进不是我的错!  
地位敏感

【2020-09-23】

@黄章晋ster 六岁的儿子不想让同学看到我骑电动车

九月一日,我们家老大成了小学生。

我不会开车,不能让孩子妈天天早起开车送他,我特意买了一辆电动车。

儿子看了新车很开心,特意让我载着他在外面转了半个小时。…展开全文c

@whigzhou: 儿童对地位线索的敏感让我想起女性对配偶出轨线索的敏感,两者都提示了相应社会关系结构的古老性。

@暗夜残照c: 小小年纪就被熏得如此支味

@whigzhou: 地位敏感是普遍的,跨文化的,文化差异在(more...)

标签: | | | |
8304
【2020-09-23】 @黄章晋ster 六岁的儿子不想让同学看到我骑电动车 九月一日,我们家老大成了小学生。 我不会开车,不能让孩子妈天天早起开车送他,我特意买了一辆电动车。 儿子看了新车很开心,特意让我载着他在外面转了半个小时。...展开全文c @whigzhou: 儿童对地位线索的敏感让我想起女性对配偶出轨线索的敏感,两者都提示了相应社会关系结构的古老性。 @暗夜残照c: 小小年纪就被熏得如此支味 @whigzhou: 地位敏感是普遍的,跨文化的,文化差异在于具体的识别线索,比如维多利亚男孩可能会关注谈吐,自律,勇气,荣誉感等线索,而不是脸上的金粉 @whigzhou: 另一方面,在有些民族,最引人注目的地位线索可能是残留在嘴角的猪油 @慕容飞宇gg:奇怪了,我大儿子五岁了,什么汽车牌子都不知道。估计小朋友们一起玩从来不讨论这个。估计不同文化下小朋友们玩耍讨论的内容也不一样。 @whigzhou: 不奇怪啊,跟他不会在嘴角留猪油同理,小伙伴们不谈论是因为他们父母兄长也都不谈论 @whigzhou: 随着军备竞赛的持续,地位信号日益精妙细微,比如,避免谈论某些主题,甚至假装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也可能成为一种地位信号  
革命与阶层

【2020-09-23】

@浓郁大提琴 姑娘们,为什么结婚一定要找富二代呢?在2011年找富二代,无异于在1891年找八旗二代,在1921年找财阀二代,在1951年找革命二代,在1981年找国企二代。其婚后十到二十年里就会面临辛亥革命、解放反右、文革和国企大规模下岗。人的一生没法预算,和你爱的人在一起吧,无论经历什么,有爱陪伴就不怕 ​​​​

@黄章晋ster: 一直记得这条微博。明年是十年,再过十年,就可以检验这姑娘说得对不对了。

@whigzhou: 不过,据 Gregory Clark的研究,无论怎么革命来革命去,从长时段统计看,任何一代出息者,其后代出息的几率总是远高于其他人,革命影响个体(more...)

标签: | | |
8302
【2020-09-23】 @浓郁大提琴 姑娘们,为什么结婚一定要找富二代呢?在2011年找富二代,无异于在1891年找八旗二代,在1921年找财阀二代,在1951年找革命二代,在1981年找国企二代。其婚后十到二十年里就会面临辛亥革命、解放反右、文革和国企大规模下岗。人的一生没法预算,和你爱的人在一起吧,无论经历什么,有爱陪伴就不怕 ​​​​ @黄章晋ster: 一直记得这条微博。明年是十年,再过十年,就可以检验这姑娘说得对不对了。 @whigzhou: 不过,据 [[Gregory Clark]]的研究,无论怎么革命来革命去,从长时段统计看,任何一代出息者,其后代出息的几率总是远高于其他人,革命影响个体命运,但并不改变这一统计特征 @whigzhou: 也就是说,当你没有任何其他线索时,即便我们考虑革命将临,某人的当前地位仍然是其后代未来地位的有用预测指标 @whigzhou: 当然,在择偶情境中,当事人不可能没有其他线索,实际上他们往往有更好更直接的指标:智力,健康,性格,等等 @whigzhou: 历史上唯一曾打破 The Son Always Rise 的,是奥斯曼的血税制度([[Devshirme]]),我在新书第5章里花了很多篇幅讨论这事情  
劳动参与率和阶层流动性

【2019-10-20】

我觉得女性劳动参与率提高会降低阶层流动性,因为假如男性预期未来妻子是家庭妇女,择偶时就不会太在意其教育程度和潜在工资水平,反之,则会在这方面更assortative,从而提高阶层内婚比例,如图所示,工资收入Top10%的男性的配偶的工资收入也在Top10%里的比例自70年代以来一直在上升,同期女性劳动参与率也在提高,来源:How Assortative Mating Is Driving Income Inequality by Branko Milanovic

 

537956caly1g84xthqk19j20m80dcdgm 537956caly1g84<a href='https://headsalon.org/archives/8154.html' class='more-link'/>(more...)</a></p>			</div>
	<div class= 标签: | | | | | |

8154
【2019-10-20】 我觉得女性劳动参与率提高会降低阶层流动性,因为假如男性预期未来妻子是家庭妇女,择偶时就不会太在意其教育程度和潜在工资水平,反之,则会在这方面更assortative,从而提高阶层内婚比例,如图所示,工资收入Top10%的男性的配偶的工资收入也在Top10%里的比例自70年代以来一直在上升,同期女性劳动参与率也在提高,来源:How Assortative Mating Is Driving Income Inequality by Branko Milanovic   537956caly1g84xthqk19j20m80dcdgm 537956caly1g84xtixdboj20m80dbaat
不许擅自幸福

【2019-08-06】

@whigzhou: 这个故事太有意思了,作者是位以各种低端体力活为生的业余作家,已经做爷爷了,三十多年来经常给媒体写文章,大多发表在地方性报纸上,他也很多次尝试给全国性大报投稿,但总是不被接受,直到2007年突然投成了两篇(分别发在纽约时报和旧金山纪事报上),于是信心倍增,重新努力给大报投稿,可是又连连受挫,然后他仔细琢磨投成的两篇和其他有何区别,终于发现,原来悲伤/痛苦元素是关键,于是再度抖擞精神,努力挖掘自己生活中的悲苦经历,恰好那几年金融危(more...)

标签: | | | |
8140
【2019-08-06】 @whigzhou: 这个故事太有意思了,作者是位以各种低端体力活为生的业余作家,已经做爷爷了,三十多年来经常给媒体写文章,大多发表在地方性报纸上,他也很多次尝试给全国性大报投稿,但总是不被接受,直到2007年突然投成了两篇(分别发在纽约时报和旧金山纪事报上),于是信心倍增,重新努力给大报投稿,可是又连连受挫,然后他仔细琢磨投成的两篇和其他有何区别,终于发现,原来悲伤/痛苦元素是关键,于是再度抖擞精神,努力挖掘自己生活中的悲苦经历,恰好那几年金融危机也真给他添了不少烦恼,由此大发神威,连发多篇热稿,然而不幸的是,作者是个本性十分乐观、自我幸福感也挺强的人,没多久便发现再也挖不出什么悲情料了,而且他也不喜欢装/卖悲情。 当然,你可能觉得他琢磨出的要点只是个无从验证的猜测,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戏剧性的从相反方向印证了他的猜测,上个月他在Quillette上发了篇文章写自己在一个亚马逊仓库做搬运工的经历,说这份工作给他的感觉很好,很愉快很满足,于是就炸锅了,媒体和社交网评论中一片咒骂嘲讽声讨,说他舔资本家屁股。 这件事情很好的揭示了当代进步主义者看待穷人的真实心态:你们这批下等人竟然敢说自己过得挺好?竟然宣称不需要我们的拯救?这还让我们怎么做菩萨? @自立军人士:同理,艺术片似乎总是跟惨相联系 @whigzhou: 问题是,这条对中上阶层并不成立,正如作者在文章开头列举的,各种上等人介绍自己的工作如何有趣有意义有成就感的文章多的是,唯独工人阶级不能这么说,工人阶级必须等待拯救,不许擅自幸福  
明星的地位传承难题

@whigzhou: 最近的美国藤校申请舞弊案里据说不少好莱坞明星,这和我的预期有所出入,我原以为体育明星会更多,因为我一直觉得,和其他上层精英相比,体育明星在社会地位传承问题上处境比较尴尬,这是因为体育界的禀赋-报酬对应关系十分特殊,(据我粗略观察)报酬随禀赋提高而上升的曲线形状呈反L形,即大部分区段很低平,右侧末尾段突然上翘,意味着只有像乔丹这样的极小一撮成为富人,其他都是普通中产者,这一特点,使得体育明星很难指望下一代保持与自己相近的社会地位。

(more...)
标签: | | | |
8083
@whigzhou: 最近的美国藤校申请舞弊案里据说不少好莱坞明星,这和我的预期有所出入,我原以为体育明星会更多,因为我一直觉得,和其他上层精英相比,体育明星在社会地位传承问题上处境比较尴尬,这是因为体育界的禀赋-报酬对应关系十分特殊,(据我粗略观察)报酬随禀赋提高而上升的曲线形状呈反L形,即大部分区段很低平,右侧末尾段突然上翘,意味着只有像乔丹这样的极小一撮成为富人,其他都是普通中产者,这一特点,使得体育明星很难指望下一代保持与自己相近的社会地位。 @whigzhou: 不妨对照智力精英来说明这一点,假设某菲尔茨奖得主,智商160,按均值回归法则,他儿子智商130左右的几率较大,这一智商水平在工程/科技/医生/律师之类行业混个高薪职位大概不难,故仍可保持较高社会地位,体育就大不一样了,假设乔丹禀赋指数160,儿子130,而130只能在业余球队里玩玩,不能靠它挣大钱,这样,在地位保持这件事情上,遗传贡献就小的可以忽略,只有财富能帮上点忙,可是财富能帮上的忙远不如基因,而且是很容易败掉的,不知有没有人专门研究过这问题,估计会很有意思。 【2019-03-25】 @pkuwd:如果说禀赋-报酬的对应性,演艺明星无疑比体育明星更差。体育禀赋是可遗传的,乔丹的儿子再差,混个校队拿个奖学金还是可以的,何况在美国本身就特别推崇体育的环境内。演艺明星能否成名偶然性太大,光有张好看的脸远远不够。 @whigzhou: 但是演艺界前辈提携的效果十分显著,体育靠硬本身,没法提携
风落收入

【2018-09-19】

@whigzhou: 1971年的阿拉斯加土著权利主张解决法案(Alaska Native Claims Settlement Act)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按人头发钱方案,8万土著得到了14亿美元现金(相当于今天的87亿)和18万平方公里土地(通过13家地区公司和200多家村级公司的股份持有),这些土地上不久前刚发现石油,两代人过去了,阿拉斯加土著的整体经济/社会状况(相对于其他美国人)是否提升了?我花了好几十分钟,没搜到贴切的资(more...)

标签: | |
8054
【2018-09-19】 @whigzhou: 1971年的阿拉斯加土著权利主张解决法案(Alaska Native Claims Settlement Act)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按人头发钱方案,8万土著得到了14亿美元现金(相当于今天的87亿)和18万平方公里土地(通过13家地区公司和200多家村级公司的股份持有),这些土地上不久前刚发现石油,两代人过去了,阿拉斯加土著的整体经济/社会状况(相对于其他美国人)是否提升了?我花了好几十分钟,没搜到贴切的资料,哪位有兴趣可以研究一下。 @whigzhou: 前几年按人头发钱的想法很流行,但提倡者说出的道理全都是空想,从未尝试过寻找经验支持,实际上可供参考的例子很多,除了阿拉斯加土著,很多印第安人都从保留地的赌场妓院里拿到大额分红,更不用说每年那么多买彩票中大奖的人了,我猜,这些风落收入的影响在获得者的孙辈身上完全观察不到。 ​​​​ @非有机民工:其实中国有大批可做研究对象的群体:拆迁致富。每个城市都有一大批 @whigzhou: 对,但时间还太短,大额风落收入对获得者本人和子女辈的状况肯定是有明显影响的,问题是这种影响是否能持久  
不带你玩

【2018-05-24】

@海德沙龙 近代以来,文化潮流变幻更替的速度令人眼花缭乱,这些转变的后果只有在数十年后,即当初在潮流转变时的青少年逐渐长大(如果他们活下来了的话)、工作(如果他们想要并找到了工作的话)、结婚(如果他们想要并找到了配偶的话)、养育孩子(如果他们想要并生了孩子的话)……,才能看清,那么,发生于六七十年代的那次大转变,究竟留下了什么呢?  美国中产文化的衰微

@whigzhou: 本文最好配合Charles Murray 的 Coming (more...)

标签: | | |
8036
【2018-05-24】 @海德沙龙 近代以来,文化潮流变幻更替的速度令人眼花缭乱,这些转变的后果只有在数十年后,即当初在潮流转变时的青少年逐渐长大(如果他们活下来了的话)、工作(如果他们想要并找到了工作的话)、结婚(如果他们想要并找到了配偶的话)、养育孩子(如果他们想要并生了孩子的话)……,才能看清,那么,发生于六七十年代的那次大转变,究竟留下了什么呢?  美国中产文化的衰微 @whigzhou: 本文最好配合Charles Murray 的 Coming Apart 一起读,若读完还有余兴,可以再读 Robert Putnam的《我们的孩子》和J. D. Vance的《乡下人的悲歌》。 @whigzhou: 据Murray的分析,60年代文化革命风潮刮过之后,最终影响的主要是中产下层和底层,中产上层和顶层嘴上和表面上变了,可是看数据就知道,行动上和骨子里其实没怎么变 @whigzhou: 换句话说,革命前,中产上层不仅自己恪守传统价值观,也努力将其确立为全社会的道德标准,革命后,他们自己暗中仍悄悄遵守传统价值观(想想麦当娜把孩子送进了什么学校),但嘴上不说,也不要求下层遵守同样的标准,甩手不带你们一起玩了 @whigzhou: 不仅不带你一起玩,don't judge,你不学好,不上进,我还要安抚你,鼓励你,(用社会福利)奖励你,帮你从牢里捞出来,替你抹掉污迹…… @whigzhou: 带你一起玩实在太吃力不讨好了,现在这样多好,宽容有爱,政治正确,掌声多多
排外与迷外

【2018-01-29】

1)在阶层分化的大型社会中,各阶层的文化边界是不一致的,上层文化的覆盖范围更广,

2)这是因为上层的交往、活动、通信、通婚、利益分布……范围都更广,

3)这意味着上层有着更宽阔的文化视野,包括更好的掌握较高层次上的通用语,

4)这使得上层更少表现出对外来文化和外族人的恐惧和排斥,

5)上述阶层差异会被人们(至少上层自己和有机会接触上层的下层人)普遍感知到,

6)因而这一差异可能成为社会地位的一种识别符号,

7)这一符号的(more...)

标签: | | | |
7985
【2018-01-29】 1)在阶层分化的大型社会中,各阶层的文化边界是不一致的,上层文化的覆盖范围更广, 2)这是因为上层的交往、活动、通信、通婚、利益分布……范围都更广, 3)这意味着上层有着更宽阔的文化视野,包括更好的掌握较高层次上的通用语, 4)这使得上层更少表现出对外来文化和外族人的恐惧和排斥, 5)上述阶层差异会被人们(至少上层自己和有机会接触上层的下层人)普遍感知到, 6)因而这一差异可能成为社会地位的一种识别符号, 7)这一符号的存在对一些人(特别是地位焦虑者,比如处于上下分层边界附近的那些人)构成了一种激励,促使他们表现出对异族和异种文化的兴趣、友善、理解与鉴赏能力,等等, 8)高贵野蛮人、东方迷恋、亚裔女友时尚,可能都是这一激励的产物, 9)所以文化多元主义和移民热烈欢迎主义不仅是一种virtue signalling,也是一种status signalling。  
[译文]北欧的顶层为何坐得那么安稳

北欧的1%比美国的1%待遇更好
Scandinavia treats its 1% even better than the US

作者:Allison Schrager @ 2016-05-13
译者:Luis Rightcon(@Rightcon)
校对:沈沉(@你在何地-sxy)
来源:Quartz,http://qz.com/528594/scandinavia-treats-its-1-even-better-than-the-us/

Young voters in America are growing skeptical of their country’s brand of capitalism. Their enthusiasm for Bernie Sanders suggests they crave something different, a romanticized version of Nordic socialism, with its generous welfare state and high tax rates.

美国的年轻选民们正在逐渐对他们国家的资本主义招牌产生怀疑。他们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Bernie Sanders的热情暗示了他们渴求某种不同的东西,一种浪漫化的、慷慨大方的北欧式社会主义高税率福利国家。

It is true that Nordic countries have a more equal distribution of wealth and income. They also have 标签: | |

7299
北欧的1%比美国的1%待遇更好 Scandinavia treats its 1% even better than the US 作者:Allison Schrager @ 2016-05-13 译者:Luis Rightcon(@Rightcon) 校对:沈沉(@你在何地-sxy) 来源:Quartz,http://qz.com/528594/scandinavia-treats-its-1-even-better-than-the-us/ Young voters in America are growing skeptical of their country’s brand of capitalism. Their enthusiasm for Bernie Sanders suggests they crave something different, a romanticized version of Nordic socialism, with its generous welfare state and high tax rates. 美国的年轻选民们正在逐渐对他们国家的资本主义招牌产生怀疑。他们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Bernie Sanders的热情暗示了他们渴求某种不同的东西,一种浪漫化的、慷慨大方的北欧式社会主义高税率福利国家。 It is true that Nordic countries have a more equal distribution of wealth and income. They also have more economic mobility than the US. But what we admire about Nordic countries frays when you dig into their wealthiest 1%. 北欧国家确实有着更平均的财富和收入分配。他们在经济流动性方面也比美国表现得更好。但是当我们深入了解北欧国家的那1%最富有的人群时,我们的上述赞誉便可能遭到严重动摇。 Economists Simon Halphen, Wojciech Kopczuk, and Claus Thustrup Kreiner studied wealth among Danes(pdf). They observed that the extraordinary mobility found at lower levels disappears once you get into the very top of the wealth distribution. 三位经济学家Simon Halphen,Wojciech Kopczuk和Claus Thustrup研究了丹麦人的财富。他们观察到,丹麦较富及以下阶层中能看到的那种极高的经济流动性,在财富金字塔的最高层是不存在的。 If you are born into a family in the top 1% of wealth, odds are pretty good, you’ll end up there too. They estimate having parents in the 1% makes you 18 times more likely to be in the top 1% yourself; the odds double if your grandparents and parents were also in the 1%. 如果你出生在前1%的最富裕家庭,那么你就很可能一直留在这一阶层直到离世。他们估计,如果你的父母属于最富1%,那你进入最富1%的可能性就会增加18倍;如果你的祖父母和父母都属于最富1%,那么这一可能性会再增加一倍。 Studies also find that if a man’s father was not in the 0.1% he can forget about reaching the 0.1% in Sweden. The very wealthy ranks in Sweden tend to be dominated by the same family dynasties each generation. 研究还发现,对于一个普通瑞典人来说,如果他父亲不在财富积累的前0.1%,那么他自己也就别想着进入这0.1%的群体了。瑞典的财富排行榜往往被同样的豪族世家一代代把持着。 Nordic tax policy protects the wealthiest 1% by placing very high taxes on income and, by American standards, modest taxes on large inheritances. The high income taxes make it harder for a successful Scandinavian entrepreneur to earn his way into the top 1%. The low inheritance taxes make it relatively easy to pass on large estates. In America, income taxes are lower, and estate taxes higher on wealthy fortunes are higher. 北欧的税收政策保护最富有的1%人群,这体现在所得税极高,而大额遗产税与美国标准相比则要轻些。高所得税把斯堪迪纳维亚的成功企业家们拦在了1%的大门外。相对较低的遗产税给巨额遗产继承提供了方便。相较之下,美国的所得税较轻,而越富裕的人群所面对的遗产税也越高。 Tax policy may make it harder for rich Americans to maintain a spot in the top 1%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It is hard to make a simple comparison between Nordic countries because American tax returns don’t include wealth holdings until people die and taxes are paid on their estates. But there is some evidence the richest Americans are more likely to be self-made entrepreneurs rather than members of family dynasties. 这样的税收政策可能使得富有的美国人难以一代代保持住财富最顶端1%的位置。但我们很难将北欧国家同美国简单地做比较,因为美国的纳税申报表是直到纳税人离世后征收遗产税时才会将持有财富计入征收。不过有一些证据表明最富有的美国人更多是白手起家的企业家,而不是富豪世家的成员。 A study by Kopczuk and Lena Edlund looked at estate tax data and observed that there are fewer women in the top 0.01% than in the 1960s. They argue that this is evidence of more self-made people cracking the 0.01% because heirs are equally likely to be male or female, but successful entrepreneurs tend to be male. Kopczuk和Lena Edlund所做的一项针对遗产税数据的研究显示,现在(美国的)财富顶端0.01%的人群中女性比例比1960年代时更少了。他们认为这是许多白手起家的人们挤进0.01%财富榜的表现,因为财富继承人总是男女均衡的,而成功的(白手起家)企业家则往往是男性。 The turnover in America’s top 0.01% comes from some combination of new entrepreneurs accumulating more wealth than established wealthy families, multiple heirs dividing fortunes, and estate taxes eroding family fortunes (though Kopczuk cautions there’s a lot of tax evasion when it comes to inheritances). 美国财富顶端的0.01%的流动是多重因素作用的结果,包括新晋企业家财富积累速度比老牌富豪家族更快、多个继承人分割财富和遗产税对于家族财富的侵蚀等(虽然Kopczuk告诫称美国的遗产税方面有相当程度的漏税逃税情况)。 Since most of the population lives outside the 1%, the mobility among the poor and middle class in Scandinavia is enviable and probably more important. But if you think the biggest threat to the economy is wealth concentration among the 1% being limited to a few powerful families, Scandinavia is not the utopia people make it out to be. 由于绝大多数人群与1%无关,北欧地区的贫穷和中产阶层的高流动性确实值得羡慕,或许也更为重要。但是如果你认为经济发展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财富金字塔的顶层被极少数世家豪族霸占,那么北欧国家着实不是人们期盼的乌托邦。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追求幸福

【2016-07-13】

1)影响幸福感主要因素是相对社会地位及地位之近期变动,可以几个指标衡量:社会阶梯的级数(N),个体所能感知到的级数(M),个体处于哪一级(P),最近之升降(C),

2)处于各级的人口比例是不均匀的,至少从中位阶梯(即,站在该级上的人,其地位不低于一半人口)往上,数量呈指数下降,

3)社会大型化和复杂化将增加总的级数N,

4)密集居住、高流动性、发达媒体,将增加个体所能感知到的级数M,

5)增加M会让一些人(X)感觉自己相对地位下降了,同时让另一些人(Y)感觉自己相对地位上升了,因为(2),(more...)

标签: | | | |
7257
【2016-07-13】 1)影响幸福感主要因素是相对社会地位及地位之近期变动,可以几个指标衡量:社会阶梯的级数(N),个体所能感知到的级数(M),个体处于哪一级(P),最近之升降(C), 2)处于各级的人口比例是不均匀的,至少从中位阶梯(即,站在该级上的人,其地位不低于一半人口)往上,数量呈指数下降, 3)社会大型化和复杂化将增加总的级数N, 4)密集居住、高流动性、发达媒体,将增加个体所能感知到的级数M, 5)增加M会让一些人(X)感觉自己相对地位下降了,同时让另一些人(Y)感觉自己相对地位上升了,因为(2),X的比例远高于Y,所以增加M总是拉低社会总的幸福感水平, 6)城市化、大众媒体和网络社交都会提高M 7)高等教育也会提高个体的M值 8)传统社会的结构较为扁平,同等规模的N值小于现代社会 9)传统社会绝大多数人生活中小社会,城市规模也较小,社会视野和社交范围皆较小,故同等经济条件下M值更小 10)以上大概可以解释,为何当收入提高到某个水平之后,增加收入不再能提高幸福感 11)以上还可得出几个推断:同等经济条件下,都市人比小城市人幸福感低,博士生比高中生幸福感低,用微信的比不用微信的幸福感低…… 12)我认为『追求幸福』毫无意义  
边疆消失

【2016-05-18】

1)美国向来是个平民社会,阶层分化度低,中产比例高,

2)长久以来,这也是其文化与政治特性的基础,这一点在战后繁荣期尤为显著,

3)但并没有什么原理确保他永远会这样,这更可能只是一种阶段性特征,而原因在于:
A)移民不断涌入使其人口结构非常新,
B)移民筛选机制,
C)边疆直到一百多年前才消失,

4)一旦边疆消失,人口结构稳定下来,在常规的社会选择/分化机制持续作用下,古老社会中所常见的那种阶层结构便会重新浮现,

5)所以Charles Murray(比如在(more...)

标签: | |
7144
【2016-05-18】 1)美国向来是个平民社会,阶层分化度低,中产比例高, 2)长久以来,这也是其文化与政治特性的基础,这一点在战后繁荣期尤为显著, 3)但并没有什么原理确保他永远会这样,这更可能只是一种阶段性特征,而原因在于: A)移民不断涌入使其人口结构非常新, B)移民筛选机制, C)边疆直到一百多年前才消失, 4)一旦边疆消失,人口结构稳定下来,在常规的社会选择/分化机制持续作用下,古老社会中所常见的那种阶层结构便会重新浮现, 5)所以[[Charles Murray]](比如在[[Coming Apart]]里)所担忧的那种情况,其实在长期注定会是常态, 6)问题是,美国政治立基于平民化的时间或许太久了,当它消失时,前景难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