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人口与政府规模

【2011-08-21】

@whigzhou:#读史笔记#云梦秦简和一些汉简中的只言片语,给我的感觉是,秦汉时中央政府将其政策法令贯彻到最底层的能力,似乎比后世各朝都要高,这看起来很奇怪,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当时法家式的政府机器刚刚出现,其贯彻渠道上沿路各层尚未学会如何阻挠、敷衍和蒙骗它…

@whigzhou:比如,起初官吏可能还是合一的,且都是上面派下来,而后来的吏都出自地方,都是官所难以对付的地头蛇。秦汉时,做官所需知识准备,似乎更多是技术性的,而在后来的门阀制和科举制下,做官的前提变成了出身和功名,知识准备也与技术/制度日益脱节,因而使官员更多受制于吏僚。

@whigzhou:前面两段是旧笔记,刚发现施坚雅也有类似看法,而且解释的靠谱的多,他指出,从长跨度来看,历朝政府对民间事务的直接管理和控制在逐渐削弱,存在一个退缩的趋势,他的解释是,因为人口不断增殖,假如要维持原有的控制深度,就得保持最低级(县级)政府按人口计的辖区规模,但这样就必须增加管理层级

@whigzhou:但增加层级会加重赋税,也加大控制难度,所以只能扩大县级辖区规模,汉代1180县辖6千万人口,每县5万,清代1360县辖4亿多人口,每县30多万,县官只能将许多事务交给乡绅里胥处理

@whigzhou:这样,在人口增长6倍的情况下,政府衙门的数量、层级和扇出系数,皆保持两千年不变。

@whigzhou:施氏并认为,这一退缩意义深远,它导致了唐中期之后的贸易自由化和“中世纪城市革命”,在此之前,商业活动被限制在城市指定区域内,并置于受到政府专门机构管制之下,而之后,坊市隔离被打破,而县城以下的市镇发展也难以再限制

@yxiaohan: 但人口增加,赋税也应相应增加才是。赋税增加后就可以扩大政府规模。既然实情并非如此,是否还有其他限制条件存在,比如人均产出递减,或者从技术上说,以古代条件,集权政府有一个管理人口的

@whigzhou:1)古代税赋以土地税为主,并不与人口同步增长;2)下层结构不变,增加层级会加大单位人口负担

相关文章

标签: |
3632
【2011-08-21】 @whigzhou:#读史笔记#云梦秦简和一些汉简中的只言片语,给我的感觉是,秦汉时中央政府将其政策法令贯彻到最底层的能力,似乎比后世各朝都要高,这看起来很奇怪,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当时法家式的政府机器刚刚出现,其贯彻渠道上沿路各层尚未学会如何阻挠、敷衍和蒙骗它... @whigzhou:比如,起初官吏可能还是合一的,且都是上面派下来,而后来的吏都出自地方,都是官所难以对付的地头蛇。秦汉时,做官所需知识准备,似乎更多是技术性的,而在后来的门阀制和科举制下,做官的前提变成了出身和功名,知识准备也与技术/制度日益脱节,因而使官员更多受制于吏僚。 @whigzhou:前面两段是旧笔记,刚发现施坚雅也有类似看法,而且解释的靠谱的多,他指出,从长跨度来看,历朝政府对民间事务的直接管理和控制在逐渐削弱,存在一个退缩的趋势,他的解释是,因为人口不断增殖,假如要维持原有的控制深度,就得保持最低级(县级)政府按人口计的辖区规模,但这样就必须增加管理层级 @whigzhou:但增加层级会加重赋税,也加大控制难度,所以只能扩大县级辖区规模,汉代1180县辖6千万人口,每县5万,清代1360县辖4亿多人口,每县30多万,县官只能将许多事务交给乡绅里胥处理 @whigzhou:这样,在人口增长6倍的情况下,政府衙门的数量、层级和扇出系数,皆保持两千年不变。 @whigzhou:施氏并认为,这一退缩意义深远,它导致了唐中期之后的贸易自由化和“中世纪城市革命”,在此之前,商业活动被限制在城市指定区域内,并置于受到政府专门机构管制之下,而之后,坊市隔离被打破,而县城以下的市镇发展也难以再限制 @yxiaohan: 但人口增加,赋税也应相应增加才是。赋税增加后就可以扩大政府规模。既然实情并非如此,是否还有其他限制条件存在,比如人均产出递减,或者从技术上说,以古代条件,集权政府有一个管理人口的 @whigzhou:1)古代税赋以土地税为主,并不与人口同步增长;2)下层结构不变,增加层级会加大单位人口负担


已有1条评论

  1. 不停咳嗽 @ 2012-08-09, 09:13

    官员的层级和治理模式的确立,是不是和古代的信息传递手段与效率也有关?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