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词汇〉标签的文章(6)

照牧不误

【2021-04-02】

一件特别让人眼烦心乱的事情,我见过的几乎所有翻译者都会把 nomad/nomadic 译作*游牧*,貌似已经成了行内通习,哪怕从上下文明确可知原文说的不是牧民,甚至同一句子里就出现了*狩猎者*字样,还是照牧不误,

nomad一词最初在希腊语里或许总是跟牧民联系在一起,那也只是因为希腊人见到的游动群体都是牧民,可是自那以来,这一联系早就瓦解了,如今 nomad 既可以是游牧者,也可以是游猎者,或游动性园艺农业兼采猎者,还有像吉普赛人那样不猎不牧不耕而以演艺算命商业捡拾乞讨偷窃为生的游动群体,甚至也包括当代(more...)

标签: |
8521
【2021-04-02】 一件特别让人眼烦心乱的事情,我见过的几乎所有翻译者都会把 nomad/nomadic 译作*游牧*,貌似已经成了行内通习,哪怕从上下文明确可知原文说的不是牧民,甚至同一句子里就出现了*狩猎者*字样,还是照牧不误, nomad一词最初在希腊语里或许总是跟牧民联系在一起,那也只是因为希腊人见到的游动群体都是牧民,可是自那以来,这一联系早就瓦解了,如今 nomad 既可以是游牧者,也可以是游猎者,或游动性园艺农业兼采猎者,还有像吉普赛人那样不猎不牧不耕而以演艺算命商业捡拾乞讨偷窃为生的游动群体,甚至也包括当代都市的房车帐篷族, 好像也不能说这些译者完全不动脑子,或许他们也踌躇过,可是查阅一通之后,发现同行前辈都这么译,只好跟从,创造一种新译法这种事情太阔怕了,不是我们好学生会做的事情 @撕逼格日勒_zonedout:是不是就跟英语语境里Agriculture是包括畜牧业的,但是汉语里翻译成农业,一些人就觉得肯定不包括畜牧业。。 @whigzhou: 嗯,所以当说的是狭义农业时,我一般会用*农耕*或*种植业*之类的词 @记游西West:非定居者? @whigzhou: 我一般用*游动者*,或*游居者* @十一郞:应该翻译为“移居”。另加两个知识点:畜牧为主的生活方式未必都“游”;最早的畜牧,是伴随农业一起出现的。其实,翻译者的问题,源自知识缺乏。 @whigzhou: 而且移动畜牧者的移动方式也分几种,有一种是叫 transhumance,每年在夏季牧场和冬季牧场来回迁移,在两次迁移之间是不动的,可译作移牧 @whigzhou: 这种季节性迁移也叫*转场*,两头都是定居点,就好比当代不少富人每年在纽约与佛罗里达之间(或加州与蒙大拿之间)做季节性转场一样  
时间用词

【2021-03-20】

forenoon这个词在1940年前还挺常用的,后来逐渐消失,被词义扩大的morning挤掉了,另外,evening 和 night 的区别好像也模糊了?

有人在stackexchange上给出了一个说法,好像挺有道理:

More broadly than the other answers, forenoon is one of the time-of-day terms that has become much less commonly used over the last century or so, possibly as a result of the widespread use of artificial lighting. In earlier times, it wa(more...)

标签: | | |
8498
【2021-03-20】 forenoon这个词在1940年前还挺常用的,后来逐渐消失,被词义扩大的morning挤掉了,另外,evening 和 night 的区别好像也模糊了? 有人在stackexchange上给出了一个说法,好像挺有道理:

More broadly than the other answers, forenoon is one of the time-of-day terms that has become much less commonly used over the last century or so, possibly as a result of the widespread use of artificial lighting. In earlier times, it was common to see the day divided into much more specific segments, but now only the terms in bold are in common usage for describing the time of day:

dawn twilight (morning) sunrise morning forenoon midday afternoon evening sunset twilight (evening) dusk night

As a fan of the Aubrey–Maturin series, set in the early 1800s, I'm quite familiar with the nautical term "forenoon watch", but I can't ever recall having seen "forenoon" used in a modern setting.

@ybfelix:用电灯来解释需要更多证据。我来猜测的话,会猜是手表等计时工具的逐渐铺开,需要精确报时的场合可以直接说几点钟(同时12时制只强调AM与PM的区分,所以它生存下来了 @whigzhou: 嗯,钟表肯定起了作用,另外,室外活动的减少,严格化的作息制度,对时间用词可能都有影响  
Country, Nation and State

【2020-11-12】

@whigzhou: 常被一股脑译作『国家』的三个英语词,若从汉语『国家』一词出发,可以这么理解:
country – 一个国家所在的那块地方
nation – 组成一个国家的那群人
state – 统治这个国家的那套制度机器 ​​​​

@莽苍苍2018: 领土,人民,主权及政府

@whigzhou: 领土是 realm,不同于 country,比如英格兰和苏格兰是两个 countries,但它们同为 United Kingdom 治下的同一个 realm 的一部分< (more...)

标签: |
8345
【2020-11-12】 @whigzhou: 常被一股脑译作『国家』的三个英语词,若从汉语『国家』一词出发,可以这么理解: country - 一个国家所在的那块地方 nation - 组成一个国家的那群人 state - 统治这个国家的那套制度机器 ​​​​ @莽苍苍2018: 领土,人民,主权及政府 @whigzhou: 领土是 realm,不同于 country,比如英格兰和苏格兰是两个 countries,但它们同为 United Kingdom 治下的同一个 realm 的一部分 @whigzhou: 就是说,realm 是和 state 一对一的,每个 state 控制着一片 realm,但其中可能包括多个 countries,正因为汉语没区分三个概念,碰到这种情况就懵了 @whigzhou: 再比如,波多黎各包含在美国的 realm 里,但不是USA这个 country 的一部分,它是另一个 country, which belongs to but not a part of USA. @whigzhou: 就好比我的钱包,belongs to but not a part of ME. 【2020-11-21】 想到件与此有关的事情,欧洲人的 king 经历了一个演变过程,部落/酋邦时代的 king 是 King of People,而在封建体系中,无论领主还是各级封臣,其权力基础都是领地,因而变成了 King of Land,墨洛温朝是过渡期,转变最终在加洛林朝才完成 所以墨洛温诸王和加洛林朝前几位王,史家给的头衔都是 King of Franks(作为皇帝的头衔是 Emperor of Romans),而到查理曼的孙子辈,则变成了 King of Francia/Italy/Germany/Bavaria... 而同时,皇帝头衔 Emperor of Romans 则一直没变,因为这个头衔不对应具体的领地, 而是由选帝侯们推举的,而是否由贵族推举,正是酋邦时代 King of People 和封建系统中 King of Land 的关键区别 正因此,拿破仑和拿破仑三世都采用了 Emperor of the French 这个头衔,而不是 Emperor of France,因为他们称帝都是经过公决的  
音节数与倒装结构

【2018-07-31】

@清洁工_RAmen 今天又看到有人在问这个问题:明明是“馍夹肉”,为什么叫“肉夹馍”?
这个语言现象和倒装没有关系。真相其实很简单。这种食物就叫“夹馍”。荤的叫“肉夹馍”,素的叫“菜夹馍”,仅此而已。
这种看似简单的问题不仅能绕晕网友,也让语言学家上过当。我记得好像是著名语言学家端木三提出过一个问题:明明是“粉碎纸张机”,为什么要叫“纸张粉碎机”呢?
此后十几年,一堆语言学家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一堆论文,用各种新潮理论探讨这个倒装(术语叫“移位”)(more...)

标签: |
8048
【2018-07-31】 @清洁工_RAmen 今天又看到有人在问这个问题:明明是“馍夹肉”,为什么叫“肉夹馍”? 这个语言现象和倒装没有关系。真相其实很简单。这种食物就叫“夹馍”。荤的叫“肉夹馍”,素的叫“菜夹馍”,仅此而已。 这种看似简单的问题不仅能绕晕网友,也让语言学家上过当。我记得好像是著名语言学家端木三提出过一个问题:明明是“粉碎纸张机”,为什么要叫“纸张粉碎机”呢? 此后十几年,一堆语言学家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一堆论文,用各种新潮理论探讨这个倒装(术语叫“移位”)的来历。终于,另一位著名语言学家王洪君老师看不下去了,发了篇论文喊停:这种东西就叫“粉碎机”,“纸张”只是一个定语,还有什么“木料粉碎机”、“草料粉碎机”等好几十种“粉碎机”,初中知识呀,你们想什么呢? 这是一个“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绝佳案例。我相信,那些从移位角度参与讨论的学者,如果不是从端木三的论文里看到的这个问题,而是一个小孩子或外国人问的这个问题,多半也能一瞬间做出正确的解答。另一方面,对于别人文献中“显而易见”的错误,学者们经常懒得专门撰文批驳,不仅嫌麻烦,也嫌“掉价”,这也是这个简单的问题维持了十几年,绕晕更多学者的原因。 @whigzhou: 『纸张粉碎机』当然是倒装结构,之所以倒装,是因为『纸张』和『粉碎』都是多音节词,换成单音节就不需要倒装,碎纸机,沙土挖掘机-挖土机,王位继承者-继位者,冠军夺得者-夺冠者,这是汉语构词法的特点,你不会认为『冠军』是修饰『夺得者』的吧?谁会没事单独用『夺得者』这个词吗?再比如『bug杀手』,难道『bug』是修饰『杀手』的形容词? @whigzhou: 如果形容词一说成立,为啥没人说土挖机,距测仪,冠夺者,书订机呢? @whigzhou: 有时宾语是多音节,动词单音节,此时若要倒装,就必须把动词强行变成双音节,常见办法是在动词后面加个『制』字,比如面条压制机,镜片磨制机,玻璃吹制机…… @whigzhou: 所以这事情跟且只跟音节数有关
白垃圾

【2016-07-16】

@方悄悄诺娃 有人问:你这样张口闭口小粉红,你跟小粉红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明显啊……我从没逼人表过态,也没去别人微博底下骂过街……小时候被人踩了一脚,我哭了,我妈妈问我是不是很疼,我说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对不起……然后那人听见了就跟我说“对不起”,我就哭着说“没关系”啊……我哪有小粉红万分之一的战斗力,不要谬赞我了。

@sw小橘子: 词的褒贬,是随着词所指对象的属性而变迁的。本来是褒义的词,长期用在卑劣的事物上,就带上了贬义。本来是贬义的词,长期用在价值链上游,就带(more...)

标签: | |
7288
【2016-07-16】 @方悄悄诺娃 有人问:你这样张口闭口小粉红,你跟小粉红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明显啊……我从没逼人表过态,也没去别人微博底下骂过街……小时候被人踩了一脚,我哭了,我妈妈问我是不是很疼,我说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对不起……然后那人听见了就跟我说“对不起”,我就哭着说“没关系”啊……我哪有小粉红万分之一的战斗力,不要谬赞我了。 @sw小橘子: 词的褒贬,是随着词所指对象的属性而变迁的。本来是褒义的词,长期用在卑劣的事物上,就带上了贬义。本来是贬义的词,长期用在价值链上游,就带上了褒义。那么,“小粉红”是如何成为贬义词的呢? @whigzhou: 可不是嘛,whig/tory/yankee最早都是骂人话,只有最自信者才能欣然接受这些贬义绰号 @whigzhou: 英国人在这方面最豁达,美国黑人的称呼已经换了那么多个了,最后都没变成好词,negro在60年代还是中性词,约翰逊政府的官方文件里还这么叫,现在已经变成禁用词了 @whigzhou: 连Iron Lady都是俄国人叫出来的 @whigzhou: 马丁路德金在1963年那篇演讲里还把自己的民族称为Negro @whigzhou: 针对美国白人的蔑称不计其数,craker, okie, redneck, hillbilly,也没见受者满地打滚,很多人反而欣然受之引以为豪,最露骨的词是white trash,80年代很多南方白人作家自称white trash,1986年还出了本《白垃圾烹饪》,热卖  
语义的起源

【2015-10-16】

@海德沙龙 本文摘选自作者一部有关桑(布须曼)人神话传说的专著,其中谈论了桑人神话中的一种叙事方式,即如何通过图形或符号传达意义,对我们理解语言的演化和早期图形文字的起源都有所启发,类似现象在其他文化中也都可以看到,但桑人提供了一个更原始朴素的例子 °桑人神话的叙事方式

@whigzhou: 我推荐此文是因为它呼应了我有关语言的一个看法:言语无法也不必包含意义,它只是一个刺激序列,用于在听者头脑里唤起相应的观念。

(more...)
标签: | |
6920
【2015-10-16】 @海德沙龙 本文摘选自作者一部有关桑(布须曼)人神话传说的专著,其中谈论了桑人神话中的一种叙事方式,即如何通过图形或符号传达意义,对我们理解语言的演化和早期图形文字的起源都有所启发,类似现象在其他文化中也都可以看到,但桑人提供了一个更原始朴素的例子 °桑人神话的叙事方式 @whigzhou: 我推荐此文是因为它呼应了我有关语言的一个看法:言语无法也不必包含意义,它只是一个刺激序列,用于在听者头脑里唤起相应的观念。 @whigzhou: 由此引出两个推论:1)言语的信息量和被交流观念的信息量没有直接对应关系;2)有效交流所需要的最小言语单位是不可确定的,可能只是一个音节,也可能是一段长篇大论 @whigzhou: 这一观点若运用在短语这一层次(表现为所谓典故),相信多数人都会同意,但其实在基础词汇这一层次,和多个句子组成的大段落这样的层次,同样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