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宪政〉标签的文章(18)

关于立宪君主,再啰嗦几句

李敖之,这与“母系社会”典故不同,呵呵。

1)这只是个命名问题,不是性质认定问题,命名可以是任意的,只要连贯一致,没有对错。

2)命名虽没有对错,却有好坏;我认为我的命名是好的,但我不能声称我的命名是主流的,我注意到了Wikipedia的constitutional monarchy词条也将其限定于光荣革命之后。

3)我认为别的命名不好,是因为:将立宪君主与虚君等同,那么又该如何命名从大宪章到光荣革命之间的英格兰君主呢?除非你认为他们不过是日耳曼封建体系里的另一种封建君主(federal monarchy)而已,或者是另一种类似法国大革命之前的专制君主(absolu(more...)

标签: | | |
425

李敖之,这与“母系社会”典故不同,呵呵。

1)这只是个命名问题,不是性质认定问题,命名可以是任意的,只要连贯一致,没有对错。

2)命名虽没有对错,却有好坏;我认为我的命名是好的,但我不能声称我的命名是主流的,我注意到了Wikipedia的constitutional monarchy词条也将其限定于光荣革命之后。

3)我认为别的命名不好,是因为:将立宪君主与虚君等同,那么又该如何命名从大宪章到光荣革命之间的英格兰君主呢?除非你认为他们不过是日耳曼封建体系里的另一种封建君主(federal monarchy)而已,或者是另一种类似法国大革命之前的专制君主(absolute monarchy)而已,但我相信这两种认定都是无法被绝大多数政治学者接受的,显然,采用那种命名的人会在这儿遇到麻烦,他们丢失了一个原本最适合的名称。

4)命名和分类有两种不同的情境:政治学家在对各种政体进行分类时,和一个资料编撰者做分类时,会有十分不同的结果,比如,后者可能会死板的将朝鲜列入共和政体,而这对于前者显然是无法接受的。

产生这种分歧的原因,大概在于,现代政治学者十分普遍的低估大宪章的地位,而高估光荣革命的地位,这一现象在中国政治学者中尤其显著,几乎无人关注大宪章时代,而在我看来,大宪章和普通法在宪政史上的地位远远高于光荣革命,光荣革命之后到乔治三世(George III)期间,英国政体类似于现在法国总统-议会混合制,而从维多利亚朝起,彻底滑向了议会专制,到一战前,国王已彻底靠边站,而上院也已瘫痪,从那时起,宪政的典范已经转移到了美国。

关于君主立宪,答李敖之

关于君主立宪,维基百科的解释是错误的,除非该词条的撰写者认为连爱德华三世(Edward III of England)也算不上立宪君主,莫非他认为爱德华三世是专制君主?

在我看来,爱德华三世是最标准的立宪君主,而他那个年代的英格兰,可以说是君主立宪制的样板。

所谓立宪君主,乃是相对于专制君主,差别在于:君主权力不是无限的,而是受到宪法制约的,但并不是无权的虚君,在这一点上,我说他像美国总统而不像德国总统。

在英格兰君主立宪中,对君主权力的制约,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国王必须对贵族履行其封建契约义务,在大宪章(Magna Carta)之前,这些义务由封授仪式和盟誓来约束,而且内容含糊,如何执行也没有程序化和制度化,而大宪章明确了义务内容,同时规定了执行机制——由贵族议会负责判决执行,必要时可以强制国王服从。

(more...)

标签: | | |
427

关于君主立宪,维基百科的解释是错误的,除非该词条的撰写者认为连爱德华三世(Edward III of England)也算不上立宪君主,莫非他认为爱德华三世是专制君主?

在我看来,爱德华三世是最标准的立宪君主,而他那个年代的英格兰,可以说是君主立宪制的样板。

所谓立宪君主,乃是相对于专制君主,差别在于:君主权力不是无限的,而是受到宪法制约的,但并不是无权的虚君,在这一点上,我说他像美国总统而不像德国总统。

在英格兰君主立宪中,对君主权力的制约,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国王必须对贵族履行其封建契约义务,在大宪章(Magna Carta)之前,这些义务由封授仪式和盟誓来约束,而且内容含糊,如何执行也没有程序化和制度化,而大宪章明确了义务内容,同时规定了执行机制——由贵族议会负责判决执行,必要时可以强制国王服从。

2)征税须经征税对象的同意,直接同意或代表同意。

遵守上述两条的前提下,立宪君主保有完整的行政权力,这一状态,直到光荣革命之后,随着党派政治的发展和议会至上主义的兴起,从逐渐改变,最后沦为议会专制,立宪君主变成了如今的虚君。

读一下Edward III of England这个维基词条,特别注意其中Parliament and taxation一节,看看他有没有收到宪法制约,有没有行政实权?

本想写篇泰国的,宣宣不让写,简单说几句吧

看到许多朋友在说泰国的事儿,不靠谱的居多,包括安替老弟。

1)06年政变的祸害不在政变本身,而在于它是对黄衫军街头政治的奖励,泰国乱局始于此,如果只有政变,没有黄衫军,问题不大。

2)街头政治是远比票决民主更坏的东西。

3)1932至1991年,泰国发生19次政变,其中13次成功,但泰国在东南亚各国中,离法治国家的距离,并不更远,反而在最近的几个之列。

4)对于泰国,虚君不够虚,将军常常搞政变,这些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政变条件是否明确,如果是能给各方以明确预期的、当且仅当满足某些条件即会发生的政变,就是宪法性政变,是宪政的可行架构——当然不是充分条件。

5)共和<>民主,共和是一种权力制衡机制,可以在多种结构下实现,比如英格兰的君主+贵族共和,威尼斯的寡头共和。

6)虚君共和<>君主立宪,君主立宪中的君主是实君,就像美国总统。

7)虚君共和+议会全能主义=假共和

8)虚君共和+议会全能主义+人头票决=多数暴政。

标签: | |

429

看到许多朋友在说泰国的事儿,不靠谱的居多,包括安替老弟。

1)06年政变的祸害不在政变本身,而在于它是对黄衫军街头政治的奖励,泰国乱局始于此,如果只有政变,没有黄衫军,问题不大。

2)街头政治是远比票决民主更坏的东西。

3)1932至1991年,泰国发生19次政变,其中13次成功,但泰国在东南亚各国中,离法治国家的距离,并不更远,反而在最近的几个之列。

4)对于泰国,虚君不够虚,将军常常搞政变,这些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政变条件是否明确,如果是能给各方以明确预期的、当且仅当满足某些条件即会发生的政变,就是宪法性政变,是宪政的可行架构——当然不是充分条件。

5)共和<>民主,共和是一种权力制衡机制,可以在多种结构下实现,比如英格兰的君主+贵族共和,威尼斯的寡头共和。

6)虚君共和<>君主立宪,君主立宪中的君主是实君,就像美国总统。

7)虚君共和+议会全能主义=假共和

8)虚君共和+议会全能主义+人头票决=多数暴政。

9)虚君共和+议会全能主义+街头政治=少数暴政。

10)民主(特指人头票决民主)本身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只要宪政结构得到保障,也坏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