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文#Z3:不应强求雇主承担丈夫的责任

不应强求雇主承担丈夫的责任
辉格
2012年5月9日

近日,国务院公布了《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在原有规定的基础上,全面扩大了雇主对女性雇员的特别责任,特别是与生育和哺乳有关的责任,包括延长产假、新设流产产假、承担产检和流产费用、提供哺乳条件等等,并对违规行为规定了更加具体而严厉的惩罚措施。

因为天然的承担了生育和哺乳的任务,加上与此有关的生理条件,女性在职业市场上先天的处于不利地位,难以在照顾孩子的同时独立维持生计,正因为此,人类自古以来便采用了男女配偶分工合作的核心家庭模式,女性用她们宝贵的生育能力换取男性的保护和帮助,这一合作模式不仅构成了我们古老婚姻与家庭的基础,更为我们的文化与传统奠定了基调。

现代化过程中,女性逐渐走出家庭进入职业市场,这一方面因为奶粉、洗衣机、幼儿园等现代育儿商品和服务降低了育儿成本和幼儿对母亲的依赖,同时,生产率的提高也让许多女性的劳动价值大大高出了育儿成本,因而购买这些育儿商品以腾出时间去工作,就变得越来越合算了。

不过,只要人们仍在生孩子,育儿需要所带来的两性职业价值差异便不会消失,两性分工因而仍将存在,在现代主要表现为,在工作挣钱养家方面,丈夫比妻子负有更多的责任;这也意味着,男性在这方面的意愿和能力,仍将是女性择偶的重要考虑。

然而,上述规定却意在将原本由丈夫所承担的责任,强行转嫁到雇主头上,如此转嫁从道义上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丈夫承担此一责任,是因为这是古老婚姻契约的核心内容,可谓天经地义;假如人们非要从与女性具有某种关系的人中挑出一个来接替丈夫的责任,为何偏偏选中雇主呢?为何不是她的父母、亲戚、或邻居?或者她的开户银行?或她每天去的那家超市?或给她接生的那家医院?难道雇佣关系就那么特别吗?那么雇佣女律师的当事人是否也要负担她的带薪产假?

以带薪产假为代表的、由雇主承担的“生育福利”,其实是一种实物薪酬,即便没有政府规定,有些企业也会实行,因为经验表明,如果恰当选择的话,用实物和福利部分取代现金报酬,会收到更好的激励效果,所以许多企业都会为员工提供旅游、体检、生日蛋糕、年货、聚餐、球票戏票等福利和实物报酬,这些实物往往比现金更能给员工留下深刻印象,感觉到雇主的关心和慷慨。

可实物薪酬的选择是有讲究的,占总薪酬的比例不能太高以至显著降低现金报酬水平,同时要让大部分员工觉得物有所值,而生育福利未必符合这些条件;有三种企业大概会愿意提供生育福利,一种是其女性员工生育的可能性很小,这样雇主用很小的代价即可换来一个好名声,另一种是其女性员工绝大部分会在雇佣期内生育,这样生育福利就相当于人人用得着的购物券,对现金有很好的替代性,第三种是薪酬水平很高,且其中大部分是产假中无须支付的绩效工资或奖金。

不符合这些条件的雇主将倾向于不提供带薪产假,因为他们为相同劳动愿意支付的总报酬是给定的,提供带薪产假即意味着降低了那些不生育女性雇员的报酬,从而削弱他们招募优秀女性雇员的能力,除非他们能事先甄别哪些雇员将在雇佣期内生育,并对她们支付不同的薪酬。

甄别方法之一是先筛选出那些不大可能再生育的女性,在计划生育制度下这倒是可以做到,要求应聘者出示户口本即可,她们将获得常规薪酬,可是在剩下的可能生育的女性中,哪些会在雇佣期内生育仍难确定,而且按现行劳动法,这一点显然也无法在雇佣契约中加以约束;这样,雇主就只能拉低这些“风险雇员”的平均工资来平摊生育福利成本了。

可是,拉低平均薪酬也是有限度的,首先,在许多低端行业,工资水平原本就接近法定最低工资水平,再拉低就违规了,此时雇主只好完全规避风险雇员,其次,那些不想生育但又被一起拉低工资的女性风险雇员,可能会觉得不值得为更低的工资工作,索性退出职业市场,这两种情况都会将部分女性排除出就业市场。

相关文章

标签: | | | | |
3457
不应强求雇主承担丈夫的责任 辉格 2012年5月9日 近日,国务院公布了《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在原有规定的基础上,全面扩大了雇主对女性雇员的特别责任,特别是与生育和哺乳有关的责任,包括延长产假、新设流产产假、承担产检和流产费用、提供哺乳条件等等,并对违规行为规定了更加具体而严厉的惩罚措施。 因为天然的承担了生育和哺乳的任务,加上与此有关的生理条件,女性在职业市场上先天的处于不利地位,难以在照顾孩子的同时独立维持生计,正因为此,人类自古以来便采用了男女配偶分工合作的核心家庭模式,女性用她们宝贵的生育能力换取男性的保护和帮助,这一合作模式不仅构成了我们古老婚姻与家庭的基础,更为我们的文化与传统奠定了基调。 现代化过程中,女性逐渐走出家庭进入职业市场,这一方面因为奶粉、洗衣机、幼儿园等现代育儿商品和服务降低了育儿成本和幼儿对母亲的依赖,同时,生产率的提高也让许多女性的劳动价值大大高出了育儿成本,因而购买这些育儿商品以腾出时间去工作,就变得越来越合算了。 不过,只要人们仍在生孩子,育儿需要所带来的两性职业价值差异便不会消失,两性分工因而仍将存在,在现代主要表现为,在工作挣钱养家方面,丈夫比妻子负有更多的责任;这也意味着,男性在这方面的意愿和能力,仍将是女性择偶的重要考虑。 然而,上述规定却意在将原本由丈夫所承担的责任,强行转嫁到雇主头上,如此转嫁从道义上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丈夫承担此一责任,是因为这是古老婚姻契约的核心内容,可谓天经地义;假如人们非要从与女性具有某种关系的人中挑出一个来接替丈夫的责任,为何偏偏选中雇主呢?为何不是她的父母、亲戚、或邻居?或者她的开户银行?或她每天去的那家超市?或给她接生的那家医院?难道雇佣关系就那么特别吗?那么雇佣女律师的当事人是否也要负担她的带薪产假? 以带薪产假为代表的、由雇主承担的“生育福利”,其实是一种实物薪酬,即便没有政府规定,有些企业也会实行,因为经验表明,如果恰当选择的话,用实物和福利部分取代现金报酬,会收到更好的激励效果,所以许多企业都会为员工提供旅游、体检、生日蛋糕、年货、聚餐、球票戏票等福利和实物报酬,这些实物往往比现金更能给员工留下深刻印象,感觉到雇主的关心和慷慨。 可实物薪酬的选择是有讲究的,占总薪酬的比例不能太高以至显著降低现金报酬水平,同时要让大部分员工觉得物有所值,而生育福利未必符合这些条件;有三种企业大概会愿意提供生育福利,一种是其女性员工生育的可能性很小,这样雇主用很小的代价即可换来一个好名声,另一种是其女性员工绝大部分会在雇佣期内生育,这样生育福利就相当于人人用得着的购物券,对现金有很好的替代性,第三种是薪酬水平很高,且其中大部分是产假中无须支付的绩效工资或奖金。 不符合这些条件的雇主将倾向于不提供带薪产假,因为他们为相同劳动愿意支付的总报酬是给定的,提供带薪产假即意味着降低了那些不生育女性雇员的报酬,从而削弱他们招募优秀女性雇员的能力,除非他们能事先甄别哪些雇员将在雇佣期内生育,并对她们支付不同的薪酬。 甄别方法之一是先筛选出那些不大可能再生育的女性,在计划生育制度下这倒是可以做到,要求应聘者出示户口本即可,她们将获得常规薪酬,可是在剩下的可能生育的女性中,哪些会在雇佣期内生育仍难确定,而且按现行劳动法,这一点显然也无法在雇佣契约中加以约束;这样,雇主就只能拉低这些“风险雇员”的平均工资来平摊生育福利成本了。 可是,拉低平均薪酬也是有限度的,首先,在许多低端行业,工资水平原本就接近法定最低工资水平,再拉低就违规了,此时雇主只好完全规避风险雇员,其次,那些不想生育但又被一起拉低工资的女性风险雇员,可能会觉得不值得为更低的工资工作,索性退出职业市场,这两种情况都会将部分女性排除出就业市场。


已有19条评论

  1. bear @ 2012-05-10, 16:37

    呵呵,我看到这条新闻的第一反应是–政府想把部分女性逼出就业市场以降低失业率,尤其是找不到工作的高学历女性。

    [回复]

    kealdon 回复:

    不知道当这部分劳动力退出市场,工资能否上涨

    [回复]

  2. elfdemon @ 2012-05-10, 19:25

    感觉这种政策, 并没什么新鲜之处, 就是欧美相关政策的翻版而已.

    [回复]

    辉格 回复:

    嗯,连98天这个数字都是照搬的

    [回复]

  3. 不停咳嗽 @ 2012-05-11, 15:52

    更多是为了政治正确吧。

    [回复]

  4. Anna @ 2012-05-12, 23:37

    博主不好意思,作为一个女生,看到你这篇文章的第一反应是非常生气。

    就如你在文章中提到的,在从前,女生都是在家相夫教子,因此,对女生的种种照顾和责任,都是由她的丈夫来承担的。但相应地,那时的男生,也有着更高的收入更高的社会地位,让他有足够的钱来支撑家庭生活。战后的日本即是如此。简单来说,就是女生靠男生,男生靠公司/社会。

    到现在社会,绝大部分女生们都走入社会,不论是收入还是社会地位,都达到了几乎跟男生差不多的水平。女生不再是完全靠自己的丈夫来养,而男生的收入,相对来讲,也就没有以前那么高了。换句话说,现在社会,是女生靠男生+公司/社会。

    很自然的,现在社会中,因为男性收入降低,女性收入提高,实际上对于一个女性来说,她从丈夫那里可以得到的依靠减少了。从哪里弥补呢?就是女性的雇主。

    另一方面来讲,企业由于其社会性,也是要承担种种社会责任的,所谓企业社会责任(CSR)。对女性员工给与照顾和福利,也算是一种形式吧。

    国务院出台这项政策,我自己觉得也是有鼓励女员工生育的意思在里面吧。毕竟现在社会的工作压力,已经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女性的生育意愿。中国人口太多还是要计划生育什么的完全是bullshit。看看香港,一个经济发达的中国人的城市,一个中国所有大中城市的可能的未来,出生率是负数。我记得上海已经是负数了?

    对于楼上网友的意见:bear: 可能真的会出现这种使企业更倾向于不招女员工的实际对女性不利的效果。相信国务院不是没想到过同样的问题,他们没那么傻。希望有相应的政策减低这种不利效果的可能咯,比如减个税神马的。elfdemon: tmd有总比没有强,哪怕是抄的。天天图新鲜的,是sex postion。不停咳嗽:一样,政治正确总比不正确强吧。

    以上表述匆匆可能不太准确,但大概是这个意思。而且,作为一个未婚未育的女生,我私心深深地觉得,规定里提到的这些,都是我天经地义可以得到的福利,毫无愧色。这tmd是法定最低标准啊。

    [回复]

    辉格 回复:

    你是不是觉得以前的女人依靠男人,显得不独立,而现代女人更独立?假如认为独立更好,那为何又要去依靠雇主呢?况且,依靠雇主比依靠丈夫不是显得更不独立吗?毕竟,夫妻之间是相互依靠,不是单方面的,丈夫挣钱方面负担的多,妻子带孩子方面负担的多,很对等,而对等依靠是一种合作,与独立并不冲突,相反,无缘无故去依靠一个非亲非故的雇主,还有何独立和尊严可言?

    [回复]

    辉格 回复:

    从你的文字看,我觉得你是个崇尚独立的女生,我赞赏这种独立,所以我觉得,你会鄙视那些要求别人给自己特别照顾的行为,无论那个别人是谁,正如那些不服老的健康老人,会以他人的搀扶为耻,更不会强求旁人来搀扶他,那将是奇耻大辱,不是吗?

    [回复]

    明妃 回复:

    不能用精神激励代替物质补偿,尤其是女性应当争取的权益。其合理性上面那个女生分析过了。
    您有狡辩的嫌疑。

    [回复]

    辉格 回复:

    我没说一定要代替啊,可以继续要老公补偿啊,我奇怪的只是为何要换成让别人代替老公来补偿,而且那么多候选的“别人”中为何偏偏挑中雇主,为何不是换成隔壁张木匠,或者儿子上学那个小学的校长呢?雇主的特别在哪里?

    [回复]

    墨丘利之杖 回复:

    辉总看走眼了吧。她的文字里哪有“崇尚独立”的意思。她的意思是以前女人完全靠男生,现在是靠男生+公司/社会。

    [回复]

    辉格 回复:

    呵呵,宁可错捧也要捧

    [回复]

    小橘子 回复:

    我本来想补一段,产假福利政策是如何无法提高女性的总薪酬福利的,后来想想,那么多人反复解释过了,我还是放弃“价格由供需决定”这个道理可以轻易被所有人理解的想法吧。

    [回复]

    kealdon 回复:

    政治正确是一种不正确的价值判断模式,其结果往往也就是不正确
    不过这规定没准能导致涨工资

    [回复]

    zhang3 回复:

    唉,替你们说话却被你们骂,这是神马道理嘛。

    [回复]

    fg 回复:

    我认为lz mm想要表达的可能是:作为一个有较强工作能力的女生,我宁愿在资方扣除支付生育成本同时,选择国家有法定的产假。因为如果产假不是由国家法定的话,我个人可能完全无法从资方那里得到这个产假,尽管我很需要,也愿意为此付出成本。(其实要看女生是否愿意为产假支付成本,看看未来打算生育的和不打算生育的,对同一份工作的工资接受程度就知道了。)
    这样看来,国家法定产假,其实就会有两种效应,为高收入的欲生育女性降低交易成本;使低收入的女性难以进入劳动力市场。

    [回复]

    二逼 回复:

    最后一句总结很到位

    [回复]

  5. youjiti @ 2014-02-18, 02:20

    “另一种是其女性员工绝大部分会在雇佣期内生育,这样生育福利就相当于人人用得着的购物券”这样的话就会拉低相对同等男性来说的工资么?

    [回复]

    辉格 回复:

    当然会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