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文#U2: 以耕地面积保粮食安全不足取

以耕地面积保粮食安全不足取
辉格
2011年8月24日

近日,国土资源部再次收紧了土地供给政策,在84个城市之外,又将22个沿海城市列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之内,意味着这些城市的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须报国务院批准,据称,该政策旨在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并强化中央政府宏观调控能力;考虑到限购和保障房政策扑朔迷离的前景,该政策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还难以预料,唯一清楚的是,这是对囤地行为的一次褒奖。

遗憾的是,作为一项影响着亿万人生活的重大政策,耕地红线只是被反复宣示,却从未得到严谨的论证,看上去,它的逻辑似乎简单而清晰:作为一个人口大国,要保障国民安全就须确保粮食供给,为此需要提高粮食自给能力,而这只有在保有起码数量的耕地时才能做到;不幸的是,这一逻辑是站不住脚的。

设想你是一位空调设计师,为了保证空调正常工作,给自己设定了这样一个任务:需要设计一个机制来确保环境温度超过90度时,仍可维持室内凉爽;然后你在此目标指导下做出了一系列精妙设计;你的设计或许会很出色,问题是,你从一开始就错了,环境温度超过90度意味着发生了火灾,此时唯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灭火或者赶紧逃命,为这样一个前提考虑如何改进空调设计纯属多余。

类似的,耕地红线也是一个因未能充分理解自己设定的前提而做出的多余设计,主张耕地红线者,其前提是国家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刻遭遇包括粮食禁运在内的国际封锁,否则在当今国际贸易条件下,粮食安全根本无须通过自给率来保障;可是,这样的国际封锁若真的出现并成功实施,其所导致的局面将无异于一场大火灾,此等大灾之下任何国民安全都无从谈起,此时唯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突破封锁,其它考虑纯属多余。

对封锁前提的错误理解和对自给自足的迷恋,乃是基于对当今经济体系如何依赖于国际分工和贸易的无知,现有的食物生产、流通和分配系统能够养活这13亿人,高度依赖于国际分工体系的存在,农业生产和运输所需的化肥、农药、种子、机械和燃料,无不直接或间接的依赖于国际贸易,假如国际封锁者有道德胆量和能力实施粮食禁运,那就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禁运所有这些重要物质,而在这种情况下,粮食生产和流通体系无论如何都会崩溃,耕地数量无济于事。

但实际上,假如我们抛开这些空洞虚幻的假设,现实的评估国际形势的话,最不可能遭遇禁运的,恰恰就是粮食,在当前的国际政治伦理之下,这么做的道德代价过于巨大,恐怕没有任何政治家愿意承担,更难以通过由许多人许多层次组成的决策和执行机制,即便在我们能够想象的最剧烈的国际冲突中,那些有能力实施国际封锁的大国或联盟,不仅不敢悍然禁运粮食,恐怕还要花大力气保障粮食供给以避免出现大规模饥荒。

数十年来的全球化和国际分工的深化,已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完全不同于传统世界的新世界,在这里,所有已融入该体系的社会都已被断绝了后路,不再有余地思考脱离假如该体系该怎么办的问题,那是注定无解的,除非接受人口规模和生活水平的大幅缩减,所以,恰当的态度是,弃绝这一念头,将其视为绝对不可接受,转而思考如何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这也是贸易和分工让人类相互依赖从而带来和平的道理所在。

相关文章

标签: | |
2045
以耕地面积保粮食安全不足取 辉格 2011年8月24日 近日,国土资源部再次收紧了土地供给政策,在84个城市之外,又将22个沿海城市列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之内,意味着这些城市的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须报国务院批准,据称,该政策旨在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并强化中央政府宏观调控能力;考虑到限购和保障房政策扑朔迷离的前景,该政策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还难以预料,唯一清楚的是,这是对囤地行为的一次褒奖。 遗憾的是,作为一项影响着亿万人生活的重大政策,耕地红线只是被反复宣示,却从未得到严谨的论证,看上去,它的逻辑似乎简单而清晰:作为一个人口大国,要保障国民安全就须确保粮食供给,为此需要提高粮食自给能力,而这只有在保有起码数量的耕地时才能做到;不幸的是,这一逻辑是站不住脚的。 设想你是一位空调设计师,为了保证空调正常工作,给自己设定了这样一个任务:需要设计一个机制来确保环境温度超过90度时,仍可维持室内凉爽;然后你在此目标指导下做出了一系列精妙设计;你的设计或许会很出色,问题是,你从一开始就错了,环境温度超过90度意味着发生了火灾,此时唯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灭火或者赶紧逃命,为这样一个前提考虑如何改进空调设计纯属多余。 类似的,耕地红线也是一个因未能充分理解自己设定的前提而做出的多余设计,主张耕地红线者,其前提是国家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刻遭遇包括粮食禁运在内的国际封锁,否则在当今国际贸易条件下,粮食安全根本无须通过自给率来保障;可是,这样的国际封锁若真的出现并成功实施,其所导致的局面将无异于一场大火灾,此等大灾之下任何国民安全都无从谈起,此时唯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突破封锁,其它考虑纯属多余。 对封锁前提的错误理解和对自给自足的迷恋,乃是基于对当今经济体系如何依赖于国际分工和贸易的无知,现有的食物生产、流通和分配系统能够养活这13亿人,高度依赖于国际分工体系的存在,农业生产和运输所需的化肥、农药、种子、机械和燃料,无不直接或间接的依赖于国际贸易,假如国际封锁者有道德胆量和能力实施粮食禁运,那就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禁运所有这些重要物质,而在这种情况下,粮食生产和流通体系无论如何都会崩溃,耕地数量无济于事。 但实际上,假如我们抛开这些空洞虚幻的假设,现实的评估国际形势的话,最不可能遭遇禁运的,恰恰就是粮食,在当前的国际政治伦理之下,这么做的道德代价过于巨大,恐怕没有任何政治家愿意承担,更难以通过由许多人许多层次组成的决策和执行机制,即便在我们能够想象的最剧烈的国际冲突中,那些有能力实施国际封锁的大国或联盟,不仅不敢悍然禁运粮食,恐怕还要花大力气保障粮食供给以避免出现大规模饥荒。 数十年来的全球化和国际分工的深化,已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完全不同于传统世界的新世界,在这里,所有已融入该体系的社会都已被断绝了后路,不再有余地思考脱离假如该体系该怎么办的问题,那是注定无解的,除非接受人口规模和生活水平的大幅缩减,所以,恰当的态度是,弃绝这一念头,将其视为绝对不可接受,转而思考如何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这也是贸易和分工让人类相互依赖从而带来和平的道理所在。


已有10条评论

  1. cx zhang @ 2011-08-27, 15:19

    比喻很好玩,道理我觉得也不是很复杂,“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这些类似的meme,经过建国后几十年战争动员的状态估计流传的很广。

    [回复]

  2. wsxl @ 2011-08-29, 16:25

    我觉得问题不在于政府的攻击,而在于防范炒家。

    如果你的粮食自给率太低,那么不需要外国政府故意打击,国外甚至国内的炒家就可能让你一夕数惊。现在的自由经济体系并不算足够自由,期货等杠杆又加速了波动的机会,美国政府没有故意攻击你的动机,但是更没有义务帮你维护粮食安全。

    与其面对防不胜防的波动,从而冒政治上的危险,不如一开始就加以防范,既然代价看起来并不大。

    另外粮食红线也有抑制底层政府卖地经济,从而造成与中央离心动力的作用

    [回复]

    辉格 回复:

    句句胡扯也很不容易啊

    [回复]

  3. Kuhane @ 2011-12-11, 11:52

    这是逻辑问题
    确保耕地面积的确不能完全确保粮食安全
    但这不意味着如果不确保耕地面积就能一定确保粮食安全

    [回复]

    辉格 回复:

    我倒觉得这首先是个阅读理解问题
    本文没有尝试论证如何“能一定确保粮食安全”。

    [回复]

  4. Kuhane @ 2011-12-11, 11:55

    再者说,即使遇到不可避免的大灾
    有足够的耕地总比没有足够的耕地回旋余地要大一些,哪怕仅仅在抑制恐慌的层面上
    “除了突破封锁其它考虑纯属多余”说说简单,但如果封锁一时半会无法突破呢,难道就不吃饭了

    [回复]

    辉格 回复:

    我仍是个阅读理解问题
    本文没有谈论要不要吃饭的问题,只谈论了有没有饭吃的问题。

    [回复]

  5. Kuhane @ 2011-12-11, 21:39

    我不知您的逻辑是怎么运作的
    就您的文章来看,我认为您的逻辑如下
    在没有大灾的情况下,粮食自可随便进口
    万一大灾发生——您也认为它是可能发生的——,只要“突破封锁”就可以
    但是如果真的发生大灾,遭遇的阻力也一定极为巨大
    万一短时间内不能突破封锁,要怎么办呢?难道不能立即突破封锁就只有死,二者择一吗
    哪怕不说政治家,对任何一个管理者来说,都不可能把决策建立在这种思维上

    [回复]

    youjiti 回复:

    要吃饱饭,按辉格的观点“化肥、农药、种子、机械和燃料”都很重要。
    而这些按辉格说“无不直接或间接的依赖于国际贸易”。
    所以这个时候你只有耕地是没有意义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突破封锁。

    [回复]

  6. [饭文]自由市场是粮食安全的最佳保障 | 吃杂烩 @ 2012-09-10, 10:59

    […] 饭文#U2: 以耕地面积保粮食安全不足取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