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炫耀性消费与性策略

昨天在微博上和Bill Yan总聊起女性的奢侈品消费问题,我的观点未能被Bill接受,微博实在不是能讨论事情的地方(我忍着这东西带给我的不爽注册微博账号并每天去看几次,纯粹是为了与被它吸引走的几位朋友保持接触),还是在这儿讨论吧。

女人爱化妆爱打扮,这现象我以前讨论过,属于逆向性选择,和雄性鸟类爱装扮身体差不多,但奢侈品消费是另一码事,以高出数十倍的价格,购买实用功效相差无几的衣服首饰、化妆品、手袋,仅仅用装扮需求是无法解释的,这里面显然有着与男性购买豪华跑车类似的炫耀因素。

问题是,用炫耀需求来解释女性的奢侈消费,似乎难以让人信服,因为:

1)炫耀的目的通常是证明自己的身份/地位/权力/财富,最终证明自己对潜在配偶和子女的保护和抚养能力,但在性竞争中(正如Bill所指出),一般是男性才有更强烈的需要去证明这些东西,而女性被更多关注的,是其生育能力、遗传禀赋、哺乳能力、对孩子的爱心等等各种衡量好母亲的指标,显示财富和地位看上去并不能帮她在性竞争中获得优势;

2)更奇怪的是,依我观察,在当今的女性时尚追逐战(或者叫比美大赛)中,男性似乎已丧失了评价者的地位,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时尚花样,好像只有女人自己才看得懂,至少在我这个男人眼里完全是一头雾水,相信许多男人都有同感,这就诡异了,本来女人打扮是给男人看的,可现在时尚却貌似变成了女人们自我评价、自娱自乐的封闭游戏,不再顾及男人的看法,这是为什么?

这确是个困难的问题,凡勃伦(Thorstein Veblen)在《有闲阶级论》中提出的解释是,女性奢侈消费是一种“代理消费”,就是说,她们是替丈夫(对未婚女性则是父亲)挣面子的,这当然能解释许多情况,也绕过了上述两个困难,但要说所有(或大部分)女性奢侈消费都是代理消费,却难以让人信服。

我提出的另一种解释是:起初只有装饰需求,但装饰是有成本的,随着女性之间的装饰竞赛逐步升级,成本会越来越高,最终,某些女性为了及早决出胜负,采用了吓阻策略,一下子就用上成本极高的装饰品,借此告诉竞争者:这场游戏很昂贵,我看咱们就别慢慢耗了,看看我们的财力差距,劝你还是尽早退出、另择佳婿算了,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所以,女人的炫耀多半是炫给其他女人看的。

Bill不同意我的解释,其实我对此也不是很有信心,关键在于,女性的装饰竞争中,可以影响男性选择的装饰手段的开发空间是否足够大,而财力对此有多大帮助?假如空间不大,或即便手段用尽也花费不多,那么轮番升级的军备竞赛就难以持续展开(过不了几轮就熄火了),而这样的轮番升级前景又是吓阻战略的前提。

假如我们回到古代,情况可能更有利于我的解释,那时候,制造和维持各种“丽质”的成本都不低:要维持皮肤细嫩、指甲随时干净、飘逸的长发、好看的发型、身上头发里没虱子,都很不容易,甚至经常洗发洗澡都很难办到,每个环节都要花大价钱,包括雇佣侍女,这种情况下,军备竞赛是容易升级的,空间也不小。

不过总的说来,我对这一解释仍不太满意,所以,今天又重新考虑了一下,并发现,如果把凡勃伦的代理假说结合进来,好像会更有说服力:替丈夫挣面子,其实可以提前开始,从尚不知未来丈夫在哪里的时候就开始,即,从一开始就努力把自己装扮成那种男人娶了会倍有面子的女人(注意,这与“生育力强且适合做母亲的女人”这一最初的竞争焦点是很不一样的),这样一来,大家闺秀、淑女、才女、品位女,等等因素便顺理成章进入了性竞争的战场之中。

有了这个起点,军备竞赛的升级空间便大大扩展了,吓阻策略也就有了运用条件(其实只要升级空间足够大,极贵的奢侈品也可解释,吓阻策略不是必须的,但该策略能解释升级阶梯中的巨大成本鸿沟)。

代理(包括提前代理)假说的妙处在于,它解除了男性作为性选择中的直接评价者的任务,把他们变成了间接评价者,其实这一现象在其他领域也可观察到,比如科学界基本上是同行评价的封闭圈子,和女性时尚圈一样(我觉得),谁是大牛自己人说了算,但这并不妨碍社会选择机制仍对科学研究起着作用,诺贝尔委员会的委员可以不懂科学,但可以让科学界自己挑出几个牛人来,然后加以奖励,那些被代理的丈夫和未来丈夫们,其实和这些委员处于类似的境地。

相关文章

标签: | | |
1910
昨天在微博上和Bill Yan总聊起女性的奢侈品消费问题,我的观点未能被Bill接受,微博实在不是能讨论事情的地方(我忍着这东西带给我的不爽注册微博账号并每天去看几次,纯粹是为了与被它吸引走的几位朋友保持接触),还是在这儿讨论吧。 女人爱化妆爱打扮,这现象我以前讨论过,属于逆向性选择,和雄性鸟类爱装扮身体差不多,但奢侈品消费是另一码事,以高出数十倍的价格,购买实用功效相差无几的衣服首饰、化妆品、手袋,仅仅用装扮需求是无法解释的,这里面显然有着与男性购买豪华跑车类似的炫耀因素。 问题是,用炫耀需求来解释女性的奢侈消费,似乎难以让人信服,因为: 1)炫耀的目的通常是证明自己的身份/地位/权力/财富,最终证明自己对潜在配偶和子女的保护和抚养能力,但在性竞争中(正如Bill所指出),一般是男性才有更强烈的需要去证明这些东西,而女性被更多关注的,是其生育能力、遗传禀赋、哺乳能力、对孩子的爱心等等各种衡量好母亲的指标,显示财富和地位看上去并不能帮她在性竞争中获得优势; 2)更奇怪的是,依我观察,在当今的女性时尚追逐战(或者叫比美大赛)中,男性似乎已丧失了评价者的地位,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时尚花样,好像只有女人自己才看得懂,至少在我这个男人眼里完全是一头雾水,相信许多男人都有同感,这就诡异了,本来女人打扮是给男人看的,可现在时尚却貌似变成了女人们自我评价、自娱自乐的封闭游戏,不再顾及男人的看法,这是为什么? 这确是个困难的问题,凡勃伦([[Thorstein Veblen]])在《有闲阶级论》中提出的解释是,女性奢侈消费是一种“代理消费”,就是说,她们是替丈夫(对未婚女性则是父亲)挣面子的,这当然能解释许多情况,也绕过了上述两个困难,但要说所有(或大部分)女性奢侈消费都是代理消费,却难以让人信服。 我提出的另一种解释是:起初只有装饰需求,但装饰是有成本的,随着女性之间的装饰竞赛逐步升级,成本会越来越高,最终,某些女性为了及早决出胜负,采用了吓阻策略,一下子就用上成本极高的装饰品,借此告诉竞争者:这场游戏很昂贵,我看咱们就别慢慢耗了,看看我们的财力差距,劝你还是尽早退出、另择佳婿算了,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所以,女人的炫耀多半是炫给其他女人看的。 Bill不同意我的解释,其实我对此也不是很有信心,关键在于,女性的装饰竞争中,可以影响男性选择的装饰手段的开发空间是否足够大,而财力对此有多大帮助?假如空间不大,或即便手段用尽也花费不多,那么轮番升级的军备竞赛就难以持续展开(过不了几轮就熄火了),而这样的轮番升级前景又是吓阻战略的前提。 假如我们回到古代,情况可能更有利于我的解释,那时候,制造和维持各种“丽质”的成本都不低:要维持皮肤细嫩、指甲随时干净、飘逸的长发、好看的发型、身上头发里没虱子,都很不容易,甚至经常洗发洗澡都很难办到,每个环节都要花大价钱,包括雇佣侍女,这种情况下,军备竞赛是容易升级的,空间也不小。 不过总的说来,我对这一解释仍不太满意,所以,今天又重新考虑了一下,并发现,如果把凡勃伦的代理假说结合进来,好像会更有说服力:替丈夫挣面子,其实可以提前开始,从尚不知未来丈夫在哪里的时候就开始,即,从一开始就努力把自己装扮成那种男人娶了会倍有面子的女人(注意,这与“生育力强且适合做母亲的女人”这一最初的竞争焦点是很不一样的),这样一来,大家闺秀、淑女、才女、品位女,等等因素便顺理成章进入了性竞争的战场之中。 有了这个起点,军备竞赛的升级空间便大大扩展了,吓阻策略也就有了运用条件(其实只要升级空间足够大,极贵的奢侈品也可解释,吓阻策略不是必须的,但该策略能解释升级阶梯中的巨大成本鸿沟)。 代理(包括提前代理)假说的妙处在于,它解除了男性作为性选择中的直接评价者的任务,把他们变成了间接评价者,其实这一现象在其他领域也可观察到,比如科学界基本上是同行评价的封闭圈子,和女性时尚圈一样(我觉得),谁是大牛自己人说了算,但这并不妨碍社会选择机制仍对科学研究起着作用,诺贝尔委员会的委员可以不懂科学,但可以让科学界自己挑出几个牛人来,然后加以奖励,那些被代理的丈夫和未来丈夫们,其实和这些委员处于类似的境地。


已有52条评论

  1. 军各 @ 2011-07-02, 00:10

    这个我没有细想,我的直觉是:女人炫耀是一种本能,女人爱炫耀是一种常态。有美貌就会炫耀美貌,有身材就会炫耀身材,有财富就会炫耀财富,有才华就会炫耀才华,有孩子就会炫耀孩子,有老公就会炫耀老公,如果什么都没有,即使只有二尺红头绳,也值得美美地炫耀一番。
    女人炫耀,也许还是自我实现的一种方式,当然这种说法就更不严谨了

    [回复]

    Esther 回复:

    本能是肯定的,问题是为什么进化出这个本能

    [回复]

    辉格 回复:

    对,归诸本能/习惯/文化,只是描述,并未解释。

    [回复]

  2. biiiiiim @ 2011-07-02, 01:17

    假如一个离异的女子带着一个女儿,全身依然用奢侈品打扮,那么又应该如何用代理假说解释?

    [回复]

    Esther 回复:

    “替丈夫挣面子,其实可以提前开始,从尚不知未来丈夫在哪里的时候就开始,即,从一开始就努力把自己装扮成那种男人娶了会倍有面子的女人”
    离异的女人会再婚啊,或者即使她不打算再婚,潜意识里还是会有择偶的意愿。这个意愿是深层的本能的,跟她个人的理性决定无关。
    如果你说是一个非常老的女人(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依然用奢侈品,还更值得思索一下。我的想法是,这种情况下她是为了显示自己处于较高的社会地位,获得其他人对她的善待,从而更好的生存。奢侈品的财富展示功能占主导地位,只不过老年女性依然没有丧失女性特征,奢侈品在炫耀之余还能起到装饰作用,所以成为了各年龄阶段女性的选择。
    至于为什么老年女性还对装饰自己有兴趣,我想是这样的,对个体来说生存是第一要务,生殖是成功的标志,有利于择偶和生殖的特征(比如皮肤细腻、五官对称等)虽然看似是以异性的喜好标准来度量的,但异性的喜好并不是随心乱定的,而是以生育力强为基础的,所以这些特征是女性的核心价值。某位女性如果拥有这些特征,不仅利于她的择偶,也利于她在同性以及非择偶对象中价值的提升,因为这些特征表明了她会“成功”,或者已经成功了(对老年女人来说)。所以即使年老丧失生育能力之后,女性依然愿意装饰自己,从而帮助自己更好的生存。

    [回复]

    辉格 回复:

    某项本能一旦存在,作用到不需要的地方也是正常的,另外,并非所有装扮都有性价值,有些是出于一般的体面考虑,与性别无甚关系。

    [回复]

    Esther 回复:

    同意,这个也可以解释“在当今的女性时尚追逐战(或者叫比美大赛)中,男性似乎已丧失了评价者的地位”,女性爱美的本能存在了,然后作用发挥的过头了。
    本能一旦存在后,也很容易作用过头,比如嗜甜的本能。不过这些也有可能不是“过头”,而是环境、技术变化的太快,本能进化的较慢,所以不合拍了

    [回复]

  3. Kealdon @ 2011-07-02, 06:57

    在这一点不能用动物类比人类
    首先,相同动物之间曝光几率远低于人类。或许可以统计一下,“打扮”与被关注度以及社交圈成正比
    其次,自从有了避孕措施,男女的界限已经模糊了。
    最后,奢侈品打扮什么的应该也是自身价值的一部分,对其社会资本积累有帮助吧

    [回复]

    Esther 回复:

    其次,自从有了避孕措施,男女的界限已经模糊了。—— 这才到哪儿啊,什么时候有了人造子宫并且男性承担怀孕的比例跟女人差不多时,界限才能开始模糊吧。或者可以像科幻片里那样,胎儿在大试管里发育,直至成熟~

    [回复]

    Kealdon 回复:

    这个是是否以繁殖为目的的sex

    [回复]

    Esther 回复:

    在这一点不能用动物类比人类。首先,相同动物之间曝光几率远低于人类。—— 我觉得可以类比,在辉总说的“性选择”这点上,人类装扮和鸟类装扮本质是相同的,只要有同类之间的曝光机会,那么装扮的目的就都是为了和同性竞争、吸引异性。曝光几率低、社交圈子小(姑且都叫社交圈吧,对生活在某一片树林的鸟来说,这片树林里的其它同种鸟类就构成它的社交圈),只会影响竞争的激烈程度,从而导致装扮程度的不同,像雄鸟一般就是给自己梳理羽毛或者捡些其它鸟类掉落的漂亮羽毛插在自己身上,而人类女性则佩戴饰品、穿漂亮衣服、化妆、甚至连脚指甲都涂上漂亮的颜色。
    呃,太啰嗦了,我的意思就是,只要有同类之间的曝光机会,装扮自己就有存在的可能。而曝光机会的高低,只影响其程度罢了。在这点上人类和动物是一样的。

    [回复]

    Kealdon 回复:

    我想说的是因为两性参与人数众多,所以竞争没有明显的存在于一方,你只看到女性怎样,没想到男性房子车子,工作前景之类
    当然,事情也有反过来的,这些都是外在的“性特征”吧

    [回复]

    Esther 回复:

    我们说的不是一个层面上的,辉总所说的“逆向性选择”,这个逆向,指的是其他绝大部分动物都是雄性扮漂亮,吸引雌性(雄孔雀开屏,雄狮有鬃毛等等),而人类却是女性扮漂亮,这是比较关键的地方。
    而你说的男性要准备房子车子,这在动物界也是普遍现象,雄蜘蛛求爱的时候用丝裹一只虫子送上去,雄鸟先建好巢穴再邀请雌鸟来做客,这是因为对于体内受精的卵生、胎生动物来说,雌性卵子比雄性精子更具稀缺性,而且雌性受孕排卵或者分娩哺乳等投入的成本非常大,因而雄性必须进行物质投入以获得繁殖机会。
    辉总也写过不少这方面的文章,你翻翻看吧,我记不清楚名字了。

    [回复]

    Kealdon 回复:

    这就是我说的人和动物不同之处,其实并不是动物逆向性选择,而是人类双向选择

    [回复]

    Esther 回复:

    我的观点是人和动物是在相同之下有不同
    好吧,算了,我觉得咱俩总是说不拢

    [回复]

    Kealdon 回复:

    我只是不习惯这种比喻的研究方式,或许这种比喻是有道理的,但我觉得如果既不相同也不相似(几何概念),那么就不能比喻,因为其不同结构的内在联系可能完全不同

    [回复]

    辉格 回复:

    实际上,我压根没觉得这是“比喻”,人类的性选择是实实在在的,激烈程度不亚于动物界的性选择,而其选择方式的丰富则是多数动物所难以企及。

    [回复]

    Esther 回复:

    辉总说的逆向性选择,逆向本来就是指人类

    [回复]

    Kealdon 回复:

    呃,确实如此,他第二句就是这么写的

    [回复]

    辉格 回复:

    对,是双向的,女选男是常规性选择,男选女是我说的逆向性选择,两种同时存在。

    [回复]

    Kealdon 回复:

    这个应该和我说的第一点有关,女性太多,竞争激烈,导致被选择
    如果能研究一下封闭村寨的性风俗,也许可以得出的结合

    [回复]

  4. padrick @ 2011-07-02, 10:16

    是一种吓阻策略,但我认为主要不是对同性竞争者的吓阻,而是对低财力异性的吓阻,透露出“你养不起我”的信息,筛选出财力雄厚的男性。至于发展到男人们看不太懂(假如真的如此),那只是她们玩得太投入了,甚至某种程度成为一种本能,已经忘记了为什么要这么做,再说这些奢侈品中的上层元素,应该还是有很多男人知道的。

    [回复]

    辉格 回复:

    这是更高阶的考虑了,或许也可纳入。

    [回复]

  5. Kealdon @ 2011-07-02, 12:11

    再补充一点,打扮装饰也可以视为“性特征”吧

    [回复]

    辉格 回复:

    你是说,对方更关注求偶者的打扮行为本身而不是打扮的结果?

    [回复]

    Kealdon 回复:

    是的,不过我也不知道是对是错,所以用了疑问的语气

    [回复]

  6. 小英雄 @ 2011-07-04, 17:52

    决定炫耀方的因素不是,雄雌,公母,男女,决定权在于对后代的付出上面,如果是雄性对后代的培育,付出更多,那么雌性便成为炫耀一方,对于人类来说,对后代的付出都是很大的,所以。。。。

    [回复]

    辉格 回复:

    所有就有了双向性选择嘛,这的确是很特殊的现象,动物界不多见

    [回复]

  7. 小英雄 @ 2011-07-05, 12:41

    Kealdon @ 2011-07-02, 12:11 
    再补充一点,打扮装饰也可以视为“性特征”吧

    [回复]

    ——————————————————-

    你的意思是对的,不过表达词有问题,性特征应该是仅区别于异性的共有特征。

    [回复]

  8. 小英雄 @ 2011-07-06, 13:03

    用炫耀需求来解释女性的奢侈消费就可以了,无需更复杂的解释。显示财富和地位是可以获得性竞争的优势的,否则就没有门当户对这一说,还有文化的进化,会导致炫耀内容的变化,炫耀方式,内容都不是一成不变的。
    关于时尚的追逐战,并不是这里才出现的问题,艺术,科学,都有此类问题。
    凡勃伦的理论与进化法则矛盾。替老公争面子,会提高老公的性魅力,从而对老婆的地位产生威胁,进化是不会产生这样的女性的。

    [回复]

    Kealdon 回复:

    进化是被选择

    [回复]

  9. 23 @ 2011-07-07, 01:50

    男女社会功能区别愈发模糊的时代背景下,女性也愈发需要优越感。特别是在种种社交场合,奢侈品就像是一张名片,而圈子成员会因为害怕脱离高级社交圈去主动吸收奢侈品的信息,LZ提到的时尚也像奢侈品一样更多地成为了一种谈资乃至于一种工具。至于LZ说到的古代,由于古人观念陈腐,女人多居于深闺,甚少走动,保养和衣饰等则更像是在为自己投资,成为家族在政治或者经济利益上的筹码。在现代,例如现今这样一个两极分化、愈发崇尚金钱甚至以之为唯一考量标准的社会中,奢侈品更能满足这种优越感,甚至是一步登天的作用。
    另外,如果中产阶级数量较多,我相信奢侈品销售情况会相对正常,但奢侈品文化绝不会消失。

    [回复]

  10. 阿苏 @ 2011-07-13, 03:01

    有个勉强相关的问题来问辉格。

    为什么男人常常喜欢漂亮女人但是不明说?女人喜欢多金男人也不能明说?明说了会被鄙视。掩盖真实爱好是为了误导别人吗?收益在哪里?

    谢谢。

    [回复]

    辉格 回复:

    嗯,很有意思,对第一点(关于男人)我不太确定,第二点(关于女人)貌似很普遍,值得琢磨一下

    [回复]

    小英雄 回复:

    确实二个现象都普遍存在,实质是文化与本能的冲突,可以理解为群体选择与个体选择之间的冲突。

    [回复]

    bear 回复:

    我来抛砖。
    女人过于明显地表现喜欢多金男,非多金的男人会怀疑其忠诚,以至于不敢和这样的女人交往。多金男是少数,大多数女人很难傍上多金男,只好掩盖喜欢多金男以免吓退其他男人。所以,自身条件越好,越有机会和多金男交往的女性越愿意表现出喜欢多金男。反之一样,条件越好的男人越不掩饰对美女的喜好。符合实际情况。

    [回复]

    阿苏 回复:

    “越有机会和多金男交往的女性越愿意表现出喜欢多金男…条件越好的男人越不掩饰对美女的喜好” – 这个似乎不对。行动上的确是这么做,但在中上层一样不可宣扬。我不是指在媒体上宣传的个例,而是较为普遍的社会阶层。中产阶级人家的女儿和儿子较少赤裸裸地谈论这样看似低俗的偏好。而低收入阶级可以直接谈费用等。

    [回复]

    阿苏 回复:

    哈。可能因为辉格是男人,身在其中所以觉得男人分很多种,不全爱好美貌,长期短期效用,自己就是特例等等。
    我一样知道女人不全爱钱。有的爱才,所谓潜力股,男人的外表体格也很重要等等。

    但是,普遍意义上,财貌这两样差不多是各路男女最广泛共有比重最大的偏好了吧?

    [回复]

    辉格 回复:

    哦,我说的不确定主要是指对偏好的掩饰,而不是偏好本身。以我个人体验,好像没必要掩饰对美女或美貌的偏好吧?我自己不会,身边的男人好像也不会,至少在我们男人之间不会。

    [回复]

    辉格 回复:

    吃晚饭时又想了一下这问题,我觉得你的观察可能来自这样一个更一般的事实:人可能都倾向于掩饰自己某项特别强烈的嗜好或欲望,因为在勾心斗角中,强烈的嗜好就是你的“弱点”和软肋,容易被别人利用来对你实施诱惑和操纵,轻易暴露是危险的,你说的情况或许只是其中的特例。

    [回复]

    辉格 回复:

    “无欲则刚”、“陪领导做一件坏事”,说的都是这个道理

    [回复]

    阿苏 回复:

    『没必要掩饰对美女或美貌的偏好吧?我自己不会,身边的男人好像也不会,至少在我们男人之间不会。』

    // 唔。这个,男人之间似乎比较坦诚。说老实话,女人之间也较少掩饰。但是男女之间则不可直说。

    『倾向于掩饰自己某项特别强烈的嗜好或欲望』

    // 我觉得这比较有道理。博弈时误导敌方。但是也会使美女误以为你真的不喜欢美女,这就糟了。

    [回复]

  11. 小英雄 @ 2011-07-16, 10:40

    男人间不会掩饰,女人间应该也不会掩饰,但男人一般不会在女人面前这样说,因为女主角如果不漂亮的话,会引起不悦。
    女人也不会在男人面前说喜欢有钱,男人会觉得女人太实际,和她交往便难自然,因为时刻担心她有所图。
    这个社会的精英文化对爱美,是持肯定态度的。但对拜金那就持鞭挞态度了。所以不管男人女人,就算爱钱,都会掩饰他对金钱的喜欢。何况还是别人的钱!

    [回复]

  12. RR @ 2011-09-01, 03:40

    一个思路:女性用奢侈品装饰自己,表示出一定的地位,会吓退那些穷男人(男人间贫富差距是人类特有的衡量雄性个人能力的标准),使自己择偶的选择成本降低。

    [回复]

  13. irenepan @ 2012-06-27, 22:57

    补充一点以上各位没提到的:对于未婚女性来说,是抬高身价。表示我是大小姐,我有高质量追求者,或兼而有之。这不是吓跑穷追求者,而是告诉有钱人:没你我也有物质,如果我对你有兴趣是因为你的人而不是钱。同时提高男人的征服欲:姐是昂贵的衣服,你穿得起么

    [回复]

    辉格 回复:

    “提高男人的征服欲”我能理解,但“如果我对你有兴趣是因为你的人而不是钱”这一信息似乎不像是以这种方式传达的吧?至少以我的体会,这种表现并不能让我感觉到在传递这样的信息。

    [回复]

    tcya 回复:

    提高征服欲只是个近因解释,辉总的说法才能解释为什么这样会让男性提高征服欲

    [回复]

  14. 无名 @ 2012-07-29, 05:12

    对最后的结论表示怀疑。我们都知道女人口中的“美女”最信不得。

    [回复]

    辉格 回复:

    你误解了,代理假说里的相互评价评的不是美貌,而是她们的(目前的或未来的)性伴侣的实力。

    [回复]

    辉格 回复:

    相互评价的结果,产生的是那些与“娶到有面子”有关的禀赋,未必是美貌,可能是才情、高雅、神秘感,等等,其中有些需要奢侈品来配合装点。

    [回复]

  15. 无名 @ 2012-07-29, 05:15

    科学圈子里评出来的大牛就是全社会公认的大牛。但女人评出来的最佳女人十有八九不是男人眼中的最佳女人

    [回复]

  16. 且吟且行且唱 @ 2012-10-31, 11:03

    请教一下辉格,怎么看待近年来市场收入、地位及份额都快速上升的如coach和Geox这样的轻奢(轻型奢侈品),简单地用进入细分市场这样的说法来解释似乎略嫌粗浅~
    对应您本文的观点,这样的奢侈品,既不能很好地行使“代理功能”,又不能很好的行使“阻吓功能”,反倒是为军备竞赛提供了逐渐升级的阶梯。。。
    或者应该用为“低社会阶层模仿高社会阶层”的动机提供了一条好路子来解释?但是这样非但没有把自己伪装成高社会阶层,反而更清晰划分出了自己的阶层……想听听你的看法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