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2021-09-09】

下午跟几个朋友聊天,有人讲了一位牌友 Ken 的不幸故事,

Ken 有个侄女,大约七八年前,因为吸毒和其他问题,被法官剥夺了女儿的抚养权,于是 Ken 就去跟法官说,他可以养这孩子,法官同意了,

可是,不久后,她老婆就对家里突然多了个孩子这事情变得越来越不满,于是跟 Ken 摊牌:要她还是要我?Ken 选择了孩子,离婚分割财产时,因为女方没工作,就分走3/4的财产,而他们的最大项财产就是住的那套房子,结果他只好搬到了一套小房子里,

过了几年,他侄女的状况可能改善了,于是把孩子给要了回去,不仅要了回去,还去法官那里弄到了一份禁制令,不许 Ken 探访孩子,

一个相当沉稳刚健的男人,平时看不出什么异样,还是我们俱乐部的骨干,做事非常积极热心,可是每次有人一提起这事情,他都两眼泪汪汪的,

 

相关文章

标签: | |
8813
【2021-09-09】 下午跟几个朋友聊天,有人讲了一位牌友 Ken 的不幸故事, Ken 有个侄女,大约七八年前,因为吸毒和其他问题,被法官剥夺了女儿的抚养权,于是 Ken 就去跟法官说,他可以养这孩子,法官同意了, 可是,不久后,她老婆就对家里突然多了个孩子这事情变得越来越不满,于是跟 Ken 摊牌:要她还是要我?Ken 选择了孩子,离婚分割财产时,因为女方没工作,就分走3/4的财产,而他们的最大项财产就是住的那套房子,结果他只好搬到了一套小房子里, 过了几年,他侄女的状况可能改善了,于是把孩子给要了回去,不仅要了回去,还去法官那里弄到了一份禁制令,不许 Ken 探访孩子, 一个相当沉稳刚健的男人,平时看不出什么异样,还是我们俱乐部的骨干,做事非常积极热心,可是每次有人一提起这事情,他都两眼泪汪汪的,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