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反犹传统

【2012-06-24】

@喂羊的月亮熊 刚看了a dangerous method。希特勒为什么要杀尤太人?斯大林也杀尤太人?希特勒为什么要说尤太人就是布尔什维克?@whigzhou

@whigzhou: 反犹主义传统在西欧非常古老深厚,对犹太人的驱逐屠杀从狮心王理查就开始了,希特勒只是最近的一个,斯大林杀,沙皇也杀,我看都是普遍反商业倾向的一种表现

@whigzhou: 种种阴谋论只是借口和宣传工具,背后都是反商业反市场,对非人格化交易的厌恶,帝国的本末之分/重农抑商/将商人列入贱籍,好莱坞的反资本主义,背后心理都一样,参阅《鲁滨逊跟资本主义没关系》,《饕餮经济学#7:互惠圈如何塑造人性?

@whigzhou: 神经生物学家Eric Kandel(维也纳长大的犹太人)在回忆录里说,他在二战后回欧洲时,在欧洲(特别是法国)知识圈里仍能感觉到无处不在的强烈反犹倾向

@whigzhou: 我觉得西方知识/文艺界对以色列的厌恶,背后仍是(虽不是全部)反犹传统,只是现在他们不敢这么说而已

@jc一生红白: 其实偶只是搞不清楚为啥在以色列大部分犹太人是右翼,但在美国知识界,为啥犹太人大多是左翼?

@whigzhou: 混进知识圈的犹太人反市场甚至反犹都很多见,急于洗刷身上的铜臭吧?据说内贾德也有犹太血统,所以反犹尤其起劲,跟毛右的儿女们挺毛表决心一样起劲

@jc一生红白: 回复@whigzhou:那是心虚吧,自卑倾向过了头。。。

@whigzhou: 嗯,是这意思,洗刷历史和出身污点的需要

@sonicblue_nju: 传说有犹太血统洗刷得最带劲的不是元首么……

@whigzhou: 是吗?这个我倒没听说 @黄章晋ster

@threent: Norman Finkelstein

@whigzhou: 这哥们就太直白了

【后记】

将反犹直接归诸反商业传统,过于简单化了,实际上好多因素纠缠在一起,互为因果:犹太人保持自己信仰,因而被视为异教徒,无法融入封建欧洲的常规社会结构,因而无法从事封建社会主业(农民和武士),因为后者需要构成了该社会之结构基础的封建契约和依附关系,于是只能从事末业(手工业/商业/金融/中介等),这样的职业传统令其长期游离在主流社会之外,更难以融入……

其实问题主要出在主流社会这一边,犹太人只是传统农业社会的制度结构与维系它的伦理系统之间的内在冲突的牺牲品,因为传统社会需要种种末业,但其伦理系统又无法容纳这些末业,所以必须有一个贱民等级来履行这些功能,犹太人的流散状态和异教身份令其恰好适合扮演这一角色,这一点对照中国社会更清楚:中国社会没有类似犹太人的族群,但也创造出了贱籍。

至于传统伦理为何无法容纳诸末业,这就又回到我的结论了:因为这些末业更偏于非人格化交易,而主业则更多处于人格化交易安排之中。

相关文章

标签: | | |
4383
【2012-06-24】 @喂羊的月亮熊 刚看了a dangerous method。希特勒为什么要杀尤太人?斯大林也杀尤太人?希特勒为什么要说尤太人就是布尔什维克?@whigzhou @whigzhou: 反犹主义传统在西欧非常古老深厚,对犹太人的驱逐屠杀从狮心王理查就开始了,希特勒只是最近的一个,斯大林杀,沙皇也杀,我看都是普遍反商业倾向的一种表现 @whigzhou: 种种阴谋论只是借口和宣传工具,背后都是反商业反市场,对非人格化交易的厌恶,帝国的本末之分/重农抑商/将商人列入贱籍,好莱坞的反资本主义,背后心理都一样,参阅《鲁滨逊跟资本主义没关系》,《饕餮经济学#7:互惠圈如何塑造人性?》 @whigzhou: 神经生物学家[[Eric Kandel]](维也纳长大的犹太人)在回忆录里说,他在二战后回欧洲时,在欧洲(特别是法国)知识圈里仍能感觉到无处不在的强烈反犹倾向 @whigzhou: 我觉得西方知识/文艺界对以色列的厌恶,背后仍是(虽不是全部)反犹传统,只是现在他们不敢这么说而已 @jc一生红白: 其实偶只是搞不清楚为啥在以色列大部分犹太人是右翼,但在美国知识界,为啥犹太人大多是左翼? @whigzhou: 混进知识圈的犹太人反市场甚至反犹都很多见,急于洗刷身上的铜臭吧?据说内贾德也有犹太血统,所以反犹尤其起劲,跟毛右的儿女们挺毛表决心一样起劲 @jc一生红白: 回复@whigzhou:那是心虚吧,自卑倾向过了头。。。 @whigzhou: 嗯,是这意思,洗刷历史和出身污点的需要 @sonicblue_nju: 传说有犹太血统洗刷得最带劲的不是元首么…… @whigzhou: 是吗?这个我倒没听说 @黄章晋ster @threent: Norman Finkelstein @whigzhou: 这哥们就太直白了 【后记】 将反犹直接归诸反商业传统,过于简单化了,实际上好多因素纠缠在一起,互为因果:犹太人保持自己信仰,因而被视为异教徒,无法融入封建欧洲的常规社会结构,因而无法从事封建社会主业(农民和武士),因为后者需要构成了该社会之结构基础的封建契约和依附关系,于是只能从事末业(手工业/商业/金融/中介等),这样的职业传统令其长期游离在主流社会之外,更难以融入…… 其实问题主要出在主流社会这一边,犹太人只是传统农业社会的制度结构与维系它的伦理系统之间的内在冲突的牺牲品,因为传统社会需要种种末业,但其伦理系统又无法容纳这些末业,所以必须有一个贱民等级来履行这些功能,犹太人的流散状态和异教身份令其恰好适合扮演这一角色,这一点对照中国社会更清楚:中国社会没有类似犹太人的族群,但也创造出了贱籍。 至于传统伦理为何无法容纳诸末业,这就又回到我的结论了:因为这些末业更偏于非人格化交易,而主业则更多处于人格化交易安排之中。


已有16条评论

  1. szgz @ 2013-01-08, 20:59

    请问什么是人格化交易和非人格化交易?

    [回复]

    辉格 回复:

    差别在于交易者(A)是否将对方(B)的个人信息(包括A与B的交往史和B与A所认识的其他人的交往史)作为交易条件的一部分加以考虑。具体可参见我的《饕餮经济学》系列和萨林斯的《石器时代经济学》

    [回复]

  2. ee21 @ 2013-01-09, 09:36

    其实犹太人这个定义在西方已经模糊化了,许多犹太人都不知道自己是犹太人,定义上的非犹太人反而自称是犹太人

    [回复]

    辉格 回复:

    犹太身份本来就是宗教/文化上的,自己不认就不是,“定义上的非犹太人”是指什么呢?

    [回复]

    ee21 回复:

    传统上犹太人的定义:信犹太教或者母亲是犹太人,不满足上述条件的就不是,但是许多不满足这个条件的也自称是。许多出生在犹太家庭的人因为家里不信犹太教,也不见得知道自己是犹太人。所以关于犹太人的数量不同的统计经常能得出不同的结论

    [回复]

  3. 湍流の梦想 @ 2013-01-11, 17:24

    很有启发性的文章,但我不尽同意。

    “末业”?业本无先后,需求过剩的就是首业,需求不足的就是末业。

    有些行业被归于末业,我认为主要是收税有困难,古代没有控制大部分金钱流转的银行体系,对官府来说信息不透明,估计很多行业不容易收到合理的税收,于是被归于末业。另一个可能就是某些末业的发展可能会威胁到统治者,比如古代中国的海商业,于是被打压,甚至有海禁。

    [回复]

    辉格 回复:

    “对官府来说信息不透明”这个标准似乎不能用来区分本末,比如官妓,持牌照公开营业,支付牌照费,但显然难脱末业身份。

    [回复]

    湍流の梦想 回复:

    娼妓,不论是否官办,都有传染疾病的问题,且古代常无法治疗。我认为这个原因导致它属于“末业”。

    重点不是信息是否透明,而是官府能否收到合理的税收,这是关键的分析点。古代重农抑商其实是件很奇怪的事,因为商业肯定对国家有好处。我思考的结果是古代缺乏对商业收合理税收的技术能力,所以倾向于打压。也许这“打压”也有设法强行收税的意味在里面。

    [回复]

    zhang3 回复:

    从人格化互惠机制vs非人格化交易这个角度来看,中国传统社会的伦理基于人格化的互惠机制,而商业所产生的流动人口往往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会在行为规范上和主流社会伦理产生相当的距离甚至是不兼容,(读书太少例子举不出来,但猜测可能包括孝道,科举,家族内的互助等等),也许正是这一点带来人们一方面离不开,另一方面又从道德上歧视这个阶层及相关行业.

    [回复]

    湍流の梦想 回复:

    “古代重农抑商其实是件很奇怪的事,因为商业肯定对国家有好处”,这个是要点。从进化论的角度,需要解释为什么一个有益的东西被打压。所谓文化因素,在进化论面前,最多只是表面的一层皮,我们要看的是实质。由此出发,某天我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个合理税收的角度。合理指不太多也不太少。

    [回复]

    辉格 回复:

    江湖义气比孝道更典型,为了兄弟可以去偷去抢去杀人放火,高度人格化,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全看我们独特交往史,而不是非人格化的普遍规则,这里的伦理排序是按对方与自己的关系而定,不是按原则的高低而定

    [回复]

    辉格 回复:

    古人对此其实也有所意识,所以有所谓“大义”、“私义”和“妇人之仁”之分。

    [回复]

    回复:

    妓女也是非人格化交易的典型职业,也许是最早的职业。

    [回复]

    辉格 回复:

    另外,我使用这个词没有贬义,其实我一般都很少关心词汇的褒贬(除骂人和被骂外),所以不会像其他作者那样,为避免褒贬意味而创造新词,以求“中性”,那样太麻烦,若旧词指称有效,不妨用之。

    [回复]

  4. 辉格 @ 2013-01-12, 04:37

    良贱制度在晚唐开始松动(坊市制度也于此时开始崩溃),到北宋已名存实亡,赵彦卫说《刑统》中的相关规定“皆汉唐旧文……不可为训,皆当删去”,真宗也有“今之僮使,本雇佣良民”语,此时正是市场繁荣之际,明代市场倒退,贱籍制度又有恢复,直至清雍正正式废止。

    [回复]

    辉格 回复:

    几篇相关文章:
    戴建国:“主仆名分”与宋代奴婢的法律地位——唐宋变革时期阶级结构研究之一 http://t.cn/zjBQLIl
    李天石:唐宋奴婢的雇佣化趋势与中古良贱制的消亡 http://t.cn/zjBQyWZ
    李天石的另一篇: http://t.cn/zjBQteL
    张国刚:论“唐宋变革”的时代特征 http://t.cn/zjBQUTU
    郑定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