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文#1:灾区物价切莫管制

(按:所幸,事后看来,此文纯属多余。)

灾区物价切莫管制
辉格
2008年5月15日

当前,汶川震灾的救援正进入高潮,在搜救和治疗的高峰过后,灾区面临的下一个问题将是物资短缺。警惕的人们已经开始提醒我们:黑心商人是否又要乘机发国难财,利用短缺抬高物价大捞一票?就在去年冬天的那场冰雪灾难中,被封堵在路上的人们曾负担了10元一个的鸡蛋和50元一碗的方便面。于是在前天,发改委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加强灾区价格监管,……要坚决打击趁灾害之机,哄抬盒饭、方便面、饼干、矿泉水等必需品价格,牟取暴利的行为。”

在灾区特殊时期施行价格管制,看上去天经地义,可惜,这是个古老的错误。在亚当·斯密写作《国富论》之前两百多年,冯梦龙就洞察了其中的道理,他写道:

两浙旱蝗,米价踊贵,饥死者相望。诸州皆榜衢路立告赏,禁人增米价。[冯批:俗吏往往如此。]公独榜通衢,令有米者增价粜之。于是米商辐辏,米价更贱。
[冯述评]大凡物多则贱,少则贵。不求贱而求多,真晓人也。(《智囊·卷八经务·赵抃》)

无论为一份盒饭摘下钻戒者多么不情愿,无论索要这钻戒者看上去多么贪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这份盒饭在那一刻救了买家的命,而这位卖家在最需要的时候,最需要的地点,把这份救命的盒饭送到了最需要它的人手里。在这一点上,他和那些高尚的志愿救助者没有差别,所不同的是,他没有高尚到放弃对此索要金钱报酬。志愿者从自己良心的安宁,从旁人赞誉的目光,或者从他的上帝的注视中,得到了他认为值得为之付出的报偿,而我们这位不够高尚的卖家,或许是冰封道路侧旁的某个村民,则宁愿选择金钱作为酬报,是否因此就该惩罚他?

价格是指引人们行动的信号,当灾难造成匮乏,如果无偿捐助不足,就该听任高价格信号去指引趋利而动的人们向灾区送去急需的物资。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高价刺激之下,商人们常常以惊人的想象力完成看似不可能的任务。此时施行价格管制,无异于向他们宣布:你可以去帮助受困者,但别指望拿到一文钱,或许还会因此受到惩罚。

或许有人会说,我们相信人类的慈善之心,无偿捐助将是足够的,果真如此——我也希望如此——,那些指望赚取暴利的投机商就会赔个血本无归,因为当他们费尽心思把货物运到灾区后,将发现他们竞争者的供货价格是零,灾民自然不会傻到弃免费救助品不取而买他们的高价货。如此,何须劳驾发改委操心去管制物价打击奸商?

相反,如果无偿捐助不足,那么商业供应就是必须的,其缺乏可能是致命的,而商业供应只有在得到足够激励时才会发生,不够高尚的卖家不会因为价格管制的施行就变得高尚起来。无论如何,商业供应不会排挤和减少无偿捐助,因为它在价格上毫无优势,相反,商业供应会被无偿捐助所排挤。所以,我们大可不必为商业供应而担心,它只是在弥补无偿捐助的不足。生命无价,何不多留一条救人之路?仅仅因为这条路上将要铺撒一些臭钱?更何况它与其他道路丝毫不冲突。

实际上,对于投机奸商,旁观者往往比当事人更加义愤填膺,可以理解,在满怀慈悲之心的善良人们眼中,奸商的铜臭玷污了灾难救助这一高尚的事业,在审美上,这是难以接受的。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斗胆劝一句,在动手扼杀投机奸商之前,想一想是否会因此而扼杀了大批灾民的生路?当自然正在无情地蹂躏着生灵之际,在人类的慈善足以挽救每一条生命之前,可否暂且放下你的审美偏好,让庸俗和贪利者也参加到这场救人的奔走之中?

相关文章

标签: |
406

(按:所幸,事后看来,此文纯属多余。)

灾区物价切莫管制
辉格
2008年5月15日

当前,汶川震灾的救援正进入高潮,在搜救和治疗的高峰过后,灾区面临的下一个问题将是物资短缺。警惕的人们已经开始提醒我们:黑心商人是否又要乘机发国难财,利用短缺抬高物价大捞一票?就在去年冬天的那场冰雪灾难中,被封堵在路上的人们曾负担了10元一个的鸡蛋和50元一碗的方便面。于是在前天,发改委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加强灾区价格监管,……要坚决打击趁灾害之机,哄抬盒饭、方便面、饼干、矿泉水等必需品价格,牟取暴利的行为。”

在灾区特殊时期施行价格管制,看上去天经地义,可惜,这是个古老的错误。在亚当·斯密写作《国富论》之前两百多年,冯梦龙就洞察了其中的道理,他写道:

两浙旱蝗,米价踊贵,饥死者相望。诸州皆榜衢路立告赏,禁人增米价。[冯批:俗吏往往如此。]公独榜通衢,令有米者增价粜之。于是米商辐辏,米价更贱。
[冯述评]大凡物多则贱,少则贵。不求贱而求多,真晓人也。(《智囊·卷八经务·赵抃》)

无论为一份盒饭摘下钻戒者多么不情愿,无论索要这钻戒者看上去多么贪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这份盒饭在那一刻救了买家的命,而这位卖家在最需要的时候,最需要的地点,把这份救命的盒饭送到了最需要它的人手里。在这一点上,他和那些高尚的志愿救助者没有差别,所不同的是,他没有高尚到放弃对此索要金钱报酬。志愿者从自己良心的安宁,从旁人赞誉的目光,或者从他的上帝的注视中,得到了他认为值得为之付出的报偿,而我们这位不够高尚的卖家,或许是冰封道路侧旁的某个村民,则宁愿选择金钱作为酬报,是否因此就该惩罚他?

价格是指引人们行动的信号,当灾难造成匮乏,如果无偿捐助不足,就该听任高价格信号去指引趋利而动的人们向灾区送去急需的物资。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高价刺激之下,商人们常常以惊人的想象力完成看似不可能的任务。此时施行价格管制,无异于向他们宣布:你可以去帮助受困者,但别指望拿到一文钱,或许还会因此受到惩罚。

或许有人会说,我们相信人类的慈善之心,无偿捐助将是足够的,果真如此——我也希望如此——,那些指望赚取暴利的投机商就会赔个血本无归,因为当他们费尽心思把货物运到灾区后,将发现他们竞争者的供货价格是零,灾民自然不会傻到弃免费救助品不取而买他们的高价货。如此,何须劳驾发改委操心去管制物价打击奸商?

相反,如果无偿捐助不足,那么商业供应就是必须的,其缺乏可能是致命的,而商业供应只有在得到足够激励时才会发生,不够高尚的卖家不会因为价格管制的施行就变得高尚起来。无论如何,商业供应不会排挤和减少无偿捐助,因为它在价格上毫无优势,相反,商业供应会被无偿捐助所排挤。所以,我们大可不必为商业供应而担心,它只是在弥补无偿捐助的不足。生命无价,何不多留一条救人之路?仅仅因为这条路上将要铺撒一些臭钱?更何况它与其他道路丝毫不冲突。

实际上,对于投机奸商,旁观者往往比当事人更加义愤填膺,可以理解,在满怀慈悲之心的善良人们眼中,奸商的铜臭玷污了灾难救助这一高尚的事业,在审美上,这是难以接受的。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斗胆劝一句,在动手扼杀投机奸商之前,想一想是否会因此而扼杀了大批灾民的生路?当自然正在无情地蹂躏着生灵之际,在人类的慈善足以挽救每一条生命之前,可否暂且放下你的审美偏好,让庸俗和贪利者也参加到这场救人的奔走之中?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