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都拉斯军方给我们上了堂宪政课

他们近乎完美的演示了维护宪政机制的一种可能途径,尽管宪政在洪都拉斯远非完美,离理想状态还很远,但军方的这次行动,让该国更接近而非远离宪政。

这是一次多年来罕见的合理而干净的政变,相比之下,几年前泰国的那一次则无理且富有破坏性,然而,他们在国际舆论中得到的待遇却恰好相反,欧盟态度的对照尤为明显,这体现了国际政治伦理的堕落趋势。

我的结论基于以下几点观察:

1)军队以规则执行者的身份出现,而不是以政策对立者或纠纷仲裁者的身份出现,泰国政变是因为军方反对总理政策,而洪都拉斯政变是因为总统破坏宪政规则,并且该破坏事实并非军方自己认定,而是已被除总统本人之外的几乎所有政府分支——国会、选举委员会、最高法院——所确认,总统甚至已经被其所在政党抛弃。

2)军方的行动,解除了一个因破坏规则而导致的政治僵局,而不是打破一个正在有效运行的机制。

3)军方没有霸占权力,没有上台执政,甚至没有临时军管和军政府,他们将自己的作用限制在最小程度。

在美国这样成熟完备的宪政中,我们很少有机会观察到支撑宪政的基础结构的作用,这种观察机会只会出现在那些“边际事件”中,隐藏在底层的宪政基础结构,只有当它们遭到挑战、经受考验时,我们才能看清它究竟如何起作用,而在成熟宪政中,各方都小心翼翼的远离那些边界,这容易给我们造成幻觉,似乎宪政不需要基础,会自动顺利运行。

不妨想象一下,假如麦克阿瑟拒绝放下帅印,假如尼克松拒绝辞职并抗拒弹劾结果,假如戈尔拒不承认最高法院判决结果,假如佛蒙特果真宣布独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相关文章

标签: | |
370

他们近乎完美的演示了维护宪政机制的一种可能途径,尽管宪政在洪都拉斯远非完美,离理想状态还很远,但军方的这次行动,让该国更接近而非远离宪政。

这是一次多年来罕见的合理而干净的政变,相比之下,几年前泰国的那一次则无理且富有破坏性,然而,他们在国际舆论中得到的待遇却恰好相反,欧盟态度的对照尤为明显,这体现了国际政治伦理的堕落趋势。

我的结论基于以下几点观察:

1)军队以规则执行者的身份出现,而不是以政策对立者或纠纷仲裁者的身份出现,泰国政变是因为军方反对总理政策,而洪都拉斯政变是因为总统破坏宪政规则,并且该破坏事实并非军方自己认定,而是已被除总统本人之外的几乎所有政府分支——国会、选举委员会、最高法院——所确认,总统甚至已经被其所在政党抛弃。

2)军方的行动,解除了一个因破坏规则而导致的政治僵局,而不是打破一个正在有效运行的机制。

3)军方没有霸占权力,没有上台执政,甚至没有临时军管和军政府,他们将自己的作用限制在最小程度。

在美国这样成熟完备的宪政中,我们很少有机会观察到支撑宪政的基础结构的作用,这种观察机会只会出现在那些“边际事件”中,隐藏在底层的宪政基础结构,只有当它们遭到挑战、经受考验时,我们才能看清它究竟如何起作用,而在成熟宪政中,各方都小心翼翼的远离那些边界,这容易给我们造成幻觉,似乎宪政不需要基础,会自动顺利运行。

不妨想象一下,假如麦克阿瑟拒绝放下帅印,假如尼克松拒绝辞职并抗拒弹劾结果,假如戈尔拒不承认最高法院判决结果,假如佛蒙特果真宣布独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