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军队〉标签的文章(2)

洪都拉斯军方给我们上了堂宪政课

他们近乎完美的演示了维护宪政机制的一种可能途径,尽管宪政在洪都拉斯远非完美,离理想状态还很远,但军方的这次行动,让该国更接近而非远离宪政。

这是一次多年来罕见的合理而干净的政变,相比之下,几年前泰国的那一次则无理且富有破坏性,然而,他们在国际舆论中得到的待遇却恰好相反,欧盟态度的对照尤为明显,这体现了国际政治伦理的堕落趋势。

我的结论基于以下几点观察:

1)军队以规则执行者的身份出现,而不是以政策对立者或纠纷仲裁者的身份出现,泰国政变是因为军方反对总理政策,而(more...)

标签: | |
370

他们近乎完美的演示了维护宪政机制的一种可能途径,尽管宪政在洪都拉斯远非完美,离理想状态还很远,但军方的这次行动,让该国更接近而非远离宪政。

这是一次多年来罕见的合理而干净的政变,相比之下,几年前泰国的那一次则无理且富有破坏性,然而,他们在国际舆论中得到的待遇却恰好相反,欧盟态度的对照尤为明显,这体现了国际政治伦理的堕落趋势。

我的结论基于以下几点观察:

1)军队以规则执行者的身份出现,而不是以政策对立者或纠纷仲裁者的身份出现,泰国政变是因为军方反对总理政策,而洪都拉斯政变是因为总统破坏宪政规则,并且该破坏事实并非军方自己认定,而是已被除总统本人之外的几乎所有政府分支——国会、选举委员会、最高法院——所确认,总统甚至已经被其所在政党抛弃。

2)军方的行动,解除了一个因破坏规则而导致的政治僵局,而不是打破一个正在有效运行的机制。

3)军方没有霸占权力,没有上台执政,甚至没有临时军管和军政府,他们将自己的作用限制在最小程度。

在美国这样成熟完备的宪政中,我们很少有机会观察到支撑宪政的基础结构的作用,这种观察机会只会出现在那些“边际事件”中,隐藏在底层的宪政基础结构,只有当它们遭到挑战、经受考验时,我们才能看清它究竟如何起作用,而在成熟宪政中,各方都小心翼翼的远离那些边界,这容易给我们造成幻觉,似乎宪政不需要基础,会自动顺利运行。

不妨想象一下,假如麦克阿瑟拒绝放下帅印,假如尼克松拒绝辞职并抗拒弹劾结果,假如戈尔拒不承认最高法院判决结果,假如佛蒙特果真宣布独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饭文#2: 垄断意味着高工资?

垄断意味着高工资?

辉格 2008年1月15日

最近,有关中石化要涨工资的传闻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这似乎又一次证实了人们的一个印象:垄断总是和高工资联系在一起。

是的,从电力、移动、石油,到新华书店、电视台和火葬场,垄断企业总是让人垂涎和眼红,这从年轻人求职和择偶的倾向中就不难看出。

乍一看,似乎顺理成章:垄断给企业带来高额利润,那里的员工自然也多少沾点光。但如果仔细想想,这里的逻辑其实有问题:获得垄断利润的是企业,它为什么要拿出来分给员工?要知道工资是成本的一部分,而企业追求的是利润,多发工资就是减少利润。更令人惊奇的是,如果我们用通常的经济学理论来分析,与竞争性企业(more...)

标签: | | | | |
654
垄断意味着高工资? 辉格 2008年1月15日 最近,有关中石化要涨工资的传闻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这似乎又一次证实了人们的一个印象:垄断总是和高工资联系在一起。 是的,从电力、移动、石油,到新华书店、电视台和火葬场,垄断企业总是让人垂涎和眼红,这从年轻人求职和择偶的倾向中就不难看出。 乍一看,似乎顺理成章:垄断给企业带来高额利润,那里的员工自然也多少沾点光。但如果仔细想想,这里的逻辑其实有问题:获得垄断利润的是企业,它为什么要拿出来分给员工?要知道工资是成本的一部分,而企业追求的是利润,多发工资就是减少利润。更令人惊奇的是,如果我们用通常的经济学理论来分析,与竞争性企业相比,垄断企业恰恰会降低而不是提高工资,原因是:垄断企业在获得某些产品和服务的卖方垄断地位的同时,往往意味着也获得了某些相关技术和劳动力资源的买方垄断地位,而企业可以凭借这种买方垄断地位来压低工资。 比如,电表修理是门技术活儿,如果电力行业是充分竞争的,那么电表修理工的雇佣市场也将是充分竞争的,一个修理工可以将自己的劳动卖给出价最高的企业;相反,如果电力行业由一家企业垄断,那么电表修理工的潜在雇主也就只剩下一个,而修理工却有很多,这大大降低了修理工在雇佣市场上的谈判地位——此处不留爷,便无留爷处了——,从而降低他们的工资水平。 前几年,何氏家族刚刚结束了其在澳门的赌博业垄断权,如果我的分析是对的,那么可以料想,随着澳门竞争引入赌博业,赌场发牌员的相对工资水平会提高,可惜我找不到有关数据,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去试试。 分析看上去没错,但供电局和火葬场的高工资却是明摆着的事实,怎么回事? 莫非我们身边的这些垄断企业并不寻求利润最大化? 是的,答案就在这里,垄断利润仅仅为高工资提供了可能性,而提高工资的动力则来自别的某种东西。奥妙在于,在这个国家,我们看到的垄断企业都是国企,严格的说,国企不是企业,它有自己独特的运行方式。 那么,为什么垄断的国企会牺牲部分垄断利润来提高工资?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仔细看看国企到底是什么? 从物的角度看,国企是被一群人占据的一堆东西,这些人能从他们占据的这些东西里取得收益,收益的大小依各人在其中的地位而不同,但是,对于其中任何一个特定的成员,没人知道,这样的占据和获益还能持续多久。 从人的角度看,国企是按等级结构组织在一起的一群人,他们从属于一个更大的等级结构,一方面,他们要利用上面那堆东西去完成上级结构交付的任务,另一方面,他们被要求利用那堆东西自行维持开支和获取报酬。 这样的描述让我很自然地想起了古代的军队,在现代军事体系和后勤系统发展之前,军队便是如此行事。一支军队同样会按等级结构组织起来,同样受更高的等级结构控制,同样会被赋予一个任务,同样被要求自行利用上级划定的战区资源解决其后勤供应和官兵报酬。注意:战区并非永久性封地,同样,没人知道他们会在这里呆多久。 有了结构上如此惊人的相似,我们就不必为这两种组织(国企和古代军队)拥有相似的激励机制而惊讶了。古代军人沿着内部等级结构而升迁,国企员工也是;古代军官依靠下级的个人忠诚而执行任务,国企经理也是;古代军官用战利品犒赏下级来维持这种忠诚,国企经理也是;古代军官借助下级拥戴而晋升,国企经理也是;古代军官获得战利品就地瓜分,慷慨豪爽,国企经理也是。 改革开放以前,国企们龟缩一隅,死气沉沉,如同在京城闭门操练的御林军,鲜有战利品可分;九十年代改制之际,大批国企奄奄一息,如同在戈壁苟延残喘的驻屯军,粮草堪忧,谈何饷银;如今市面繁荣,垄断国企已将战区瓜分底定,正是论功犒赏,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好时光。 Underst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