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文]城市排外情绪不可助长

城市排外情绪不可助长
辉格
2012年12月11日

半年多来在微博上主张异地考试和入学权利的占海特,因为全家与观点相异者约辩而突遭横祸,先是父亲被警方拘捕,接着房东又在警方和居委会压力下要求收房,不仅学没上成,眼看着全家要被逐出上海;警方对此事的处理颇不明智,硬把一场民间和平争议变成了官民冲突,而且惩罚约辩双方中的一方,是对另一方的鼓励,是在助长后者所表现出的蛮横无理和极具攻击性的排外情绪。

近年来,在几大都市中,一股排斥甚至仇视外地移居者的情绪正在悄然生长,尽管还算不上主流,但已颇成气候,而且看来正在获得政策影响力,这是个不祥的信号;那些叫嚣“外地蝗虫滚出上海”的户口本迷恋者,忘记了一个道理,若没有过去几十年的地区间市场开放和人口自由流动,就不会有这些大都市今天的繁荣,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这一繁荣的受益者。

上述繁荣大幅提升了各种地方性资源的市场价值,包括土地、就业机会、人脉资源、信息资源和语言优势,当然,确实可能有一些人,恰好不拥有或未能恰当利用上述任何一种资源,而同时却承受了更高的消费价格和生活成本,但那是极个别的,而且多半是因为自己的错误决策,挥霍或错失了曾经拥有的机会。

每个社会都会有一些失败者,但即便是失败者,大都市失败者的处境也要比乡村和城镇失败者的好得多,这也是为何最贫困者大都宁愿挤在大城市贫民窟而不是流落到乡镇和小城市的缘故;不过,可以相信,那些鼓吹排外的人,多半倒并非失败者,他们只是习惯性的作出了错误归因,把改善都归因于自己的禀赋、努力、明智和好运气,而把承受的代价都归因于他所不喜欢的变化和新事物。

一种为排外主张辩护的理由是,一个地区的居民有权阻止外人进入他们的领地,正如国家可以建立边境管制而阻止外国人进入;假如城市是由居民基于业主权利通过订立契约而建立的自治社区组织,它这么做确实有其正当性,但国内城市的制度背景与之风马牛不相及,那里既没有业主自治组织,也没有排他性的业主契约,实际上那里的居民根本没有完整的业主资格,这些城市只是些政府所划分的行政区域而已。

至于引起纷争的外来移居者对当地公共资源的挤占,同样不能成为排外的理由,这些资源是由纳税人所缴纳的税金而不是由业主按其产权份额缴纳的物业费所建立和维持的,而外来居民同样是当地的纳税人,而且税负是依收入和经营规模而分摊,并非依户口本按人头征收,因而外来者有着完全正当的理由,要求获得使用这些资源的同等机会。

当然,假如国内城市曾拥有另一种制度背景,或者未来获得另一种制度发展的机会,那或许会出现一些具有强烈排外倾向的文化保守型城市,比如在业主契约里规定业主不得向不符合某些条件的外人出售或出租房屋,学校不得接受社区外学生,企业不得雇佣社区外雇员,等等,此类规定虽限制了居民的选择机会,但这种限制是他们在订立契约时自愿接受的,因而不失其正当性。

但很明显,选择此种制度的城市注定是小型的,不可能发展为拥有数百上千万人口的繁荣都市,而一旦城市已经发展到这样的规模,它再也没有机会退回到封闭排外状态了,因为众多受益于其繁荣开放的居民不会答应;封闭保守社区有其价值,也是多元开放社会的一部分,它可以为那些因宗教或价值观的理由而对居住环境有着特殊偏好的人们提供一个文化避难所。

实际上,尽管我们听到许多对外地人挤占教育资源的抱怨,却从未听到有人抱怨外人挤占餐馆座位,这是因为办学机会的不开放,教育资源的供给因制度障碍而未能对需求的迅猛增长做出反应,也是因为教育资源由政府所垄断和支配,因而无端制造了不必要的排外情绪,假如教育资源像餐馆座位一样由市场机制创造和分配,人们也就同样找不到抱怨的理由。

 

相关文章

标签: | | |
4299
城市排外情绪不可助长 辉格 2012年12月11日 半年多来在微博上主张异地考试和入学权利的占海特,因为全家与观点相异者约辩而突遭横祸,先是父亲被警方拘捕,接着房东又在警方和居委会压力下要求收房,不仅学没上成,眼看着全家要被逐出上海;警方对此事的处理颇不明智,硬把一场民间和平争议变成了官民冲突,而且惩罚约辩双方中的一方,是对另一方的鼓励,是在助长后者所表现出的蛮横无理和极具攻击性的排外情绪。 近年来,在几大都市中,一股排斥甚至仇视外地移居者的情绪正在悄然生长,尽管还算不上主流,但已颇成气候,而且看来正在获得政策影响力,这是个不祥的信号;那些叫嚣“外地蝗虫滚出上海”的户口本迷恋者,忘记了一个道理,若没有过去几十年的地区间市场开放和人口自由流动,就不会有这些大都市今天的繁荣,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这一繁荣的受益者。 上述繁荣大幅提升了各种地方性资源的市场价值,包括土地、就业机会、人脉资源、信息资源和语言优势,当然,确实可能有一些人,恰好不拥有或未能恰当利用上述任何一种资源,而同时却承受了更高的消费价格和生活成本,但那是极个别的,而且多半是因为自己的错误决策,挥霍或错失了曾经拥有的机会。 每个社会都会有一些失败者,但即便是失败者,大都市失败者的处境也要比乡村和城镇失败者的好得多,这也是为何最贫困者大都宁愿挤在大城市贫民窟而不是流落到乡镇和小城市的缘故;不过,可以相信,那些鼓吹排外的人,多半倒并非失败者,他们只是习惯性的作出了错误归因,把改善都归因于自己的禀赋、努力、明智和好运气,而把承受的代价都归因于他所不喜欢的变化和新事物。 一种为排外主张辩护的理由是,一个地区的居民有权阻止外人进入他们的领地,正如国家可以建立边境管制而阻止外国人进入;假如城市是由居民基于业主权利通过订立契约而建立的自治社区组织,它这么做确实有其正当性,但国内城市的制度背景与之风马牛不相及,那里既没有业主自治组织,也没有排他性的业主契约,实际上那里的居民根本没有完整的业主资格,这些城市只是些政府所划分的行政区域而已。 至于引起纷争的外来移居者对当地公共资源的挤占,同样不能成为排外的理由,这些资源是由纳税人所缴纳的税金而不是由业主按其产权份额缴纳的物业费所建立和维持的,而外来居民同样是当地的纳税人,而且税负是依收入和经营规模而分摊,并非依户口本按人头征收,因而外来者有着完全正当的理由,要求获得使用这些资源的同等机会。 当然,假如国内城市曾拥有另一种制度背景,或者未来获得另一种制度发展的机会,那或许会出现一些具有强烈排外倾向的文化保守型城市,比如在业主契约里规定业主不得向不符合某些条件的外人出售或出租房屋,学校不得接受社区外学生,企业不得雇佣社区外雇员,等等,此类规定虽限制了居民的选择机会,但这种限制是他们在订立契约时自愿接受的,因而不失其正当性。 但很明显,选择此种制度的城市注定是小型的,不可能发展为拥有数百上千万人口的繁荣都市,而一旦城市已经发展到这样的规模,它再也没有机会退回到封闭排外状态了,因为众多受益于其繁荣开放的居民不会答应;封闭保守社区有其价值,也是多元开放社会的一部分,它可以为那些因宗教或价值观的理由而对居住环境有着特殊偏好的人们提供一个文化避难所。 实际上,尽管我们听到许多对外地人挤占教育资源的抱怨,却从未听到有人抱怨外人挤占餐馆座位,这是因为办学机会的不开放,教育资源的供给因制度障碍而未能对需求的迅猛增长做出反应,也是因为教育资源由政府所垄断和支配,因而无端制造了不必要的排外情绪,假如教育资源像餐馆座位一样由市场机制创造和分配,人们也就同样找不到抱怨的理由。  


已有29条评论

  1. 奇寂 @ 2012-12-14, 14:55

    有几个问题:
    1、涉嫌透漏税的占家父母的孩子是否有权利用上海的教育资源?尤其是在当前高校的经费是由中央教育局和地方政府各付一半的大背景下?
    2、占家父母违反计划生育多生孩子,几乎没有收到惩治的同时,侵占了更多的公共资源,这是否是对于遵纪守法的市民不公平?
    3、教育资源的垄断和税务拨款是否从事实上增加(而不是减少)了孩子(尤其是贫困孩子)的就学机会?若是完全市场化,难道不会造成失学儿童更多吗?

    [回复]

    DavidTang 回复:

    1,父母有问题就一定要限制孩子受教育权利?两回事吗。即使孩子是个孤儿,她在上海生活,也应该在上海接受教育,参加考试。
    2,记住,父母违法你可以惩罚父母。孩子没有自主选择权,他们是无辜的,社会必须为他们提供公平机会,除非这个社会是邪恶的。
    3,中国显然对贫困孩子不公,对他们的投入太少,你看看贫苦地区孩子的就学条件就知道。而城乡二元户籍制度的目的就是盘剥农村地区以支持城市工业的发展。

    [回复]

    奇寂 回复:

    问题1 是针对:
    “这些资源是由纳税人所缴纳的税金而不是由业主按其产权份额缴纳的物业费所建立和维持的,而外来居民同样是当地的纳税人,而且税负是依收入和经营规模而分摊,并非依户口本按人头征收,因而外来者有着完全正当的理由,要求获得使用这些资源的同等机会。”
    那么,如果外来居民并没有在当地纳税,是否有正当的理由获得相应资源?

    问题2 的主旨在于:什么是公平?对一部分人的公平是否会造成对另一部分人的不公平?在资源的分配上,遵纪守法的市民被不遵纪守法的市民侵占了?这样公平吗?我想讨论的不是排外,而是资源的分配。

    [回复]

  2. 501HIT @ 2012-12-14, 15:01

    赞这一段,一下就全清晰了,:
    实际上,尽管我们听到许多对外地人挤占教育资源的抱怨,却从未听到有人抱怨外人挤占餐馆座位,这是因为办学机会的不开放,教育资源的供给因制度障碍而未能对需求的迅猛增长做出反应,也是因为教育资源由政府所垄断和支配,因而无端制造了不必要的排外情绪,假如教育资源像餐馆座位一样由市场机制创造和分配,人们也就同样找不到抱怨的理由。

    ps:一楼那位回复之前看过原文没有。

    [回复]

  3. 无名 @ 2012-12-14, 18:50

    一楼是顺着微博过来的吗。很难想象海德沙龙的读者会问出问题3。

    如果这个市场化包括了废除强制教育(即义务教育),那倒很可能使“失学儿童”增加,但看问题3的前一句,很明显不是这个意思。

    [回复]

    ee21 回复:

    完全市场化导致失学儿童增加倒是很可能,但这不见得是坏事。完全市场化提高了教育费可能会改变不少人的概念学校教育并非必须。这就和许多人在不清楚食品安全情况下和清楚某种食品安全问题的情况下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一样

    [回复]

  4. 呵呵 @ 2012-12-14, 18:57

    敢情贵沙龙的人在外面吃饭的时候从来没见过为了餐馆位子吵架甚至打起来的例子啊….

    [回复]

  5. 呵呵 @ 2012-12-14, 19:09

    饭馆里如果产生位置纠纷, 双方如果说不同种语言, 下场往往恶化. 当然这是排外导致的而不是这种事情导致了排外.

    至于教育的市场化, 我无法做出准确预测, 不过考虑到中国的现状是优秀教育资源紧缺而不是教育资源紧缺, 以及内地人民对于十年寒窗后求仕途模式的热爱, 屌丝百姓对于教育市场化后自己孩子的态度及对于”市场化了上清北交复要一年两万学费”之类耸动标题党的抵抗力很值得担心.

    [回复]

    Wenhao 回复:

    倒是没有见过饭馆里的位置纠纷。首先座位都是服务员安排的,其次坐满了大家都会在外面排队。(当然可能我去过的饭馆不够多。。。)

    [回复]

  6. vagrs @ 2012-12-15, 10:51

    文章很好

    [回复]

  7. vagrs @ 2012-12-15, 10:57

    想把此文转帖,不知博主是否同意?

    [回复]

    辉格 回复:

    没问题啊 http://headsalon.org/copyright 谢谢~

    [回复]

  8. elfdemon @ 2012-12-15, 13:29

    地方自治是民主的基石. 一个地方的人, 有对外人说不的权力. 不能因为国内情况的特殊性, 就否定这个基本原则. 否则什么原则都可以因为所谓的 “特殊国情” 而否定了.

    [回复]

    辉格 回复:

    你认为那些国家的地方自治最好?这些国家的城市和地方排外吗?

    [回复]

    ee21 回复:

    地方主义可能是中国建立宪政结构唯一的机会了(虽然可能性也不大)。税收这个原则感觉不适合,因为即使是外国人也在间接承受中国的税收

    [回复]

    DavidTang 回复:

    地方自治也要看自治到哪个程度。如果是地方自治到独立城邦的程度,就像新加坡,外国人进入要护照。但他们对本国人也是要公平的,在新加坡工作的外国人也是有公平的权利的,他们的小孩也是可以接受教育的。何况上海不是独立城邦,只是中国的一个城市而已。

    [回复]

  9. elfdemon @ 2012-12-15, 16:29

    在美国, 你上非本州的州立大学, 你要交高出本地学生 3倍的学费. 这在中国不是被喷死了? 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几个中国反户籍人士知道? 排外如果是一种民意, 那就应当被尊重, 否则谈何民主? 那叫占据道德高地的暴政. 这道德优越主义, 你我再熟悉不过了吧? 这些共 x 主义, 奥巴马的种种社会主义式的政策, 哪个不是道德无比的 “高尚” 的? 结果呢?

    奥派是最尊重私有产权不可侵犯的, 不经主人允许决不能侵犯私人领地. 扩大到社区, 就是社区成员, 有自发的共同阻止他人未经允许进入社区的权力, 这就是地区自治的本意与精髓, 这才是真正的民主.反之, 以道德高帽子, 强行把居民不愿接受的人送入, 那就是对人权的极大侵犯, 是一种不可接受的暴政.

    我认为, 对地区自治的看法, 能看出是真奥派, 还是伪奥派.

    [回复]

    gaohan_cn 回复:

    不说别的打脸先。你知道在美国换一个州当本州人的程序是什么么?在一个州工作并居住一年,然后在所在州注册选民登记。就这么简单。相较于中国,就这么简单。

    在中国换户籍是个什么概念?我从江西九江换户口到上海是个什么过程?我从德克萨斯州换state residency到纽约州是什么过程?

    [回复]

  10. 海德沙龙(HeadSalon) » Blog Archive » [微言]迁徙自由 @ 2013-01-06, 00:33

    […] 【后记】不久前为我那篇《城市排外情绪不可助长》叫好的人会不会上门把我劈死啊? […]

  11. zaeneas @ 2013-01-06, 02:20

    实际上,尽管我们听到许多对外地人挤占教育资源的抱怨,却从未听到有人抱怨外人挤占餐馆座位
    那么你觉得香港的原因呢?

    [回复]

  12. 小橘子 @ 2013-01-06, 03:32

    但很明显,选择此种制度的城市注定是小型的,不可能发展为拥有数百上千万人口的繁荣都市,而一旦城市已经发展到这样的规模,它再也没有机会退回到封闭排外状态了,因为众多受益于其繁荣开放的居民不会答应;

    ====================

    联系《迁徙自由》那篇文章看,这个结论真不一定。把美国看成这个社区,他们的代议政策决定就是移民管制。即使全民公决,也不大可能取消移民管制。

    事实上,问题在于移民政策是否应当成为公共政策。

    那种事先订立契约的自治社区,相当于全体同意。这种情况在现实中很少见。更常见的是,对于既有公共福利的分配方式不能达成全体一致时,该怎么办?把公共福利分给纳税者,而不是定居者,并不显得更合理,毕竟公共福利本意就是帮助穷人而不是纳税者的。这时,解决方案难免要滑向“减少社会福利,避免公共选择”那个方向去。

    [回复]

    ee21 回复:

    移民完全有可能是冲着某社区更好的安全保障,更高素质的居民去的,与公共福利不一定有直接关系。
    这里的问题在于是否应该以基于道德的或者某种功利的理由,推翻某个社区内的公共决策。
    比如美国的政策如果不符合某条自由主义(或者其他主义)原则,推翻其已形成的政治制度是否是合理的

    [回复]

    辉格 回复:

    实施一些移居管制有可能,不过我这句是直接针对上一节那种比移民管制严苛的多的限制的。

    [回复]

    小橘子 回复:

    哦,嗯。

    [回复]

  13. ee21 @ 2013-01-06, 10:25

    一个更近的例子香港地区经过一个被公众认可的公共决策程序(全民公决或者议会)通过了某些法律阻止大陆居民某种形式的进入,TG是否可以打着保护自由的名义推翻香港议会政府法院强行阻止该法律的实施。

    [回复]

  14. Moligaloo @ 2013-11-15, 15:24

    我记得叫那个女孩叫 占海特 吧?

    [回复]

    辉格 回复:

    嗯,谢谢纠正

    [回复]

  15. 完颜卜源 @ 2014-02-19, 02:11

    辉格兄,您到底是否支持主观主义呢?
    看您其他博文中的大多数,似乎是持支持的态度的。譬如,您反对福利主义政策,就是基于此。
    若果如此,那此文的逻辑基础似乎与之相悖。亦即,您如何知道像这句所说的“就不会有这些大都市今天的繁荣,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这一繁荣的受益者。”,成为所谓繁荣的受益者就会让他们的幸福感增加呢? 比如,我是一个大城市土著,我并不迷恋所谓的繁荣,而是痛心于家乡经济发展中环境的不可逆破坏。因此,“大都市今天的繁荣”就成了我痛苦的来源,因为我只希望我的家乡可以有蓝天白云,对于物质生活没有特殊的要求。那么,我是否有权利去持“排外”的立场呢?

    [回复]

    辉格 回复:

    价值是主观的,但会表现出来,因而旁人有机会观察到,我的判断正是基于观察而做出,当然,这一判断是可错的。

    所以,要么你是该判断的一个例外,要么我的判断错了。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