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碳排放、外部性与机会成本

【2011-07-18】

(我费老大劲都没能让@picniclin 同学理解机会成本的概念,好失败,不过,我想说的话说了就行)

@whigzhou: 饭文:建立碳排放产权应尊重既得利益 http://t.cn/apk96a

@picniclin:免费配额比拍卖配额效率低,免费配额对后进者不公平,而且在排放权已产生价格的情况下,免费拿到配额的企业等于白白拿到一笔碳资产;另外,欧盟对拍卖款项有具体规定,用在激励低碳技术等领域。当政策目标设定在减缓气候变暖上时,拍卖配额是更有效率的,有不少实证文章。

@whigzhou:回复@picnic_lin:“对后进者不公平”,先来先得原则要的就是这个嘛。免费配额为何效率低?若配额可自由交易,看不出与拍卖所得有啥区别

@picniclin:回复 @whigzhou:这与土地先到先得的产权不同啊,污染物或温室气体的排放交易体系的建立的理论基础是基于其外部性(如果你暂且认可这个概念的话),所以此环境政策目的一方面要对排放权进行有效配置,另一方面要根据污染者付费原则收钱来作为减缓污染和气候变暖的资金来源(若不从排放企业来,也得从其他税 (2011-7-18 09:32)

@whigzhou: 1)支持建立产权的理论基础都是成本/收益内化,土地不例外;2)内化+交易=“进行有效配置”,3)假如已经内化还要“资金来源”干嘛?

@picniclin:回复 @whigzhou:另外,排放权的产权属性比土地弱很多,最成功的排放权交易酸雨计划的法律基石清洁空法案修正案明确定义了排放权不是Property rights,有人说这只是行政许可,有人说算用益物权,总之是一种可交易的不完全产权形式。产权的不完权不会影响其交易,只不过市场会根据其稳定性和风险进行折价 (2011-7-18 09:41)

@whigzhou: 1)弱很多所以要强化嘛,2)清洁法在清洁上是很成功,在资源配置效率上呢?3)法案“明确定义”不等于正确合理

————————–

@picniclin:就像最后一段所说,新的制度建立无疑须尊重传统以减小阻力,所以排放交易体系建立之初多是以免费配额为主,欧盟体系明年也即第七个年头才逐步提高拍卖配额,而且制度设计早几年就已出台,欧洲本土企业对此有充足时间作出相应的市场预期。就航空业美也与欧有相应协定,中方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反应过慢所致

@whigzhou:回复@picnic_lin:为何要“逐步提高拍卖配额”?有啥好处?

@picniclin:回复 @whigzhou:为何免费配额效率更低?分配完交易环节自然与拍卖等同,关键在分配环节。一,分配的成本更高,要详细核算每家企业的历史排放量(这里没有土地的栅栏),然后每个欧盟国家每个所涉行业又会对分配扯皮增加了协商成本;二免费分配基于行政操作,透明性比公开市场差,寻租空间大

@whigzhou: 限额交易难道能避免这些环节啊?不核查怎么限啊?

@picniclin:回复 @whigzhou:三,如果企业因销量下降本已亏损,反而因有多余的碳资产可出售使其苟延,这对经济效率不利吧?总之,逐步提高拍卖配额的好处:拍卖可以提高系统的效率、透明性和简单性,并向低碳经济、低碳技术领域的投刺提供了更大的激励,同时防止免费配额成为意外之财windfall profit。

@whigzhou: 免费配额与购得配额成本相等,风落收入不影响理性决策

@whigzhou: 当然,风落收入可能导致非理性决策,但没有理由认为这种非理性具有特定偏向性

@picnic_lin:没付出代价怎么叫内部化呢?所谓外部成本内部化最终是反映在生产成本上啊,成本无变化怎么就能称作内部化了。

@whigzhou: 内化不内化与过去发生的事情无关,把公园变成你的私产,无论是卖是送,里面发生的污染就进了你的成本,碳排同理

@picnic_lin:没明白怎么同理了,比如我得到十万吨排放权,我不扩产,这些量就够用了,可是我还在排这么多,继续为变暖做贡献,可我因政府免费给我了,会计成本并不会增加。

@whigzhou: 那是你的会计不会记账,假如这份排放权市值1亿,无论捡来的还是买来的,都应记1亿

@whigzhou: 捡到或丢失东西只影响资本损益,不影响生产成本,这道理好像够浅显吧?

@whigzhou: 回复 @picnic_lin: 这么说吧,假设以前水不要钱随便用(用水成本C0=0),明天起凭票打水,每票1桶,从这一刻起,你的用水成本立刻改变了(C1=水票市价P),至于每天是否免费领5张水票,对该成本没有丝毫影响,因为此时的水票就是钱,它只改变你的收入,不影响用水成本(C1还是=P,不会<P,更不会=0)。

@picnic_lin:面对已经造成的后果,不得不拿一笔钱出来应对或治理,你说这钱从哪来合适呢?其他税收?你所说的内化只是对新增量来说,这个制度建立前产生的恶果就不用管让公众一起承担了吗?

@whigzhou: 为啥不能“一起承担”?公地悲剧本来就是一起承担的,共担擦屁股费不过是利益现状的延续,没啥不对啊

@picnic_lin:一,不是说法案说了就对,而是由物本身决定的,再怎么强化也不可能像土地等实物一样完全占有,说白了只是环境容量的使用权罢了

@whigzhou: 什么叫“像实物一样完全占有”啊?财产权是关于行为的,不是关于物的,我拥有土地的意思难道是把它搂在怀里啊?详见: http://t.cn/aWUXKL

相关文章

标签: | |
3625
【2011-07-18】 (我费老大劲都没能让@picniclin 同学理解机会成本的概念,好失败,不过,我想说的话说了就行) @whigzhou: 饭文:建立碳排放产权应尊重既得利益 http://t.cn/apk96a @picniclin:免费配额比拍卖配额效率低,免费配额对后进者不公平,而且在排放权已产生价格的情况下,免费拿到配额的企业等于白白拿到一笔碳资产;另外,欧盟对拍卖款项有具体规定,用在激励低碳技术等领域。当政策目标设定在减缓气候变暖上时,拍卖配额是更有效率的,有不少实证文章。 @whigzhou:回复@picnic_lin:“对后进者不公平”,先来先得原则要的就是这个嘛。免费配额为何效率低?若配额可自由交易,看不出与拍卖所得有啥区别 @picniclin:回复 @whigzhou:这与土地先到先得的产权不同啊,污染物或温室气体的排放交易体系的建立的理论基础是基于其外部性(如果你暂且认可这个概念的话),所以此环境政策目的一方面要对排放权进行有效配置,另一方面要根据污染者付费原则收钱来作为减缓污染和气候变暖的资金来源(若不从排放企业来,也得从其他税 (2011-7-18 09:32) @whigzhou: 1)支持建立产权的理论基础都是成本/收益内化,土地不例外;2)内化+交易=“进行有效配置”,3)假如已经内化还要“资金来源”干嘛? @picniclin:回复 @whigzhou:另外,排放权的产权属性比土地弱很多,最成功的排放权交易酸雨计划的法律基石清洁空法案修正案明确定义了排放权不是Property rights,有人说这只是行政许可,有人说算用益物权,总之是一种可交易的不完全产权形式。产权的不完权不会影响其交易,只不过市场会根据其稳定性和风险进行折价 (2011-7-18 09:41) @whigzhou: 1)弱很多所以要强化嘛,2)清洁法在清洁上是很成功,在资源配置效率上呢?3)法案“明确定义”不等于正确合理 -------------------------- @picniclin:就像最后一段所说,新的制度建立无疑须尊重传统以减小阻力,所以排放交易体系建立之初多是以免费配额为主,欧盟体系明年也即第七个年头才逐步提高拍卖配额,而且制度设计早几年就已出台,欧洲本土企业对此有充足时间作出相应的市场预期。就航空业美也与欧有相应协定,中方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反应过慢所致 @whigzhou:回复@picnic_lin:为何要“逐步提高拍卖配额”?有啥好处? @picniclin:回复 @whigzhou:为何免费配额效率更低?分配完交易环节自然与拍卖等同,关键在分配环节。一,分配的成本更高,要详细核算每家企业的历史排放量(这里没有土地的栅栏),然后每个欧盟国家每个所涉行业又会对分配扯皮增加了协商成本;二免费分配基于行政操作,透明性比公开市场差,寻租空间大 @whigzhou: 限额交易难道能避免这些环节啊?不核查怎么限啊? @picniclin:回复 @whigzhou:三,如果企业因销量下降本已亏损,反而因有多余的碳资产可出售使其苟延,这对经济效率不利吧?总之,逐步提高拍卖配额的好处:拍卖可以提高系统的效率、透明性和简单性,并向低碳经济、低碳技术领域的投刺提供了更大的激励,同时防止免费配额成为意外之财windfall profit。 @whigzhou: 免费配额与购得配额成本相等,风落收入不影响理性决策 @whigzhou: 当然,风落收入可能导致非理性决策,但没有理由认为这种非理性具有特定偏向性 @picnic_lin:没付出代价怎么叫内部化呢?所谓外部成本内部化最终是反映在生产成本上啊,成本无变化怎么就能称作内部化了。 @whigzhou: 内化不内化与过去发生的事情无关,把公园变成你的私产,无论是卖是送,里面发生的污染就进了你的成本,碳排同理 @picnic_lin:没明白怎么同理了,比如我得到十万吨排放权,我不扩产,这些量就够用了,可是我还在排这么多,继续为变暖做贡献,可我因政府免费给我了,会计成本并不会增加。 @whigzhou: 那是你的会计不会记账,假如这份排放权市值1亿,无论捡来的还是买来的,都应记1亿 @whigzhou: 捡到或丢失东西只影响资本损益,不影响生产成本,这道理好像够浅显吧? @whigzhou: 回复 @picnic_lin: 这么说吧,假设以前水不要钱随便用(用水成本C0=0),明天起凭票打水,每票1桶,从这一刻起,你的用水成本立刻改变了(C1=水票市价P),至于每天是否免费领5张水票,对该成本没有丝毫影响,因为此时的水票就是钱,它只改变你的收入,不影响用水成本(C1还是=P,不会<P,更不会=0)。 @picnic_lin:面对已经造成的后果,不得不拿一笔钱出来应对或治理,你说这钱从哪来合适呢?其他税收?你所说的内化只是对新增量来说,这个制度建立前产生的恶果就不用管让公众一起承担了吗? @whigzhou: 为啥不能“一起承担”?公地悲剧本来就是一起承担的,共担擦屁股费不过是利益现状的延续,没啥不对啊 @picnic_lin:一,不是说法案说了就对,而是由物本身决定的,再怎么强化也不可能像土地等实物一样完全占有,说白了只是环境容量的使用权罢了 @whigzhou: 什么叫“像实物一样完全占有”啊?财产权是关于行为的,不是关于物的,我拥有土地的意思难道是把它搂在怀里啊?详见: http://t.cn/aWUXKL


已有2条评论

  1. Wenhao @ 2012-08-07, 02:17

    会计上那个应该和计提成本的。

    [回复]

  2. Atry @ 2012-08-07, 07:52

    咋没人提科斯定律呢。

    简单说,是否有免费配额只影响分配问题,不影响效率问题。比如一个污染企业可能会发现有了配额之后不必破产,但与其继续生产还不如卖掉配额拿钱去投资别的领域。这种情况下,外部性仍然得到了内化。

    没错,免费拿到配额的企业等于白白拿到一笔碳资产。但如果不给配额就等于剥夺了这些企业过去一直免费进行的排放啊。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