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你身上抹鼻涕

【2016-03-08】

@pkuwd: [email protected] 嫁个男人生五个孩子在家里做主这种不算女权!做个飞行员比嫁个飞行员好!能争取成为市长远好过争取成为市长夫人!

@whigzhou: 嫁男人生孩子当然不算女权,做飞行员当市长也不算,惊叹号再多也不算,只有要求飞行员中女性比例必须达到50%,市议会里女性席位不得少于50%,才算,你out了~

@whigzhou: 早期女权主义者(和其他进步主义者一样)是我尊重的,她们依靠自身的努力与付出、亲身实践,去突破文化与制度障碍,为自己也为弱势女性争取更多自由,但这种女权主义(和其他进步主义)在当代已经十分罕见了,回顾起来,早期与后期的分界线大概是在大萧条时代。

@whigzhou: 如今触目可见的女权主义(和其他进步主义),多是我所称的“犟叫花”型,在她们看来,为她们提供某些机会、资源或条件,让她们达到某种生活状态,是其他社会成员的义务,若是不给,就往你们身上抹鼻涕

@whigzhou: 她们不仅往拒绝承认或被认为未能履行好保姆义务的人身上抹鼻涕,还会往那些安于传统角色的女性身上抹鼻涕,好像只有她们才知道该怎么做个女人

 

相关文章

标签: | |
7048
【2016-03-08】 @pkuwd: [email protected] 嫁个男人生五个孩子在家里做主这种不算女权!做个飞行员比嫁个飞行员好!能争取成为市长远好过争取成为市长夫人! @whigzhou: 嫁男人生孩子当然不算女权,做飞行员当市长也不算,惊叹号再多也不算,只有要求飞行员中女性比例必须达到50%,市议会里女性席位不得少于50%,才算,你out了~ @whigzhou: 早期女权主义者(和其他进步主义者一样)是我尊重的,她们依靠自身的努力与付出、亲身实践,去突破文化与制度障碍,为自己也为弱势女性争取更多自由,但这种女权主义(和其他进步主义)在当代已经十分罕见了,回顾起来,早期与后期的分界线大概是在大萧条时代。 @whigzhou: 如今触目可见的女权主义(和其他进步主义),多是我所称的“犟叫花”型,在她们看来,为她们提供某些机会、资源或条件,让她们达到某种生活状态,是其他社会成员的义务,若是不给,就往你们身上抹鼻涕 @whigzhou: 她们不仅往拒绝承认或被认为未能履行好保姆义务的人身上抹鼻涕,还会往那些安于传统角色的女性身上抹鼻涕,好像只有她们才知道该怎么做个女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