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规模〉标签的文章(1)

[饭文]电子商务改变规模优势

电子商务改变规模优势
辉格
2012年12月04日

据阿里巴巴宣布,今年前11个月淘宝和天猫的销售额已达一万亿,这个数字非常惊人,超过了Amazon和eBay的总和,约当于美国电子商务零售总额的80%,这还只是国内电子商务总规模的1/7,而中国的GDP只是美国的一半,电子商务对中国零售业的渗透率已接近40%,至少十倍于美国,三倍于欧洲电商最发达的英国。

整个经济活动中,还没有另一个部门能以如此巨大的优势超越发达国家;这首先是因为国内的线下零售业还远不如美国发达,许多购物需求尚未被开发和满足,因而给电商留出了更多短期发展空间,这一点在农村和三四(more...)

标签: | | | |
4265
电子商务改变规模优势 辉格 2012年12月04日 据阿里巴巴宣布,今年前11个月淘宝和天猫的销售额已达一万亿,这个数字非常惊人,超过了Amazon和eBay的总和,约当于美国电子商务零售总额的80%,这还只是国内电子商务总规模的1/7,而中国的GDP只是美国的一半,电子商务对中国零售业的渗透率已接近40%,至少十倍于美国,三倍于欧洲电商最发达的英国。 整个经济活动中,还没有另一个部门能以如此巨大的优势超越发达国家;这首先是因为国内的线下零售业还远不如美国发达,许多购物需求尚未被开发和满足,因而给电商留出了更多短期发展空间,这一点在农村和三四线城市表现尤为显著,那里的购物条件远不如城市,因而消费习惯也迥然不同,在城市化和向都市的聚集完成之前,这一差异将始终构成零售业发展的一个背景条件。 在美国,借助发达的铁路网和邮购业,19世纪中期的农村和城镇居民已可享受与城市居民相仿的购物便利,这也是因为大部分美国城镇最初就是沿铁路线建立的,如今,得益于汽车的普及和无处不在的沃尔玛,城乡消费差距更加缩短了。 推动国内电商热潮的另一个因素,是市场制度的不完善和由此导致的高昂营商成本,由于电商可以让生产者和消费者避开大量中间环节,因而避免了在这些环节所面临的制度障碍和经营成本,这对那些无法借助规模来摊薄这些成本的小企业尤为重要,对于小本经营者,开办企业的初始投入和维持企业合法存在的最低经营费用,往往构成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门槛,让他们苦苦挣扎、难以为继,或者一开始就打消了创业的念头。 现在,正是淘宝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在淘宝上,创业几乎是零门槛的,经营费用曲线上升也很缓慢,且滞后于业务规模增长,这样,当经营成本上升到难以忽略时,商家也已经有了可观的业务量和起码的信誉度,因而愿意也有信心来承担这一费用了;上述门槛的解除,让大批原本不可能创业的人得以轻松进入生产者行列,也让无数原本不可能被出现的产品被生产了出来,极大扩展了市场空间。 更一般的看,通过改变规模优势,电子商务正在推动一次产业革命,而它对产业结构的影响与前两次工业革命相反,是规模向下的;前两次革命的核心是能源和交通,导致了动力的大规模集中运用和廉价快捷的长距离运输,两者结合的产物是规模化集中生产,通过将大量材料、人员和工序集中到一地,并确保产出流的连续性,消除了大量中间成本,为大企业带来了规模经济。 但大企业的组织复杂性和层级结构也在另一面带来了规模不经济,包括控制协调困难、激励不一致、委托代理难题和企业文化失控等等,所以只有当这些成本被规模优势所补偿时才能维持,而信息技术正在改变规模与成本之间的关系,在许多环节和领域,规模优势已不足以补偿组织、协调和代理成本。 早期变化来自设计和制造环节,CAD、更低的模具成本、数控设备和加工中心等技术和工艺进步,降低了开发新产品和为新产品而调整生产线的成本,因而降低了规模优势;然后是供应链革命,随着信息系统在企业内和企业间的深度运用,如今为了消除或降低业务链各环节之间的信息成本,已不再需要将这些环节集中到同一家企业中了,这导致了企业业务组合的高度灵活性,也解除了上下游之间的规模相关性。 几个事例可让我们理解这一改变的意义:淘宝买家可随时查询所购商品在快递路线上所处位置,沃尔玛的供应商可以实时掌握其商品在超市货架和仓库里的数量,并据此决定下一批供货的数量和时间,优衣库生产经理可以每天收到其订单在外包工厂的生产进度报表。 现在,只要愿意,一家初创企业可以将其会计、现金收支、人事管理、法律事务等等非核心业务统统外包给专业服务商,而专注于其核心业务,这无疑降低了创业者的进入门槛,让小企业可以利用其规模原本无力负担的专业化职能,而同时保持小型组织的管理和激励优势。 所以,信息革命并非单方面的降低规模优势,而是通过解除规模相关性而推动其向两极化发展,那些基础性的、标准化和程序化的环节,规模将变得更大,成为一种构成产业生态环境的基础设施,而那些需要个性化的、适合小众的、或以差异化为主要竞争手段的环节,将趋于小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