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激励〉标签的文章(17)

饭文#G0: 钓鱼事件的结局是喜还是忧?

钓鱼事件的结局是喜还是忧?
辉格
2009年10月26日

就钓鱼执法事件,浦东政府日前宣布,该区行政执法局先前的调查结论“事实不清、结论错误、公布草率”,责令其终止执法程序,并承认此事执法过程中存在不正当取证手段,为此向公众作出了道歉;从事件发生到责令自查,到自查结论给出,再到组成联合调查组、推翻自查结论、公开道歉,前后不到两周,对这一迅速的反应和180度的转变,许多人感到欣慰甚至拍手称快,认为这是舆论监督的又一成就,也反映了地方政府应对公众舆情的意愿和(more...)

标签: | | |
292

钓鱼事件的结局是喜还是忧?
辉格
2009年10月26日

就钓鱼执法事件,浦东政府日前宣布,该区行政执法局先前的调查结论“事实不清、结论错误、公布草率”,责令其终止执法程序,并承认此事执法过程中存在不正当取证手段,为此向公众作出了道歉;从事件发生到责令自查,到自查结论给出,再到组成联合调查组、推翻自查结论、公开道歉,前后不到两周,对这一迅速的反应和180度的转变,许多人感到欣慰甚至拍手称快,认为这是舆论监督的又一成就,也反映了地方政府应对公众舆情的意愿和能力有了切实提高。

然而,在欢呼胜利之前,有必要想一想,我们所需要的,究竟是一个尊重和保障权利的政府?还是一个善于应对舆情的政府?钓鱼事件的发展结果,是否降低了对权利的类似侵犯再次发生的可能性?如我们所看到的,事件并未在一个常规的司法程序中、以可重复和可信赖的方式得到解决,导致事件发生的行政管制及其执行机制也未被改变,实施侵犯的那双政府之手,更没有被加上有效的束缚,从这个角度看,实在没什么值得乐观的进展。

有人认为,舆论本身构成了一种约束,在法治缺失的条件下,不失为权利保障的次优替代品;这有点道理,但舆论约束是否能导向权利的有效保障,能否导向安全而公正的行为环境,取决于这种约束所处的激励结构;如果舆论能约束法官和陪审团不致做出太过荒唐的枉法裁判,能约束珍惜声誉的个人和组织不恣意妄为,能激励珍惜品牌和商誉的商家诚实守约,此时,舆论的确是社会良俗的保障;然而,在另一种激励结构下,舆论约束也可以激励官员经由向下哗众来向上取宠,或者热衷于面子工程来制造正面新闻事件,甚至动用大量公共资源来影响和干预舆论。

钓鱼时间的发展过程,是后一种情况的范例,事件的关键转折点是人民日报和央视的负面报道,这表明真正起作用的压力来自“上面”,即权力结构中的更高一层,而不是舆论本身,只有看清这一点才能理解转变之神速;在这一激励结构中,舆论压力无法直接在本地起效,必须绕道经由上层向下施压,而这样一来,舆论约束的性质就完全改变了:压力的向上传递通道是越来越窄的,到最顶层变得极其狭窄,能否通过、通过后得到什么反应,取决于事件的传播学特征、把守层层通道关口的个人或组织的信息过滤特性或偏好,和许多偶然随机因素,而正是后面这些因素才真正规定了舆论约束的导向性,它完全不同于自下而上约束机制的导向性。

很明显,在上述激励结构下,下层官员会竭力避免负面事件向上传播,为此不惜动用大量公共资源,也不惜为此破坏规则和侵犯个人权利,但是当事人一旦设法突破通道障碍,前一天还凶神恶煞的地方官立刻换上一张笑脸,恨不得跪下来求你息事宁人;这让我想起古代的滚钉板拦轿告御状,含冤苦主突破重围冲向钦差轿子的过程中,必须付出极高的代价,而且希望极为渺茫,但你一旦成功到达轿前,案件立刻变得易如反掌,一个小小民妇可以扳倒上百官员,孙中界断指就是活生生的现代滚钉板,他对传统规则的领会,看来高过许多法学教授。

舆论约束的此种导向机制,吸引了大量资源被投入到这场博弈之中,地方政府的行政职能和使用强制力的意愿都因此而大为扩展,政府之手更深更硬地伸进了生活的各个领域,最终恶化了社会的权利保障条件;为了阻止负面信息抵达最上层,地方政府派出大量人员层层阻截上访者,雇佣大批网络评论员影响网络舆论,建立深入每个毛孔的维稳机构避免公共事件上新闻头条,为避免煤矿事故上头条,从封锁新闻到收买记者,最后索性关闭和没收民营小煤矿,为了掩盖一件坏事,常常需要再做十件坏事——否则,杨乃武案怎么会牵连上百官员呢?

哀文#4:善款买的是什么?

善款买的是什么?
辉格
2008年5月19日

大难当前,善良的人们在悲痛之余,纷纷伸出援手,捐款捐物,慈悲之心令人钦佩和欣慰。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人们,在捐助的时候,要留意辨别,选择恰当的捐助方式和慈善组织,确保你的捐助的确是在推动你所希望的目标。不恰当捐助非但无助于你的目标的达成,还会鼓励不良募捐组织的贪婪,损害慈善业的发展环境,在某些条件下,甚至会严重伤害你原本想帮助的对象。

对于捐赠者,慈善是一种消费,他付出金钱、实物和精力,期望推动某个目标的实现,并从中得到满足。这么说丝毫没有贬义(more...)

标签: |
403
善款买的是什么? 辉格 2008年5月19日 大难当前,善良的人们在悲痛之余,纷纷伸出援手,捐款捐物,慈悲之心令人钦佩和欣慰。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人们,在捐助的时候,要留意辨别,选择恰当的捐助方式和慈善组织,确保你的捐助的确是在推动你所希望的目标。不恰当捐助非但无助于你的目标的达成,还会鼓励不良募捐组织的贪婪,损害慈善业的发展环境,在某些条件下,甚至会严重伤害你原本想帮助的对象。 对于捐赠者,慈善是一种消费,他付出金钱、实物和精力,期望推动某个目标的实现,并从中得到满足。这么说丝毫没有贬义,金钱和购买本身无所谓高尚或卑劣,用金钱所追求的那个目标才是价值判断的对象。所以,捐赠者在付出之前,首先需要弄清楚的是,用这代价购买的到底是什么?掏钱并不等于高尚,重要的是目标。仔细分析会发现,捐赠所追求的目标其实分多个层次。 首先是良心的安宁,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当你看到一群孩子因白内障而失明,怜悯油然而生,觉得不做点什么于心不安;其次是旁人的赞誉,善行不仅给你带来自豪和荣耀,也可让你周围的人了解你的善良,使得你们的相处和交往更加融洽,这种认知将为相互体谅和帮助创造良好条件,是形成社会道德氛围的有效途径;最后无疑也是最重要的,是引发捐助行为的那些痛苦的消除,这理应是慈善的核心目标。 幸运的是,恻隐之心和荣誉感根植于人类天性之中,它让我们本能的追求前两个目标,由此而使行善成为自然而普遍的举动;然而危险也正在于此,如果我们止步于这两个目标而忘却了治愈创伤和消除痛苦的核心目的,那么我们的慈悲之心就可能被利用来达到其他目的。捐助者需要明白,如果目标是治愈伤口,那么你在看到伤口时付出的善款就仅仅是预付款,受助者或作为中介的慈善组织必须用治愈的结果来报账,至此这笔购买才算完成,如此才能保证善款购买的是伤口的治愈,而不是伤口本身。 购买伤口?听起来匪夷所思,实际上并不少见。2006年深圳警方在为期一周的专项打击中,便破获了50多起拐卖、残害儿童并胁迫其沿街乞讨的案件,有些儿童原本残疾,被黑帮以两三千元的年租金从贫困乡村“租”来,而另一些则是被诱拐后遭到残害。在这些黑帮那里,利用善良民众的慈悲心,向他们展示和兜售伤口,已经成为一个产业。行善者在洒下同情眼泪,抛下硬币之后,良心得到抚慰,而没有索要治愈结果的报告,于是,善款购买了伤口。 需求创造供给,有人买就有人卖,出价越高卖方越起劲,没有伤口就制造出伤口,价格够高时甚至会有人自残待沽。因为缺少了报账环节,慈善的回路被短路了。指出这一逻辑显得十分冷酷,但事实无可回避。为了避免这样的悲剧,报账环节必须被强化,捐赠者应仔细鉴别、慎重选择慈善组织,而后者应主动公布每一笔善款的使用细节和救助效果,如此才能确保善款被用来实现捐款人所希望的目标,而慈善业也才能得到健康发展。 在面临巨大灾难时,常常听到一种说法: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计较这些,良心被狗吃了?急切心情可以体谅,但这种态度对于慈善业其实非常有害。慈善行动不是简单的送钱送物,从募集、采购、运送、对象认定、分发,到针对效果的回访、评估、统计、公告,这一连串环节构成了一个完整回路,其中任何环节的混乱和不透明都会给贪婪留出缺口,每个缺口都是一种诱惑,无数先例证明了,人是很难长期抵御诱惑的。 大地震制造了数不尽的悲剧和痛苦,如果能给我们留下什么,或许就是由灾难所激发的爱心和慈善了。若有幸以此为契机,我们尚显稚嫩的慈善业得以成熟和繁荣,我等生者也就有所可以告慰于受难者在天之灵了。而慈善业的健康发展,离不开捐助者的审慎与明辨,也离不开慈善组织的透明化,慈善工作者不应把核查与监督视为麻烦或敌意,而应视之为捍卫自己神圣荣誉的盾牌而热情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