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政治正确〉标签的文章(2)

文化战争打到了维基上

【2018-03-18】

@whigzhou: 旧石器晚期,4-5万年前,甚至更晚,人类文化(的一支)发生了一次重大升级,考古学家称之为文化大跃进(Great Leap Forward),有些人类学家认为这背后一定发生了认知能力上的重大进步,因而称之为认知革命(cognitive revolution,注意不是20世纪科学史上的那次认知革命),我清楚的记得,2013年时维基上还有这两个词条,但2015年我写《沐猿而冠》时,它们都已经被删除并重定向到了『behavioral modernity』,虽然这期间并未出现考(more...)

标签: | |
7976
【2018-03-18】 @whigzhou: 旧石器晚期,4-5万年前,甚至更晚,人类文化(的一支)发生了一次重大升级,考古学家称之为文化大跃进(Great Leap Forward),有些人类学家认为这背后一定发生了认知能力上的重大进步,因而称之为认知革命(cognitive revolution,注意不是20世纪科学史上的那次认知革命),我清楚的记得,2013年时维基上还有这两个词条,但2015年我写《沐猿而冠》时,它们都已经被删除并重定向到了『behavioral modernity』,虽然这期间并未出现考古学事实上的重大改变足以颠覆让这两个概念失效,原因显然是:它发生的时间太不政治正确了,这个时间显然排除了澳洲人和许多非洲人的祖先曾经参与这场革命的可能性。 @whigzhou: 类似的情况在有关气候史的词条上表现的更明显,据我观察,全新世气候最宜期(Holocene Climate Optimum),罗马暖期,中世纪暖期,小冰期,这些词条在过去几年里全都被大幅改写了。 @whigzhou: 有关文化大跃进,我个人的推测是,走出非洲后,其中走向欧亚大陆温带地区(可能首先到达南俄草原)的那一支确曾经历了重大改变,原因是狩猎模式的改变推动了社会组织模式的改变,有组织大群体在捕猎成群大型食草动物上有明显优势,而群体规模是影响认知能力和文化复杂度的关键因素。 @whigzhou: 但目前有关这个分化节点(也可能是两个节点,东西各一个)的专门研究似乎很少,依我看,这是理解欧亚文化后续发展的关键之一 @whigzhou: 和尼安德特人(西)与丹尼索瓦人(东)的基因交流或许也在此过程中起了点什么作用 @whigzhou: 正确教的应对办法就是把认知革命的时间使劲往前推,一定要推到出非洲之前,问题是:1)南非挖出来那些东西跟欧洲旧石器晚期的东西根本无法相提并论,2)基于近些年对分子钟的修正,有些支系(比如俾格米人,布须曼人,Hadza人)和出非洲支系分开的时间(20-50万年前)比出非洲的时间早得太多。 【2018-03-23】 @whigzhou: 下一代历史教科书会不会这么写?——我们都是罪人的后代,我们脚下这片肮脏的土地,曾经是那么美丽,勤劳善良热爱和平的尼安德特人在这里快乐幸福的生活着,直到七万年前,我们的一小撮邪恶祖先走出非洲,将善良的尼安德特人驱逐杀戮殆尽,把环境破坏了个彻底,他们肆无忌惮资源攫取行动甚至导致了全球暖化,美丽的冰川从此消失…… 晚至三十年前,一些满脑子偏见的所谓生物学家,还把尼安德特人归为另一个物种,fake science at its worst! 此类种族主义谬论只不过是想为他们的殖民和杀戮制造一块遮羞布……
[微言]种族体质差异

【2012-07-18】

@古希腊人:回复@花总丢了金箍棒: 刚查了一下,按照维基百科的说法,有组织的农业生产出现在在1万1千年前的中东。生物学意义的人在一万年的时间上跟现代人是一样的。所以辉格的说法不靠谱

@whigzhou: 一万年足以产生“生物学意义上”的差异,乳糖耐受、肤色、发质、镰刀形贫血、乳房形状、脂肪臀、湿耳垢…

@Ent_evo: 一万年(500代)一般不够产生生殖隔离和成新种,但出个亚种是可能的。

@whigzhou: 记得哪里提到过澳洲土著与白人生育的流产率已经高出常规水平了,澳洲要是再晚发现几万年,那就有点麻烦了…

@花总丢(more...)

标签: | | | |
4437
【2012-07-18】 @古希腊人:回复@花总丢了金箍棒: 刚查了一下,按照维基百科的说法,有组织的农业生产出现在在1万1千年前的中东。生物学意义的人在一万年的时间上跟现代人是一样的。所以辉格的说法不靠谱 @whigzhou: 一万年足以产生“生物学意义上”的差异,乳糖耐受、肤色、发质、镰刀形贫血、乳房形状、脂肪臀、湿耳垢... @Ent_evo: 一万年(500代)一般不够产生生殖隔离和成新种,但出个亚种是可能的。 @whigzhou: 记得哪里提到过澳洲土著与白人生育的流产率已经高出常规水平了,澳洲要是再晚发现几万年,那就有点麻烦了... @花总丢了金箍棒: 那是最早的农业生产,不是农业民族 @whigzhou: 不需要引入民族这个概念,只须假定种群在取食模式上具有不可逆性即可,也就是采用了农耕模式的种群不会或极少会退回到狩猎/采集模式,这样,某地区长久的农业历史,即可提高在农业条件下优势基因的频率,从而改变相关性状的平均水平 @花总丢了金箍棒: 太扯了,除非有统计数据能支持你的论点。#我们在讨论jb长度# @whigzhou: 统计数据滴没有,本来就是猜想,爱信不信,又没人给我拨经费凭啥给数据 @Alcibiades: 乳糖耐受、肤色、发质、镰刀形贫血、乳房形状、脂肪臀、湿耳垢... 这些是物种内差异吧? @whigzhou: 有人说是种间差异了? @花总丢了金箍棒 维基词条《人类JJ 长度》。里面提到:1、关于JJ 长度测量,很多情况下得到的数据在统计学上不可靠(更别提比较研究)。2、JJ 在胚胎时生长就被Hox 基因控制,但难以推测精确长度。3、没有结论性证据可证明种族和JJ 尺寸间有必然联系。民族也一样 @whigzhou: Human penis size词条说无种族差异 http://t.cn/ht8j8V Human penis词条说有 http://t.cn/zWi5ZEE 有个网站还提供了活龙活现的地图 http://t.cn/htoCLn 看来并无定论 @whigzhou: 因为涉及政治正确敏感点,比较体质人类学这个学科二战后几乎就消失了(或转入地下了?),此类数据就算有也不容易看到 @Araby-Exodus 这事有什么政治正确不正确,难道小就inferior了吗?不会这么insecure的吧! @whigzhou: 谈论任何种族差异都可能犯忌 @whigzhou: 还真就这么insecure,那个说女人数学能力不及男人的哈佛校长,可耻下场大家也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