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必然性〉标签的文章(1)

[微言]宪政与偶然性

【2014-02-09】

@喂羊的月亮熊 辉总认为好的制度出现在英美澳国家纯属偶然。和那些国家人民的英语好吃甜品喝咖啡有关。吃包子的这辈子就别想了

@whigzhou: 这么说不太准确,我不喜欢“纯属偶然”的说法,而宁愿说:宪政进化过程需要一些很不容易满足的条件,这些条件在英格兰历史上都在适当的时候被满足,有极大的运气成分

@whigzhou: 随着宪政的羽翼日益丰满,其继续发展对运气的依赖也日益降低;至于美加澳新,更不能说是偶然了。

@軍国幕僚辻政信:怎么有点历史决定的味道

@不做谁的粉丝:历史必然性和偶然性的伟大耦合

@whigzhou:(more...)

标签: | |
5029
【2014-02-09】 @喂羊的月亮熊 辉总认为好的制度出现在英美澳国家纯属偶然。和那些国家人民的英语好吃甜品喝咖啡有关。吃包子的这辈子就别想了 @whigzhou: 这么说不太准确,我不喜欢“纯属偶然”的说法,而宁愿说:宪政进化过程需要一些很不容易满足的条件,这些条件在英格兰历史上都在适当的时候被满足,有极大的运气成分 @whigzhou: 随着宪政的羽翼日益丰满,其继续发展对运气的依赖也日益降低;至于美加澳新,更不能说是偶然了。 @軍国幕僚辻政信:怎么有点历史决定的味道 @不做谁的粉丝:历史必然性和偶然性的伟大耦合 @whigzhou: “必然性”是个被重度污染的词,适当的词是性能或能力(capability),是能力让系统更少依赖运气 @whigzhou: 空调的性能让房间温度稳定在24+/-2度,但要是说“当前房间温度处于23.8度是有其历史必然性的”,就不仅有点不知所云,还会引起某些不恰当联想 @whigzhou: 在葡萄牙海岸跳上一段烂木头的老鼠,和驾驶轮船向西航行的水手,都可能到达美洲,区分两种可能性的关键,是轮船的性能、水手的能力和意向状态,谈论这些才是切题的,泛泛的说什么“历史必然性”没什么意思 @Stimmung:有时候“必然性”这个词是指:经过解释的事实必然如此。比如以牛顿力学的眼光看,苹果掉落在地上是种必然而不是偶然的现象;可能在相对论看来,水星近日点的移动也是种必然而非偶然 @whigzhou: 如果有个神枪手在苹果掉落过程中瞄准射击呢?究竟苹果被打烂是必然,还是完整落地才是必然? @刘上誉:这与来自基督宗教信仰有密切关系。基督宗教在精神上赋予人平等、公义、独立的人文关照。如果说“英美澳”的宪政有其偶然性,那也是必然中的偶然! @whigzhou: 基督教确实有关系,但跟教义没什么关系,几乎任何主义都能从教义中找到支持。重要的是教会维持了一个平行于国家的权力中心 @whigzhou: 教会在很长时间中控制了文字工具和知识群体,因而也占据了价值/文化正统地位,同时自己又未能变成国家(因为神圣罗马帝国理想始终没实现),于是维持了政教分离状态 @whigzhou: 政教合一是宪政的头号敌人,也是各大专制帝国最显著的共同特点,儒教帝国是其发展极致,科举制将知识/文化系统与权力结构严丝合缝的紧紧捆绑在一起,其他任何帝国都没达到过如此严密程度 @whigzhou: 除了科举制,还有官编经典和官修历史;维持这种政教合一体系的手段之一是反专业化,因为专业化的知识无法与权力结构捆绑,所谓重农抑商、重本轻末、抵制奇技淫巧,皆服务于此目的 @whigzhou: 在推动政教合一方面,都铎王朝曾取得些进展(其中有莎部长的不小贡献),幸好后来绝嗣,引进一串天主教国王捣(国教会的)乱,加上不奉国教者的顽强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