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访客指南 & 意见簿(2013/1/4更新)

● 关于本博客内容/特性/功能的一些说明,新来的朋友可以先看看。
● 对本博客有任何改进意见(包括但不限于Bug、功能、版面安排)的朋友请在此帖留言。

【更新:2013-01-04】“论坛”页面增加了“搜索”功能,可全文搜索,搜索范围覆盖主帖和回帖;
……

标签:
1
● 关于本博客内容/特性/功能的一些说明,新来的朋友可以先看看。 ● 对本博客有任何改进意见(包括但不限于Bug、功能、版面安排)的朋友请在此帖留言。 【更新:2013-01-04】“论坛”页面增加了“搜索”功能,可全文搜索,搜索范围覆盖主帖和回帖; 13)本站的RSS时而出现异常,表现为文不对题的重复条目,我尝试了多次都未能找到原因,也没能解决问题,给订阅的朋友带来骚扰,请谅解; 12)新增了文章“分享”功能,你可以将喜欢的文章分享到Buzz/twitter/豆瓣/围脖/饭否/等等SNS; 11)本站不欢迎匿名评论,这里的“匿名”是指没有稳定且易识别的ID,即,“非匿名”并不是指“实名”; 10)目前本站的评论是开放的,但不排除未来某天会改成只允许注册用户评论,所以我建议需要发表评论者还是注册一个ID,可以在本站直接注册,或者去Gravatar去用现有邮箱注册一个ID,该ID将在所有WordPress博客上通用; 9)添加了嵌套评论和评论回复邮件提醒功能,默认状态下,你的评论在被回复后将有提醒邮件发到你的邮箱,若不想收到提醒邮件,请勾除“发表”按钮下的选项; 8)关于本站文章的版权和转载须知,请看:http://headsalon.org/copyright 7)我对于讨论的态度,可参见:http://headsalon.org/archives/539.html 6)关于我的写作习惯,这里有个说明:http://headsalon.org/archives/771.html 5)文章中有些链接是指向我以前在牛博国际的博客的,墙内无法打开,有空我会纠正过来,暂时可以用站内搜索功能,搜索框在右上角。 4)新的目录已做好,在这里:http://headsalon.org/catalog 3)点击任何一个标签,可找出所有附有该标签的文章。 2)使用IE且屏幕较窄的朋友可能会发现页面排版有点混乱,这是因为我的页面设计只在Chrome下测试过,未能考虑其他浏览器,精力和能力所限,实在抱歉。 1)最后,对本博客有任何改进意见(包括但不限于Bug、功能、版面安排),或只是想说点什么,皆可在此帖留言。
不可能的任务

【2021-10-04】

翻译唐诗是项不可能的任务,不过,你若是非要这么做,我倒是有个(依我看最不坏的)办法,就是逐字翻译,不要管句法,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对,其实读者能理解,而且还一定程度上保留了韵味,

随便试两句:

内库烧为锦绣灰
Inner Stock Burnt To Silk Embroidery Ash
天街踏尽公卿骨
Heaven Steet Trample All Lords Ministers Bone

我觉得英国人应该看得懂吧,至少半懂似懂吧,那就够了,

@whigzhou: 再试几句,好像确实不错,

竹帛烟销帝业虚
Bamboo Silk Smoke Diminished Imperial Glory Hollow
关河空锁祖龙居
Fortress Trench Vainly Fortifying Ancestral Dragon Residence
坑灰未冷山东乱
Pit Ash Hasn’t Cooled Mountain East Uprising
刘项原来不读书
Liu Xiang Turn Out Don’t Re(more...)

标签: | |
8860
【2021-10-04】 翻译唐诗是项不可能的任务,不过,你若是非要这么做,我倒是有个(依我看最不坏的)办法,就是逐字翻译,不要管句法,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对,其实读者能理解,而且还一定程度上保留了韵味, 随便试两句: 内库烧为锦绣灰 Inner Stock Burnt To Silk Embroidery Ash 天街踏尽公卿骨 Heaven Steet Trample All Lords Ministers Bone 我觉得英国人应该看得懂吧,至少半懂似懂吧,那就够了, @whigzhou: 再试几句,好像确实不错, 竹帛烟销帝业虚 Bamboo Silk Smoke Diminished Imperial Glory Hollow 关河空锁祖龙居 Fortress Trench Vainly Fortifying Ancestral Dragon Residence 坑灰未冷山东乱 Pit Ash Hasn't Cooled Mountain East Uprising 刘项原来不读书 Liu Xiang Turn Out Don't Read Books @whigzhou: 竟然押韵了~ 千山鸟飞绝 Thousands Mounts Birds Flying Gone 万径人踪灭 Myriads Tracks Human Trace None 孤舟蓑笠翁 Solo Canoe Cape Hat Greybeard 独钓寒江雪 Alone Angling Chilly River Snow 【2021-10-05】 @whigzhou: 每日一湿~ 两个黄鹂鸣翠柳 Two Birds Yellow Orioles Singing Green Willow 一行白鹭上青天 One String White Herons Soaring Blue Sky 窗含西岭千秋雪 Window Frames West Ridges Millennium Aged Snow 门泊东吴万里船 Portal Moors East Gouwu Thousand Leagues Boat ​​​​  
拔屌无情

【2021-10-03】

年轻时读《金粉世家》,对男主的行为颇为困惑不解,感觉作者在瞎编,刚才读了 David Buss 这篇访谈,才知道原来拔屌无情还真不少见,心理学家称之为“后高潮情感转移”(post-orgasm affective shift),

POAS 并不是简单的忘恩负义,否则我也不会意外了,忘恩负义当然不少见,但 POAS 的特别之处是,拔屌之前的情感是真实的,甚至是热烈的,只是拔完之后突然就消退了,

Buss 认为,这是一种自欺机制,意思是,先把自己骗信了,然后才能更有效的骗炮,这种机制进化出来,显然是在配合高度倾向短期关系的浪子策略,

自欺机制的这种作用,最初是 Robert Trivers 提出的(在给道金斯《自私的基因》新版写的序言里),当然并不限于骗炮,还可用来骗别的,

这篇访谈很长,质量也很高,主题是 Buss 的新书:When Men Behave Badly: The Hidden Roots of Sexual Decept(more...)

标签: | |
8858
【2021-10-03】 年轻时读《金粉世家》,对男主的行为颇为困惑不解,感觉作者在瞎编,刚才读了 [[David Buss]] 这篇访谈,才知道原来拔屌无情还真不少见,心理学家称之为“后高潮情感转移”(post-orgasm affective shift), POAS 并不是简单的忘恩负义,否则我也不会意外了,忘恩负义当然不少见,但 POAS 的特别之处是,拔屌之前的情感是真实的,甚至是热烈的,只是拔完之后突然就消退了, Buss 认为,这是一种自欺机制,意思是,先把自己骗信了,然后才能更有效的骗炮,这种机制进化出来,显然是在配合高度倾向短期关系的浪子策略, 自欺机制的这种作用,最初是 [[Robert Trivers]] 提出的(在给道金斯《自私的基因》新版写的序言里),当然并不限于骗炮,还可用来骗别的, 这篇访谈很长,质量也很高,主题是 Buss 的新书:When Men Behave Badly: The Hidden Roots of Sexual Deception, Harassment, and Assault 考虑到 Buss 的名气,估计中译本不会等太久, 即便你对进化心理学没兴趣,此书也值得一读,特别是女生,因为这可能是一本识别渣男的最佳指南, 欺骗(包括经由自欺的欺骗)是一种渣法,另一种是两性关系中的暴力,对此,Buss 提出了识别此类渣男的一个特征标志:黑暗三重奏人格([[Dark Triad]]),即,自恋+马基雅维利主义+psychopathy,psychopathy我不知道怎么翻译,一个极端的样板就是发条橙, 后两种关系比较直接,所以也好理解,更具迷惑性的是自恋,自恋者给人的第一印象往往特别好,处久了才会看出毛病,所以容易一见钟情的女生就特别容易被其伤害, 以上是我印象较深的两点,还有很多料,有兴趣可以先读读那篇访谈,
贵族繁殖能力

【2021-10-02】

Nicolas Tackett《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第一章——

对上层社会繁殖能力的一种评估方法,即通过墓志提供的数字来计算志主的儿子数量,[37]有很好的证据表明,在许多例子中,墓志中只记载存活下来的孩子,那些早夭的则被排除在外。[38]若将目标集中于超过六十岁去世的男性,即可计算他们所拥有的二十岁以上儿子的平均数量。如此,通过对长安和洛阳出土的墓志进行统计,可知典型的男性精英平均拥有3.3个儿子,其中大部分都能成年。[39]若进一步精确,则其中18%的人有一子,20%的人有二子,16%的人有三子,42%的人有四个及以上的儿子,仅有3%的人没有男性子嗣。[40]有必要指出,在这些例子(more...)

标签: | | |
8856
【2021-10-02】 Nicolas Tackett《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第一章——
对上层社会繁殖能力的一种评估方法,即通过墓志提供的数字来计算志主的儿子数量,[37]有很好的证据表明,在许多例子中,墓志中只记载存活下来的孩子,那些早夭的则被排除在外。[38]若将目标集中于超过六十岁去世的男性,即可计算他们所拥有的二十岁以上儿子的平均数量。如此,通过对长安和洛阳出土的墓志进行统计,可知典型的男性精英平均拥有3.3个儿子,其中大部分都能成年。[39]若进一步精确,则其中18%的人有一子,20%的人有二子,16%的人有三子,42%的人有四个及以上的儿子,仅有3%的人没有男性子嗣。[40]有必要指出,在这些例子中的武人——特别是那些高级武将——普遍多子,这可能反映了一种家庭策略,即以多产子来补充殁于战事的青年。然而,武人在本书讨论的精英人口中仅占很小的比例。[41]出于估计平均每位男性精英儿子数量,第二种途径涉及志主在其兄弟间的排行,这一细节在墓志中也经常得到体现。在出土于长安和洛阳的30岁及以上男性的墓志中,39.7%的人是长子,22.6%的人是次子,15.4%的人行三,10.5%的人行四。[42]从这些数据中可以推断,大约17%的男性精英仅有一子,14%的有二子,15%的有三子,而半数乃至以上的精英则有四个或更多儿子。虽然无法通过这一途径计算平均数,但这一分布比例已经接近于一位男性有三个儿子这一平均数。[43]
唐代士族平均3.3个成年儿子,比英格兰贵族的平均2点几个(见Gregory Clark: A Farewell To Alms)明显多,大概是多妻制的效果。  
Ricardians

【2021-10-02】

拥有最多忠实粉丝的英国君主,不是维多利亚,也不是亨利八世,或爱德华三世,而是莎士比亚笔下的大恶人,末代金雀花理查三世!

他的粉丝被称为 Ricardians,忠实而且活跃,建立了不少组织,包括理查三世学会和理查三世基金会,前者还出版了一份期刊 Ricardians,

可见悲剧的影响总是比喜剧更长远,

 

标签: | |
8854
【2021-10-02】 拥有最多忠实粉丝的英国君主,不是维多利亚,也不是亨利八世,或爱德华三世,而是莎士比亚笔下的大恶人,末代金雀花理查三世! 他的粉丝被称为 [[Ricardians]],忠实而且活跃,建立了不少组织,包括理查三世学会和理查三世基金会,前者还出版了一份期刊 Ricardians, 可见悲剧的影响总是比喜剧更长远,  
暴力犯罪的时间分布

【2021-09-30】

City Journal: Concentrating on Crime

Third and finally, crime is concentrated in time. It is predictable by hours, days of the week, and season. The small percentage of chronic offenders who generate the majority of se(more...)

标签: | |
8851
【2021-09-30】 City Journal: Concentrating on Crime
Third and finally, crime is concentrated in time. It is predictable by hours, days of the week, and season. The small percentage of chronic offenders who generate the majority of serious crime and violence aren’t actively committing crime all day, every day. Instead, the criminal activity in crime hot spots and among chronic offenders tends to occur at night, during the weekends (Thursday night through early Sunday morning), and in the summer. In Philadelphia, for example, robberies and murder peak during the evenings between 10:00 P.M. and 1:00 A.M. The weekends are obvious triggers for violent crime, as there are simply more potential offenders and victims on the streets. And summer is the most dangerous time of year in most of the United States.
暴力犯罪的时间分布也些规律,日内,晚10点到凌晨1点是高峰,周内,周四晚到周一早晨是高峰,年内,夏季是高峰, 我感觉这似乎这跟娱乐场所的营业高峰大略一致,
老派南方人

【2021-09-22】

大法官 Clarence Thomas 在庭上素以沉默寡言著称,在口头辩论中极少提问,大家也早就认为他不爱提问,他自己也附和这种说法,

可是,自从去年开始将面对面的口头辩论改成远程会议之后,大家发现他的提问次数明显增加了,而且问的都很到位,他的问题往往引发其他法官的后续追问,

原因很简单,以往最高法院口头辩论中,大法官的提问是完全即兴的,每位大法官都可以在律师陈述时随时打断,插入问题,改成远程会议后,提问规则也改了,除了陈述期间的自由提问之外,每个(more...)

标签: | |
8846
【2021-09-22】 大法官 Clarence Thomas 在庭上素以沉默寡言著称,在口头辩论中极少提问,大家也早就认为他不爱提问,他自己也附和这种说法, 可是,自从去年开始将面对面的口头辩论改成远程会议之后,大家发现他的提问次数明显增加了,而且问的都很到位,他的问题往往引发其他法官的后续追问, 原因很简单,以往最高法院口头辩论中,大法官的提问是完全即兴的,每位大法官都可以在律师陈述时随时打断,插入问题,改成远程会议后,提问规则也改了,除了陈述期间的自由提问之外,每个陈述结束后,各位法官从首席开始依资历依次有一个提问机会, 过去对 Thomas 为何不爱提问有各种猜测,现在大家终于明白了,其实他就是客气,讲礼貌,不喜欢打断律师的陈述(其实他在别处说过这一点,只是直到现在大家才知道这就是症结所在), 依我看,这种待人风格很可能因为他是南方人,而且是老派南方人,特别讲究礼貌(因为在南方,不讲礼貌、冒犯人的后果可能很严重), 结果,最高法院在认清这一点之后,为口头辩论中的提问制定了新规则,从下月开始恢复面对面辩论时,讲延续远程会议中的那种规则, 由此可见,南方那种老派礼貌如今已经很少人理解了, @whigzhou: 对Thomas在庭上的寡言,著名机场八卦书《九人》的作者Jeffrey Toobin called Thomas's silence "disgraceful" behavior that had "gone from curious to bizarre to downright embarrassing, for himself and for the institution he represents."——多么恶毒且愚蠢!
技术进步与兵源禀赋

【2021-09-19】

随着军队技术含量提高,美军兵源的经济/技能背景也在向高端偏移,其中家庭收入水平的偏移(图1)非常显著

asoni19septfig1

 

asoni19septtable2

标签: | | |
8842
【2021-09-19】 随着军队技术含量提高,美军兵源的经济/技能背景也在向高端偏移,其中家庭收入水平的偏移(图1)非常显著 asoni19septfig1   asoni19septtable2
日本人的遗传组成

【2021-09-19】

近年来古DNA技术的发展弄清楚了很多以前不太可能弄清楚的事情,现代日本的种群遗传结构,大约由更新世的狩猎采集土著和此后的两波移民所塑造,

sciadv.abh2419-f6

绳文时代(Jomon)只有土著,1000BC左右第一波移民,来自东北亚,开始了弥生时代(Yayoi),300AD左右第二波,来自中国,遗传成分大致和汉族相当,开始了古坟时代(Kofun),此后除了中原汉人成分比例有所上升之外,没有大变化,

参见:Ancient g(more...)

标签: | | | |
8839
【2021-09-19】 近年来古DNA技术的发展弄清楚了很多以前不太可能弄清楚的事情,现代日本的种群遗传结构,大约由更新世的狩猎采集土著和此后的两波移民所塑造, sciadv.abh2419-f6 绳文时代(Jomon)只有土著,1000BC左右第一波移民,来自东北亚,开始了弥生时代(Yayoi),300AD左右第二波,来自中国,遗传成分大致和汉族相当,开始了古坟时代(Kofun),此后除了中原汉人成分比例有所上升之外,没有大变化, 参见:Ancient genomics reveals tripartite origins of Japanese populations  
丑脸俱乐部

【2021-09-18】

18-19世纪英国有不少丑脸俱乐部(Ugly Face Club),比如这个 The Most Honourable and Facetious Society of Ugly Faces,入会条件是这样的:

No person whatsoever shall be admitted… that is not a man of honour and a facetious disposition.

That a large mouth, thin jaws, blubber lips, little goggling or squinting eyes shall be esteemed considerable qualifications in a candidate.

That a particular regard shall be had for the prominence of a candidates nose, and the length of his chin.

That a large carbuncle, potato nose [shall] be esteemed the most honourable of any.

(more...)

标签: | |
8836
【2021-09-18】 18-19世纪英国有不少丑脸俱乐部(Ugly Face Club),比如这个 The Most Honourable and Facetious Society of Ugly Faces,入会条件是这样的:
No person whatsoever shall be admitted… that is not a man of honour and a facetious disposition. That a large mouth, thin jaws, blubber lips, little goggling or squinting eyes shall be esteemed considerable qualifications in a candidate. That a particular regard shall be had for the prominence of a candidates nose, and the length of his chin. That a large carbuncle, potato nose [shall] be esteemed the most honourable of any.
其中提到的受欢迎的品质有:大嘴,尖下巴,肥嘴唇,大暴眼,眯缝眼,酒糟鼻,旺盛的粉刺…… 我琢磨着,可能长得丑会妨碍社交活动,或让他们在社交中处于不利境地,所以只好抱团取暖, tumblr_odzbh2GEFt1rnseozo1_1280  
智商与精神疾病

【2021-09-13】

@tertio 查了一下智商和精神疾病之间的关系,结论貌似还比较模糊,跟精神疾病的种类有关。数据给人大致的感觉是,智商明显高于常人和明显低于常人者,患精神疾病的可能性会增加。与智商高相关的是抑郁症和焦虑症,与智商低相关的是精神分裂症。这种统计结论的例外当然也很多了,比如纳什就是精神分裂症患者。 ​​​​

@whigzhou: 有些遗传变异提高了高智商的几率,同时也提高了某些神经系统疾病的几率,(more...)

标签: | | |
8834
【2021-09-13】 @tertio 查了一下智商和精神疾病之间的关系,结论貌似还比较模糊,跟精神疾病的种类有关。数据给人大致的感觉是,智商明显高于常人和明显低于常人者,患精神疾病的可能性会增加。与智商高相关的是抑郁症和焦虑症,与智商低相关的是精神分裂症。这种统计结论的例外当然也很多了,比如纳什就是精神分裂症患者。 ​​​​ @whigzhou: 有些遗传变异提高了高智商的几率,同时也提高了某些神经系统疾病的几率,但这两种结果可能是互斥的,即,那些果然患上神经系统疾病的携带者,智商反而比常人低,而高智商者携带者没这病,那么该病与高智商之间统计上就不会相关,但不能说没关系,而是一种很强的共因关系 @whigzhou: 比如阿兹肯纳齐犹太人中的Tay-Sachs病
德国的养老金

【2021-09-12】

有个朋友,老公是德国人,50年代离开德国到澳洲,当时21岁,所以离开前顶多也就工作了小几年,此后一直在澳洲生活工作,最近有人告诉他老婆,你可以去德国领养老金啊,因为那人自己也是德国移民,已经领过了,有经验,于是我朋友就把资料寄过去了,果然领到了,不多,每个月180多欧元,但怎么也算个惊喜,于是大家都赞叹,德国的养老金制度可真不错啊,

标签: | | |
8832
【2021-09-12】 有个朋友,老公是德国人,50年代离开德国到澳洲,当时21岁,所以离开前顶多也就工作了小几年,此后一直在澳洲生活工作,最近有人告诉他老婆,你可以去德国领养老金啊,因为那人自己也是德国移民,已经领过了,有经验,于是我朋友就把资料寄过去了,果然领到了,不多,每个月180多欧元,但怎么也算个惊喜,于是大家都赞叹,德国的养老金制度可真不错啊,
共济会

【2021-09-11】

共济会招来那么多阴谋论,其实也可以说是自找的,本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联谊互助社团,跟中世纪那个秘密石匠会社没啥关系,可是为了搭上点关系,非要给自己弄些神秘兮兮的仪式,

其实这种以捏造的古老性和神秘感来吸引会员的做法在当时很普遍,有个雄鹿会(Noble Order of Bucks)宣称自己起源于古巴比伦,还有个叫 Ancient Noble Order of the Gormogons 的,宣称自己的创始人是(more...)

标签: | |
8830
【2021-09-11】 共济会招来那么多阴谋论,其实也可以说是自找的,本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联谊互助社团,跟中世纪那个秘密石匠会社没啥关系,可是为了搭上点关系,非要给自己弄些神秘兮兮的仪式, 其实这种以捏造的古老性和神秘感来吸引会员的做法在当时很普遍,有个雄鹿会(Noble Order of Bucks)宣称自己起源于古巴比伦,还有个叫 Ancient Noble Order of the Gormogons 的,宣称自己的创始人是Chin-Qua Ky-Po,据说是第一个中国皇帝,比亚当还早几千年, 其实,两者当然都起源于伦敦某个小酒馆,  
开瓶费

【2021-09-11】

今天了解到一个习俗,这边餐馆允许顾客自带酒水,收开瓶费(corkage),但啤酒除外,我问为什么,得到的解释是,顾客对啤酒一般不怎么挑剔,有几种可以选就行了,但对葡萄酒和其他酒就比较挑,通常想喝自己喜欢的或者特别一点的,而餐馆不可能备那么多种以满足食客千差万别的需求,逼着客人从餐馆酒水单上挑会让他们很不爽,

感觉挺有道理

 

标签: | | | |
8828
【2021-09-11】 今天了解到一个习俗,这边餐馆允许顾客自带酒水,收开瓶费(corkage),但啤酒除外,我问为什么,得到的解释是,顾客对啤酒一般不怎么挑剔,有几种可以选就行了,但对葡萄酒和其他酒就比较挑,通常想喝自己喜欢的或者特别一点的,而餐馆不可能备那么多种以满足食客千差万别的需求,逼着客人从餐馆酒水单上挑会让他们很不爽, 感觉挺有道理  
刑事诉讼组织

【2021-09-11】

67

@whigzhou: 据说这种公共品只有政府能提供 (Peter Clark 2000, p.67) ​​​​

@何不笑:私人众筹+赏金猎人?

@whigzhou: 跟赏金猎人两码事,是私人公益组织扮演追捕者和检察官的角色

@whigzhou: 虽然早就有了一些公诉机制,但晚至18世纪,英格兰绝大多数刑事案件的诉讼人还都是私人,这一状况直到维多利亚时代才改变

@whigzhou(more...)

标签: | | | |
8824
【2021-09-11】 67 @whigzhou: 据说这种公共品只有政府能提供 (Peter Clark 2000, p.67) ​​​​ @何不笑:私人众筹+赏金猎人? @whigzhou: 跟赏金猎人两码事,是私人公益组织扮演追捕者和检察官的角色 @whigzhou: 虽然早就有了一些公诉机制,但晚至18世纪,英格兰绝大多数刑事案件的诉讼人还都是私人,这一状况直到维多利亚时代才改变 @whigzhou: 这就意味着,若没有这样的公益组织,很多案件会因为没有当事人起诉而被忽略
衣服与人类进化

年前读了 Ian Gilligan 的 Climate, Clothing, and Agriculture in Prehistory: Linking Evidence, Causes, and Effects,讲的是衣服在人类进化史上扮演的角色,这个主题不少人类学家关注过,但以一整本书的篇幅来讨论好像还是第一次,

书的前2/3非常好,大概思路是这样:

1)人类失去体毛的过程发生在低纬度,无论具体好处是什么(目前的假说包括散热以适应奔跑需要——这一点需要与汗腺相配合,水猿,增加性敏感区等等,作者大致倾向于第一种,但没下定论),都是发生在温暖环境中,

2)所以当部分群体向高纬度扩散或者气候变冷时,就面临着比一般哺乳动物更严重的御寒问题,

3)应对这一问题的一些方案是生理上的,比如让身材变得更粗壮,缩短四肢,特别是前臂和小腿,总的效果是降低面积/体积比,以降低散热率,尼安德特人就是如此,而智人中,高纬度族群也有此倾向,比如欧亚人的小腿/大腿长度比就明显低于非洲人,(BTW,这也是为何黑人更容易冻伤,朝鲜战争中黑人士兵冻伤比例超高),

4)另一个生理方案是调整代谢机制,这又分两种,一种是在降温时降低代谢率,同时体温也略微下降一两度,这么做其实比较危险,因为体温再往下降就是低温症了,很容易丢命,所以只适用于环境温度不会降得很低(低于10度)的地区,比如澳洲,

5)高纬度地区显然不满足这一条件,特别是在冰期,所以代谢机制需要往上调,通过让身体产生更多热量来维持体温,这一点作者没展开说,其实堆积更多褐色脂肪就属于这种方案,褐色脂肪和白色脂肪不一样,可以在需要时迅速调动起来产生热量,因纽特人就拥有一些提高褐色脂肪囤积效率的基因等位体(见: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525429d ),

6)可是,对于冰期的高纬度地区,这些生理方案都还不够,所以又开发出了非生理方案,火和穴居可以解决夜晚的御寒问题,而白天在外活动时,就只能靠穿衣服了,

7)衣服可以分两类,简单的,复合的,区别在于是否贴身合体因而密封严密,这需要裁剪和缝纫技术,而一旦有了贴身合体的衣服,就可以通过增加穿衣层次来提高保暖效果,像披风式的不合体简单衣物穿好几层是没多大意义的,特别(more...)

标签: | | | | |
8818
年前读了 Ian Gilligan 的 Climate, Clothing, and Agriculture in Prehistory: Linking Evidence, Causes, and Effects,讲的是衣服在人类进化史上扮演的角色,这个主题不少人类学家关注过,但以一整本书的篇幅来讨论好像还是第一次, 书的前2/3非常好,大概思路是这样: 1)人类失去体毛的过程发生在低纬度,无论具体好处是什么(目前的假说包括散热以适应奔跑需要——这一点需要与汗腺相配合,水猿,增加性敏感区等等,作者大致倾向于第一种,但没下定论),都是发生在温暖环境中, 2)所以当部分群体向高纬度扩散或者气候变冷时,就面临着比一般哺乳动物更严重的御寒问题, 3)应对这一问题的一些方案是生理上的,比如让身材变得更粗壮,缩短四肢,特别是前臂和小腿,总的效果是降低面积/体积比,以降低散热率,尼安德特人就是如此,而智人中,高纬度族群也有此倾向,比如欧亚人的小腿/大腿长度比就明显低于非洲人,(BTW,这也是为何黑人更容易冻伤,朝鲜战争中黑人士兵冻伤比例超高), 4)另一个生理方案是调整代谢机制,这又分两种,一种是在降温时降低代谢率,同时体温也略微下降一两度,这么做其实比较危险,因为体温再往下降就是低温症了,很容易丢命,所以只适用于环境温度不会降得很低(低于10度)的地区,比如澳洲, 5)高纬度地区显然不满足这一条件,特别是在冰期,所以代谢机制需要往上调,通过让身体产生更多热量来维持体温,这一点作者没展开说,其实堆积更多褐色脂肪就属于这种方案,褐色脂肪和白色脂肪不一样,可以在需要时迅速调动起来产生热量,因纽特人就拥有一些提高褐色脂肪囤积效率的基因等位体(见: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525429d ), 6)可是,对于冰期的高纬度地区,这些生理方案都还不够,所以又开发出了非生理方案,火和穴居可以解决夜晚的御寒问题,而白天在外活动时,就只能靠穿衣服了, 7)衣服可以分两类,简单的,复合的,区别在于是否贴身合体因而密封严密,这需要裁剪和缝纫技术,而一旦有了贴身合体的衣服,就可以通过增加穿衣层次来提高保暖效果,像披风式的不合体简单衣物穿好几层是没多大意义的,特别是在有风条件下,所以简单衣服的穿衣指数最多1-2,而复合衣服可以达到6(穿衣指数的意思可参考我的旧文《食物与人类#1:卡路里迷信》), 8)简单衣服很早就有了,至少大几十万年,而根据头虱与体虱的分化时间测算(原理是:体虱只有在宿主穿了衣服之后才会获得独立生态位因而与头虱分化),甚至可能两三百万年前就有了, 9)尼安德特人肯定有简单衣服,否则熬不过冰期的欧洲,但从他们的工具组合看,不太可能有复合衣服,临近灭绝前可能是例外,当时有一些迹象显示他们好像有了复合衣服,要么从智人那里学会的,要么自己发明了, 10)四万多年前进入欧洲的智人(也就是克罗马侬人)几乎可以确定有复合衣服,因为, A)他们的工具组合完全符合条件, B)他们向北推进的更远, C)他们不像尼安德特人那么依赖穴居, D)他们在生理上不如尼安德特人耐寒,毕竟后者在高纬度已经呆了几十万年了,且至少经历过五个冰期了, 这一条可以参考 Brian Fagan (2010)  Cro-Magnon: How the Ice Age Gave Birth to the First Modern Humans 11)简单与复合衣服的另一个区别是,前者很容易被抛弃,一旦环境变暖,不再需要了,人们很快又会退回到光身子,作者推测这种转变在许多群体身上都发生过,比如塔斯马尼亚人,冰期时是披袍子的,欧洲人发现他们时则是光着的, 12)复合衣服则不那么容易被抛弃,这是因为, A)它包裹严密,留下的裸露部位很少,久而久之,人们产生了对裸体的羞耻感,公开场合展示裸体在文化上变得不可接受,乃至成为禁忌,特别是生殖器, B)晚期人类,至少智人,有着普遍的身体装饰需求,在有衣服之前,主要装饰手段是在皮肤上进行涂抹,彩绘和文身,当然,还有发式,牙齿修饰(涂黑、敲除或磨尖门牙)和头颅修饰(比如压扁拉长), 简单衣物的采用基本上不影响这些装饰手段,因为披袍遮蔽不严密,而且随时穿脱,皮肤裸露机会仍然十分充分,但复合衣服就不同了,包裹严密,穿脱不便,特别是多层衣服,短暂的升温只须脱去外套,内衣仍然充分遮蔽身体,加上因之而发展出的裸露禁忌,裸露机会很少,于是身体装饰从皮肤转向了衣服,而文身逐渐消失(脸部可能是例外,因纽特人仍然会纹脸), 这一转变使得衣服在御寒之外具备了新的功能:遮羞和装饰,而一旦这一功能确立,即便环境变得温暖起来(无论是因为气候变暖还是群体向温暖地带迁移),对衣服的需求也不再会消失, 我发现这一条是 Gilligan 此书最具原创性也最有价值的部分,衣服衍生功能的发展以及相应的文化/心理转变是非常有意思的话题,我还没见过从进化人类学角度做出的细致分析,可惜的是,他只提出了观点,没有充分展开,比如,有关裸露羞耻感的地区/文化差异究竟是怎么分布的?个体心理发育中是如何获得的?是否存在某种先天基础,还是纯文化的?文身习俗的地理分布?…… 而且他没有处理一个明显的难题:两万年前跨越白令地峡进入美洲的那批人显然是有复合衣服的,而且可能已经穿了一两万年了,照理说已经发展出了裸露羞耻,也发生了装饰转移,可是他们的亚马逊后裔却完全抛弃了衣服,甚至临近寒带的火地人也只有简单衣服,复合衣服和缝纫技术显然在早期美洲人向南美扩散过程的某个时段被至少部分人群抛弃了,这怎么解释? 13)当全新世气候回暖时,衣服的遮羞与装饰功能已牢固确立,此时人们面临新问题:之前的复合衣服都是皮毛制作的,皮毛衣服的透湿是个大麻烦,而一旦湿了,就成了个累赘,比不穿还冷, 这个问题在冰期或寒带较不严重,因为严寒地区不仅温度低,湿度也很低,而且风大,这样,即便透气性很差的皮毛衣服,也不能完全挡住湿气往外跑, 虽然作者没提,我顺便补充两点: 有些寒带群体还发展出了一些专门针对这问题的适应器,比如蒙古人种的大汗腺退化,出汗量少,可能就是对穿皮毛衣服的适应, 可即便有这些优势,衣服干燥仍是个麻烦,晒干和烘干衣服是因纽特妇女家务工作的重要一块,(参考:Robert McGhee (2005) The Last Imaginary Place: A Human History of the Arctic World ) 所以在全新世的温带,继续穿皮毛衣服就是个大问题了,可是为了遮羞和装饰,还不得不穿, 14)找到的解决方案是以纤维织物代替皮毛,纤维织物的多孔毛细结构不仅透气性好,还可以在一定限度内吸收部分水汽而又不影响其正常功能,这一点对于贴身的内层衣服尤其有价值, 以上是此书前两部分的要点,到此为止都很好,虽然第5和第12点展开不够充分,但也不算大毛病, 毛病出在第三部分,作者野心太大,想要以上述论点,特别是第14点,去解释农业和定居文明的起源,可同时他的知识储备又远不足以支撑这一野心,结果闹了大笑话, 他的逻辑是这样的, 15)以往人类学家在解释农业起源时,关注的是食物获取,并且认为农业是一种高效的食物获取方式,其创造的剩余支撑了密集人口和定居文明, 16)可是,从食物获取角度看,农业其实是非常糟糕的选择,营养质量差,劳动强度高,劳动生产率低,饥荒风险大, 17)既然(从食物角度看)农业这么糟糕,当初有人选择它必定另有所需,是什么?只能是纤维,比如羊毛和亚麻,而从前述分析已知,全新世温带居民在找到以纤维织物取代皮毛这条出路之后,对纤维的需求应该十分迫切而旺盛, 毛病在于,他第一步就踩错了,他所质疑并试图取代的那套农业起源理论,早已过时了,是90年代之前的老古董,自那时以来,在新达尔文纲领引导下,进化人类学或者叫人类行为生态学(HBE)在这一主题上已取得了长足进展,从下面几本书可以管窥一斑: Allen W. Johnson & Timothy Earle (2000) The Evolution of Human Societies Douglas J. Kennett & Bruce Winterhalder eds. (2006) Behavioral Ecology and the Transition to Agriculture Robert L. Bettinger (2015) Orderly Anarchy: Sociopolitical Evolution in Aboriginal California 作者对这些进展显然一无所知,或者假装不知道, Gilligan 的观点首先就通不过热带农业的考验,许多热带农业是独立起源的,比如新几内亚高地,那里的农业显然不是由纤维需求所推动,实际上根本不产出纤维,那里人也基本上不穿衣服,而且热带农业的食物质量比温带的更差,这又怎么说? 农业在食物质量和单位劳动产出率上的劣势,并不是什么新闻,人类学家早就知道了,当初部分群体转向农业,并不是因为觉得那有多好,而是人口压力之下的迫不得已,农业起源实际上是更广泛意义上食谱下沉趋势的一种表现,也可以说是终极结果,更新世末期和全新世早期的食谱下沉被称为广谱革命, 你可能会问,既然人口压力始终存在,为何广谱革命发生的那么晚? 答案是:食谱下沉是需要技术的,不是你想下沉就能沉得了的,每一轮下沉都需要一组新技术,而技术是需要时间去发现和积累的, 用尼安德特人的穿刺矛是抓不住兔子的,也很难抓到羚羊,只适合野牛野马驯鹿这样的大动物,需要近身伏击,而有了投掷矛就能抓羚羊了,而随着掷矛器、鱼叉、弓箭、猎网的出现,可以抓的动物越来越小,单位面积土地承载的人口相应上升, 伴随着每次食谱下沉,人口密度抬高一级,而抬高了的人口水平反过来会把之前上一级的较大型动物吃光,于是更加依赖更小的动物,然后又向植物开拓,等到植物成了主食,更高水平的人口会把小动物也吃光……任一时刻处于何种均衡水平,取决于当时的技术条件, 农业起源就是这一进程的最终结果,当残余的动物群面临公地悲剧下的灭绝前景时,有人便开始尝试控制种群,将其私有化,开始圈占和捍卫领地,以避免公地悲剧,植物资源同理,而单位土地产出率的提高也让捍卫领地在技术上变得可行,于是开始了定居, 有了领地和定居之后,便有了改进领地内资源产出效率的投资激励,烧荒,排水,挖沟,清理土地,播种,选育……最终导向农耕, 这些事情我以前大致讲过,不再具体细说,可以读我的旧文《食物与人类#6:向下开拓》,最好读整个系列, 衣服在人类进化史上确实扮演了重要角色,可是和食物相比,终究只是条尾巴,Gilligan 想要用这条尾巴来摇动整条狗,幼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