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铁与民主

【2017-05-02】

@whigzhou: 铁取代青铜可能从两方面削弱了对长距离贸易的需求:1)铁矿分布广泛,2)青铜的两种主原料铜和锡很少共存一地,而冶铁只须一种矿物。这一削弱,加上铁器的廉价易得,或许部分解释了青铜文明在地中海世界的崩溃,因为铁器普及让旧精英阶层对矿产地和贸易路线的控制变得一文不值,也不再能独占武器优势。 ​​​​

@太文公_96861: 廉价技术普及进而贵族精英阶层遭受打击。步兵取代骑士好像也这样。是不是伴随着政治平民化的过程?然后海上民族入侵了。

@whigzhou: 对。有人确实认为希腊民主和铁代铜有关系,无论这一点是否成立,对大规模步兵的需求与政治平民化的关系是明确的

@whigzhou: 在考虑人工智能的制度后果时,这也是不可忽视的一条线索,普选权和福利制度曾经是换取大规模动员能力的代价

 

标签: | | | | |
7815
【2017-05-02】 @whigzhou: 铁取代青铜可能从两方面削弱了对长距离贸易的需求:1)铁矿分布广泛,2)青铜的两种主原料铜和锡很少共存一地,而冶铁只须一种矿物。这一削弱,加上铁器的廉价易得,或许部分解释了青铜文明在地中海世界的崩溃,因为铁器普及让旧精英阶层对矿产地和贸易路线的控制变得一文不值,也不再能独占武器优势。 ​​​​ @太文公_96861: 廉价技术普及进而贵族精英阶层遭受打击。步兵取代骑士好像也这样。是不是伴随着政治平民化的过程?然后海上民族入侵了。 @whigzhou: 对。有人确实认为希腊民主和铁代铜有关系,无论这一点是否成立,对大规模步兵的需求与政治平民化的关系是明确的 @whigzhou: 在考虑人工智能的制度后果时,这也是不可忽视的一条线索,普选权和福利制度曾经是换取大规模动员能力的代价  
同婚权与蛋糕权

【2017-10-10】

下午课上分组讨论婚姻话题,不出意料,焦点很快汇聚到当下正热门的同性婚姻上,同样不出意料,nayster在我的新移民同学中占压倒多数(除了香港同学表示不在乎,日本同学的意见没听到),为避免讨论变成异口同声宣示倾诉,我主要扮演倾听者、提问者和质疑者的角色,结果就不幸被认定为yesster了。

不过我确实不太接受nayster们最常提到的那些理由,我不相信同婚合法化会危及传统婚姻,传统婚姻是在衰弱,但和同性恋或同婚都没什么关系。

『会confuse孩子』也没多大说服力,首先,孩子恐怕没这么容易被confuse,其次,当前使劲confusing孩子的是女权主义、多元主义、相对主义乃至整个进步主义运动,只要他们仍然统治着媒体和教育系统,孩子们被confuse的风险是一样的,无论同婚是否合法化。

对收养问题的担忧更有道理一些,但这之所以成为问题主(more...)

标签: | | |
7813
【2017-10-10】 下午课上分组讨论婚姻话题,不出意料,焦点很快汇聚到当下正热门的同性婚姻上,同样不出意料,nayster在我的新移民同学中占压倒多数(除了香港同学表示不在乎,日本同学的意见没听到),为避免讨论变成异口同声宣示倾诉,我主要扮演倾听者、提问者和质疑者的角色,结果就不幸被认定为yesster了。 不过我确实不太接受nayster们最常提到的那些理由,我不相信同婚合法化会危及传统婚姻,传统婚姻是在衰弱,但和同性恋或同婚都没什么关系。 『会confuse孩子』也没多大说服力,首先,孩子恐怕没这么容易被confuse,其次,当前使劲confusing孩子的是女权主义、多元主义、相对主义乃至整个进步主义运动,只要他们仍然统治着媒体和教育系统,孩子们被confuse的风险是一样的,无论同婚是否合法化。 对收养问题的担忧更有道理一些,但这之所以成为问题主要是因为国家权力在收养事务上插手太深,我的立场是:如果我是孤儿院院长,我会拒绝任何同性恋者的收养请求,如果我是法官,我不会禁止孤儿院院长将孤儿交给同性恋收养者,如果我是议员,我会对任何扩大国家对收养事务干预权的法案投反对票…… 当然,如果有投票权,我肯定会投nay,因为尽管我不认为同性恋和同婚本身是什么洪水猛兽,但当前推动他们的那个政治运动和意识形态体系却是货真价实的洪水猛兽,特别是到他们在推进这一议题时所表现出的蛮横、不宽容、不可理喻、得寸进尺,更让我不愿看到他们又一次得手。 假如回到十年前,我可能会想,这事情没那么重要,最好满足他们吧,好让这议题从政治空间中消失,但近十几年的经验告诉我,事情不会这么发展,他们只会得寸进尺,得到同婚权之后,他们会进而要求同婚蛋糕权……他们总会找出办法让这议题延续下去,真正的伤害随后便会到来。  
阻断自然选择

【2017-10-06】

第一第二代进化论者通常也是古典自由主义者,第三第四代进化论者里却冒出了大批进步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和强制优生论者,这是怎么回事?奥秘在于福利制度,作为进化论者,他们很容易看出福利制度逆转选择压力的效果,这是对的,错误在于他们自负且狂妄到想要扮演上帝的角色。

在我们达尔萨斯主义者看来,通过育种计划来改进人类的想法是幼稚可笑的,消除福利制度,让自然选择在和平条件下继续起作用,才是正道。

类似的错误也发生在种族和民族问题上,常有人将我们的特殊主义和alt-right中的孤立主义和白人民族主义者相混淆,其实两者之间只有肤浅的相似性。

我们达尔萨斯主义者相信,存在种族、民族和文化差异,就现代文明的存在条件而言,一些种族比另一些优秀,一些民族比另一些优秀,一些文化比另一(more...)

标签: | | |
7809
【2017-10-06】 第一第二代进化论者通常也是古典自由主义者,第三第四代进化论者里却冒出了大批进步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和强制优生论者,这是怎么回事?奥秘在于福利制度,作为进化论者,他们很容易看出福利制度逆转选择压力的效果,这是对的,错误在于他们自负且狂妄到想要扮演上帝的角色。 在我们达尔萨斯主义者看来,通过育种计划来改进人类的想法是幼稚可笑的,消除福利制度,让自然选择在和平条件下继续起作用,才是正道。 类似的错误也发生在种族和民族问题上,常有人将我们的特殊主义和alt-right中的孤立主义和白人民族主义者相混淆,其实两者之间只有肤浅的相似性。 我们达尔萨斯主义者相信,存在种族、民族和文化差异,就现代文明的存在条件而言,一些种族比另一些优秀,一些民族比另一些优秀,一些文化比另一些文化优秀,一些共同体比另一些优秀…… 但我们不会像某些alt-right那样主张孤立主义、民族主义乃至种族隔离,因为所有这些都是在试图阻断自然选择和进化过程,而优秀群体的优秀正是选择和进化的结果,他们才是最不需要把自己圈闭起来的群体,他们唯一需要的是一个和平开放自愿条件下继续展开竞争的制度条件。 诸如『不能让我们优秀民族的血统被劣等民族污染了』这种念头,只有极度自卑者才会冒出来,用关税保护本国产业的性质完全一样。  
自尊

【2017-09-28】

@PragerU字幕组 Matt Walsh: Why Self-Esteem Is Self-Defeating 为什么自尊心等于自我挫败

清理微博时看到这条,又想了一下,发现讲主走了另一个极端,self-esteem是我们无法离开的东西。

1)『自我』本来就是个fictional fact,是对凌乱经验材料的一种组织和叙述方式,通过这种叙事,我们在头脑中构造出了一个连贯而一致的主体——自我,

2)自我叙事和实际行为表现可以有相当差距,3)不同版本自我叙事之间差异也会影响行为表现,

4)人格特质可能会影响自我叙事与实际表现之间的差距,

5)一个适度理想化的自我叙事,可能会将实际行为引向较为理想的方向,这(more...)

标签: | |
7807
【2017-09-28】 @PragerU字幕组 Matt Walsh: Why Self-Esteem Is Self-Defeating 为什么自尊心等于自我挫败 清理微博时看到这条,又想了一下,发现讲主走了另一个极端,self-esteem是我们无法离开的东西。 1)『自我』本来就是个fictional fact,是对凌乱经验材料的一种组织和叙述方式,通过这种叙事,我们在头脑中构造出了一个连贯而一致的主体——自我, 2)自我叙事和实际行为表现可以有相当差距,3)不同版本自我叙事之间差异也会影响行为表现, 4)人格特质可能会影响自我叙事与实际表现之间的差距, 5)一个适度理想化的自我叙事,可能会将实际行为引向较为理想的方向,这正是self-esteem的价值所在 6)当然,对自我叙事进行理想化的努力若是走过头,也会产生负面效果,比如讲主所针对的那些, 7)社会规范的确立,很大程度上依靠了上述心理机制,首先,通过社会协调叙事, 一个典型道德人的虚拟形象被创造出来,然后,对这一形象的认知将影响个体对自我叙事的构造,倾向于使之合范 8)抑郁症可能是观察这一机制如何起作用的一个窗口,抑郁症患者似乎特别擅于『认清现实』,不为各种理想化叙事所打动 9)过度理想化的自我叙事可能引出的一种后果是,把自己锁闭在一个狭小而舒适的生态位中,回避各种富有竞争性或挑战性的活动,只跟那些乐于大量分发廉价赞许的人交往,以免自己那个不切实际的故事被轻易揭穿  
强制投票

【2016-07-01】

@whigzhou: 澳洲的强制投票制创造了很多娱乐性政党。 ​​​​

@熊也餐厅:不去登记就可以不用投票。登记了不投以前是罚款五十澳元,现在怎么样就不知道。

@whigzhou: 不登记只是让政府可能开不了罚单而已,没有这样的豁免,我查过

@空的发狂WALLE:强制公民履行政治义务,为什么?

@whigzhou: 从实际效果上看,明显的结果是提高左派得票率,比民主党用大巴将本来不会投票的人一车车拉到投票站的效果好5倍,瑞士的一个案例显示,强制投票可将左派得票率提高20%

@whigzhou: 澳洲(more...)

标签: | |
7799
【2016-07-01】 @whigzhou: 澳洲的强制投票制创造了很多娱乐性政党。 ​​​​ @熊也餐厅:不去登记就可以不用投票。登记了不投以前是罚款五十澳元,现在怎么样就不知道。 @whigzhou: 不登记只是让政府可能开不了罚单而已,没有这样的豁免,我查过 @空的发狂WALLE:强制公民履行政治义务,为什么? @whigzhou: 从实际效果上看,明显的结果是提高左派得票率,比民主党用大巴将本来不会投票的人一车车拉到投票站的效果好5倍,瑞士的一个案例显示,强制投票可将左派得票率提高20% @whigzhou: 澳洲各州中,政治倾向最左的塔斯马尼亚也是执行义务投票法最起劲的州,2010年大选后开出了5000张罚单 @熊也餐厅: 懒惰的右派不会因此而获利吗? @whigzhou: 总体上不会,投票意愿低的人里总体上左派比例高得多,否则为啥民主党出动大巴共和党不这么做呢  
显然不会

【2016-07-14】

八年前,包括安替在内的众多自由派告诉你们,奥巴马纵有各种不好,至少可以让黑人扬眉吐气大满足一次,从今往后种族议题就消停了,今天他们会站出来说自己错了吗?显然不会。

七年前,大把金融界神棍和吃瓜经济学家(其中以奥派最起劲)跳出来说这回恶性通胀肯定没跑美元就要崩溃了,今天他们会站出来说自己错了吗?显然不会。

20天前又大把大把不知该怎么称呼的绝顶聪明人跳出来大哭丧说这下英国经济肯定完蛋,五年十年后他们会站出来说(more...)

标签:
7797
【2016-07-14】 八年前,包括安替在内的众多自由派告诉你们,奥巴马纵有各种不好,至少可以让黑人扬眉吐气大满足一次,从今往后种族议题就消停了,今天他们会站出来说自己错了吗?显然不会。 七年前,大把金融界神棍和吃瓜经济学家(其中以奥派最起劲)跳出来说这回恶性通胀肯定没跑美元就要崩溃了,今天他们会站出来说自己错了吗?显然不会。 20天前又大把大把不知该怎么称呼的绝顶聪明人跳出来大哭丧说这下英国经济肯定完蛋,五年十年后他们会站出来说自己错了吗?显然不会。 那么这些人以后说话还有人信吗?当然有,大把,因为你们向来就这么蠢  
退休基金

【2016-07-22】

不少朋友对金融/投资界的人为何也那么反市场感到困惑不解,among others, 一个明显的理由是退休基金的市场份额在过去几十年中大幅膨胀,这些基金的管理者大多喜欢迎合流行风潮,为了表现自己的政治正确,他们往往表现的比一般白左还要过火,至于内心是否真的相信那一套,则是另一码事。

 

标签: | | |
7795
【2016-07-22】 不少朋友对金融/投资界的人为何也那么反市场感到困惑不解,among others, 一个明显的理由是退休基金的市场份额在过去几十年中大幅膨胀,这些基金的管理者大多喜欢迎合流行风潮,为了表现自己的政治正确,他们往往表现的比一般白左还要过火,至于内心是否真的相信那一套,则是另一码事。  
焦虑的家长

【2016-10-07】

#读过《教養的迷思》# 我的评分:★★★★★ 极好(虽然有些过头话),推荐给现在或未来有孩子的朋友。

Harris说的很好,不过,现代家长各种过度紧张兮兮的做法,依我看并不是白板轮/教养论/斯金纳主义或类似理论流行的结果,而是中产焦虑和能动性乐观主义两者结合的众多产物之一,那些理论只是恰好满足了焦虑者的需求而已。

 

标签: | |
7793
【2016-10-07】 #读过《教養的迷思》# 我的评分:★★★★★ 极好(虽然有些过头话),推荐给现在或未来有孩子的朋友。 Harris说的很好,不过,现代家长各种过度紧张兮兮的做法,依我看并不是白板轮/教养论/斯金纳主义或类似理论流行的结果,而是中产焦虑和能动性乐观主义两者结合的众多产物之一,那些理论只是恰好满足了焦虑者的需求而已。  
矛盾主义

【2016-08-05】

@Drunkplane-zny: 我听写了一个视频,关于相对主义、兼容论、决定论和自由意志

@whigzhou: 讲主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他对自由意志的两种解读都是不对的,1)他说,若自由意志等于免于因果,则与决定论不容,这是错的,参见《自由的进化》第3章第5节『决定论世界中的无原因事件』

@whigzhou: 2)他说,若自由意志等于免于对欲望和选择的约束,则与决定论相容,这也不对,免于对欲望的约束是自由,不是自由意志,一个心智健全的奴隶也有自(more...)

标签: | |
7791
【2016-08-05】 @Drunkplane-zny: 我听写了一个视频,关于相对主义、兼容论、决定论和自由意志。 @whigzhou: 讲主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他对自由意志的两种解读都是不对的,1)他说,若自由意志等于免于因果,则与决定论不容,这是错的,参见《自由的进化》第3章第5节『决定论世界中的无原因事件』 @whigzhou: 2)他说,若自由意志等于免于对欲望和选择的约束,则与决定论相容,这也不对,免于对欲望的约束是自由,不是自由意志,一个心智健全的奴隶也有自由意志,但没有自由,一块免于强制的石头或一只免于强制的海胆,显然都没有自由意志 @whigzhou: 决定论说的是此刻世界状态由上一刻世界状态完全决定,这里完全没涉及因果关系,后者是有关特定事件或世界某些特性的命题的 @whigzhou: 我一看到视频里出现多米诺骨牌就知道他对决定论的理解掉进了最常见的坑里,对决定论世界的最佳演示是康威生命世界,多米诺骨牌是最糟糕的误导 @挡不住的james5664:老旧哲学对决定论的定义是基于非此即彼黑白分明的思维模式,随着现代科学的进展,越来越显得幼稚。例如和决定论直接相关的关于“随机”的定义,有斯宾诺莎爱因斯坦之数学"上帝"视角的truly random,有人类算法视角的pseudo-random。 @whigzhou: 老旧哲学早已区分了物理上的非决定性(真随机)、统计上的无模式(伪随机)和认识论上的不确定性,依我看很『非此即彼黑白分明』嘛  
剩下的

【2016-10-24】

我曾说过,90年代以来,西方左派经历了一次智识上的破产,不过我说这话时没有意识到的是,那次破产的结果不是左派从某些思想/学术领域退却,而是相反,但凡还有点脑子且有点自尊的人纷纷退出了某些学术领域(比如所有以Studies结尾的专业),结果剩下的更自信更得意更欢腾了…… ​​​​

 

标签: |
7781
【2016-10-24】 我曾说过,90年代以来,西方左派经历了一次智识上的破产,不过我说这话时没有意识到的是,那次破产的结果不是左派从某些思想/学术领域退却,而是相反,但凡还有点脑子且有点自尊的人纷纷退出了某些学术领域(比如所有以Studies结尾的专业),结果剩下的更自信更得意更欢腾了…… ​​​​  
细细的歧视

【2016-11-07】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亚裔细分,无非暴露了平权法的种族主义实质,所谓平权本来就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嘛,只不过没平到自己头上就体会不到,如今不光要歧视,还要细细的歧视。 ​​​​

 

标签: | | |
7779
【2016-11-07】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亚裔细分,无非暴露了平权法的种族主义实质,所谓平权本来就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嘛,只不过没平到自己头上就体会不到,如今不光要歧视,还要细细的歧视。 ​​​​  
德性

【2016-11-12】

@FT中文网 【为何希拉里赢了直接选票却输了白宫?】让希拉里败选的“选举人团制度”,是美国国父们的政治发明,旨在避免多数人暴政,让小州也能发声。此次“黑天鹅”大选后,它会改革吗?

@黄章晋ster:常态下,现代社会的整体演进显然利于民主党,因为共情、信任范围等表现都是代际增长的,这些变化都利于建立大政府和福利社会。只是,人类历史中并不能提供信任迅速扩大的足够经验。

@whigzhou: 教官你一下错了两点:1)普遍信任从婴儿潮一代开始连续下降了几代,2)普遍信任是保守派特征

(more...)

标签: | | |
7777
【2016-11-12】 @FT中文网 【为何希拉里赢了直接选票却输了白宫?】让希拉里败选的“选举人团制度”,是美国国父们的政治发明,旨在避免多数人暴政,让小州也能发声。此次“黑天鹅”大选后,它会改革吗? @黄章晋ster:常态下,现代社会的整体演进显然利于民主党,因为共情、信任范围等表现都是代际增长的,这些变化都利于建立大政府和福利社会。只是,人类历史中并不能提供信任迅速扩大的足够经验。 @whigzhou: 教官你一下错了两点:1)普遍信任从婴儿潮一代开始连续下降了几代,2)普遍信任是保守派特征 @whigzhou: 自由派拥有的是虚幻而廉价的博爱,而不是普遍信任,前者对应绿色和平,大赦国际,慈爱大政府,后者对应诚信正直,邻里互助,社区自治 @whigzhou: 前者对个人德行要求很低,只需要一点点情怀,口水,最多加一张小额支票,后者要求个人时时恪守道德,亲力亲为,守望互助 @赵昱鲲:Trump的政策肯定比希拉里好,但他在美国人心目中一直是物质至上的象征,。,关键是美国人明明知道川普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把他选了上去,这个一方面说明建制派是何等不可救药,但另一方面说实话我觉得是美国大众德性的下降。 @whigzhou: 旧的德性已随伟大一代而逝去,但愿新的德性还在襁褓中活着~ @人格显示器:川普的德性是罗马人的德性,罗马人不怜悯敌人,分得清内外,有常识 @whigzhou: 笑话,他哪有一点点罗马气味?罗马人勇敢,尚武,追逐荣耀,将罗马大道和文明秩序推至世界尽头,所到之处落地生根,川普退缩,自闭,怨天尤人,舔普京屁沟,哭喊着要把美国力量的精锐先锋逼回来,这还好意思提罗马? @whigzhou: 对这次大选,其实自从Cruz输掉以后,我就不怎么关心了, 在我眼里,川普就是一坨屎,希拉里 则是一颗毒药,毒药害处较明确,屎主要是恶心,后果则不明朗,我倒还不至于像老摇那样被恶心到去吃毒药,但让我舔屎也是不可能的,好在我手里没票,无须作此困难抉择,但假如我有,大概会像犹他州的众多铁杆保守派一样,投给第三人,看看落基山东麓各深红州的数字,不难发现许多传统保守派有着和我相似的感受。  
甜味敏感

或许是戒碳水的结果(欢迎大家以某种纯粹主义姿态对『戒』字进行挑剔,当然这对我不会起任何作用),我变得对甜味十分敏感,如今大部分蔬菜,青椒,(烤熟或炒熟的)胡萝卜,菠菜,地蒲,洋葱……都会让我觉得很甜,甚至太甜,而饼干则多半甜得无法接受了。 ​​​​

 

标签: |
7641
或许是戒碳水的结果(欢迎大家以某种纯粹主义姿态对『戒』字进行挑剔,当然这对我不会起任何作用),我变得对甜味十分敏感,如今大部分蔬菜,青椒,(烤熟或炒熟的)胡萝卜,菠菜,地蒲,洋葱……都会让我觉得很甜,甚至太甜,而饼干则多半甜得无法接受了。 ​​​​  
去中心化组织

续前文

最吸引我的是晨星公司的例子,有趣但又让人将信将疑,于是我找到了《哈佛商业评论》文章,读完前三分之一时,我还觉得不太靠谱,像是个被夸大了的神话,但读到最后我信了,很有意思的案例。 ​​​​

几个要点消除了我对这种去中心化模式的最初(不是全部)怀疑:1)400多员工分处于23个作为独立成本/收益中心的业务单元,这使得需要紧密合作的人数远低于邓巴数三分之一的水平,2)业务数据的充分透明,3)处理分歧/冲突的陪审制,4)基于虚拟货币的内部模拟(more...)

标签: | |
7631
续前文) 最吸引我的是晨星公司的例子,有趣但又让人将信将疑,于是我找到了《哈佛商业评论》文章,读完前三分之一时,我还觉得不太靠谱,像是个被夸大了的神话,但读到最后我信了,很有意思的案例。 ​​​​ 几个要点消除了我对这种去中心化模式的最初(不是全部)怀疑:1)400多员工分处于23个作为独立成本/收益中心的业务单元,这使得需要紧密合作的人数远低于邓巴数三分之一的水平,2)业务数据的充分透明,3)处理分歧/冲突的陪审制,4)基于虚拟货币的内部模拟投资机制,5)薪酬评定委员会,6)严格的新人录用标准,7)极为克制的扩张速度 另外一点,作者没说,但我强烈相信,该公司肯定没有任何多元文化政策,这种模式需要高度文化同质性,比如其中一条:它能有效运作要求员工对同事的不佳表现能随时提出坦诚而不带恶意的批评,这一点在许多文化中是根本不可能的。 对去中心化组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这篇文章。  
《自下而上》

挺好的主题,不幸写成了万金油,《红皇后》里那个睿智的里德利已与我们渐行渐远,越来越满足于围绕几个既有观点洋洋自得而缺乏审视的罗列貌似对自己有利的材料,把它们用作子弹来漫天扫射和自我按摩,唉 // 马特·里德利:《自下而上》 ​​​​

显示一位思考者向布道者或按摩师转变的两个迹象:1)对自己观点或叙述中的潜在弱点和明显反驳缺乏起码的敏感,2)对正在加以辩驳的对方观点缺乏起码的耐心为之寻找可能的合理化版本。

这两种倾向的结果分别是:1)缺乏自我反思,(more...)

标签: |
7629
挺好的主题,不幸写成了万金油,《红皇后》里那个睿智的里德利已与我们渐行渐远,越来越满足于围绕几个既有观点洋洋自得而缺乏审视的罗列貌似对自己有利的材料,把它们用作子弹来漫天扫射和自我按摩,唉 // 马特·里德利:《自下而上》 ​​​​ 显示一位思考者向布道者或按摩师转变的两个迹象:1)对自己观点或叙述中的潜在弱点和明显反驳缺乏起码的敏感,2)对正在加以辩驳的对方观点缺乏起码的耐心为之寻找可能的合理化版本。 这两种倾向的结果分别是:1)缺乏自我反思,2)总是挑选最虚弱对手的观点的最荒谬版本。 不过里德利列举的一些材料还是很有意思,我读这本书最大的收获是给我的书单里又添加了十几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