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IT〉标签的文章(48)

团购是昙花,团练才是王道

团购是个好东西,但那只是消费者和商家的好东西,前者血拼的很爽,后者多了个实施价格歧视的简易工具,但对于运营商,它并不是很好的商业模式,因为你很难用它来构筑独特的核心竞争力,或者说很难建立排他性,至少我现在还没看出来,这种排他性会如何建立。

这样看来,团购可能只是一种破坏性力量,它会推动消费者和商家行为模式发生变化,团购风潮刮过之后,整个零售/服务业的面貌或许会大为改观,但它本身却未必能发展成一个诱人而富有想象空间的产业。

依我看,更有意思的东西,是团练,我用这个词来命名这样一种未来的商业模式:一群人通(more...)

标签: | | | |
1558
团购是个好东西,但那只是消费者和商家的好东西,前者血拼的很爽,后者多了个实施价格歧视的简易工具,但对于运营商,它并不是很好的商业模式,因为你很难用它来构筑独特的核心竞争力,或者说很难建立排他性,至少我现在还没看出来,这种排他性会如何建立。 这样看来,团购可能只是一种破坏性力量,它会推动消费者和商家行为模式发生变化,团购风潮刮过之后,整个零售/服务业的面貌或许会大为改观,但它本身却未必能发展成一个诱人而富有想象空间的产业。 依我看,更有意思的东西,是团练,我用这个词来命名这样一种未来的商业模式:一群人通过SNS或者其他网络途径凑在一起,不仅仅是购买一种已经存在的商品/服务,而是提出一种需求,进而触发一个经由设计/参与/组织/生产/分享、最终满足这一需求的过程,显然,团购只是它的一个很初级的特例。 在此过程中,运营商可以起这样的作用: 1)把一群有着共同偏好的人凑在一起,比如他们都对家居用品很在意; 2)提供一种机制让需求在互动中涌现出来,容易想到的是,新需求的涌现往往是出于对旧产品的共同不满,比如许多人都觉得现在的电源插座有许多不便之处; 3)提供一种机制让有想法的人提供产品创意和改良设计,或许很多人都有改良插座的想法,但很少有人会真的动手,因为他很难指望找到厂家来生产它,规模经济门槛和信息障碍会杀死绝大部分创新念头,而团练的机会就在这里; 4)一旦某种设计获得足够多的预订者,就开始招募制造商来生产,当然,从概念设计到最终工艺可能会有多个角色参与;这个环节上你或许瞥见了些众包的影子? 5)运营商需要为上述整个过程中,利益如何分配,权利/责任如何分割,提供一个清晰易懂的机制,特别是激励回路的设计是关键; 这才是真正革命性的商业模式,它将彻底改变整条整条的产业链,淘宝的发展已经培植了一大批淘宝工厂,团练也同样会培植出一大批团练设计师和团练作坊。
人格/行动/关系/交易/聚集/社会/……

越来越感觉SNS这个概念有问题,SNS们似乎始终没弄明白他们想要做什么(或许只是我了解的不多),在我看来,网络社会的进化将沿着下面几个概念依此展开:

1)首先需要解决人格分裂的问题;用户需要一个地方来存放和运行他的人格,而这个人格应能以用户想要的各种“身份”在各种场景中“表现”;巨头们都想成为头号人格运营商,如果互通性不解决,或者人格继续分裂,或者形成垄断;

2)需要赋予人格以行动能力,诸如:写信,交谈,评论,评价,阅读,欣赏,投票,竞拍,购买……,这些并非人(more...)

标签: | |
1408
越来越感觉SNS这个概念有问题,SNS们似乎始终没弄明白他们想要做什么(或许只是我了解的不多),在我看来,网络社会的进化将沿着下面几个概念依此展开: 1)首先需要解决人格分裂的问题;用户需要一个地方来存放和运行他的人格,而这个人格应能以用户想要的各种“身份”在各种场景中“表现”;巨头们都想成为头号人格运营商,如果互通性不解决,或者人格继续分裂,或者形成垄断; 2)需要赋予人格以行动能力,诸如:写信,交谈,评论,评价,阅读,欣赏,投票,竞拍,购买……,这些并非人格运营商提供的服务,后者只保证他所维护的那些人格能进入实施行动的相应场景; 3)在行动中,关系得以建立;作为当然知情者,该行动场景运营商了解并维护了这些关系;用户或许希望这些关系被它的人格运营商所收集;当用户出现在其他场合时,他或许希望这些关系中的某些部分被该场景中的其他人所感知; 4)交易是一种行动能力,插入适当的社会层之后,个人博客便可直接成为网店,这才真正的C2C嘛,淘宝顶多就是做做评级/排名/分类/精选/推荐之类; 5)与行动能力同样重要的是组织能力,一种是正式组织,有预先规定的控制机制,加入/退出程序,从空白开始创建,比如豆瓣小组,但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自发组织,它们从关系中自动浮现,现在SNS们都侧重于从个人出发的关系网扩散,没人去尝试建立以内聚度分析为基础的组织浮现机制,这显然更有意思,设想某一天,豆瓣提醒你:不妨招呼这几个人建个小组吧?你回答“好啊”,于是,小组有了,不是空白的,里面有成员,有豆列,有作品,有评论…… 6)人格运营商注定只剩下一两家,但社会运营商可以也注定会有很多,他们的业务是建立活动场所,适合于某类活动的开展,比如讨论/看球/拍卖/团购/麻将/记者招待会……
饭文#N7: Web没死,它只是被2.0了

Web没死,它只是被2.0了
辉格
2010年8月23日

上周,拥有巨大影响力的网络杂志《连线》的主编Chris Anderson发表长文,宣称“Web已死,Internet永生”,大意是,传统基于开放协议(HTTP)、统一内容表达语言(HTML)和单一访问手段(浏览器)的万维网,正在被定制应用程序和封闭式服务所取代。

此言一出,立即引来许多争议和嘲讽,有人为他所指出的封闭化倾向而担忧,但更多的人则认为他是在用耸人听闻的标题哗众取宠,其判断所依据的也只是些片面而肤浅的统计数字;考虑到每隔几个月都会有人跳出来宣布“某某已死”,而《连线》在这方面也是劣迹斑斑(比如早在97年他就曾宣布过“浏览器已死”),这些质疑和嘲讽也在情理之中。

更糟糕的是,文章开篇引用来支持其观点的数字更是缺乏说服力:网络流量中视频的比例大增,而Web的比例大减——这除了表明视频文件很庞大之外,什么也说明不了,对于作者观点而言,更有意义的数字是:流向专用程序而非浏览器的流量,和封闭式服务中的流量,以及相应的点击数和用户逗留时间,变化趋势如何?

不过,抛开举证的蹩脚和标题的哗众取宠这些砂子,Anderson的文章还是提出了值得关注的现象和趋势;其实,与Anderson的文章同时,《连线》也发表了他与Tim O’ReillyJohn Battelle这两位2004年Web 2.0大会创办者的长篇对话,对话的内容比原文更深入也更直指问题实质。

归结起来,我们面临三个问题:1)专有化和封闭化的趋势是否真的存在?2)如果是,它只是先前已经被广泛谈论的潮流的延续,还是一种迄今未被意识到的新动向?3)如果是未来几年网络生态系统的图景与人们预期的大为不同,那它是什么样的?而谁将从中获益?

这些问题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抽象和飘渺,如果我们沉浸到(more...)

标签: | | | |
694
Web没死,它只是被2.0了 辉格 2010年8月23日 上周,拥有巨大影响力的网络杂志《连线》的主编[[Chris Anderson (writer)|Chris Anderson]]发表长文,宣称“Web已死,Internet永生”,大意是,传统基于开放协议(HTTP)、统一内容表达语言(HTML)和单一访问手段(浏览器)的万维网,正在被定制应用程序和封闭式服务所取代。 此言一出,立即引来许多争议和嘲讽,有人为他所指出的封闭化倾向而担忧,但更多的人则认为他是在用耸人听闻的标题哗众取宠,其判断所依据的也只是些片面而肤浅的统计数字;考虑到每隔几个月都会有人跳出来宣布“某某已死”,而《连线》在这方面也是劣迹斑斑(比如早在97年他就曾宣布过“浏览器已死”),这些质疑和嘲讽也在情理之中。 更糟糕的是,文章开篇引用来支持其观点的数字更是缺乏说服力:网络流量中视频的比例大增,而Web的比例大减——这除了表明视频文件很庞大之外,什么也说明不了,对于作者观点而言,更有意义的数字是:流向专用程序而非浏览器的流量,和封闭式服务中的流量,以及相应的点击数和用户逗留时间,变化趋势如何? 不过,抛开举证的蹩脚和标题的哗众取宠这些砂子,Anderson的文章还是提出了值得关注的现象和趋势;其实,与Anderson的文章同时,《连线》也发表了他与[[Tim O'Reilly]]和[[John Battelle]]这两位2004年[[Web 2.0]]大会创办者的长篇对话,对话的内容比原文更深入也更直指问题实质。 归结起来,我们面临三个问题:1)专有化和封闭化的趋势是否真的存在?2)如果是,它只是先前已经被广泛谈论的潮流的延续,还是一种迄今未被意识到的新动向?3)如果是未来几年网络生态系统的图景与人们预期的大为不同,那它是什么样的?而谁将从中获益? 这些问题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抽象和飘渺,如果我们沉浸到争论双方的语境之中,它的现实意义很明确:如果Anderson是对的,[[Apple Inc.|苹果]]和[[Facebook]]将前途无量,而谷歌的光芒将会迅速黯淡;在他看来,Facebook们正在营造一个个精彩却封闭的专属空间,照此下去,少数大型网站将占据绝大部分的内容和访问量,而一旦搜索爬虫和广告投送机制被它们挡在门外,谷歌的核心业务便成了无米之炊。 封闭化趋势的确存在,苹果和Facebook的巨大成功是最好的证据,前十大网站流量份额从01年的31%上升到现在的75%,也显示了明确的趋势;但正如O’Reilly所说,在开放和封闭之间来回摆动,在历史上重演过多次,甚至在许多其他产业中也能看到,我们不必为短暂的封闭化趋势而过分担忧。 这种摇摆源自应用技术创新与标准和平台进化之间的不同步,厂商在推出产品和服务时因此而面临着矛盾:一方面,他希望用最新的技术和最好的特性来满足用户需求,取得先机,而同时他们又背负着沉重的平台包袱:要遵循各种标准、提供各式接口、确保互通性等等,这是为了产品能适合各种各样的应用场合,以便获得最大的目标市场和规模效益。 如果平台进化过度滞后,而用户对新特性的呼声又很高,一些厂商就迫不及待的按自己的方式推出产品,如果这样的尝试屡屡得手,原有平台便瓦解了;当前,HTML标准的长期停滞、手机界面的无标准状态、身份识别机制的各自为政、开放网络支付平台的缺失,都为营造专有封闭系统创造了条件。 混乱过后,幸存下来的厂商或许会开始制订新的标准,构建新的开放平台;但更可能的是,一两家特别成功的厂商获得了像[[Wintel]]那样的垄断力,从而将其专有系统树立为事实上的标准;由于垄断者将逐步吞噬行业中的大部分利润,而垄断也使得行业生态越来越封闭僵化,其他厂商只好在系统之外寻求突破,而新一轮创新浪潮将给他们提供机会,于是平台之争再次上演。 判断目前局面的关键是:Anderson所指出的那些变化,究竟是Web2.0和云计算这两大浪潮的自然延续?还是封闭系统纷纷涌现已成大势?在我看来,并没有确定的答案或必然的趋势,结果将取决于支持Web2.0和云计算的开放派能跑得多快,能否赶在封闭系统一统天下之前,让[[HTML5]]、[[Cloud computing|云计算]]标准和开放式手机操作系统获得迅速进步,既能包容最新技术和最酷特性,又能维持足够的开放性。 如果前十大网站都是开放系统,其帐户是可以通行的,其服务是[[Interoperability|可互操作的]],其内容是可搜索、[[Mashup (web application hybrid)|可聚合和可重现的]],那么即便它们占据了全部流量份额,网络世界也仍将是开放的;在Web2.0或者云计算时代,个人甚至企业都不再需要从头建立自己的网站,他们只需要构建自己的应用和服务,并创建自己的内容即可;对此,我和O’Reilly一样,持稍稍乐观的看法。
下次……时,别忘了……

今天,大概所有的移动终端都有了日程提醒功能,提醒你今晚有个饭局,或三天后是某人生日,快点准备好礼物,不过,这些提醒都是基于固定时间的,这有些用处,但它更适合那些日程早已被牢牢锁定的忙人,而对于我这样可以把睡眠安排在任意时间段的人,想得出的用处不多。

我更需要的,是像这样的提醒:下次出门别忘了带上那堆空酸奶瓶,下次去超市别忘了买蚊香,下次去广州记得去鞋店看看,下次碰到老罗别忘了跟他要个签名(哦,我承认其实我从未见过老罗,不知道“下次”这个词是不是算暗示了非处……(more...)

标签:
710
今天,大概所有的移动终端都有了日程提醒功能,提醒你今晚有个饭局,或三天后是某人生日,快点准备好礼物,不过,这些提醒都是基于固定时间的,这有些用处,但它更适合那些日程早已被牢牢锁定的忙人,而对于我这样可以把睡眠安排在任意时间段的人,想得出的用处不多。 我更需要的,是像这样的提醒:下次出门别忘了带上那堆空酸奶瓶,下次去超市别忘了买蚊香,下次去广州记得去鞋店看看,下次碰到老罗别忘了跟他要个签名(哦,我承认其实我从未见过老罗,不知道“下次”这个词是不是算暗示了非处……),…… 就是说,时间是不确定的,它们被其他条件所触发,在上面那些例子中,有三类条件:位置的、关系的,还有情境的。 当然你的手机得有GPS,并且是常激活的,“下次去广州”的意思应该是进入以某个点为中心半径若干公里的区域,这个好办,只须将当前位置与指定地理戳比较即可,“下次去超市”则稍难一点,因为没指定哪家超市,需要程序理解电子地图的语义,“下次见到老罗”倒不难,不过需要你和对方都开通Google Latitude或Foursquare之类的服务,并都向对方暴露行踪,至少在足够接近时会暴露。 最难的恐怕要数“下次出门”了,借助GPS虽能判断出出门(假设你的居所是稳定的),但此时提醒大概有点太晚了,要走回头路了,或许在车子里装个传感器是好主意,一点火,传感器通电,条件就被触发了,这时提醒我回去拿酸奶瓶还不算太晚,嗯。 如此简单的程序,大概用App Inventor就能写了,呵呵。
饭文#M2: 下届世界杯我们怎么看球?

下届世界杯我们怎么看球?
辉格
2010年6月17日

过去28年里,每隔四年,就会有一群痴汉在那个月里把生活切换到另一种状态,这期间,除了电视机变得更大更清晰之外,一切似乎都在轮回中重复,没什么大的变化;不过,今年或许将是人们最后一次以如此方式来享受世界杯了,我说的可不是3D,3D电视固然好看,但也不过是更好的电视而已。

我说的是网络,正如它已改变了我们阅读新闻的方式,网络也即将改变我们观赏体育比赛的方式;那些电视运营商们,在目睹了他们报业同行在过去几年所遭遇的厄运之后,若仍然高枕无忧,那么下一个厄运将会(more...)

标签: | | |
721

下届世界杯我们怎么看球?
辉格
2010年6月17日

过去28年里,每隔四年,就会有一群痴汉在那个月里把生活切换到另一种状态,这期间,除了电视机变得更大更清晰之外,一切似乎都在轮回中重复,没什么大的变化;不过,今年或许将是人们最后一次以如此方式来享受世界杯了,我说的可不是3D,3D电视固然好看,但也不过是更好的电视而已。

我说的是网络,正如它已改变了我们阅读新闻的方式,网络也即将改变我们观赏体育比赛的方式;那些电视运营商们,在目睹了他们报业同行在过去几年所遭遇的厄运之后,若仍然高枕无忧,那么下一个厄运将会降临到他们头上;以目前技术进步的速度看,真正的改变将在下一届杯赛前到来,而乐意尝试新媒体的年轻球迷将会首先拥抱它。

下一次,不会再有人抱怨解说员是个话痨、外行、白痴、老鸭嗓、娘娘腔和定律制造者,甚至为此愤而关掉音量,因为他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解说员,或者干脆不要解说;下一次,解说员也不必再喋喋不休的报背景资料和技术统计数字了,这些都将由转播软件代劳,你用遥控器随时可以调出来看,当然,射门和犯规的慢镜头重放也是如此;解说员将只是一个陪你一起看球人而已,他只是比别人更会嘀咕,常常还能嘀咕出点道道。

下一次,他们也不必为了寻找看球气氛而去球迷酒吧了,宅男照样可以把球看的很热闹,只要从社交网络里找群朋友一起看就行了,他们的喝彩叫骂声和啤酒瓶破裂声,将汇集到你的电视机喇叭里;下一次,你将可以在八路甚至更多路现场视频中随意切换,以便获得你最想要的观赏角度,当然,日本女球迷可以选择专盯贝克汉姆的那一路视频,如果有运营商愿意提供的话(好吧,小贝是该退休了,不过球场上还会有帅哥)。

所有的变化可以归结为一条:运营商不再能控制我们看到和听到什么了,它不能为我们指定解说员和嘉宾——那是我自己挑的,不能决定是否或何时显示背景资料和技术统计——我用遥控器来控制,不能决定滚动字幕上显示些什么——将是我follow的tweets,更无法控制中场休息时我们去哪里、看谁的评论——或许我会去某个山寨评论员的个人频道上看分析;总之,我们将有机会自己挑选和搭建一个看球的信息环境。

正是上述挑选与组合信息源的地位,使得电视台作为内容运营商,在目前体育转播产业中处于核心主导地位,而未来,在信号提供商、内容与社交网站、山寨评论员和球迷之间将出现更直接、更多样化的互动方式,若电视台不能对此作出及时反应,他们在产业链中的角色将被边缘化;而同时,一批具备社会化特征的专业直播网站将会涌现,他们将在汇集各种信息源的基础上,为观众定制不同风格的套餐。

对于观众,内容源的多样化和选择的灵活性,既是机会与自由,也是负担与困惑,最佳的用户体验,需要在两者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而这也正是运营商未来机会之所在;偶尔看几场的、到世界杯才看的、专业级球迷、山寨评论员、偶像追逐者、机械恐惧者、数码发烧友,他们对信息的偏好、自我表达的需要、参与感和集体认同感,都会大不相同,为他们定制不同的直播套餐,构建不同的观赏和参与环境,无疑会大幅提升他们的观赏体验。

这是块很大的蛋糕,去现场看一次球,开销在万元级,而有机会且有能力去现场的,人数也不过在百万级,而对于时间或预算不足的大多数观众,如果未来的网络直播能提供一个最佳观赏体验,愿意花上几百块钱的人,将数以亿计;以现有的商业模式,这其中的市场潜力远远未被充分挖掘,今后,不仅这块蛋糕将被做大数倍,其切割方式也将彻底改变。

目前的区域排他性转播权,或许会被非排他性网络转播权所取代;解说和评论专家将有机会向多家竞争媒体同时销售其解说评论服务,甚至直接面向观众销售;由于网络直播使得信息组成的颗粒度变得更细,广告插入方式也将更灵活,广告商将有更多手段避免广告费被中场哨声冲进马桶,而同时,市场细分和差异化服务,将为无广告的收费直播创造空间。

饭文#LA:苹果被高估了,微软也是

苹果被高估了,微软也是
辉格
2010年5月28日

周三纳斯达克收市时,苹果市值超越微软,成为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这一超越被许多业界人士视为一个里程碑:这是两个老牌巨头二十多年漫长赛跑的惊人逆转,也是乔布斯个人的辉煌成就;有人说,这标志着手持移动终端的重要性已压过个人电脑,也有人说,这象征着围绕桌面系统的传统IT产业生态,已过渡到以网络为核心的终端类型多样化的产业生态。

这些说法都没错,也都抓住了事情的某个侧面,但如果我们在围观这场较量时,仅仅把注意力放在苹果与微软身上,而忘记了另一个巨人的身影,那便无法看清这场战争的关键所在;与“苹果市值超过微软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more...)

标签: |
4717
苹果被高估了,微软也是 辉格 2010年5月28日 周三纳斯达克收市时,苹果市值超越微软,成为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这一超越被许多业界人士视为一个里程碑:这是两个老牌巨头二十多年漫长赛跑的惊人逆转,也是乔布斯个人的辉煌成就;有人说,这标志着手持移动终端的重要性已压过个人电脑,也有人说,这象征着围绕桌面系统的传统IT产业生态,已过渡到以网络为核心的终端类型多样化的产业生态。 这些说法都没错,也都抓住了事情的某个侧面,但如果我们在围观这场较量时,仅仅把注意力放在苹果与微软身上,而忘记了另一个巨人的身影,那便无法看清这场战争的关键所在;与“苹果市值超过微软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相比,我更想问一句:为啥投资者觉得苹果比谷歌更值钱?而且差距高达47%? 决定我们如何看待这些座次变幻和价值对比的核心问题是:平台是否还像过去那么重要?或者换种问法:过去几年的变化,究竟意味着产品的地位盖过了平台,还是相反,一个新的平台即将代替旧平台? 如果答案是前者,苹果将有望成为未来之王,如果相反,他将是另一个Compaq,另一个Toshiba,另一个Palm,或许是其中最优秀的,但也不过如此而已,真正的王者将是谷歌,而最后的决战将发生在谷歌与微软之间,无论结局如何,苹果将只是在硝烟散尽之后将会浮现的那个新产业生态中的诸多谋食者之一,而不会占据该生态的主导地位。 苹果今日的成就,似乎证实了前一种可能;确实,既然网络已成为应用中心,既然网络内容和应用通过浏览器可以访问,网络协议就成了行业标准平台,不会为任何厂商所拥有,那么开发最好的产品就成了竞争的重点,平台之争也不再是问题了;而在产品设计开发上,苹果是无与伦比的,他理解用户需求的能力、把握和引领时尚脉搏的灵性、对细节近乎偏执的注重,都远驾于同行之上,即便是90年代的惨败,也不是输在产品上,而是输给了IBM兼容架构这个平台。 但是,以行业标准消除平台之争,只是一个美好的理想,实际上依我看,在网络时代,平台之争将更加剧烈;判断这一点的关键是:标准发展能否超前于应用发展?如果不能,各厂商为了向用户提供最新最好的应用,必将突破标准从而带来混乱,而此时,实力雄厚的巨头便会出面为中小开发者提供自家平台,于是开发者群体向少数几个巨头汇集靠拢,最终形成几大对立阵营,构成平台之争。 这样的故事在历史上一再重演,这次也不会例外,只须对比一下网络应用的高速发展和标准与协议的迟缓进展,便可清楚;事实上,行业标准能长期保持超前于应用的情况,在IT历史上十分少见,我能想到的例子似乎只有关系数据库,由于Codd很早就在数学上完成了关系模型,结果SQL标准长期保持稳定,而应用实现却落后很多,这才给Oracle/Informix/Sybase们留下了机会,否则,若SQL标准始终跟在产品后面跑,IBM必将以其先发优势长期通吃数据库市场。 如果我是对的,那么眼下苹果的辉煌便难以长期持续,他只是利用了新平台浮现之前的混乱期,凭借一两个杰出产品的成功,吞食了尚未被大批同质竞争者拉薄的利润;近几个月来,从开发者群体的反应看,局面越来越明朗,Android的势头已不可阻挡,未来iPhone只能寻找一个特殊的生态位,针对特殊偏好的用户,分割出一小块自留地;无论从商业定位、企业文化,还是老板的个人气质,创建生态系统都不是苹果擅长做的事情,他本身显然也无心于此。 像苹果这样,凭借每隔几年推出一个明星产品一炮打响这种企业战略,其盈利前景是难以预期的,万一有一炮没打响,可以迅速转入多个季度的亏损,若不幸连续两三个哑炮,企业就完蛋了;问题是,数码终端领域,还有几个靶子留给乔帮主瞄准打炮?更糟糕的是,以帮主的身子骨,目前这种高负荷工作还能挺几年? 相反,对于谷歌和微软,平台就是印钞机,他们可以源源不断的推新产品,失败几个根本无所谓;所以,现在投资者给了苹果和谷歌几乎相同的市盈率(约22倍),7对4的市净率,在我看来已经很离谱了。 那么,在平台之争的结果会如何?两年前我就下了判断,现在则更加肯定:微软已经出局;微软原本有机会,也有实力,但他在这场战争中缺乏明确的战略,困在旧的商业模式里难以自拔,想改弦更张却又摸不着方向,自己乱了阵脚;我不了解内幕,但我猜微软内部战略冲突一定很严重,而且缺乏一个解决冲突的决策和执行机制。 就个人而言,我其实并不喜欢把数据和业务逻辑都放到服务端的云计算模式的,我更喜欢广义上的p2p模式,理想的网络是一个个人主机交流互动的空间,服务商只是其中较大的peer;所以,微软的Live Mesh曾让我眼睛一亮,心想或许微软这下还真能翻身,在个人端保留更多职能,这无疑是微软的强项;可是几年之后,Live Mesh连个影子都见不着了,这事儿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平台转换一旦越过临界点,其商业后果将如洪水溃堤般猛烈,一旦微软被剥夺了Windows和Office这两部印钞机,他很快就无法维持其庞大无比的开发团队,到那时,一切都晚了,依我看,这一天已经注定要来临了,两年,或者三年?你总不能等到这一天再卖股票吧?  
饭文#L4: 个人信息环境进入整合时代

个人信息环境进入整合时代
辉格
2010年5月24日

上周的年度Google I/O大会上,谷歌联合英特尔、索尼、罗技、百思买等业界巨头,作出了本次I/O上最重要的一个发布:Google TV;两年前,我们就预计谷歌必将携Android和YouTube踏进客厅,随后还将进入汽车,现在,前一步已经迈出,后一步也初现端倪:就在I/O大会前几天,有报道称,通用汽车即将为Android开发访问其OnStar车载系统的应用程序,而谷歌方面也在加紧强化Android的语音界面。

Google TV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是,可以在客厅看YouTube了,确实,作为一个启动力量,这是很关键的;但谷歌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从宣布的四大特性看来,Google TV将以搜索引擎和节目定(more...)

标签: |
733

个人信息环境进入整合时代
辉格
2010年5月24日

上周的年度Google I/O大会上,谷歌联合英特尔、索尼、罗技、百思买等业界巨头,作出了本次I/O上最重要的一个发布:Google TV;两年前,我们就预计谷歌必将携Android和YouTube踏进客厅,随后还将进入汽车,现在,前一步已经迈出,后一步也初现端倪:就在I/O大会前几天,有报道称,通用汽车即将为Android开发访问其OnStar车载系统的应用程序,而谷歌方面也在加紧强化Android的语音界面。

Google TV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是,可以在客厅看YouTube了,确实,作为一个启动力量,这是很关键的;但谷歌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从宣布的四大特性看来,Google TV将以搜索引擎和节目定制化为核心,整合包括传统电视和播放机在内的各种视频资源,为用户提供一个统一的寻找和访问入口;为此,预计搜索引擎将收集和索引来自节目单和各种视频库的数据,搜索爬虫也将被赋予理解视频内容的能力,这些正是谷歌的强项;一旦用户习惯于通过这种方式寻找视频,谷歌便有机会投放广告了。

不过,对于斜躺在沙发上(按:今天上午,惊闻YouTube新推出的自定义频道果真就叫Leanback,呵呵)的电视用户来说,节目的个性化定制将是更重要的功能;他们还不习惯于主动搜索,打开电视立刻有东西看是硬道理;现在还看不出Google TV将如何实现定制,或许会有一个类似RSS阅读器的视频流组织器,而搜索引擎在多数时候将只在背后发挥作用。

比如,按你的偏好,每天打开电视,它将为你播报今日要闻,同时在侧栏提示一份按你的订阅和习惯所生成的节目单,如果你不加干预,它就会照此连续播放下去,偶尔它还会推荐一些你从未看过却可能有兴趣的节目;电视节目的固定时间特性将使视频流组织不如文本流那么简单,但算法会解决这个问题,而其中难免留下的小段间隙正好可以用来插播广告。

整合的结果,你的电视似乎只剩下一个频道了,其他频道都被推到了后台,不再直接露面,就像RSS源一样,这显然不是电视台希望看到的结果;仔细考察谷歌近年来所推出的应用,可以发现,整合始终是他的一条主线:Google Voice在手机上整合语音、VoIP、短信和邮件以达成所谓的统一通信,Buzz整合了各种嘀咕唠叨,OpenSocial也尝试整合各类网络社区;这一策略是很自然的,整理汇集和按需投送信息,是谷歌的核心优势。

对于我们用户来说,谷歌从桌面一步步进入手掌、客厅和汽车,预示着一个全面整合的个人信息环境正在浮现;这一情景,很像90年代企业曾面临的那样,在此之前,电脑逐渐被应用到企业各种业务中,不过这些应用只是相互孤立的一堆工具,但从90年代起,随着ERP这个概念的流行和泛化,企业各信息系统开始全面整合,最终导致了整体信息化和供应链革命。

结果,现在信息系统已不是企业的工具,而成了定义一个企业是什么的模型,企业的目标、组织结构、控制关系、行为规则、业务流程、资源状态,皆由数据模型来规定,“企业正在运行”与“服务器没有宕机”几乎成了同义词,人的角色转变为了这部机器的操纵者和数据来源;现在,类似的变化即将在个人和家庭身上发生。

个人自然不同于企业,但个人与家庭面临的信息环境同样很复杂,也有许多需要管理的“业务”,一个全面整合的个人信息环境,将成为一个运行我们生活的系统;比如一次团队旅行,我通过Google Voice发起活动,人员和时间确定之后,用谷歌日历协调日程,在Wave里讨论路线、行程和逗留地点,同时在地图上画路线、打钉子,然后网上预订机票、房间和出租车,在路上,手机的GPS记录了我的路线,而在每个逗留拍照的地点,地图上都出现了相应的钉子,回家后,大家又在Picasa上整理和分享照片,在谷歌文档里统计和分摊开支,等等。

当然,这些事情现在分别都可以做到,但如果有一个高度整合的系统来运行这些业务,将消除重复和冗余操作,大幅改善体验,比如,GPS、相机、相册和地图四者的整合,可以让一个按动快门的动作,立刻转变为一个带照片的地理标记;作为个人,被这样一个环境武装起来,将决定性的增强你在这个世界中的感知和行动能力;在未来,对这一系统的访问和运用能力,将把人群分割为两个部分:信息装备的和信息赤裸的。

上一次类似的切割,是在几十年前由汽车完成的,汽车的普及,极大的改变了美国人的观念、生活方式和社区结构,而这一次将带来何种改变,我们还远无法看清,唯一可以断定的是,不能错过它,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

饭文#I2: NexusOne只是个脚手架

NexusOne只是个脚手架
辉格
2010年1月7日

作为信息技术现阶段发展的领头羊,谷歌的一举一动都引人关注,早在2007年谷歌发起成立开放手机联盟之前,就有了关于GPhone的传闻,08年G1的推出一度平息了猜测,最近数月传闻再起,现在答案终于揭晓,谷歌果真推出了他自己的手机:NexusOne。

对谷歌这一行动,业界有许多质疑,他到底想干嘛?搭建平台、开发操作系统、推动手机网络应用,这些难道还不够?好不容易拉上了Moto和HTC这些Android重量级支持者,就不怕把他们吓跑?况且后面还有几十家终端(more...)

标签: | | |
779

NexusOne只是个脚手架
辉格
2010年1月7日

作为信息技术现阶段发展的领头羊,谷歌的一举一动都引人关注,早在2007年谷歌发起成立开放手机联盟之前,就有了关于GPhone的传闻,08年G1的推出一度平息了猜测,最近数月传闻再起,现在答案终于揭晓,谷歌果真推出了他自己的手机:NexusOne。

对谷歌这一行动,业界有许多质疑,他到底想干嘛?搭建平台、开发操作系统、推动手机网络应用,这些难道还不够?好不容易拉上了Moto和HTC这些Android重量级支持者,就不怕把他们吓跑?况且后面还有几十家终端制造商排着队推Android手机,他们会怎么想?这样急不可耐的越界抢地盘不是跟当初微软蚕食桌面应用一副德性?

这些质疑确有其道理,不过我还是相信,谷歌推NexusOne的意图,不是要抢终端商的饭碗,他不会把手机销售当作一项重要业务,更不会是一个利润中心;产品发布前后的种种迹象都支持了这一点:他没有采用低价促销手段、没有尝试进入零售渠道、甚至很可能刻意限制销售对象和范围,也没有一个深厚长远的产品系列规划,总之,他没指望卖掉太多NexusOne。

NexusOne的意图,在于为手机配置树立一个新标杆;毫无疑问,和Chrome一样,Android已在谷歌战略中占据核心地位,他现在最迫切的,是让Android用户尽快享用到目前技术条件所带来的最新可能性:地理敏感应用、语音界面、图像识别、多媒体搜索,等等。

可以相信,谷歌出色的创新团队已经准备好了一个丰富而强大的武器库,其中不乏潜在的杀手级应用,而众多的Android第三方开发者也都磨刀霍霍跃跃欲试;必须让这些应用尽快找到能跑起来的终端,才能赶在iPhone一统天下之前,迅速提升Android的号召力,不仅是对消费者的号召力,更是对应用开发者的号召力。

然而这一战略推进却遇到了现有合作模式的掣肘,终端制造商在市场细分、产品定位、成本控制等方面,都有着自己的判断和规划,资源储备和技术路线也各有不同,不可能满足谷歌的全部手机配置期望,更糟糕的是,有时制造商为了迎合运营商的要求,甚至会故意压低乃至排除某些配置。

像手机应用这种面向百万甚至千万级海量用户的软件,相比于针对特定客户的定制应用,开发者的考虑重点是十分不同的,他们必须对手机的软硬件配置有一个清晰的假定,每项功能乃至每条语句都要以此假定为前提:地理敏感应用必须假定有随时处于激活状态的GPS,语音界面必须假定有背景麦克风,按图像搜索必须假定有自动对焦摄像头,等等;保守的做法是以行业标准配置为假定,但这样一来许多高端应用便没法做了。

NexusOne的出现表明,谷歌已经等不及了,尽管Moto的Droid配置已经很高,但显然仍不能让谷歌开发者满意;NexusOne将手机配置标准抬高了一大截,许多指标大致相当于两三年前笔记本的配置,并在多个方面实现了突破:光/磁/重力传感器、语音降噪所需的背景麦克风、支持高速WiFi的802.11n;其中802.11n尤其值得关注,这是该标准首次在手机上得到支持,也是运营商十分忌讳的东西(甚至HTC都没把它列入特性表),将带给我们很多想象空间。

虽然谷歌不会指望卖出太多NexusOne,但他一定希望它能到达每个Android开发者和深度应用者的手里;一旦有若干重量级新应用找到合适的终端跑起来,大批粉丝就会深度挖掘这些应用的潜力,并把他们的体验和汹涌而来的可能性传播出去,这将反过来逼迫终端开发商为这些应用提供支持,也就是满足谷歌的配置要求;只要做到这一点,谷歌的目的便达到了,到那时,NexusOne这个脚手架也就可以拆除了,就像当初的G1。

费老大劲猜ChromeOS长啥样的一看就是小白

看到一大帮人煞有介事的在那儿猜ChromeOS界面啥样?有些啥应用?API啥样?还时不时冒些谍照出来,我就觉得无比好笑,这些家伙看着像geek,其实是小白。

早就说了,ChromeOS的界面,就是Chrome的界面,除了Chrome,ChromeOS没应用,API?对不起,不需要,只要向下对驱动的DPI就够了,那应用哪里来?靠,整个互联网就是啊。

简单说,一句话:ChromeOS就是跑在裸机上的Chrome,还猜个啥,Chrome(more...)

标签: | |
279

看到一大帮人煞有介事的在那儿猜ChromeOS界面啥样?有些啥应用?API啥样?还时不时冒些谍照出来,我就觉得无比好笑,这些家伙看着像geek,其实是小白。

早就说了,ChromeOS的界面,就是Chrome的界面,除了Chrome,ChromeOS没应用,API?对不起,不需要,只要向下对驱动的DPI就够了,那应用哪里来?靠,整个互联网就是啊。

简单说,一句话:ChromeOS就是跑在裸机上的Chrome,还猜个啥,Chrome长啥样不都看见了?

另外一些家伙,迫不及待的要预测ChromeOS能不能打败Windows,这些是准小白,ChromeOS压根不是来跟Windows竞争的,问题就问错了,正确的问题是:有没有人需要跑在裸机上的Chrome?有且够多,那就行了。

 

饭文#G7: 山寨机兴旺之路才刚起步

山寨机兴旺之路才刚起步
辉格
2009年11月13日

近两年开始大规模进入国际市场的山寨手机,近来遭遇了一系列阻击,先是印度和巴基斯坦巴开始强化IMEI认证检查,接着非洲遭遇金融危机的后浪冲击,市场萎靡,然后是中东各国收紧山寨机的海关检查,近日又传出欧盟的认证中心对山寨机收取每型号2000美元惩罚性认证费的消息,有传闻认为,这背后有大品牌厂商的努力,而在国内,LG更说服工商人员突袭了一家生产高仿机的工厂;一位山寨机制造商惊呼,其海外销量在一个多月里莫名其妙的下滑了50%,一时间(more...)

标签: | | | |
282

山寨机兴旺之路才刚起步
辉格
2009年11月13日

近两年开始大规模进入国际市场的山寨手机,近来遭遇了一系列阻击,先是印度和巴基斯坦巴开始强化IMEI认证检查,接着非洲遭遇金融危机的后浪冲击,市场萎靡,然后是中东各国收紧山寨机的海关检查,近日又传出欧盟的认证中心对山寨机收取每型号2000美元惩罚性认证费的消息,有传闻认为,这背后有大品牌厂商的努力,而在国内,LG更说服工商人员突袭了一家生产高仿机的工厂;一位山寨机制造商惊呼,其海外销量在一个多月里莫名其妙的下滑了50%,一时间山寨行业有了点风声鹤唳的味道。

然而从基本面上看,山寨手机的前途依然光明,眼下遭遇的阻力,是市场对山寨机一些缺陷的适度反应,也是品牌厂商面对山寨机在国际市场的高速扩张而做出的防御性反击,这两者都不会对凶猛的山寨攻势构成决定性障碍;2000美元的IMEI认证费虽不公平,但摊到每部手机上成本影响很小,而且欧盟原本就不是山寨机的重点市场;IMEI问题确实需要解决,也没什么难度,比起国内早先的入网认证来,算不上真正的障碍;非洲的困难起于金融危机后国际资本回流,但这只是暂时的,非洲尤其是东非的市场基础依然坚固。

山寨这种产业形态的存在基础,是手机产品功能结构的动荡状态,即,从功能创新到工艺改进到成本下降到新需求激活,这个产业发展循环远未稳定下来,“手机到底该有哪些功能”这个问题也远未得到清晰界定;这一局面,很像当初个人电脑的兼容机时代,那时电脑的功能结构也是日新月异,动荡不定,因而即时按需组装的兼容机得以大行其道;当时消费者选购电脑的考虑重点是功能组合与配置参数,其次才是品牌,这种情况可以叫做功能导向,相对于品牌导向;目前,智能手机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

在功能导向市场,相对于小规模组装者,大品牌厂商有许多掣肘之处,他们通常的做法是,选定一个细分市场,揣摩这群用户需要哪些功能、愿意花多少钱,然后设计产品,这一过程常常历时多个季度;更糟糕的是,品牌厂商更多借助与运营商合作定制包销的模式,而合作定制带来的协调需求使产品开发进度更加缓慢;相反,山寨厂既不做细分市场分析,也无须揣摩用户需求、审慎规划功能结构,凭借小批量和极短的开发周期,他们可以对各种可能的功能组合进行广谱试错,然后直接利用零售市场的反馈信息做出产品调整。

由于山寨厂数量众多,集体广谱试错几乎可以覆盖所有功能组合,并以最快的速度引入新功能和采用新配件,而在山寨和批发商云集的深圳,也很容易随时掌握产品的出货情况;这些,正是山寨机成功的基础所在,而这一基础,至少到目前为止尚未受到挑战;品牌厂商是无法承受广谱试错的,一个型号的失败常常会拖累几个季度的财务报表,只能慎之又慎;所以,在手机市场,即便品牌厂商的数量也多如牛毛,尚无法形成几大品牌寡头垄断的格局。

上述分析,同时也解释了为何山寨模式无法在上网本市场取得成功,因为上网本走的是功能简化之路,尽管价格定位较低,却反而容易形成品牌导向,实际上,在外包条件成熟之后,成本差异对品牌商已不是大问题;国内山寨商,应抓住智能手机功能趋向稳定之前的这几年空档,充分覆盖亚非拉和东欧市场,同时,也应积极组织同业协会,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加强自律,与假冒高仿机等侵权行为划清界线,以便放心大胆的向国际市场进军。

饭文#D8: iPhone来晚了

(按:这里的判断所依据事实来自随机传闻和零星个人经验,我也没用过iPhone,对判断之可靠性不做任何保证——这句废话似乎适用于我的好多文章,说晚了,呵呵。)

iPhone来晚了
辉格
2009年8月31日

日前,联通与苹果达成了为期三年的合作协议,历经几番周折之后,iPhone终于有望在第四季度从正式渠道进入中国内地;届时,联通iPhone的推出将与其WCDMA网络放号同步进行,可见联通对之所寄予的厚望;传闻称联通签订了500万部的采购量,有分析师也预计联通i(more...)

标签: | |
329
(按:这里的判断所依据事实来自随机传闻和零星个人经验,我也没用过iPhone,对判断之可靠性不做任何保证——这句废话似乎适用于我的好多文章,说晚了,呵呵。) iPhone来晚了 辉格 2009年8月31日 日前,联通与苹果达成了为期三年的合作协议,历经几番周折之后,iPhone终于有望在第四季度从正式渠道进入中国内地;届时,联通iPhone的推出将与其WCDMA网络放号同步进行,可见联通对之所寄予的厚望;传闻称联通签订了500万部的采购量,有分析师也预计联通iPhone的年销量将达到150万部,成为联通在3G市场占得先机的利器,也将帮助其扭转近几个季度ARPU和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局面;然而,姗姗来迟的iPhone能否获得期望中的强劲表现,令人怀疑,甚至它能否胜过水货机,达到七八十万的年销量,都很成问题。 如果中国的3G牌照早几年发放,如果WiFi功能没有被限制,如果iPhone在推出后半年内进入中国,它原本很有希望在中国市场获得巨大成功,尽管程度可能远不如其在欧美的表现,但在高端智能机市场站稳脚跟,赢得两位数的占有率,是没有问题的;然而,3G牌照的长期拖延,漫长曲折的谈判过程,用户品牌热情的消退,加上功能受限和水货机的充斥,iPhone在中国的机会已经丧失了;联通与苹果的合作来得太晚,并且未来行货机与水货相比,看不出有什么优势;iPhone 3G的水货价已跌破3800,而传闻中联通售价是2999,外加3000元话费预存和每月186元最低消费的两年套餐;相比之下,多花800元买水货,既省下了3000元预存,又可随时更换打折降价的新套餐,而功能还较少受限,我想多数用户会选择后者,除非联通有什么办法能限制水货iPhone入网。 iPhone在欧美的巨大成功,得自于其苹果强大的品牌号召力和iPhone卓越的设计,苹果对细节近乎偏执的注重,最终带来了无与伦比的用户体验;然而这些精雕细琢的设计和体贴入微的特性,都是在西方的语言和文化背景中产生的,苹果从未考虑过非西方用户的特殊偏好和习惯,中国用户对iPhone的体验无疑会大打折扣;比如iPhone在图标、按钮、字体上都下了很大功夫,力求美仑美奂,而界面一旦汉化就很难保持原有的美观,iPhone的电容式触摸屏非常适合手指操作,其屏幕软键盘针对英文输入做了极为细致的优化,但中国智能机用户更偏爱笔式手写输入,这在iPhone上就很难做到;更要命的是,iPhone的纤细体型在单手使用时颇显轻逸洒脱,一旦换成中国智能机用户所习惯的双手操作,立刻显得笨拙拘谨,价值便打了折扣。 除了WiFi被阉割,联通用户很可能也无法使用AppStore,这是又一个致命伤;对于欧美iPhone用户,AppStore已是不可或缺之物,也是iPhone区别于其它智能机的最大特点;智能机所带来的无限应用可能性,需要大量第三方应用才能成为现实,离开了AppStore这种平台,除了个别内行,普通用户寻找和安装应用程序是非常麻烦的,也很少有人费心去尝试;即便联通自己建立一个类似AppStore的平台,它恐怕也很难吸引大批独立开发者来为它开发应用,目前手机应用开发群体已被Symbian、WM和Android瓜分殆尽,在看不到美好前景的时候,要说服他们转向谈何容易。 在功能被大量受限,又缺乏运营商服务配套的情况下,国内一批用户对iPhone热情不减,对此我的判断是,他们其实更多的被苹果品牌和iPhone的气质所吸引,而较少关注其功能,iPhone在他们眼里更像一件时尚玩具而非高端智能机,而要满足这一需求,水货机足矣;至于更看重功能和应用的用户,多半早已被诺基亚、多普达和黑莓抢走了,iPhone来晚了,一旦使用习惯建立,要扭转很困难;更要命的是,一支更凶猛的队伍即将杀入,等到四季度联通推出iPhone时,国内市场将涌出少则四五款、多则十几款Android机,从大品牌商到山寨商集体参战,届时iPhone本已开始褪色光芒将被这股热浪所掩盖。
GoogleReader正向我期待的方向大步迈进

最近Google Reader提供了许多我长久期待的功能:

1)文章阅读框下面“共享”按钮左边多了一个“喜欢”按钮,如果有人点过它,你在看到该文时会看到“有xx人喜欢此条目”,点击此处可看到究竟有谁喜欢它。

2)当你点击“共享”之后,会出现评论区,看到别人的评论,并可添加自己的评论,这项功能已经有段时间了。

3)以前,只有好友之间才能相互分享&ldqu(more...)

标签: | |
330

最近Google Reader提供了许多我长久期待的功能:

1)文章阅读框下面“共享”按钮左边多了一个“喜欢”按钮,如果有人点过它,你在看到该文时会看到“有xx人喜欢此条目”,点击此处可看到究竟有谁喜欢它。

2)当你点击“共享”之后,会出现评论区,看到别人的评论,并可添加自己的评论,这项功能已经有段时间了。

3)以前,只有好友之间才能相互分享“共享内容”,现在陌生人之间也可以,我已经关注了6个人,其中3个不认识,好像是Google自动推荐给我的,我打勾就行,大概是Google觉得我们的阅读兴趣有相通之处,实际上确实如此,他们的共享内容我还挺喜欢。

4)这个最牛,现在我知道Google为啥把Notebook给停了,因为有了更好的替代品:借助Reader提供的一个JavaScript脚本书签(可拖到浏览器的工具栏上),你可以把任何网页添加到Reader的共享文件夹里,既作为自己的笔记,同时也分享给朋友,还可以添加备注和评论。

有了这些改进,小众化的BBS可以彻底退出舞台了,我甚至不怎么期待Wave了,呵呵。

我预感上述演进将从又一个方面改变信息传播方式,未来会出现这样的媒体形式:几个有共同兴趣的朋友,各自把每天读到的某一主题下的好文章共享、加上点评、打上特定标签,最终汇集为一个RSS,这就是一份杂志了;这份杂志,可以用JavaScript脚本在某个页面上展示,也可以让读者直接订阅RSS。

饭文#C4: 从谷歌操作系统看企业创新管理

从谷歌操作系统看企业创新管理
辉格
2009年7月14日

上周,谷歌正式宣布了其桌面操作系统Chrome OS,随即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许多评论者认为这是谷歌向微软正式宣战,也是谷歌从应用软件、浏览器、到操作系统,一步步深入微软的领地,如今要直捣其大本营了;然而依我看,谷歌或许并没有如此宏大而周密的计划,他近年来的一系列产品扩张,看来更像是其全方位拓展网络应用、鼓励员工自主创新、四处播种遍地开花,这一经营策略的自然结果;因为富网络应用(RIA)大量涌现,需要一个更高效更安全的浏(more...)

标签: | | |
366

从谷歌操作系统看企业创新管理
辉格
2009年7月14日

上周,谷歌正式宣布了其桌面操作系统Chrome OS,随即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许多评论者认为这是谷歌向微软正式宣战,也是谷歌从应用软件、浏览器、到操作系统,一步步深入微软的领地,如今要直捣其大本营了;然而依我看,谷歌或许并没有如此宏大而周密的计划,他近年来的一系列产品扩张,看来更像是其全方位拓展网络应用、鼓励员工自主创新、四处播种遍地开花,这一经营策略的自然结果;因为富网络应用(RIA)大量涌现,需要一个更高效更安全的浏览器,于是有了Chrome,因为用户面对浏览器的使用时间占据越来越高的比例,臃肿而迟钝的桌面操作系统越来越成为用户的累赘,于是有了Chrome OS:如果我95%的时间花在浏览器上,那这个浏览器如果能直接运行在裸机上该多好啊,不仅能为我节省下大量的硬盘、内存和CPU开销,还省去了购买OS的几十美元。

仔细观察谷歌的系列新产品,会发现一个特点:这些产品之间似乎完全没有相互协调和配合,甚至互不支持;Chrome发布时,人们惊讶的发现,它不仅没有带Google工具栏,没有预置任何谷歌应用的链接,甚至不支持用Gmail发送网页和实时取词翻译,也无法用谷歌笔记本记录网页,而所有这些在其他浏览器里都可以做到;这次Chrome OS的宣布也让许多人吃了一惊:没搞错吧?他们不是正在力推Android吗?不是华硕和飞思卡尔都在尝试把Android装进上网本吗?其实施密特早先也反对Chrome和Chrome OS项目,这使它们看上去更不像是谷歌经过深思熟虑的整体战略的一部分。像谷歌这样十分松散、时而有些凌乱、有时甚至冲突的产品发布序列,实际上恰恰体现了其独特的创新管理模式,要看清谷歌的产品路线和发展战略,便需要对这一模式加以细究。

我们知道,每个谷歌工程师可以把20%的工作时间用于自己感兴趣的项目;重要的是,20%工作与常规任务之间,并非泾渭分明,谷歌的许多产品,最初便是从这20%中萌生,当然,更多的项目还停留在实验室里或者已经夭折;这一模式的精髓并不在于20%的自由时间,而在于20%自发项目向正式项目发展和筛选的机制;一位工程师在构思了一个想法、并作出了初步尝试之后,常常需要建立更大的团队、获取更多的资源,来推进项目,按通常做法,这时候他就要写报告去说服上级部门,如果得到支持,计划部门会帮他拟订开发计划、调配资源、建立团队;谷歌最大的改变是在这一环节,20%项目的发起者需要说服的不是上级,而是他的同事和用户:首先他必须让足够多的同事相信项目有很好的前途,愿意把自己的20%投入进来,而在产品上线后,他必须吸引足够多的用户来使用,以此证明产品的价值。

这样一来,在项目发育和筛选过程中,资源配置不再完全取决于当事者的职位、资历和级别,于是,传统企业中基于等级化组织体系的集中式资源计划,部分的被一个模拟市场机制所取代了;这一机制使得谷歌公司更像一个风投,他把20%的劳动资源用作无特定目标的种子基金,四处撒播,看到哪棵苗长得不错,就追加投入,随着苗的长势,结合企业的战略方向,逐级追加投资并提升项目优先级,其中少数最终成长为正式发布产品;与风投不同的是,谷歌为创新提供了一个平台,并制订了一套规范,前者包括其搜索引擎所创造的庞大无比的数据库,后者包括BigTable、MapReduce、AJAX和AppEngine等数据结构、语言和接口标准,以及全局统一的技术框架和服务平台。由于20%项目在获得提升后,较大程度上会继续保留资源组织的自发性,我估计上述资源配置模式会覆盖谷歌一半以上的开发资源;正是这一点,使得谷歌拥有了全新的创新管理模式,不同于其他任何企业。

创新管理历来是企业管理中的难题,许多管理专家甚至认为,从性质上讲,创新原本就是无法管理的;创新之为创新,便在于其不确定性和不可预见性;一家企业凭借一两项创新而迅速成功,这样的故事很多,但一个大企业如何长期维持持续不断的创新能力,在许多人看来是个无解的问题。谋求创新的思路大致有两种:从需求出发,先找出缺陷和不足,再寻求改进方案;从技术出发,跟踪基础研究的最新进展,评估和尝试将其运用于产品和生产的潜力。大企业为了维持稳定的业绩,必须不断获得创新;到上世纪后半期,大企业都已投入巨资建立自己的研发中心,但凭借一己之力仍不可能维持创新的持续性;IBM近年来转向了合作开发模式,他几乎为每一个重要开发项目都寻找一两个合作伙伴,以期最大程度的调动外部资源来支持自己的研发计划。

另一条路线是收购,大型企业每年会收购数十家新创小企业来获得其创新成果;在决定收购之前,也会通过合作项目来支持小企业创新;有些企业还鼓励员工独立创业,等他们发展有起色时再连人带企业买回来。这些都是不错的办法,问题在于交易成本很高:与内部开发相比,收购需要支付高得多的溢价,而并购常常会在技术路线、人事安排和组织整合方面带来高昂的成本。谷歌模式在这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他实际上在用零溢价不断的回购独立创业的员工团队,并且在此过程中维持了技术路线、企业文化和组织结构的一致性和连续性;同时,在项目成长的各个阶段,企业战略部门都可以十分灵活和及时的方式施加影响和引导,调配所需资源,这样,外部风险和不确定成本可以被控制在最小范围内。不过,尽管有这些优势,也取得了大量成果,但谷歌创新模式毕竟是全新的,其特性、价值和可复制性,还有待时间的考验。

饭文#99: 硅谷双娇香消玉殒

硅谷双娇香消玉殒
辉格
2009年4月2日

就在Sun即将被IBM收购的消息传出不久,前天,另一个Unix系统厂商、图形工作站先驱SGI,第二次宣布破产重组,并接受一家默默无名的群集计算厂商路克博2500万美元的收购,这或许标志着,专有Unix系统作为一个独立产业,已不复存在。Sun和SGI这一对同于1982年创立的硅谷双胞胎,斯坦福的一代双娇,同时以Unix工作站起家,同样曾在该领域创造辉煌成就,同样的工程师背景和技术主导的企业文化,同为视微软为恶魔的开放旗手,同样的人才济济、创新叠出、却始终找不到好的生财之道,如今,她们又双双相继陨落。

SGI从90年代的辉煌迅速走向衰弱的故事,可以被商学院用作经典的反面教材,演示一群技术天才如何糟蹋他们手上的珍贵资源,如何一次次错过对于其压倒性优势而言唾手可得的发展良机,如何犯下众多幼稚可笑的自杀性错误,又如何在挫折面前手(more...)

标签: |
439

硅谷双娇香消玉殒
辉格
2009年4月2日

就在Sun即将被IBM收购的消息传出不久,前天,另一个Unix系统厂商、图形工作站先驱SGI,第二次宣布破产重组,并接受一家默默无名的群集计算厂商路克博2500万美元的收购,这或许标志着,专有Unix系统作为一个独立产业,已不复存在。Sun和SGI这一对同于1982年创立的硅谷双胞胎,斯坦福的一代双娇,同时以Unix工作站起家,同样曾在该领域创造辉煌成就,同样的工程师背景和技术主导的企业文化,同为视微软为恶魔的开放旗手,同样的人才济济、创新叠出、却始终找不到好的生财之道,如今,她们又双双相继陨落。

SGI从90年代的辉煌迅速走向衰弱的故事,可以被商学院用作经典的反面教材,演示一群技术天才如何糟蹋他们手上的珍贵资源,如何一次次错过对于其压倒性优势而言唾手可得的发展良机,如何犯下众多幼稚可笑的自杀性错误,又如何在挫折面前手脚慌乱、举措失当。

SGI的看家本领是图形计算,即需要图形化展示和处理数据的应用,其潜在应用领域极广,一方面,许多应用本身与图形直接有关,比如工程与建筑设计、医学影像、动画、游戏等,另一方面,由于人类认知特性偏爱图形化的直观表达,而难以应付大量抽象枯燥的数字,因而图形化在科学研究、商业分析、数据展示等各种领域都有强烈需求。早期的图形工作站非常昂贵,动辄几十万美元,只有那些石油、航空航天、工程设计、科学研究等财力雄厚或高度依赖图形化的企业愿意负担,因而SGI的目标客户自然就锁定在这些企业上,在这方面很长时间内她都是毋庸置疑的老大。

随着工作站价格下降和性能迅速提升,图形应用的领域也随之大大扩展,按理说SGI凭借其优势至少可以水涨船高,但事实上她错过了太多机会;最初的高端用户锁定不幸成为惯性,让他们忽视了新兴领域的机会;首先错失的机会是动画制作,这原本可以被SGI圈为自留地的领域,他最初也的确凭《侏罗纪公园》和《指环王》大出风头,最后却没赚到多少钱;梦工厂用的是惠普工作站和服务器,而特效大片的油水被IBM拿走大半,甚至小屁孩戴尔也从《黑客帝国》制作中分走一杯羹;95年SGI收购了Alias和Wavefront,原本这可以让她确保在动画界的领导地位,但她在推进该战略上显然心不在焉,后来甚至以5700万的低价把Alias/Wavefront卖给了KKR,后者很快以三倍多价格转手卖给Autodesk。

90年代后期信息产业的两大趋势,一是发展瓶颈向软件转移,二是硬件的规模向下优化,所有企业都对此作出反应——除了SGI,她仍把重点放在把机器做大做强,为此她收购了巨型机厂商Cray(和她的所有收购一样,最终还是转手卖掉),来发展她的非对称并行运算;同时,她却听任CAD领域的迅猛发展,眼看着Autodesk们大口吞噬着原本就在她嘴边的肥肉。PC性能的提升和随之而来的规模向下优化,让图形应用进入了桌面,对此,SGI既没有向软件转型,也没有将产品延伸到Wintel平台,更没有为PC制造他们拿手的图形芯片和板卡,而对PC的忽视也让SGI丢失了整个游戏业;这方面的迟钝和守旧的结果是,大批从SGI出走的工程师造就了ATI和nVidia在PC图形产业的巨大成功,后者如今已俨然成为GPU的领袖。

然而这些还不是最愚蠢的错误,尽管SGI专注高端应用,坚守Unix平台,忽视PC,却居然经不住Wintel双头之一Intel的勾引,十分鲁莽的宣布放弃MIPS平台和RISC阵营,转向当时还在初始开发阶段的Itanium,后者是Intel和惠普用来在服务器领域对抗RISC的芯片架构;然而谁都知道Intel和惠普是Wintel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对的Itanium战略是三心两意的,一旦与Wintel有所冲突就得让路,这一点从惠普自己将PA-RISC一直保留到2008年就不难看出;事实证明果然如此,Itanium一拖再拖,SGI被迫在她早已宣布放弃的MIPS平台上一直挣扎到2006年,她被狠狠地耍了一把,这一愚蠢决定直接导致了她的灭亡。

工程师经常能创造优秀的技术、产品和企业,但企业长期生存和发展,离不开好的商业眼光、市场战略和管理能力,然而工程师背景和技术主导的企业文化,经常会排斥商人和管理专家,而看不到提升机会的商界高手不愿进入这些企业,这常常是技术企业在短暂辉煌后走向衰弱的重要原因。

饭文#79: ARM-Android vs Wintel

(按:本文在报纸发表时,标题被改为〈ARM公司为何如此成功〉,阿……嚏!)

ARM-Android vs Wintel
辉格
2009年1月7日

近日,一批售价千元以下的上网本惊现市场,据说威盛充当了这些山寨本的幕后推手,而它们的成本之所以能被压到如此之低,是因为采用了ARM芯片代替x86芯片作为CPU;无独有偶,飞思卡尔于本周初发布了针对上网本的基于ARM Cortex核心的iMX515;在本周开幕的美国消费性电子展上,数家厂商展示了采用ARM芯片和Android操作系统的上网本(more...)

标签: | |
478

(按:本文在报纸发表时,标题被改为〈ARM公司为何如此成功〉,阿......嚏!)

ARM-Android vs Wintel
辉格
2009年1月7日

近日,一批售价千元以下的上网本惊现市场,据说威盛充当了这些山寨本的幕后推手,而它们的成本之所以能被压到如此之低,是因为采用了ARM芯片代替x86芯片作为CPU;无独有偶,飞思卡尔于本周初发布了针对上网本的基于ARM Cortex核心的iMX515;在本周开幕的美国消费性电子展上,数家厂商展示了采用ARM芯片和Android操作系统的上网本;之前,有人也成功的在华硕的Eee PC上安装了Android;而就在上月,ARM公司刚刚宣布加入谷歌牵头的开放手机联盟。

这是ARM和x86这两大处理器门派的一次历史性遭遇,之前,ARM系以其低功耗和可定制特性专注于嵌入式应用,占据了手机市场90%的份额,而x86系则凭借Wintel模式瓜分了笔记本和桌面电脑的市场,可谓井水不犯河水;现在,ARM以Cortex向上扩展,而Intel以Atom向下扩展,双方终于在上网本市场撞到了一起。近年来,除了上网本,超便携电脑(UMPC)、手持移动设备(MID)、电子阅读器、智能手机等各种类型移动终端的大量涌现,手机和移动电脑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今天这两大产业领头羊的相遇,是这一进程的自然结果。

与此同时,Wintel联盟的另一端也正面临挑战。在PC市场,尽管苹果的复兴分走了一小块份额,但并不构成战略性威胁,而桌面Linux虽经多番努力,仍无起色;显然,在桌面上与Wintel正面交锋难有胜算,谷歌聪明的避开了桌面战场而选择了手机市场来推出他的Android;而ARM的加入对Android的成功至关重要,ARM-Android组合可望产生类似Wintel的能量,这将极大的改变移动终端市场的产业生态,其向上扩展的趋势也将对Wintel构成战略挑战。

Wintel联盟得以统治PC产业二十年,起因于它成功占据了IBM兼容体系的核心位置,经过微软与英特尔密切配合下的一次次升级换代,引领了该体系的发展,并最终接管了它。Wintel对产业的控制力,建立于其为产业所提供的双向平台:对于硬件制造商,确保了他们生产的部件和整机能相互兼容,对于软件开发商,提供了一个统一的开发起点和连贯一致的运行环境。这一生态中的众多厂商,对Wintel既爱又恨:一致的平台让他们很容易面对数量极大的用户推出产品,但微软和英特尔凭借强势地位不仅拿走大块利润,还不断进入应用领域,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所以,过去十几年不断有人尝试突破Wintel模式,但屡遭失败。这次ARM-Android从低端发动的进攻,会有何不同,值得细究。

尽管从技术上看,智能移动终端已经具备了电脑的全部特征,但从商业角度看,它们仍然是截然不同的商品。移动终端更像日用消费品而不像一种设备或大件耐用品,消费者在选购这两类商品时,关注的重点十分不同,对于后者他们更关注技术性参数,而对前者更关注款式、风格和功能性参数,这从对比商家宣传手机和PC时所罗列的内容就可以看出。这种差异导致的结果是,移动终端厂商(无论是制造商还是运营商)都倾向于把用户的品牌认知引向产品的功能、风格和品质,都力求凭借这些方面差异化来塑造自己的品牌形象;PC厂商也不乏通过功能差异化来突出自己品牌的尝试,但他们在这方面的冲动远不如手机厂商,而且,Wintel模式下这么做的空间极小,微软一贯压制PC厂商对桌面进行定制,而英特尔的CPU加芯片组套件留给厂商个性化的空间也很小。

矛盾的是,移动终端的定制需求很高,但它的体积和容量留给它的定制空间却很小,PC厂商可以通过增加专门部件来制造差异化:比如选择GPU来提供特定的图形处理能力,添加协处理器来提高浮点运算能力,预装应用软件来提供个性化应用等等。但手机厂商却无法这么做,为了将大量功能塞进小小的手机,他们只能把各种功能模块做进单个芯片(所谓SoC),而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也必须经过仔细剪裁搭配,把体积减到最小。

正是高度定制化和小体积低功耗的矛盾,要求定制化必须深入到CPU和操作系统内部,这就说明了Wintel为何难以进入移动终端领域,也说明了ARM为何如此成功。与英特尔不同,ARM不生产芯片,而只卖芯片设计方案,各芯片厂商买了ARM的授权之后,结合自己设计的功能模块,制造出针对各种特定需求的SoC,这样就实现了平台一致和定制化的完美结合。类似的,Android是高度模块化的开源系统,终端制造商和运营商可以此为基础进行剪裁、定制和修改,并加入自己的模块。

ARM-Android组合的开放性和可定制性,使其在移动终端领域具备了远胜于Wintel的先天优势,如果战略贯彻得当,有望在移动领域站稳脚跟,继而在整个电脑产业胜出。当初,对IBM主机的正面进攻纷纷落败,但PC开辟了另一个领域,并由下向上拓展,最终把主机边缘化了;这个故事或许正在重复,移动终端的市场规模比PC高出一两个数量级,能在这个领域站稳脚跟的技术组合和商业模式,将改变整个信息产业的生态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