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达尔萨斯〉标签的文章(2)

新反动派

【2016-06-07】

@whigzhou: 原来敌人早已把我们称作新反动派(neo-reactionary),把我们的运动称为黑暗启蒙(The Dark Enlightenment),好喜欢这两个名字,感谢敌人~

@whigzhou: 简单说,我们新反动派是基于达尔萨斯主义(Darthusian)的理论认识而重构的、在理性上自觉的保守派,而旧反动派则是基于对盎格鲁撒克逊文明和新教伦理的习惯性珍爱的朴素保守派。

(more...)
标签: | |
7205
【2016-06-07】 @whigzhou: 原来敌人早已把我们称作新反动派([[neo-reactionary]]),把我们的运动称为黑暗启蒙([[The Dark Enlightenment]]),好喜欢这两个名字,感谢敌人~ @whigzhou: 简单说,我们新反动派是基于达尔萨斯主义(Darthusian)的理论认识而重构的、在理性上自觉的保守派,而旧反动派则是基于对盎格鲁撒克逊文明和新教伦理的习惯性珍爱的朴素保守派。  
达尔萨斯

【2016-05-23】

1)达尔萨斯主义者(Darthusian)和古典自由主义者的根本区别在于:不许诺一个共同富裕普遍康乐的前景,并认为那注定是个虚假的许诺,

2)尽管我们相信(也乐意称颂)自由市场可以最大限度的拓展合作共赢的领域,也承认(统计上)自由社会的最穷困阶层也比非自由社会的普通人状况更好,但不会否认自由竞争终究会有失败者,自由化甚至可能在绝对水平上恶化一些人的处境,

3)马尔萨斯法则为这一判断提供了兜底保证,尽管不是唯一理由,

4)达尔文的启示在于,这完全不是(more...)

标签: | | |
7156
【2016-05-23】 1)达尔萨斯主义者(Darthusian)和古典自由主义者的根本区别在于:不许诺一个共同富裕普遍康乐的前景,并认为那注定是个虚假的许诺, 2)尽管我们相信(也乐意称颂)自由市场可以最大限度的拓展合作共赢的领域,也承认(统计上)自由社会的最穷困阶层也比非自由社会的普通人状况更好,但不会否认自由竞争终究会有失败者,自由化甚至可能在绝对水平上恶化一些人的处境, 3)马尔萨斯法则为这一判断提供了兜底保证,尽管不是唯一理由, 4)达尔文的启示在于,这完全不是坏事,而是文明进步的动力,试图消除它的努力将摧毁文明赖以繁荣的基础, 5)只有认清这一点才能将自由主义建立在真实而牢靠的基础上,而虚假承诺终究会被现实所揭穿, 6)这也是为何许诺共同康乐的强共同体难以长久维系,除非它能通过周期性重组摆脱一部分成员, 7)或者像罗马那样有着永无止境的拓殖边疆让他得以向其贫穷公民许诺美好前程, 8)对达尔萨斯主义者,自由的伦理基础不是帕累托效率,而是契约合意:我们同意这样的竞争规则,无论结果是谁赢——通俗的说,就是愿赌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