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赌博〉标签的文章(4)

赌场

【2020-04-20】

无论塔喷原本是什么意思(我特别没耐心去弄清楚一个喷子的想法究竟是什么),赌棍确实面临一种陷阱,好像我以前也说过,假如一个赌棍执行这样一种策略:只要兜里还有钱,就每天去赌若干次,那么,即便博弈是完全零和(而不是负和)的,而且每次赌博都是独立随机事件,只要他资本有限,就总会有一定概率在某天被清零离场,从此无缘赌场,因为在这种事件序列中,他的资本存量值处于随机游走状态,一旦在某一步走到零值,就被抛出赛场了,这也是大数概率的应用之一,没什么新鲜的。

(more...)
标签: | | |
8213
【2020-04-20】 无论塔喷原本是什么意思(我特别没耐心去弄清楚一个喷子的想法究竟是什么),赌棍确实面临一种陷阱,好像我以前也说过,假如一个赌棍执行这样一种策略:只要兜里还有钱,就每天去赌若干次,那么,即便博弈是完全零和(而不是负和)的,而且每次赌博都是独立随机事件,只要他资本有限,就总会有一定概率在某天被清零离场,从此无缘赌场,因为在这种事件序列中,他的资本存量值处于随机游走状态,一旦在某一步走到零值,就被抛出赛场了,这也是大数概率的应用之一,没什么新鲜的。 这一原理在个体层次上的含义很平凡,没啥可多说的,但它在系统层次上会引出一些有意思的结果,因为是零和博弈,总得失恒定,所以每个离场者实际上为资金池贡献了一份净输入(等于他的初始入场资本),它构成了留在场内者的得益,只要不离场,他们便可继续保有这份收益。 设想一个封闭系统,起初1亿赌客,每人起始资本1万筹码,随着时间推移,必定不断有人被清零离场,最终(比如一万亿轮后,具体可以算)系统内将只剩下一位赌客,他拥有整个资金池 现在去掉起始资本相同这个设定,在某个轮数之后离场的概率,与起始资本高度相关,所以,只要你资本足够雄厚,就会持续盈利,由此可见,赌场即便将所有赌法都设为零和博弈,它也能赚钱 再去掉封闭性这个设定,允许流进流出,那么净输入将取决于主动赢钱离场者、主动输钱离场者和被动离场者的相对比例,可是按经验,很少有人会在累计净赢钱的情况下戒赌,所以净输入总是正的  
赌局

【2020-04-03】

@whigzhou: 浑水的这个成功案例又一次演示了我9年前讲过的一个道理:设立赌局是目前人类已发现的收集关于未来事件的真实且负责的看法的唯一有效手段。Robin Hanson和我所见略同,所以他提议,国会的每个法案都应给出一组可第三方测量的量化目标,并且在赌博市场上设局。 ​​​​

@whigzhou: 这样,当教授公知们在纽约时报评论版夸夸其谈时,读者就可以问他们:你押了多少,押在哪边?

@棋谱比乐谱靠谱:完全正确。股市与期货实质也是赌局,美帝之前还设想开设“反恐赌局”。

@whigzhou: DARPA的这个项目( 标签: | | | |

8198
【2020-04-03】 @whigzhou: 浑水的这个成功案例又一次演示了我9年前讲过的一个道理:设立赌局是目前人类已发现的收集关于未来事件的真实且负责的看法的唯一有效手段。[[Robin Hanson]]和我所见略同,所以他提议,国会的每个法案都应给出一组可第三方测量的量化目标,并且在赌博市场上设局。 ​​​​ @whigzhou: 这样,当教授公知们在纽约时报评论版夸夸其谈时,读者就可以问他们:你押了多少,押在哪边? @棋谱比乐谱靠谱:完全正确。股市与期货实质也是赌局,美帝之前还设想开设“反恐赌局”。 @whigzhou: [[DARPA]]的这个项目([[Policy Analysis Market]])就是按Robin Hanson的预测市场理论设计的 @polyhedron:大家都知道賭球集團會通過賄賂參賽者及裁判來影響球賽的結果,其中會有很多不可見的利益輸送。如果有政客哪怕是執行的公務人員被參賭者賄賂而造成政策實施的偏差是極爲可怕的。 @whigzhou: 想象一下,几百万赌徒整天盯着那些能影响政策结果的人在干啥,我觉得很欢乐,一点不可怕 @whigzhou: 就像浑水一样,会冒出一大堆民间自带干粮反腐队  
赌博与收尸

【2015-06-10】

@abada张宏兵 赌场富者易通吃?这是常见的反自由市场的理由,也是革命的理由,也是《21世纪资本论》的理由,更是诸多阴谋论的理由。然而这是错的,源于常见的概率错觉。请看图片分析:http://ww3.sinaimg.cn/bmiddle/3fd642cfjw1esyss1q20gj20hs0qogqu.jpg

@whigzhou: 嗯,这个说法适用于私人间的自由赌博,但不适用于像澳门这样的特许赌场赌博,因为特许权实际上让赌场垄断了收尸权,因而是稳赚的。这又一次(more...)

标签:
6133
【2015-06-10】 @abada张宏兵 赌场富者易通吃?这是常见的反自由市场的理由,也是革命的理由,也是《21世纪资本论》的理由,更是诸多阴谋论的理由。然而这是错的,源于常见的概率错觉。请看图片分析:http://ww3.sinaimg.cn/bmiddle/3fd642cfjw1esyss1q20gj20hs0qogqu.jpg @whigzhou: 嗯,这个说法适用于私人间的自由赌博,但不适用于像澳门这样的特许赌场赌博,因为特许权实际上让赌场垄断了收尸权,因而是稳赚的。这又一次说明了自由的重要。 @罗小贱--:请教一下,啥是收尸权 @whigzhou: 所谓收尸权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它在经验上似乎是成立的):绝大多数赌徒都奉行“除非输光绝不收手”的原则。这样,每当一位赌徒输光离场时,就相当于为这一长期赌博游戏的现金池贡献了一笔遗产。 @whigzhou: 在自由赌博中,这笔遗产由他曾经遭遇的全部对手瓜分,而在特许赌博中,因为拥有特许权的赌场是他的唯一可能对手,因而这笔遗产由赌场独享 @左端端右瑶淼:赌场里那种人机对赌的策略是靠定的比例赢钱吧,赌场用各种方法吸引赌客停留时间越长输赢越趋向赌场设定的比例。 @whigzhou: 嗯,那也可能,不过这里的讨论基于所有赌局都是对等赔率零和博弈这一前提,而且我猜(无根据瞎猜)澳门赌场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收尸而不是赔率差  
[微言]庞氏骗局与庞氏赌局

【2012-04-21】

@薛兆丰:我对吴英案的三个观点:(1)反对极刑;(2)赞成给予民间融资更大自由;(3)认为吴英行为属于俗称 “庞氏骗局” 的诈骗行为。在最高法复审期间,一些学者不仅辩护而且歌颂其行为。这是不可思议的。如果不惩罚反而鼓励吴英式的经营行为,那将是对诚实商人的羞辱,也是对正当民间融资的扼杀。

@薛兆丰: 本文解释了"庞氏骗局"有别于单纯"高利贷"的特征:上当者倾向于维系骗局,尽管骗局注定失败。这是执法

@whigzhou: 我觉得有必要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谎称利息来自某种投资或经营,实际上仅仅来自后续的贷款,这是庞氏骗局,另一种事先大家都知道利息来自贷款,不妨称之为庞氏游戏,后者我认为无罪

@whigzhou: 吴英属于哪种情况,似乎有不同说法,(more...)

标签: | | |
4198
【2012-04-21】 @薛兆丰:我对吴英案的三个观点:(1)反对极刑;(2)赞成给予民间融资更大自由;(3)认为吴英行为属于俗称 “庞氏骗局” 的诈骗行为。在最高法复审期间,一些学者不仅辩护而且歌颂其行为。这是不可思议的。如果不惩罚反而鼓励吴英式的经营行为,那将是对诚实商人的羞辱,也是对正当民间融资的扼杀。 @薛兆丰: 本文解释了"庞氏骗局"有别于单纯"高利贷"的特征:上当者倾向于维系骗局,尽管骗局注定失败。这是执法 @whigzhou: 我觉得有必要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谎称利息来自某种投资或经营,实际上仅仅来自后续的贷款,这是庞氏骗局,另一种事先大家都知道利息来自贷款,不妨称之为庞氏游戏,后者我认为无罪 @whigzhou: 吴英属于哪种情况,似乎有不同说法,另外也有人说她只是经营失败,那就更没问题了,所以这场争议缺乏共同认定的事实基础 @五环浪人: 回复@whigzhou: 合理的利息是无罪的,如果利息真是能达到150%, 那必然有陷阱在里边! @whigzhou: 不能这么推定,事先公开规则的庞氏游戏可以理解成一种赌博嘛,对于赌博,1.5倍的单轮赢利率怎么算高? @_欠儿_: 那“非法传销”算旁氏游戏吗? @whigzhou: 规则明确,事先公开,就算,类似于俄罗斯轮盘赌,赌的是崩盘点 @五环浪人: 回复@whigzhou: 投资人都不会抱着赌博的态度去借钱给人家的!没有信誉的人借钱,谁也不会借给他! 我觉得罪名归为诈骗应该是合理的! 至于量刑的大小,的确值得商榷! @whigzhou: 凭什么这么认定?这世上没有人赌博嘛?人家就是赌徒,你凭什么硬说人家是投资人? @五环浪人: 回复@whigzhou: 花钱买彩票,买刮刮乐,这是对赌! 把钱借给人家收利息,这属于投资! 老百姓会把砸锅卖铁的钱全部去买彩票吗? @whigzhou: 切,赌博方式多了,连命都可以押上,砸锅卖铁算什么,没听过俄罗斯轮盘啊?凑份子比谁死的晚也是一种,用一下你的想象力吧 @五环浪人: 回复@whigzhou: 呵呵。。。那你可以去问问周边朋友是否有参与借债的,他们是否以赌博的心态去借钱给人家的了。。。。。 @whigzhou: 问得好,你现在也同意这是个事实认定问题了? @whigzhou: 但重要的不是他们现在的说法,而是以当初他们所获得的信息,是否应该明知那就是一个庞氏赌局 @薛兆丰: 现在极刑之争已经结束,是大好事,不仅因为生命,而且因为大家可以好好讨论:吴英有没有诈骗?究竟有没有受害者?吴英是否代表了企业家精神?学者们千呼万唤的“民间金融”是不是就吴英那样的? @whigzhou: 后两个问题与是否有罪无关,我看不必引入争议,庞氏赌局不是金融,也与企业家精神无关 @薛兆丰:有些人连罪名都搞错,就开始辩护和讴歌。我在 “合理集资与庞氏骗局”(http://t.cn/hgZXC2)中作了区分:举债、血本无归、回报极高、借新钱还旧债,都不构成骗局,而只有 “刻意、反复、系统地谎报经营所得和还款来源” 才是庞氏特征。请大家看看吴英的做法(http://t.cn/zOzq6Mt)是否达标。 @whigzhou: 如果按法庭采纳和罗列的证据,那是没得说,可是其他许多说法与此不符 @薛兆丰: ……几个亿都没有主吗?事实是一有风吹草动,债主们就绑架了吴英;都说吴英的十一个下线没有起诉吴英,难道同伙不起诉主谋,就表示不存在诈骗行为?都说吴英资产今天足以还钱,可那是按吴英允诺的利率来计算的吗? @whigzhou: 嗯,有道理,除了最后一条,若果真是庞氏骗局,现在按零利率也不可能还本 @whigzhou: 任何庞氏骗局,从第二轮开始就不可能按任何正的利率还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