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贫富差距〉标签的文章(7)

[微言]贫富差距与统计幻觉

【2015-08-11】

@海德沙龙 【焦点议题】有关贫富差距的数字常令公众大吃一惊,但许多抓人眼球的惊人“差距、变化”,其实往往是统计假象,其背后根本没有人们以为它所揭示的事实,同一组数据,平凡还是惊艳,更多取决于如何组织和表述它,本文分析了其中一例,今后我们还会介绍更多 http://t.cn/RLmCHik

@whigzhou: 所以在对统计数字发出感慨之前,最好先弄清楚统计指标是怎么设计的,然后再想想差异或变化到底是不是你打算感叹的那个因素造成的。举个简单例子,假如(more...)

标签: | |
6382
【2015-08-11】 @海德沙龙 【焦点议题】有关贫富差距的数字常令公众大吃一惊,但许多抓人眼球的惊人“差距、变化”,其实往往是统计假象,其背后根本没有人们以为它所揭示的事实,同一组数据,平凡还是惊艳,更多取决于如何组织和表述它,本文分析了其中一例,今后我们还会介绍更多 http://t.cn/RLmCHik @whigzhou: 所以在对统计数字发出感慨之前,最好先弄清楚统计指标是怎么设计的,然后再想想差异或变化到底是不是你打算感叹的那个因素造成的。举个简单例子,假如收入基尼系数以家户为统计单位,那么仅仅年轻人提早离家单过、家户规模缩小这一个因素,即可显著提高基尼系数。 @用户3548260260:这篇。。。完全就是逆向恰亚诺夫循环呀。之前在秦晖桑书上说到一个俄国民粹派专家叫恰亚诺夫,他推崇俄国传统村社经济,要反驳西化派关于乡村不平等的批判,就找出了年岁变换这个要素。据他研究,一个家庭中,有小孩时就会成本上升, @whigzhou: 家户规模是我举的例子,原文是有关时间偏好的 @用户3548260260:是的,不过我想他们都指向一点,就是也许贫富差距不一定是意味着社会分层,也蕴含着其它可能,而常常被好心人士忽略咯,就像你说的一样,也像常说的一句话:统计是门语言,不是科学 @whigzhou: 嗯嗯  
[译文]贫富差距中的人口奥秘

Top 1%, across states
最富有的1%,州与州间的比较

作者:Salil Mehta @ 2015-1-31
译者: 一声叹息    校对:小册子(@昵称被抢的小册子)
来源:Statistical Ideas,http://statisticalideas.blogspot.com/2015/01/top-1-across-states.html

Short-term update: this article has been fancied by some of the country’s most esteemed economists and featured in popular outlets such as Marginal Revolution (by a frequent NYT Upshot writer), supported by EconLog’s Arnold Kling, favorably tweeted by research head at Oxfam, and aknowledged by the Deans of three schools (one in public policy, and two in business).  Within the first day generated >100 facebook shares, and >100 tweets, from various media here.
近期动态:本文深受本国一些声誉卓著的经济学家的喜爱,被“边际革命”等流行站点作为专题文章推荐。本文也得到了来自EconLog的Arnold Kling的大力支持,被乐施会的研究院领导热情转发,并得到三个学院(一个公共政策学院,两个商学院)院长的认可。本文发出第一天,就被这里的媒体在Facebook上分享100多次,在Twitter上推送100多次。

It’s an appealing chart from this week’s 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s report, leveraging the fashionable, French economist Piketty’s statistics, in order to illustrate how well the “top 1%” are doing in each of the 50 states. The report is provokingly titled: “The Increasingly Unequal States of America”.

经济政策研究所(EPI)本周的一份报告中,给出了一张富有吸引力的图表,引用了法国新潮的经济学家皮凯蒂的统计资料,用以说明“最富有的1%”在每个州过得有多滋润。这份报告有个煽动性的标题:美利坚大不平等国。

But the report creates distortions in the truth.  An important matter affecting hundreds of millions should also include a straight acknowledgement of probability theory.  We see through this article, that beyond the obvious national-level inequality (those at the top versus those at the bottom), targeting s(more...)

标签: |
5864
Top 1%, across states 最富有的1%,州与州间的比较 作者:Salil Mehta @ 2015-1-31 译者: 一声叹息    校对:小册子(@昵称被抢的小册子) 来源:Statistical Ideas,http://statisticalideas.blogspot.com/2015/01/top-1-across-states.html Short-term update: this article has been fancied by some of the country's most esteemed economists and featured in popular outlets such as Marginal Revolution (by a frequent NYT Upshot writer), supported by EconLog's Arnold Kling, favorably tweeted by research head at Oxfam, and aknowledged by the Deans of three schools (one in public policy, and two in business).  Within the first day generated >100 facebook shares, and >100 tweets, from various media here. 近期动态:本文深受本国一些声誉卓著的经济学家的喜爱,被“边际革命”等流行站点作为专题文章推荐。本文也得到了来自EconLog的Arnold Kling的大力支持,被乐施会的研究院领导热情转发,并得到三个学院(一个公共政策学院,两个商学院)院长的认可。本文发出第一天,就被这里的媒体在Facebook上分享100多次,在Twitter上推送100多次。 It's an appealing chart from this week's 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s report, leveraging the fashionable, French economist Piketty's statistics, in order to illustrate how well the "top 1%" are doing in each of the 50 states. The report is provokingly titled: "The Increasingly Unequal States of America". 经济政策研究所(EPI)本周的一份报告中,给出了一张富有吸引力的图表,引用了法国新潮的经济学家皮凯蒂的统计资料,用以说明“最富有的1%”在每个州过得有多滋润。这份报告有个煽动性的标题:美利坚大不平等国。 But the report creates distortions in the truth.  An important matter affecting hundreds of millions should also include a straight acknowledgement of probability theory.  We see through this article, that beyond the obvious national-level inequality (those at the top versus those at the bottom), targeting state-level differences in values is perverse.  The latter is more a matter of probability theory, involving large sample sizes. 可是该报告扭曲了事实。做一件影响亿万人的事情显然应该考虑到概率论知识。通过本文,我们将会看到,越出全国层次上的显著不平等(顶层收入对底层收入)之外,而将焦点对准各州层次上的数值差异,是有悖常理的做法。在样本足够大的情况下,后者更多的只是一个概率问题。 Let's start by looking at this chart below.  It shows the differences in state-level ratios, contrasting the typical incomes at the top 1% versus the typical incomes at the bottom 1%【译注:原文如此,疑似99%之讹】: 让我们先从下表开始。该表显示了美国各州最富有的1%和其余99%的收入比率。 【插图-How unequal is your state 你所在的州有多不均等 The ratio between the average incomes of the top 1% and the bottom 99% in each state 最富的1%和其余99%的平均收入比率】 Everyone from the press, to news readers, gawk at how much each state's levels are, in relation to the levels of other arbitrary states.  But this is irrational.  Are "liberal" states such as California and New York, twice as biased (or twice as unfair) as "conservative" states such of Arkansas and Maine? 无论是媒体业者还是新闻阅读者,都会被表中所见任意两个州之间的数字差异吓得目瞪口呆。但这是非理性的。难道加利福尼亚和纽约这样的“进步”州,真的比阿肯色和缅因这样的“保守”州贫富悬殊程度高两倍,或者说不公平程度高两倍吗? Of course not.  But that's the poor logic one would convey from the former two states showing nearly twice the inequality values on the chart, versus the latter two states.  Ex-post examination of living costs doesn't fully explain things either, as expenses are generally higher in states such as Vermont, Alaska, and Hawaii, versus the expenses in states such as Texas, Illinois, and most of Appalachia. 当然不是。可按照表中数据,前两个州的不均等程度几乎是后两州的两倍,人们就很容易会得出这样简单的结论。即使把生活成本差异考虑在内,也不能完全解释上述现象,因为在诸如佛蒙特、阿拉斯加和夏威夷等州,生活成本通常还要高于德克萨斯、伊利诺斯和阿巴拉契亚地区的多数州。 This week I devoted a couple hours spelling out to a confused Wall Street Journal reporter how there is some pertinence here, related to probability theory.  Population size theoretically impacts these statistics, and only a small number of these states are grossly unequal enough to warrant exhibiting them through a charming, 50-state map.  Whenever we are forced to explore state-level analysis though, it should be done through the prism of simply explaining relative variation, well beyond what random luck would suggest. 本周,我花了几个小时向一位为此感到困惑的《华尔街日报》记者详细解释,为什么这件事和概率论有些关系。理论上,人口数量会影响这些统计数据,而仅有少数州的不均等程度会真的高到像这幅漂亮的50州地图中所显示的那样。然而当我们不得不在各州层次上做分析时,应该通过具有直白解释力的相对差异,而不是被随机巧合造成的结果所迷惑。 The most liberal people suggest that even thinking about this math is unnecessary.  Perhaps any glorification of wrongs that need to be righted, justifies the means that it would take to get there.  Over time this can conflate math ideas with one's ideological bias.  We must separate the discussion of national and structural inequality, among a population, from one where there is a perceived advantage for some groups relative to others. 最坚定的自由派认为根本没必要考虑这个数学问题。或许,那些有待纠正的错误,只是因为其结论被颂扬,得出这些结论所用的方法也就被认为是正当的了。长此以往,人们就会根据自己的意识形态偏见来选择性地理解运用数学概念了。我们必须将有关人口群体之间的全国性和结构性不均等的讨论,和大家所感觉到的部分人相对于其他人的优势区分开来。 We can't prove the inappropriateness of inequality, by looking at the differences in relative inequality between states.  We enjoy the right in the U.S. to pursue different outcomes.  To take risks on the margins.  We've been making many billions of these choices, across generations.  This means that we always enjoy some separation in outcomes, particularly among the largest populations. 我们不能仅仅依据相对不均等程度在各州之间的差异,来证明不均等状况的不恰当性。在美国,我们享有追求不同成就的权利。为了利润,我们甘愿冒险,代复一代,我们的冒险决定价值数以十亿计。这说明我们总是乐于接受各人的回报有所差异,特别是在我们这么庞大的人口之中。 That's how probability theory impacts all of our lives, even in "equal" conditions.  We would prefer a safety net against hard times.  Yet we will still take risks such as how much and what we learn, what we feed our bodies, what we do on vacation, what financial investments we accept, and when we plot a career change... the actions here can't be deemed some unfair inequality.  They are the mystical elements we call life! 所以即使是在完全“平等”的条件下,概率也会造成我们生活水平的差异。我们倾向于有一个安全网来渡过艰难时期。但是对于诸如学习什么、吃什么、如何度假、如何投资以及何时转换工作等等这些事情,我们仍然愿意承受风险。这些有差别的选择并不是不公平的。这些神秘元素,按我们的说法,恰恰就是生活! In a divergent context, we will always see these interesting differences (based upon population size alone), in areas that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the topic of inequality.  Such as the state-level distribution of newborn baby sizes, or the performance distributions of high-school athletes.  We'll mention others still later in this article.  And all of this collectively confirms our understanding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important to the probability math, explaining the relative dispersions connected to population sizes.  All other hypotheses are secondary. 在一个千差万别的世界里,我们总能看到这些有趣的差异(样本总量够大就行了),哪怕在没有不平等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比如各州新生儿重量值分布,或者高中生的体育水平分布。后面我们还会提到其他例子。所有这些综合起来,支持了我们的这一观察发现:在这里所涉及的概率分析中,以人口规模解释相对离散度才是要点所在,所有其他假说都是次要的。 Before moving too far ahead, let's first show that the 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 (EPI) chart above has a clear concordance between income dispersion and the population size itself.  We'll show this with simple arithmetic(!) as well, substituting for a complex probability area known as copula math (here, and here).  If there were no connection between a state's inequality calculations and the population rank, then how many states would be in the top 10 of both?  What about in the bottom 10 of both?  The answers are quite low: (10/50)*(10/50)*50 = 2 states in the top 10 of both of both variables (10/50)*(10/50)*50 = 2 states in the bottom 10 of both variables 在此问题上,首先让我们来证明,上述EPI的图表显示了,收入离差度(dispersion)和人口规模有着明确的一致性。我们将用简单的算术(!),来代替被称为关联结构(又称耦合)的复杂概率论数学方法。如果一个州的收入不均与其人口总量排名无关的话,有多少个州能在两项同时排前十名?又有多少个州能在两项同时排后十名呢?答案是:数量相当低。 (10/50)*(10/50)*50 = 2 个州同时在两项排名进入前十 (10/50)*(10/50)*50 = 2个州同时在两项排名进入后十 So only 4 (2+2) states total.  But it's easy to certify from the chart that there is much more of a match among these variables than 4. 所以仅有四个州符合上述条件。但在上述EPI图表中,我们很容易找到多于4个州有这种配对关系。 Of the top 10 populated states, 5 were also among the top 10 "unequal" states: CA, TX, FL, NY, IL.  Of the 10 least populated states, 4 were also among the 10 least "unequal" states: VT, AK, ME, HI.  So instead of 4 overlapping states, we have a significantly higher 9 (5+4) states overlapping.  Additionally, there are no crossover states (e.g., a highly "unequal" less-populated state, nor a less "unequal" highly-populated state).  The easy math (9>4 with no crossovers) shows something, and it's not structural inequality. 在人口最多的十个州里面,其中五个同样也在“不均等”程度最高的十个州里: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佛罗里达、纽约和伊利诺伊。在人口最少的十个州里面,有四个同样也跻身于“不均等”程度最低的十个州之列:佛蒙特、阿拉斯加、缅因和夏威夷。所以,重叠的州不止四个,而有九个之多。并且,没有交叉的州出现(例如“不均等”程度高且人口少,或“不均等”程度低且人口多)。简单的数学(9>4且没有交叉)确实说明了些什么,这不是结构性不平等。 The only common variable between the selection of the top 10 (and in the selection of the bottom 10) populated states is just population size itself!  Does population size coerce inequality?  Again, no.  Otherwise we could just split California into two smaller states, making citizens suddenly feel there is somehow "greater equality".  Or we could reunite Virginia and West Virginia, making the new super-state's citizens feel there is magically "greater inequality".  But this sort of statistical reasoning is crazy.  It leads one to think inequality can be solved with scissors and glue. 在选择人口最多的10个州时(以及选择人口最少10个州时),唯一的共同变量就只是人口规模。难道人口规模大就催生不平等吗?也不是。否则,我们可以把加利福尼亚拆成两个较小的州,然后那里的居民不知怎么就突然感到更公平了。又或者我们把维吉尼亚和西维吉尼亚重新合并在一起,使得这个新超级大州的居民魔幻般地感觉到更不公平了。但这种统计推理是疯狂的,好像会使人以为不公平可以通过剪刀和胶水解决。 In our popular "Aristocrats in flyovers" article (a name suggesting easier state-level wealth in less-populated flyover states), we dig into the probability theory of extreme data.  And there we continue to see this pattern show up repeatedly in diverse datasets and distribution types.  Such as the wealthiest individual per state, or the number of cumulative Miss America winners per state.  Again this couldn't be coincidence, and we can also mathematically solve for the theoretical expected values for parametric most extreme individual, as we did in this article here. 在我们颇受欢迎的文章《内陆州的贵族》(标题暗示了在较少人口的内陆州里较易达到州内顶级财富水平【译注:原文这句话意思不太清楚,不过从所引文章内容看,好像是这个意思】)中,我们深入探讨了有关极端数据的概率论。我们能够看到这种模式在多样化的数据集和分布类型中不断出现。比如每个州最富有的人,或是每个州的美国小姐累计人数。这也不可能是巧合,我们可以在数学上解出对于极端个体参数的理论期望值,就像我们在这篇文章里做的那样。 Take a look at the bar chart below (of the top 1% income), and see in dots how tight the trend is for relative inequality, versus state population.  We would theoretically calculate that the more populated states to have considerably higher top 1% income (a double-digit percent increase!), versus the top 1% income in the less populated states- and this relates to the EPI chart above.  Connecticut was the single, unreliable outlier removed, using a parallel statistical process others also do (notice Wyoming is missing in the aforementioned chart.) 从下面(有关最富的1%)的柱状图我们可以看到,各州的相对不均等水平与其人口规模之间的联系相当紧密。我们能从理论上计算出,人口大州相对于人口小州来说,其最富的1%的收入也明显较高(两位数百分点的提高!),这与上述EPI图表密切相关。康涅狄格州是唯一的例外,当使用其他州同样使用的平行统计处理时,显示为异常样本,所以被剔除了(注意怀俄明州不在上述图表中)。 【图标 – 柱状图 – 相对不均与人口数量】 We also show a related transformed bar chart, below, instead fixating on changes in the the relative standard confidence interval (as one moves across the chart from the less populated states, to the most populated states).  We can now confirm that we mustn't ignore probability modeling as part of this story.  We can't persistently pretend that less-progressively larger (a generally concave inequality dispersion function, similar to how it is with most economic data) inequality doesn't exist, for the most populated states. 我们还在下面做了一张与此相关但经过整理的图表,在表中我们将各州按人口规模排序,固定标准置信区间的相对变化。于是我们可以确信不能忽略概率模型在此问题上的作用了。对于人口大州来说,我们再也不能假装逐渐变大(一个大致凹形的不均等分布函数,与其他经济数据类似)的不均等不存在。 【图标 – 柱状图 – 经整理后的相对不均与人口数量】 Don't assume -as many lay people and activists do- that these are sampling errors that must vanish, as the sample population sprouts into the millions.  This would be deceitful and cause most people to further jump on top of similar "research" as the EPI chart, falsely connecting most of the state-level calculation differences to genuine differences in inequality. 不要像很多外行人和活动家那样,以为这些只是因为样本太小带来的错误结果,然后随着样本大小增加到百万级后就会消失。这个设想是欺骗性的,而且将令大多数人追随EPI图表之类的“研究”结果,错误的把按州计算的差异同真正的不均等差异联系起来。 The conclusions of this article are again as pertinent for the top 1% in a population, as it is for the most extreme person in any group.  This is since the top 1% is still extreme enough along the probability distribution (from 0%, to 100%), so that larger populations will lead to less-progressively larger, top percentile thresholds.  Of course this is not true for sampling (Ch.5 in Statistics Topics) closer to the middle of a peer distribution (e.g., top 49%, or bottom 49%), where most of us in society have performed  through the ages. 本文的结论不仅适用于人口中最富有的1%,也同样适用于任何群体中的极端个体。从概率分布(从0%到100%)的角度来讲,最富有的1%已经足够极端,所以人口数量越大,在顶端部分的跳升就会越不渐进。当然,当取样规模(《统计问题》第五章)接近整体的中间位置时(例如最高的49%,或者最低的49%),结论就不一样了,自古以来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在这一阶层里。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饭文]贫富差距的现实含义

贫富差距的现实含义
辉格
2014年1月14日

近年来美国媒体上有关贫富差距扩大的报道时有所闻,最近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也认为美国的贫富差距达到了过去八十多年来的最高点,收入排名前1%的家庭获得了10.8%的税前总收入,前10%获得了50.4%,前20%的总收入高达最后20%总收入的16.7倍;2011年美国的基尼系数已达0.48,现在可能更高。

对于收入差距扩大、基尼系数提高,许多人第一反应是:穷人状况恶化了,至少是相对地恶化了,然后他们会为这种“恶化”寻找根源和谋划对策,而他们所能找到的对策,无非是最低工资、强化税收再分配、改善穷人福利之类,据说一些民主党议员早已(more...)

标签: | |
4914
贫富差距的现实含义 辉格 2014年1月14日 近年来美国媒体上有关贫富差距扩大的报道时有所闻,最近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也认为美国的贫富差距达到了过去八十多年来的最高点,收入排名前1%的家庭获得了10.8%的税前总收入,前10%获得了50.4%,前20%的总收入高达最后20%总收入的16.7倍;2011年美国的基尼系数已达0.48,现在可能更高。 对于收入差距扩大、基尼系数提高,许多人第一反应是:穷人状况恶化了,至少是相对地恶化了,然后他们会为这种“恶化”寻找根源和谋划对策,而他们所能找到的对策,无非是最低工资、强化税收再分配、改善穷人福利之类,据说一些民主党议员早已开始以收入差距扩大为由在推动这些政策了。 不过,在急于寻找药方之前,我们最好先看看,有关贫富差距的统计数字背后,究竟可能对应了些什么社会现实;首先需要澄清的是,收入差距扩大未必意味着穷人状况恶化,因为收入并不全部用于消费,而衡量生活状况的恰当指标是消费条件和消费能力,所以,假如一个社会产出的全部消费品中,穷人消费的份额和总量都没有减少,价格相对于可支配收入也没有上涨,那么,穷人的状况就没有恶化。 个人的消费水平不会随着收入提高而无限提高,最富裕的那些人,当收入高到一定程度,再增加收入通常已不会影响个人消费水平;所以假如收入差距扩大只是因为这样的最富裕阶层收入提高了,那么消费品的分配状况就没有变化;要判断实际情况是不是这样,我们需要一个消费基尼系数,但目前可以看到的只有收入基尼系数。 除了消费水平的差距,要衡量富人收入相对提高对穷人状况的影响,还要看富人将新增收入花在什么地方,这些开支是挤压了大众消费,还是相反,改善了大众的消费条件;大致可以区分四种情况,第一种是富人将新增收入用于消费,并且这些消费与大众消费构成资源竞争关系,比如增加饮酒量,会抬高粮食价格,多打高尔夫球,会抬高郊区住宅用地价格。 第二种是将新增收入用于消费,但这些消费品和服务的生产过程几乎不额外使用任何大众消费品生产所需要的资源,因而不会抬高大众消费品价格,比如雇佣更多仆人用为自己梳妆打扮、养花喂狗、挖土修坟。 第三种也是将新增收入用于消费,但这些消费行为不但没有挤占大众消费资源,而且还为社会带来很多正的外部性,比如购买艺术品,富人为艺术品所出高价养活了很多艺术家,而他们的作品通常大众也能欣赏到;许多新型消费品在形成规模化生产之前能够被设计开发出来并在市场上存活下来,都得益于乐意尝鲜的富人愿意为新东西支付高价。 第四种是将新增收入投资于生产性活动,而在市场机制的引导下,这些活动的最终目标都指向消费条件的改善:要么是更好的产品、更便利的服务,要么是更低的产品价格,结果是这些投资所针对的消费条件改善了;从生产的角度看,此类投资所产生的社会效果,和它所需要的资本掌握在多少人手里是没有关系的,但假如掌握这些资本的人数减少了,统计上就表现为基尼系数提高,但实际上大众消费状况反而改善了。 所以,衡量收入差距扩大会多大程度上恶化大众和穷人的生活状态,要看富人会将新增收入更多的用在哪方面;按经验,至少在发达社会,最富裕阶层的消费提升很少表现在数量上,也较少表现为对实物资源的消耗,而更多表现在形式、质量、档次和品位上,这样,挤压大众消费的第一类活动就很少。 近些年美国的收入差距扩大,很可能是因为生产领域创新活动的增加,理论上,每次大规模的创新浪潮都会扩大收入和财富差距,因为在此过程中,市场机制会对那些带来创新的发明家和基于创新而重新组织资源、改造产业结构的企业家,作出巨额奖励,造就一批暴富新贵,结果当然会扩大贫富差距,但只要这些新贵不将新近获得的财富大量用于上述第一类消费,那么这一结果对大众和穷人就不是坏事,这可能也解释了,为何美国的基尼系数和中国的一样高,但美国大众对贫富问题的抱怨却少得多,只有47%的民众认为贫富差距是个严重问题。 最近这轮以信息革命和电子商务为代表的创新浪潮,其一大特征是更扁平的产业结构和更大的规模经济,一家互联网企业可以免除大量中间结构而直接面向规模极大的消费群体,这一过程造就了一大批规模空前的新巨富,同时也消灭了许多传统中小企业和中间商,以及相应的大量白领工作岗位,所以这一轮浪潮中,作为一个阶层整体上受损的,大概就是中产阶级了,他们中的许多人需要在新的产业结构中为自己找到新位置。 评价贫富差距是否构成严重的社会问题,不能只看基尼系数,假如一个社会中的富人整天都在琢磨着如何为大众提供更好的商品和服务(好让自己从中赚到更多的钱),而且事实上也将多数财富投入这样的活动中,这样的贫富差距就是健康的,因为这种差距只是表明:市场机制发现,掌管巨额财富去改善民众生活这件事,只需要很少人去打理。 相反,假如一个社会中的大量人口整天都在想着怎么更好的满足少数权贵的需求,比如怎么把金字塔修的更高,好让法老看了高兴,结果多数稀缺资源都围绕着极少数人的需求和意志而配置,这样的贫富差距才是可怕的,即便其基尼系数和前一种社会差不多。  
[微言]增长与幸福

【2012-05-17】

@北望经济学园 @何钢HG: 1974年,Easterlin发表了关于#幸福经济学#的开山之作提出知名的Eaterlin悖论:在任意国家的某个时刻,富人比穷人要幸福;但在许多国家和社会,人们的平均幸福并未随着收入的增长而增多。后来他引用美国作为案例,1960-2010美国人均GNP增长了三倍,但幸福感却基本未变

@whigzhou: 若不是这样才怪了,说明人类神经机制出毛病了。每代新人成长起来时,其幸福感基准线当然要按当时的条件重新设定。

@tertio: 粗略地说,经济增长率提高的时候幸福感才应该会增加

@whigzhou: 最奇怪的是作者怎么不想想1960年和2010年报告幸福感的是两批人?若考虑这一点就谈不上什么悖论了

@自由_星空: 幸福感是主观、相对的吧。

(more...)

标签: | | |
4283
【2012-05-17】 @北望经济学园 @何钢HG: 1974年,Easterlin发表了关于#幸福经济学#的开山之作提出知名的Eaterlin悖论:在任意国家的某个时刻,富人比穷人要幸福;但在许多国家和社会,人们的平均幸福并未随着收入的增长而增多。后来他引用美国作为案例,1960-2010美国人均GNP增长了三倍,但幸福感却基本未变 @whigzhou: 若不是这样才怪了,说明人类神经机制出毛病了。每代新人成长起来时,其幸福感基准线当然要按当时的条件重新设定。 @tertio: 粗略地说,经济增长率提高的时候幸福感才应该会增加 @whigzhou: 最奇怪的是作者怎么不想想1960年和2010年报告幸福感的是两批人?若考虑这一点就谈不上什么悖论了 @自由_星空: 幸福感是主观、相对的吧。 @whigzhou: 任何概念,一旦有了一个度量方法,对于接受该度量方法的人,它就是客观的了,至于是绝对还是相对,要看该度量方法的类型,序数度量就是相对的,基数度量就绝对了 @whigzhou: “什么幸福解释模型更好”这个问题先搁置,仅用“免遭已知典型困苦和享受已知典型便利的能力”(这是“变得富裕”的结果)这一条,足以解释下列三种情况,毫无悖论:1)同一社会中富人幸福感高于穷人;2)贫穷社会幸福指数低于富裕社会;3)经济匀速同构增长不影响幸福指数。 @赵昱鲲 @猪头非 @whigzhou: 解释:1)同一社会富人穷人所参照的已知典型困苦集(P)与已知典型便利集(C)相同,而能力不同,故幸福感不同;2)贫穷社会人民了解一些富裕社会的典型便利,却不能享有,富裕社会人民了解一些贫穷社会的典型困苦,能轻易避免,故前者幸福指数低于后者; @whigzhou: 3)经济匀速同构增长时,P与C和避免/获取它们的能力同步变化,因而幸福指数不变 @猪头非: 这样的话,P与C中所累积的久远以前的困苦和便利在不断进步的能力的作用下,会变得更加容易避免和更加容易实现.但为何这个部分没有在时间维度的幸福指数上反映出来? @whigzhou: 因为人是朝前看的,不惯于忆苦思甜嘛,只会以当代状况为参照和基准,这是好事啊,否则人类的适应性就完蛋了 @猪头非: 第(2)点需假设穷国获取外部信息的渠道足够通畅.对于穷国的上层人很合理,对于穷国下层人则值得商榷:穷国的下层人在和本国上层人比完之后,其他富国的情形到底知道多少;即使知道,又能追加多大 @whigzhou: 这种当代资讯条件下应该没问题,电视电影里能看到,而上层对发达社会的模仿证实了他们看到的是真的 @赵昱鲲: 对,关键是经济匀速同构增长中的“同构”。所以欧美国家经济匀速增长时,幸福感没有太大变化,但中国过去30年的经济增长率虽然一直是高速,但伴随着结构变化,于是幸福感也有变化。 @whigzhou: 还有个文化/价值变迁的因素,自我要求不同了,生活方式变了,收入翻几倍却大喊结不起婚养不起娃了 (续) @whigzhou: 关于增长与幸福感的关系,想到一点:父母对子女所负责任多的话,会提前感知到新生活方式的负担、焦虑和压力 @whigzhou: 许多新型享受,原本老一代人负担不起也不觉得很痛苦,因为他们需求偏好已被之前的条件塑造成型了,但为儿子考虑就不同了,更具前瞻性,也就更焦虑,这个我在讨论中美储蓄率差异时提到过 http://t.cn/zOmRwX5 @丫力山大的献头君 辉总认为通过改变文化(比如增强幸福的感受能力)是否比经济增长更有助于社会幸福群体比例的增加,学生在西藏农村时看到村民的幸福感并不比城市中汲汲于生的人差 @whigzhou: 说实话,我认为把幸福感作为宏观指标来观察和研究,实在没什么意思,将它与任何政策或制度联系起来更是不可接受 @whigzhou: 我参与幸福经济学讨论的唯一旨趣,就是想说明这一点,即:将总体幸福感水平视为值得追求的宏观指标,是荒谬的,也是不可容忍的(至少按个人主义价值观)。 @whigzhou: 比如,若研究证明:其它不变,用药物降低所有男性睾酮水平,或提高唐氏综合征患者比例,即可提高幸福感水平,然后呢? @Azzssss: 所有的宏观指标都有这一问题 @whigzhou: 但程度很不一样,比如1000%或-20%的通胀率,失业率在两年内上升一倍,贸易量一年萎缩20%,这些肯定是值得避免的,可幸福感……就不好说了,比如焦虑感集体加强,可能只是出现了某种值得追求的新事物,有啥不好? @慕容飞宇gg 到现在科学界还有不少人支持优生学吧,只不过不敢公开出来说罢了 @whigzhou: 优生学没什么不对,优生政策和优生法才是罪恶  
[微言]经济发展与贫富差距

【2012-04-13】

@猪头非:由昨天的事件,想到三个问题.第一问关于媒体:媒体竞争的环境下,牺牲客观严谨的吸引眼球是否是必需之举?第二问关于制度:制度性问题更多地成为普通人成功的真实阻碍还是更多地成为不努力奋进的借口?第三问关于贫富差距:在”实际的经济发展”中,所有人绝对收入的提高是否必然伴随贫富差距的扩大?

@小小nopainkiller:1. 传统媒体吸引眼球是本性,客观严谨性现在逐渐可以靠自媒体来弥补。2. 应该是两者都会有,无法比较。3. 在比较好的制度条件下的自然经济增长,贫富差距过大应该是必然的,毕竟不管做什么成功的终归是少数,富人里巨富也是极少数,如果人类可以自发的共富的话,那纪传体史书估计这个星球都放不下了

@whigzhou: 1)这对大众媒体的生存是必需的;2)这两个选项不排斥,反倒可以相互加强;3)问错了,任何“必然”性都不存在于“实际”中

@小小nopainkiller: 回复@whigzhou: 辉总觉得第三个应该怎么问?或者应该怎么答?

@whigzhou: 要么问:在经济发展中,所有人绝对收入的提高是否必(more...)

标签: | |
4194
【2012-04-13】 @猪头非:由昨天的事件,想到三个问题.第一问关于媒体:媒体竞争的环境下,牺牲客观严谨的吸引眼球是否是必需之举?第二问关于制度:制度性问题更多地成为普通人成功的真实阻碍还是更多地成为不努力奋进的借口?第三问关于贫富差距:在"实际的经济发展"中,所有人绝对收入的提高是否必然伴随贫富差距的扩大? @小小nopainkiller:1. 传统媒体吸引眼球是本性,客观严谨性现在逐渐可以靠自媒体来弥补。2. 应该是两者都会有,无法比较。3. 在比较好的制度条件下的自然经济增长,贫富差距过大应该是必然的,毕竟不管做什么成功的终归是少数,富人里巨富也是极少数,如果人类可以自发的共富的话,那纪传体史书估计这个星球都放不下了 @whigzhou: 1)这对大众媒体的生存是必需的;2)这两个选项不排斥,反倒可以相互加强;3)问错了,任何“必然”性都不存在于“实际”中 @小小nopainkiller: 回复@whigzhou: 辉总觉得第三个应该怎么问?或者应该怎么答? @whigzhou: 要么问:在经济发展中,所有人绝对收入的提高是否必然伴随贫富差距的扩大?,要么问:在"实际的经济发展"中,所有人绝对收入的提高是否都伴随着贫富差距的扩大? @猪头非: 回复@whigzhou:严格地说,我想表述的是在"有实际可行性"的经济发展模式中。绝对收入增长和贫富差距缩小在理论上是可能同时存在的 @whigzhou: 嗯,这样的话,我觉得还是可能的,比如资源发现型增长:某国人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坐在一大块油田上,而当时的土地全都私有且分割得较均匀... @whigzhou: 另一个例子是汇入型增长,某国穷人大量外出打工,并将很大一块收入汇给国内家人。不过这样的例子确实不多,多数增长模式至少在早期通常会扩大收入差距。 @猪头非: 那就得凭运气了。因为这个问题是西方右派左派长期争论的问题,到底是以绝对财富的增长为主要目标还是以缩小财富差距为主要目标。几十年来,好像没有行之有效的同时包容两个目标的路线 @whigzhou: 是吗?身为右派,我不觉得这种事情有任何争论的价值,增长而非再分配带来的贫富扩大,与处境分化无关 @whigzhou: 巴菲特的成功提高了基尼系数,但他从穷人那里挤走的资源是否比一个普遍高收入者多呢?他多吃了多少鸡蛋牛排?多住了几套房?多开了几部车?多娶了几个老婆? @whigzhou: 在某个极限消费水平之上,富人收入比例扩大不影响相对生存处境,这个道理似乎很简单,可是... 【后记】我关于贫富差距的两篇旧文:“税收无法有效调节收入差距”,“收入差距本身不是问题”  
饭文#M1: 收入差距本身不是问题

按一:本文体现了我的马尔萨斯主义(加上“我的”二字是因为我发现几乎所有经济学家在使用马尔萨斯主义一词时的含义都与我不同,而且是误导性的)与经济学主流传统所奉行的边沁主义的根本分歧所在。

按二:很像听听laoyao对本文的意见,我写它的时候就一直在想着他的积极心理学,呵呵。

收入差距本身不是问题
辉格
2010年6月12日

所谓的收入分配改革已成山雨欲来之势,从参与其事的部门和机构中所传出的信息也显示,政府的某种矫正方案很可能在年内推出;目前还没有任何信息让我们判断,将有哪些手段会被用来矫正收入差(more...)

标签: | | |
724

按一:本文体现了我的马尔萨斯主义(加上“我的”二字是因为我发现几乎所有经济学家在使用马尔萨斯主义一词时的含义都与我不同,而且是误导性的)与经济学主流传统所奉行的边沁主义的根本分歧所在。

按二:很像听听laoyao对本文的意见,我写它的时候就一直在想着他的积极心理学,呵呵。

收入差距本身不是问题
辉格
2010年6月12日

所谓的收入分配改革已成山雨欲来之势,从参与其事的部门和机构中所传出的信息也显示,政府的某种矫正方案很可能在年内推出;目前还没有任何信息让我们判断,将有哪些手段会被用来矫正收入差距,因此对未来的方案也无从评估,不过,仅从把收入差距本身视为症结所在这一点来看,有关部门似乎并未摸清脉象,更未摸到门道。

当前的贫富差距确实异常严重,但这只是一个表象,反映了其背后的诸多制度弊端和不公正;如果说这是一种危险,那也是导致它的那些因素所带来的危险,即便这些因素并未导致贫富差距,也同样危险,或者,其导致的差距被再分配政策强行扭转了,危险也会同样存在,相反,若这些因素被消除了,即便贫富差距依然存在,也不会对社会安定有什么威胁,换句话说,贫富差距本身不是问题。

通常认为,通过赋予个人以满足各种需要所需的购买力,财富可以带给人适意、快乐和幸福,这是没错的,但是财富给人幸福的方式,是动态和相对的,即,满足感并非来自你拥有某种东西这一事实,而是来自你从不拥有到拥有这一变化,或你意识到身边其他人不拥有而你却拥有这一事实:一个刚刚做砸一笔生意的亿万富翁,未必会比一个刚刚挣到50块工钱的搬运工更快乐。

所以,我们无从知道,更高的财富水平,或者更小的贫富差距,是否会让一个社会更和谐;缩小贫富差距,或许减少了穷困者的痛苦和焦虑,但也降低了较富裕者的快乐和适意;我们只能知道,财富增长的过程可以带来更多快乐;而且,即便我们能够消除由差距所带来的痛苦和焦虑,是否值得这么做呢?

如同快乐和满足感一样,痛苦和焦虑是进化过程为我们设计的激励机制,它确保了我们以生存和繁衍为目标的行为模式得以正常运行;焦虑机制被设计的很灵活,其阈值会随条件的改变而升降,要消除它们,需要抹除一切细微的差距和波动,到那时,或许每个人都会过的像唐氏综合征患者那样无欲无求、天真快乐了,但这果真是我们所要的结果吗?那时候,支撑我们每日劳作、求知、逐利、争胜、探索、创造的动力还存在吗?整个文明还能维续吗?

作为个人,喜欢宁静淡泊,讨厌紧张、焦虑和富于挑战性的生活,是无可厚非的,但对于社会整体,任何人是否有权主张它该变得更紧张或者更宁静?谈论总体的幸福水平是无意义的,因为快乐属于个人,不可加总和平均;唯一有意义的问题是:何种焦虑会导致和平合法的努力和竞争,而何种焦虑将导致破坏性甚至反社会的行为?

显然,如果引起我焦虑的种种差距,多数是由个性、天赋、机遇、努力和声誉等方面的差别所造成的,将更可能激励我去挖掘天赋、培养能力、寻找机遇、努力工作和建立声誉,相反,如果我所目睹的种种差距,多半来自特权、舞弊、欺诈、暴力侵占、杀人越货、欺行霸市和政治谋略,那么,我当然更可能努力投身于此道;所以,真正的问题是:差距是由什么造成的?

一个法治良好、权利有保障、机会开放的社会,贫富差距不会危及社会秩序;在个人消费上,富人和穷人的差距远不如基尼系数所显示的那么大,富人的财富大部分用于投资和社会性消费(比如慈善和学术赞助)上,而这些活动多少都能惠及穷人;即便从福利均等主义的角度出发,也没有理由让更多的人来控制这笔投资,除非再分配的程度达到能削减资本家个人消费的程度;实际上,从诺贝尔、卡内基、洛克菲勒、福特,到盖茨和巴菲特,他们所积累的巨额财富,只有很小部分变成了其个人和家族的消费。

相反,在一个缺乏法治、机会依赖于特权、财产权也得不到保障的社会,富人们要么及时行乐,在失去权势之前尽快享用财富,要么不得不拿出很大一块资源,去保护财产免受侵夺,去谋求和维持其特权地位,去到种种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合纵连横中争得有利位置,而从所有这些开销中,善良的穷人是分不到好处的。

饭文#M0: 税收无法有效调节收入差距

税收无法有效调节收入差距
辉格
2010年6月10日

继打压房价之后,收入差距和分配问题似乎已成为另一个政策焦点;近日,国家税务总局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高收入者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的通知》,无论是《通知》正文的第一句,还是该局负责人在随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第一段话,都明确表示了,这一措施所针对的,是收入差距问题;而舆论中也确实有一些希望通过税收和转移支付来缩小收入差距的声音。

我国的收入差距和贫富分化确实已到了异常严重的程度,但这一罕见的状况,是由许多早已暴露无遗的制度性弊端所造成的,其中最突出的是,个人权利和财产权缺乏保障,市场准入机会的不平等(more...)

标签: | | |
726

税收无法有效调节收入差距
辉格
2010年6月10日

继打压房价之后,收入差距和分配问题似乎已成为另一个政策焦点;近日,国家税务总局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高收入者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的通知》,无论是《通知》正文的第一句,还是该局负责人在随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第一段话,都明确表示了,这一措施所针对的,是收入差距问题;而舆论中也确实有一些希望通过税收和转移支付来缩小收入差距的声音。

我国的收入差距和贫富分化确实已到了异常严重的程度,但这一罕见的状况,是由许多早已暴露无遗的制度性弊端所造成的,其中最突出的是,个人权利和财产权缺乏保障,市场准入机会的不平等,国有部门内部私分巨额垄断利润,公务部门不受约束的超水平福利,等等;回避这些显而易见的问题,却指望用税收来缩小收入差距,是缺乏说服力的;而且,无论是理论还是经验都无法支持,贫富差距可以靠税收调节来解决。

简单的说,每个人的收入是他把他所拥有的要素投入到生产中,然后从产出中取得的一份报酬,工人投入人力资源,资本家投入资本,当然还有一种特殊的要素,是给生产过程制造障碍的能力,也可获得相当的报酬;参与生产的各方所得报酬的高低,取决于各种要素在组合的比例,和它们的稀缺性。

低收入阶层通常只有人力资源可供出租,而劳动报酬低则是反映了要素市场上劳动力太多而资本太少,所以,提高广大劳动者收入的途径,无非是促进投资,让更多的资本来雇佣工人,从而使得市场中资本变得更充裕而人力变得更稀缺,这也是所有发达国家经济起飞过程中所发生的情况。

那么,是否可以通过税收来改变要素收入的分配比例呢?可以考虑两种税收,第一种是对要素收入征税,比如从资本家的资本利得中拿走一块,分给工人,这是流量再分配;该方法在当期是有效的,直接改变了分配比例,但等到下一次劳资双方议价时,议价基础改变了,转移支付会被双方都事先纳入议价考虑之中,最终,分配比例将回归到要素组合和稀缺性所决定的那个均衡水平上;唯一的变化将是,征税所带来的交易费用将压低生产规模,并相应的减少劳资双方的收入。

比如一家商店,原先店员拿毛利的20%,老板拿80%,现在他知道老板的20%收入会转移给他,为何不接受一份工资为零的雇佣合约呢?把问题扩展到整个经济,结果也类似,如果转移税率低于工人原本所得比例,那么重新议价将使分配比例回归原有水平,如果转移税率高于该比例,则意味着工人必须倒贴钱才能找到工作,这当然不会发生,实际结果将是大量资本退出生产,退出过程将一直继续到将资本稀缺度拉高到资本家再次有利可图为止,在新的均衡点上,工人的收入绝不会比以前更高。

第二种是直接对要素征税,即通过财产税直接从资本家手里拿走一部分非人力要素,分配给工人,这是存量再分配;同样,存量再分配在短期内也是有效的,但在长期,一旦财产税成为稳定预期,人们的行为便会随之而改变,积累财富的动力会削弱,奢侈消费得到了鼓励,有条件者更会寻找转移财产的可能性,总的投资额将会下降,最终减少对劳动的雇佣;这两个效果相抵之后,穷人收入是否增加,将取决于税收的绝对水平,和资本转移的可能性。

在整个经济生态中,越是处于食物链上游的、金融化程度高的资本,越是容易流动和转移,而在从穷人、中产者到食利者、资本家的贫富谱系上,越是富裕者,越容易克服在不同税收领域和辖区之间转移资产所面临的障碍;所以,对于最富裕那些人——比如所谓的达沃斯一族,只要在别处还存在着低税收地区,存量再分配是很难作用到他们头上的,真正被再分配的,将是那些勉强超出平均线的中产阶级。

全球化更削弱了这种可能性,不仅是因为全球化促进了要素和资本流动,更是因为大量新型的合约形式、商业模式和金融工具,以及要素组合中比例越来越高的无形资产,使得产业内的要素再配置变得更容易;在以前,你把资产转移出一个地区,便意味着你要放弃那里的生意,现在不是了,借助外包、租赁、授权和恰当的股权结构安排,跨国企业可以极低的境内净资产运营规模庞大的业务,而把大部分要素留在境外。

即便不考虑资产转移问题,税收的转移支付能力也是有限的,税收会抑制生产和投资,当税率高到一定程度,其转移支付效果将完全丧失,在越过拉斐尔曲线的最高点之后,甚至税收绝对值也开始下降;目前我国的税负水平已经很高了,而且近年来始终在以四五倍于GDP的增长速度在快速增加,但我们并未看到任何转移支付效果,收入差距仍在快速拉大。

近年来,随着劳动市场、汇率、土地、管制等运营条件的全面恶化,多数中小企业都处于勉强维持的状态,除了税负,他们还要面对准入障碍、行政干预、腐败和国企挤压等种种负担,此时对资产存量征税形同釜底抽薪,极可能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很难相信在这种条件下,再分配将产生正的转移支付,它或许会缩小贫富差距,但那将是通过把富人赶走或让他们变得更穷来达到的。

实际上,有一个现成且无害的要素存量再分配的选择,它不会带来负面激励,那就是把国有资产分给穷人,把土地分给农民和居住在它上面的市民,既然我们有一个如此庞大的可供再分配的资产存量,又何必去剥夺那些辛苦挣下一点产业的中产者和小业主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