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见闻〉标签的文章(2)

墨尔本点滴

【2017-09-15】

今天在图书馆听人说维州出了条新交规,离车(3米以上)不锁,罚款四百,擦,我几乎从来不锁车居然没被罚到过也算运气,我问窗户不关行不行,说是只能开一条两厘米以下的缝,看这阵势估计最近偷了车乱撞的事情不少。

不过这条规则倒并不像乍看上去那么荒唐,作为一件武器,车辆的杀伤力不比步枪差,而随手乱扔一杆步枪显然不妥,罚之不为过。

【2017-08-21】

刚才在超市买酒,收银员让我去另一个柜台结账,我愣了一下,结果她说她年纪太小不能卖酒,呵呵,神奇的管制,(看上去确实很小,(more...)

标签: |
7627
【2017-09-15】 今天在图书馆听人说维州出了条新交规,离车(3米以上)不锁,罚款四百,擦,我几乎从来不锁车居然没被罚到过也算运气,我问窗户不关行不行,说是只能开一条两厘米以下的缝,看这阵势估计最近偷了车乱撞的事情不少。 不过这条规则倒并不像乍看上去那么荒唐,作为一件武器,车辆的杀伤力不比步枪差,而随手乱扔一杆步枪显然不妥,罚之不为过。 【2017-08-21】 刚才在超市买酒,收银员让我去另一个柜台结账,我愣了一下,结果她说她年纪太小不能卖酒,呵呵,神奇的管制,(看上去确实很小,16岁的样子)​​​ 【2016-11-13】 澳洲宽带很贵,年费800多,而且只有部分区域通光纤,其余是ADSL+,算了算,决定不装,用手机做热点,买了个每月36块8g流量的套餐,不开电驴不看视频差不多够,不够就去图书馆蹭几天网,幸好来时带了四块硬盘,里面电影够我看一年的。 ​​​​ 贵的原因貌似很清楚,唯一的基础运营商是家垄断国企,宽带贵的后果是手机流量也都很贵,国企到哪儿都是祸害。 【2016-10-11】 澳洲有不少专家治国论(technocratic)色彩浓厚的东西,夏时制,十字路口的hook turn,可转移投票制,清一色死亡哥特风格的烟盒,英制的取消……  
阜平四大怪

第一怪,警察多,阜平是我见过大街上警察密度最高的城市,两三个或四五个一堆聚在那儿也不知道在干嘛,可能的解释是充当人肉红绿灯,因为除了与国道交汇处,市内几乎没有红绿灯,但我观察了一下,由其举止看,这个解释好像也难以成立。

第二怪,没有垃圾桶,至少我这两天上了六七趟街都没在大街上见过。

第三怪,批发部多,大部分烟酒日杂小店都管自己叫“批发部”。

第四怪,发电机多,几乎所有商家,小至只有一个冰柜的街边冷饮摊,都备有燃油发电机,今天整个下午停电,街上发电机嗡嗡轰轰一片,场面让我颇为震惊;更奇怪的是,我向多位老板和店员询问这里是否经常(more...)

标签: |
1876
第一怪,警察多,阜平是我见过大街上警察密度最高的城市,两三个或四五个一堆聚在那儿也不知道在干嘛,可能的解释是充当人肉红绿灯,因为除了与国道交汇处,市内几乎没有红绿灯,但我观察了一下,由其举止看,这个解释好像也难以成立。 第二怪,没有垃圾桶,至少我这两天上了六七趟街都没在大街上见过。 第三怪,批发部多,大部分烟酒日杂小店都管自己叫“批发部”。 第四怪,发电机多,几乎所有商家,小至只有一个冰柜的街边冷饮摊,都备有燃油发电机,今天整个下午停电,街上发电机嗡嗡轰轰一片,场面让我颇为震惊;更奇怪的是,我向多位老板和店员询问这里是否经常停电,回答都是“不常停”,这与发电机的普及率显然构成了冲突,只能理解为他们认定“经常”的标准十分不同;昨天下午我路过阜平的邻县涞源时,那里也正停电,或许不是巧合。 请问,你见过自备发电机如此普及的城市吗?假如见过,请在评论里留下它的名字,让我也开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