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行为〉标签的文章(39)

[译文]你愿意为安全而多付两块钱吗?

Study: Audiences Want Metal Detectors in Theaters, But Won’t Pay Extra
调查:观众希望剧院保证安全,却不愿额外付款

作者:Brett Lang @ 2015-8-5
译者:元渡     校对:沈沉(@你在何地-sxy)
来源:Yahoo, https://www.yahoo.com/movies/study-audiences-want-metal-detectors-in-theaters-125871583067.html

Despite the recent shooting at a Louisiana screening of Trainwreck, Americans still believe movie theaters are among the safest public places. Three quarters of moviegoers say they feel extremely or very safe in a theater, according to a new study from research firm C4.

最近,电影《生活残骸》在路易斯安那放映时,发生了枪击案,尽管如此,美国人依然相信电影院是最安全的公共场所之一。根据研究公司C4的一项最新调查,四分之三的观众认为他们在电影院极其安全或非常安全。

Although they feel secure, there are certain security measures that customers support. Nearly a third of moviegoers believe that bags and purses should be checked for weapons before people go into a theater, and 34% believe that lobbies should have armed security personnel and a metal detector. Fourteen percent(more...)

标签:
6074
Study: Audiences Want Metal Detectors in Theaters, But Won’t Pay Extra 调查:观众希望剧院保证安全,却不愿额外付款 作者:Brett Lang @ 2015-8-5 译者:元渡     校对:沈沉(@你在何地-sxy) 来源:Yahoo, https://www.yahoo.com/movies/study-audiences-want-metal-detectors-in-theaters-125871583067.html Despite the recent shooting at a Louisiana screening of Trainwreck, Americans still believe movie theaters are among the safest public places. Three quarters of moviegoers say they feel extremely or very safe in a theater, according to a new study from research firm C4. 最近,电影《生活残骸》在路易斯安那放映时,发生了枪击案,尽管如此,美国人依然相信电影院是最安全的公共场所之一。根据研究公司C4的一项最新调查,四分之三的观众认为他们在电影院极其安全或非常安全。 Although they feel secure, there are certain security measures that customers support. Nearly a third of moviegoers believe that bags and purses should be checked for weapons before people go into a theater, and 34% believe that lobbies should have armed security personnel and a metal detector. Fourteen percent of respondents pushed for armed security in each theater, the report found. 尽管观众存在安全感,他们依然支持采用一些必要的安全措施。接近三分之一的观众认为,在人们进入电影院前应该对其手袋和钱包进行武器检查,35%的观众认为,应该在前堂配备武装安保人员和金属探测器。调查发现,有14%的受访者强烈要求每个剧院都配备武装安保。 The study’s authors surveyed 250 moviegoers on July 28 and 29. 这项研究的作者们在6月28、29两天调查了250名电影发烧友。 “Movie theaters are still up there as safe spaces,” said Ben Spergel,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of consumer insights at C4. “People really do think of them as places to escape and not think about realities of the world.” “电影院仍然被看做是安全的场所,”C4公司主管消费者洞察的执行副总裁Ben Spergel说道。“人们真的把电影院当做逃避的地方,在这里不用去思考现实世界。” Yet recent acts of violence have threatened to shatter that image of movie theaters as safe havens. The shooting two weeks ago in Lafayette, La., left three people dead and nine injured. It is the second incident of movie theater violence in recent years, coming on the heels of the 2012 shooting of 12 people at a screening of The Dark Knight Rises in Aurora, Colo. 然而,最近的暴力事件已经动摇了电影院作为安全避风港的形象。两周前,路易斯安那的Lafayette枪击案中,三死九伤。这是近年来发生的第二起电影院暴力事件,紧随2012年科罗多拉州Aurora在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放映时的枪击案,后者造成12人死亡。 The murders have kicked off a debate about what precautions the exhibition industry needs to institute in order to prevent future deaths and injuries. In the days after the shooting, Trainwreck star Amy Schumer threw her support behind legislation designed to address gun violence. 枪击案激起了关于展演行业如何制定预防措施来阻止再次出现死伤的讨论。枪击发生之后,《生活残骸》出演明星Amy Schumer表示全力支持旨在解决枪击暴力的立法。 Spergel thinks the nature of the discussion about Lafayette and Aurora has had an impact on consumer’s desire for heightened movie theater security. Spergel认为,关于Lafayette和Aurora事件的讨论的特点,对消费者加强电影院安全性的愿望不无影响。 “The media coverage has been more about the people who do these acts rather than where they are being done,” he said. “The conversation has been about gun laws and gun use and gun safety.” “媒体报道更关注于枪击案案犯而不是它们的发生地点,”他说。“讨论的一直都是枪支法规、枪支使用以及枪支安全。” Although a substantial portion of moviegoers seemed to want to tighten safety measures, they balked at paying more to help cover the additional costs of installing metal detectors and posting guards. Only 13% of respondents said they would pay $3 more for tickets in order to get those additional security features. 尽管很大部分观众似乎希望加强安全措施,但他们却不愿支付因为安装金属探测器和派驻安保带来的额外开销。仅有13%的受访者说他们将会为获得附加安全功能支付3美元. Analysts argued that the box office fallout from the shootings was minimal, and C4’s research seemed to confirm that assessment. In a follow-up study of 124 moviegoers, 85% reported that the shooting in Louisiana will have no impact on their theater habits. 分析人士认为,枪击案对电影票房的影响微乎其微,C4公司的研究似乎证实了这个判断。在对124名观众的后续研究中,85%的人认为路易斯安那枪击案不会对他们的观影习惯造成影响。 Respondents ranked movie theaters after airports, which boast guards and metal detectors as the third safest spaces, behind their homes and workplaces, and ahead of their cars, stores or malls, churches and concerts. That could change, Spergel noted, and another tragedy may amplify the calls for more preventative steps. 受访者将电影院排在机场之后,后者因有警卫和金属探测器而被认为是第三安全的地方,安全性次于他们的住宅以及工作场所,排在他们的汽车、商店或者购物中心、教堂、音乐会之前。Spergel指出,这情况可能会改变,再有这样的悲剧发生或许会放大加强预防措施的呼吁。 “If this happens again or becomes more of a trend, theaters aren’t going to have a choice,” said Spergel. “They’re going to have to put in some of these measures and moviegoers are going to have to pay more.” “如果(枪击事件)再度发生,或者很大程度上有这样的趋势,电影院将没有选择,”Spergel说道。“他们将不得不采取这些措施,而观众将不得不支付更多。” (编辑:@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译文]猿猴的把戏,人类也在玩

Games Primates Play-People behave just like the apes they are
灵长类的把戏——人的行为就像猿猴

作者:Matt Ridley @ 2012-4-20
译者:张三(@老子毫无动静的坐着像一段呆木头)
校对:Drunkplane(@暂时只看书不旅行了-zny),小册子(@昵称被抢的小册子)
来源:作者个人网站,http://www.rationaloptimist.com/blog/games-primates-play-(1).aspx

Generally, junior professors write long and unsolicited emails to senior professors, who reply with short ones after a delay; the juniors then reply quickly and at length. This is not because the seniors are busier, for they, too, write longer and more punctually when addressing their deans an(more...)

标签: |
5930
Games Primates Play-People behave just like the apes they are 灵长类的把戏——人的行为就像猿猴 作者:Matt Ridley @ 2012-4-20 译者:张三(@老子毫无动静的坐着像一段呆木头) 校对:Drunkplane(@暂时只看书不旅行了-zny),小册子(@昵称被抢的小册子) 来源:作者个人网站,http://www.rationaloptimist.com/blog/games-primates-play-(1).aspx Generally, junior professors write long and unsolicited emails to senior professors, who reply with short ones after a delay; the juniors then reply quickly and at length. This is not because the seniors are busier, for they, too, write longer and more punctually when addressing their deans and funders, who reply more briefly and tardily. The asymmetry in length and speed of reply correlates with dominance. 在学术界,一般来说年轻的教授会主动地给资深教授写长长的邮件,而后者会在拖延一段时间后简短地回复,然后年轻教授很快又详尽地回复。这并不是因为资深教授们更忙,他们自己也常常会在给他们的院长或研究资金提供者写信时把邮件写得较长较详细,然后在经过漫长的等待后得到一封简短的回复。邮件回复长度和速度上的这种不对称性,和双方关系中支配地位的归属有关。 When a subordinate chimpanzee grooms a dominant one, it often does so for a long time and unsolicited. When it then requests to be groomed in turn, it receives only a brief grooming and usually after having to ask a second time. 在动物界,地位较低的黑猩猩常常自愿为占主导地位的黑猩猩仔细梳理毛发,但当他反过来要求对方帮忙梳理毛发时,通常要一再要求才行,而对方往往也只是简单应付一下了事。 This gorgeous little juxtaposition of tales comes from a new book by Dario Maestripieri of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who is both a professor and a primatologist (and a primate). His book, called "Games Primates Play," is devoted to ramming home a lesson that we all seem very reluctant to learn: that much of our behavior, however steeped in technology, is entirely predictable to primatologists. 这两个相互映照的趣味小故事来自一本叫《灵长类的把戏》(Game Primates Play)的新书,作者Dario Maestripieri教授供职于芝加哥大学,是一名灵长类动物学家(也是一头灵长类动物J)。他的书想让我们彻底认清一个我们似乎都极不情愿去了解的事实:尽管人类在科技上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我们的很多行为仍完全在一个灵长类动物学家的预料之内。 He observes two university colleagues in a coffee shop and notes how the senior one takes the chair with the back to the wall (the better to spot attacks by rivals or leopards), is less attentive to her colleague's remarks than vice versa, stares down her colleague when a contentious issue comes up and takes the lead on walking out the door at the end-all of it neatly corresponding to the behavior of two baboons when one is dominant. 他在一家咖啡店观察了两位大学同事的举止。他注意到,两人中较资深的一位选择了背靠着墙的椅子(更容易发现对手或者豹子,如果有的话),和对方相比在对话中较不专心,当发生分歧时双眼直盯着对方,最后出门时也走在前面。他们在整个过程中的表现和两只有着支配-从属关系的狒狒毫无二致。 (A new member of a committee on which I served once asked me why a senior colleague was being so horrible to him. I replied: "Oh, it's because when a new male baboon joins a troop, it's traditional for the alpha male to beat him up before becoming his best friend-soon he'll think the world of you." I was right.) (有一次,我所在委员会的一位新成员问我为什么一位资深同事对他那么差。我回答说:“哦,这是因为一只新的公狒狒加入一个群体时,群内雄一号通常会先暴揍它一顿,然后再成为它最好的朋友——那位同事不久就会成为处处为你着想的朋友了。”我果然猜对了。) Dr. Maestripieri's most intriguing chapter is entitled "Cooperate in the Spotlight, Compete in the Dark." He describes how people, like monkeys, can be angels of generosity when all eyes are on them, but devils of spite in private. Famously, the citizens of New York City turned to crime when the lights went out in the blackout of July 13, 1977-not because they were evil but because the cost-benefit calculus was altered by the darkness. Maestripieri博士书中最引人注目的一章名为:“光明促进合作,黑幕导致竞争”。他描述道,人就像猴子一样,在受人瞩目时可以慷慨得像个天使,但私下里却可以恶毒得像个魔鬼。正如广为人知的那样,在1977年7月13日夜晚那次大停电期间,纽约发生了很多恶性犯罪,这并不是因为人性本恶,只是由于黑暗使得犯罪成本降低而已。 Dr. Maestripieri then offers a fascinating analysis of the conundrum of peer review in science. Peer review is asymmetric: The author's name is known, but the reviewers remain anonymous. This is to prevent reciprocal cooperation (or "pal review"): I'll be nice about your paper if you're nice about mine. 然后,Maestripieri博士提供了一个对科学界同行评审机制的有趣分析。同行评审本身是不对称的:论文作者的名字是公开的,而评审者却是匿名的。这种机制是为了防止互惠合作(reciprocal cooperation),或者叫“熟人评审”——如果这次你对我的论文高抬贵手,那下一次我也会投桃报李。 In this it partly works, though academics often drop private hints to each other to show that they have done review favors. But peer review is plagued by the opposite problem-spiteful criticism to prevent competitors from getting funded or published. 这种机制还算发挥了一些作用,尽管学者们常常相互留下隐秘线索,表示自己已经照顾了人情。然而,同行评审中反面的问题却要严重得多:评审者可能用恶意差评来打击同行竞争者,以阻止对方发表论文或得到科研基金资助。 Like criminals in a blackout, anonymous reviewers, in the book's words, "loot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the authors whose work they review" (by delaying publication while pinching the ideas for their own projects) and "damage or destroy the reviewed authors' property" (by denying their competitors grants and publications). 就像停电时的罪犯,用书中的话来说,匿名评审者还会“掠夺了被评审作者的知识产权”(借助评审来拖延原作者论文的发表,然后窃取论文中的研究成果,用于自己的研究项目),而且“毁掉了原作者的劳动成果”(通过否决竞争者的研究资金申请和发表申请)。 Studies show that peer reviewers are motivated by tribal as well as individual rivalry. Says Dr. Maestripieri: "I am a Monkey-Man, and when I submit a grant application for peer review, I am terrified that it might fall into the hands of the Rat-People. They want to exterminate all of us…(because our animals are cooler than theirs)." 研究表明,同行评审者利用评审机制进行恶意竞争,既可能出于个人竞争,也可能出于学术派系斗争。Maestripieri博士说道:当我提交研究资金申请给同行评审时,我总是害怕它可能会落到一些卑鄙小人的手中,他们总想着把我们赶尽杀绝。因为他们是一群鼠辈,而我们好歹和猴子同属灵长类,比他们要高级。 His answer (and it applies to far more fields than science) is total transparency with the help of the Internet. The more light you shine, the less crime primates commit. Once everybody can see who's reviewing whose papers and grant applications, then not only will spite decline, but so will nepotism and reciprocity. Anonymity alters the cost-benefit balance in favor of competition; transparency alters it in favor of cooperation. (至于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他的回答是(还可适用于科研以外的更多领域),我们要利用互联网让评审达到完全公开透明。事情越公开,灵长类能犯的罪恶就越少。如果每个人都可以知道每一篇论文、每一项研究资金评审的评审者和作者,不仅恶意评审会减少,任人唯亲,互惠合作的现象也会减少。匿名机制使得成本收益的天平偏向竞争,而公开透明则使得合作成为较好的选择。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微言]习惯与决定

【2015-01-25】

@ooof http://t.cn/8DssGGd 杜克大学2006年发布的研究报告表明,人每天有40%的行为并不是真正由决定促成的,而是出于习惯。

@吴向宏的微博:我觉得这个研究结果一点也不可靠。应该是人每天有90%的行为都是出于习惯才对

@whigzhou: 哪些算“行为”,怎么算“决定”,怎么算“出于习惯”,什么叫“真正”,都要说清楚,依我看,要把“决定”和“习惯”放进“不是……而是……”这种句型,至少要把其中一个概念界定的十分奇怪

(more...)
标签:
5603
【2015-01-25】 @ooof http://t.cn/8DssGGd 杜克大学2006年发布的研究报告表明,人每天有40%的行为并不是真正由决定促成的,而是出于习惯。 @吴向宏的微博:我觉得这个研究结果一点也不可靠。应该是人每天有90%的行为都是出于习惯才对 @whigzhou: 哪些算“行为”,怎么算“决定”,怎么算“出于习惯”,什么叫“真正”,都要说清楚,依我看,要把“决定”和“习惯”放进“不是……而是……”这种句型,至少要把其中一个概念界定的十分奇怪 @whigzhou: 比如附近五六家饭馆,我刚搬来、最初几次出来吃饭时,可能会仔细斟酌后选择其中一家,但时间一长,每次出来吃饭往往不假思索走进我最喜欢的一家,可是很难说这时候我没有做选择(或做决定),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存在其他选项,甚至暗暗知道:假如我很匆忙,可能会选另一家,或者假如我某天突然吃腻了… @whigzhou: 或者假如某天我需要宴请几位朋友,则会选择另一家,等等,我的习惯性行动只是决策算法的一次简化运行,因为没有新情况输入,此前类似条件下的斟酌结果被简单调用,但这种习惯性行动和那种不顾当前条件的刻板行为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新输入可随时将其转向 @青年龚诗平:人和机器不一样的地方就出来了。 @whigzhou: 没有啊,机器也可以被设计成这样  
[知乎]为何古人爱金器

【2013-03-04】

问:为什么古代大量使用金器,而现代黄金很少用作首饰外的日常器物?
大量使用是和现代比,例如古代用黄金制作盔甲、杯盏、香炉等。

答:
1)金银质地软,可塑性、延展性和抗氧化性皆佳,本就适合制作观赏价值高的器具,但在现代加工技术条件下,这些优势已不重要;
2)古代储蓄手段少,在家摆一堆金器,或许是富人保存大额储蓄的不错方式?
3)现代用的其实也不少,但携带类的较多,摆设类的较少,或许(more...)

标签: |
4894
【2013-03-04】 问:为什么古代大量使用金器,而现代黄金很少用作首饰外的日常器物? 大量使用是和现代比,例如古代用黄金制作盔甲、杯盏、香炉等。 答: 1)金银质地软,可塑性、延展性和抗氧化性皆佳,本就适合制作观赏价值高的器具,但在现代加工技术条件下,这些优势已不重要; 2)古代储蓄手段少,在家摆一堆金器,或许是富人保存大额储蓄的不错方式? 3)现代用的其实也不少,但携带类的较多,摆设类的较少,或许是因为没有那么多仆人整天伺候着,容易招贼?
[微言]挠门框的猫

【2012-11-23】

@whigzhou: 每次给#猫#准备食物时,他都会在十秒钟以内就感觉到,然后嗷嗷的凑上来,起初我以为是凭嗅觉发现的,现在看来他是综合了多种信号的,如果我动作稍微慢了点(有时要微波炉加热),他会变得急躁,此时假如他无法接近食物,会临时为自己找点事情做,通常是抓挠附近的纸箱和门框,大概是以此缓解焦虑

@大瓶子鲜森: 如果您虚假模拟此行为,猫会怎么办?

@whigzhou: 我给自己冲咖啡时,他也有过类似反应,可能因为也包括了开冰箱、开瓶(more...)

标签: |
4742
【2012-11-23】 @whigzhou: 每次给#猫#准备食物时,他都会在十秒钟以内就感觉到,然后嗷嗷的凑上来,起初我以为是凭嗅觉发现的,现在看来他是综合了多种信号的,如果我动作稍微慢了点(有时要微波炉加热),他会变得急躁,此时假如他无法接近食物,会临时为自己找点事情做,通常是抓挠附近的纸箱和门框,大概是以此缓解焦虑 @大瓶子鲜森: 如果您虚假模拟此行为,猫会怎么办? @whigzhou: 我给自己冲咖啡时,他也有过类似反应,可能因为也包括了开冰箱、开瓶罐、混合、搅拌、微波炉加热这串动作,所以我才觉得他利用了多种信号,当然最初大概还是靠嗅觉 @whigzhou: 猫的这种抓挠反应好像跟拖延症患者在任务期限压力下去嚼零食、拖地板、整理发票等转移注意力的反应有点类似 @不可试探猫: 你的猫没吃饱!我拿猫食摆弄它的饭盆啥的,它都爱理不理! @whigzhou: 嘿,又懒又肥的大蠢猫都是让你们给惯出来的  
[微言]讨价还价

【2012-11-03】

@whigzhou: 我在 @知乎 回答了问题【普通中国家庭在菜场上为一两毛钱习惯性的讨价还价,这种行为在经济学上分析,到底能带来多少收益?】: 1)实际上,菜场里的讨价还价涉及的金额常常不止一两毛,比较贵的菜或水果,一次还价幅度四五块也很正常; 2)人的行为策略和习惯并不是针对每件… http://t.cn/zlgRlLy

1)实际上,菜场里的讨价还价涉及的金额常常不止一两毛,比较贵的菜或水果,一次还价幅度四五块也很正常;

2)人的行为策略和习惯并不是针对每件事情每笔交易单独设计的,在类似情形下往往采(more...)

标签: | | |
4584
【2012-11-03】 @whigzhou: 我在 @知乎 回答了问题【普通中国家庭在菜场上为一两毛钱习惯性的讨价还价,这种行为在经济学上分析,到底能带来多少收益?】: 1)实际上,菜场里的讨价还价涉及的金额常常不止一两毛,比较贵的菜或水果,一次还价幅度四五块也很正常; 2)人的行为策略和习惯并不是针对每件… http://t.cn/zlgRlLy 1)实际上,菜场里的讨价还价涉及的金额常常不止一两毛,比较贵的菜或水果,一次还价幅度四五块也很正常; 2)人的行为策略和习惯并不是针对每件事情每笔交易单独设计的,在类似情形下往往采用同样策略,比如买菜这样的事情上,要么习惯于讨价还价,要么相反; 3)养成讨价还价这一习惯是否可取,不能以单笔交易中收益来衡量,而要看该习惯的长期总体效果,假如长期效果好,没有理由改变它,因为如(2)所说,策略需要由习惯来支持; @冬冬丁: 有答案说是为了寻求价格歧视里的有利身份,是这样吗 @whigzhou: 嗯,讨价还价是用来对付价格歧视的,这是其收益来源,但原问题关注的不是这一点,而是问为何该项收益很小(小到看上去不足以补偿为此而付出的精力),该策略仍会被执行 @sw小橘子: 与此类似的一个现象是,人们会为了便宜25元而去另一个商场购买一顶30元的帽子,但不会为了便宜25元而花相同精力去另一个商场购买一台5000元的电脑。心理学家把这一发现视为非理性现象。这个例子与菜场例表现出的人的行为的一个相似之处是,人有考虑节约比例的倾向 @whigzhou: 嗯 @sw小橘子: 单次看,这一行为是不理性的,但长期看,比例倾向是有价值的。因为,一般来说,小额交易的频率要比大额交易的频率高得多,同时,单笔交易的费用前者要低得多。比例倾向使人不必每次权衡收益和代价,而只需依直觉行事,就能达到较高的 @whigzhou: 比例倾向也可能在每次交易中都是理性的,我不确定 @whigzhou: 如果双方可能再次相遇并认得出来,那还涉及到各自作为谈判者的声誉问题  
[微言]跳脚、拍手与打滚

【2012-08-03】

@whigzhou: 跳脚骂街通常伴随着拍手,这其实是不小的进步,跳脚和拍手看来是对蹬踹和耳光的替代,转移攻击对象,类似于恼怒时锤墙或踢狗,是冲突中表达愤怒同时又克制暴力的方式,算是文明演化的成果之一【夜半听楼下吵架有感】

@tertio: 哈哈,在地上打滚是什么行为

@whigzhou: 打滚是为栽赃做准备吧,可能同时还摆明了“我已豁出去(至少在形象上)”的姿态

 < (more...)

标签:
4480
【2012-08-03】 @whigzhou: 跳脚骂街通常伴随着拍手,这其实是不小的进步,跳脚和拍手看来是对蹬踹和耳光的替代,转移攻击对象,类似于恼怒时锤墙或踢狗,是冲突中表达愤怒同时又克制暴力的方式,算是文明演化的成果之一【夜半听楼下吵架有感】 @tertio: 哈哈,在地上打滚是什么行为 @whigzhou: 打滚是为栽赃做准备吧,可能同时还摆明了“我已豁出去(至少在形象上)”的姿态  
《自私的皮球》第十一章〈有时候你不知道保持理智是否明智〉导言

第十一章  有时候你不知道保持理智是否明智

有两个因素增加了人类行为的复杂性,因而也为人性增添了色彩:一个是情绪,它会让人暂时摆脱理性的控制,像一支点燃了的烟花,不可遏制的发出一连串行动,直至熄灭;另一个是信念,它让人无视当前情境下的各种诱惑、困扰和不确定性,而坚持某些行为策略和这些策略所依据的判断。

尽管看上去十分不同,但这两者其实有着相似的功能,它们都可以避免或减少机会主义行为,从而增加行为的确定性,让旁人可以更确切的预知自己在何种情况下会做出何种反应,而在许多博弈格局中,让潜在对手们了解并确信自己的行事方式,是明智的策略。

假如你是个出了名的烈性子,一旦被激怒就会不顾后果的决一死战,这种冲动性格看似不理智,给你带来得不偿失的冲突,但实际上,这样的名声在长期带给你的收益很可能足以补偿其风险,别人会小心翼翼避免触碰你的底线,假如你能清晰的展示你的敏感点所在,并将其用于保护你的重大利益,便可构成某些(more...)

标签: |
3612
第十一章  有时候你不知道保持理智是否明智 有两个因素增加了人类行为的复杂性,因而也为人性增添了色彩:一个是情绪,它会让人暂时摆脱理性的控制,像一支点燃了的烟花,不可遏制的发出一连串行动,直至熄灭;另一个是信念,它让人无视当前情境下的各种诱惑、困扰和不确定性,而坚持某些行为策略和这些策略所依据的判断。 尽管看上去十分不同,但这两者其实有着相似的功能,它们都可以避免或减少机会主义行为,从而增加行为的确定性,让旁人可以更确切的预知自己在何种情况下会做出何种反应,而在许多博弈格局中,让潜在对手们了解并确信自己的行事方式,是明智的策略。 假如你是个出了名的烈性子,一旦被激怒就会不顾后果的决一死战,这种冲动性格看似不理智,给你带来得不偿失的冲突,但实际上,这样的名声在长期带给你的收益很可能足以补偿其风险,别人会小心翼翼避免触碰你的底线,假如你能清晰的展示你的敏感点所在,并将其用于保护你的重大利益,便可构成某些独特的优势策略。[1] 类似的,信念一方面可以让你抵制机会主义诱惑而坚持一些长期有利的策略,同时,信念对旁人的充分展示,也可以引导他们对你的策略作出恰当的反应,这一点在重复性非零博弈中尤其重要,它有利于达成合作而避免陷入“囚徒困境”[2]。 然而,情绪和信念也有其负面作用,由于它们的顽固和刻板的特点,会让你在博弈格局已经改变的时候,仍然坚持一些已经不再合理、不具优势的行为方式,或者,会让你把情绪错误的用于看似相似实则不同的新情境,用你代价高昂的暴怒去保护一些琐碎的利益,或把难以自拔的热爱投入于没有价值的对象。 更有甚者,情绪和信念的心理机制一旦从进化中获得,便为观念在群体中的传播提供了“易感点”([[susceptible sites]]),而这些观念所服务的,未必是个体利益,而很可能是像组织或文化系统这样的超有机体([[superorganism]]),比如民族主义或企业文化。 ---------------------- [1]进化心理学家斯蒂文·平克(Steven Pinker)在How the Mind Works(1997)一书第六章里,从博弈论视角阐述了情绪的策略意义及其进化起源,其中介绍的罗伯特·特里弗斯(Robert Trivers)的观点尤其值得关注。 [2]参见wikipedia: prisoner's dilemma。  
《自私的皮球》第九章〈饕餮经济学〉导言

第九章  饕餮经济学

本章收录的是两年前由贪吃这个话题所引出的几篇即兴随笔,形式上近乎于饭后品茶闲聊,未经仔细构思,也没有很鲜明的主题,博客写作的好处正在于,可以随时记录漫无边际的遐思和智力冒险,但愿这些文字在让我自得其乐之余,也能带给你一些乐趣。

在食物已不再匮乏的社会,食欲已成为健康、钱包和财政预算的大敌,甚至是头号敌人(比如在美国);关于人类为何如此贪吃已有许多讨论,在我看来,最有说服力的解释来自进化生物学,在进化史的绝大部分时间,食物总是匮乏的,因而贪吃从未成为进化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人类没有发展出控制食欲的机制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为灵长类的一员,我们一方面继承了灵长类一天到晚吃个不停的习惯,这是因为它们的食谱中多半是低能量素食,必须吃很多才能满足能量和营养需要,不像猫科动物大吃一顿后可以懒洋洋趴上几天,而同时,我们又继承并发扬了人族[1]祖先的肉食(more...)

标签: | | |
3586
第九章  饕餮经济学 本章收录的是两年前由贪吃这个话题所引出的几篇即兴随笔,形式上近乎于饭后品茶闲聊,未经仔细构思,也没有很鲜明的主题,博客写作的好处正在于,可以随时记录漫无边际的遐思和智力冒险,但愿这些文字在让我自得其乐之余,也能带给你一些乐趣。 在食物已不再匮乏的社会,食欲已成为健康、钱包和财政预算的大敌,甚至是头号敌人(比如在美国);关于人类为何如此贪吃已有许多讨论,在我看来,最有说服力的解释来自进化生物学,在进化史的绝大部分时间,食物总是匮乏的,因而贪吃从未成为进化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人类没有发展出控制食欲的机制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为灵长类的一员,我们一方面继承了灵长类一天到晚吃个不停的习惯,这是因为它们的食谱中多半是低能量素食,必须吃很多才能满足能量和营养需要,不像猫科动物大吃一顿后可以懒洋洋趴上几天,而同时,我们又继承并发扬了人族[1]祖先的肉食习性,发展出了对油脂芳香根深蒂固的嗜好。 然而,生物本能并不能说明人类贪吃习性的全部方面,实际上,饮食习性很大程度上也是我们的文化所塑造的,或者说,它需要在文化结构中表达出来,而反过来,它也是构成文化的核心元素之一,离开这个背景,就不能很好的理解它。 通俗的说,食物是社会关系的润滑剂,用经济学术语说,它是除货币之外的第二大激励工具,货币常被用于不带感情和个人色彩的、通常发生于陌生人之间的非人格化交易,而当人们不满于这种交易方式时,食物便是首选替代品;在近代货币经济崛起之前,食物是首要交易和交往媒介,即便今天,它的作用仍难以替代。 许多雇主仍偏爱用食物部分代替现金作为津贴和奖金,在人情往来、商务馈赠乃至小额贿赂中,食物仍占据头等地位(至少不久前还是),无论是朋友小聚、谈生意、异性约会,甚至记者专访,找饭馆吃一顿仍是最容易想到的方式,过节、开派对、筹备婚礼,准备些什么食物也仍是头等大事。 如此看来,将饮食称为建构文化大厦的粘结剂,大概并不为过;本章的几篇随笔,将从食物何以获得这样的地位入手,谈论其背后的一些机制,不过,我的重点倒不在于为该现象本身提供一种解释,或回答人类为何贪吃这样的问题,那不过是引出话题的楔子而已,那些机制才更有意思。 ---------------------- [1]人族([[Hominini]])是人亚科([[Homininae]])下的一个进化分支,现生物种包括黑猩猩、倭黑猩猩和人类,大约于700多万年前分化形成,它们的共同点之一是食谱中都包含了肉食,而其他灵长类大都是杂事的,详见有关wikipedia词条。
《自私的皮球》第三部分〈行为与心理〉导言

为了不被人看成是一个粗汉,他还得在爱好的培养上下些功夫,因为对消费品哪些是名贵的,哪些是凡陋的,应当能够相当正确地加以鉴别,这一点现在已经成为他的义务了。对于有闲生活中的种种事物……,他要在多少带些刻苦的情况下进行钻研,学会怎样在适当的方式下过他的表面的有闲生活。

——托尔斯坦·凡勃伦,《有闲阶级论》,1899

不必假定他们是理性的,他们不必试图最大化报酬,他们的策略可能简单表现了标准操作程序、拇指法则、本能、习惯或模仿……,其采取的行动不必是有意识的选择……完全无须假定它们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

——罗伯特·阿克塞尔罗德,《合作(more...)

标签: | |
3582

为了不被人看成是一个粗汉,他还得在爱好的培养上下些功夫,因为对消费品哪些是名贵的,哪些是凡陋的,应当能够相当正确地加以鉴别,这一点现在已经成为他的义务了。对于有闲生活中的种种事物……,他要在多少带些刻苦的情况下进行钻研,学会怎样在适当的方式下过他的表面的有闲生活。

——托尔斯坦·凡勃伦,《有闲阶级论》,1899

不必假定他们是理性的,他们不必试图最大化报酬,他们的策略可能简单表现了标准操作程序、拇指法则、本能、习惯或模仿……,其采取的行动不必是有意识的选择……完全无须假定它们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

——罗伯特·阿克塞尔罗德,《合作的进化》,1984

  尽管经济学将人的行为作为研究对象,但其实经济学关于行为说的却很少,它的核心假定只有一句话:个人总是用他所能获得的有限资源来最大化自己的利益,而在这么做时总是理性的;人们早已发现,当你真正走进生活,试图理解人类复杂、微妙而多变的行为生时,它所能提供的启示实在有限。 这是因为,首先,经济学并不关心什么才是个人的利益所在,是衣食?金钱?快乐?亲情?健康?生命?许多人误以为经济学暗示了这些,其实没有,它只假定人总是有所追求,而追求的目标会从行为中表现出来,这些目标是稳定的,而可用的资源永远无法满足它们,仅此而已。 其次,理性假定看来也过于简单武断了,它与我们的直觉经验格格不入,近年来行为经济学派的大量实证研究也揭示了人类行为的非理性特征[1],对于管理、营销和组织学等应用学科,这些其实早已不是秘密。[2] 由于这些局限,假如我们仅从经济学视角观察行为,感觉会像观察一个被麻袋从头到脚蒙住的人,他在各种物品间走动,我们可以测量他的路线、速度、停顿时间等等,经由数量分析描绘他的偏好,猜测他的动向,但我们看不到他的举止、姿态和喜怒,也不知道他来自何方、在何种文化中长大、拥有哪些信念,那会是多么抓瞎啊。 理论麻袋是用来分割学科的,不应让它遮蔽我们的好奇心,然而,要揭开麻袋而又不至退回到朴素的闲谈,我们就需要接受来自心理学、生物学和人类学的智慧和启示;在本部分中,我将尝试稍稍脱离经济学的范式规限,看看从另一些视角能否获得对人类行为的更好理解;另外,本部分选录的文章有些并非为纸媒所写,文字风格会有所不同,篇幅也将参差不一。 ---------------------- [1]比如Dan Ariely在《可预见的非理性》(2008年)一书里提供的许多案例。 [2]一种较易接受的修正(比如阿尔奇安(A.A.Alchian)在“不确定性、进化与经济理论”(1950年)一文中),是把理性假定界定为“进化理性”:由于市场机制会惩罚非理性行为,使得理性行为策略更容易延续和传播开来,因而从长期看,人们的行为总是趋于理性,至少总体上是,而对于受严格财务约束的企业,更是如此。
[微言]一妻多夫与生育率

【2012-07-19】

@GK同人于野 此书说人类婚外情现象数据实在不好统计,科学家不得不转而研究鸟的婚外情。但有一个人类的统计很有意思:西藏有两个丈夫的女性,生的孩子比一般女人少。而摩门教一夫多妻家庭,老婆越多的男人,他平均每个老婆生的孩子数也越多。我猜可以用中国后宫政治解释:生孩子是女人争宠的手段和排解寂寞的方式。

@-Lucifier-: ”后宫政治博弈“只说明了一夫多妻的富有家庭中女性的竞争策略是多生孩子、多分资源;一妻多夫家庭中女性生的孩子比一般女人要少,也需要一个策略解释:以资源获取的角度去考察,随着孩子的增多,丈夫们的亲代投资可能有变,如选择最像自己的那个孩子集中、大量投资→分散投(more...)

标签: | | |
4440
【2012-07-19】 @GK同人于野 此书说人类婚外情现象数据实在不好统计,科学家不得不转而研究鸟的婚外情。但有一个人类的统计很有意思:西藏有两个丈夫的女性,生的孩子比一般女人少。而摩门教一夫多妻家庭,老婆越多的男人,他平均每个老婆生的孩子数也越多。我猜可以用中国后宫政治解释:生孩子是女人争宠的手段和排解寂寞的方式。 @-Lucifier-: ”后宫政治博弈“只说明了一夫多妻的富有家庭中女性的竞争策略是多生孩子、多分资源;一妻多夫家庭中女性生的孩子比一般女人要少,也需要一个策略解释:以资源获取的角度去考察,随着孩子的增多,丈夫们的亲代投资可能有变,如选择最像自己的那个孩子集中、大量投资→分散投资于西藏女性而言未必有利。 @whigzhou: 藏人多夫家庭生育较少可能只是因为他们比单夫家庭更穷,因为多夫正是穷的结果 @-Lucifier-: 这确实更有可能。共妻不利于男性,两个男人还愿意,说明他们真穷到某个地步了。 @whigzhou: 多夫安排是为让弟弟们留下来帮助大哥谋生,在大哥生下第一个孩子之前,弟弟们基本没有性机会,通常还未发育成熟,假如老二与大哥年龄过于接近,常会被送去寺院做喇嘛——这是听邓巴说的 @恶人谷江小鱼: 这不是解释,除非“富人比穷人会多生孩子”是公理 @whigzhou: 未必需要是公理,只须局部成立即可 @whigzhou: 案例 http://t.cn/zW6PFXm @小野猪君: 不明白多夫女人为什么会生的少?是同房机会就少吗? @whigzhou: 多夫与少生是贫穷的共同结果,不是因为多夫才少生 @小野猪君 可少生是能控制的吗?他们也不会采取什么手段去少生 @whigzhou: 传统社会也有许多办法主动节育,比如禁欲、延长哺乳期、土法堕胎、溺婴(若未被发现,统计上就是少生了) @whigzhou: 延长哺乳期是最常见的办法,较严重的营养不良也会降低生育率,另外,各类非常规床上活动,可能都是为了节育同时满足性欲而发明的 @冷酷的Noah: 博主都研究姿势了?雷人 @whigzhou: 我说的不是姿势,是拓扑结构  
[微言]贴标签

【2012-06-26】

@王丰-SCMP 原以为血统论,出身论只是某党的杰作,没想到来香港后发现一些本地媒体和外国媒体同样持此论调。因为你是大陆人/因为你曾经在大陆官方媒体工作 — 所以你必然是亲某党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透着可疑。我等还是见过点世面的,不至于被此聒噪分了心,只觉得好玩。Narrowmindedness,是跨越政治和国界的

@沪港小生: #记者那点事# 想當年,我也曾在解放日報、上海人民廣播電台工作過 So what

@徐瑾微博: 诶,铁幕后的人往往要自证没被洗脑。。

@whigzho(more...)

标签: | | | |
4386
【2012-06-26】 @王丰-SCMP 原以为血统论,出身论只是某党的杰作,没想到来香港后发现一些本地媒体和外国媒体同样持此论调。因为你是大陆人/因为你曾经在大陆官方媒体工作 --- 所以你必然是亲某党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透着可疑。我等还是见过点世面的,不至于被此聒噪分了心,只觉得好玩。Narrowmindedness,是跨越政治和国界的 @沪港小生: #记者那点事# 想當年,我也曾在解放日報、上海人民廣播電台工作過 So what @徐瑾微博: 诶,铁幕后的人往往要自证没被洗脑。。 @whigzhou: 刻板印象是节省交往成本的方法,对于没有机会或不打算深交的人,贴标签的方法简单易行,在统计意义上也常常是有效的,你能够深交的人毕竟很有限 @whigzhou: 当你需要对人做某种判断,但又不可能或不值得逐一细察时,按标签批量过滤是唯一可行方法,简单粗暴要么是因为面临的人太多,要么是因这个判断无关紧要 @whigzhou: 比如你要招聘10位员工,手里有1万份简历,不可能逐一面试,必须先粗筛,所谓粗筛就是简单粗暴的基于标签的算法。 @whigzhou: 或者你在火车上面临一个选择:在未来5小时内与哪些人坐在同一包厢里,你掌握的信息非常有限,都是些标签化的信息,这时你是避免简单粗暴呢?还是想有所选择? @whigzhou: 当然,一个有用的策略也常常被误用,比如:1)一个以前有统计价值的标签,现在已经没价值了,因为你经验陈旧,又疏于更新自己的知识,还在继续瞎用 @whigzhou: 2)你明明已经与某人有了个人交往和直接经验,却仍让偏见影响你的判断和作为,那就很傻很迂腐了 @whigzhou: 3)在某件事情上你明明是打酱油的,没必要下结论做判断,却仍要做一个斩钉截铁的判断还要大声咋唬,而可资利用的却只有标签信息,那也挺傻的 @whigzhou: 人头票选制最擅长诱惑人们做第三类傻事,选民们明明不关心某人到底如何如何,也懒得去获取非标签化信息,却又总是被要求对此人下判断  
饭文#Y3:为何他们选择离去?

(按:第五节之后的一些难听词汇请从“这种情况几率较大”这种意义上理解,并非全称判断)

为何他们选择离去?
辉格
2012年3月30日

近年来中国富人日益强烈的移民倾向已是显明的事实,去年招行与贝恩的报告,最近中行与胡润的报告,都证实了这一点;不过,对于富人们为何出走,有各种不同的解读,有人说是因为税负过高,或投资环境太糟糕,也有人认为发达国家提供了更多个人发展机会,或者更好的生活条件、更清洁优雅的环境、更好的教育和社会保障,或者只是更有吸引力的文化,等等。

自然,每个选择出走的人可能都有不同的理由,但在总体上,我们还是可以从种种(more...)

标签: | | | |
3405
(按:第五节之后的一些难听词汇请从“这种情况几率较大”这种意义上理解,并非全称判断) 为何他们选择离去? 辉格 2012年3月30日 近年来中国富人日益强烈的移民倾向已是显明的事实,去年招行与贝恩的报告,最近中行与胡润的报告,都证实了这一点;不过,对于富人们为何出走,有各种不同的解读,有人说是因为税负过高,或投资环境太糟糕,也有人认为发达国家提供了更多个人发展机会,或者更好的生活条件、更清洁优雅的环境、更好的教育和社会保障,或者只是更有吸引力的文化,等等。 自然,每个选择出走的人可能都有不同的理由,但在总体上,我们还是可以从种种理由背后隐约体味出一些共同倾向,他们或多或少的,或自觉或无意识的,都在向往着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我们知道,在温饱线之下,每个人的需求都差不多,而在此之上,个人的价值追求便开始急剧多样化,当一个社会的文化氛围或制度结构无法容纳更多元的价值,人们便会向外寻找发展空间。 在观察这一点时,我们不必过于严格的区分生意、工作和生活,对于早已远离温饱线、拥有了所谓财务自由、无须再为钱而劳碌的富裕人群,投资、生意和职业其实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是一种消费了,它本身带来的乐趣或许比它带来的金钱更重要(当然对某些人来说,金钱积累本身就是乐趣所在);因而,在观察他们的行动和选择时,这种种方面的倾向,皆可视为其价值追求的一部分。 个人的价值追求不是一堆价值的随机杂凑,相反,它是以非常精巧的结构有机组织在一起的,而其中的核心是人格,即,我认为或希望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在旁人眼里又是什么样的人?其次,要为自己选择或构造将一个生活于其中文化小环境、交往圈子,以及与之相称的生活方式,日常的种种消费(除了满足生存需要的那些之外),多半不过是附着在这一结构上的功能组件或装饰物。 然而我们的企业家却发现,要在这个社会获得成功,甚至仅仅是让企业生存下去,让养活着一帮兄弟的生意维持下去,让家人和孩子的境况不至于一落千丈,常常不得不让自己拥有一个十分卑污的人格,或至少一个高度分裂的人格,而其中一个是十分卑污的。 对于那些前途高度依赖于权力、因而经常需要取悦于权贵的企业家,这是容易体会的,但情况比这更糟,由于权力垄断了大部分核心资源,国企占了大半份额,权力渗入市场每个角落,这样一个产业环境所筛选出来的成功企业,多半继承了权术游戏中的种种污浊不堪的游戏规则和交往规范,因而即便那些为洁身自好而刻意远离权力的企业家,最终也将发现自己不得不滚打在这样一个污泥坑中。 当然,可以相信,不乏有人喜欢这样的污泥坑,不觉得打滚于其中会显得很卑污,乃至乐在其中而留连忘返,但无疑也有很多且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新生一代,在见识过另一种社会,见识过那里的男女们独立、自信、阳光、有尊严的人格,见识过让这种令人艳羡的人格得以存在和发展的文化与制度环境之后,会顾影自怜,会心有不甘,更会不忍眼看自己的孩子被迫继续滚打在这样的泥坑之中。 如果你不能改变这局面,何不离它而去?当然还有一个选择是退缩和出世,你可以把自我缩的很小,将欲望和希冀降至最低,将自己与外界的关系减少到最低限度,从而可以在三寸之地上保有自己的独立和尊严,但很明显,只有一小撮人会甘心于此,那些仍怀抱梦想,希望有所作为的人,将何以自处? 于是剩下的问题便是:当渴望尊严、怀抱梦想、且有能力追逐梦想的人纷纷加速离去,这个社会的未来将会如何?这是不是另一种空心化?在民国的第一波城市化中,农村已经历过一次空心化,乡村精英的离去导致了传统社区和地方秩序的瓦解,并直接助长了此后几十年的社会动荡,最终让拳头逻辑主导了政治进程。 在这个日益一体化的全球社会中,我们正在沦为另一个空心化的农村吗?一个钢筋混凝土版本的破落农村?它所吸引过来的老外和海归们,是那些更偏爱或适应这个烂泥坑的人吗?比如唐骏们?这里将变成厚黑成功学施展拳脚的舞台吗?或者已经是了?只剩一小撮隐士在角落里冷眼旁观?公知们对韩寒的无耻集体吹捧是厚黑术的最新式表演吗?200多位“海内外学者”联手围殴一个弱女子呢? 我不知道。这些谜题的答案,只能等待未来一二十年里由社会自己慢慢揭晓。
沉没成本谬见的另一种解释

下午在微博上跟小橘子讨论了沉没成本(sunk costs)问题,颇有收获,值得整理一下。

炫耀品问题一样,沉没成本也是经典经济学的一个软肋,因而也被行为经济学认为是自己可以施展拳脚的地方,因为经典的经济学分析历来认为沉没成本不是真正的成本,不应在决策中加以考虑,但实际上很容易观察到,许多人在做决定时,经常且严重的受沉没成本影响,经济学家将这种倾向称为沉没成本谬见(sunk cost fallacy),是非理性行为,但这样问题就来了,经济学不是宣称自己是解释行为的吗?怎么变成对行为指手画脚了?(记得hulkbill就指出过这一点)

而对于行为经济学,这是个宝贝,因为他们的研究对象就是非理性行为;对沉没成本,目前流行的行为经济学解释是“丧失厌恶”(lost aversion,多译作“损失厌恶”,私以为不妥,其实这里厌恶的不是损失,而是丧失,沉没成本谬见之谬便在于为避免丧失而导致损失)。

丧失厌恶假说乃基于行为经济学另一个更基础的假说:心理账户(mental accounting),意思是:个人做决策时所涉及的成本/收益,并未被归入全局适用的单一账户,并据此作出全局性的成本/收益计算,而是按某些线索被归入多个独立账户,而且各账户被赋予了不同权重,这样,在性质上完全相同的两个选项,若因某种原因被归入不同账户,其对行为输出的影响可能是不同的。

标签: | | | | |
3288
下午在微博上跟小橘子讨论了沉没成本([[sunk costs]])问题,颇有收获,值得整理一下。 和炫耀品问题一样,沉没成本也是经典经济学的一个软肋,因而也被行为经济学认为是自己可以施展拳脚的地方,因为经典的经济学分析历来认为沉没成本不是真正的成本,不应在决策中加以考虑,但实际上很容易观察到,许多人在做决定时,经常且严重的受沉没成本影响,经济学家将这种倾向称为沉没成本谬见(sunk cost fallacy),是非理性行为,但这样问题就来了,经济学不是宣称自己是解释行为的吗?怎么变成对行为指手画脚了?(记得hulkbill就指出过这一点) 而对于行为经济学,这是个宝贝,因为他们的研究对象就是非理性行为;对沉没成本,目前流行的行为经济学解释是“丧失厌恶”([[lost aversion]],多译作“损失厌恶”,私以为不妥,其实这里厌恶的不是损失,而是丧失,沉没成本谬见之谬便在于为避免丧失而导致损失)。 丧失厌恶假说乃基于行为经济学另一个更基础的假说:心理账户([[mental accounting]]),意思是:个人做决策时所涉及的成本/收益,并未被归入全局适用的单一账户,并据此作出全局性的成本/收益计算,而是按某些线索被归入多个独立账户,而且各账户被赋予了不同权重,这样,在性质上完全相同的两个选项,若因某种原因被归入不同账户,其对行为输出的影响可能是不同的。 丧失厌恶的意思是,人们会将已经在手的东西和可以获得但未到手的东西归入不同心理账户,因而赋予不同权重,前者所入账户的权重远高于后者;沉没成本谬见是丧失厌恶的一个逻辑后果,因为心理账户扭曲了真实的成本/收益值,高估了已经在手的东西的机会成本,因而完全可能将真实总收益为负的选择的总收益计算成正的,沉没成本谬见便是此类结果之一。 举个例子:1)银行通知我,除非我去办某个手续,今后每月从我账上扣10块钱,2)银行通知我,假如我去办某个手续,今后每月往我账上转入10块钱;按观察经验,办第一个手续的几率比第二个高许多。(注:由于10块这个数额很小,两个点在现金边际效用曲线上几乎是重合的,因而现金边际效用差异可以忽略) 基于心理账户和丧失厌恶的解释能说的通,但我不满意(实际上我对目前行为经济学的整套理论都不满意,而更青睐自己那套基于个人价值结构、身份定位、生活方式选择的思路),不是因为它是错的,而是觉得它的适用性是受限的,而被我期待能用来限定其适用性的那套理论本身比它更重要(类似的,“风险厌恶”([[risk aversion]])假说也是如此,在讨论消费离散性与风险偏好的关系时,我曾指出,在收入阶梯的不同部位,风险偏好可以很高,也可以很低)。 扯了这么多背景,终于可以言归正传了。 作为下午讨论和思考的结果,我对沉没成本谬见的解释是,我们做决策时进行成本/收益计算的那些心理机制(与心理账户假说类似,我认为此类计算机制或许不止一个)中,至少有些采用了“沉没成本法”而非更精确的“即时机会成本法”来估算决策成本,而该算法在不远过去的进化历史上表现了足够高的效率(包括有效性和成本合理性)。 该方法差异类似于会计中的历史成本法与重置成本法之间的差异,后者的优点是更精确,缺点是计算量大,需要在每个记账周期为每项资产测算重置成本,而两者在精确性上的差异,取决于资产生命周期内其市场价格波动概率和幅度,假如波动不大,而测算负担又过重,采用历史成本法可能是更有效率的。 类似的,即时机会成本法虽然更精确,但计算量大,它需要在一项行动的每个可能决策点重新采集信息并重算成本,而行动期间发生的任何事件——甚至仅仅是时间的流逝——都可能构成决策点,因而即时机会成本法的计算量可能非常大,而两种算法的精度差异则取决于:行动期间出现足以改变成本的事件的几率和改变的幅度。 但是对于行动者来说,那些出现几率小到可以忽略的事件,或者其影响成本的预期幅度不足以导致新决策,在选择算法时都是可以忽略的,因而,用沉没成本法代替即时机会成本法的代价,只是那些足以导致新决策的事件所导致的期望成本差异,假如它小于该算法所节省的成本,沉没成本法便是可取的。 换个角度,沉没成本法实际上相当于一种限制了大量决策点的简单化行动模式,将行动划分为决策和实施两个阶段,在决策阶段充分收集信息并调用最优成本算法,但行动一旦发动,便关闭决策窗口,此种模式带来损失的几率,就是起初决策(因缺乏预见性而)失误的几率,假如失误几率较低,便是有效的;如此划分的好处是,减轻了大脑在决策和行动两种工作模式之间不断来回切换的负担,这种负担我们在等待一个不确定机会到来(而同时还有其他选择)时,都会有体会,它会表现为严重的焦虑不安。 实际上,行动期间对决策窗口的关闭是不完全的,重大事件的发生仍可激活窗口,比如我买了电影票,去的路上听说电影不好看,但在沉没成本谬见推动下仍前往观看,可是,假如走进电影院时发现那里起火了,便足以让我作出新决策,这一机制弥补了此种模式的不足,至少可以避免那些最严重的损失(当然,现代社会的某些事情实际上很重大,却没有取得激活决策窗口的资格,那属于进化历史包袱)。 采用即时机会成本法,不仅决策点多(可能无穷多),计算量大,而且有些算法十分复杂,进化过程中撞到的几率很低,比如下午那个坐车出行的例子(假如你要去某地,可步行,也可坐公交车,后者以15分钟的平均间隔随机出现,现在假设你已等了5分钟车),假如你每隔1分钟重算一次机会成本,那么第5分钟末放弃等车的沉没成本是5分钟时间成本,机会成本则是“已知N分钟(N>=5)没来车的前提下,未来M分钟内有P的概率会来车”这一机会的价值,大脑里要冒出这么个难度不小的算法还真不容易(至少要会积分,因为该机会的价值是在M的某个区间上对某函数的积分),而前者只须瞄一眼手表即可得出结果,而且是个不错的近似。 除了决策点多、计算量大、算法复杂之外,采用即时机会成本法的另一个障碍(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是表征困难,比如上面等车的例子中,在头脑里表征“等车者在第5分钟末所面临的此后若干分钟内的来车机会的价值”这个意思,就很困难,这句句子的长度、句法复杂性(实际上完整的表达还更复杂,这里已经简化掉了积分的意思)和抽象性本身就表明了这一点(花絮:我也是这个表征困难的受害者,下午讨论中我一开始就犯了个表征错误),而运行一个算法的前提便是对计算所涉及的各参数作出清晰的表征。 为克服表征困难,需要用一些直观的、有形的(或者用艺术界术语叫具象的)、日常的概念来替代被表征的东西,这就往往需要借助于已经存在的、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它们往往就是沉没成本沉没于其中的那些东西。
饭文#S0: 婚姻并未被国人所抛弃

婚姻并未被国人所抛弃
辉格
2011年6月2日

近日,民政部发布了第一季度民政统计报告,显示该季度有317.6万对新人结婚,同时有46.5万对夫妻离婚,分别比去年同期上升了4%和17%;离婚数量的上升已持续了7年多,每次新数据发布都会引来一些议论,其中不乏对婚姻和家庭正在瓦解的警示和慨叹,有人更认为,这是城市化、社会流动性提高、女性独立、性文化开放等一系列经济社会变迁的必然后果。

离婚率确实仍在提高,但并不能由此得出婚姻制度正在瓦解的结论;婚姻的根本基础是两性合作抚养孩子的需要,所以,只要人们仍在生孩子,女性在孩子抚养上仍在谋求男性的合作,并且他们仍在婚姻与家庭这种模式下达成合作,婚姻便不会消失;从这一认识出发,判断婚姻瓦解更有效的信号,不是离婚率,而是单身母亲的比例、有未成年孩子夫妻的离婚率和女性的择偶取向。

标签: | | |
1862
婚姻并未被国人所抛弃 辉格 2011年6月2日 近日,民政部发布了第一季度民政统计报告,显示该季度有317.6万对新人结婚,同时有46.5万对夫妻离婚,分别比去年同期上升了4%和17%;离婚数量的上升已持续了7年多,每次新数据发布都会引来一些议论,其中不乏对婚姻和家庭正在瓦解的警示和慨叹,有人更认为,这是城市化、社会流动性提高、女性独立、性文化开放等一系列经济社会变迁的必然后果。 离婚率确实仍在提高,但并不能由此得出婚姻制度正在瓦解的结论;婚姻的根本基础是两性合作抚养孩子的需要,所以,只要人们仍在生孩子,女性在孩子抚养上仍在谋求男性的合作,并且他们仍在婚姻与家庭这种模式下达成合作,婚姻便不会消失;从这一认识出发,判断婚姻瓦解更有效的信号,不是离婚率,而是单身母亲的比例、有未成年孩子夫妻的离婚率和女性的择偶取向。 实际上,统计数据反映的恰好是相反的情况,中国的离婚率是两头高:绝大部分离婚发生在35岁之前和50岁之后,前者尚未生育的比例很高,后者则孩子已经自立;从这一点看,婚姻在中国的基础依然稳固,与欧洲国家的情况大不相同,在那里,单亲家庭已十分普遍而平常,许多人干脆不结婚了,即便结婚,其择偶考虑中抚养孩子的需要也变得越来越微弱。 不过,尽管婚姻的核心基础未变,但功能层面上的契约形式,所规定的义务内容,以及有利于巩固婚姻制度的价值和伦理体系,却可能正在迅速改变,这是因为,在新的经济条件下,婚姻关系的核心职能,已无须由这些文化和制度元素来维系;当然,偏好和文化的惯性会延迟这一变化,但在好几代人的时间跨度上,这种变化是难以阻挡的。 由两性组成核心家庭合作抚养孩子的婚配模式,在人类进化和文明史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其历史至少和现代智人的起源一样早,或许更早,它塑造了我们人性和文化中的许多成分,比如堕入情网难以自拔的心理机制,性嫉妒、男性的处女情结、对配偶出轨信号的敏感,这种敏感在男性更侧重于身体出轨、女性更侧重感情出轨,择偶倾向中男性对生育能力的关注、女性对保护和抚养能力的关注,文化上,我们也发展出了很多对婚姻责任的约束和惩罚机制。 但技术条件的改变使得某些元素对于婚姻的核心功能不再是必须的,或者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比如,有了可靠的避孕和亲子鉴定技术,妻子出轨对丈夫的代价比以前要低得多,一顶不结果的绿帽不会把他妻子的肚子占用数年(含哺乳期),也不会让他受骗抚养别人的孩子,特别是现代社会的低婴儿死亡率和少生精养的生育策略,使得妻子的可生育年龄不再像过去那么高度稀缺,即便不是处女、甚至给别人生过孩子,其生育价值也不会下降多少。 再如,有了财产地位等非人力资产,男性求偶者便无须用难以自拔的爱情来证明自己的专一性抚养意愿和能力,后者是缺乏信用抵押物时取得信任的替代品,就像身无分文的创业家在天使投资人面前对事业所表现出的狂热和执着,但假如你有一套房产,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还有大把现金可以为妻子和孩子买足保险,便无须用这种狂热来让她信服和安心了。 另外,现代人寿命两倍于古人,并且,高度流动性社会中,年轻人的教育和事业前景也更少依赖家庭关系和家族纽带,因而除了情感上的考虑,中年过后的漫长岁月中,不必再为孩子而维持婚姻,同时,女性财务上的独立性,使得中老年人的离婚无须再背负遗弃妇弱的伦理包袱,这些,都使得中老年离婚变得更容易。 当然,文化和本能都有强大的惯性,许多人性和文化元素起初只是功能性的,可一旦出现并长期存在,便成了我们心理和文化结构的一部分,被赋予了终极性的价值,即便其原先所服务的那些目标不再需要它们,仍将长期影响人们的价值观、偏好和行为,进而影响道德与法律制度,只有经过许多代人的时间,才会被新的价值和制度元素所替换,文化元素的替换快一些,两三代间即会大幅改观,本能则常常需要数十代才看得清楚。 但是,惯性并不简单对应着结构上的稳定,在很长的未来,人类大概都会继续拥有爱情和性嫉妒的本能,但由于婚姻已不再那么需要它们来维持,基于它们的情感需求在婚姻关系中也常常得不到满足,人们很可能找出其他关系来安放它们,比如在中世纪欧洲的贵族社会中,由于婚姻变成了政治和财产权交易,在当时的文化结构中,浪漫爱情很少被置于配偶关系之中,随着现代{*cite:有限责任婚姻/cite*}的兴起,婚姻与爱情的分离大概会是个趋势,从这一点看,当今寻求同性婚姻权利的运动,倒是颇有些保守主义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