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自然选择〉标签的文章(2)

不会有太大差别

【2016-07-04】

@whigzhou: 常有人说,人类个体间99.5%的DNA是相同的,所以我们在遗传上不会有太大差别,这么说的人对数字不太敏感,0.5%的单核苷酸差异意味着每200个碱基中就有一个是不同的,每个基因平均2000个碱基对,平均可能摊上10个差异,实际上没那么多,那是因为编码段受自然选择约束,变异率低于非编码段,

@whigzhou: 但这一极简单计算即表明,不同个体的每个基因都*有机会*是不同的,只要他们各自的种系发生历史(more...)

标签: | |
7235
【2016-07-04】 @whigzhou: 常有人说,人类个体间99.5%的DNA是相同的,所以我们在遗传上不会有太大差别,这么说的人对数字不太敏感,0.5%的单核苷酸差异意味着每200个碱基中就有一个是不同的,每个基因平均2000个碱基对,平均可能摊上10个差异,实际上没那么多,那是因为编码段受自然选择约束,变异率低于非编码段, @whigzhou: 但这一极简单计算即表明,不同个体的每个基因都*有机会*是不同的,只要他们各自的种系发生历史上所面临的选择压力不同,就很可能不同,而且每个基因可能有多个不同之处。 @whigzhou: 理解这一点的最佳类比是程序代码,把DNA想象成一个软件的源代码,其中98.5%是注释,剩下1.5%是有用编码,现在为它建立一亿个副本,拷贝时平均每200个字符随机出现一个拷贝错误,然后将无法正常工作的副本剔除,剩下能工作的副本会表现出多大功能差异? @whigzhou: 没写过代码的同学可以考虑做菜,让使用同样主料的两道菜味道变得十分不同,需要在调料上有多大不同?从寡淡无味变成巨咸无比需要几克盐?从不辣变成超辣需要几克辣椒汁?制造难以忍受的麻味需要几克花椒汁?  
小白

【2016-05-06】

@小白:因为旧石器时代人类寿命之低,远远达不到食谱(慢性病)导致基因选择的程度。

@whigzhou: 1)旧石器时代人的寿命不是很短,许多狩猎采集社会的平均寿命可达45岁,明显比传统农业社会长

@whigzhou: 2)是否对慢性病构成选择压力,不能只看平均寿命,而要看活到较高年龄的人是否足够多,“平均寿命只有40岁”绝不意味着“活过40岁的人很少”,要考虑极高的婴儿和儿童死亡率,比如100个人,50个全部8岁前死掉,平均寿命4岁,另外50个平均寿命76岁,那么这100人的平均寿命是40岁。

@whigzhou: 3)所以慢性病是否构成选(more...)

标签: | | | |
7126
【2016-05-06】 @小白:因为旧石器时代人类寿命之低,远远达不到食谱(慢性病)导致基因选择的程度。 @whigzhou: 1)旧石器时代人的寿命不是很短,许多狩猎采集社会的平均寿命可达45岁,明显比传统农业社会长 @whigzhou: 2)是否对慢性病构成选择压力,不能只看平均寿命,而要看活到较高年龄的人是否足够多,“平均寿命只有40岁”绝不意味着“活过40岁的人很少”,要考虑极高的婴儿和儿童死亡率,比如100个人,50个全部8岁前死掉,平均寿命4岁,另外50个平均寿命76岁,那么这100人的平均寿命是40岁。 @whigzhou: 3)所以慢性病是否构成选择压力,要看活到生开始得慢性病年龄(A)的人是否足够多,并且在年龄A时的预期寿命是否足够长,我认为是够的 @whigzhou: 4)食谱所影响的不只是慢性病,至少按某些支持者的理论,其健康影响从转换食谱那一刻就开始了,这样的话,选择压力的存在就无须长寿命为前提, @whigzhou: 这么说吧,若以寿命不足为由而认为旧石器食谱是扯蛋,那么祖母假说肯定也是扯蛋,因为祖母假说若要成立,相关的选择压力必须作用于停经后的女性,而旧石器时代女性平均最后一次生育年龄大约39岁,停经年龄40以上——事实是,许多人类学家都严肃对待祖母假说,并不认为是扯蛋。 @whigzhou: 前面几条只是为了回答一个理论质疑,至于对旧石器食谱的个人看法和态度,我能说的出来的,在去年的旧帖里都说过了,不再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