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社会〉标签的文章(120)

疾病界的大熊猫

【2022-01-04】

让我们做个思想实验,

设想一位CDC的员工甲,整日里闲得无聊,某天突然头脑发热,要找点事情做做,于是做了这么件事情:他翻出CDC统计的前一百大死因,然后从排名25-50之间的那些里随机挑了一个,之所以选择这个区间,是因为它们足够常见,但又没常见到已经让人麻木,

接着,他写了个小程序,从CDC从各地医院获得的数据中,统计出每日各州被确诊该病的人数,和因此而住院及死亡的人数,制作成图文并茂的网页,动态的,每天刷新,曲线弄的很漂亮,于是甲挺得意,拿去给领导看,领导说不错啊,允许你把它发布在CDC官网上,

巧的是,甲有个铁哥(more...)

标签: | | | | |
8969
【2022-01-04】 让我们做个思想实验, 设想一位CDC的员工甲,整日里闲得无聊,某天突然头脑发热,要找点事情做做,于是做了这么件事情:他翻出CDC统计的前一百大死因,然后从排名25-50之间的那些里随机挑了一个,之所以选择这个区间,是因为它们足够常见,但又没常见到已经让人麻木, 接着,他写了个小程序,从CDC从各地医院获得的数据中,统计出每日各州被确诊该病的人数,和因此而住院及死亡的人数,制作成图文并茂的网页,动态的,每天刷新,曲线弄的很漂亮,于是甲挺得意,拿去给领导看,领导说不错啊,允许你把它发布在CDC官网上, 巧的是,甲有个铁哥们是CNN记者乙,于是就拿去跟他显摆,乙一看挺有意思啊,就在CNN节目里报道了,官网上转载了, 结果,报道爆款了,乙也被领导表扬了,于是大为振作,把这弄成了固定栏目, 栏目火了,7/24不停顿实时刷新, 好几位州长夫人都看到了,在枕头边跟老公嘀咕了, 州长们坐不住了,曲线好看的都赶紧去电视上吹牛了,不好看的都在电话里使劲操州卫生主管去了, 每天三五个十几个的往太平间送,几天前还都生龙活虎的,这谁受得住啊,看看那位可爱的小天使,你们就眼睁睁看着让她去死? 一个原本不起眼的小病种,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突然火了, 火了自然就不差钱了,不惜一切代价了, 与该病有关的医疗机构、医学专家、研究者、制药商,全都眼冒金星了,我他妈窝囊大半辈子这下总算机会来了,扬眉吐气了, 一只疾病界的大熊猫诞生了,  
婆罗门董事

【2021-10-15】

截至2012年,印度4,005 家上市公司的 34,772 位董事中,55%是婆罗门,35%吠舍,4% 刹帝利,96% 上市公司董事会由单一 verna 控制,见:doi.org/10.1142/S1094406020500171

而印度总人口中婆罗门只占 4%,可见虽然大部分婆罗门都是穷人,但精英中的婆罗门比例还是非常高的,之前看到过数字,印度裔美国人中的婆罗门比例也明显偏高,

也可看出,以往帮助刹帝利成功的那些特质,(more...)

标签: | |
8869
【2021-10-15】 截至2012年,印度4,005 家上市公司的 34,772 位董事中,55%是婆罗门,35%吠舍,4% 刹帝利,96% 上市公司董事会由单一 verna 控制,见:doi.org/10.1142/S1094406020500171 而印度总人口中婆罗门只占 4%,可见虽然大部分婆罗门都是穷人,但精英中的婆罗门比例还是非常高的,之前看到过数字,印度裔美国人中的婆罗门比例也明显偏高, 也可看出,以往帮助刹帝利成功的那些特质,在现代经济系统中可能不那么值钱了 【2022-01-12】 波士顿婆罗门是戏称,硅谷婆罗门可是货真价实的,Google, IBM, Microsoft, Twitter, Adobe, Tinder, OnlyFans 的CEO现在全都是婆罗门了  
职业选择的性别差异

【2021-12-06】

一份更大规模的研究确认了早先我说起过的一个观察:两性在权利和机会上越平等,职业选择的性别差异就越强烈,并与刻板印象越接近,

GGGI

图中纵轴为女性权利指数,横轴的指标较复杂,是 0.5 x(男生梦想职业与刻板印象相符并且与其父亲职业相似的比例+女生梦想职业与刻板印象相符并且与其母亲职业相似的比例)

来源:Sex Differences in Adolescents’ Occupational (more...)

标签: | | | |
8928
【2021-12-06】 一份更大规模的研究确认了早先我说起过的一个观察:两性在权利和机会上越平等,职业选择的性别差异就越强烈,并与刻板印象越接近, GGGI 图中纵轴为女性权利指数,横轴的指标较复杂,是 0.5 x(男生梦想职业与刻板印象相符并且与其父亲职业相似的比例+女生梦想职业与刻板印象相符并且与其母亲职业相似的比例) 来源:Sex Differences in Adolescents’ Occupational Aspirations: Variations Across Time and Place
弄懂撅起国

【2021-11-13】

常听到跨国公司高管/大学教授/国际组织官员夸口自己来过十几二十次撅起国吃过多少次火锅就感觉好像很懂撅起国了,非常好笑,

要真想弄懂撅起国,最好的办法是去做点小生意,

有个米国人叫Turner Sparks,在苏州教过一阵英语,2004年时他发现冰激凌市场是个空白,需求很旺盛,但供给有个很大缺口,三十几块的哈根达斯和两三块的麦当劳之间,是一片空白,刚好他有个大学室友,是 Mister Softee 老板家族的子弟,于是通过他获得了授权,开始在苏州做生意,生意火爆,从一部流动货车开始,很快做到了十部车子,

可是,随着生意的发展,他很快体会了被各色人等轮番操的感觉,被员工操,被假冒的竞争对手操,被晨管操,被各种局操,最后被操的完全没了方向,夹着尾巴回米国了,(more...)

标签: | |
8910
【2021-11-13】 常听到跨国公司高管/大学教授/国际组织官员夸口自己来过十几二十次撅起国吃过多少次火锅就感觉好像很懂撅起国了,非常好笑, 要真想弄懂撅起国,最好的办法是去做点小生意, 有个米国人叫Turner Sparks,在苏州教过一阵英语,2004年时他发现冰激凌市场是个空白,需求很旺盛,但供给有个很大缺口,三十几块的哈根达斯和两三块的麦当劳之间,是一片空白,刚好他有个大学室友,是 Mister Softee 老板家族的子弟,于是通过他获得了授权,开始在苏州做生意,生意火爆,从一部流动货车开始,很快做到了十部车子, 可是,随着生意的发展,他很快体会了被各色人等轮番操的感觉,被员工操,被假冒的竞争对手操,被晨管操,被各种局操,最后被操的完全没了方向,夹着尾巴回米国了,成了一位栋笃笑表演者,不知道是不是被操出了幽默感, 我是从一个 podcast 听到的故事,发现这里有篇文章:How China Drove Out Mister Softee: This is China    
钟形曲线与性别差异

【2021-11-12】

今天闲着没事,再给大家讲讲性别差异这事情,

理解性别差异的最佳出发点,是下面这张图,这是两条正态分布曲线,均值都是100,蓝线的标准差是12,红线是18,(我是用 excel 的 norm.dist 函数生成的数据,然后创建了 平滑散点图,你可以动手自己试试标准差的其他值对应的形状,只需要三分钟)

BellCurve

我之前讲过,性别差异的许多(当然不是全部)表现都根源于禀赋分布的方差大小,而不是均值差异,男性的方差比女性大,当然,我这里取的18:12只是为了演示方便,

(当然,这里说的是认知和其他心理禀赋,若是论体能,均值差异就很大了,一个比较极(more...)

标签: | |
8907
【2021-11-12】 今天闲着没事,再给大家讲讲性别差异这事情, 理解性别差异的最佳出发点,是下面这张图,这是两条正态分布曲线,均值都是100,蓝线的标准差是12,红线是18,(我是用 excel 的 norm.dist 函数生成的数据,然后创建了 平滑散点图,你可以动手自己试试标准差的其他值对应的形状,只需要三分钟) BellCurve 我之前讲过,性别差异的许多(当然不是全部)表现都根源于禀赋分布的方差大小,而不是均值差异,男性的方差比女性大,当然,我这里取的18:12只是为了演示方便, (当然,这里说的是认知和其他心理禀赋,若是论体能,均值差异就很大了,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是握力,男女的分布曲线几乎完全不重合,握力处于bottom 1%男人,其握力也比99%的女人强,) 认真看这张图,仔细琢磨,你就会理解许多现象,比如: 1)为何纯数学或理论物理这种对智商要求极高的学科里绝大多数是男人? 看右边这条虚线,如果一个领域的进入门槛是125,那么该虚线右边红蓝两条线的下方面积之比就为该领域性别比设定了基本面貌,而有些领域的门槛可能高达140, 2)为何很多行当虽然从业者多数是女人,可是其中顶尖者却多数是男人?原理相同, 3)为何随着大学普及率提高,女性比例也在不断提高,而且速度更快? 读到这里你应该已经自然懂了,当虚线处于125时,红线下面积远大于蓝线下面积,随着大学入学门槛不断降低,虚线不断向左移,女生比例逐渐提高,移到均值位置时,男女比例将趋近于入学年龄段的人口性别比,(当然,还有其他其他因素在起作用,越过入学门槛的人不一定真的入学,这里说的是背景条件), 4)为何许多性别不平等的社会,女科学家或女工程师的比例反而比性别高度平等的社会(比如北欧)更高? 因为在这些社会,科学与工程并不是最具吸引力的职业,最后侧两个标准差的那些顶尖聪明者,可能都被吸引到(比如)镇痔钻营和争权夺利事业中去了,或者争当阿亚图拉去了,诸如此类,而科学与工程领域吸引到的是均值右侧一个标准差左右的那些人,你看图中110-120之间,红蓝线下的面积大致相当, 5)上述道理是镜像适用的,就是说,当你把目光移向曲线左方,会看到与上述互为镜像的情况,即,如果一种筛选机制挑出的是最蠢、最懒、最无能、最坏、最不求上进的人,挑到的也大多是男人,比例有多高,取决于你的筛选标准的严苛程度,也就是你把虚线从左侧的红蓝交叉点往左移多远, 还有很多,留给你们自己思考吧,  
各科博士的家庭背景

【2021-11-11】

这个还真没想到,各科博士中,论来源背景,经济学博士的背景最精英化,其本科学位来自名校的比例最高(图1),其父母拥有学位的比例也最高(图2),我还以为最贵族的学位是比较艺术史之类,也可能这类专业没博士学位?

FDxxkkkWYAUyCdI

FDxy9vOWEAgvXZh

标签: | | |
8903
【2021-11-11】 这个还真没想到,各科博士中,论来源背景,经济学博士的背景最精英化,其本科学位来自名校的比例最高(图1),其父母拥有学位的比例也最高(图2),我还以为最贵族的学位是比较艺术史之类,也可能这类专业没博士学位? FDxxkkkWYAUyCdI FDxy9vOWEAgvXZh
富豪自成指数

【2021-10-08】

福布斯Top400的自成指数分布,指数=1的意思是财富完全靠继承而来,自己创业者,家底越薄的,得分越高,

10062forbes

总体看,自成率还是非常高的,

8分组的规模远高于其他组,8分的意思是自主创业致富,但出身家庭是中等以上,即偏上中产,这和常识认知相符

标签: | |
8865
【2021-10-08】 福布斯Top400的自成指数分布,指数=1的意思是财富完全靠继承而来,自己创业者,家底越薄的,得分越高, 10062forbes 总体看,自成率还是非常高的, 8分组的规模远高于其他组,8分的意思是自主创业致富,但出身家庭是中等以上,即偏上中产,这和常识认知相符
贵族繁殖能力

【2021-10-02】

Nicolas Tackett《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第一章——

对上层社会繁殖能力的一种评估方法,即通过墓志提供的数字来计算志主的儿子数量,[37]有很好的证据表明,在许多例子中,墓志中只记载存活下来的孩子,那些早夭的则被排除在外。[38]若将目标集中于超过六十岁去世的男性,即可计算他们所拥有的二十岁以上儿子的平均数量。如此,通过对长安和洛阳出土的墓志进行统计,可知典型的男性精英平均拥有3.3个儿子,其中大部分都能成年。[39](more...)

标签: | | |
8856
【2021-10-02】 Nicolas Tackett《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第一章——
对上层社会繁殖能力的一种评估方法,即通过墓志提供的数字来计算志主的儿子数量,[37]有很好的证据表明,在许多例子中,墓志中只记载存活下来的孩子,那些早夭的则被排除在外。[38]若将目标集中于超过六十岁去世的男性,即可计算他们所拥有的二十岁以上儿子的平均数量。如此,通过对长安和洛阳出土的墓志进行统计,可知典型的男性精英平均拥有3.3个儿子,其中大部分都能成年。[39]若进一步精确,则其中18%的人有一子,20%的人有二子,16%的人有三子,42%的人有四个及以上的儿子,仅有3%的人没有男性子嗣。[40]有必要指出,在这些例子中的武人——特别是那些高级武将——普遍多子,这可能反映了一种家庭策略,即以多产子来补充殁于战事的青年。然而,武人在本书讨论的精英人口中仅占很小的比例。[41]出于估计平均每位男性精英儿子数量,第二种途径涉及志主在其兄弟间的排行,这一细节在墓志中也经常得到体现。在出土于长安和洛阳的30岁及以上男性的墓志中,39.7%的人是长子,22.6%的人是次子,15.4%的人行三,10.5%的人行四。[42]从这些数据中可以推断,大约17%的男性精英仅有一子,14%的有二子,15%的有三子,而半数乃至以上的精英则有四个或更多儿子。虽然无法通过这一途径计算平均数,但这一分布比例已经接近于一位男性有三个儿子这一平均数。[43]
唐代士族平均3.3个成年儿子,比英格兰贵族的平均2点几个(见Gregory Clark: A Farewell To Alms)明显多,大概是多妻制的效果。  
丑脸俱乐部

【2021-09-18】

18-19世纪英国有不少丑脸俱乐部(Ugly Face Club),比如这个 The Most Honourable and Facetious Society of Ugly Faces,入会条件是这样的:

No person whatsoever shall be admitted… that is not a man of honour and a facetious disposition.

That a large mouth, thin jaws, blubber lips, little goggling or squinting eyes shall be esteemed considerable qualifications in a candidate.

That a particular regard shall be had for the prominence of a candidates nose, and the length of his chin.

That a large carbuncle, potato nose [shall] be esteemed the most honourable of any.

(more...)

标签: | |
8836
【2021-09-18】 18-19世纪英国有不少丑脸俱乐部(Ugly Face Club),比如这个 The Most Honourable and Facetious Society of Ugly Faces,入会条件是这样的:
No person whatsoever shall be admitted… that is not a man of honour and a facetious disposition. That a large mouth, thin jaws, blubber lips, little goggling or squinting eyes shall be esteemed considerable qualifications in a candidate. That a particular regard shall be had for the prominence of a candidates nose, and the length of his chin. That a large carbuncle, potato nose [shall] be esteemed the most honourable of any.
其中提到的受欢迎的品质有:大嘴,尖下巴,肥嘴唇,大暴眼,眯缝眼,酒糟鼻,旺盛的粉刺…… 我琢磨着,可能长得丑会妨碍社交活动,或让他们在社交中处于不利境地,所以只好抱团取暖, tumblr_odzbh2GEFt1rnseozo1_1280  
共济会

【2021-09-11】

共济会招来那么多阴谋论,其实也可以说是自找的,本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联谊互助社团,跟中世纪那个秘密石匠会社没啥关系,可是为了搭上点关系,非要给自己弄些神秘兮兮的仪式,

其实这种以捏造的古老性和神秘感来吸引会员的做法在当时很普遍,有个雄鹿会(Noble Order of Bucks)宣称自己起源于古巴比伦,还有个叫 Ancient Noble Order of the Gormogons 的,宣称自己的创始人是(more...)

标签: | |
8830
【2021-09-11】 共济会招来那么多阴谋论,其实也可以说是自找的,本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联谊互助社团,跟中世纪那个秘密石匠会社没啥关系,可是为了搭上点关系,非要给自己弄些神秘兮兮的仪式, 其实这种以捏造的古老性和神秘感来吸引会员的做法在当时很普遍,有个雄鹿会(Noble Order of Bucks)宣称自己起源于古巴比伦,还有个叫 Ancient Noble Order of the Gormogons 的,宣称自己的创始人是Chin-Qua Ky-Po,据说是第一个中国皇帝,比亚当还早几千年, 其实,两者当然都起源于伦敦某个小酒馆,  
英国贵族的美国妻子

【2021-09-05】

一战前的四十年多间,有一百位美国富豪的女儿嫁给了英国贵族(就像唐顿庄园的女主人那样),占同期英国贵族婚姻的10%,带去了大笔嫁妆,

这几十年也是作为贵族主要资产的土地相对于其他资产价值大幅跌落的时期,

附图显示了1700-1900年间英国贵族结婚对象的家庭背景,红线:土地贵族,蓝:外国人,灰:本国商人,绿线是同期小麦实际价格指数,

taylor5septfig1

见:Mark Taylor – The D(more...)

标签: | | | | |
8802
【2021-09-05】 一战前的四十年多间,有一百位美国富豪的女儿嫁给了英国贵族(就像唐顿庄园的女主人那样),占同期英国贵族婚姻的10%,带去了大笔嫁妆, 这几十年也是作为贵族主要资产的土地相对于其他资产价值大幅跌落的时期, 附图显示了1700-1900年间英国贵族结婚对象的家庭背景,红线:土地贵族,蓝:外国人,灰:本国商人,绿线是同期小麦实际价格指数, taylor5septfig1 见:Mark Taylor - The Downton Abbey effect: British aristocratic matches with American business heiresses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帕西人

【2021-08-21】

又发现一个和科普特人类似的案例,印度的帕西人(Parsees ),其祖先是波斯人,伊斯兰征服之后,从波斯逃到印度,坚持琐罗亚斯德信仰,是当今少数几个琐罗亚斯德群体之一,他们的社会/经济成就比科普特人更突出,总共只有几万人,却在印度各界获得了与其人口比例极不相称的成就,

而且帕西人和伊斯兰世界的其他宗教少数群体不同,他们离开了那里,因而没有经历人头税的选择机制,依我看,他们经历的是另一种选择机制:上层精英的地位和官方宗教绑定更为紧密,因而更倾向于抵制外来征服者的改宗压力,最终,拒绝改宗的宗教少数派中,精英的比例显著高于社会其他群体,

而琐罗亚斯德教是伊斯兰征服之前萨珊帝国的国教,满足上面的条件,

标签: | | | | | |

8777
【2021-08-21】 又发现一个和科普特人类似的案例,印度的帕西人(Parsees ),其祖先是波斯人,伊斯兰征服之后,从波斯逃到印度,坚持琐罗亚斯德信仰,是当今少数几个琐罗亚斯德群体之一,他们的社会/经济成就比科普特人更突出,总共只有几万人,却在印度各界获得了与其人口比例极不相称的成就, 而且帕西人和伊斯兰世界的其他宗教少数群体不同,他们离开了那里,因而没有经历人头税的选择机制,依我看,他们经历的是另一种选择机制:上层精英的地位和官方宗教绑定更为紧密,因而更倾向于抵制外来征服者的改宗压力,最终,拒绝改宗的宗教少数派中,精英的比例显著高于社会其他群体, 而琐罗亚斯德教是伊斯兰征服之前萨珊帝国的国教,满足上面的条件, 犹太人的情况其实也类似,流散的犹太人群体中,识字因而会读经者,特别是拉比们,是最不愿意改宗的,因为希伯来文读写能力以及对经文的掌握,是其社会地位的支柱,若是改宗,就会丧失这一最主要的优势, 我觉得,这个选择机制可能远比人头税更重要, 当然,还有一个选择机制也很重要,就是这种流散到其他社会的宗教/文化少数派,由于缺乏某些权利,其职业选择往往高度受限,而留给他们的那些职业机会,有时会对其禀赋构成很强的正面选择压力,这一点帕西人可能和犹太人也很像, 吉普赛人可能是反面的例子,他们也是流散的文化少数派,但他们在上述两重选择环节上经历的选择,可能都和犹太人帕西人不同,首先,他们流散的起因可能是穷苦,属于经济难民,其次,他们在流散地选择的生态位和犹太人截然不同(而这一不同也是因为第一轮选择造成的起点差异),因而没有经历后者经历的那种选择压力, 随想随写,写的比较乱,见谅, @何不笑: 也算是另一种泵吸。 @whigzhou: 是把奶油往外刮 @whigzhou: 从文化进化的角度看,决定一个社会长期繁荣前景的要点之一,就是往外还是往里刮奶油的能力  
美国的社会流动性

【2021-07-28】

美国的社会流动性还是很高的,下图的样本来自1979年的青少年,他们20年后的收入等级与其父母当时的收入等级的关系

E7VZiMgWUAYLEUp

标签: | |
8740
【2021-07-28】 美国的社会流动性还是很高的,下图的样本来自1979年的青少年,他们20年后的收入等级与其父母当时的收入等级的关系 E7VZiMgWUAYLEUp
聊天的功能

【2021-06-28】

前两天在读 Kim SterelnyThe Evolved Apprentice,他提到一个观点挺有意思,

人类特别爱聊天这事情,很多心理学家和人类学家都讨论过了,有关闲聊的功能,以往的研究主要关注两点:1)交换信息,2)是一种强化关系的 grooming,类似于社会性灵长类中常见的相互梳毛,

Sterelny 提出了一种以往被忽略的功能:参与聊天是验证和改进一条参与者已经拥有的信息的高效手段,

比如你在狩猎归程中看到一串动物足(more...)

标签: | | | |
8683
【2021-06-28】 前两天在读 [[Kim Sterelny]] 的 The Evolved Apprentice,他提到一个观点挺有意思, 人类特别爱聊天这事情,很多心理学家和人类学家都讨论过了,有关闲聊的功能,以往的研究主要关注两点:1)交换信息,2)是一种强化关系的 grooming,类似于社会性灵长类中常见的相互梳毛, Sterelny 提出了一种以往被忽略的功能:参与聊天是验证和改进一条参与者已经拥有的信息的高效手段, 比如你在狩猎归程中看到一串动物足迹,并认为那是某种鹿留下的,但你以前从未在那个地点看到这种鹿,所以你把这当作一件新鲜事,在当晚的篝火晚会上讲给你的同伴听, 考虑到此类动物出没信息对狩猎者都非常有价值,因而你的这一举动无疑具有互惠性交换信息的功能,但它还有另一项功能:当你把这事情说出来后,会从同伴那里引出相关信息,一位经验更丰富,或在这事情有过细致观察的同伴,可能会纠正你的说法,指出那些足迹其实来自另一种动物,或者另一位同伴可能提供更多的相关信息,告诉你他也见过这种足迹在何时出现在其他几个地方,诸如此类, 广而言之,当你获得一项认识,并用语言将它表征出来,广播给一群人,那么,这一表达从这群人中引出的反应,很可能你改进你的这项认识,让你确认它,或修正它,或扩充它,或抛弃它, 也就是说,聊天是一种利用集体智慧改进个体认知能力的合作活动,  
行政流放

【2021-05-05】

沙俄的流放犯里大约有一半是所谓的行政流放(administrative exile)(见《死屋》第1章),一项非常有俄国特色的制度,我觉得它可能强化了俄罗斯原本就很浓厚的集体主义,因为它给各种小集体(农庄/工厂/行会等)提供了一个强大的纪律执行工具,把桀骜不驯者清除出去,同时让留下的变得战战兢兢,柔顺服帖

 

标签: | | |
8595
【2021-05-05】 沙俄的流放犯里大约有一半是所谓的行政流放(administrative exile)(见《死屋》第1章),一项非常有俄国特色的制度,我觉得它可能强化了俄罗斯原本就很浓厚的集体主义,因为它给各种小集体(农庄/工厂/行会等)提供了一个强大的纪律执行工具,把桀骜不驯者清除出去,同时让留下的变得战战兢兢,柔顺服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