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瘟疫〉标签的文章(2)

倔老头

【2021-05-20】

上周去把疫苗打了,被告知第二针安排在12周之后,这个间隔好像是英国打法的间隔上限,看来澳洲执行了最大限度的广度优先策略,不错,

我去打针的地方是本市赛马场里搭的一个临时大棚,其实那地方有足够的室内空间,不知为何还要搭棚子,或许是因为棚子是统一设计的,已经考虑了所有医学标准,因而免除了逐个认证的麻烦,

无需预约,也没排队,到了就打,观察15分钟走人,其间看到二三十个来打的人,勉强让那地方看起来没那么空荡荡,但产能利用率显然不足一半,所以(more...)

标签: | | |
8615
【2021-05-20】 上周去把疫苗打了,被告知第二针安排在12周之后,这个间隔好像是英国打法的间隔上限,看来澳洲执行了最大限度的广度优先策略,不错, 我去打针的地方是本市赛马场里搭的一个临时大棚,其实那地方有足够的室内空间,不知为何还要搭棚子,或许是因为棚子是统一设计的,已经考虑了所有医学标准,因而免除了逐个认证的麻烦, 无需预约,也没排队,到了就打,观察15分钟走人,其间看到二三十个来打的人,勉强让那地方看起来没那么空荡荡,但产能利用率显然不足一半,所以我感觉,目前接种进度的瓶颈已经是个人意愿而非资源限制了, 我们俱乐部因为年龄普遍偏大,所以大部分都已经打过了,我只知道一个倔老头坚决不愿意打,他的抵制倒不是因为听到了什么谣言,或担心副作用之类,而是他对这种事情的一贯态度,比如对口罩、social distancing、lockdown等等事情,一律嗤之以鼻 @白贝贝的小保保:他为啥对这些事情嗤之以鼻呢? @whigzhou: 以我理解,他好像对自己的生活被一种遥远力量所摆布有着强烈的抵触,我觉得他在这事情上有点反应过头,但我能理解 @whigzhou: 他还有两个依我看与此不无关系的表现:1)小病不愿看医生,喜欢自己捣鼓,2)对环境迫使自己使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这事情耿耿于怀,坚决不学
pandemic

【2020-03-12】

@whigzhou: 很多人可能没明白是否认定为pandemic的意义所在,如果不是pandemic,那么最佳策略可能是将传播率(R0)压的越低越好,如果是pandemic,那么最佳策略应该是将传播率控制在略低于1的水平,但不要太低,因为太低只会拖长流行期,没有额外好处,而社会成本却要高得多,因为压低传播率的边际成本上升的非常快。

@不知无知:有一点不懂请教一下,为啥R0太低会拖长流行期?直觉上R0越低应该结束的越快。

@whigzhou: 因为一旦已经成为pandemic,那么在人口的大部分(比如2/(more...)

标签: | |
8185
【2020-03-12】 @whigzhou: 很多人可能没明白是否认定为pandemic的意义所在,如果不是pandemic,那么最佳策略可能是将传播率(R0)压的越低越好,如果是pandemic,那么最佳策略应该是将传播率控制在略低于1的水平,但不要太低,因为太低只会拖长流行期,没有额外好处,而社会成本却要高得多,因为压低传播率的边际成本上升的非常快。 @不知无知:有一点不懂请教一下,为啥R0太低会拖长流行期?直觉上R0越低应该结束的越快。 @whigzhou: 因为一旦已经成为pandemic,那么在人口的大部分(比如2/3)已经感染过之前,流行是不会结束的,所有R0越低,这个过程越漫长 @whigzhou: 所以压低R0的目的不是减少整个流行期的总感染人数,而是尽可能拉平流行曲线,以降低高峰期医疗资源的过载程度,同时也为医疗资源扩充和疫苗/特效药开发争取时间,但是这只有在R0被压到非常接近1的时候才足够管用,1.5的R0仍然会让资源严重过载,考虑到不干预条件下R0可能高达3,很难。 @whigzhou: 所以,如果确信压不到足够接近1,而疫苗/特效药也没那么快,那么Robin Hanson的差速错峰方案就有值得考虑了 @whigzhou: 不过依我看,在一个没有中殃计划控制的大社会中,差速错峰或许不需要主动实施而自发实现,因为各地的控制措施不同,导致不同的R0值,于是自然就错开了 @触控窄边框:没有考虑重症率的不同吗 @whigzhou: 当然考虑了,这次和流感的不同,一大关键就是重症率,流感很少需要住院,多数甚至不用去医院(据说这是因为感染通常被人体防御系统阻挡在上呼吸道,到不了肺),所以不会有严重的资源过载问题 @whigzhou: 有人可能被之前的帖子吓到了,要注意区分几个概念,人口死亡率,感染死亡率,病死率,设总人口1.4B,若最终感染率60%,就是820M,若感染者得病率1/5,164M,若病死率0.5%,0.82M,听上去很大,可是和每年死亡数10M相比,也不算特别大,而且可能摊在几个年份里,当然这是不过载的情况,所以问题是多少得病者会落在过载区间内,假设一半,即82M,再设过载期病死率3%,那么总死亡就会升至2.87M,再假如摊在两个年份里,也就是比平常年份多死14%,离末日场景差远了。 @whigzhou: 修正:其实多死的比例比如此估算得到的值更低,因为不同死因之间存在重叠,对于老年人和有基础疾病者,重叠率可能还不低,所以,这1.42M不能之间和常年死亡数10M上简单相加,需要扣除重叠部分,只是这个部分有多大,我还没有依据做任何估算。 @whigzhou: 重叠分两种,1)当期的,即这些人中有一部分不得此病当年也会死,2)跨期的,即这些人中有一部分若不得此病也会在未来几年死,得病让他们提前死了,提高了当期死亡数,但降低了未来几年死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