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无政府主义〉标签的文章(18)

关于政府权力和私有化的边界,答tcya

在半年前的一个帖子里,我提出了我一向的观点:政府现有的绝大部分职能都可以撤销或者私有化,对此,tcya问道:

对于取消的机构理由我可以想到,应该就是私有化后会更有效之类的。但更好奇的是为什么有些机构被保留下来了呢,是否私有化的核心标准是什么?比如说军队为什么不可以取消改成雇佣军?

tcya,我主张小政府和机构私有化不仅仅出于效率考虑,更多是道德考虑,政府机构的任何职能都以税收为支撑,以强制力为后盾,这就令其不可避免的具有了道德缺陷,即便无可避免,也是一种恶,是(more...)

标签: | | |
316

在半年前的一个帖子里,我提出了我一向的观点:政府现有的绝大部分职能都可以撤销或者私有化,对此,tcya问道:

对于取消的机构理由我可以想到,应该就是私有化后会更有效之类的。但更好奇的是为什么有些机构被保留下来了呢,是否私有化的核心标准是什么?比如说军队为什么不可以取消改成雇佣军?

tcya,我主张小政府和机构私有化不仅仅出于效率考虑,更多是道德考虑,政府机构的任何职能都以税收为支撑,以强制力为后盾,这就令其不可避免的具有了道德缺陷,即便无可避免,也是一种恶,是恶就要最小化;从这样的价值观出发,判断标准就是:在能够维护法律的条件下最小化。

至于军队是否可以私有化,要看这样会不会造成一群小恶棍,按古代经验,这是很可能的,欧洲封建社会的早期便是如此,而英格兰宪政的发展在一个侧面就是王权扩张的过程,王权作为压倒性权力被确立之后,其作为法律守护者的地位不再轻易受挑战。

但我并不因此就认为,对于法治和宪政,国家垄断武装力量一定是必须的,王权在制服小恶棍们之后,没有变成大恶棍,正是因为小恶棍们没有被彻底消灭,只是被压制了,如果国王成为暴君,反抗还是有可能发生;我认为,一大多小的制衡结构是宪政更好的保障。

实际上,美国各州保留军队的权利一直是得到法律承认的,国民警卫队按法律仍归各州组织和指挥,尽管上世纪初之后总统拥有了更大的统一指挥权,但统一指挥权主要是对外的,其行使仍需州长授权,总统在国内调动军队的权力更有严格限制;同时,人民自我武装和组织民兵的权利始终完整保有,这些武装在过去一百多年似乎没有实际作用,那或许只是因为这期间没有出现太过分的暴政。

 

民法保险:市场无政府主义的一个示例

本文旨在通过一个假想案例,来说明什么是市场无政府主义(free-market anarchism),以及它的一种可能形式。

与其它无政府主义相比,free-market anarchism不以已有政府的消失为前提,它可以在任何允许私人企业存在的环境中开始生长,它不是有或无,它可与其他各种形式重叠存在;

我听说过许多旨在推进法治与自由的方式,其中大部分是扬汤止沸,小部分是砸锅卖铁,极个别是釜底抽薪,而free-market anarchism则是另起炉灶,只有后两种看着顺眼,而称得上楚楚动人的,只有最后一种。

案例描述:

1)建立民法保险公司(CIC),向自然人或法人出售(more...)

标签: | |
364

本文旨在通过一个假想案例,来说明什么是市场无政府主义(free-market anarchism),以及它的一种可能形式。

与其它无政府主义相比,free-market anarchism不以已有政府的消失为前提,它可以在任何允许私人企业存在的环境中开始生长,它不是有或无,它可与其他各种形式重叠存在;

我听说过许多旨在推进法治与自由的方式,其中大部分是扬汤止沸,小部分是砸锅卖铁,极个别是釜底抽薪,而free-market anarchism则是另起炉灶,只有后两种看着顺眼,而称得上楚楚动人的,只有最后一种。

案例描述:

1)建立民法保险公司(CIC),向自然人或法人出售民法保险,CIC自行认定法人资格;

2)CIC指定若干独立法官(或称理赔官),由后者按CIC规定的审理程序,自行招募陪审员,组成法庭(或称理赔委员会);

3)民法保险的承包内容:当被保险人在保险期内,被任一法官按CIC规定程序,认定负有保单所列之违约或侵权责任后,CIC将向受益人(即遭受违约损害者或被侵权者)支付赔偿,赔偿额以法官所认定之损失额为准,但以保单规定保险额为限;当一份保单下累计赔付额达到该保单保险额之后,不再赔付;一份保单可以限定于特定的民事行为(比如某项服务或某种产品),也可涵盖全部民事行为;

4)CIC将任何可能影响他人(自然人或法人)利益的行为都视为民事行为,这意味着,CIC不对民事和刑事行为作出区分;

5)CIC对每位保险客户核定一个风险系数,作为计算保费的参数之一,并在每次发生与该客户所持保单有关的理赔之后,调整该系数值;

6)CIC客户可以排除特定法官对其所持保单的管辖权,但排除数量不得多于法官总数的2/3;

7)任何与CIC客户发生民事关系的自然人或法人,都可向拥有相关保单管辖权的任一理赔官提起理赔请求;后者可直接作出仲裁,或召集法庭审理;

8)每次理赔完成之后,CIC按赔偿额的固定比例,向法官支付审理费;

9)CIC要求法官原则上遵循普通法之传统程序,并采用确立已久的普通法实体规则;CIC可随时终止任一法官的审理资格,也可随时指定新法官;

10)CIC不反对法官为与CIC类似的保险公司提供理赔服务;

11)CIC按保险内容和风险系数,向保单持有者提供相应的识别标识,并鼓励客户佩戴或展示该标识;CIC将按一个固定序列逐年轮换该标识之颜色;

12)CIC最初会挑选一批低风险客户,免费派发保单;

大概你已经看出来了,CIC的建立需要大笔投资,是,不过既然已经有人把的几十或几百亿美元投入到在我看来比CIC无聊的多的攻克癌症和艾滋病的事业中,或许未来也会有人有兴趣试试这个,谁知道呢,呵呵。

召唤土匪来解决邻里纠纷是很恶劣的做法

一个村子里的两个家族吵吵闹闹甚至打打杀杀,但没有什么能比其中一家去召唤附近山里土匪来干预更能激起另一家的仇恨了。可惜,许多人理解不了此类做法的恶劣所在,频频祭出此招,被列入黑名单是活该。

许多整天在骂斧头帮的朋友,包括牛博上的许多,我看骨子里是整天盼着斧头帮出来替百姓伸冤,来做青天大老爷弥赛亚救世主的,不然他们怎么一天到晚对土匪做匪事如此震惊和愤怒?

市场远不能消除丑陋和罪恶,但如果你因此而认为需要一个救世主的话,你更可能得到一个坏的多的土匪,土匪到处有,一切政府手里都拿着斧头,但斧头帮也有好有坏,美国帮就好很多,那不过是因为美国人较少相信弥赛亚,美国帮也较少宣称自己是弥赛亚。

扯远了,关于黑名单的事,贴一段今天下午的聊天记录(more...)

标签:
415

一个村子里的两个家族吵吵闹闹甚至打打杀杀,但没有什么能比其中一家去召唤附近山里土匪来干预更能激起另一家的仇恨了。可惜,许多人理解不了此类做法的恶劣所在,频频祭出此招,被列入黑名单是活该。

许多整天在骂斧头帮的朋友,包括牛博上的许多,我看骨子里是整天盼着斧头帮出来替百姓伸冤,来做青天大老爷弥赛亚救世主的,不然他们怎么一天到晚对土匪做匪事如此震惊和愤怒?

市场远不能消除丑陋和罪恶,但如果你因此而认为需要一个救世主的话,你更可能得到一个坏的多的土匪,土匪到处有,一切政府手里都拿着斧头,但斧头帮也有好有坏,美国帮就好很多,那不过是因为美国人较少相信弥赛亚,美国帮也较少宣称自己是弥赛亚。

扯远了,关于黑名单的事,贴一段今天下午的聊天记录,作为我在这个话题上的结束语吧:

15:48:39  M  辉格  沃尔玛的黑名单我认为是侵犯了人的隐私权。为了自身利益,只要采取的行动不违法,就是个人隐私;是否属于隐私,司法会做出边际的裁定。
15:50:01  M  辉格  如果真的发布黑名单,那么沃尔玛实际会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因为职员将不会再信任企业会保护他们的隐私,甚至会认为企业将利用他们的隐私对其进行敲诈!
15:51:07  M  辉格  这样的后果,是已经在职者,离开的意愿会上升;准备进入者,会在很大程度上打消进入的意愿
15:53:11  辉格  M  1)评价基础可能是隐私,评价结论不是隐私;2)黑名单当然不会发布,同业心照不宣而已。 正在写文章,回头细聊
16:10:08  M  辉格  作为持续的人力政策,只要在做,就一定会在某个时刻被人公开,不在于宣不宣。建立、同业传递这些资料的人,也只是企业雇员而已,不可能不被人知。评价结论不涉及隐私,当然不会有问题,但问题是,评价结论如果被人提起诉讼,企业用什么原因来证明自己评价的结论不是隐私?退一步来说,就算这一个回合,在黑名单上,沃尔玛取得了成功,它会造成怎样的后果?是否行业中其他竞争对手会全都乐于接受抬高用工成本的这种后果?难道没有竞争对手会利用其雇员的力量借机猛击沃尔玛?你先忙你的,有空再回就好
20:58:45  辉格  M  你说的很好,这恰好回答了另外几位朋友的质疑,
20:59:11  辉格  M  这就说明,像沃尔玛这样的大企业是不会随便滥用黑名单的
20:59:51  辉格  M  一定是严重明确违背行规的事情才会
21:00:19  辉格  M  这次就是,把事情捅到共产党那里,就是很恶劣的做法
21:00:56  辉格  M  召唤斧头帮干预,这是无法容忍的,我这样认为
21:01:07  M  辉格  也不好说,大企业也会有犯糊涂的时候;再说,任何决定都是人做出的,如果决策层受到的制约少,就会容易追求短期效益
21:01:48  辉格  M  犯糊涂是会有,但从制度角度,不必担心,
21:02:07  辉格  M  因为其后果是可以落到他自己头上,这就够了
21:02:26  辉格  M  有这样的激励和约束机制,还担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