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旅行〉标签的文章(9)

夏威夷印象

在夏威夷住了半个月,三个地方,一些印象:

(没去过美国其他地方,所以不能确定哪些适用于整个美国)

【开车】

A1)交通规则很合理,特别是小路与大路之间关系的处理,使得大路上的主车流可以达到很高速度,许多单车道无封闭无隔离的路都可开到60mph。

A2)几乎人人超速,超速标准和小费差不多:15-20%。

A3)除了超速这一点,其他方面普遍很规矩。

A4)夏威夷没有执法摄像头。

A5)吃了张罚单,因为我没把买的停车票放在可见位置上,在线申辩,48小时后出了结果,降级为警告,还算顺利。

【吃饭】

B1)餐馆多,类型丰富,选择充裕。

B2)所有餐馆无论其他方面如何,有两点是共同的:食材好,凡肉菜肉量都很大。

B3)菜单很难看懂,点菜前是我翻字典最频繁的场合,往往翻了也没用,全靠Yelp帮忙。

B4)但靠Yelp也有问题,因为这边餐馆菜单好像普遍更新很快,几个月前的菜往往就没了。

(more...)
标签: |
6771
在夏威夷住了半个月,三个地方,一些印象: (没去过美国其他地方,所以不能确定哪些适用于整个美国) 【开车】 A1)交通规则很合理,特别是小路与大路之间关系的处理,使得大路上的主车流可以达到很高速度,许多单车道无封闭无隔离的路都可开到60mph。 A2)几乎人人超速,超速标准和小费差不多:15-20%。 A3)除了超速这一点,其他方面普遍很规矩。 A4)夏威夷没有执法摄像头。 A5)吃了张罚单,因为我没把买的停车票放在可见位置上,在线申辩,48小时后出了结果,降级为警告,还算顺利。 【吃饭】 B1)餐馆多,类型丰富,选择充裕。 B2)所有餐馆无论其他方面如何,有两点是共同的:食材好,凡肉菜肉量都很大。 B3)菜单很难看懂,点菜前是我翻字典最频繁的场合,往往翻了也没用,全靠Yelp帮忙。 B4)但靠Yelp也有问题,因为这边餐馆菜单好像普遍更新很快,几个月前的菜往往就没了。 B5)营业时间非常参差,每店不同,高度类型依赖,以喝酒为主的店关得晚,其余较早。 B6)好馆子排队很普遍。 B7)能喝到好咖啡的饭馆很少,大街上卖咖啡的地方也不多,这点比较意外。 B8)几乎所有店都有筷子,不过没见过好筷子,都是很低档的方便筷。 B9)见到的几家中餐馆都是粤菜馆,烧腊很地道,比我在广州吃到的好,其他菜品本地化程度较高,而且改变方向是合我胃口的。 B10)中餐馆的定位偏低端。 【烟与酒】 C1)买酒买烟都要身份证,胡子再白也没用。 C2)饭馆点酒喝酒不用身份证,没胡子也不用。 C3)香烟很贵,7-Eleven卖$9.39一包,沃尔玛$8.12,查了下,原来夏威夷烟价全美第三,仅低于纽约和芝加哥。 C4)不过有次偶尔发现一家韩国人开的社区小店,小雪茄卖4毛9一根,可以顶4支香烟,价钱跟一支香烟差不多,还不用身份证,呵呵。 【文化梯度】 依次住了三个地方,Hilo,Kailua-Kona和Honolulu,可以明显感觉到一个文化梯度: D1)Hilo居住密度低,宅地面积大,乡村感浓厚,没见过三层以上高楼,造型夸张的越野车极多,行人很少,游客少,民风友善热情,路遇陌生人大多会打招呼,守规矩,安静,干净,除了很小一块downtown,其他地方餐馆和商店很少,吃饭贵; 除了11号公路的一小段,几乎没有两车道或更宽的公路,更没有封闭或双向隔离路,闹市区之外极少红绿灯,随时随地有车位,在Hilo开车时我从未因其他车的举动而踩过一脚刹车(我在美国的第一脚重刹车是在Kailua-Kona踩的,当时一辆车从小路上窜出来,虽然算不上危险,但已明显短于安全距离了)。 D2)Honolulu居住密度高,宅基小,高楼大厦多,更像大城市,有好几条封闭隔离公路,H1公路最宽处每向六车道;大量单行道,合法车位很难找,紧凑型小汽车占多数,游客多,路遇陌生人很少打招呼,不守规矩的情况较多,路上和景区也较脏,饭馆多且便宜。 D3)Kailua-Kona介于两者之间,但更偏近Hilo(虽然Kailua人口只有Hilo的1/3,但看上去更像大城市)。 【其他】 E1)电线杆都是木头的。 E2)美甲店多。 E3)大家用现金的频率比我预期的高。 E4)流浪汉挺多见。 E5)人普遍很友善,碰到的最不友好的三个人依次是机场安检、7-Eleven收银员、沃尔玛收银员。(ps.7-Eleven收银员似乎是个特别苦逼的群体,我就没见他们笑过,相比之下,快餐店收银员和加油工都很热情,想不出其中区别在哪里。) E6)夏威夷有不少牧场,养了许多牛,但据Kailua的房东(是位教夏威夷历史的教师)说,当地人吃的牛肉都是从大陆进口的,因为那里没有屠宰场。 E7)半个月没打过喷嚏,也没咳嗽过。 E8)雾霾还是有点用处的,可以防晒。  
行记:10/09/22,赣县-全南


查看大图

南康去年底来过,还过了一夜,是个交通要道,很热闹;离开南康,从G323转入G105,便又与去年底的路线分离了,上次是来南康是从南雄走G323的;G105好像比G323冷清的多,大概是因为G323是连接韶关和赣州两个枢纽的关系。

进入G105也是此行被收费的开端,在南康和信丰境内各被收了12元和10元。

南康和信丰大部分是平原丘陵,一路平直大道,国道限速高达90码,很少见,不过在此等空旷的道路上,我通常不理睬这些限制,按自己的标准开,这段G105大部分时间跑在105码上下。

进入龙南境一下就感觉进山区了,很深的山,心情也随风光而大悦,所以在过龙南县城后,看到路边牌子写着前方有“千年古树群”,就来了兴致,打听清楚后,拐过去(拐出省道5、6公里)看了看,杨梅村旁,果然许多硕大古树,大部分是苦槠栲(Castanopsis sclerophylla),少数檀木,形成了长约一里,宽约百米的一片林子,纵深和广度都很有限。

依我的经验,像这种村落边上保留的一小片老树,要么是村口通道两旁作为门户而保留,要么是原始宗教中为某个神祗而设立的禁地,再或者是因某座庙宇的存在而形成的禁地——由于较高级宗教在乡村经常被原始化,故后两种情形常难以区分,看情况,我猜这片林子属第二类。

标签:

679

查看大图

南康去年底来过,还过了一夜,是个交通要道,很热闹;离开南康,从G323转入G105,便又与去年底的路线分离了,上次是来南康是从南雄走G323的;G105好像比G323冷清的多,大概是因为G323是连接韶关和赣州两个枢纽的关系。

进入G105也是此行被收费的开端,在南康和信丰境内各被收了12元和10元。

南康和信丰大部分是平原丘陵,一路平直大道,国道限速高达90码,很少见,不过在此等空旷的道路上,我通常不理睬这些限制,按自己的标准开,这段G105大部分时间跑在105码上下。

进入龙南境一下就感觉进山区了,很深的山,心情也随风光而大悦,所以在过龙南县城后,看到路边牌子写着前方有“千年古树群”,就来了兴致,打听清楚后,拐过去(拐出省道5、6公里)看了看,杨梅村旁,果然许多硕大古树,大部分是苦槠栲(Castanopsis sclerophylla),少数檀木,形成了长约一里,宽约百米的一片林子,纵深和广度都很有限。

依我的经验,像这种村落边上保留的一小片老树,要么是村口通道两旁作为门户而保留,要么是原始宗教中为某个神祗而设立的禁地,再或者是因某座庙宇的存在而形成的禁地——由于较高级宗教在乡村经常被原始化,故后两种情形常难以区分,看情况,我猜这片林子属第二类。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图中拐向杨梅村的那一段的后一半是错误的,实际上不需要渡河,杨梅村的实际位置在所标路线终点的左下方)

里程:195km

住宿:100元,金桥宾馆,沿江路二中路口。

晚饭:牛头肉,磨斋,黄酒;这几样都比较特别,和猪头肉、羊蝎子一样,牛头肉大概也算是穷人的美食,我好像吃到了鼻子的部分,口感很好,说起牛肉,江西牛很多,沿路比比皆是,经常需要在公路上躲避牛群,好像江西黄牛的个头都很小,以前还一直以为是没长大的,这次发现一只正在喂奶的母牛也那么小,看来是品种的关系。

磨斋是一种类似年糕的东西,原料不明,我猜是糯米,黄色,口味不如年糕细腻。

客家黄酒已喝过很多次了,和浙江的黄酒完全不同,是一种浅黄色、浑浊的淡米酒;不过,我直到今天才知道以前喝那些全是垃圾,因为我第一次从这种黄酒里闻到糯米香,也感觉不到人为加糖的迹象,看来在广州这种大城市,或者游客多的地方,确实喝不到好的土酒,那些号称土酒的也都是蒙人的。

行记:10/09/21,广昌-赣县

广昌仍属赣语区,但再往南入宁都,就到客家区了,宁都大概是客家的北疆了,比汀州和赣州这两个后方客家大本营还要后方300多里。

今天从于都到赣县的这最后50公里,和去年底回家的路线已经重合了,当时我从于都向东到汀州,沿武夷山脉的另一边向北,这样,除梅州之外,客家重镇算是走全了。

走马观花之间,有一点印象比较清晰:从粤北的客家前线,到赣南腹地,再到汀州大本营,客家的防御姿态是逐级减弱的,这从村落布局、建筑结构、对待陌生人的态度中,都可以明显体会到。

我最初留意这些现象,是因为一位粤籍朋友提到他(他本人有一半广府血统和一半客家血统)对客家性格的感觉,后来的观察能对上号但又不尽一致。

客家的防御姿态、它所呈现的梯度、客家区残留的数量稀少但分布很广的瑶族和畲族村落,以及大量县名中体现的顺服归化的含义——从化、和平、定南、安远、平远、武平、永定、宁化、始兴、兴宁……,这种种背后,隐藏着当初中原来客与当地土著(以及先来之客)之间冲突的惨烈,让我想起沈从文所描画的湘西故事。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

里程:205km

住宿:113元,樱花宾馆(原 标签: | | |

680

广昌仍属赣语区,但再往南入宁都,就到客家区了,宁都大概是客家的北疆了,比汀州和赣州这两个后方客家大本营还要后方300多里。

今天从于都到赣县的这最后50公里,和去年底回家的路线已经重合了,当时我从于都向东到汀州,沿武夷山脉的另一边向北,这样,除梅州之外,客家重镇算是走全了。

走马观花之间,有一点印象比较清晰:从粤北的客家前线,到赣南腹地,再到汀州大本营,客家的防御姿态是逐级减弱的,这从村落布局、建筑结构、对待陌生人的态度中,都可以明显体会到。

我最初留意这些现象,是因为一位粤籍朋友提到他(他本人有一半广府血统和一半客家血统)对客家性格的感觉,后来的观察能对上号但又不尽一致。

客家的防御姿态、它所呈现的梯度、客家区残留的数量稀少但分布很广的瑶族和畲族村落,以及大量县名中体现的顺服归化的含义——从化、和平、定南、安远、平远、武平、永定、宁化、始兴、兴宁……,这种种背后,隐藏着当初中原来客与当地土著(以及先来之客)之间冲突的惨烈,让我想起沈从文所描画的湘西故事。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

里程:205km

住宿:113元,樱花宾馆(原明月楼大酒店),此行房费首次超过100块,不过我实在喜欢这个位置。

晚饭:兴国米粉蒸鱼,名气挺大,鱼不好吃,米粉还行,且可充主食;酒椒淮山,不错,酒椒就是用酒泡的辣椒,味道挺特别,辣味也较适中,是不错的辅料。

行记:10/09/20,鹰潭-广昌

除了离开鹰潭的最初几十公里之外,这段线路比较乏味,当然,山景和绿色是不缺的,路上也比较清静,虽是国道,车却不多,只是没有给人印象深刻的景致,加上国道挺宽(尽管也是单车道),所以跑得很快,三点半才出发,还是在天黑前就赶到了。

我之所以总是挑小路走,一是省钱(省道的收费站确实都撤了,国道也撤了一半以上,视省份不同),但更重要的是车少,清静,沿路风光好,走着不厌烦,心情舒畅,第三,小地方吃饭住宿也都便宜。

另外,如果你喜欢品尝各地土酒,只有这些小地方才能找到,说到喝酒,在其他消费品上,我对工业化批量生产都没什么偏见,酒却是个例外,就我所知,好酒只能是未量产的土酒。

每去一个新县城时,我通常把GPS的目的地设为县政府,一进广昌,就发现县府在一个简陋陈旧的大院里,这在中国已很少能见到了,表扬了一句,没想到第二天醒来,朝窗外一望,江对岸(一路上我住的除了农家乐全都是江景房,呵呵)赫然一个新大楼快竣工的样子,一搜,果然,白表扬了。

不过广昌的市政花销看来还不算离谱,至少前几年重点修建的沿江路是挺实用的(许多穷县城都修了沿江路,但多数除了给车子跑和浪费路灯电费,几无用处,既没啥店铺,市民也很少来散步),晚饭后来散步冷饮宵夜唱歌的市民很多,我就在江边吃了晚饭。

这顿晚饭是此行首次尝到美食,鸭杂粉皮,味道惊艳,第二天中午忍不住又来吃了一份,这东西不仅可以当下酒菜,也可作主食,不知是否本地菜。

标签:

681

除了离开鹰潭的最初几十公里之外,这段线路比较乏味,当然,山景和绿色是不缺的,路上也比较清静,虽是国道,车却不多,只是没有给人印象深刻的景致,加上国道挺宽(尽管也是单车道),所以跑得很快,三点半才出发,还是在天黑前就赶到了。

我之所以总是挑小路走,一是省钱(省道的收费站确实都撤了,国道也撤了一半以上,视省份不同),但更重要的是车少,清静,沿路风光好,走着不厌烦,心情舒畅,第三,小地方吃饭住宿也都便宜。

另外,如果你喜欢品尝各地土酒,只有这些小地方才能找到,说到喝酒,在其他消费品上,我对工业化批量生产都没什么偏见,酒却是个例外,就我所知,好酒只能是未量产的土酒。

每去一个新县城时,我通常把GPS的目的地设为县政府,一进广昌,就发现县府在一个简陋陈旧的大院里,这在中国已很少能见到了,表扬了一句,没想到第二天醒来,朝窗外一望,江对岸(一路上我住的除了农家乐全都是江景房,呵呵)赫然一个新大楼快竣工的样子,一搜,果然,白表扬了。

不过广昌的市政花销看来还不算离谱,至少前几年重点修建的沿江路是挺实用的(许多穷县城都修了沿江路,但多数除了给车子跑和浪费路灯电费,几无用处,既没啥店铺,市民也很少来散步),晚饭后来散步冷饮宵夜唱歌的市民很多,我就在江边吃了晚饭。

这顿晚饭是此行首次尝到美食,鸭杂粉皮,味道惊艳,第二天中午忍不住又来吃了一份,这东西不仅可以当下酒菜,也可作主食,不知是否本地菜。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

里程:196km

住宿:70元,德福商务宾馆,沿江路清音路口,这么便宜的超大豪华江景房在别处大概找不到了,呵呵,其弧形大玻璃窗宽达八米,房间大的有点过分,一角居然还摆着电动麻将桌。

晚饭:鸭杂粉皮,豆干肉片,啤酒,沿江路。

行记:10/09/19,婺源-鹰潭

今天遭遇了此行第一段魔鬼路,主要在德兴境内,最差的部分只能走25到40码,而且分两种,德兴城以北的S308和S312是路面严重损坏,整个几十公里就在不断躲避坑洼中捱过,而德兴城以南的S203则是路基严重起伏,必须把速度限制在50码左右或更低,否则不断加剧的共振会把车子抛起来。

原因我猜有两个,德兴有铜矿,沿路还有许多铁路和高速工程部;不过,S312进入德兴的那十几公里(叫铜都大道),却又是我见过质量最好的省道,除了没完全封闭之外,与高速无异,真是冰火两重天啊。

鹰潭我十年前来过,变化不大,依然是平静且平淡的小城一个;那次是来游龙虎山的,这一带的山确实有股仙气,道士们还真会挑地方,一是山的形状与桂林的颇为神似,二是雾较多,常在不高的地方看到薄薄的山雾飘过。

鹰潭的环城路比较雷人,如果你事先对该城毫无概念,且方向感不佳,那么这条路会让你在方向和城市规模上产生双重幻觉:首先,鹰潭的环城东路长达7公里,起码把城市规模夸大了两倍(按面积就夸大了八倍),其次,这条环城东路差不多是东西向的,而更有趣的是,环城西路差不多也是东西向的,实际上,它与环城东路的最西段是一顺的,第三,这条所谓的环城路压根就没环起来,因为环城北路和南路是不存在的,它不过就是一条东西向贯穿城市的道路而已,只是在中间折过了一个40度角。

标签:

683

今天遭遇了此行第一段魔鬼路,主要在德兴境内,最差的部分只能走25到40码,而且分两种,德兴城以北的S308和S312是路面严重损坏,整个几十公里就在不断躲避坑洼中捱过,而德兴城以南的S203则是路基严重起伏,必须把速度限制在50码左右或更低,否则不断加剧的共振会把车子抛起来。

原因我猜有两个,德兴有铜矿,沿路还有许多铁路和高速工程部;不过,S312进入德兴的那十几公里(叫铜都大道),却又是我见过质量最好的省道,除了没完全封闭之外,与高速无异,真是冰火两重天啊。

鹰潭我十年前来过,变化不大,依然是平静且平淡的小城一个;那次是来游龙虎山的,这一带的山确实有股仙气,道士们还真会挑地方,一是山的形状与桂林的颇为神似,二是雾较多,常在不高的地方看到薄薄的山雾飘过。

鹰潭的环城路比较雷人,如果你事先对该城毫无概念,且方向感不佳,那么这条路会让你在方向和城市规模上产生双重幻觉:首先,鹰潭的环城东路长达7公里,起码把城市规模夸大了两倍(按面积就夸大了八倍),其次,这条环城东路差不多是东西向的,而更有趣的是,环城西路差不多也是东西向的,实际上,它与环城东路的最西段是一顺的,第三,这条所谓的环城路压根就没环起来,因为环城北路和南路是不存在的,它不过就是一条东西向贯穿城市的道路而已,只是在中间折过了一个40度角。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

里程:192km

住宿:80元,东湖宾馆,环城东路。

吃饭:这里的菜很难吃,又咸又辣,厨师离开辣椒不会做菜,典型的江西风格。

行记:10/09/18,绩溪仁里-婺源

记得张五常说过,婺源是风光摄影师最喜欢的地方之一,我决定也附庸一次风雅,走沿江省道(S220和S307),一路慢慢逛过去;走前研究线路,发现这地方确实有潜力,半路穿过的皖赣界五龙山,是分隔新安江、衢江和鄱江三大水系的分水岭,整条路线都是沿江而行,婺源境内江湾河那段,更是一路都是景区。

从地图所显示的道路弯曲度,预感到今天的行程有点艰巨,但实际情况却比我预料的好得多,没有出现魔鬼路段,沿路风景也确实不错,入婺源境内是下午三四点钟,西斜太阳的逆光恰好造成了一种美妙的迷离效果;在江湾一带,在一些村口见到若干硕大无比的梓树,树上多半有乌鸦。

此前误以为婺源乃金华婺江之源,其实源自婺源的婺江是另一条,与金华无关,乃乐安江上游;不过,金华江的姐妹支流衢江的上游齐溪,其源头倒也是在五龙山分水岭。

婺源老县城的道路着实把我雷到了,这里只有两条半路可以走车,环城路、蚺城路和半条星江路,另半条星江路改成了步行街;如果你离开环城路往城内走,你唯一可以走的就是星江路,而你唯一可以去的地方就是县政府和它的招待所(即婺源宾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马上有了瓮中之鳖的感觉,呵呵。

标签:

684

记得张五常说过,婺源是风光摄影师最喜欢的地方之一,我决定也附庸一次风雅,走沿江省道(S220和S307),一路慢慢逛过去;走前研究线路,发现这地方确实有潜力,半路穿过的皖赣界五龙山,是分隔新安江、衢江和鄱江三大水系的分水岭,整条路线都是沿江而行,婺源境内江湾河那段,更是一路都是景区。

从地图所显示的道路弯曲度,预感到今天的行程有点艰巨,但实际情况却比我预料的好得多,没有出现魔鬼路段,沿路风景也确实不错,入婺源境内是下午三四点钟,西斜太阳的逆光恰好造成了一种美妙的迷离效果;在江湾一带,在一些村口见到若干硕大无比的梓树,树上多半有乌鸦。

此前误以为婺源乃金华婺江之源,其实源自婺源的婺江是另一条,与金华无关,乃乐安江上游;不过,金华江的姐妹支流衢江的上游齐溪,其源头倒也是在五龙山分水岭。

婺源老县城的道路着实把我雷到了,这里只有两条半路可以走车,环城路、蚺城路和半条星江路,另半条星江路改成了步行街;如果你离开环城路往城内走,你唯一可以走的就是星江路,而你唯一可以去的地方就是县政府和它的招待所(即婺源宾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马上有了瓮中之鳖的感觉,呵呵。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

里程:159km,今天穿越的皖赣界,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没有收费站的公路省界,表扬一下。

住宿:100元,婺源小院子国际青年旅舍,这个旅舍挺有意思,全木结构,房间也是传统中式布置,居然配了张雕花老床,大厅里放了三台电脑供客人上网,不过网速较慢,周边环境也还行,临江。

吃饭:和道路同样雷人的是,老县城里居然找不出一家可以吃饭的馆子,仅有的几家快餐店都在忙着炒快餐准备外送,没工夫搭理我,只好走出几十公里到海口镇上填了肚子。

 

行记:10/09/17,八都岕-绩溪仁里

(按:本打算在每篇中直接插入路线图,无奈牛博依然不支持iframe标签,只好用链接了)

仁里村据说是徽州村落与建筑的典范,规模不小,堪比江南一个小镇;同为大家族紧密聚居型,与粤北客家村落相比,仁里的防御性没那么突出,宅院规划也没那么整齐划一,密度也较低,可见其安全感比粤北客家要好多了,有一点可为证:几乎每家都有个很大的菜园子,有些还养着几头牛和猪;不过基本的防御功能还是有的:有四门,有围墙,一面临江。

绩溪应该算是徽语区的核心位置了,好像也是徽州胡氏的大本营,说到徽语区,除了徽州,江西婺源、浙江淳安和建德、甚至金华和长兴的一部分,大概都应算在里面,这样一看,给我的印象是,该地区貌似宋以后文化保守运动的一块重地。

这场运动可说是“礼失求诸野”的一次大规模实践,家族组织、程朱理学、私学传统、私人出版业等,都可视为建立非国家的、自治的儒家生活方式的一种努力,其影响至今依稀可见,徽商的成就也与此不无关系。

标签:

685

(按:本打算在每篇中直接插入路线图,无奈牛博依然不支持iframe标签,只好用链接了)

仁里村据说是徽州村落与建筑的典范,规模不小,堪比江南一个小镇;同为大家族紧密聚居型,与粤北客家村落相比,仁里的防御性没那么突出,宅院规划也没那么整齐划一,密度也较低,可见其安全感比粤北客家要好多了,有一点可为证:几乎每家都有个很大的菜园子,有些还养着几头牛和猪;不过基本的防御功能还是有的:有四门,有围墙,一面临江。

绩溪应该算是徽语区的核心位置了,好像也是徽州胡氏的大本营,说到徽语区,除了徽州,江西婺源、浙江淳安和建德、甚至金华和长兴的一部分,大概都应算在里面,这样一看,给我的印象是,该地区貌似宋以后文化保守运动的一块重地。

这场运动可说是“礼失求诸野”的一次大规模实践,家族组织、程朱理学、私学传统、私人出版业等,都可视为建立非国家的、自治的儒家生活方式的一种努力,其影响至今依稀可见,徽商的成就也与此不无关系。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

里程:210km,这段路线两个亮点:

1)宣广高速浙皖界至广德段,是我走过的唯一收费低于10元的一段高速,18.7km只收5元,单价是差不多,但别处通常会以10元甚至20元为最低消费;

2)从绩溪县城到仁里的X086县道,是我见过路面质量最好的县道,后来我知道原因了:从仁里沿该县道再往前7km就是龙川镇,乃胡河蟹之老家,听说祠堂已修过,如今算一大景点。

住宿:60元,方氏家庭旅馆,我擅自取的名字,他们自称农家乐,其实更像家庭旅馆,只有两间客房,共六个床位;房东是个养蜂人,曾浪迹天涯三十多年,远至新疆塔城和大兴安岭,如今在家养老,虽没读过多少书,但谈吐温雅,条理清晰。

吃饭:晚饭早饭与房东一家一起吃,一共收我10块钱,次日午饭在县城吃,除了少许辣椒之外,口味与江南无大异,做菜好像爱用火腿,依我看,这里的火腿比金华的好。

行记:10/09/16,平湖-八都岕

(按:这个类别纯属个人记录,除非你对标题中提到的地名有特别兴趣,否则就不必浪费时间了。)

长兴的八都岕以银杏闻名,这条13公里的山谷风景确实不错,我以30-40码的速度观赏了两个来回。

此处适合小住,但不宜久居,吃饭购物皆不便,虽有许多农家乐,但多数不愿接待散客,我找了几家都没吃到晚饭,只好以干粮充饥,山谷外的小浦镇很是简陋,连个网吧都没有。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

里程:161km

(more...)
标签:
686

(按:这个类别纯属个人记录,除非你对标题中提到的地名有特别兴趣,否则就不必浪费时间了。)

长兴的八都岕以银杏闻名,这条13公里的山谷风景确实不错,我以30-40码的速度观赏了两个来回。

此处适合小住,但不宜久居,吃饭购物皆不便,虽有许多农家乐,但多数不愿接待散客,我找了几家都没吃到晚饭,只好以干粮充饥,山谷外的小浦镇很是简陋,连个网吧都没有。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

里程:161km

住宿:60元,云飞山庄,大岕口柏家村,有6间客房的农家乐,不提供饭食。此家位处公路尽头,沿陡峭小路上山另有一家,环境更佳,但回绝了我这个散客。

在路上

从上周起,我开始了沿从化-新丰-翁源-始兴-南雄-南康-赣县-于都-瑞金-长汀-清流-明溪-三明-沙县-南平-建瓯-浦城-江山-衢州-龙游-建德-桐庐-富阳-…一线的冬日山地鼠窜,眼下行程已过半,一切顺利。

我避开了所有高速公路,和几乎所有地级市,穿越了从前线(从化)到前卫(始兴)到中转集散地(南雄珠玑巷)到大后方(赣南)直至大本营(汀州)的大半个客家区,并即将穿越闽西和闽北的武夷山脉东侧。

我在沿路每个县城都做了停留,(more...)

标签:
775

从上周起,我开始了沿从化-新丰-翁源-始兴-南雄-南康-赣县-于都-瑞金-长汀-清流-明溪-三明-沙县-南平-建瓯-浦城-江山-衢州-龙游-建德-桐庐-富阳-...一线的冬日山地鼠窜,眼下行程已过半,一切顺利。

我避开了所有高速公路,和几乎所有地级市,穿越了从前线(从化)到前卫(始兴)到中转集散地(南雄珠玑巷)到大后方(赣南)直至大本营(汀州)的大半个客家区,并即将穿越闽西和闽北的武夷山脉东侧。

我在沿路每个县城都做了停留,至少吃了顿午饭,多半住上一两天,并为其中每个都安排两到六小时的逛街时间,顺便吃个早点或宵夜,最吸引我的是汀州,我走遍了他的每条巷子,我的步速很慢,脖子上也没有相机,大概没人会把我当作游客,那些地方也很少会有游客。

抽空写了几篇文章交差,但无法集中注意力来阅读和回复诸位的评论了,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