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方法〉标签的文章(4)

一元一次方程综合征

【2020-08-07】

社科界有一种流行病,不妨称为『一元一次方程综合征』,症状如下:

1)每当有人提出一个解释因子,不喜欢的人便会将其斥为XX决定论,诸如地理决定论,环境决定论,文化决定论,遗传决定论,经济决定论……常见景象是,一群患者相互指责对方是XX决定论者;

2)在尝试为某类现象寻求解释,或构建理论时,喜欢罗列一组单因素假说,并理所当然的认定它们是相互排斥的,从来不会意识到这一互斥性本身需要论证,其逻辑后果是,当其中一个假说与观察不符时,便认为自己已经成功的『排除(more...)

标签: | |
8260
【2020-08-07】 社科界有一种流行病,不妨称为『一元一次方程综合征』,症状如下: 1)每当有人提出一个解释因子,不喜欢的人便会将其斥为XX决定论,诸如地理决定论,环境决定论,文化决定论,遗传决定论,经济决定论……常见景象是,一群患者相互指责对方是XX决定论者; 2)在尝试为某类现象寻求解释,或构建理论时,喜欢罗列一组单因素假说,并理所当然的认定它们是相互排斥的,从来不会意识到这一互斥性本身需要论证,其逻辑后果是,当其中一个假说与观察不符时,便认为自己已经成功的『排除』了该假说中的那个解释因素; 3)当他们发现某类事情竟然牵扯到了两个或更多因素,其中一个或更多竟然是非线性的,常会激动的宣告:还原论方法破产了!人类有望再次从决定论的暴镇下得到解放! 我的初步诊断:他们的数学老师好像只讲到一元一次方程为止,后面就没讲了。 听起来好像蠢的不可思议,相信大伯,事实上真的很流行。 @独沐东南风:回复@Male_Fetish:现在某些学校已经要求全部学科学高数了(难度会有差异),希望这可以成为一种趋势。 @whigzhou: 没用,听课,啃教科书,做题,考100分,一转身全忘了,学过一种方法,和把它融入自己的思考习惯,完全两码事,博士们(无论哪个学科)不可能真的没见过多元高次方程
智识诚实

【2018-03-29】

种族概念到底有没有生物学基础?其实一个非常简单的判定性实验即可回答这个问题:让持肯定意见的人列出一份种族清单,然后交给他们一组只包含生物学信息的个体样本,看他们在相互信息隔绝的条件下各自独立辨别这些个体的种族身份,最后看这些辨别结果是否一致,一致程度有多高。 ​​​​

事实上否定派当然不会发起这个挑战,他们很清楚结果会是什么,因为类似的实验过去一百多年来其实一直在做——就在法医的实验室里,根本无需DNA测序(more...)

标签: |
8211
【2018-03-29】 种族概念到底有没有生物学基础?其实一个非常简单的判定性实验即可回答这个问题:让持肯定意见的人列出一份种族清单,然后交给他们一组只包含生物学信息的个体样本,看他们在相互信息隔绝的条件下各自独立辨别这些个体的种族身份,最后看这些辨别结果是否一致,一致程度有多高。 ​​​​ 事实上否定派当然不会发起这个挑战,他们很清楚结果会是什么,因为类似的实验过去一百多年来其实一直在做——就在法医的实验室里,根本无需DNA测序,颅骨测量即可得到准确性相当高的辨别。 【2020-04-18】 翻旧帖翻到这条时,想到一个判别标准,可以用来测试一个人智识上是否诚实,就是问他:当出现何种情况时你会放弃你的这个观点?(当然,这只适用于经验性观点而非道德立场)
讲道理

【2020-03-02】

@whigzhou: 我发现,妨碍一个人好好讲道理的一个常见恶习,是做过强的断言,一个过强断言往往很容易被找出一大串反例而受到攻击,于是断言者被迫进入自我辩护的战斗状态,而一旦陷入这种状态,思考和表达能力便急剧下降,对话质量也进入一个下行螺旋。

其实,要说清楚一件事情,要让叙述或论证进行下去,通常不需要很强的断言,大部分强断言都是服务于宣传需要,让句子听上去响亮,可壮大声势,或为自己壮胆,对于讲道理没什么必要,可是如你们所知,在某些文化中,公开讲话的唯一功能就是宣传,所以……

标签: |
8179
【2020-03-02】 @whigzhou: 我发现,妨碍一个人好好讲道理的一个常见恶习,是做过强的断言,一个过强断言往往很容易被找出一大串反例而受到攻击,于是断言者被迫进入自我辩护的战斗状态,而一旦陷入这种状态,思考和表达能力便急剧下降,对话质量也进入一个下行螺旋。 其实,要说清楚一件事情,要让叙述或论证进行下去,通常不需要很强的断言,大部分强断言都是服务于宣传需要,让句子听上去响亮,可壮大声势,或为自己壮胆,对于讲道理没什么必要,可是如你们所知,在某些文化中,公开讲话的唯一功能就是宣传,所以…… 想到这问题是因为读Charles Murray,在这一点上,他是我见过的最佳楷模,从来都是从最弱断言开始论证,处处给人一种无可辩驳的感觉。 @保守主义评论:多用几个“大概”“或许”“可能”[允悲] @耳光赵荒唐:大概可能也许是,然而未必不见得。似乎大家都觉得,不过我们不敢说。 @whigzhou: 这些是有关置信度的,可以算断言强度的一个方面,但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刷子的宽度 @whigzhou: 所谓刷子宽度,就是从可能性空间里挖掉了多大一块,『你不是个好东西』显然比『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要弱的多 @whigzhou: 当然,说话并不都是为了讲道理,有时只是情绪宣泄,当一个女人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时,心里想的其实是『我老公和我的两任前男友都不是好东西』,这大家都能理解,一般也不会较真 @whigzhou: 既然聊到了讲道理这个话题,那就再多说几句,对于如何改善思考与说理质量,大伯我有几条小贴士,今天先讲其中一条,形容词的使用原则——永远只以比较级形式使用形容词,并且给出比较对象,除非后者从语境中明显可知,做到这一条很不容易(我自己也并非总是能做到),但只要你心里绷上这根弦,时不时努力一下,说话质量就会明显提升。  
定量与文青

【2018-02-28】

别的不说,引入定量方法至少可以把大批文青从一个学科里清除出去……近年来读的人类学著作中靠谱的比例越来越高,甚至历史学也是,这当然离不开新达尔文主义的持续渗透,但新统计学工具和定量方法的大量运用显然也起了很大作用,让四则运算都头疼的文青弄明白什么叫百分位、标准差、基尼系数、Herfindahl系数、p值、贝叶斯推断……确实勉为其难了。

没有啊,我挺喜欢文青的,只要你们专心于文艺、风(more...)

标签: | | |
8001
【2018-02-28】 别的不说,引入定量方法至少可以把大批文青从一个学科里清除出去……近年来读的人类学著作中靠谱的比例越来越高,甚至历史学也是,这当然离不开新达尔文主义的持续渗透,但新统计学工具和定量方法的大量运用显然也起了很大作用,让四则运算都头疼的文青弄明白什么叫百分位、标准差、基尼系数、Herfindahl系数、p值、贝叶斯推断……确实勉为其难了。 没有啊,我挺喜欢文青的,只要你们专心于文艺、风月、酒肉,别那么努力的研究哲学或社会科学就好~ //@Hurrygigi: 大伯这么不待见我们文青[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