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新反动派〉标签的文章(3)

自作多情

【2016-06-28】

@whigzhou: 没有什么不言而喻的、先验的、普适的、永恒的、自动确立的价值,即所谓普世价值,只有从某些特定社会开始的,在某些特殊文化背景在孕育的,经由某条特定历史路径而被特定共同体接受的,并且仍然需要特定文化条件支撑的特殊价值。

@whigzhou: 当然,幸运的话,你可以努力推行你所珍爱的那套特殊价值,帮助它取得主导地位,令其普及于世,但这不是普世主义者说的普世价值。

@不知说些啥168: 人不能吃人肉是不是普世价值?

@whigzhou: 当然不是,除非你把以往众多食人族统统开除人籍

@whigzhou: 人文主义/启蒙主义/进步主义者曾(自觉或不自觉的)将普适价值论用作推行其特殊价值的策略工具,以为将其宣扬为普世价值,会为自己的推行措施赋予合法性和说服力,有时确有如此效果,但更多时候那只会带来失败,因为要让人相信普世价值,必须对人性和文化持一种不切实际的乐观假定。

@whigzhou: 反殖民主义,威尔逊主义,联合国,非洲悲剧,阿拉伯之春,都是这一虚幻假定的产物,在天真民主派看来,只要拿掉(more...)

标签: | | | |
7228
【2016-06-28】 @whigzhou: 没有什么不言而喻的、先验的、普适的、永恒的、自动确立的价值,即所谓普世价值,只有从某些特定社会开始的,在某些特殊文化背景在孕育的,经由某条特定历史路径而被特定共同体接受的,并且仍然需要特定文化条件支撑的特殊价值。 @whigzhou: 当然,幸运的话,你可以努力推行你所珍爱的那套特殊价值,帮助它取得主导地位,令其普及于世,但这不是普世主义者说的普世价值。 @不知说些啥168: 人不能吃人肉是不是普世价值? @whigzhou: 当然不是,除非你把以往众多食人族统统开除人籍 @whigzhou: 人文主义/启蒙主义/进步主义者曾(自觉或不自觉的)将普适价值论用作推行其特殊价值的策略工具,以为将其宣扬为普世价值,会为自己的推行措施赋予合法性和说服力,有时确有如此效果,但更多时候那只会带来失败,因为要让人相信普世价值,必须对人性和文化持一种不切实际的乐观假定。 @whigzhou: 反殖民主义,威尔逊主义,联合国,非洲悲剧,阿拉伯之春,都是这一虚幻假定的产物,在天真民主派看来,只要拿掉坏蛋和暴君,移除障碍,热爱普世价值的人民便会自动建立美好家园 @whigzhou: 普世主义祸害极深,其内在困境在当前西方的共同体危机中已暴露无遗 @疯旗Virus: 那你们是如何判断一件事情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呢?又是如何使一个族群接受的呢? @whigzhou: 特殊价值论不是价值虚无论,作为个体,你当然会持有某种特殊价值观,可以让你基于此而做判断 @构成单恋寂: 价值相对算不算一种普世价值 @whigzhou: 现实中的相对主义实际上是自我否定主义,特殊主义者承认存在不同价值体系,同时坚持自己的价值体系,相对主义者也承认存在不同价值体系,同时抛弃、否定、贬低自己所在共同体的价值体系,在西方白左中,相对主义表现为反西方、反现代、反文明 @只配叫猪_: 加了这么多规定,还是一般所言的普世价值吗。各种特殊价值之间有没有交集呢,这个交集是不是普世价值? @whigzhou: 据我所知,没多少人如此理解普世价值 @只配叫猪_: 两种特殊价值的群体间是否可能订立契约,订约的共同理念基础是否是普世价值?如果人类文明存在趋势,主导趋势的理念是否可称为普世价值? @whigzhou: 契约可以扩大共同体,推行某种特殊价值,但此类努力从未达到过近乎于普世的程度,远远没有 @只配叫猪_: 如果人类文明存在趋势,主导趋势的理念是否可称为普世价值? @whigzhou: 历史或许表现出了某种趋势,但不是历史决定论意义上的必然,而『不言而喻、先验、自动确立』要求或暗示着这种必然性 @只配叫猪_:殖民和这个是什么关系呢 @whigzhou: 如果我们相信自己所珍爱价值是普世的,那就可以指望其他共同体一有机会便欣然接受它,反之,我们只能努力让自己的共同体处于支配地位,才能确保我们的价值观得以盛行,至少安全存在下去 @只配叫猪_:我指的是双方订约所需的共同理念基础,至少守诺是双方都要认可的 @whigzhou: 契约关系的维持需要一大套价值观的保障,这组价值本身就是非常特殊的,远远没有接近过普世的程度 @whigzhou: 通俗的说,我们特殊主义者不自作多情,我们热爱自由,但不一厢情愿的以为别人也都热爱自由,所以为了确保自由,我们需要谋求或维持自由共同体的强大 @whigzhou: 你们不妨暂时离开你们通过自我选择而为自己构建的信息环境,随便找些小区居民问问,有几个把个人自由放在其价值序列靠前位置的?你们也可以去了解一下各民族的传统文化,有几个把个人自由视为重要价值的? @窝头没吃饱:辉格老师觉得自然法是不存在的吗? @whigzhou: 是的,洛克意义上的自然法不存在,哈耶克意义上的自然法(如果可以这么叫的话)存在,两者的区分见旧文:http://t.cn/zWCeTRJ 另外还可参见我的《罗斯巴德批判》前两篇 @人造史诗:《独立宣言》第一句就是普世价值啊。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 @whigzhou: 像独立宣言这样的政治文件,不能指望他的严谨性,无论是道德哲学的,法学的,还是历史学的 @whigzhou: 序言里刚说完不言而喻,对国王的指控清单倒数第二条却是:他竭力招引印第安野蛮人(进犯我们边境),众所周知,这些印第安人的战争法则便是不分年龄性别状况的无差别屠戮 @whigzhou: 在国父们心目中,这个不言而喻对印第安野蛮人显然不成立 @whigzhou: 实际上,占据独立宣言大部分篇幅的对国王控诉绝大多数是胡扯,仅仅是宣传需要 @王蓬朋: 否则你无法解释作为奋斗的人的存在理由。独立宣言即使是一份政治宣传文件,即使没有学术性的严谨,但是你不能因此否定普世价值的存在,人人生而平等,民主自由本来就是普世的,即使世界范围内无法实现但是其作为最完美的价值观,确实值得我们为之奋斗。 @whigzhou: 为何特殊价值就不值得为之奋斗? @xqmxqm:因为丧失了统战全天下的幻觉,发现一切得靠自己打出来,自然就容易缩(当然对基于宗教理由主张普世价值的人窝从来是尊重的 @whigzhou: 没错,普世主义往往就是用来给自己壮胆的,在实践中,基督徒在多数历史阶段其实并不奉行普世主义,口头上有,行动上没有 @whigzhou: 宗教改革后普世主义一度复兴,但经历连绵宗教战争后幸存下来的,行动上都放弃了普世主义 @whigzhou: 北美清教精神明显是特殊主义,旧大陆已堕落无可救药,转而寻求自我拯救,回到了早期基督徒『福音专属于一小撮上帝选民』的态度 @隐藏的火星人:有可能的普世主义的行动吗 @whigzhou: 有啊,很多,为阿拉伯之春欢呼,欧洲多元主义政策,默奶奶张开怀抱大迎难民 @意识形象:总有几个的公约数吧?自由?温饱?安全?这些总没人反对吧? @whigzhou: 吃饱穿暖健康长寿男欢女爱儿孙绕膝,这些几近于生物本能的价值确实相当程度上是共通的,但人们谈论『普世价值』是通常不是指这些,而是关乎道德的那些,也就是鲁滨逊世界或伊甸园里没有的那些 @意识形象:我喜欢吃饱所以社会应该让每个人都吃饱否则他们要揭竿而起——我的最小公约数可以成为道德(道德并非虚无缥缈的其实也是资源分配方式的一种)的基石。实际上事实应该就是这样。 @whigzhou: 要是你喜欢一妻三妾并且相信至少一半男人都喜欢那怎么办?责令上帝改变出生性别比? @whigzhou: 『否则他们要揭竿而起』?1960年的河南人揭竿而起了?1933年的乌克兰人呢? @whigzhou: 英格兰历史上唯一一次大型揭竿而起发生在1381年,不是因为没吃饱,恰好相反,揭竿者是近代之前吃得最饱的农民,黑死病刚刚消灭了英格兰近一半人口,幸存农民条件大幅改善
成功篡夺

【2016-06-13】

@赵昱鲲: 新反动派的名字好赞。顺便问一句:辉总打算就美国大选写点什么吗?

@whigzhou: 不想多写,我就随便说几句吧

@whigzhou: 这次大选,认同问题(即你们-我们之辨)占据了核心位置(至少对共和党),结果美国/西方特殊论(或曰文化主义)占了上风,其要点是:美国/西方的文明诞生自一个极为特殊的历史过程,根植于独特的民族/文化背景,尽管有着相当大的包容性,但即便在今天,离开某些民族/文化特质,它也无法自我维持下去。

@whigzhou: 这些民族/文化特质并非由普遍人性所自动保证,所以我们若要保存这一文明,就不能无差(more...)

标签: | | | |
7209
【2016-06-13】 @赵昱鲲: 新反动派的名字好赞。顺便问一句:辉总打算就美国大选写点什么吗? @whigzhou: 不想多写,我就随便说几句吧 @whigzhou: 这次大选,认同问题(即你们-我们之辨)占据了核心位置(至少对共和党),结果美国/西方特殊论(或曰文化主义)占了上风,其要点是:美国/西方的文明诞生自一个极为特殊的历史过程,根植于独特的民族/文化背景,尽管有着相当大的包容性,但即便在今天,离开某些民族/文化特质,它也无法自我维持下去。 @whigzhou: 这些民族/文化特质并非由普遍人性所自动保证,所以我们若要保存这一文明,就不能无差别的接纳任何人作为共同体成员,成为我们的公民伙伴,换句话说,一套制度的存续可能性,对其成员特性并非中性的。 @whigzhou: 这一结果原本是好事,表明美国人终于(再次)抛弃了普世主义,但悲剧在于,这个议题被一个坏蛋窃取了,本来最积极鼓吹特殊主义的是我们新反动派,但因为新反动派始终未能在共和党在成为主流,结果让川普这个民主党中左分子成功篡夺 @whigzhou: 川普的成功将会把特殊主义安放到一个强共同体的平台上,结果将是欧式右翼(文化保守+排外+贸易保护+福利主义),如此一来,特殊主义要么走向失败,要么成功的将美国乃至整个美利坚治世引向衰弱 @whigzhou: 小罗斯福以降,我从未见过如此恶劣的局面,所以目前我所指望的最好结果就是一届瘫痪的政府 @whigzhou: 早先我认为川普政府将会瘫痪,但眼看共和党大佬一个个放弃节操为川普站台,现在我觉得希拉里政府瘫痪的机会或许更大,最好的结果是:希拉里当选,然后国会很快开始重罪调查,半年一年内进入弹劾程序 @whigzhou: 川普带来的最糟结果将是:毁掉右派手中这种重要且极具号召力的牌,他将用一系列悲剧性后果吓住选民,让他们在很长时间内不敢再考虑特殊主义 @whigzhou: 川普初选胜出靠的就是认同议题,他那些欧式右翼政策(最低工资+福利主义+贸易保护)并没有多大吸引力,这一点可以从如下反差中看出:虽然川普初选得票率很高,但在州级和地方选举中胜出的共和党人大多数是反川普的,因为认同是全国性议题,在地方选举中没位置 @whigzhou: 这次选举另一个看点是Libertarian将成为真正有分量的第三党,我要是有票也会投给Johnson,Libertarian虽然也是孤立主义者,但比川普好多了,他们的孤立主义会让美国以外世界变坏,但至少美国本身变好了,以后再出来救世界不迟,但川普将是内外皆毁。 @whigzhou: 再说Libertarian近年来也在进步,像Ron Paul这种罗斯巴德墙上挂的蠢货不多了 @盐光水灵Isabel: 追寻川普的思路,要有赛车手的素质,随时调整;他是目的主义或实用主义者,他随时根据后来的斟酌修改看法,但核心概念离不开一个以目的为主的 @whigzhou: 你们总是替他辩解某某说辞只是竞选策略不是真实立场,那如何才能了解他真实立场呢?竞选之前的态度?对啊,那时候他不就是民主党嘛  
新反动派

【2016-06-07】

@whigzhou: 原来敌人早已把我们称作新反动派(neo-reactionary),把我们的运动称为黑暗启蒙(The Dark Enlightenment),好喜欢这两个名字,感谢敌人~

@whigzhou: 简单说,我们新反动派是基于达尔萨斯主义(Darthusian)的理论认识而重构的、在理性上自觉的保守派,而旧反动派则是基于对盎格鲁撒克逊文明和新教伦理的习惯性珍爱的朴素保守派。

(more...)
标签: | |
7205
【2016-06-07】 @whigzhou: 原来敌人早已把我们称作新反动派([[neo-reactionary]]),把我们的运动称为黑暗启蒙([[The Dark Enlightenment]]),好喜欢这两个名字,感谢敌人~ @whigzhou: 简单说,我们新反动派是基于达尔萨斯主义(Darthusian)的理论认识而重构的、在理性上自觉的保守派,而旧反动派则是基于对盎格鲁撒克逊文明和新教伦理的习惯性珍爱的朴素保守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