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心理学〉标签的文章(16)

读史笔记#22:塑造行为的多重机制

(本文删节版发表于《长江日报·读周刊》)

塑造行为的多重机制
辉格
2016年12月2日

人的行为方式千差万别且变化多端,这也体现在我们描绘行为的形容词的丰富性上:羞涩,奔放,畏缩,鲁莽,克制,放纵,粗野,优雅,勤勉,懒散,好斗,随和……这些词汇同时也被用来描绘个体性格,有些甚至用来辨识文化和民族差异,由此可见,尽管人类行为丰富多变,却仍可识别出某些稳定而持久的模式。

那么,究竟是哪些因素,经由何种过程,塑造了种种行为模式呢?在以往讨论中,流行着一种将遗传和环境影响对立两分的倾向,仿佛这两种因素是各自独立起作用的,最终结果只是两者的线性叠加,就像调鸡尾酒,人们关注的是各种原料的配比,五勺基因,两勺家庭,两勺学校,再加一勺『文化』,一个活蹦乱跳的文明人就出炉了。

这种将成长中的孩子视为受影响者或加工对象的视角,是不得要领的,实际上,成长是一个主动学习的过程,基因和环境的关系更像软件中代码和数据输入的关系,基因编码引导个体从环境中采集数据,以便配置自身的行为算法,把代码和数据放一起搅一搅不可能得到想要的功能,在软件工程中,也没人会谈论代码和数据对算法表现分别有多大比例的影响。

正如马特·里德利(Matt Ri(more...)

标签: | | | |
7463
(本文删节版发表于《长江日报·读周刊》) 塑造行为的多重机制 辉格 2016年12月2日 人的行为方式千差万别且变化多端,这也体现在我们描绘行为的形容词的丰富性上:羞涩,奔放,畏缩,鲁莽,克制,放纵,粗野,优雅,勤勉,懒散,好斗,随和……这些词汇同时也被用来描绘个体性格,有些甚至用来辨识文化和民族差异,由此可见,尽管人类行为丰富多变,却仍可识别出某些稳定而持久的模式。 那么,究竟是哪些因素,经由何种过程,塑造了种种行为模式呢?在以往讨论中,流行着一种将遗传和环境影响对立两分的倾向,仿佛这两种因素是各自独立起作用的,最终结果只是两者的线性叠加,就像调鸡尾酒,人们关注的是各种原料的配比,五勺基因,两勺家庭,两勺学校,再加一勺『文化』,一个活蹦乱跳的文明人就出炉了。 这种将成长中的孩子视为受影响者或加工对象的视角,是不得要领的,实际上,成长是一个主动学习的过程,基因和环境的关系更像软件中代码和数据输入的关系,基因编码引导个体从环境中采集数据,以便配置自身的行为算法,把代码和数据放一起搅一搅不可能得到想要的功能,在软件工程中,也没人会谈论代码和数据对算法表现分别有多大比例的影响。 正如马特·里德利([[Matt Ridley]])在《天性经由教养》中所阐明,成长是遗传代码随教养进程依次执行的过程,然而,对于这一过程具体如何展开,迄今只有零散的论述,而缺乏一幅系统化的全景图,幸运的是,心理学家朱迪·哈里斯([[Judith R.Harris]])在《教养的迷思》中提出的开创性见解,为我们拼凑这样一幅系统流程草图提供了便利。 对于个人,最持久而一致的那些行为特征被称为人格,主流人格心理学识别了经验开放性、尽责性、外向性、亲和性、情绪稳定性这五个最具一致性的特征,它们很大程度上是先天的(遗传差异可解释一半以上的人格差异),并且至少从成年后就伴随终身,在不同场景中的表现也相当连贯。 但人格并不直接对应行为模式,个人在决定如何行事时,还会考虑所在群体的规范,并借助由文化所传承的整套符号,正因此,有着相似人格的两个人,在不同文化或同一文化的不同群体中,会表现出十分不同的行为,比如同样一个外向型高亲和度的人,在向客人表达亲热时,是拥抱、亲吻、抚手,还是捶胸、拍肩、摸头,将随文化而异。 在这方面,儿童有着非凡的学习能力,只须借助少量样本,便可构建出一个范本模式,据此判断在何种情景下怎么做才是地道的、妥贴的;而且他们十分清楚不同群体和不同性质的关系中适用不同规范,家人、亲戚、邻里、同学、朋友、陌生人之间的规范学习和范本建模将分别进行,学习结果独立存储,并在相应场景下被激活。 哈里斯指出,这一学习过程主要在年龄相近的同侪群体中自发进行,长辈的做法会被参考,但训导和传授的努力几乎是徒劳的,当孩子们从某些线索发现长辈的做法已过时落伍,会毫不犹豫的弃之不顾,甚至当缺乏可供参照的样本时,他们也会经由群体内协调而创造出一种全新规范,就像他们创造克里奥尔语和尼加拉瓜手语那样。 在规范学习中,并非所有样本都被同等对待,那些看起来更受青睐和尊崇,更具号召力和支配力——总之地位更高——的个体,其行为将被赋予更高权重,而青少年在识别哪些是高地位受尊崇个体方面,有着敏锐直觉(其中受异性青睐程度是关键线索之一,这也是性选择得以发生的重要途径),正是通过这样的学习和协调过程,社会等级结构代复一代自我再生。 识别、追随和效仿群体中的尊贵者,并努力为自己赢得体面和尊贵(因为这会为个体带来切实的利益),是文化进化的一大动力机制,它维持着社会的等级结构和价值阶梯,也推动着风尚潮流的循环轮替,值得一提的是,性选择也在其中发挥了殊为关键的作用,因为识别高地位者的一大线索便是受异性青睐的程度,同时这一青睐也是对追逐地位和追随群体价值取向的重要激励。 习得规范进入群体之后,下一步便是确立自己在群体中的位置,个体出于自身的人格特质和资源与天赋条件,在群体中寻找适合自己的生态位,个体差异也将随此选择而展开,同时其行为方式会在群体规范所给定的框架之下,按照自身地位及与群内他人的关系而调整。 上述『先同化后分化』的两阶段模型,可帮助我们理解青春期躁动这一极为普遍的文化现象,青春期躁动表现为跟风盲从,集体狂热,缺乏个性与独立思考,强烈且富有攻击性的团体意识和民族主义,这实际上是一个强化群体认同的机制,在部落社会,它常以严酷的成人礼和结伙对外攻击等更正规和有组织的方式进行。 在经历躁动过程的严酷考验之后,个体习得规范并被纳入群体,同时,考验过程中的表现也将决定他未来在群体内的地位,一旦这一过程结束,成员身份确立,各自找到自己的生态位,躁动与狂热便会消退,规范的强制性和集体义务将逐渐放松,大家分头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了,但躁动中所建立的群体认同、团伙情谊和个人间关系纽带仍将长期存续,并服务于更为功利性的目标。 两阶段模型也可解释一个哈里斯所强调、且常被忽视的现象:尽管人格具有相当高一致性,但同一个人在不同社会情境中的行为模式仍可十分不同,不同到像两个人那样,比如一位长兄在家里对弟妹们表现出长子所常有的那种强势和支配性,在学校却可能甘做跟班小弟,一个在办公室里沉默寡言的人在兴趣社团中却滔滔不绝、能言善辩,一个父母跟前的乖孩子在街头帮派中也许是个狠角色,哈里斯将此称为人格多面性,或许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多重人格。 这是因为从先天人格特质到具体行为模式之间,经过了自我生态定位和个性展现,而这是针对不同群体分别进行的,当个人进入这些群体时,将根据自身禀赋优势和价值取向与该群体规范和价值阶梯的匹配程度作出定位,从而展现人格的不同侧面:是争当其领导者?努力向上爬的积极分子?寻求庇护的弱势追随者?还是不太情愿的服从者?或三心两意的投机分子?不同定位的行为差异是显而易见的。  
[译文]一位社会心理学家的自白

RECKONING WITH THE PAST
和过去做个了结

作者:MICHAEL INZLICHT @ 2016-02-29
译者:龟海海(@龟海海)
校对:混乱阈值(@混乱阈值)
来源:MICHAEL INZLICHT的博客,http://michaelinzlicht.com/getting-better/2016/2/29/reckoning-with-the-past

Sometimes I wonder if I should be fixing myself more to drink.

有时候我辗转反侧,不知是否该借酒消愁。

No, this is not going to be an optimistic post.

没错,这不是一篇鸡汤文。

If you want bubbles and sunshine, please see my friend Simine Vazire’s post on why she is feeling optimistic about things. If you want nuance and balance, see my co-moderator Alison Ledgerwood’s new blog*. Instead, if you will allow me, I want to wallow.

如果你想要泡沫和阳光,我朋友Simine Vazire的文章会告诉你为什么她如此积极乐观。如果你想要情绪间的微妙平衡,看我同僚Alison Ledgerwood的新博客。而我,只想好好吐槽一番。

I have so many feelings about the situation we’re in, and sometimes the weight of it all breaks my heart. I know I’m being intemperate, not thinking clearly, but I feel that it is only when we feel badly, when we acknowledge and, yes, grieve for yesterday, that we can allow for a better tomorrow. I want a better tomorrow, I want social psychology to change. But, the only way we can really change is if we reckon with our past, coming clean that we erred; and erred badly.

我对我们现在的处境有太多的感触,这有时沉重得让我心力交瘁。我知道我失去了自控,头脑不清楚。但我觉得只有当我们直面昨日,为昨日沉痛伤感,才能拥有美好的明天。我渴望美好的明天,我希望社会心理学能改变。但是,唯一能使我们真正改变的是和过去做个了结,坦白过去所犯的严重错误。

To be clear: I am in love with social psychology. I am writing here because I am still in love with social psychology. Yet, I am dismayed that so many of us are dismissing or justifying all those small (and not so small) signs that things are just not right, that things are not what they seem. “Carry-on, folks, nothing to see here,” is what some of us seem to be saying.

首先声明:我热爱社会心理学。我在这儿码字就是因为我依然爱它。然而,让我感到泄气的是,尽管很多微小(其实并非如此微小)的迹象表明情况不妙且另有隐情,我们之中许多人却对所有这些迹象视而不见或想出种种理由开脱。“继续,伙计,这儿没啥好看的,”我们中有些人似乎在这么说着。(more...)

标签: |
7422
RECKONING WITH THE PAST 和过去做个了结 作者:MICHAEL INZLICHT @ 2016-02-29 译者:龟海海(@龟海海) 校对:混乱阈值(@混乱阈值) 来源:MICHAEL INZLICHT的博客,http://michaelinzlicht.com/getting-better/2016/2/29/reckoning-with-the-past Sometimes I wonder if I should be fixing myself more to drink. 有时候我辗转反侧,不知是否该借酒消愁。 No, this is not going to be an optimistic post. 没错,这不是一篇鸡汤文。 If you want bubbles and sunshine, please see my friend Simine Vazire’s post on why she is feeling optimistic about things. If you want nuance and balance, see my co-moderator Alison Ledgerwood’s new blog*. Instead, if you will allow me, I want to wallow. 如果你想要泡沫和阳光,我朋友Simine Vazire的文章会告诉你为什么她如此积极乐观。如果你想要情绪间的微妙平衡,看我同僚Alison Ledgerwood的新博客。而我,只想好好吐槽一番。 I have so many feelings about the situation we’re in, and sometimes the weight of it all breaks my heart. I know I’m being intemperate, not thinking clearly, but I feel that it is only when we feel badly, when we acknowledge and, yes, grieve for yesterday, that we can allow for a better tomorrow. I want a better tomorrow, I want social psychology to change. But, the only way we can really change is if we reckon with our past, coming clean that we erred; and erred badly. 我对我们现在的处境有太多的感触,这有时沉重得让我心力交瘁。我知道我失去了自控,头脑不清楚。但我觉得只有当我们直面昨日,为昨日沉痛伤感,才能拥有美好的明天。我渴望美好的明天,我希望社会心理学能改变。但是,唯一能使我们真正改变的是和过去做个了结,坦白过去所犯的严重错误。 To be clear: I am in love with social psychology. I am writing here because I am still in love with social psychology. Yet, I am dismayed that so many of us are dismissing or justifying all those small (and not so small) signs that things are just not right, that things are not what they seem. “Carry-on, folks, nothing to see here,” is what some of us seem to be saying. 首先声明:我热爱社会心理学。我在这儿码字就是因为我依然爱它。然而,让我感到泄气的是,尽管很多微小(其实并非如此微小)的迹象表明情况不妙且另有隐情,我们之中许多人却对所有这些迹象视而不见或想出种种理由开脱。“继续,伙计,这儿没啥好看的,”我们中有些人似乎在这么说着。 Our problems are not small and they will not be remedied by small fixes. Our problems are systemic and they are at the core of how we conduct our science. My eyes were first opened to this possibility when I read Simmons, Nelson, and Simonsohn’s paper during what seems like a different, more innocent time. 我们的问题不小,想轻易补救谈何容易。我们的问题是系统性的,而且密切关系到我们如何进行科研。我起初发现有可能出了问题是在我读了 Simmons, Nelson, 和Simonsohn合著的论文之后,那时情况看起来和如今还有所不同,还是一个更纯真的年代。【编注:该论文发表于2011年】 This paper details how small, seemingly innocuous, and previously encouraged data-analysis decisions could allow for anything to be presented 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That is, flexibility in data collection and analysis could make even impossible effects seem possible and significant. 这篇论文详细阐述了那些之前受鼓励的微小且看似无害的数据分析是如何让事物呈现出统计意义的。那就是,灵活的数据收集和分析可以让那些实际不可能的作用变得可能并且显著。 What is worse, Andrew Gelman made clear that a researcher need not actively p-hack their data to reach erroneous conclusions. It turns out such biases in data analyses might not be conscious, that researchers might not even be aware of how their data-contingent decisions are warping the conclusions they reach. This is flat-out scary: Even honest researchers with the highest of integrity might be reaching erroneous conclusions at an alarming rate. 更糟的是,研究者无需主动挖掘数据就能得到错误的结论,这点被Andrew Gelman解释得很清楚。事实是,研究者在数据分析中的偏见可能不是有意识的,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依据数据做出的决定正在歪曲他们最终得到的结论。这可怕至极:即使最诚实,最正直的研究者也有可能以高得吓人的几率得出错误的结论。 Third, is the problem of publication bias. As a field, we tend only to publish significant results. This could be because as authors we choose to focus on these; or, more likely, because reviewers, editors, and journals force us to focus on these and to ignore nulls. 接下来还有发表过程中的偏见。在特定领域中,我们只倾向于发表具有显著意义的结果。这可能是由于作为作者我们选择把注意力放在这些结果上;或者,更可能的是,因为审稿人,编辑和期刊迫使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具有显著意义的结果上,而忽略那些零结果的研究。 This creates the infamous file drawer that altogether warps the research landscape. Because it is unclear how large the file drawer is for any research literature, it is hard to determine how large or small any effect is, if it exists at all. 这就导致了臭名昭著的"文件抽屉"问题(即发表偏见问题),最终歪曲了整个研究领域的形态。由于对任何研究文献我们无法知道其中的“文件抽屉”有多大,我们很难确定该问题所产生的某种影响有多大,假如该影响确实存在的话。 I think these three ideas—that data flexibility can lead to a raft of false positives, that this process might occur without researchers themselves being aware, and the unknown size of the file drawer—explains why so many of our cherished results can’t replicate. These three ideas suggest we might have been fooling ourselves into thinking we were chasing things that are real and robust, when we were pursuing neither. 我认为以上三点——数据的灵活性可能导致大量错误结论,且这一过程可能在研究人员不经意间发生,以及“文件抽屉”尺寸大小的不明——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众多我们所珍视的研究成果无法被重复。这三点表明我们可能一直以来自欺欺人以为自己在探求真实且坚实的结果,而事实上我们所追求的既不真实也不坚实。 As someone who has been doing research for nearly twenty years, I now can’t help but wonder if the topics I chose to study are in fact real and robust. Have I been chasing puffs of smoke for all these years? 作为一个做了近20年研究的人,我忍不住怀疑过往研究的课题是否有确凿的依据立论。这些年来我致力探求的是否只是海市蜃楼? I have spent nearly a decade working on the concept of ego depletion, including work that is critical of the model used to explain the phenomenon. I have been rewarded for this work, and I am convinced that the main reason I get any invitations to speak at colloquia and brown-bags these days is because of this work. 我曾用将近十年的时间来研究“自我耗尽”的概念,包括对解释该现象的模型至关重要的一些工作。我因此项研究获奖,同时我确信现在我之所以能受邀在众多学术讨论会发言并白吃白喝都是因为此项研究。 The problem is that ego depletion might not even be a thing. By now, many people are aware that a massive replication attempt of the basic ego depletion effect involving over 2,000 participants found nothing, nada, zip. Only three of the 24 participating labs found a significant effect, but even then, one of these found a significant result in the wrong direction! 问题在于,“自我耗尽”这个概念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时至今日,许多人都知道一项由两千余人参加的试图重复“自我耗尽”效应的大规模研究最终什么都没发现,一片空白。二十四个参与研究的实验室中只有三个发现显著的效应,但即使这样,其中一个发现的显著效应竟然是反向的! There is a lot more to this registered replication than the main headline, and there is still so much evidence indicating fatigue is a real phenomenon. I promise to get to these thoughts in a later post, once the paper is finally published. But for now, we are left with a sobering question: If a large sample pre-registered study found absolutely nothing, how has the ego depletion effect been replicated and extended hundreds and hundreds of times? More sobering still: What other phenomena, which we now consider obviously real and true, will be revealed to be just as fragile? 此次记录在案的重复性研究留下的不仅仅是一个标题,同时,还有大量的证据表明“疲劳”是真实存在的现象。我承诺一旦我的论文最终发表,我会在之后的博客文章中加以阐述。但现在,令人警醒的问题则是:如果此前大量的研究毫无斩获,那么“自我耗尽”的效应是如何成千上万次地被复制并延伸的呢?更令人警醒的:其它那些我们认为真实无疑的现象,又会不会同样经不起检验呢? As I said, I’m in a dark place. I feel like the ground is moving from underneath me and I no longer know what is real and what is not. 如我所说,我身处黑暗之地。我感觉似乎脚下的土地都在移动,而我已经辨不清真实和虚假了。 I edited an entire book on stereotype threat, I have signed my name to an amicus brief to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citing stereotype threat, yet now I am not as certain as I once was about the robustness of the effect. I feel like a traitor for having just written that; like, I’ve disrespected my parents, a no no according to Commandment number 5. 之前我编辑了《刻板印象的威胁》一书,我还签署了一份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庭陈述并引用了《刻板印象的威胁》,但如今我对该效应的确凿程度却不如过去那样坚定。写下这些文字,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叛徒。这感觉如同我对父母大不敬,触犯了十戒第五条。 But, a meta-analysis published just last year suggests that stereotype threat, at least for some populations and under some conditions, might not be so robust after all. P-curving some of the original papers is also not comforting. 但是,去年一项“元分析”(对以往的研究结果进行系统的定量分析)的研究表明,”刻板印象威胁”在一些特定条件下对于一些特定人群可能并不适用,此外对一些原始论文作p值统计曲线的结果同样不让人放心。 Now, stereotype threat is a politically charged topic and there is a lot of evidence supporting it. That said, I think a lot more pain-staking work needs to be done on basic replications, and until then, I would be lying if I said that doubts have not crept in. Rumor has it that a RRR of stereotype threat is in the works. 如今,“刻板印象威胁”是一个政治上受攻击的话题,也受很多有力证据的支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在基础的重复性研究上还有更多艰苦的工作需要做,在这之前,我若说对该效应没有疑问那肯定是在撒谎。有传言称,在之前的很多关于“刻板印象的威胁”的工作中存在着危险信号。 To be fair, this is not social psychology’s problem alone. Many other allied areas in psychology might be similarly fraught and I look forward to these other areas scrutinizing their own work—areas like developmental, clinical, industrial/organizational, consumer behavior,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so on, need an RPP project or Many Labs of their own. Other areas of science face similar problems too. 公正地说,不止是社会心理学领域存在此问题。心理学中的许多其它类似领域可能同样受影响,我希望这些领域中的研究工作被仔细检验,如进化的、临床的、产业的/组织的、消费行为的、组织行为的心理学等等,都需要一个研究参与池项目【译注:RPP,Research Participation Pool,是一个协调管理研究参与对象的项目】或者“多重实验室”项目【译注:多重实验室项目,Many Labs Project是一个旨在对心理科学多种效应进行可重复性验证的项目】。其他领域的科学研究同样面临类似问题。 During my dark moments, I feel like social psychology needs a redo, a fresh start. Where to begin, though? What am I mostly certain about and where can my skepticism end? I feel like there are legitimate things we have learned, but how do we separate wheat from chaff? Do we need to go back and meticulously replicate everything in the past? Or do we use those bias tests Joe Hilgard is so sick and tired of to point us in the right direction? What should I stop teaching to my undergraduates? I don’t have answers to any of these questions. 在我消沉的这段时间,我觉着社会心理学需要推倒重建,从头来过。那么,从哪儿开始?对于哪些事我能确信不疑?在哪里我能平息我的疑惑?我认为我们学到了一些合理的东西,但如何区分成果和糟粕呢?我们是否需要回去并且一丝不苟地重复过去所有的事情呢?或者我们是否该使用Joe Hilgard厌恶至极的偏见测试来指明方向?哪些东西是我不该教授给本科生的?对所有这些问题我都没有答案。 This blogpost is not going to end on a sunny note. Our problems are real and they run deep. Okay, I do have some hope: I legitimately think our problems are solvable. I think the calls for more statistical power, greater transparency surrounding null results, and more confirmatory studies can save us. What is not helping is the lack of acknowledgement about the severity of our problems. What is not helping is a reluctance to dig into our past and ask what needs revisiting. 本篇博文注定不会有个阳光的结局。我们的问题是真切的,而且深入。好吧,我确实有几点期望:我有理由相信我们的问题是有解的。我认为更多数据支撑,对零结果研究更透明的运作,更多证实性的研究,这些可以解救我们于目前的困境。而帮倒忙的则是:缺乏对问题严重性的认知,不愿意挖掘探究我们的过去并且不愿拷问哪里出了问题。 Time is nigh to reckon with our past. Our future just might depend on it. 时候不早了,是该和我们的过去做个了结了。或许,我们的未来还指望着它呢。

········

*In case you haven’t heard, Alison started a wonderful Facebook discussion group that I have the privilege of co-moderating. If you’re tired of bickering and incivility, but still want a place to discuss ideas, PsychMAP just might be for for you. 再次安利一下,Alison开了一个非常不错的脸书讨论组,我也有幸在其中参与共同主持。如果你厌倦了互撕,但仍想找个地方抒发讨论,PsychMAP可能恰好就适合你。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一根小辫子

【2016-02-04】

@海德沙龙 《一个动听故事的破碎及永生》 诺奖得主Daniel Kahneman在《思考,快与慢》里讨论了一个有趣的发现,若考试时问题很难看清,得分会更高。这里的所谓考试,是由Shane Frederick发明的“认知反应测试”(CRT),Malcolm Gladwell觉得这个结论很爽,便将此事写进了《大卫与歌利亚》一书

@熊也餐厅: 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太喜欢daniel kahneman~

@whigzhou: 呵呵说(more...)

标签: | |
7032
【2016-02-04】 @海德沙龙 《一个动听故事的破碎及永生》 诺奖得主[[Daniel Kahneman]]在《思考,快与慢》里讨论了一个有趣的发现,若考试时问题很难看清,得分会更高。这里的所谓考试,是由Shane Frederick发明的“认知反应测试”(CRT),[[Malcolm Gladwell]]觉得这个结论很爽,便将此事写进了《大卫与歌利亚》一书 @熊也餐厅: 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太喜欢daniel kahneman~ @whigzhou: 呵呵说我呢,我确实说不清楚为何不喜欢Kahneman,大概就是股气味吧,不好闻 @whigzhou: 这回总算让我抓到了小辫子,以后就方便跟人解释为何我不喜欢Kahneman了,ps.特别讨厌Gladwell,这老兄体味更重 @whigzhou: 心理学实验重复不出来原本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很多(可能是大部分)心理学实验都重复不出来,但拿着单个实验在通俗文章里添油加醋大说特说,就让我很不爽,这种通俗文章看起来很科学很有耐心(你看人家能把一个实验讲的那么明白细致连我都看得懂),其实还不如不提实验直接说道理。  
[微言]马斯洛 vs 进化心理学 vs Memetics

【2012-06-10】

@未名人士 之前一直对于“马斯洛人类需求五层次理论”这个理论很疑惑,觉得这个理论太僵硬了些,所以很想请教一下你对这个理论或者相关问题的看法

@whigzhou: 马斯洛的分层视角是好的,但具体内容我看已经过时了,既然有更好的替代品,抛开也罢,现在我倾向于从进化心理学和文化价值分析的角度看这些问题

@whigzhou: 而且马斯洛的最上面两个层次语义不清晰,很容易变成万能膏药,“尊重”,到底怎么才算尊重,有人说阿兹特克人把俘虏心脏挖出来也是一种尊重,“自我实现”同样如此,实现什么?啥都可以往里装,总之,缺(more...)

标签: | |
4352
【2012-06-10】 @未名人士 之前一直对于“马斯洛人类需求五层次理论”这个理论很疑惑,觉得这个理论太僵硬了些,所以很想请教一下你对这个理论或者相关问题的看法 @whigzhou: 马斯洛的分层视角是好的,但具体内容我看已经过时了,既然有更好的替代品,抛开也罢,现在我倾向于从进化心理学和文化价值分析的角度看这些问题 @whigzhou: 而且马斯洛的最上面两个层次语义不清晰,很容易变成万能膏药,“尊重”,到底怎么才算尊重,有人说阿兹特克人把俘虏心脏挖出来也是一种尊重,“自我实现”同样如此,实现什么?啥都可以往里装,总之,缺乏一个基本的价值锚。 @whigzhou: 而进化博弈分析有一个坚实的锚:基因,和一个现在还不太坚实的锚:meme,未来我希望看到的是这样一组东西:个体层面上,更丰富的进化心理学(现在还太单薄),社会层面上,一是基于协调博弈的文化价值/规范分析,二是基于memetics的文化结构分析 @whigzhou: 这几种分析,眼下都已能提供一些演示其理论前景的例子,但离体系化还有点远,特别是后两种 @筋牌道场易水: 郑也夫在<后物欲时代来临>里将马斯洛的五类需求浓缩成"舒适"、"牛逼"、"刺激"三个阶段,相比笼统的"尊重"和"自我实现","刺激"更能锚定其中的心理价值取向 @whigzhou: 不同意,这些都是实现心理功能的基础神经工具,基于它们的解释就好比:为啥士兵要冲锋?因为他们看到信号弹了 @whigzhou: 这当然也算一种解释,但推进的距离实在太短了 @whigzhou: 如果满足于这样的解释,那还不如直接用荷尔蒙和神经递质好了,比舒适/牛逼/刺激精确多了 @codeplayer: linus的just for fun里面也看到一个分类法,大概是:生存需求、社会需求,剩下的都可算作娱乐需求,just for fun @whigzhou: 呵呵,还是一样,把一件事解释成“娱乐”几乎啥也没解释,为何这会让人觉得fun?为何很少人觉得数脚毛或相互数脚毛是一种娱乐?泛泛的说“社会需求”同理  
沉没成本谬见的另一种解释

下午在微博上跟小橘子讨论了沉没成本(sunk costs)问题,颇有收获,值得整理一下。

炫耀品问题一样,沉没成本也是经典经济学的一个软肋,因而也被行为经济学认为是自己可以施展拳脚的地方,因为经典的经济学分析历来认为沉没成本不是真正的成本,不应在决策中加以考虑,但实际上很容易观察到,许多人在做决定时,经常且严重的受沉没成本影响,经济学家将这种倾向称为沉没成本谬见(sunk cost fallacy),是非理性行为,但这样问题就来了,经济学不是宣称自己是解释行为的吗?怎么变成对行为指手画脚了?(记得hulkbill就指出过这一点)

而对于行为经济学,这是个宝贝,因为他们的研究对象就是非理性行为;对沉没成本,目前流行的行为经济学解释是“丧失厌恶”(lost aversion,多译作“损失厌恶”,私以为不妥,其实这里厌恶的不是损失,而是丧失,沉没成本谬见之谬便在于为避免丧失而导致损失)。

丧失厌恶假说乃基于行为经济学另一个更基础的假说:心理账户(mental accounting),意思是:个人做决策时所涉及的成本/收益,并未被归入全局适用的单一账户,并据此作出全局性的成本/收益计算,而是按某些线索被归入多个独立账户,而且各账户被赋予了不同权重,这样,在性质上完全相同的两个选项,若因某种原因被归入不同账户,其对行为输出的影响可能是不同的。

标签: | | | | |
3288
下午在微博上跟小橘子讨论了沉没成本([[sunk costs]])问题,颇有收获,值得整理一下。 和炫耀品问题一样,沉没成本也是经典经济学的一个软肋,因而也被行为经济学认为是自己可以施展拳脚的地方,因为经典的经济学分析历来认为沉没成本不是真正的成本,不应在决策中加以考虑,但实际上很容易观察到,许多人在做决定时,经常且严重的受沉没成本影响,经济学家将这种倾向称为沉没成本谬见(sunk cost fallacy),是非理性行为,但这样问题就来了,经济学不是宣称自己是解释行为的吗?怎么变成对行为指手画脚了?(记得hulkbill就指出过这一点) 而对于行为经济学,这是个宝贝,因为他们的研究对象就是非理性行为;对沉没成本,目前流行的行为经济学解释是“丧失厌恶”([[lost aversion]],多译作“损失厌恶”,私以为不妥,其实这里厌恶的不是损失,而是丧失,沉没成本谬见之谬便在于为避免丧失而导致损失)。 丧失厌恶假说乃基于行为经济学另一个更基础的假说:心理账户([[mental accounting]]),意思是:个人做决策时所涉及的成本/收益,并未被归入全局适用的单一账户,并据此作出全局性的成本/收益计算,而是按某些线索被归入多个独立账户,而且各账户被赋予了不同权重,这样,在性质上完全相同的两个选项,若因某种原因被归入不同账户,其对行为输出的影响可能是不同的。 丧失厌恶的意思是,人们会将已经在手的东西和可以获得但未到手的东西归入不同心理账户,因而赋予不同权重,前者所入账户的权重远高于后者;沉没成本谬见是丧失厌恶的一个逻辑后果,因为心理账户扭曲了真实的成本/收益值,高估了已经在手的东西的机会成本,因而完全可能将真实总收益为负的选择的总收益计算成正的,沉没成本谬见便是此类结果之一。 举个例子:1)银行通知我,除非我去办某个手续,今后每月从我账上扣10块钱,2)银行通知我,假如我去办某个手续,今后每月往我账上转入10块钱;按观察经验,办第一个手续的几率比第二个高许多。(注:由于10块这个数额很小,两个点在现金边际效用曲线上几乎是重合的,因而现金边际效用差异可以忽略) 基于心理账户和丧失厌恶的解释能说的通,但我不满意(实际上我对目前行为经济学的整套理论都不满意,而更青睐自己那套基于个人价值结构、身份定位、生活方式选择的思路),不是因为它是错的,而是觉得它的适用性是受限的,而被我期待能用来限定其适用性的那套理论本身比它更重要(类似的,“风险厌恶”([[risk aversion]])假说也是如此,在讨论消费离散性与风险偏好的关系时,我曾指出,在收入阶梯的不同部位,风险偏好可以很高,也可以很低)。 扯了这么多背景,终于可以言归正传了。 作为下午讨论和思考的结果,我对沉没成本谬见的解释是,我们做决策时进行成本/收益计算的那些心理机制(与心理账户假说类似,我认为此类计算机制或许不止一个)中,至少有些采用了“沉没成本法”而非更精确的“即时机会成本法”来估算决策成本,而该算法在不远过去的进化历史上表现了足够高的效率(包括有效性和成本合理性)。 该方法差异类似于会计中的历史成本法与重置成本法之间的差异,后者的优点是更精确,缺点是计算量大,需要在每个记账周期为每项资产测算重置成本,而两者在精确性上的差异,取决于资产生命周期内其市场价格波动概率和幅度,假如波动不大,而测算负担又过重,采用历史成本法可能是更有效率的。 类似的,即时机会成本法虽然更精确,但计算量大,它需要在一项行动的每个可能决策点重新采集信息并重算成本,而行动期间发生的任何事件——甚至仅仅是时间的流逝——都可能构成决策点,因而即时机会成本法的计算量可能非常大,而两种算法的精度差异则取决于:行动期间出现足以改变成本的事件的几率和改变的幅度。 但是对于行动者来说,那些出现几率小到可以忽略的事件,或者其影响成本的预期幅度不足以导致新决策,在选择算法时都是可以忽略的,因而,用沉没成本法代替即时机会成本法的代价,只是那些足以导致新决策的事件所导致的期望成本差异,假如它小于该算法所节省的成本,沉没成本法便是可取的。 换个角度,沉没成本法实际上相当于一种限制了大量决策点的简单化行动模式,将行动划分为决策和实施两个阶段,在决策阶段充分收集信息并调用最优成本算法,但行动一旦发动,便关闭决策窗口,此种模式带来损失的几率,就是起初决策(因缺乏预见性而)失误的几率,假如失误几率较低,便是有效的;如此划分的好处是,减轻了大脑在决策和行动两种工作模式之间不断来回切换的负担,这种负担我们在等待一个不确定机会到来(而同时还有其他选择)时,都会有体会,它会表现为严重的焦虑不安。 实际上,行动期间对决策窗口的关闭是不完全的,重大事件的发生仍可激活窗口,比如我买了电影票,去的路上听说电影不好看,但在沉没成本谬见推动下仍前往观看,可是,假如走进电影院时发现那里起火了,便足以让我作出新决策,这一机制弥补了此种模式的不足,至少可以避免那些最严重的损失(当然,现代社会的某些事情实际上很重大,却没有取得激活决策窗口的资格,那属于进化历史包袱)。 采用即时机会成本法,不仅决策点多(可能无穷多),计算量大,而且有些算法十分复杂,进化过程中撞到的几率很低,比如下午那个坐车出行的例子(假如你要去某地,可步行,也可坐公交车,后者以15分钟的平均间隔随机出现,现在假设你已等了5分钟车),假如你每隔1分钟重算一次机会成本,那么第5分钟末放弃等车的沉没成本是5分钟时间成本,机会成本则是“已知N分钟(N>=5)没来车的前提下,未来M分钟内有P的概率会来车”这一机会的价值,大脑里要冒出这么个难度不小的算法还真不容易(至少要会积分,因为该机会的价值是在M的某个区间上对某函数的积分),而前者只须瞄一眼手表即可得出结果,而且是个不错的近似。 除了决策点多、计算量大、算法复杂之外,采用即时机会成本法的另一个障碍(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是表征困难,比如上面等车的例子中,在头脑里表征“等车者在第5分钟末所面临的此后若干分钟内的来车机会的价值”这个意思,就很困难,这句句子的长度、句法复杂性(实际上完整的表达还更复杂,这里已经简化掉了积分的意思)和抽象性本身就表明了这一点(花絮:我也是这个表征困难的受害者,下午讨论中我一开始就犯了个表征错误),而运行一个算法的前提便是对计算所涉及的各参数作出清晰的表征。 为克服表征困难,需要用一些直观的、有形的(或者用艺术界术语叫具象的)、日常的概念来替代被表征的东西,这就往往需要借助于已经存在的、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它们往往就是沉没成本沉没于其中的那些东西。
各种集体主义是否有共同的心理基础?

在《世界杯:民族激情的焚烧炉》一文中,我将人们对奥运会和世界杯之类以国家为参赛单位的体育赛事的热情,归因于民族激情,而又将民族激情归结为古老的部落狩猎团伙的现代仿制品,并指出,这一仿制乃是现代民族国家崛起过程中,当权者凭借权力刻意所为。对此,tcya问道:

那中国球迷(或其他未入围世界杯的国家的球迷)也更关注世界杯而不是欧冠,是不是就不适用这套解释?这个心理应该不能推广到解释所有的集体主义倾向吧,比如说牛博网友之间也会有一定的认同感,应该不会仅仅是因为大家佩戴着同一套符号。不过宗教好像又有点类似。

中国球迷更关注世界杯而非欧冠,与上述解释是一致的,因为中国队有机会参与世界杯,却毫无机会参加欧冠,没能进入世界杯的事实,或许会令(more...)

标签: | | | |
715
在《世界杯:民族激情的焚烧炉》一文中,我将人们对奥运会和世界杯之类以国家为参赛单位的体育赛事的热情,归因于民族激情,而又将民族激情归结为古老的部落狩猎团伙的现代仿制品,并指出,这一仿制乃是现代民族国家崛起过程中,当权者凭借权力刻意所为。对此,tcya问道:

那中国球迷(或其他未入围世界杯的国家的球迷)也更关注世界杯而不是欧冠,是不是就不适用这套解释?这个心理应该不能推广到解释所有的集体主义倾向吧,比如说牛博网友之间也会有一定的认同感,应该不会仅仅是因为大家佩戴着同一套符号。不过宗教好像又有点类似。

中国球迷更关注世界杯而非欧冠,与上述解释是一致的,因为中国队有机会参与世界杯,却毫无机会参加欧冠,没能进入世界杯的事实,或许会令中国球迷沮丧,但没有理由令他们漠视世界杯。对于后面的疑问,我答道:

嗯,我认为这些种种集体主义情感,尽管形态很不相同,却是同源的;不同在于:它们通过不同的信号(血缘、图腾、徽章、共同使命、意识形态、科学范式等等)来激活集体主义情感,而共同点是:这些信号所附着(因而其作用)的,是认知系统中同一组易感点,而个体在被感染之后的反应,也是基于同源机制,因而也是相似的。

tcya又问:

那也就是说辉格不认为有可能存在一个因为纯粹理性而凝聚在一起的集体喽。或者换句话说就是任何对某个集体的认同都不可能是完全理性的,而或多或少会有本能的感情因素在内。(比如那些因为科学兴趣而类聚的群体里面的理性成分我觉得应该还蛮高的嘛)正在看马德利的《先天后天》,所以知道把本能跟理智对立起来可能不太正确,额,但是辉格应该能理解我的意思吧。。就是觉得这种解释运用于一切集体行为会不会太强了。

嗯,问得很好。 1)我确实这么认为,诚然,基于理性思考和判断,能够产生诸如认同、赞许和支持等倾向或行为,甚至有时促使有相似见解者发出共同声音、做出共同行动,但理性不足以维持长久的关系纽带、形成集体凝聚力和维持组织,即便像科学团体这样从事着高度理性化工作的组织,为其提供凝聚力的、促使他们拥护和坚守共同纲领的,也是非理性因素。 2)这并不是“把本能和理智对立起来”,促成和维持组织的因素,和人们在组织内所做的工作,是两码事。 3)我并没有将“这种解释运用于一切集体行为”,而是在解释一切集体行为的时候都使用了这一因素,这是不同的,就好比,当我解释任何物理现象时,都会用到万有引力,这不等于:我用万有引力解释一切物理现象;如上所说,我认为各种集体主义都抓住了人类认知系统的同一组易感点,从而发生效力,但他们用来抓住它的东西,以及抓住之后的行为表现,是可以大为不同的,并且,在具体解释特定的集体行为时,还会用到其他的因素和机制,并非一张万能膏药到处贴。 4)当然,可能我错了,不同集体主义所抓的点可能是不同的,但到目前为止,我并未感觉到需要引入另一种易感性(除了狩猎团伙所培育的那种)来解释某些集体行为。
饭文#M3: 世界杯: 民族激情的焚烧炉

世界杯:民族激情的焚烧炉
辉格
2010年6月18日

世界杯所激起的巨大热情,是一个奇特的现象,自从电视普及以来,它已成为四年一度的全球盛宴,一场牵动数十亿人的神经,打破他们平静生活的漫长狂欢;仅仅用人们对体育运动的喜好,是难以解释的,事实上,投入这场狂欢的人群中,许多并不喜欢足球,平时也很少看球,甚至看不懂足球,更别说踢过足球了。

而在真正懂球的球迷眼里,或许欧洲五大联赛和冠军杯的比赛水平更高,也更好看;从专业角度讲,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相比那些有任务才临时召集起来的国家队,职业俱乐部能够跨越国界搭建最优秀的团队,有着更连贯周密(more...)

标签: | | |
720
世界杯:民族激情的焚烧炉 辉格 2010年6月18日 世界杯所激起的巨大热情,是一个奇特的现象,自从电视普及以来,它已成为四年一度的全球盛宴,一场牵动数十亿人的神经,打破他们平静生活的漫长狂欢;仅仅用人们对体育运动的喜好,是难以解释的,事实上,投入这场狂欢的人群中,许多并不喜欢足球,平时也很少看球,甚至看不懂足球,更别说踢过足球了。 而在真正懂球的球迷眼里,或许欧洲五大联赛和冠军杯的比赛水平更高,也更好看;从专业角度讲,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相比那些有任务才临时召集起来的国家队,职业俱乐部能够跨越国界搭建最优秀的团队,有着更连贯周密的训练计划,更多的实战配合经验,更从容的状态调整空间,而国家队中,除了巴西阿根廷这样的顶级豪门之外,很难组建和调整得像冠军杯参赛队那么全面、均衡而专业。 但两者在吸引观众的表现上却恰好相反,06年德国世界杯平均每场收视人数达到5亿,而同期冠军杯即便重大比赛收视人数也不过一两千万,差了一个数量级;造成这一反差的,无疑是民族激情的巨大号召力,如同奥运会一样,世界杯是展示民族符号,宣泄民族激情的一场盛宴,人们挥舞国旗、高唱国歌,把手捂在心口,把国旗颜色投射到球衣上、涂抹在脸庞、胸口、三角肌、乃至屁股上。 在每一种文化中,民族激情都是如此容易被激活,而一旦激活便成为影响集体行为的压倒性因素,这背后必定有着牢固而普遍的心理基础;这一基础,大概源自于人类狩猎采集时代的团伙和部落对抗;在那个漫长的时代,作为基本社会单位的部落常由拥有血缘关系的数十上百个家庭组成,其中成年男性组成团伙出门打猎或掳掠其他部落,构成了其工作和生活的主要内容。 因而对于男性来说,在团伙中成为好战友,甚至好首领,便意味着有更多机会分得战利品(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掳得的女人);为此,他们发展出了许多适应性能力:勇敢、忠诚、服从、坚忍、领会、沟通、组织、计划、指挥等等,而其中一项独特的能力在日后有着深远的影响,即,借助某些外在特征迅速识别敌友并作出适当反应的能力。 一个好战友,是那种能被共同的文身样式、出征前的舞蹈和鼓点、挥动的图腾、冲锋的号角、战友的吼叫,激起强烈斗志的人,也是能被来自敌方的类似信号激起怒火和仇恨的人;并且,这些反应必须与底层的情绪系统绑在一起,必须表现出难以遏制的脸红心跳气喘,因而不可避免的会导致实际的战斗行动,才是可信的。 很明显,民族国家的那套符号就是部落战斗符号的现代翻版:国旗源自旌麾,国徽源自图腾和盾纹,制服源自文身发式等身体装饰;然而,尽管它有着古老的心理基础,但民族激情本身却是近代的产物;民族,既不是血缘集团,也不是文化和语言集团,它是近代主权国家崛起过程中,国家权力所能达到的边界,而所谓民族性,是既已崛起的国家凭借权力为这一虚拟部落所拟构的符号体系。 在文艺复兴前的欧洲,没有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在日常生活中,只有拉丁语、日耳曼语、凯尔特语和斯拉夫语的各种方言,而在学术和大跨度交往中,只有希腊和拉丁这两种世界语;是民族国家借助印刷术、统一课本和义务教育,创造和推行了民族语言,对上取代了拉丁语,对下消灭了方言,同时,官方的历史和文学编纂,为民族创造了共同的神话、历史、英雄、恶魔、苦难、经典、圣地和纪念日。 尽管部落是虚拟的,但构建民族的努力却是非常成功的,通过语言和文化的改造,国家成功的把这套符号体系植入了人们的集体记忆;这一成就,已经成为现代国家创建制度、推行政策、实施控制和对外交往的基础;然而,民族激情在赋予国家以统治能力的同时,也成了战争与杀戮的催情剂,在它的强大驱动力之下,未明世事的青年们毫不犹豫的涌向征兵站,去杀死那些所谓的敌人,仅仅因为后者佩戴着另一套符号。 今天,当人们涂满油彩击鼓鸣号涌向球场时,其情绪、姿态、装扮和队列,是何等的相似啊;幸运的是,那里只有号角,没有枪炮,只有欢呼,没有杀戮,而最终将他们放倒的,不是子弹,而只是啤酒;或许我们该庆幸,当初被从潘朵拉盒子里放出的这只妖精,如今被关进了竞技体育场这个笼子里,驯化成了无害地取悦于我们的宠物,激情在此燃烧,却不会去推动那部危险的引擎。 但愿如此吧,阿门。
校园连环惨案是另一种维特链

昨天,Buzz上一些朋友在议论,近来这一连串校园屠杀案,是否有人在背后组织策划,否则,如此相似的案件如此频密的出现,似乎不得不让人作此猜测。

我不这么看,几周前,当第三桩校园案发生时,我就断定,这是维特效应,并猜测将有更多案件接踵而来,不过当时有关此事的评论已被禁止,我也就没写。

当我把这一看法说给一位朋友听时,他的反应是:维特是自杀,这些可是屠杀!没错,是屠杀,但这是他们自杀的方式,毫无疑问,这些人在去做这事之前,完全清楚自己必死无疑,比跳楼更肯定,而同时,他们与那些孩子无怨无仇,甚至毫无关系(这与美国校园案完全不同,后者多半是同校学生出于针对性的怨愤所为)。

这些校园杀手,其实只是将屠杀选为他(more...)

标签: | |
739

昨天,Buzz上一些朋友在议论,近来这一连串校园屠杀案,是否有人在背后组织策划,否则,如此相似的案件如此频密的出现,似乎不得不让人作此猜测。

我不这么看,几周前,当第三桩校园案发生时,我就断定,这是维特效应,并猜测将有更多案件接踵而来,不过当时有关此事的评论已被禁止,我也就没写。

当我把这一看法说给一位朋友听时,他的反应是:维特是自杀,这些可是屠杀!没错,是屠杀,但这是他们自杀的方式,毫无疑问,这些人在去做这事之前,完全清楚自己必死无疑,比跳楼更肯定,而同时,他们与那些孩子无怨无仇,甚至毫无关系(这与美国校园案完全不同,后者多半是同校学生出于针对性的怨愤所为)。

这些校园杀手,其实只是将屠杀选为他们自己的一种死法,他们只是想在死之前做一件事,一件吸引最多关注的大事,但并不知道该做什么,所以,一旦有了榜样,就以为找到答案了,这完全符合维特链的特征。

实际上,维特效应中的自杀者,通常都选择比较具有宣示性的死法,而不是找个僻静处悄悄了结,我不知道如何解释,或许是因为悄悄了结者很少有机会出现在新闻中,从而成为众所周知的榜样,或许是因为模仿倾向与宣示倾向具有某种尚未揭示的相关性。

当然,模仿屠杀儿童这种死法的那些人,与其他维特链中的自杀者,是有实质性区别的,对于自己的不幸和困扰,他们更多的归因于外部世界而非个人遭际,因而不仅心生绝望,而且心怀仇恨。

需要说明的是,基于维特效应的分析,并不构成对自杀和校园屠杀现象的其他解释的替代,它并未解释这些现象的宏观原因,而只是分析了它们如何发生的机理,就像 “货币扩张导致物价上涨”是对物价的宏观解释,但缺乏其发生机制的描述——而这些机制一旦被描述后,会发现涨价过程远非此前想象的那么均匀和平滑—— 维特效应分析做的就是后一种事:它揭示了沸腾过程是一个链式反应。

这是有意义的,它对行为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如果熟知维特效应,所有学校在第一桩屠杀案发生后,就应该立即采取警戒措施。

参考:富士康遭遇维特效应

饭文#K4: 富士康遭遇维特效应

富士康遭遇维特效应
辉格
2010年4月12日

自从去年七月孙丹勇因工作差错不堪压力而从宿舍楼上跳下身亡以来,富士康厂区内接连发生了多起员工跳楼自杀事件,其中五起密集的发生于3月11日至4月7日的短短28天内;尽管迄今未发现富士康存在过错和应负法律责任的证据,但舆论已开始质疑这些悲剧是否与它的工作压力和管理方式有关;日前,富士康公关部门在就此接受媒体专访时,也承认企业在管理方式、员工关怀和企业文化上存在问题。

中国每年每十万人中有14人自杀,而富士康仅在深圳就有27万员工,所以即便考虑到就业者的自杀率低于失业者,一年内不到十名雇员自杀,也并非特别离奇之事;然而,这些自杀事件(more...)

标签: | | | | |
752

富士康遭遇维特效应
辉格
2010年4月12日

自从去年七月孙丹勇因工作差错不堪压力而从宿舍楼上跳下身亡以来,富士康厂区内接连发生了多起员工跳楼自杀事件,其中五起密集的发生于3月11日至4月7日的短短28天内;尽管迄今未发现富士康存在过错和应负法律责任的证据,但舆论已开始质疑这些悲剧是否与它的工作压力和管理方式有关;日前,富士康公关部门在就此接受媒体专访时,也承认企业在管理方式、员工关怀和企业文化上存在问题。

中国每年每十万人中有14人自杀,而富士康仅在深圳就有27万员工,所以即便考虑到就业者的自杀率低于失业者,一年内不到十名雇员自杀,也并非特别离奇之事;然而,这些自杀事件在时间分布上的密集,自杀方式的一致,自杀者年龄的相仿,却很难让人相信它们之间没有相关性。

是的,从时间、方式到处境的相似性,这些自杀具备了“维特效应”的全部特征,从孙丹勇事件被密集深度报道和广泛讨论之后,后续自杀事件以192天、54天、12天、8天和1天的间隔鱼贯而至,构成了一个不断加速的维特链。

在歌德的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发行并迅速流行之后,许多为情所困的青年读者模仿主人公维特自杀殉情;后来,社会心理学家发现这种模仿性自杀广泛存在,并占据了自杀案件的很大比例,模仿的对象有社会名人、轰动性事件的主角、和同社区内社会角色类似的人。

维特效应生动的展示了,人在多数时候并不是依有意识的理性思考和深思熟虑的计划而安排自己的生活,他们更多的依靠本能、习惯、传统、宗教和对前辈的模仿来行事;当他们面临困境,而这些常规指导源都无法告诉他们该怎么做时,便会陷入极度的不安与无助,此时,若身边处境类似的人选择了自杀,他们很可能接受这个简单而容易的答案。

甚至在自杀方式上,他们也懒得去考虑,而简单的模仿了事,这一点,从自杀方式的文化差异中可以看出,各国都有一两种主流自杀方式,各不相同,而每种新方式一经大媒体报道,便会迅速流行,比如98年金融危机后烧炭自杀在香港的流行,这次金融危机后,杀死家人后自杀的案件,也一度在美国密集发生;更诡异的是,研究发现,许多重大交通事故过后,就有人会以制造交通意外的隐秘方式自杀。

人的模仿倾向表现在生活的每个环节,模仿性自杀只是因其悲剧性而特别引人关注,模仿性犯罪和模仿性行善都很普遍;研究发现,在交通路口,一位司机闯红灯会大幅提高其他司机闯红灯的几率,这一现象即便在素以遵守规则著称的那些社会也同样显著。

一个人选择自杀的目的,不仅是结束自己的生命,通常,这是他展示给社会的一个姿态,是对身边人的一次喊话,要以最强烈的声音发出最后一条信息:我为你可以付出这样的代价;瞧你把我逼到了这里;瞧你把一切都毁了;我很歉疚;我是无辜的;我已拼尽全力了;我并不如你想的那么无耻,等等。

这些信息,原本或许可以用其他方式表达,但许多人从来没有学会,当他们看到别人用自杀来喊出同样淤积于胸的那句话,并且看上去都被听懂了时,他们认为自己终于学到了;而这里,正是心理辅导可以起作用的地方,也是富士康这样的劳动密集型大企业需要改进的地方;如果能帮助年轻人学会如何喊出这些话,如果能创造出让他们有机会喊话的场合与情境,许多自杀是可以避免的。

我们的家庭和学校教育很少给孩子练习这种表达的机会,家长老师常常迫不及待的抓住孩子的抱怨流露,作为负面评价的证据,甚至斥责的把柄;在经历了种种险恶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之后,我们的大人总是过于老练的从孩子的倾诉中挖掘可疑动机和辨识推诿托辞,他们失去了倾听的习惯和能力。

在很大程度上,企业管理层继承了家长的这些特征,在许多企业的文化中,直言者是傻瓜,抱怨者成了出头鸟,批评是忠诚的反面证据,畅所欲言的号召只是引蛇出洞的计谋;孙丹勇因丢失样机而自杀,固然与他的个性有关,但在他痛苦绝望的几天中,富士康管理层显然没有让他看到事情将得到公正解决的希望。

从零星传闻中,我们看到了追查和严控的努力,但看不到听取陈述和申辩、在无罪推定的前提下一起分析各种可能性、共同商讨解决方案的任何迹象,显然富士康不存在这样的机制,在那几天里,听凭孙丹勇孤独的在黑暗和恐惧中等待命运的裁决。

实际上,从企业的角度看,单纯的依靠严厉和高压,自上而下的推行制度规则,并非建立质量和安全控制体系的最佳方法;高压和赏罚可以让人谨慎,但也会激励犯错者隐瞒信息,当缺乏公正可信的申辩、听证和裁决机制时,隐瞒和推诿常常是最佳选择;在这种情况下,管理者的信息来源变得十分狭窄,信息质量也靠不住,而质量和安全控制却高度依赖信息的可得性。

对于大企业,每次非正常死亡都可能成为新闻事件,即便是孤立的多次死亡也会被描述为相关事件,这两点都会放大维特效应,从而在短期内造成连串自杀;这不仅有损于企业的公众形象,也会给员工带来心理阴影,降低他们在企业中获得的福利感受;该花点力气认真对待了。

老摇说的对,“我的肝坏了”≠“我坏了”

老摇在一篇笔记里介绍了一个很有趣的发现,美国电影史上五大恶魔角色中,居然有三个都与心理学有关:一个精神病人、一个精神病院护士、一个心理医生,而那个心理医生还是首恶。

与精神与心理治疗有关的事情在美国人心目中形象如此不堪,老摇的解释是,如Martin Seligman所指出,心理学家的注意力太过集中于种种disorder,而很少谈论健康的心理功能是如何正常运行、如何神乎其技的实现其看似平凡实则精妙无比的功能的;整天喋喋不休的谈论异常和障碍,并且这些还很可能发生在你身上,自然会引起听者的反感。

对此解释,我的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难道内科医生不同样是如此吗?而他们得到的通常是(more...)

标签: |
323

老摇在一篇笔记里介绍了一个很有趣的发现,美国电影史上五大恶魔角色中,居然有三个都与心理学有关:一个精神病人、一个精神病院护士、一个心理医生,而那个心理医生还是首恶。

与精神与心理治疗有关的事情在美国人心目中形象如此不堪,老摇的解释是,如Martin Seligman所指出,心理学家的注意力太过集中于种种disorder,而很少谈论健康的心理功能是如何正常运行、如何神乎其技的实现其看似平凡实则精妙无比的功能的;整天喋喋不休的谈论异常和障碍,并且这些还很可能发生在你身上,自然会引起听者的反感。

对此解释,我的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难道内科医生不同样是如此吗?而他们得到的通常是尊敬,不是吗?但正如老摇在随后的答复中所指出,事件在形式结构上的相似,并不意味着会给观众带来相似的感受,确实如此,我没想到这一点,胡扯的是我,呵呵。

看了老摇的回应后,我尝试将自己置入那种情景下仔细体会了一下,现在我觉得,导致这种差异的,或许源自我们对“自我”的认定:当我的肝出了毛病时,我通常会说“我的肝坏了”,而不大会说“我坏了”,但要是我的精神出了毛病,那么“我坏了”这句话就显得很贴切。

这不是逻辑和语法问题,在逻辑或语法上,从“我的肝坏了”自然可以推出“我坏了”,但这两句话给人的感受确实大不相同,究其因,尽管肝是组成我的一部分,但我可以很容易的把它看作一个客体,像谈论我的茶杯一样谈论它,但对于我的mind,这么做却很不容易,需要更多自省的刻意和努力。

显然,心理学家在引导人们做这种自省式观察方面,做的不怎么成功,而依我看,这很可能是因为,早先的心理学家在谈论心理disorder时,太多的把mind看作一个整体来对待,而太少将其分解为一个个的模块,如果他们能像生理学家对待身体那样,将mind分解为心、肝、肺等分担不同功能的模块,那么他们的病人也会更容易的将这些模块视为客体而非“自我”本身,从而更现实的对待诸如“我的愉悦感模块坏了”“我的社会关系认知模块坏了”之类的问题,而无须抗拒“我的脑瓜坏了”之类的厄运。

心理学的最新发展似乎正是朝着这个方向,与弗洛伊德的id/ego/super-ego三分法相比,认知心理学对心理模块的划分要细致和具体的多,且各自有其扎实的神经学基础。

一个话题能带来这么多胡思乱想,与老摇的对话总是让人这么愉快……

战俘营洗脑术与宝洁征文比赛

西奥迪尼在《影响力》第三章里提到一个案例:说的是AB两国交战,A国战俘被送到C国战俘营,后者对战俘实施了系统化洗脑,让战俘们相信并自愿发表声明,说A国的参战如何不正当,A国的社会和制度如何不好,而C国的又是如何如何好,洗脑非常成功,战俘甚至会把军事机密说出来,还相互揭发逃跑计划。

考证了一下,A、B、C分别是美国、北朝鲜和中国,在我们这些曾经接受过洗脑的人看来,战俘营洗脑计划的巨大成功是可以预料的结果,执行者原本就是此道高手,他们是靠这个吃饭的,但美国人没有这方面经验,对此结果大惊失色,于是组织了一个心理调查组进行全面调查,想弄清楚怎么回事,结果发现,洗脑术的奥妙在于:从极其细微、看似无伤大雅的小事情上得到让步,比如让他说出“美国并不是十全十美的”这句话,然后进一步诱导他说出“美国社会哪些方面不够完美”,最终可以把他培养成一个美国社会的批判和攻击者。

其中最重要的技巧是,每一步一定要让他留下书面记录,比如诱导他在家信中写出这些话(以提高信被寄达的希望作为诱饵),然后在精心选摘之后公布出来,让他的同伴们听到,对他构成一种印象,这样一来,不仅他无法否认这种印象,更奇妙的是,他会自动成为自己的这一新形象的忠实维护者,为维护这一形象,他会心甘情愿提供更多证实和强化这一形象的材料。

洗脑手段中最有效的是组织有奖征文比赛,凡是动笔写下某些观点、评价和立场的人,多半会成为这些观念越来越坚定的信奉者和辩护者,现在这一手段显然已被普及到各个领域,成为宝洁等品牌商家建立品牌忠诚度的常规武器。

我没查到美军心理调查组组长Henry Segal博士的资料,但查到了该小组首席调查官Edgar Schein(more...)

标签: |
360

西奥迪尼在《影响力》第三章里提到一个案例:说的是AB两国交战,A国战俘被送到C国战俘营,后者对战俘实施了系统化洗脑,让战俘们相信并自愿发表声明,说A国的参战如何不正当,A国的社会和制度如何不好,而C国的又是如何如何好,洗脑非常成功,战俘甚至会把军事机密说出来,还相互揭发逃跑计划。

考证了一下,A、B、C分别是美国、北朝鲜和中国,在我们这些曾经接受过洗脑的人看来,战俘营洗脑计划的巨大成功是可以预料的结果,执行者原本就是此道高手,他们是靠这个吃饭的,但美国人没有这方面经验,对此结果大惊失色,于是组织了一个心理调查组进行全面调查,想弄清楚怎么回事,结果发现,洗脑术的奥妙在于:从极其细微、看似无伤大雅的小事情上得到让步,比如让他说出“美国并不是十全十美的”这句话,然后进一步诱导他说出“美国社会哪些方面不够完美”,最终可以把他培养成一个美国社会的批判和攻击者。

其中最重要的技巧是,每一步一定要让他留下书面记录,比如诱导他在家信中写出这些话(以提高信被寄达的希望作为诱饵),然后在精心选摘之后公布出来,让他的同伴们听到,对他构成一种印象,这样一来,不仅他无法否认这种印象,更奇妙的是,他会自动成为自己的这一新形象的忠实维护者,为维护这一形象,他会心甘情愿提供更多证实和强化这一形象的材料。

洗脑手段中最有效的是组织有奖征文比赛,凡是动笔写下某些观点、评价和立场的人,多半会成为这些观念越来越坚定的信奉者和辩护者,现在这一手段显然已被普及到各个领域,成为宝洁等品牌商家建立品牌忠诚度的常规武器。

我没查到美军心理调查组组长Henry Segal博士的资料,但查到了该小组首席调查官Edgar Schein,是MIT斯隆商学院教授,从年龄看,当时大概是在做博士后研究,后来成了组织发展学的专家,他的著作清单:

  • Brainwashing and Totalitarianization in Modern Society (1959)
  • Coercive Persuasion: A socio-psychological analysis of the "brainwashing" of American civilian prisoners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s (1961), W. W. Norton (publishers)
  •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 (1980) ISBN 0-13-641332-3
  • Organizational Culture and Leadership (1985) ISBN 1-55542-487-2
  • Process Consultation Revisited (1999) ISBN 0-201-34596-X
  • 前两本大概就是战俘研究的结果,有兴趣可以找来看看,如果说奥威尔的《动物庄园》是洗脑术的科幻版,那么Schein的就是现实版了,应该更有价值。

     

    松下问答#2:妈,我,尿,坏,男人,花心,寺庙,盲点……

    老罗生意越来越火了,牛博上好东西越来越少了,松鼠会上好玩东东却越来越多了,我,越来越喜欢松鼠了……

    http://songshuhui.net/forum/forumdisplay.php?fid=16

    Q: 为什么大多数语言关于母亲都有ma的发音?

    A: 我想可能有两个原因:
    1)人类为了适应语言的复杂发音需要,对整个声道的生理结构作了大幅度的改造,而这些改造结果在婴儿阶段还未表现出了,比如婴儿的喉(larynx)还没有像成人那样降到喉结的位置,所以,婴儿能发出的声音,受限于其器官生理结构,远远少于成人,而ma和pa是他们少数能发的音之一。
    2)在语言进化和语种分化的过程中,越是基本的词汇,越保守,越少变化,妈妈——经常是小孩学会的第一个词,显然属于最基本词汇集。

    Q: 为什么我老是听见有人喊我,实际上又没有?

    A: 人对自己名字的敏感度高过所有其它词汇
    对于听觉和语言系统而言,从别人的呼喊和交谈中识别出自己的名字,是非常重要的任务,错过对自己名字的识别,是很严重的失误。
    所以,认知系统将识别自己名字的阈值降得很低,结果,较低的相似度就会激活你的注意,比如,我在专心看书,旁边两个人在闲谈,我可能始终没注意他们的谈话内容,可一旦里面出现一个与我的名字发音相近的词汇,我会立刻抓住它并作出反应。
    我们的(more...)

    标签:
    384

    老罗生意越来越火了,牛博上好东西越来越少了,松鼠会上好玩东东却越来越多了,我,越来越喜欢松鼠了……

    http://songshuhui.net/forum/forumdisplay.php?fid=16

    Q: 为什么大多数语言关于母亲都有ma的发音?

    A: 我想可能有两个原因:
    1)人类为了适应语言的复杂发音需要,对整个声道的生理结构作了大幅度的改造,而这些改造结果在婴儿阶段还未表现出了,比如婴儿的喉(larynx)还没有像成人那样降到喉结的位置,所以,婴儿能发出的声音,受限于其器官生理结构,远远少于成人,而ma和pa是他们少数能发的音之一。
    2)在语言进化和语种分化的过程中,越是基本的词汇,越保守,越少变化,妈妈——经常是小孩学会的第一个词,显然属于最基本词汇集。

    Q: 为什么我老是听见有人喊我,实际上又没有?

    A: 人对自己名字的敏感度高过所有其它词汇
    对于听觉和语言系统而言,从别人的呼喊和交谈中识别出自己的名字,是非常重要的任务,错过对自己名字的识别,是很严重的失误。
    所以,认知系统将识别自己名字的阈值降得很低,结果,较低的相似度就会激活你的注意,比如,我在专心看书,旁边两个人在闲谈,我可能始终没注意他们的谈话内容,可一旦里面出现一个与我的名字发音相近的词汇,我会立刻抓住它并作出反应。
    我们的认知系统在这一点上采用了“宁可错杀一千,不得放过一个”的策略。

    Q: 为什么公狗和母狗撒尿的姿势不同呢?只是因为某些动物方便在树上用尿的气味标记地盘吗?

    A: 我也认为公狗尿的重要功能之一是用来圈地盘
    有一点是特别好的证据:公狗撒尿时,经常要分好几次撒在多棵树下,我见过一次,一条狗在停车场把一排七八个雪糕筒全部打上了标记,呵呵。

    Q: 值此情人节之际,如何解读“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A: 女性在择偶策略上面临一对严重的矛盾:
    一方面,她希望他的丈夫是顾家的、爱孩子的、愿意为家庭和孩子抚养投入资源的(姑且称为好丈夫),这会增加她把儿子养活成人的概率;
    但另一方面,她又希望自己的儿子最好是个采花高手(姑且称为坏男人),因为这可能为她带来更多孙子女;问题是,好丈夫只会降低你得到坏儿子的概率,矛盾就来了。
    解决方案是:嫁个好丈夫,然后找个坏情人给他戴绿帽。
    故,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是指女人寻找情人的策略,而不是寻找丈夫的策略。

    Q: 有些动物(比如袋鼩)的雄性在交配季节会不吃不喝,没日没夜的寻找雌性交配,直至数天后因雄性荷尔蒙分泌过多,丧失免疫力而死。死亡时睾丸发青。为啥?

    A: 这是设计策略问题:一次性工具未必不合算
    类似的问题有:
    1)一次性火箭合算,还是可重复使用的航天飞机合算?
    2)一次性导弹合算,还是可重复使用的轰炸机合算?
    3)自杀式轰炸机合算,还是可重复使用的轰炸机合算?
    4)一次性塑料薄膜合算,还是多年用蔬菜大棚合算?
    经过成本-收益-风险计算,许多昆虫的基因组选择了一次性设计。

    Q: 男人是不是都很花心的?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A: 那要看跟谁比了
    既然你用了“男人都”这个全称判断,显然不是要跟其他男人比,只能跟其他雄性动物比了。跟我们的猿类近亲比,男人是最不花心的了,大猩猩虽然不泡妞,但老婆很多,算不算花?黑猩猩和倭黑猩猩则是出了名的花心大少;范围放大一点,灵长类里,唯一比男人更好男人的,大概就是长臂猿了,一夫一妻制,且很少偷情。其他哺乳动物太多,暂且就不比了,这样比下来,男人在灵长类里排第二,还不错。

    Q: 寺和庙有什么区别呀?

    A: 寺住的是僧侣,庙住的是祖先和神灵
    佛教寺院、禅院,道教的观、洞,基督教的修道院,属前一类;中国的祖庙、土地庙,城隍庙等,希腊的神庙,属后一类;
    汉语中,寺-庙有混淆的趋势,这是因为,在民间宗教实践中,无论佛教还是道教,都被民众植入了祖先崇拜和神灵崇拜(这两种崇拜在起源上可能是一致的),实际上,在中国农村,佛祖、观音、寿星、土地、关帝等等,经常被一起供奉,佛教道教只剩下外衣,内核被祖先和神灵崇拜等较原始宗教取代了。

    Q: 人眼的盲点在正前方偏外面15度,为什么这个视神经进出点要在视网膜上而不在其他地方呢?比如眼球上壁或者下壁,这样视野就没有什么缺陷了。其他动物的盲点也是落在视网膜上的么?

    A: 进化的路径依赖
    自然选择下的进化是小步改进且没有远见的,眼睛的最初形态只是皮肤上一块包含感光细胞的感光区,神经在前感光细胞在后,对当时粗糙的视觉能力来说,并不构成障碍,这种不便直到该器官已十分复杂时才表现出来,但到那时候,发育过程已高度特化,不可能再作出激烈改变了。
    头足纲动物的眼睛就是感光细胞在前神经在后的,因而没有盲点。

    Q: 在搜索网站(比如google)上通过文字来搜索照片或图片那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可是如果反过来,我们想通过上传手中的照片或图片来搜索相关的网站就没办法做到,这是为什么呢?

    A: 因为文字系统是“有约定符号系统”
    文字系统的产生就是为了交流,所以必定包含了对符号意义的约定,所以,文本本身显示了其包含的“意义”,而图像中所包含的“意义”,需要被模式识别系统识别出来,困难在于:关于图像中的意义,没有约定,从不同角度去看,看到的意义(或者说提取的信息)不同,因而这样的模式识别系统必须先给他一个特定的任务导向,否则识别和搜索的结果将是高度发散的,很难符合搜索者的需求。

    考虑这样的例子:
    你给搜索引擎一个图片,里面一位美女牵着一条狗在公园草坪散步,背景中还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建筑物、树木、池塘等等。
    你认为什么样的搜索结果是恰当的?

    我认为,除非图片中包含了显著的符号化的东西
    比如人脸、商标、著名地标性建筑物、文字片段,等等,否则单纯基于图片的搜索是很难有实用价值的。

    Q: 杂食动物与草食、肉食动物比有什么优势什么劣势?

    A: 优势:在环境条件波动时,面临食物匮乏的风险相对较小;
    劣势:由于食物能提供绝大多数必须营养物,体内合成某些必须物质的能力可能退化,比如人类就失去了合成某些维生素的能力,这样,当环境变化突然收窄你的食谱时,就会面临缺乏特定营养的后果,比如败血症。

    Q: 关于线粒体的内共生学说
    关于线粒体的内共生学说,听起来好像很玄,但好像又很有道理.
    内共生学说里提到:线粒体来源于被原始的前真核生物吞噬的好氧性细菌(该细菌有可能是革兰氏阴细菌);这种细菌和前真核生物共生,在长期的共生过程中演化成了线粒体。
    在这里我有些疑问:
    1.为什么真核生物吞噬\细菌后不会被细菌繁殖侵染而导致宿主的死亡?
    2.属于原核生物的细菌怎样进化成了带细胞核的真核生物?
    3.成为细胞一体的细菌(线粒体),就会失去自主性了?为细胞一直提供能量?
    4.假设内共生学说成立,那么线粒体有可能再次进化使人类成为更高层次的生物吗?

    A: 我在另一个帖子里陈述了对寄生-宿主关系的看法,同样适用于共生关系:
    寄生物-宿主关系中,关键的两个因素是:
    1)双方在多大程度上共享复制和传播通道;
    2)双方在通过共享的传播通道时,其通过机会在多大程度上是平等的;
    如果双方完全共享传播通道,并且机会均等,那么,他们就与同一生物体完全无差别,就像如今真核细胞中的各细胞器一样。
    由此可以推论:
    1)寄生物对宿主环境的特化越严重,其对宿主的危害性越小;
    2)寄生物通过母婴传播的机会越大,其对宿主的危害性越小;
    3)寄生物伴随性细胞传播的机会越大,其对宿主的危害性越小;
    (注:这一看法来自道金斯《延伸的表现型》一书。)

    一旦线粒体与细胞核平等共享遗传通道
    它们的遗传利益便完全一致,于是无须再相互伤害,达成完美合作,真核细胞的其他细胞器,道理类似。

    眼,馋,性,冷,胖,猫,悦,敏,语,跑……

    周末无事,上松鼠会论坛看看,顺便答复了一些小朋友的提问,存档于下:

    Q: 为什么单眼看东西比双眼看更容易累?

    A: 为了从背景中识别对象,视觉系统可以借助多种信息线索,包括双眼视差、光线明暗、阴影、边缘特征等等,其中双眼视差是最有效的线索,如果缺了该线索,就要费力分析其他线索,这就比较累。

    Q: 为什么人女生比较爱吃零食?

    A: 人类的灵长类祖先是以低能量食物为主的杂食性动物,为了满足能量需求,他们是整天吃个不停的;后来,在人科发展的关键时期,狩猎活动和高能量肉食的比例大为增加,人类的饮食习惯也改变了,有了“顿”的概念,即大吃一顿可以维持较长时间,类似于食肉猫科动物;这一变化,男性比女性更强烈,因为在智人形成的关键期——狩猎-采集时代,两性分工中,男性从事狩猎;所以,女性较多的保留了整天吃个不停的本能,在今天表现为爱吃零食。

    Q: 为什么生物有性与无性之分?

    A: 过去的一些解释都是基于群体选择理论,比如,维持一个高度多样化基因库有利于物种进化,然而群体选择的选择频率与物种分化和灭绝的频率相当,速度(more...)

    标签: | |
    398

    周末无事,上松鼠会论坛看看,顺便答复了一些小朋友的提问,存档于下:

    Q: 为什么单眼看东西比双眼看更容易累?

    A: 为了从背景中识别对象,视觉系统可以借助多种信息线索,包括双眼视差、光线明暗、阴影、边缘特征等等,其中双眼视差是最有效的线索,如果缺了该线索,就要费力分析其他线索,这就比较累。

    Q: 为什么人女生比较爱吃零食?

    A: 人类的灵长类祖先是以低能量食物为主的杂食性动物,为了满足能量需求,他们是整天吃个不停的;后来,在人科发展的关键时期,狩猎活动和高能量肉食的比例大为增加,人类的饮食习惯也改变了,有了“顿”的概念,即大吃一顿可以维持较长时间,类似于食肉猫科动物;这一变化,男性比女性更强烈,因为在智人形成的关键期——狩猎-采集时代,两性分工中,男性从事狩猎;所以,女性较多的保留了整天吃个不停的本能,在今天表现为爱吃零食。

    Q: 为什么生物有性与无性之分?

    A: 过去的一些解释都是基于群体选择理论,比如,维持一个高度多样化基因库有利于物种进化,然而群体选择的选择频率与物种分化和灭绝的频率相当,速度极慢,解释不了性这种复杂机制的产生。

    对于性如何起源,目前比较被接受的理论是“免疫假说”,因为寄生微生物繁殖速度比宿主快得多,因而免疫系统的变化跟不上寄生物的变异速率,而有性繁殖可以改善这一处境:通过减数分裂中的染色体重组,免疫系统可以在每一代重新洗牌。

    详细解释,可参见Matt Ridley: The Red Queen (《红色皇后》)

    Q: 为什么冬天脚放在被子外会冷,而手不会?

    A: 如果你从不穿鞋,并且大部分时间戴着手套,结果会怎样?(我不知道)

    Q: 为什么有的人喝凉水都胖?

    A: 每个人的基础代谢水平不同,所谓基础代谢水平,就是他整天啥也不干,静静的躺在床上,每天所消耗的能量。

    基础代谢水平偏高的人,不容易胖,即使吃的比较多。

    已知,甲状腺机能与基础代谢水平关系密切。

    Q: 为什么会有猫有9条命的说法呢?

    A: 猫恢复身体平衡的能力极强,无论你如何扔掷它,它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把身体姿态调整到便于四脚着地的。

    Q: 审美愉悦的产生机制是什么?

    A: 通常是你作对了一件事情,神经系统释放一点神经递质(比如多巴胺),后者作用到愉悦中枢,让你产生愉悦感,作为对你作对事情的奖励,好让你以后再次作对。

    所谓做对事情,是指该行为之结果具有正面遗传价值,即,使得构成你的基因组的那些基因,在下一代的基因库中有更高的频率。

    Q: 为什么美国人有那么多过敏症?

    A: 我猜想:
    首先,过敏有基因基础;其次,美国人大多不是原住民,他们接触的许多过敏源对他们的基因组来说,都是新的,免疫系统还没来得及对此作出调整。

    Q: 东方人喜欢描述一个事物由外缘逐步逼近核心, 比如地址格式是 国家-城市-小区-楼号-单元号, 西方人则是反过来, 先描述核心, 再用外缘来补充. 其他比如日期格式也是如此。包括语言语法也一样, 汉语通常的习惯是定语放在前.  比如: 就算你杀了我, 我也不会说的.   而英语则变成 I'll never tell even if you killed me. 是语言文化导致的逻辑方法不同, 还是基因造成的?

    A: 句子的顺序未必反映思考的顺序,语句在头脑里是以树形结构表达的,不是顺序结构,语法树的构造与解析过程的顺序(姑且称之为思考的顺序)与句子的述说和书写顺序,不存在对应关系。

    Q: 跑步时,为什么总是逆时针跑

    A: 我也认为与心脏位置有关,但与重心无关,这可能是一种保护性机制,为了保护心脏,人在各种运动和搏斗中都倾向于让左手承担保守性任务,而右手承担积极的、主动的、伸展的、或攻击性的任务,比如:
    1)迂回接近一个目标时,其他条件相同情况下,倾向于逆时针迂回,这样身体右侧扫过的范围比左侧大得多,逆时针跑的道理与此相同;
    2)拳击时,多数情况左手主防卫和短拳,右手主攻击和长拳;
    3)士兵在盾+刀或盾+矛的组合中,通常左手持盾,右手持刀和矛;
    4)当一手持物另一手划水游泳、一手抱孩子另一手喂食、一手把方向盘另一手打电话,这些,通常都是左手做第一件事,右手做第二件,其共同点:左手离身体较近,容易护住心脏。

    Q: 我们应该致力于把知识内建在基因中.

    A: 如果环境长期稳定,获得性性状便会倾向于内化为遗传性性状,这个过程叫鲍尔温效应(Baldwin effect,可参见相关维基条目),原理在于:内化可以节省学习成本,降低错过学习机会而丧失重要能力的风险。

    当环境不够稳定时,内化便没有优势了。

    Q: 人为什么会起鸡皮疙瘩?

    A: 降低皮肤血流量,以便:

    1)减少热量散发;
    2)给其他器官更多供血,通常是准备战斗或逃跑。

    Q: 什么因素是决定我们性格的主要原因呢?

    A: 进化心理学上目前比较流行、我也比较认同的看法是:
    1)性格差异中,50%左右可归因于遗传,
    2)剩下的一半中,大部分可归因于同龄伙伴及其在同龄群体中的地位,
    3)然后,兄弟姐妹排行也有较大关系,
    4)胎儿期母亲的营养和健康状况、出生的季节等胎内环境,可能有一定关系,
    5)父母、老师和其他长辈的影响,生活条件、教育经历的影响,都很小。

    Q: 关于我看到美女并想入非非时会打喷嚏?

    A: 有两种比较怪的喷嚏起因:1)突然见强光;2)吃得太快太饱。这两种医学上有描述,并且被认为是基因异常所导致。

    你这种没听说过,或许与上述之一有关系?

    关于爱情,答DNA

    DNA说:

    爱情是原始的性冲动包裹上文明外衣的产物吧。我还真看不出来,人类的爱情与动物发情期的性冲动有何本质区别,除了人自己不断美化对爱情的想象。

    我不同意这一说法。尽管对爱情的研究还很初步,但已有不少证据表明这是一种独特的人类情感,可以清晰的与其他动物本能相区别。

    Steven Pinker把愤怒、喜悦等情绪化心理功能(区别于那些受意识控制的、较为深思熟虑的心理模块,通常受大脑所谓边缘系统控制)解释为行为策略的组成部分,他把它们比(more...)

    标签: | |
    407

    DNA说:

    爱情是原始的性冲动包裹上文明外衣的产物吧。我还真看不出来,人类的爱情与动物发情期的性冲动有何本质区别,除了人自己不断美化对爱情的想象。

    我不同意这一说法。尽管对爱情的研究还很初步,但已有不少证据表明这是一种独特的人类情感,可以清晰的与其他动物本能相区别。

    Steven Pinker把愤怒、喜悦等情绪化心理功能(区别于那些受意识控制的、较为深思熟虑的心理模块,通常受大脑所谓边缘系统控制)解释为行为策略的组成部分,他把它们比作阻挡火车的抗议者把自己拷在铁轨上的手铐——其作用在于提高策略在博弈对方眼里的可信度——把策略捆绑在意识所难以控制的生理冲动上,与手铐的效果类似。在许多博弈问题,策略可信度是十分关键的,有些策略必须高度可信才有效。

    Pinker认为,爱情就是这些手铐中的一种,它让男人对女人的保护和抚养承诺变得更为可信(也让女人的守贞承诺更可信)。我觉得这一解释不错,很有前途,尽管目前证据还太少。

    Pinker在说明爱情之独特性时所列举的证据中,有一条特别有说服力:(有调查为证)那些爱上同卵双胞胎姐妹其中之一的男人,很少对另一个产生类似的情感,即使这对姐妹在所有方面都很相似。这在动物界是无法想象的,雄孔雀或许会施展浑身解数来吸引雌孔雀,但此时如果出现另一只条件类似的雌孔雀接受它的求爱,它是不会拒绝的。

    现金贿选是罪恶,实物和服务贿选却是美德

    朋友给我推荐了罗伯特·西奥迪尼(Robert B. Cialdini)的《影响力》(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今天看了一下,还不错,第二章讲人类根深蒂固的互惠传统,提到一些议员之间如何做交易、政客如何用小恩小惠争取选民的八卦,看得兴起时,我突然想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民主国家,候选人或他的竞选组织,如果向选民派发现金,换取后者的投票,是非法的,而且会遭受公众谴责,如果是派发实物,情况则变得复杂,未必非法和背德,比如为流浪者提供午餐、帐篷,向穷孩子赠送图书和玩具,给病人送药品,不仅合法,而且还会受赞扬,但要是给中产选民送手表,情况就大为不同,可能被视为变相贿选,但是,如果送的是服务,比如职业培训、环境清理、心理辅导等等,那么无论对象是穷人还是富人,似(more...)

    标签: | | |
    408
    朋友给我推荐了罗伯特·西奥迪尼([[Robert B. Cialdini]])的《影响力》(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今天看了一下,还不错,第二章讲人类根深蒂固的互惠传统,提到一些议员之间如何做交易、政客如何用小恩小惠争取选民的八卦,看得兴起时,我突然想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民主国家,候选人或他的竞选组织,如果向选民派发现金,换取后者的投票,是非法的,而且会遭受公众谴责,如果是派发实物,情况则变得复杂,未必非法和背德,比如为流浪者提供午餐、帐篷,向穷孩子赠送图书和玩具,给病人送药品,不仅合法,而且还会受赞扬,但要是给中产选民送手表,情况就大为不同,可能被视为变相贿选,但是,如果送的是服务,比如职业培训、环境清理、心理辅导等等,那么无论对象是穷人还是富人,似乎都不会被视为贿选,相反很可能被视为美德而大获赞扬。 很明显,用实物和服务代替现金,并没有改变其交易的性质,然而得到的道德评价和法律后果却截然相反。——注意:这不仅仅是立法上的不同,公众的感受和评价的确不同。 从这里可以看出,在选举问题上,公众实际上并不反对交易,他们反对的是赤裸裸的交易,从服务到实物再到现金,赤裸裸的程度越来越大,因而在公众眼里也就越来越讨厌。 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赤裸裸交易的厌恶,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器官交易是另一个例子,我在《器官移植的伦理困境》一文中曾对此加以分析:

    >在器官移植问题上,我们的伦理和法律无法容忍自由交易,这是眼下无法改变的事实。自愿的器官交易,尽管并不违背基本法理——我做出牺牲去帮助他人,同时获得报酬,这跟海滨浴场的救生员冒着生命危险提供救生服务是一样的,而多数救生员是拿报酬的。但伦理和法律体系还遵循着另一条原则,即:人的行为不仅要各方自愿、不伤害他人,还不能越过旁观者的审美底线。这条原则,已经体现在近代对肉刑的废除和当代对安乐死的抵制中。

    古典时代以来,盛行于上古的肉刑和体罚,便不断废除或缩小范围,与此同时,死刑却有增无减,显然,这并非出于对受刑者的同情,或者认为肉刑太重,而仅仅是为了满足旁观者的审美要求;各国对器官交易的普遍禁止,也是基于同样的法理原则。那么,在这样的伦理背景下,计划系统是否就不可避免呢?是否能找出某种交换和激励机制,既能为器官捐献提供足够激励,能有效协调供需,同时又不过分冒犯公众的审美取向呢?这是可能的。因为审美所针对的是行为的外观而非实质,所以如果能为自愿交易机制披上一件温情美善的外衣,而不是那么赤裸裸,公众是会接受的。

    值得探究的是:在哪些类型的交易对象上,赤裸裸的交易会令人厌恶? 初步名单:性、婚姻、器官、选举、亲戚朋友间的互助、徒弟给师傅的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