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川普〉标签的文章(2)

2016

说说川普吧。平时懒得说这些事情,过年集中说几句。

先说好的。

【亮点】

从已报道的人事安排看,川普的国内政策看起来不错,至少会比希拉里好很多,特别是教育部、劳工部、环保局、卫生部的人选,是其中几大亮点。

从这些人选,加上共和党在国会的多数,有几项前景比较肯定:

1)联邦最低工资不会提高,大好事;

2)势头正盛的特许学校不会受阻挠;

3)暖球党在联邦政府内将全面失势,气候与环境相关的管制会有松动,甚至许多预算和职位会被取消;

4)页岩革命的势头将不会在联邦层面受阻挠,此事的国际后果比国内后果意义更大;

【医保】

川普说要废Obamacare,但具体怎么弄不太明确,不过他挑了个重量级共和党国会大佬掌管卫生部,此人有医生背景,且此前在医保案上投入很多,提了个替代方案,貌似这事情会是川普的一个政策重点。

废Obamacare自然是好事,不过替代方案会怎么样很难说,推不推得动也大为可疑。

医保是个大坑,消耗政治资源极多,收获却很渺茫,弄不好的话,川普的势头和共和党团结很可能都被它拖垮。

【移民】

边境控制会加强,难民配额会减少甚至取消,这是好事。

不过,对于造成问题的拉丁移民,移民动力比司法控制的影响重要得多,而实际上,拉丁移民的动力近些年正在削弱,所以这件事情上川普其实没有多大发挥余地。

同时,他可能去削减技术移民,那是坏事,而且不像非法移民难控制,削减合法移民配额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两类移民有着完全不同的选择机制,限制后一类属于自残。

【大法官】

稍乐观,川普提名的大法官肯定比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好,但也不必期望太高,我稍稍乐观是因为我觉得他可能对这事情不太感兴趣,所以会听从共和党主流意见。

【金融管制】

相比环境方面的管制,金融管制的后果严重的多,比如Sarbanes-OxleyDodd-Frank,但从川普的民粹倾向和他对待企业的态度看,不太能指望他在放松金融管制方面有多大作为。

【政治正确】

(more...)

标签: | | | | |
7500
说说川普吧。平时懒得说这些事情,过年集中说几句。 先说好的。 【亮点】 从已报道的人事安排看,川普的国内政策看起来不错,至少会比希拉里好很多,特别是教育部、劳工部、环保局、卫生部的人选,是其中几大亮点。 从这些人选,加上共和党在国会的多数,有几项前景比较肯定: 1)联邦最低工资不会提高,大好事; 2)势头正盛的特许学校不会受阻挠; 3)暖球党在联邦政府内将全面失势,气候与环境相关的管制会有松动,甚至许多预算和职位会被取消; 4)页岩革命的势头将不会在联邦层面受阻挠,此事的国际后果比国内后果意义更大; 【医保】 川普说要废[[Obamacare]],但具体怎么弄不太明确,不过他挑了个重量级共和党国会大佬掌管卫生部,此人有医生背景,且此前在医保案上投入很多,提了个替代方案,貌似这事情会是川普的一个政策重点。 废Obamacare自然是好事,不过替代方案会怎么样很难说,推不推得动也大为可疑。 医保是个大坑,消耗政治资源极多,收获却很渺茫,弄不好的话,川普的势头和共和党团结很可能都被它拖垮。 【移民】 边境控制会加强,难民配额会减少甚至取消,这是好事。 不过,对于造成问题的拉丁移民,移民动力比司法控制的影响重要得多,而实际上,拉丁移民的动力近些年正在削弱,所以这件事情上川普其实没有多大发挥余地。 同时,他可能去削减技术移民,那是坏事,而且不像非法移民难控制,削减合法移民配额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两类移民有着完全不同的选择机制,限制后一类属于自残。 【大法官】 稍乐观,川普提名的大法官肯定比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好,但也不必期望太高,我稍稍乐观是因为我觉得他可能对这事情不太感兴趣,所以会听从共和党主流意见。 【金融管制】 相比环境方面的管制,金融管制的后果严重的多,比如Sarbanes-OxleyDodd-Frank,但从川普的民粹倾向和他对待企业的态度看,不太能指望他在放松金融管制方面有多大作为。 【政治正确】 川普带来的最好前景可能是政治正确紧箍咒的打破,许多人们敢怒不敢言的烂事将得到遏制,一些蒙尘已久的常识正义得以恢复,西方传统价值观有机会再次扬眉吐气。   再说坏的。 【宪政传统】 川普不是个尊重宪法和宪政传统的人,远远不是,在这一点上,除罗斯福外,我想不出比他表现更差的美国总统,其他政客藐视宪法还会偷偷摸摸遮遮掩掩,他连遮掩都不会,这是他最令我反感的地方。 我曾反复说过,宪法≠《宪法》,复制宪法文本、议事程序、政府结构很容易,但达致宪政均衡却很难,既有的均衡依靠参与各方对传统的尊重以及对违背传统之后果的预期。均衡一旦打破很难恢复,川普很可能是个破坏者。 以候选人身份公然威胁媒体,勒令制造企业回迁,暗示不接受选举结果……,有些恶劣做法(第三项尤其恶劣)虽不会有短期后果,但会改变人们的预期——原来这么没下限的事情也是可以被接受的啊? 【经济政策】 川普人选中最烂的一个就是[[Peter Navarro]],此人要么是蠢蛋,要么是哗众取宠的投机分子,对Navarro的青睐最清楚的展示了川普对经济问题的理解力。 【基础设施建设】 蠢。暴露了骨子里的国家干预主义。 【跨国公司】 现在还不清楚川普会如何拿跨国公司下手,如果贸易保护法案通不过或者不起作用,会不会从其他方面下阴招?比如海外利润,避税问题,EB5配额,其他管制陷阱?如果川普果真把制造业回归当成重点,跨国公司估计没好日子过。 【贸易保护】 从专门为Navarro设立新机构(National Trade Council)这个动作看,川普的保护主义看来不会是空话了。 废[[NAFTA]]的后果之一将是正在退潮的墨西哥移民猛增,这我之前说过。 假如贸易保护是专门用来打击中国的,那倒还说得过去,但必须明白这是为打击中国而付出的代价,不是收益,判断他是否明白这一点,可以看他是否为此而从其他方面寻求弥补,比如向盟友和潜在盟友提供更好的贸易条件,从川普对待TPP的态度看,不太可能。 乐观点是,国会大概不会同意将关税提至两位数,大概也不会废NAFTA和WTO,而川普能做的主要是停止推动更多自由贸易协定,在行政分支的权限内展开贸易战,设置一个个双边壁垒,推动贸易相关的管制,果若如此,其伤害将小于Smoot-Hawley法案。 【西方联盟】 川普可能做出的最坏事情将在外交方面,具体说就是:挫伤盟友,毁掉联盟。 美国总统在内政上推动能力有限,尤其是那些利益牵扯广泛的事情(比如税收、医保和最低工资),但在国际事务上行动能力要强得多,而这恰恰是川普最危险的地方。 打击中国,强挺以色列,踢开联合国,这些都很好,问题是,毁掉西方联盟这一件事,足以抵消其他全部好处百倍不止。 停掉TPP的前景已经挫伤了不少亚太盟友,未来假如在南海问题上甩手,西方联盟的这条腿就折了。 从川普对待普京的态度看,他很可能抛弃东欧和GUAM的盟友(后者实际上已经破裂了)。 最重要也最令人痛惜的被挫伤者或许将是英国,本来,英国退欧是强化盎格鲁联盟并以此为基础重建世界秩序的一次良机,但川普极可能毁掉这个机会,在这一点上他比希拉里更指望不上。 【总结】 从截止目前的表现看,川普将带来许多好东西,但不幸的是,他在最重要问题上极可能犯的错误,将让这些好处全部黯然失色。 当然,也可能我看错了,他或许不会犯下我所预料的错误,他过去的姿态或许只是一种姿态,果若如此,将是美国之幸,文明之幸。 所以我在此设定一个开关:假如未来的进展证明他的贸易保护政策仅仅用来打击文明的敌人,假如他积极拥抱退欧后的英国,不抛弃盟友,不牺牲其利益,不将他们推向敌人怀抱,我会立即黑转粉,并满心喜悦的承认自己看错了。  
成功篡夺

【2016-06-13】

@赵昱鲲: 新反动派的名字好赞。顺便问一句:辉总打算就美国大选写点什么吗?

@whigzhou: 不想多写,我就随便说几句吧

@whigzhou: 这次大选,认同问题(即你们-我们之辨)占据了核心位置(至少对共和党),结果美国/西方特殊论(或曰文化主义)占了上风,其要点是:美国/西方的文明诞生自一个极为特殊的历史过程,根植于独特的民族/文化背景,尽管有着相当大的包容性,但即便在今天,离开某些民族/文化特质,它也无法自我维持下去。

@whigzhou: 这些民族/文化特质并非由普遍人性所自动保证,所以我们若要保存这一文明,就不能无差(more...)

标签: | | | |
7209
【2016-06-13】 @赵昱鲲: 新反动派的名字好赞。顺便问一句:辉总打算就美国大选写点什么吗? @whigzhou: 不想多写,我就随便说几句吧 @whigzhou: 这次大选,认同问题(即你们-我们之辨)占据了核心位置(至少对共和党),结果美国/西方特殊论(或曰文化主义)占了上风,其要点是:美国/西方的文明诞生自一个极为特殊的历史过程,根植于独特的民族/文化背景,尽管有着相当大的包容性,但即便在今天,离开某些民族/文化特质,它也无法自我维持下去。 @whigzhou: 这些民族/文化特质并非由普遍人性所自动保证,所以我们若要保存这一文明,就不能无差别的接纳任何人作为共同体成员,成为我们的公民伙伴,换句话说,一套制度的存续可能性,对其成员特性并非中性的。 @whigzhou: 这一结果原本是好事,表明美国人终于(再次)抛弃了普世主义,但悲剧在于,这个议题被一个坏蛋窃取了,本来最积极鼓吹特殊主义的是我们新反动派,但因为新反动派始终未能在共和党在成为主流,结果让川普这个民主党中左分子成功篡夺 @whigzhou: 川普的成功将会把特殊主义安放到一个强共同体的平台上,结果将是欧式右翼(文化保守+排外+贸易保护+福利主义),如此一来,特殊主义要么走向失败,要么成功的将美国乃至整个美利坚治世引向衰弱 @whigzhou: 小罗斯福以降,我从未见过如此恶劣的局面,所以目前我所指望的最好结果就是一届瘫痪的政府 @whigzhou: 早先我认为川普政府将会瘫痪,但眼看共和党大佬一个个放弃节操为川普站台,现在我觉得希拉里政府瘫痪的机会或许更大,最好的结果是:希拉里当选,然后国会很快开始重罪调查,半年一年内进入弹劾程序 @whigzhou: 川普带来的最糟结果将是:毁掉右派手中这种重要且极具号召力的牌,他将用一系列悲剧性后果吓住选民,让他们在很长时间内不敢再考虑特殊主义 @whigzhou: 川普初选胜出靠的就是认同议题,他那些欧式右翼政策(最低工资+福利主义+贸易保护)并没有多大吸引力,这一点可以从如下反差中看出:虽然川普初选得票率很高,但在州级和地方选举中胜出的共和党人大多数是反川普的,因为认同是全国性议题,在地方选举中没位置 @whigzhou: 这次选举另一个看点是Libertarian将成为真正有分量的第三党,我要是有票也会投给Johnson,Libertarian虽然也是孤立主义者,但比川普好多了,他们的孤立主义会让美国以外世界变坏,但至少美国本身变好了,以后再出来救世界不迟,但川普将是内外皆毁。 @whigzhou: 再说Libertarian近年来也在进步,像Ron Paul这种罗斯巴德墙上挂的蠢货不多了 @盐光水灵Isabel: 追寻川普的思路,要有赛车手的素质,随时调整;他是目的主义或实用主义者,他随时根据后来的斟酌修改看法,但核心概念离不开一个以目的为主的 @whigzhou: 你们总是替他辩解某某说辞只是竞选策略不是真实立场,那如何才能了解他真实立场呢?竞选之前的态度?对啊,那时候他不就是民主党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