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客家〉标签的文章(1)

行记:10/09/21,广昌-赣县

广昌仍属赣语区,但再往南入宁都,就到客家区了,宁都大概是客家的北疆了,比汀州和赣州这两个后方客家大本营还要后方300多里。

今天从于都到赣县的这最后50公里,和去年底回家的路线已经重合了,当时我从于都向东到汀州,沿武夷山脉的另一边向北,这样,除梅州之外,客家重镇算是走全了。

走马观花之间,有一点印象比较清晰:从粤北的客家前线,到赣南腹地,再到汀州大本营,客家的防御姿态是逐级减弱的,这从村落布局、建筑结构、对待陌生人的态度中,都可以明显体会到。

我最初留意这些现象,是因为一位粤籍朋友提到他(他本人有一半广府血统和一半客家血统)对客家性格的感觉,后来的观察能对上号但又不尽一致。

客家的防御姿态、它所呈现的梯度、客家区残留的数量稀少但分布很广的瑶族和畲族村落,以及大量县名中体现的顺服归化的含义——从化、和平、定南、安远、平远、武平、永定、宁化、始兴、兴宁……,这种种背后,隐藏着当初中原来客与当地土著(以及先来之客)之间冲突的惨烈,让我想起沈从文所描画的湘西故事。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

里程:205km

住宿:113元,樱花宾馆(原 标签: | | |

680

广昌仍属赣语区,但再往南入宁都,就到客家区了,宁都大概是客家的北疆了,比汀州和赣州这两个后方客家大本营还要后方300多里。

今天从于都到赣县的这最后50公里,和去年底回家的路线已经重合了,当时我从于都向东到汀州,沿武夷山脉的另一边向北,这样,除梅州之外,客家重镇算是走全了。

走马观花之间,有一点印象比较清晰:从粤北的客家前线,到赣南腹地,再到汀州大本营,客家的防御姿态是逐级减弱的,这从村落布局、建筑结构、对待陌生人的态度中,都可以明显体会到。

我最初留意这些现象,是因为一位粤籍朋友提到他(他本人有一半广府血统和一半客家血统)对客家性格的感觉,后来的观察能对上号但又不尽一致。

客家的防御姿态、它所呈现的梯度、客家区残留的数量稀少但分布很广的瑶族和畲族村落,以及大量县名中体现的顺服归化的含义——从化、和平、定南、安远、平远、武平、永定、宁化、始兴、兴宁……,这种种背后,隐藏着当初中原来客与当地土著(以及先来之客)之间冲突的惨烈,让我想起沈从文所描画的湘西故事。

路线图 by Google Maps.

里程:205km

住宿:113元,樱花宾馆(原明月楼大酒店),此行房费首次超过100块,不过我实在喜欢这个位置。

晚饭:兴国米粉蒸鱼,名气挺大,鱼不好吃,米粉还行,且可充主食;酒椒淮山,不错,酒椒就是用酒泡的辣椒,味道挺特别,辣味也较适中,是不错的辅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