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审美〉标签的文章(3)

审美偏好的若干可能来源

前几天和学总一起啃猪脚时,问起之前和大诗面基时都聊了些啥,学总说,尽是些漫无边际的闲扯,比如其中一个话题是容貌审美,他自己倾向于平均脸假说,而大诗指出优势文化的影响,学总继而指出,这一影响可能是通过改变个人所观察到的人脸样本集而起作用的,因而与平均脸假说不构成竞争。

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这问题,觉得对容貌的审美偏好可能有更多来源,而且优势文化的影响也可能不限于改变用于计算平均脸的样本集。下面几个因素似乎都可能会让一个族群所表现出的审美倾向偏离平均脸(当然不限于脸,可以是审美偏好所指向的任何容貌指标):

(我猜)

1)非猿化:对于人类区别于猿类近亲的那些指标,理想值会朝远离猿类特征的方向偏离。

比如有关直立化的指标:腿长/身高比,非罗圈腿,挺拔的胸部……;

有关体毛退化的指标:光洁润泽的皮肤;

与烹饪和工具使用所导致的撕咬/咀嚼功能退化有关的指标:牙床缩小导致的吻部内收,吻部内收导致的突出下巴,更细、排列更紧密的牙齿,更小的嘴巴开口度,吻部内收和开口度减小导致的鼻子更窄更前突,更纤细的咀嚼肌,更(more...)

标签: | |
5588
前几天和学总一起啃猪脚时,问起之前和大诗面基时都聊了些啥,学总说,尽是些漫无边际的闲扯,比如其中一个话题是容貌审美,他自己倾向于平均脸假说,而大诗指出优势文化的影响,学总继而指出,这一影响可能是通过改变个人所观察到的人脸样本集而起作用的,因而与平均脸假说不构成竞争。 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这问题,觉得对容貌的审美偏好可能有更多来源,而且优势文化的影响也可能不限于改变用于计算平均脸的样本集。下面几个因素似乎都可能会让一个族群所表现出的审美倾向偏离平均脸(当然不限于脸,可以是审美偏好所指向的任何容貌指标): (我猜) 1)非猿化:对于人类区别于猿类近亲的那些指标,理想值会朝远离猿类特征的方向偏离。 比如有关直立化的指标:腿长/身高比,非罗圈腿,挺拔的胸部……; 有关体毛退化的指标:光洁润泽的皮肤; 与烹饪和工具使用所导致的撕咬/咀嚼功能退化有关的指标:牙床缩小导致的吻部内收,吻部内收导致的突出下巴,更细、排列更紧密的牙齿,更小的嘴巴开口度,吻部内收和开口度减小导致的鼻子更窄更前突,更纤细的咀嚼肌,更薄的嘴唇(是指嘴唇肌肉更薄,不是指嘴唇外翻程度或唇线位置)…… 有关大脑膨胀的指标:更显著的前额,被前额膨胀所淹没的眉脊; 有关表情工具的指标:清澈的瞳孔,鲜明的眼白,线条分明的眉毛,酒窝,大眼睛…… 2)性选择,第一类指标中有些可能被性选择挑中因而得到强化,但性选择也可能挑中其他无关指标,被挑中的指标,理想值将朝性选择的方向偏离。 比如男性身高,下巴突出度,前额宽度和突出度;女性腰臀比、乳房形状及尺寸、提携角、脖子长度、红润嘴唇、更浅的肤色…… 3)优势文化 我相信优势文化的审美影响是存在的,这不是因为(如学总所认为的)优势文化占据了更多传播位置,因而在个体计算平均脸的样本集中占了更高比例,而是因为:计算平均脸的算法,大概会对来自较高地位的样本赋予更高的权重。 因优势文化影响而发生审美偏离,我能想到的最明显例子是头发,对卷发和浅发色的热衷,显然是文化影响的后果,对双眼皮的偏好可能也是,不过这一点我不太确定。 4)富裕线索 透露个体以往富裕生活的指标,大概会得到偏爱。(优势文化的影响其实是它的一个特例) 前面第一类指标中与咀嚼功能有关的那些,在个体之间会有差异,而这些差异可以部分的归因于后天的生活史状况,比如特定年龄的牙齿状况,和粗糙食物有关,咀嚼肌的发达程度或许也和食物粗糙与否有关。 另外,与表情和体态有关的容貌指标,或许也可反映个体生活状态:长期忧愁或闷闷不乐或许会在皱纹上表现出来,长期劳作者很难保持细嫩手指,静脉曲张因其暴露了长期的负重劳累,就被视为是丑陋的,许多农活会导致弯腰驼背,还有,假如你地位很低,常年需要在大人物面前低头哈腰曲膝,体态就会变得比较猥琐…… 不过胖瘦这个指标究竟是被怎么对待的,我还没想清楚,一种说法是,大家都吃不饱时,胖会得到一些偏爱,等大家都吃撑了,瘦就被偏爱了,不过这说法和我的历史经验貌似并未很好的吻合,存疑。 5)健康线索 这方面大卫·巴斯说过一些,诸如对称性、皮肤光泽之类,我暂时还补充不了什么,不过仔细检查应该还能找出一些。 最近忙,以后有空可以考虑为大象公会攒一篇,题目当然是《外貌协会入会考试辅导教材》。  
[微言]审美

【2014-10-07】

@宅基爆宅弯 辉总问个问题,一个时代对美的共识是怎么形成的

@whigzhou: 只能说一定程度上且多半是局部的共识吧,可从四方面考虑:1)审美有进化适应上的理由,2)有认知系统特性上的理由,这两点上人类自然有共性,3)大众对个别明星的追随/模仿形成的时尚潮流,4)共识也可以是协调博弈和沿袭传播的结果

@whigzhou: 第一点是说,我们都有某些审美倾向,是因为那会导出让我们在遗传上受益的行为。

@whigzhou: 第二点是说(粗糙说法),我们的认知系统都有某些敏感点,一旦被戳中就会产(more...)

标签: |
5334
【2014-10-07】 @宅基爆宅弯 辉总问个问题,一个时代对美的共识是怎么形成的 @whigzhou: 只能说一定程度上且多半是局部的共识吧,可从四方面考虑:1)审美有进化适应上的理由,2)有认知系统特性上的理由,这两点上人类自然有共性,3)大众对个别明星的追随/模仿形成的时尚潮流,4)共识也可以是协调博弈和沿袭传播的结果 @whigzhou: 第一点是说,我们都有某些审美倾向,是因为那会导出让我们在遗传上受益的行为。 @whigzhou: 第二点是说(粗糙说法),我们的认知系统都有某些敏感点,一旦被戳中就会产生美感,而因为我们的认知系统都差不多,所以就有好多一样的敏感点 @whigzhou: 三四两点是说,当有明星存在时,由模仿即可形成共识,没有明星时,共识也可经由协调而产生,所谓协调是指:当每个人都不希望和大家步调太不一致时,就会自动向一个聚点靠拢,最终达成步调一致,好比大厅里的有节奏鼓掌,开始很乱,然后越来越整齐,十几秒后便可实现同步,无须指挥 @innesfry:我觉得首先要区分两个概念,即对艺术作品的审美(传统意义上的美学)和对异性的审美,辉总说的应该是后者。对异性的审美,应是主要由进化适应和性选择塑造的;流行文化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性心理,我非常怀疑:给人从小看胖子明星演的电影,能让他长大看到胖子就性兴奋吗? @whigzhou: 嗯,这两个是最好分开说,机制太不一样,不过我之前说的其实是针对前者 @whigzhou: 我倒觉得性审美也不是没给流行文化留下余地,在适应性的限制下,一些细微差异中还是可以看出文化影响 @whigzhou: 就说胖瘦程度吧,据说南亚男人心目中的最理想女性身材,比欧洲男人的要稍胖一些 @whigzhou: 其实性选择的作用点很有点任意性,性选择确是基本动力,但它具体作用在什么特性上,文化有机会影响 @whigzhou: 同样是性选择,在孔雀是拉长了尾羽,在另一种鸟身上却拉长了冠羽,再另一种则是改变了翼羽颜色,当然未必完全没有适应上的理由,但恐怕也有很大任意性  
[微言]审美与客观性

【2014-02-10】

@辻郖杉 请问辉总,国产影视剧烂片层出不穷的原因是格雷欣法则能解释的么?

@whigzhou: 主要是因为观众欣赏水平烂,所以这些烂片收视率一点不低,不比稍好或不那么烂的片子低,至于好片,基本没人看

@阿撒托斯-:这里所指的“好片”或“烂片”的划分明显不是由多数人的意见决定的,那么它究竟是由什么决定的呢?(这当然不是一个新鲜的问题了,关键是想借此听听辉总你的看法)

@whigzhou: 尽管特定片子的评价很主观,但对片子好坏,还是可以找出一种有意义(more...)

标签: |
5037
【2014-02-10】 @辻郖杉 请问辉总,国产影视剧烂片层出不穷的原因是格雷欣法则能解释的么? @whigzhou: 主要是因为观众欣赏水平烂,所以这些烂片收视率一点不低,不比稍好或不那么烂的片子低,至于好片,基本没人看 @阿撒托斯-:这里所指的“好片”或“烂片”的划分明显不是由多数人的意见决定的,那么它究竟是由什么决定的呢?(这当然不是一个新鲜的问题了,关键是想借此听听辉总你的看法) @whigzhou: 尽管特定片子的评价很主观,但对片子好坏,还是可以找出一种有意义的客观标准(并且区别于多数意见) @whigzhou: 比如,爱看烂片的人,通常口味不挑剔,好片子不会让他们泛恶心,但反过来,烂片常常会让爱看好片的人泛恶心 @whigzhou: 再比如,爱看烂片的倾向,常常与不爱读书的倾向是相关的,以上两点都是可以客观度量的指标 @XamilyGuy:往往这种主观的东西都可以从相互体验中提炼出一些“客观的”标准。比如笑点或者说幽默感,有人喜欢爱情公寓、春晚段子,有人喜欢英式没品笑话。有人会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事实是后者清楚了解春晚段子的笑点只是觉得太幼稚,而前者根本无法理解后者乐趣所在。因此可以说有高低之分 @whigzhou: 嗯 @whigzhou: 所以鄙视大致是种偏序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