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媒体〉标签的文章(18)

饭文#B0: 报业困境的症结

报业困境的症结
辉格
2009年5月21日

随着一连串亏损、破产、停止纸介质发行、停刊的消息不断传来,美国报业的危机似乎远未见底;上月,连老谋深算的默多克也终于沉不住气,带头向谷歌发难,激烈指责谷歌窃取媒体的版权内容,《华尔街日报》总编汤姆森和美联社主席辛格顿随即应声附和,将谷歌称为窃贼和寄生虫;可是,谷歌的做法并不违法,如果报业领袖们皮包里还没装着可以用来和谷歌谈判的可行方案,那么这些指责,除了可以为他们发泄怨气之外,对改善报业的处境并无帮助。远从这场报业危机初露端倪时起,业内从老板到记者(more...)

标签: | | |
389

报业困境的症结
辉格
2009年5月21日

随着一连串亏损、破产、停止纸介质发行、停刊的消息不断传来,美国报业的危机似乎远未见底;上月,连老谋深算的默多克也终于沉不住气,带头向谷歌发难,激烈指责谷歌窃取媒体的版权内容,《华尔街日报》总编汤姆森和美联社主席辛格顿随即应声附和,将谷歌称为窃贼和寄生虫;可是,谷歌的做法并不违法,如果报业领袖们皮包里还没装着可以用来和谷歌谈判的可行方案,那么这些指责,除了可以为他们发泄怨气之外,对改善报业的处境并无帮助。远从这场报业危机初露端倪时起,业内从老板到记者编辑,有心者们早已开始为报业的出路而思索,然而迄今没人能拿出一个让人看到希望的方案;本月初Amazon发布大幅面电子阅读器Kindle DX,竟被许多报业人士视为救星,业内气氛之迷茫与惶恐,可见一斑。

在为报纸和其他纸媒当前所面临的困境寻找出路之前,首先要弄清楚一个基本问题:一篇文章,为何在过去能为作者和出版者赚到钱,而现在却不行了?而要回答这个问题,还要从文章的特性说起;每篇文章,无论是新闻报道或是评论随笔,都是一件思想作品,其中包含着作者的若干观念;无论是作者写作、编辑选择文章、出版人出版发行报纸,除了由此而获得报酬之外,很重要的——常常是首要的动机,是为了把这些文章中所包含的信息和观念尽可能多的复制和传播出去,让尽可能多的人了解这些观念;有人或许会说,并非每个人都热衷于传播自己的观念,是的,但这样的人不会进入报业,成为记者、编辑、作家和出版人,这是自我选择的结果;你大概很难找到一位作家,从不在乎别人是否看他文章,看了怎么想,而仅仅为稿费而写作。

在读者方面,他花时间甚至花钱阅读一篇文章,大致出于三个动机:获得信息和知识,了解他人尤其是专家对某些问题的见解,阅读过程本身所带来的乐趣;有意思的是,这三方面需求的满足,全都依赖于文章所含观念的传播广度:一篇报道,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阅读,我是很难判断其真实和客观性的;相反,如果我知道同时有一百万人在看这篇报道,那我就可以预期,其中总有不少人了解内情、或熟悉相关背景、或拥有相关专业知识和判断力,对于其中的失实、偏颇和认知偏差,他们很可能提出异议,这样,如果我没听到这样的异议,就会感觉比较踏实;同时,因为我相信记者编辑们会比我更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也就相信他们会持有起码的谨慎和谦逊。

因此,观念的传播广度,是读者评估文章价值重要指标,一篇在封闭小圈子里传递因而很少有机会被挑刺的文章,其价值便很难得到认可,不仅新闻报道如此,分析评论文章也是如此,在这里,每位读者实际上都充当了其他读者的质量检验员。即便是那些非公开的专业分析报告,其质量保障也必须建立在作者过去凭借大量公开文章所树立的专业声誉,并且多数情况下,非公开报告的读者本身就是领域内的专家。观念传播的这一特点,同样体现在科学研究中,匿名评审、同行评价、论文引用率,已成为评价学术质量的核心手段,也是科学得以发展的组织基础。

阅读本身所带来的乐趣,同样依赖于传播广度;尽管许多人声称他们的品味如何独特,他们的审美判断如何独立自主,实际上,很少有人不需要审美共鸣和价值认同,我们的阅读品味和审美情趣无时不受他人影响,许多时候,人们会仅仅因为身边的人都在谈论某篇文章而兴致盎然的找来阅读,并从共鸣中获得快感。

既然无论对于作者还是读者,无论哪一类文章,创作和阅读的动机都严重依赖于传播广度,那么,显而易见的判断便是:任何寻求突破报业困境的努力,都不可以限制观念的复制和传播为手段,这样做将是自杀性的。问题是,如果不限制复制传播,媒体如何获得收入?在纸媒时代,这不是个问题,那是因为,纸媒的复制和传播过程会自动给出版者带来收入,而那又是因为,纸媒的复制源和复制品是分离的:你看到一份报纸,想要另一份的话,只能从出版商那里买一份复制品,如果你想用你看到的那份来复制,其成本高远高于买一份,即便在复印机发明之后,仍然如此;这就好比你看到一头品种优良的小猪,也想养一头的话,只能找种猪场买,用你看到的那头来复制,不是不可能,成本高到不可想象,若非如此,种猪场的商业模式便顷刻瓦解。

纸媒的好处还不止于此,即便复印成本足够低,复制过程仍可自动为出版商带来收入,因为除了整版广告,其内容和广告常常是不可分的,而广告收入占出版收入大头,因而出版商或许还乐意有人替他复制发行。然而现有数字出版技术瓦解了上述基础:所有复制品都成了成本可行的复制源,而内容可以任何切割拼凑,复制者不会好心帮你把广告带上。有了上述分析,我们似乎隐约可以窥见报业的出路所在:不要试图限制传播,收费阅读是不可取的,但要设法让传播过程自动产生收入;为此,报业应设法开发出新的数字出版技术,结合当前迅速发展中的内容聚合技术,既便于内容的复制和传播,又能保持内容再现的某种不可分割性——这意味着任何局部或完整的再现都可与广告位相绑定;同时,技术上的不可分割性,还应配之以法律上的不可分割性和新的授权模式。

饭文#77: 报业失去了什么?

(按:新年伊始用这么一篇来吓唬报业同仁,似乎不太吉利,也不太厚道,呵呵)

报业失去了什么?
辉格
2008年12月29日

上周五,纽约时报集团宣布挂牌出售波士顿红袜棒球队17.5%股份,就在之前两天,它刚刚宣布了近年来最糟糕的业绩,不仅传统的印刷广告收入继续加速下滑,连此前一直在增长的网络广告也开始下降。为了应付收入下滑和现金流枯竭的局面,纽约时报安排了一系列资产出售;早在去年初,它已出售了包括九家电视台在内的广电业务;上月中旬,它抵押了去年刚刚建成启用的总部大楼来换取贷款;在出售红袜队股份之后,它很可能(more...)

标签: | |
499

(按:新年伊始用这么一篇来吓唬报业同仁,似乎不太吉利,也不太厚道,呵呵)

报业失去了什么?
辉格
2008年12月29日

上周五,纽约时报集团宣布挂牌出售波士顿红袜棒球队17.5%股份,就在之前两天,它刚刚宣布了近年来最糟糕的业绩,不仅传统的印刷广告收入继续加速下滑,连此前一直在增长的网络广告也开始下降。为了应付收入下滑和现金流枯竭的局面,纽约时报安排了一系列资产出售;早在去年初,它已出售了包括九家电视台在内的广电业务;上月中旬,它抵押了去年刚刚建成启用的总部大楼来换取贷款;在出售红袜队股份之后,它很可能继续出售《波士顿环球报》和About.com。很明显,如果在未来几个季度中无法遏制收入下滑趋势,纽约时报集团将面临与芝加哥论坛报集团同样的破产命运。

近年来,在互联网和新媒体冲击下,美国传统报业早已陷入困境,金融危机或将成为打垮它的最后一击。那么,究竟什么因素使得报业在网络冲击下如此不堪?要知道,并非所有传统媒体都是如此,通讯社和电视网在网络时代就活得很好,甚至还在增长。从这一对比中,我得出的判断是:在印刷媒介到电子媒介的变迁中,必定有一种报业原本拥有的核心资源丧失了。它是什么?

我们每天从外部世界获得的信息,可分为两类,一种是出于我们即时的需要而主动求索的,一种是别人认为我们可能会需要而主动向我们推送的,传统媒体做的便是后一种。一个人每天愿意接受他人推送来的信息的量,十分有限,少于这个量的信息,他会视为享受,而多于这个量,就是负担了。一份报纸要做的,就是在你能接受的那个容量限制下,装进那些最能引起你兴趣的信息;这些信息,它可以从通讯社采购,也可以自己去采编。

如果这份报纸只给你一个人看,那报社就是你的情报顾问;但是多数人雇不起情报顾问,所以报纸必须达到最小发行量来支撑它的采编团队;它能否做到这一点,取决于它能否从成本可行的发行半径内的识字人口中,找出足够大的共同兴趣集合。在报业发展早期,每个城市和地区都会有一批办报人来尝试,在经历过一番淘汰之后,当竞争格局稳定下来,那些成功找到足够大的共同兴趣集,从而突破了最小发行量的报纸,便生存了下来。

一份报纸一旦有了稳定发行量,便获得了这样一种地位:它成了读者了解外部世界的窗口。人们在茶余饭后或坐车等电梯时,翻阅一下报纸,便通过这个窗口获知这世界又发生了些什么;此外,有些人还会订阅一两份杂志,来满足自己的独特信息需求,由于杂志的成本结构对最小发行量的要求更低,因而可以针对更狭窄的共同兴趣。由于受到最小发行量门槛的保护,窗口地位一旦获得便很难撼动,于是窗口成为一种独特的资源,报社可以将其中一部分租给广告商,这构成了其运营收入的大部分。

但是,窗口资源并非恒定不变,每当新技术改变采编、印刷、投送和信息展示等任何一个环节的成本结构时,报业总是会受到冲击。实际上,上世纪互联网发展之前,已经有了两次大冲击。第一次是电视,它开辟了全新的窗口,但报纸凭借信息密度高、可选择性随机阅读和可利用零星时间阅读这三大优势,虽然被电视夺走大块份额,但仍争得了生存空间;第二次是数字化出版和图文传输技术,扩大了报纸的有效投送半径,使得大批地区性报纸难以独立生存,要么萎缩为地方小报,要么依附于全国性报业集团。

这次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冲击无疑更加猛烈,新闻门户、内容网站、订阅邮件和RSS阅读器,都在努力成为新的窗口,实时网络新闻在时效性上压过了日报,报纸赖以抵御电视的三大优势中,前两个已经丧失:多媒体和互动技术在表达能力和信息密度上都远胜报纸,选择性和随机阅读也更加灵活,而第三个优势,随着高分辨率智能手机的普及,和手持阅读器的发展,以及未来电子纸的出现,也正在或即将丧失。

旧窗口已经瓦解,新窗口有待建立,报业的未来(如果还有未来的话),必须在新的技术基础、业务模式和成本结构上彻底重建,立志于未来者,应将新媒体视为机会,而非洪水猛兽。

饭文#30: 新闻产业面临结构动荡

(按:这场动荡会让一批惯于以社会良心自居的美国愤怒文青丢掉饭碗,传媒商业化会更加深入,好,默多克万岁!)

新闻产业面临结构动荡
辉格
2008年7月4日

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演进和互联网的繁荣,传统新闻产业正遭受严重冲击。在美国,报纸发行量下降,广告收入大量流失,许多报纸尤其是地方性报纸难以为继,最近麦克拉奇等多家报业集团先后宣布大幅裁员,芝加哥论坛报集团为摆脱财务困境而卖掉了其总部大楼,成了传统报业衰败的象征。与此同时,几大通讯社却显得异常活跃,并取得了不错的增长,彭博社迅速崛起,汤(more...)

标签: | |
624
(按:这场动荡会让一批惯于以社会良心自居的美国愤怒文青丢掉饭碗,传媒商业化会更加深入,好,默多克万岁!) 新闻产业面临结构动荡 辉格 2008年7月4日 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演进和互联网的繁荣,传统新闻产业正遭受严重冲击。在美国,报纸发行量下降,广告收入大量流失,许多报纸尤其是地方性报纸难以为继,最近麦克拉奇等多家报业集团先后宣布大幅裁员,芝加哥论坛报集团为摆脱财务困境而卖掉了其总部大楼,成了传统报业衰败的象征。与此同时,几大通讯社却显得异常活跃,并取得了不错的增长,彭博社迅速崛起,汤姆逊路透社合并为最大金融信息提供商,新闻集团则收购了道琼斯。看上去,新闻产业正在经历一场结构性动荡,这一状况值得引起国内媒体对自身前途的思考。 在技术上对新闻业造成冲击的有这样几个因素:电视和网络等媒体的发展使新闻消费者提高了对信息及时性的要求,冲击了定期出版模式;汇集海量信息的内容和门户网站迫使传统媒体向其提供内容,否则将面临被边缘化的危险;搜索引擎改变了信息组织和分发模式,因此也改变了广告投送模式;照相手机、家用DV和Web2.0大大丰富了新闻生产、发布和传播手段。 在传统模式下,一家报社拥有新闻业的几乎全部功能:他有通讯员网络因而是新闻发现者,有记者团队因而是新闻生产商,有分析和评论员因而是新闻增值服务商,有编辑部因而是新闻评估和筛选者,有定期出版物因而是新闻发布者,有发行部因而是新闻分销商,有广告版面和广告部因而是广告发布和销售者。不仅报社,广播和电视台等媒体也是如此,虽然每个企业内部有精细的分工,但企业之间却很少有分工。 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打破了传统的全能作坊式新闻企业所赖以存在的基础,今天,除非你能够发展成新闻集团式的多元化跨媒体新闻巨头,否则新闻企业必须为自己寻找恰当的定位,确立自己的关键资源与核心优势,才能在日益细化的行业分工中求得生存空间。在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空间距离不再是保护地方性媒体的有效屏障,地理位置也将只是分化和聚合受众的众多维度之一。 地方和行业性媒体的优势在于拥有伸向各个角落的新闻触角,就像信息系统的传感器网络,他们应重点发展与通讯员、社区论坛和博客的关系;通讯社的优势是庞大的记者团队和全面及时海量的报道,他们是新闻业的富士康;传统大报的优势在于挖掘、跟踪、分析、领导舆论和品牌知名度,是新闻业的耐克;杂志的优势在于专业、权威、凝聚力和圈内影响力,是新闻业的米其林餐厅;门户优势是信息汇集和分类,是新闻业的沃尔玛;搜索引擎的优势是内容的按需投送,是新闻业的UPS。 随着信息采集成本的降低和Web2.0式发布渠道的繁荣,独立记者和自由撰稿人的发展空间将得到拓展,这种情况下,传统媒体更应发挥其在团队合作、新闻鉴别和筛选能力、内容质量、品牌知名度和舆论号召力等方面的优势,才能继续将目标受众和媒体人才继续吸引在自己周围,从而维持自身不可替代的地位。 明确了自己的定位与核心优势之后,媒体将能够应付产业结构变化和互联网冲击所带来的风险。比如,在以最快速度报道新闻事件方面,报纸注定拼不过通讯社,但报纸的长篇深度报道却是通讯社无法企及的,也是电视新闻的有限时间所容纳不下的。把资源集中在培育和发挥自己的核心优势上,收缩其他方面的结构和规模以便把成本降到最低,这是新闻企业在未来更加细化的行业分工格局中的生存之道,只要核心价值在,即使传统的发行量萎缩了,仍可以通过向互联网销售内容而保持收益。谷歌或许会垄断广告投送渠道,但谷歌永远离不开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