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媒体〉标签的文章(18)

心理按摩业

【2016-12-28】

一群马其顿学生玩营销号逗川普粉的故事,有趣~

几点观察:

1)这种东西大概不会改变个体的投票选择,但可能会略微提高川普粉投票率,

2)主要功能是心理按摩,没人在意从中得到什么信息,

3)类似游戏对左派玩不动,因为主流媒体已经为他们提供足够多按摩师了,而川普粉的饥渴恰好是个生态空档,

4)facebook看来也是养营销号的好地方,

5)社交网让模因学终于有了可施展的地方,貌似,

&(more...)

标签: | | | |
7767
【2016-12-28】 一群马其顿学生玩营销号逗川普粉的故事,有趣~ 几点观察: 1)这种东西大概不会改变个体的投票选择,但可能会略微提高川普粉投票率, 2)主要功能是心理按摩,没人在意从中得到什么信息, 3)类似游戏对左派玩不动,因为主流媒体已经为他们提供足够多按摩师了,而川普粉的饥渴恰好是个生态空档, 4)facebook看来也是养营销号的好地方, 5)社交网让模因学终于有了可施展的地方,貌似,  
[译文]色情内容如何毒害少年?

Sex on TV: Less impact on teens than you might think
电视上的色情内容: 对青少年的影响比你想象的少

作者:Christopher Ferguson @ 2016-08-02
译者:babyface_claire(@许你疯不许你傻)
校对:鳗鱼禅(@鳗鱼禅)
来源:https://theconversation.com/sex-on-tv-less-impact-on-teens-than-you-might-think-61957

Few people would doubt that sex is ubiquitous in media – whether movies, television, music or books – and that teens today have unprecedented access to all of it. It’s often taken for granted that this easy access to “sexy media” has an influence on teenage sexuality.

性在媒体上无处不在,这个论断少有人质疑。无论电影、电视、音乐或书籍,对当今的青少年而言,有关性的一切信息触手可及,这种便捷史无前例。人们经常理所当然的认为,随处可见的“色情媒体”会对青少年性行为产生影响。

Specifically, the worry is that teens may have sex earlier or engage in higher-risk sexual activities such as having multiple partners or exposing themselves to potential pregnancies or STDs. In 2010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even published a position paper claiming that sexually explicit media could promote risky teen sexual behavior.

具体来说,人们担心的是青少年可能更早发生性行为,或者参与高风险性行为。比如与多位同伴有性行为,或者暴露于怀孕或染上性病的风险中。2010年美国儿科协会甚至发表了一篇意见书,声称色情媒体可能诱发青少年危险性行为。

But government data find that teens are actually waiting longer than in the past to have sex. And teen pregnancy rates are at historic lows. How is it possible that sexy media has such a pernicious effect even as teen sexuality is becoming healthier?

然而政府数据显示,事实上青少年发生性行为前的等待时间比过去更长。且现时未成年人怀孕率处于历史最低点。色情媒体如此有害,而青少年性行为反而比以往健康,这怎么可能呢?

I’ve spent more than a decade researching how media – like video games or advertising – influences youth behavior. What fascinates m(more...)

标签: | | |
7470
Sex on TV: Less impact on teens than you might think 电视上的色情内容: 对青少年的影响比你想象的少 作者:Christopher Ferguson @ 2016-08-02 译者:babyface_claire(@许你疯不许你傻) 校对:鳗鱼禅(@鳗鱼禅) 来源:https://theconversation.com/sex-on-tv-less-impact-on-teens-than-you-might-think-61957 Few people would doubt that sex is ubiquitous in media – whether movies, television, music or books – and that teens today have unprecedented access to all of it. It’s often taken for granted that this easy access to “sexy media” has an influence on teenage sexuality. 性在媒体上无处不在,这个论断少有人质疑。无论电影、电视、音乐或书籍,对当今的青少年而言,有关性的一切信息触手可及,这种便捷史无前例。人们经常理所当然的认为,随处可见的“色情媒体”会对青少年性行为产生影响。 Specifically, the worry is that teens may have sex earlier or engage in higher-risk sexual activities such as having multiple partners or exposing themselves to potential pregnancies or STDs. In 2010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even published a position paper claiming that sexually explicit media could promote risky teen sexual behavior. 具体来说,人们担心的是青少年可能更早发生性行为,或者参与高风险性行为。比如与多位同伴有性行为,或者暴露于怀孕或染上性病的风险中。2010年美国儿科协会甚至发表了一篇意见书,声称色情媒体可能诱发青少年危险性行为。 But government data find that teens are actually waiting longer than in the past to have sex. And teen pregnancy rates are at historic lows. How is it possible that sexy media has such a pernicious effect even as teen sexuality is becoming healthier? 然而政府数据显示,事实上青少年发生性行为前的等待时间比过去更长。且现时未成年人怀孕率处于历史最低点。色情媒体如此有害,而青少年性行为反而比以往健康,这怎么可能呢? I’ve spent more than a decade researching how media – like video games or advertising – influences youth behavior. What fascinates me is how society interacts with media, often embracing salacious content while simultaneously blaming it for societal problems, whether real or imagined. 我花了超过十年的时间研究视频游戏和广告之类的媒体如何影响青少年行为。让我着迷的是,社会如何与媒体相互作用。媒体经常热衷于色情内容,同时却将之归咎于真实或假想中的社会问题。 So my colleagues and I decided to look at the research on sexy media and teenage sexual behavior to see how the strong the link between the two is. 于是我和我的同事们决定研究色情媒体和青少年性行为的关系,看看这两者之间的相关性有多高。 Sexy media doesn’t predict sexual behavior 色情媒体不是性行为的有效预测变量 Despite the common assumptions about sex in the media and its alleged effects on teens, the evidence behind the link is weak. Some studies find evidence for a small effect (perhaps in some circumstances but not others), while others find no evidence for any effect. 尽管人们声称媒体上的性信息会影响青少年,这个受到普遍认同的假设前提并未得到多少证据支持。有些研究发现了微弱效应存在的证据(可能在某些情形下有相关性,其它情形下没有),然而另一些研究没有发现存在任何影响的证据。 One reason the evidence may not be conclusive is that there are practical and ethical limitations to conducting research. We can’t run experiments where teens watch different TV shows and we wait around to see who has sex. This means research often relies on self-reported data. What we do is ask teens to report on their sexual behavior and their media preferences, as well as other variables we might like to control for (such as personality or family environment) and see if correlations exist. 证据可能不够有说服力的原因之一是,开展此类研究有操作上的和伦理上的限制。我们不能在青少年观看不同电视节目的地方进行实验,并且在周围等待,看谁发生了性行为。这意味着研究经常依赖自我报告的数据。我们所做的是,让青少年报告他们的性行为和偏好的媒体,以及我们可能想控制的其它变量(比如性格和家庭环境),来看是否存在相关性。 With this in mind, my colleagues Patrick Markey at Villanova and Danish researcher Rune Nielsen and I conducted a meta-analysis of 22 studies with over 22,000 participants that examine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sexy media and teenage sexual behavior. A meta-analysis lets us look for commonalities in the results, and is something that had not been done previously with this pool of research. 出于这种考虑,我和在维拉诺瓦的同事Patrick Markey,还有丹麦研究员Rune Nielsen进行了一项对22个研究,包含超过2.2万参与者的荟萃分析,来检验色情媒体和青少年性行为之间的相关性。这个荟萃分析让我们寻找已有研究结果中的共性,这批研究此前未做过荟萃分析。 All of the studies in the meta-analysis looked at depictions of sexual situations, nudity, partial nudity or explicit discussions of sex in television shows or movies easily accessible to minors (and thus excluded pornography). 这次荟萃分析里的研究都着眼于电视节目上对行为情景的描述、裸露、部分裸露或者公开讨论的性内容, 或者容易被未成年人接触到的电影 (因此排除了色情文学)。 In particular, we were curious to see whether sexy media predicted teen sexual behavior once other variables had been controlled. For instance, maybe boys tend to watch sexier media and also are more sexually risk-taking. Or perhaps youth who are more liberal in terms of personality are more open both to sexy media and earlier sexual initiation. Perhaps a difficult family background is the underlying key to understanding any correlation between media use habits and actual sexual behavior. 我们特别好奇的是,一旦其它变量受到控制,色情媒体接触行为能否预测青少年性行为。例如,可能男孩更倾向于观看更色情的媒体内容,并且愿意承担更多的性风险。或者有更自由人格的青少年更易于接受色情媒体和早期性启蒙。也许一个复杂的家庭背景是理解媒体使用习惯和实际性行为相关性背后的关键。 Ultimately, this is what we found. Once other factors such as family environment, personality or even gender were controlled, sexy media exposure did not meaningfully correlate with teen sexual behavior. 最后,这是我们的发现。一旦其它因素,比如家庭环境、性格甚至性别都受到控制,色情媒体的曝光与青少年性行为没有显著的相关。 Contrary to common fears, sexy media doesn’t seem to have any practical significance for when teens first have sex or start other sexual behaviors. This lack of correlation is a warning sign we might be on the wrong track in trying to blame media for teen sexual risk-taking. 与常见的恐惧相反,色情媒体内容似乎对青少年首次性行为或者进行其它性接触的时间没有任何实际影响。缺乏相关性是一个警告信号,我们将青少年冒险的性行为归咎于媒体的观点可能是错误的。 Why doesn’t media influence teens? 为什么媒体内容影响不了青少年? There are numerous theories that discuss how individuals and media interact. However, many older media effects theories didn’t consider why people were drawn to media, how they processed it, or what they hoped to get from it. Such theories assumed viewers simply irrationally and purposelessly imitated what they saw. Most of the papers we examined in our meta-analysis were tests of these basic, automatic, media effects theories. 有很多理论讨论个人和媒体如何相互影响。然而,许多早期媒体效应理论没有考虑为什么人们被媒体内容吸引,他们如何处理媒体内容,或者他们想从媒体内容中得到什么。这些理论假设观众只是简单非理性和无目的地模仿他们观看的内容。我们荟萃分析里的大多数论文就是这些基本、自动的媒体效应理论的实验测试。 In the past few years, some scholars (myself included) have specifically called for the retirement of these older media effects theories. This is because the evidence increasingly suggests that fictional media such as feature movies or sitcoms media is too remote to have a clear impact on consumers' behavior, especially compared to families and peers. 过去几年,一些学者(包括我自己)号召淘汰这些早期媒体效应理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像故事电影和情景喜剧这样的虚构媒体内容太遥不可及,不足以对消费者的行为产生清晰明确的影响,尤其是与家庭和同龄人这两个因素相比。 In addition, emerging evidence suggests that young children process fictional media differently from real events. If small children are able to process a difference between fictional events and real events, we can assume that teens don’t really expect media to reflect reality. 此外,新出现的证据表明,年轻的孩子处理虚构媒体的方式不同于真实事件。如果小孩子都能够辨别虚构事件和真实事件之间的差异,我们可以假设青少年从来没有真正想过媒体反映了现实。 Our results regarding the limited impact of media also fit with the observations from societal data. Despite a plethora of sexual media available to teens, a crisis of risky teen sexual behavior has not emerged. 我们关于媒体有限影响的研究结果也符合来自社会数据的观察。尽管青少年接触到种类繁多的色情媒体,高风险青少年性行为的危机并没有出现。 We watch what we’re interested in watching 我们观看我们感兴趣的 Newer models of media use suggest that it is the individuals who consume media, not the media itself, who are the driving agents of behavior. Evidence suggests that users seek out and interpret media according to what they want to get from it, rather than passively imitating it. 较新的媒体使用模型表明,是消费媒体内容的个人而不是媒体本身,驱动了行为。有证据表明,用户根据他们想要从中得到什么来寻找和解读媒体,而不是被动的模仿。 People don’t generally accidentally watch media, sexual or otherwise, but are motivated to do so because of preexisting desires. 人们通常不是偶然地观看媒体、性或者其它,而是被先前存在的欲望驱动。 For instance, some recent studies have indicated that youth seek out media that fit with preexisting motives, called a selection effect, but that media don’t necessarily lead to further problem behaviors. For example, research suggests that some teens who are already aggressive might be interested in violent video games, but playing such games doesn’t make kids more aggressive. 例如,最近的一些研究显示青年人寻求适合先前已经存在的动机的媒体,这被称为“选择效应”。但是媒体并不一定导致进一步的问题行为。比如,研究表明一些本来就已经好斗的青年人可能对暴力视频游戏感兴趣,但玩这样的游戏并没有让孩子更好斗。 That’s a point that sometimes seems ignored when we talk about teens and sex. Interest in sex is a largely biologically motivated process; fictional media really isn’t required. Teens will become interested in sex all on their own. 这就是当我们谈论青少年与性时,有时候会忽略的一点。对性的兴趣很大程度上是生物性驱动的过程,虚构媒体并非必需。青少年自发的对性产生兴趣。 Parents have more influence than the media 父母比媒体影响更大 Parents can rest a bit easier since the evidence suggests that media isn’t a primary driver of teen sexuality. 父母们可以松口气了,因为证据表明媒体不是一个青少年性行为的主要驱动力。 To the extent media has any impact at all, it is likely only in a vacuum left by adults reluctant to talk to kids about sex, especially the stuff kids really want to know. 即便媒体能施加影响,也只是在一个由成人所留下的真空内起作用,有些成人不愿意跟孩子谈论与性有关的话题,尤其是孩子真正想知道的事情,由此便产生了真空。 How do you ask someone out on a date and how do you handle it if they say no? What does sex feel like? When is it OK to have sex? What are the risks and how do you avoid them? In the face of patient, empathic and informative discussions about sex by adults kids trust, the media likely has little influence. 你怎么邀请别人出去约会?如果他们拒绝了,你怎么处理?性爱是怎么样的?什么时候可以发生性行为?性行为有什么风险,你怎么避免这些风险?在成人与孩子之间互相信任、耐心、有同理心和有理有据的讨论面前,媒体可能几乎没有影响。 Ultimately, whether media have salacious or more conscientious portrayals of sexuality, we should not expect media to replace conversations with youth by parents, guardians and educators. 最后,无论媒体是否有露骨或更谨慎的性描写,我们都不应期待媒体取代父母、监护人和教育工作者与青少年的谈话。 I’m not suggesting everyone run out and buy “50 Shades of Grey” for their teen, but if teens happen to come across it (and they will), 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我不是建议每个人都跑出去买《五十度灰》给他们的小孩,但是如果青少年无意中发现这本书(他们肯定会),这不是世界末日。 The important thing for parents is to talk to their kids. 作为父母,重要的是和他们的孩子谈一谈。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传播率与可信度

@海德沙龙:诺贝尔和平奖得主Eli Wiesel曾如此自问自答:“究竟是什么把一些年轻人推向恐怖主义?就是因为它简单粗暴。盲从狂热者没有问题,只有答案。而教育就是消除恐怖主义的方法”,但经验研究从未支持这一说法,本文作者对教育与恐怖主义的关系进行了更细致的考察。(教育会减少恐怖主义?  http://t.cn/RGDyD03)

我在想,人类对某些形式的内容(书面文本、巫师咒语、韵文、学术黑话、新闻联播……)似乎有着本能的迷信倾向,其心理基础究竟是什么呢?

相对于其他来源的信息,以某些介质记录或以某些形(more...)

标签: | | | |
6812
@海德沙龙:诺贝尔和平奖得主Eli Wiesel曾如此自问自答:“究竟是什么把一些年轻人推向恐怖主义?就是因为它简单粗暴。盲从狂热者没有问题,只有答案。而教育就是消除恐怖主义的方法”,但经验研究从未支持这一说法,本文作者对教育与恐怖主义的关系进行了更细致的考察。(教育会减少恐怖主义?  http://t.cn/RGDyD03) 我在想,人类对某些形式的内容(书面文本、巫师咒语、韵文、学术黑话、新闻联播……)似乎有着本能的迷信倾向,其心理基础究竟是什么呢? 相对于其他来源的信息,以某些介质记录或以某些形式表现的信息,总是会被赋予额外的置信度(这是各种宣传术和骗术的基础),好像很奇怪。 我想到一种解释,不妨称为“可信度乐观主义”假说,假设初始状态下,所有个体对不同介质/形式的信息没有偏见,但他们对任何信息的可信度都采取乐观主义态度,即,当没有其他信息可帮助他判断某信息之可信度时,他便将置信度赋值为C,C>0.5,为了说起来方便,接下去就假设C=0.7吧。 好,现在引入第二个前提:某条信息被越多的别人相信,那么你像相信它那么行动,你的净收益就会越高,即:如果你信对了,得到的好处会比只有你一个人信更多,如果你信错了,蒙受的损失会比只有你一个人信更少。——这一前提,不妨称为“信念协同收益”,至少在许多事情上,貌似是成立的。 于是我们就有了一个解释:当你对你妈说“中医是垃圾”时,这条口语信息可能只有她一个人听到,因而不会产生信念协同收益,于是她对它的置信度C便是默认值0.7,相反,假如这句话来自新闻联播,那她便可以安全的预期,大批人会听到这条信息,其中大部分会以高于0.7的置信度相信它,于是,相信它就可获得信念协同收益,于是她便将置信度从0.7提高到0.9,于是你就输给了新闻联播。 总结:任何看上去可能会被很多其他人看到的信息,都会被赋予额外的置信度。 所以占领媒体的好处不仅是让信息得到更多受众,也包括提高受众对它的置信度。 实际上,当存在信念协同收益时,比“跟着大伙信”更好的策略是“保持怀疑同时像真信了那么行动”,许多人可能还真是这么做的,于是便有了深层信念和指导当前行动的“工作信念”之间的区别,Trivers所研究的自欺,大概就属此类。  
致命的塑料袋

【2016-01-21】

@海德沙龙 《枪支与死亡的奇妙相关性》 每次重大枪击案件都会激起一片强化枪支管制甚至禁枪的呼声,用来支持这一立场的各种数据中,有一个十分有趣、传播率也极高的指标,叫涉枪死亡率,那么,这个指标究竟能说明什么问题,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说明问题呢?它被用来支持枪支管制的逻辑又是什么?

@whigzhou: 这是一种典型的组合式欺骗,一张图片配上一段文字,图片和文字本身都是真实的,但放在一起就会给人造成一种可预期的错误印象,假设一小(more...)

标签: | |
7026
【2016-01-21】 @海德沙龙 《枪支与死亡的奇妙相关性》 每次重大枪击案件都会激起一片强化枪支管制甚至禁枪的呼声,用来支持这一立场的各种数据中,有一个十分有趣、传播率也极高的指标,叫涉枪死亡率,那么,这个指标究竟能说明什么问题,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说明问题呢?它被用来支持枪支管制的逻辑又是什么? @whigzhou: 这是一种典型的组合式欺骗,一张图片配上一段文字,图片和文字本身都是真实的,但放在一起就会给人造成一种可预期的错误印象,假设一小孩把塑料袋套在头上玩,不幸窒息身亡,报道者配上文字:今年已有300人死于塑料袋窒息。从而给人留下一种“塑料袋是非常危险的日用品”的印象。 @whigzhou: 但事实上(假设),这300人中299人是用塑料袋自杀者,意外窒息者只有这一个 @whigzhou: 更恶劣的做法是,给这条新闻配上这样的文字:塑料袋在过去3年内已夺走5000条生命!未出现在报道中的事实是:其中4700条生命是误吞塑料袋的鱼  
[译文]花花公子为何告别裸体?

The fascinating economics behind Playboy’s decision to drop nudes from its magazine
花花公子杂志做出取消裸的决定背后迷人的经济学

作者:Timothy B. Lee @ 2015-10-13
译者:混乱阈值(@混乱阈值)
校对:小册子(@昵称被抢的小册子)
来源:Vox,http://www.vox.com/2015/10/13/9523879/playboy-nudity-no

On Monday, the New York Times reported on a development that sounds like an April Fool’s joke: Playboy magazine is going to stop publishing images of naked women.

周一,《纽约时报》报道了一条听起来像愚人节笑话的新闻:《花花公子》杂志将不再刊登裸女照片了。

But Playboy CEO Scott Flanders is serious. He believes the Playboy brand can transcend its salacious origins and become a lucrative vehicle for selling mainstream products. There’s already a wide variety of Playboy-branded clothing and jewelry out there, and the Playboy brand is particularly popular in China, where pornography is officially illegal.

然而花花公子的CEO Scott Flanders是认真的。他相信花花公子品牌能够超越自己的色情业出身,通过销售主流产品而获利。花花公子品牌的服装和珠宝早就款式繁多了。而且花花公子品牌在中国特别受欢迎,尽管色情业在中国是非法的。

Playboy tested this strategy out with the Playboy.com website, which has been free of explicit nudity since last year. The company says it’s been a big success, attracting a much bigger and younger audience. Now it’s hoping to expand on that success with what used to be the country’s most popular pornographic magazine.

花花公子已经开始在它的网站Playboy.com上试行这一新策略,该网站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没有露骨的裸体照片了。公司声称此举已经获得了巨大成功,吸引到了比以前多得多且年轻得多的用户。现在公司正希望将成功扩展到这份一度是全国最具人气的色情杂志上。

Playboy is dropping explicit nudity from its flagship magazine
花花公子正把露骨的裸体从它的旗舰杂志中去除

St(more...)

标签: |
6347
The fascinating economics behind Playboy's decision to drop nudes from its magazine 花花公子杂志做出取消裸的决定背后迷人的经济学 作者:Timothy B. Lee @ 2015-10-13 译者:混乱阈值(@混乱阈值) 校对:小册子(@昵称被抢的小册子) 来源:Vox,http://www.vox.com/2015/10/13/9523879/playboy-nudity-no On Monday, the New York Times reported on a development that sounds like an April Fool's joke: Playboy magazine is going to stop publishing images of naked women. 周一,《纽约时报》报道了一条听起来像愚人节笑话的新闻:《花花公子》杂志将不再刊登裸女照片了。 But Playboy CEO Scott Flanders is serious. He believes the Playboy brand can transcend its salacious origins and become a lucrative vehicle for selling mainstream products. There's already a wide variety of Playboy-branded clothing and jewelry out there, and the Playboy brand is particularly popular in China, where pornography is officially illegal. 然而花花公子的CEO Scott Flanders是认真的。他相信花花公子品牌能够超越自己的色情业出身,通过销售主流产品而获利。花花公子品牌的服装和珠宝早就款式繁多了。而且花花公子品牌在中国特别受欢迎,尽管色情业在中国是非法的。 Playboy tested this strategy out with the Playboy.com website, which has been free of explicit nudity since last year. The company says it's been a big success, attracting a much bigger and younger audience. Now it's hoping to expand on that success with what used to be the country's most popular pornographic magazine. 花花公子已经开始在它的网站Playboy.com上试行这一新策略,该网站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没有露骨的裸体照片了。公司声称此举已经获得了巨大成功,吸引到了比以前多得多且年轻得多的用户。现在公司正希望将成功扩展到这份一度是全国最具人气的色情杂志上。 Playboy is dropping explicit nudity from its flagship magazine 花花公子正把露骨的裸体从它的旗舰杂志中去除 Starting in March 2016, there won't be any explicit nude images of women in the US edition of Playboy magazine. 从2016年3月开始,美国版《花花公子》杂志将不会再有任何露骨裸照了。 In 1953, Playboy made its mark by being one of the first mainstream magazines to feature pictures of nude women. In the pre-internet era, porn was a lot harder to obtain, so there was a big market for pornographic magazines. The magazine grew to more than 5 million subscribers by the 1970s and attracted a bunch of competitors. 在1953年,《花花公子》作为最早以裸女图为特色的主流杂志之一而名留史册。在前互联网时代,获得色情内容比现在要困难得多,因此色情杂志有很大的市场。到1970年代,《花花公子》已拥有超过五百万订户,并吸引了一堆竞争者。 But the internet has totally transformed the pornography industry. Today, any kind of porn you can imagine is just a Google search away, and in most cases is available for free. So over the past couple of decades, the value proposition of paying $19.95 a year to have a few dozen nude images delivered in dead-tree format each month has become less and less compelling. Today the magazine only has around 800,000 subscribers. 然而互联网彻底改变了色情业。如今,只需google搜索一下就能找到各种你能想到的色情内容,而且多数是免费的。因此,为了每月几十张纸质裸体图片而每年花19.95美元这种买卖,在过去几十年里越来越没吸引力了。现在《花花公子》只剩下大约80万订户了。 On the other hand, Playboy has always aspired to be more than just a pornographic magazine. Over the decades, those 5 million subscribers allowed Playboy to do interviews with a wide variety of famous people, including Martin Luther King Jr., Jimmy Carter, and Steve Jobs. 另一方面,一直以来《花花公子》所追求的都不仅仅是做一本色情杂志。过去数十年间,五百万的订户量让《花花公子》得以采访到众多名人,其中包括马丁·路德·金、吉米·卡特和史蒂夫·乔布斯。 There's a long-running joke about people "reading Playboy for the articles," but Playboy's non-pornographic content really has been pretty good over the years. Now it won't be such a joke anymore. Playboy will replace its explicit nude images with the kind of PG-13 images found in men's magazines such as Maxim and Stuff, and will beef up its coverage of other topics, including a new sex column and expanded coverage of the liquor business. “为了读文章而看《花花公子》”是个长盛不衰的老笑话,然而这么多年来《花花公子》的非色情内容确实非常不错。现在这笑话将不再是笑话了。《花花公子》将使用诸如《Maxim》和《Stuff》这样的男士杂志中的PG-13(13岁以下未成年人需在家长指导下阅读)级图片来替代露骨裸照,并将丰富其它话题的内容,这其中包括一个新的性爱专栏和增加对酒水生意的报道。 Cutting nudity from Playboy.com was a big success 将裸体从Playboy.com上移除获得了巨大成功 Playboy used to look like a conventional media company with a stable of magazines, websites, television stations, and so forth. But that business model hasn't done well in the internet age, and it reached its nadir in the wake of the 2008 financial crisis. 花花公子曾经看起来像传统的媒体公司一样,拥有一批杂志、网站、电视台等。但这样的商业模式在互联网时代不太玩得转,并随着2008年的金融危机落到最低谷。 So the company began downplaying its media properties and focusing instead on promoting and licensing its iconic brand. And Flanders started to wonder whether distributing pictures of naked women was becoming a business liability. "You could argue that nudity is a distraction for us and actually shrinks our audience rather than expands it," he argued last year. 因此公司开始把重心从媒体资产中转移,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在推广其偶像品牌及品牌授权使用。Flanders开始怀疑发布裸女图片是否成了公司的商业负累。“可以说,裸体内容让公司分心,事实上还减少而非增大了我们的读者数量”,去年Flanders如是说。 Lots of people are attracted to the risqué vibe of the Playboy brand, but there are situations in which outright pornography isn't allowed. Apple's App Store, for example, doesn't allow apps to have sexually explicit imagery, for example, nor do Facebook and Instagram. 很多人被花花公子品牌性感暧昧的气质吸引,但有些地方禁止直白的色情内容。例如苹果公司的应用商店不允许带有露骨性爱图像的应用上架,Facebook和Instagram也一样。 So last year, Playboy overhauled its primary website, Playboy.com, and took out all the explicit nudity (there are still plenty of racy near-nude shots of the type you'll find in other men's magazines). Playboy executives told the New York Times that this was a huge success: Traffic quadrupled, and the average age of readers fell from 47 to 30. 因此,花花公子去年对其主网站Playboy.com做了次大扫除,移除了所有露骨的裸体内容(网站上依然还有大量那种你会在别的男士杂志里看到的近乎裸体的火爆图片)。花花公子的管理层告诉《纽约时报》,此举获得了巨大成功:网站流量翻了四倍,读者的平均年龄从47岁下降至30岁。 In other words, young people who grew up in the porn-saturated world of the internet aren't that interested in Playboy.com as a place to get porn. And the existence of naked women on the site made it awkward to read Playboy articles at work — where many people spend time goofing off online — or share Playboy content on social media sites. Dropping the naked women dramatically expanded the potential audience for Playboy.com without significantly reducing its appeal. 换句话说,在充斥着色情内容的互联网世界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们对通过Playboy.com获得色情内容这件事不感兴趣。网站上的裸女使得在工作场所阅读网站的文章——很多人在工作的时候偷闲上网——或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分享花花公子网站的内容变得很尴尬 。去除裸女这招在不严重影响网站吸引力的同时大幅扩展了Playboy.com的潜在用户群。 Playboy is trying to become a mainstream consumer brand 花花公子正努力成为一个主流消费品牌 More traffic and a younger audience are big successes in their own right, but even more importantly, the shift helps make the Playboy brand more mainstream. There's already a large demand for Playboy-branded merchandise, and Flanders is betting that that demand will grow even more if Playboy becomes less associated with explicit pornography in the minds of the public. 更大的网站流量和更年轻的用户,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而更重要的是,公司的转变使得花花公子品牌更加主流。花花公子品牌的商品本来就拥有很大的市场需求,而Flanders深信,如果在大众心目中花花公子与露骨色情联系不那么紧密的话,市场需求将获得更大增长。 The decision to drop nudity from the magazine is best seen in this light. The goal isn't so much to make the magazine itself more successful — though presumably its owners would like to do that — but to make the magazine a more effective sales tool for the Playboy brand more generally. 最好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待将裸体从杂志中去除的决定:该举措的主要目标并非为了让杂志本身更成功——尽管杂志的所有人想必希望如此——而是为了使杂志成为更有效的营销工具,在更广范围内推动花花公子品牌商品的销售。 Playboy's magazine hasn't been a big money maker in years. Flanders told the New York Times that the US edition of the magazine lost around $3 million last year. But Playboy's efforts to cash in on its brand — and particularly its famous bunny logo — is paying big dividends. 花花公子的杂志已经有些年头没怎么赚钱了。Flanders告诉《纽约时报》,去年杂志的美国版亏损了大约3百万美元。但花花公子通过品牌——特别是公司著名的兔子商标——创收的努力目前正在带来巨额红利。 Playboy's brand is not only widely known in the West, but it's also surprisingly popular in China. Last year, Playboy-branded products generated $1.5 billion in revenues in China, about a third of the worldwide total. Playboy merchandise is available in 3,500 retail outlets in China — which is particularly remarkable because pornography is officially illegal there. 花花公子品牌不但在西方广为人知,在中国也出乎意料地受欢迎。去年,花花公子品牌产品在中国卖出了15亿美元,大约是其全球总收入的三分之一。花花公子的商品在全中国的3500个零售直营店有售——考虑到色情作品在中国并不合法,该业绩就特别值得称道。 Flanders hopes that making the magazine less porny and more mainstream will help make the Playboy-branded products more mainstream as well — and dramatically expand the market for them. Flanders希望杂志不那么色情并且变得更加主流,能使得花花公子品牌的产品也变得更主流——并为产品大幅扩展市场。 Playboy-branded pornography isn't going away 花花公子品牌的色情产品并未离开 There will no longer be naked ladies in Playboy magazine or at Playboy.com, but that doesn't mean we'll stop seeing explicit imagery distributed under the Playboy brand. 裸女将不再出现在《花花公子》杂志和Playboy.com网站上,但我们依然可以在花花公子的品牌之下,看到露骨图像。 In 2011, Playboy signed a deal with the internet porn company Manwin, since renamed MindGeek, to manage many of the company's online properties and television channels. Playboy later regained control over the Playboy.com site, but the rest of Playboy's pornographic empire, including the Playboy Plus subscription service and Playboy TV, continues to be operated by MindGeek. 2011年,花花公子与互联网色情公司Manwin签约,Manwin自此改名为MindGeek,并负责管理花花公子公司的网上资产和电视频道。后来花花公子又收回了Playboy.com网站的控制权,但花花公子色情帝国的其它资产包括Playboy Plus会员服务和Playboy TV将继续由MindGeek运营。 This might mean that Playboy can have the best of both worlds: It could enjoy the commercial benefits of a more mainstream image while continuing to profit indirectly from its pornography business. 这或许意味着花花公子将鱼与熊掌两者兼得:它将从一个更主流的形象获取商业收益,同时继续从其色情产业上间接获利。 On the other hand, if dropping pornography from its website pays big dividends for its licensing business, it's possible that Playboy will seek to shut down its other pornographic properties as well. That might be tricky, since Playboy's licensing agreement with MindGeek runs for 15 years (meaning Playboy might not get control back until 2026). But if Playboy becomes determined to separate itself fully from the pornography business, it might be able to cut a deal with MindGeek to end the deal early, or to choose a new brand name for its pornographic content. 另一方面,倘若将色情内容从网站去除能为其品牌授权业务带来巨大红利,那花花公子也可能关闭其它的色情产业。但这可能有些棘手,因为花花公子与MindGeek达成的授权协议有效期为15年(意味着花花公子在2026年之前可能无法取回控制权)。但假如花花公子决心剥离色情产业,他们或许可以和MindGeek商量提早终止协议,或者为其色情内容选择一个新品牌。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译文]数字媒体与互动性报告,2015

Snapshots of Connected and Interactive in 2015
数字媒体与互动性报告,2015

作者:Timothy Taylor @ 2015-8-21
译者:路嘉宾(@晚上不买白天买不到)
校对:小册子(@昵称被抢的小册子)
来源:CONVERSABLE ECONOMIST,http://conversableeconomist.blogspot.com/2015/08/snapshots-of-connected-and-interactive.html

For 20 years, Mary Meeker–now of the venture capital firm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and Byers–has been presenting an annual overview of Internet trends that has become semi-legendary in the industry. If you’d like to listen to a speaker go through 196 Powerpoint slides in 25 minutes, the link to her presentation at the Internet Trends 2015–Code Conference on May 27, 2015 is here. If you just want the slides they are here. For those who like taking a drink from a fire hose of information, this presentation is for you.

20年来,现正供职于风险投资公司KPCB(凯鹏华盈)的玛丽·米克每年都会发布互联网发展趋势的年度报告,这已经成为了业界的半个传奇。如果你想通过扬声器听她用25分钟时间给你过一遍196页的PPT,她在2015年5月27日举行的code conference上关于2015年互联网发展趋势的演讲链接在这里。如果你只是想要幻灯片的话它们在这里。这些演讲资料是为那些喜欢从信息消防龙头里大喝一通的人准备的。

Here, I’ll just pass along a few slides that particularly caught my eye, on the general theme of how our interaction with media is evolving. The old model is about turning a station on or off, or going to a certain website to read what’s there. The new model is toward greater interactivity. For example, here’s a figuring that starts with the VCR and cable television back in the 1970s, as way in which users began to exercise more control over media, and points to the many ways in which this trend has expanded.

在这里,我将展示一些特别吸引我眼球的幻灯片,其宏观主题是关于我们与媒体的互动是如何演变的。旧的模式主要就是打开或者关闭一个电台/电视台,或者去某个网站阅读其中的内容。新的模式则具有更强的互动性。例如,这里有一幅以1970年代的盒式磁带录像机(VCR)及有线电视为起始的图表,说明用户如何开始对媒体有更多的控制,并且指出了这种趋势得以延续的许多途径。

标签: |

6330
Snapshots of Connected and Interactive in 2015 数字媒体与互动性报告,2015 作者:Timothy Taylor @ 2015-8-21 译者:路嘉宾(@晚上不买白天买不到) 校对:小册子(@昵称被抢的小册子) 来源:CONVERSABLE ECONOMIST,http://conversableeconomist.blogspot.com/2015/08/snapshots-of-connected-and-interactive.html For 20 years, Mary Meeker--now of the venture capital firm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and Byers--has been presenting an annual overview of Internet trends that has become semi-legendary in the industry. If you'd like to listen to a speaker go through 196 Powerpoint slides in 25 minutes, the link to her presentation at the Internet Trends 2015--Code Conference on May 27, 2015 is here. If you just want the slides they are here. For those who like taking a drink from a fire hose of information, this presentation is for you. 20年来,现正供职于风险投资公司KPCB(凯鹏华盈)的玛丽·米克每年都会发布互联网发展趋势的年度报告,这已经成为了业界的半个传奇。如果你想通过扬声器听她用25分钟时间给你过一遍196页的PPT,她在2015年5月27日举行的code conference上关于2015年互联网发展趋势的演讲链接在这里。如果你只是想要幻灯片的话它们在这里。这些演讲资料是为那些喜欢从信息消防龙头里大喝一通的人准备的。 Here, I'll just pass along a few slides that particularly caught my eye, on the general theme of how our interaction with media is evolving. The old model is about turning a station on or off, or going to a certain website to read what's there. The new model is toward greater interactivity. For example, here's a figuring that starts with the VCR and cable television back in the 1970s, as way in which users began to exercise more control over media, and points to the many ways in which this trend has expanded. 在这里,我将展示一些特别吸引我眼球的幻灯片,其宏观主题是关于我们与媒体的互动是如何演变的。旧的模式主要就是打开或者关闭一个电台/电视台,或者去某个网站阅读其中的内容。新的模式则具有更强的互动性。例如,这里有一幅以1970年代的盒式磁带录像机(VCR)及有线电视为起始的图表,说明用户如何开始对媒体有更多的控制,并且指出了这种趋势得以延续的许多途径。 meeker 1改 Of course, this change has now gone well beyond the ability to choose which movie to watch. Interactivity involves both individuals posting content, and looking at content posted by others. For example, YouTube reports that 300 hours of video are uploaded to the site every minute, Meeker offers a graph showing that Facebook is now up to 4 billion video views per day. 当然,这种变化早已远远超越了能选择观看哪部电影的程度。交互性既包括独立发布内容,也包括观看其他用户发布的内容。例如,Youtube报称每分钟有300小时时长的视频被上传到其网站上。Meeker则提供了一份图表,显示Facebook现在每天的视频浏览多达40亿次。 meeker 3改 Of course, this use of media isn't just about watching cat videos. It's more and more using mobile devices like smartphones or tablets for many purposes: news, directions, events, and more. 当然,如此使用媒体不仅仅是为了观看猫咪视频而已。有越来越多像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这类的移动设备被用于各种各样的用途:新闻、导航、日程等。 meeker 5改 Indeed, many of the "millennials" in the 18-34 age bracket are umbilically attached to their smartphones. 的确,许多处于18至34岁年龄段的“千禧一代”就像胎儿对脐带那样依赖他们的智能手机。 meeker 4改 The upshot of these kinds of changes is a rapid growth in the time spent each day using digital media---expecially with mobile connections. US adults are now up to more than five hours a day with digital media, double the level of seven years ago. 这种变化带来的结果是每天消耗在数字媒体的时间快速增长,特别是当有移动网络的时候。美国的成年人如今每天接触数字媒体的时间可长达五个小时,是七年前的两倍。 meeker 2改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读史笔记#21:网络把我们变傻了吗?

网络把我们变傻了吗?
辉格
2014年12月6日

2008年,尼古拉斯·卡尔(Nicholas G. Carr)发表文章“谷歌把我们变傻了?”(Is Google Making Us Stupid?),告诫世人,互联网带来的信息泛滥,正在剥夺我们的专注力,变得浮躁而浅薄,不再有深入阅读和独立思考的习惯,也逐渐丧失记忆力,最终将变成信息技术的奴隶;此文轰动一时,2010年作者又将其观点扩充为一本书《浅薄》,并以此赢得2011年普利策奖。

也常听媒体业者说,微博时代,阅读碎片化了,媒体快餐化了,没人看书了,写长文章没意义了;然而,这些耸人听闻的哀叹毫无事实依据,就在卡尔文章发表之后的四年里,尽管手持终端迅猛普及,网络媒体渗透率不断提高,但图书出版、销售和阅读量也在快速增长,美国图书销量增长了14%;读者对长内容的热情并未消减,连抗拒多年的微博也终于接受了长文章。

诚然,对于个人,卡尔的告诫是有益的,过于丰富的信息源确实容易让人分心,也可能占用过多时间;但人是善于调整适应的动物,每个人反应也不同,新媒体的总体效果,远非个别观察和体验所能把握;实际上,传播介质的每次重大革新,总会引来像卡尔这样貌似深刻的警世之语,却无不在事实面前化为其自身浅薄和缺乏想象力的证据。

出现此类认知偏差,是因为这些观察者只盯着某个局部,缺乏系统性视野和统计头脑;常有人说50年代的小学生毕业生如何写得一手好字,算得一手好账,他(more...)

标签: | |
5508
网络把我们变傻了吗? 辉格 2014年12月6日 2008年,尼古拉斯·卡尔([[Nicholas G. Carr]])发表文章“谷歌把我们变傻了?”([[Is Google Making Us Stupid?]]),告诫世人,互联网带来的信息泛滥,正在剥夺我们的专注力,变得浮躁而浅薄,不再有深入阅读和独立思考的习惯,也逐渐丧失记忆力,最终将变成信息技术的奴隶;此文轰动一时,2010年作者又将其观点扩充为一本书《浅薄》,并以此赢得2011年普利策奖。 也常听媒体业者说,微博时代,阅读碎片化了,媒体快餐化了,没人看书了,写长文章没意义了;然而,这些耸人听闻的哀叹毫无事实依据,就在卡尔文章发表之后的四年里,尽管手持终端迅猛普及,网络媒体渗透率不断提高,但图书出版、销售和阅读量也在快速增长,美国图书销量增长了14%;读者对长内容的热情并未消减,连抗拒多年的微博也终于接受了长文章。 诚然,对于个人,卡尔的告诫是有益的,过于丰富的信息源确实容易让人分心,也可能占用过多时间;但人是善于调整适应的动物,每个人反应也不同,新媒体的总体效果,远非个别观察和体验所能把握;实际上,传播介质的每次重大革新,总会引来像卡尔这样貌似深刻的警世之语,却无不在事实面前化为其自身浅薄和缺乏想象力的证据。 出现此类认知偏差,是因为这些观察者只盯着某个局部,缺乏系统性视野和统计头脑;常有人说50年代的小学生毕业生如何写得一手好字,算得一手好账,他没意识到,这只是说明,那时最有天份最好学的孩子也只有机会读到小学;那些哀叹电视挤掉了图书的人也没意识到,今天整天沉迷于电视的人,若没电视,八成是在搓麻将,蹲在墙根晒太阳,或围着火炉子搓手。 新媒体确实产生了大量肤浅和碎片化的信息,但不是因为它挤掉了长篇深度内容,而是因为它成倍扩大了受众面,要满足这么多受众,其多数内容必定是肤浅和碎片化的,基于人类的认知局限,深度阅读只能是也从来都是少数人在少数时候能够且愿意做的事情;没有新媒体,或许有些人会多翻几本书,但那未必是深度阅读,因为不是所有被钉进书籍里的都是深度内容。 图书业的规模经济对篇幅有特定要求,无论一个主题的适当篇幅是多少,要出版就得迎合这个要求,太短的拼凑成文集,太长的切割为多卷;顾炎武《日知录》煌煌32卷,其内容之碎片化与微博无异,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才六万多字,全部组织在一句话里,休谟《自然宗教对话录》不足百页,但通篇只谈论一个主题,两者的深度和对阅读专注性的要求,皆非普通长卷所能比;新媒体只是解除了对篇幅的无谓束缚而已。 很多人大概想象不到充分利用互联网可以让阅读达到何等深度,为了弄清一个问题,你可以在一晚上读几十条维基,做上百次搜索,下载查阅十几篇论文,核实几十个数据来源,在过去,即便你能利用最好的图书馆,类似过程也要几周时间,只有专业研究者才会去做,而在今天,只要有足够好奇心和专注力,任何人都可以进行如此深度的阅读。 很可能,在篇幅束缚解除之后,媒体市场会发生这样的分化:鸡汤手和段子手们在新媒体中找到更有利生态位之后,将退出图书市场,因为他们的目标受众不读书了,书籍本来就不是鸡汤和段子的好容器,原先只是没有其他选择才用,而这一变化根本不会减少深度阅读,因为鸡汤书和段子书再厚不会有什么深度。 从印刷术、报纸、广播、电视,到互联网、智能手机、社交网,新型传播媒介始终在拓展大众的信息来源,开阔其眼界,让他们认识到生活还有更多可能性,从来没有人因为信息来源更多而变得更愚蠢、更不自由,只有一些自以为是的知识分子,才会像比皇帝还着急的太监,每次都跳出来惊呼太多信息会让民众迷失堕落变蠢乃至丧失自由。 自尼尔·波兹曼([[Neil Postman]])的《娱乐至死》出版30年以来,历史已经证明他完全错了,乔治·奥威尔才是对的,自由的丧失,从来都是从信息源的剥夺开始,而这一剥夺必须依靠强制才能做到,动物庄园的建设者们,无不视新媒体为大敌,必欲除之而后快;不幸的是,今天仍有众多像卡尔这样的人,一遍遍拾起波兹曼的牙慧,以愚昧大众拯救者的姿态,攻击他们刚获得的新自由。  
[饭文]微信不是理想的媒体平台

微信不是理想的媒体平台
辉格
2014年3月18日

最近,正当微信公共号热火朝天之际,突然封杀了大批公共号,其中包括不少颇受欢迎的媒体类帐号,这次封杀看来并非迫于政府指示或压力,也看不出与这些媒体所发布的内容有什么关系,同样的内容在其他渠道上都未受影响,看起来,这更像是腾讯在向外界传递一个信号:它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公共媒体平台。

对于那些希望借助微信获得更好传播效果并增加一个收入来源的媒体,这自然不是个好消息,特别是对一些将其生存发展希望寄托在微信上的自媒体,更是个灾难;不过,作为一个希望看到更健康的新型传播生态的旁观者,我倒不觉得这是件坏事(more...)

标签: | |
5020
微信不是理想的媒体平台 辉格 2014年3月18日 最近,正当微信公共号热火朝天之际,突然封杀了大批公共号,其中包括不少颇受欢迎的媒体类帐号,这次封杀看来并非迫于政府指示或压力,也看不出与这些媒体所发布的内容有什么关系,同样的内容在其他渠道上都未受影响,看起来,这更像是腾讯在向外界传递一个信号:它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公共媒体平台。 对于那些希望借助微信获得更好传播效果并增加一个收入来源的媒体,这自然不是个好消息,特别是对一些将其生存发展希望寄托在微信上的自媒体,更是个灾难;不过,作为一个希望看到更健康的新型传播生态的旁观者,我倒不觉得这是件坏事,在我看来,微信不是个好的媒体平台,而一个由类似微信这样的平台主导的传播环境,将比目前的更糟糕。 互联网为媒体提供了内容生产和传播的全新手段,更重要的是,它很大程度上分离解耦了有关媒体的几大环节:内容生产、内容间的关联、阅读体验、互动和传播,在传统模式中,这些环节通常被捆绑在同一家媒体同一种介质中,而在网络新媒体中,各环节可以选择不同平台和不同介质,同时又保持其互联性而不至于成为孤岛。 从内容生产和管理看,博客是最好的媒体平台,借助门户式的聚合或RSS阅读器,它的阅读体验也不错,尤其对于深度阅读者,但博客的传播性较差,尽管有些具有社交功能的阅读器和曾经的Google Buzz带来过希望,但自从谷歌退出之后,没有一家大型企业支持这方面发展。 也正因为缺乏传播力,尽管博客在小圈子内的互动性可以进行的很好,但这种互动很难延伸扩展,没有持续注入的新鲜血液,很难长期维持活力和人气,这一点,与小众型BBS曾经遭遇的命运颇为相似。 但好在互联网是个开放信息系统,博客本身的传播力不足可以借助其他平台得到弥补,比如与推特和微博的搭配,后者具有空前强大的传播力和互动性,而且这种大范围的互动性带来了一种奇妙的挖掘和纠错能力,让一条起初较简单的信息在传播过程中诱发更多相关信息,而且不同来源信息的并发,让受众有更好的机会进行独立判断。 不过,微博的长度和格式限制带来了很多问题,特别是信息的高度碎片化和挥发性,为了容纳更多文字,多数超链接都被抛弃了,碎片进而沦为孤岛,对于深度阅读者,这是很大的损失,从内容生产与管理上看,这也是对超文本的一种反动,作为弥补手段的长微博更是个彻头彻尾的怪胎,图片化的内容无法被检索和引用,成了彻底的孤岛。 但无论如何,微博至少还保留了互联网的开放性,每个帐户、每条微博都有独立的URL,微博对搜索引擎和第三方应用也保持着开放姿态;相比之下,微信则完全是个封闭系统,丝毫没有互联网的开放特征,信息没有独立和永久性URL,因而内容之间无法建立链接,也不可能通过浏览器访问,或分享到其他平台而同时保持互联性。 这也难怪,微信本身就是从聊天系统发展来的,更像一种电信增值业务而不是互联网业务,而聊天者对于内容的开放性和互联性本来就没什么需求,碎片化、孤岛化、挥发性,这些对于聊天者当然都不是什么问题,或许封闭一点、曝光度低一点还更好。 但对于一家注重品质和体验而不只是喷喷口水的媒体,这些却是大问题,碎片化和孤岛化的信息很难索引和管理,无法让内容系统成为一个结构化的、可积累的、有机的知识系统,而高度挥发性也难以让互动和传播为内容的丰富和改进提供动力。 微信的传播力虽强,但这种传播是泼水式的,传播链条在信息扩散过程中一次次断裂,不会形成大庭广众之下的大范围互动,只有千万间隔绝密室中熟人间的窃窃私语,很难想象,这样一种格局,会为互联网时代的新媒体提供良好的发展空间,它最多只是一条通往那些不怎么需要互动、也不关心内容互联性的受众的单向道,它可以成为一个传播窗口和收入渠道,但不足以成为媒体立足之本。  
饭文#Z5:新闻操守只能靠媒体自律

新闻操守只能靠媒体自律
辉格
2012年5月15日

按上月发出的通知,从本月15日起,新闻出版总署等三个政府机构将展开一场为期三个月的整治行动,旨在清除有偿新闻和新闻敲诈等新闻界的腐败现象;新闻腐败已泛滥多年,广为诟病,记者曾是一份体面而令人羡慕的职业,也颇具理想主义色彩,如今却早已鱼龙混杂、面目暧昧,甚至有点声名狼藉了。

人们都期待这种状况有所改善,不过由政府机构发动的治理整顿是否管用,却着实让人怀疑,类似的治理行动已有过多次,比如2000年和2003年,在中宣部号召下,也曾大张旗鼓整顿了一番,可是新闻腐败因这些(more...)

标签: | | |
3468
新闻操守只能靠媒体自律 辉格 2012年5月15日 按上月发出的通知,从本月15日起,新闻出版总署等三个政府机构将展开一场为期三个月的整治行动,旨在清除有偿新闻和新闻敲诈等新闻界的腐败现象;新闻腐败已泛滥多年,广为诟病,记者曾是一份体面而令人羡慕的职业,也颇具理想主义色彩,如今却早已鱼龙混杂、面目暧昧,甚至有点声名狼藉了。 人们都期待这种状况有所改善,不过由政府机构发动的治理整顿是否管用,却着实让人怀疑,类似的治理行动已有过多次,比如2000年和2003年,在中宣部号召下,也曾大张旗鼓整顿了一番,可是新闻腐败因这些行动而减少的迹象,却很难找到;毕竟,多数新闻腐败行为尽管违背了新闻业界的职业伦理,却并不违法,其边界也难以界定。 每家媒体的采编团队和版面空间都是有限的,相对于近乎无限的潜在新闻题材,这些资源永远是稀缺的,因而,在决定赋予哪些课题以优先地位,最终让哪些报道上版面时,都将面临取舍;按职业伦理,取舍的唯一标准是新闻价值,可是,如果一家报纸的主编将涉及其广告大客户的负面报道优先级拉低,正面报道优先级拉高,这么做实际上并不侵犯任何人的权利,也不可能被任何法律规则所约束。 有人说这么做侵犯了公众的“知情权”,这当然是荒谬的,没人有义务为公众提供他所掌握的信息,所谓知情权须以契约义务为前提,比如你雇佣的私人侦探或情报顾问,就有义务将他所获知且在契约条款涵盖范围之内的信息告诉你,或者你的医生和律师,也有义务告知你与病情或案件有关的信息,而媒体与读者之间显然没有这样的契约关系。 显然,很少有人负担得起契约雇佣的私人情报顾问来为他常年提供新闻服务,公众只能依靠广播式的大众媒体来获得资讯,而这些媒体的商业模式是建立在广告基础之上的,这样,当采访报道题材与广告客户发生关系时,利益与伦理的冲突就难以避免。 这时就只能依靠媒体的自律了,想象不出任何可行的抽象规则来界定和制约媒体在新闻选题上对其广告客户的照顾,难道规定每家媒体必须每年报道两次其前三大广告客户的负面新闻?或者其正面新闻不得超过三次? 假如此类行为不能以简单抽象的规则来界定和约束,“治理整顿”就只能依靠政府直接干预了,必须赋予政府官员直接介入媒体的新闻选题过程,可如此一来,新闻自由、舆论开放性、公众可获得信息的多样性,将遭受严重损害,直接违背了治理此类现象的初衷,也是一个自由开放社会断难容忍的。 媒体自律能达到何种水平,将取决于对新闻价值的追求和对新闻伦理的恪守,能给从业者带来多少成就和荣誉,足以补偿他们为此而放弃的金钱利益,而这又需要一个开放的新闻业环境为创造这样的成就和荣誉提供机会。 不过,对此我们也不必期望太高,对新闻价值的追求和对金钱诱惑的抵制,未必意味着新闻的客观、真实和全面;那些对专业价值有着执着追求、对金钱诱惑有着强大抵抗力的从业者,往往拥有某种坚定而独特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立场,加上新闻价值往往与传播学规律而非客观性联系在一起,因而即便在独立性和廉洁度上毫无瑕疵的记者,同样可以因其意识形态立场而对事实进行剪裁、曲解和夸大,而他们这么做时不容置疑的底气、干劲和高调姿态,远胜于那些拿了好处的腐败记者。 公众对客观全面的新闻报道的需求,最终将由新闻来源的开放和多样性来满足,或许任何一位记者、任何一家媒体在某些时候都是靠不住的,但好在我们有无数家媒体,并且日益兴旺的互联网和自媒体正在提供越来越开阔的信息渠道,再也没有什么火能被纸包住了,对此,我们大可乐观。
饭文#W0: 限制广告的下一步将是政府补贴

限制广告的下一步将是政府补贴
辉格
2011年11月29日

继2009年对电视广告作出严格限制之后,近日广电总局再次收紧了其电视广告政策,禁止在电视剧中间插播广告;在此之前,每集电视剧(片长45分钟)在普通时段允许插播两次90秒广告,热门时段允许插播一次60秒广告;许多评论认为这一禁令将对规模上百亿的电视剧市场造成巨大冲击,也有人预言厂商将被迫依靠更多的植入式广告。

上述禁令的直接市场后果是不难预料的,限播广告将打击各电视台对电视剧的购买能力和支付意愿,降低电视剧的一级市场需求,拉低电视剧价格,继而削(more...)

标签: | | | |
2140
限制广告的下一步将是政府补贴 辉格 2011年11月29日 继2009年对电视广告作出严格限制之后,近日广电总局再次收紧了其电视广告政策,禁止在电视剧中间插播广告;在此之前,每集电视剧(片长45分钟)在普通时段允许插播两次90秒广告,热门时段允许插播一次60秒广告;许多评论认为这一禁令将对规模上百亿的电视剧市场造成巨大冲击,也有人预言厂商将被迫依靠更多的植入式广告。 上述禁令的直接市场后果是不难预料的,限播广告将打击各电视台对电视剧的购买能力和支付意愿,降低电视剧的一级市场需求,拉低电视剧价格,继而削弱供方制作电视剧的意愿和投入水平,最终产量将会下降;植入式广告等未受禁令限制的营销方式或许会增加,但其程度恐怕不足以弥补上述影响。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电视中插播广告的频率和长度确实惊人,导致这一状况的原因很多,首先是单位广告时间给企业带来的价值较低,而这既与电视受众的消费水平较低有关,也是因为市场缺乏足够多的高价值品牌,而大品牌的规模效应可以提升单位广告时间的价值。 其次,中国电视业的商业模式过度依赖于广告收入,而缺乏其他营收渠道,因而也缺乏为提升自身品牌形象而降低广告投放率的意愿;另外,尽管中国有不计其数的电视台,但商业模式却千篇一律,无广告的付费频道极少,消费者因为缺少选择而提高了对广告的容忍度。 公平的说,在挖掘电视剧的收入潜力方面,过去十几年是在慢慢进步的,这也是为何该产业在面临盗版泛滥、迅猛发展的网络媒体和日益严厉的管制等等艰难条件下,仍能获得发展的原因;电视剧生产在2000年代前半段经历了一个高涨期,而从2006年开始,产量开始每年10%左右的速度下降,总收视率每年下降0.8个百分点,但与此同时,其销售额却在以每年15%左右速度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成绩尽管不算耀眼,但它是在极度困难的条件下取得的:正是在这些年里,广告政策不断收紧,而电视剧制作的题材选择空间则被大幅压缩,后者清楚的表现在过去几年军事、谍战和伦理等主旋律题材的产量份额的巨幅增长上。 这一成就,大概离不开单位广告时间的价值提升,这背后反映了受众消费水平的提高,和品牌的壮大,其次也要归功于电视剧制作市场的充分竞争:尽管电视节目的发行和播放渠道的资源配置是完全按行政等级和区划进行的,但制作端却是高度市场化的,看来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也已充分挖掘了各种收入潜力;问题是,他们能否经受又一次打击? 我们知道,此次禁令出台的背景,是中央政府旨在推动文化产业繁荣发展,因而电视剧产量的大幅萎缩显然不是政策当局乐意看到的结果,但限播广告却必定会打击面向市场的制作商的供给意愿,所以合理的推断便是:未来电视剧制作业将大幅转向依靠政府补贴的模式,而补贴资金的分配机制将成为该行业的主导性资源配置力量。 这样一来,整个电视产业链条上唯一充分市场化的一个环节,也即将对市场关闭,大批接受政府补贴的电视剧将会出现,而为了让这些电视剧得到播放,各地电视台的节目表也将接受更多的计划性安排;从好的一面看,电视业向计划体制的全面回归,或许会推动消费者以更快的速度转向其它渠道和媒体形式,比如付费频道、VOD、碟片、网络视频等等,从而推动某些新兴产业的发展。
饭文#O3: 纽约时报做了个好决定

纽约时报做了个好决定
辉格
2010年9月15日

上周,《纽约时报》老板苏兹伯格公开确认了未来将停止印刷版发行的传闻,只是对传闻中2015年这个截止时间未置可否;这一消息引起了新闻界强烈反应,有人惊呼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也有人担忧,新闻的专业品质在网络时代是否还能延续,而更多的人则在猜测,未来《纽约时报》将采用何种收费模式,无论它如何选择,其标杆性的地位必将影响整个新闻产业的商业模式。

苏兹伯格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变革已无可避免,不如早下决心以取得主动,免得等到发行量和财务状况恶化到不得不改时,却发现已陷入读者离弃、团队涣散和财务自(more...)

标签: | | | | |
682

纽约时报做了个好决定
辉格
2010年9月15日

上周,《[[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老板[[Arthur Ochs Sulzberger, Jr.|苏兹伯格]]公开确认了未来将停止印刷版发行的传闻,只是对传闻中2015年这个截止时间未置可否;这一消息引起了新闻界强烈反应,有人惊呼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也有人担忧,新闻的专业品质在网络时代是否还能延续,而更多的人则在猜测,未来《纽约时报》将采用何种收费模式,无论它如何选择,其标杆性的地位必将影响整个新闻产业的商业模式。

苏兹伯格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变革已无可避免,不如早下决心以取得主动,免得等到发行量和财务状况恶化到不得不改时,却发现已陷入读者离弃、团队涣散和财务自由度丧尽的四面楚歌之境;决定既已作出,早早宣布也是对的,可以向管理层和编辑团队施加足够的压力来推进转型,通常,编辑团队都会对如此彻底的转型持抵制态度;及早宣布,也可以让广告商、内容运营商、搜索引擎等产业合作者消除狐疑,从而提高合作意愿。

很可能,正是电子阅读器和平板电脑的市场成功,让苏兹伯格最终下定了决心;在桌面时代,从纸媒向网络化的转型,在传统媒体眼里曾像洪水猛兽,是一场暴烈的革命,一切全都要推倒重来,但手持移动终端让他们看到了实现平缓过渡的一线希望;确实,手持终端的用户更能够接受用小额支付来购买一个打包的信息产品,这一点从手机SP、彩铃、iTunes和AppStore的成功中,已展露无遗。

有了这个前提,传统媒体的一些基础元素便可能移植到网络数字平台上了:周期性的打包发行、年度订阅、小额付费下载、广告植入,这些都是媒体运营者耳熟能详的概念,保留这些元素的转型是他们乐于推进的,而相应的成本结构和盈利模式也是他们得心应手的事情,所以,Kindle和iPad自然会被媒体界视为大救星。

以目前的扩张速度,五年后手持阅读器的普及率,应该足以支撑报纸杂志的无纸化转型;未来彩色、柔性和更加轻薄的电子纸产品上市之后,携带性和阅读体验上的障碍就进一步消除;如果转型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媒体所遭受的冲击将远不如此前所想象的那么恐怖;问题是,这场数字化变革会仅仅限于无纸化吗?

或者我们可以问,未来的主流媒体,将是全新的模式?还是仅仅无纸化或App化的报纸杂志?其中的关键差别在于开放性;这里说的开放性,并不非得是免费的、无版权的、可任意复杂的,但它至少应具备这样几点:它应是搜索引擎友好的,否则信息就难以被第三方所发现、组织和挖掘,其内容应是标准格式和语义化的,从而其阅读应是平台和终端无关的,其授权模式应适合于在各种应用中被引用、剪裁和重现的;如果做不到这些,那不过是无纸化的旧媒体而已。

默多克看来是希望保留旧模式的,苏兹伯格的动向还有待观察,但更重要的是,作者们怎么想?有些作者并不在乎自己的文章有多少人看、传播的多广、是否被广泛讨论,以及自己和读者能否充分互动,但多数作者确实看重这些;写作的收入不高,而表达的冲动和对交往互动的需要,构成了对写作者的大部分激励;一旦网络这个传播和互动通道打开,再要把写作封闭起来,是很难做到的。

而且,是否有机会得到广泛充分的检查和评论,本身就是读者认定文章质量的证据,只有愚蠢的皇帝们才喜欢整天看蜡封密奏;从这一观察出发,我认为新型媒体将是大势所趋,简单的无纸化只是一个过渡形式,或许可以为媒体提供一段缓冲时间,但把整个商业模式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是靠不住的;不过,未来媒体将是何种形态,眼下仍无法断言。

但一些尝试已值得引起关注,一个早期的案例是《纵横周刊》,它是由一群不同领域的记者组成的业余松散团队,在发行周期性电子刊物的同时,也作为一个品牌供稿团队向一些传统媒体供稿,可能是因为过于松散,定位也不够明确,这个一度令人耳目一新的形式后来没有继续下去。

另一个案例是科学松鼠会,在我看来,这是国内唯一已经获得成功的新型媒体,它建立在博客群的基础上,同时,从论坛、微博、社交网和大型博客网站,到书籍、电视和线下论坛讲座,覆盖了几乎所有形式的传播渠道;严格的作者招募门槛和清晰周全的规章制度,已使它成为颇有凝聚力的组织,而清晰的内容定位和对品质的有效控制,也帮助它成功的树立了品牌;现在,它不仅本身已是个初具规模的媒体,也成了受许多媒体欢迎的内容来源,这是个很有前途的模式。

松鼠会的成就理应让新媒体的拥护者们看到希望所在,它证明了网络化和开放性未必意味着质量和品牌的丧失,和阅读深度的降低;相信,未来在其他领域,也将涌现类似的品牌供稿团队,并在此基础上建立新型媒体。

下次你看新闻时,最好记住这个

特别是遇到那些气势磅礴的“深度报道”时:

《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方舟子策划书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震惊,这与我对新闻行业的印象相符,我只是没想到它会被正儿八经的写下来。

长久以来,新闻界都在宣扬他们的两个使命:报道真相,扮演社会良心;但很明显,这是两个时常会相互冲突的目标。

责任感和良心是好东西,正如红酒也是好东西,但这两样都不能帮助你接近真相,还时常会让你远离或拒绝真相,在我看来,好奇心和鉴别力才更让你接近真相。

不要以为我在谴责什么,或(more...)

标签: |
705
特别是遇到那些气势磅礴的“深度报道”时: 《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方舟子策划书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震惊,这与我对新闻行业的印象相符,我只是没想到它会被正儿八经的写下来。 长久以来,新闻界都在宣扬他们的两个使命:报道真相,扮演社会良心;但很明显,这是两个时常会相互冲突的目标。 责任感和良心是好东西,正如红酒也是好东西,但这两样都不能帮助你接近真相,还时常会让你远离或拒绝真相,在我看来,好奇心和鉴别力才更让你接近真相。 不要以为我在谴责什么,或许他们是值得尊重的——这取决于你在何种程度上认同他们所认定的责任和良心——,我只是想说明,当你打算采信被报道的事实时,最好了解书写它的背景,正如在法庭上,对证人背景的了解,将有助于你决定是否或在何种程度上采信他的作证。
饭文#M2: 下届世界杯我们怎么看球?

下届世界杯我们怎么看球?
辉格
2010年6月17日

过去28年里,每隔四年,就会有一群痴汉在那个月里把生活切换到另一种状态,这期间,除了电视机变得更大更清晰之外,一切似乎都在轮回中重复,没什么大的变化;不过,今年或许将是人们最后一次以如此方式来享受世界杯了,我说的可不是3D,3D电视固然好看,但也不过是更好的电视而已。

我说的是网络,正如它已改变了我们阅读新闻的方式,网络也即将改变我们观赏体育比赛的方式;那些电视运营商们,在目睹了他们报业同行在过去几年所遭遇的厄运之后,若仍然高枕无忧,那么下一个厄运将会(more...)

标签: | | |
721

下届世界杯我们怎么看球?
辉格
2010年6月17日

过去28年里,每隔四年,就会有一群痴汉在那个月里把生活切换到另一种状态,这期间,除了电视机变得更大更清晰之外,一切似乎都在轮回中重复,没什么大的变化;不过,今年或许将是人们最后一次以如此方式来享受世界杯了,我说的可不是3D,3D电视固然好看,但也不过是更好的电视而已。

我说的是网络,正如它已改变了我们阅读新闻的方式,网络也即将改变我们观赏体育比赛的方式;那些电视运营商们,在目睹了他们报业同行在过去几年所遭遇的厄运之后,若仍然高枕无忧,那么下一个厄运将会降临到他们头上;以目前技术进步的速度看,真正的改变将在下一届杯赛前到来,而乐意尝试新媒体的年轻球迷将会首先拥抱它。

下一次,不会再有人抱怨解说员是个话痨、外行、白痴、老鸭嗓、娘娘腔和定律制造者,甚至为此愤而关掉音量,因为他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解说员,或者干脆不要解说;下一次,解说员也不必再喋喋不休的报背景资料和技术统计数字了,这些都将由转播软件代劳,你用遥控器随时可以调出来看,当然,射门和犯规的慢镜头重放也是如此;解说员将只是一个陪你一起看球人而已,他只是比别人更会嘀咕,常常还能嘀咕出点道道。

下一次,他们也不必为了寻找看球气氛而去球迷酒吧了,宅男照样可以把球看的很热闹,只要从社交网络里找群朋友一起看就行了,他们的喝彩叫骂声和啤酒瓶破裂声,将汇集到你的电视机喇叭里;下一次,你将可以在八路甚至更多路现场视频中随意切换,以便获得你最想要的观赏角度,当然,日本女球迷可以选择专盯贝克汉姆的那一路视频,如果有运营商愿意提供的话(好吧,小贝是该退休了,不过球场上还会有帅哥)。

所有的变化可以归结为一条:运营商不再能控制我们看到和听到什么了,它不能为我们指定解说员和嘉宾——那是我自己挑的,不能决定是否或何时显示背景资料和技术统计——我用遥控器来控制,不能决定滚动字幕上显示些什么——将是我follow的tweets,更无法控制中场休息时我们去哪里、看谁的评论——或许我会去某个山寨评论员的个人频道上看分析;总之,我们将有机会自己挑选和搭建一个看球的信息环境。

正是上述挑选与组合信息源的地位,使得电视台作为内容运营商,在目前体育转播产业中处于核心主导地位,而未来,在信号提供商、内容与社交网站、山寨评论员和球迷之间将出现更直接、更多样化的互动方式,若电视台不能对此作出及时反应,他们在产业链中的角色将被边缘化;而同时,一批具备社会化特征的专业直播网站将会涌现,他们将在汇集各种信息源的基础上,为观众定制不同风格的套餐。

对于观众,内容源的多样化和选择的灵活性,既是机会与自由,也是负担与困惑,最佳的用户体验,需要在两者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而这也正是运营商未来机会之所在;偶尔看几场的、到世界杯才看的、专业级球迷、山寨评论员、偶像追逐者、机械恐惧者、数码发烧友,他们对信息的偏好、自我表达的需要、参与感和集体认同感,都会大不相同,为他们定制不同的直播套餐,构建不同的观赏和参与环境,无疑会大幅提升他们的观赏体验。

这是块很大的蛋糕,去现场看一次球,开销在万元级,而有机会且有能力去现场的,人数也不过在百万级,而对于时间或预算不足的大多数观众,如果未来的网络直播能提供一个最佳观赏体验,愿意花上几百块钱的人,将数以亿计;以现有的商业模式,这其中的市场潜力远远未被充分挖掘,今后,不仅这块蛋糕将被做大数倍,其切割方式也将彻底改变。

目前的区域排他性转播权,或许会被非排他性网络转播权所取代;解说和评论专家将有机会向多家竞争媒体同时销售其解说评论服务,甚至直接面向观众销售;由于网络直播使得信息组成的颗粒度变得更细,广告插入方式也将更灵活,广告商将有更多手段避免广告费被中场哨声冲进马桶,而同时,市场细分和差异化服务,将为无广告的收费直播创造空间。

饭文#G5: 默多克,老糊涂还是老狐狸?

默多克,老糊涂还是老狐狸?
辉格
2009年11月11日

时隔数月之后,默多克再次向搜索引擎开炮,除了继续激烈指责谷歌微软等窃取信息,更声称要在旗下报纸网站实行收费之后,屏蔽搜索引擎;谷歌迅速作出回应:“这很容易,只需要通知我们即可”,实际上连通知都不必,新闻网站只须简单修改一下机器人文件即可自绝于搜索引擎;拿这么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来大肆宣扬,的确显得很无厘头,让人摸不着头脑:既然你的新闻网站至少部分内容是欢迎未付费读者来看的,那么搜索引擎给你带来更多读者有啥不好呢?(more...)

标签: | |
284

默多克,老糊涂还是老狐狸?
辉格
2009年11月11日

时隔数月之后,默多克再次向搜索引擎开炮,除了继续激烈指责谷歌微软等窃取信息,更声称要在旗下报纸网站实行收费之后,屏蔽搜索引擎;谷歌迅速作出回应:“这很容易,只需要通知我们即可”,实际上连通知都不必,新闻网站只须简单修改一下机器人文件即可自绝于搜索引擎;拿这么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来大肆宣扬,的确显得很无厘头,让人摸不着头脑:既然你的新闻网站至少部分内容是欢迎未付费读者来看的,那么搜索引擎给你带来更多读者有啥不好呢?毕竟搜索引擎不是转贴者,拿走内容却带不来流量。

除非这只是一次为未来讨价还价作铺垫的策略性愤怒,否则默多克显然误解了搜索引擎在整个信息传播体系中的作用,搜索引擎帮助人们找到需要的内容,但并不代替内容提供商的功能;新闻业当前的危机,在于一方面无法拒绝将内容放到网上,但同时又难以说服读者为此付费,这怎么也怪不到搜索引擎头上;而且,即便你说服读者付费阅读,最好仍对搜索引擎网开一面,允许其在特别授权下全文抓取,否则你的新闻传播力便会大打折扣,或许默多克正是在为不久之后的此类交易做准备?这倒是很有可能,因为他的网站眼下正在酝酿收费政策。

许多报纸都在为新传播格局所带来的危机而哀号,但默多克却远不是他们的难兄难弟,相反,他本应暗自偷笑才对;首先,新闻集团是个综合性传媒帝国,其占收入将近一半的电视业务并未受新媒体冲击,而它的华尔街日报,读者以商业和富裕人士为主,是各大报中最愿意付费阅读的;其次,也更重要的,随着网络媒体打垮传统报纸,正好给默多克这个后来者和实力派,提供了打扫战场和重建产业生态的机会,要把握好这一机会,必须利用好而不是推翻现有的基础设施,而搜索引擎无疑居于核心地位,就像前两次工业革命中的铁路网和电报系统一样。

未来传媒格局中,谷歌有望成为平台之王,而新闻集团则很可能成为内容之王,他们都是这场大转变中的胜出者,在产业链上将有大量的亲密接触,合作和冲突都将难以避免,默多克这只老狐狸的发飙开炮,很可能正是在为这对呼之欲出的新对手新冤家的未来关系争取筹码;按一种博弈理论的说法,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一方往往会首先发难,并采取虚张声势的姿态,主动引发迟早难免的冲突,以便在随后的谈判中获得较有利的妥协条件,而较强大的一方反而比较从容不迫,倾向于任由事态自然发展。

或许默多克正是在运用这样的策略,或许私下的接触和谈判已经开始,这样的话,明年我们应该会看到一些结果,比如收费制与搜索引擎全文抓取之间的协调,比如 RSS阅读器等第三方展示窗口对付费账户的识别,甚至某种一揽子收费方案和支付工具,等等;这样的前景是值得期待的,它的成功将不仅为整个新闻产业链构建广告之外的盈利模式,也将为广大新闻从业者建立新的激励基础,从而挽救岌岌可危的专业新闻。

但我们仍不能排除另一种可能,那就是默多克果真不明白传播格局的变迁,他的老朽和对技术的无知导致了对局势的误判,而他的顾问也没有提供恰当的帮助,这样的话,新闻集团也可能走向一条封闭倒退之路,这将是默多克的悲剧,也是传媒业的悲剧;一个封闭的传播圈,不仅对读者缺乏吸引力,作者同样会失去大部分写作冲动,这不光是钱的问题,一篇文章的传播广度,本身对读者构成了吸引力,对作者构成了激励,一些大公司的档案库里,锁着整箱整箱的机密研究报告,除了极少数专业研究者,有多少人有兴趣去读它写它?

至于谷歌,可以预料,如果传统新闻企业拒绝合作,它的战略重点将转向对新闻博客和独立新闻团队的支持,就像YouTube对业余拍摄者的支持那样,那样的话,新闻业的重建将从一个组织更简单分散、质量更无保障的起点开始,尽管演化进程会让它重新走向组织化和专业化,但这样的推倒重来无疑是巨大的损失,也会加剧短期内的危机和混乱,对于已经付出巨大沉没成本的现有从业者来说,可不是好事。

禁闺 vs 第四权力

昨天跟几个朋友又聊起报业危机这个老话题,我提出一个看法:

政治上,有一点可以肯定:第四权力正在瓦解,首先从报纸,然后(10年后?)从电视。

LW要求我澄清意思:

这个能稍微简单解释一下吗?

于是我就说了一堆很不成熟的想法,从下面一串串省略号中,你大概看得出,这些想法中,发散多于慎密,浮想联翩多于论证,原本打算等它更成熟更条理化后再发表,现在话既然说到这里了,不如拿出来权当抛砖引玉吧:

好吧。

对于gene,生殖器官是它的复制通道,不过雄性通道不值钱,因为精子成本很低,值钱的是卵子通道,所以,整个游戏就是争夺卵巢和子宫的战争,谁有能力控制子宫的入口,才真正算得上掌握了权力,紫禁城后宫可以控制上万条子宫通道,权贵富豪的后花园高楼闺房可控制几条几十条,需要下地干活的农民基本没指望实施控制……

meme开辟了另一个战场,最初的复制通道是口耳,分散程度很高,难以集中控制,但复杂冗长的故事还是很难背诵(more...)

标签: | | |
345

昨天跟几个朋友又聊起报业危机这个老话题,我提出一个看法:

政治上,有一点可以肯定:第四权力正在瓦解,首先从报纸,然后(10年后?)从电视。

LW要求我澄清意思:

这个能稍微简单解释一下吗?

于是我就说了一堆很不成熟的想法,从下面一串串省略号中,你大概看得出,这些想法中,发散多于慎密,浮想联翩多于论证,原本打算等它更成熟更条理化后再发表,现在话既然说到这里了,不如拿出来权当抛砖引玉吧:

好吧。

对于gene,生殖器官是它的复制通道,不过雄性通道不值钱,因为精子成本很低,值钱的是卵子通道,所以,整个游戏就是争夺卵巢和子宫的战争,谁有能力控制子宫的入口,才真正算得上掌握了权力,紫禁城后宫可以控制上万条子宫通道,权贵富豪的后花园高楼闺房可控制几条几十条,需要下地干活的农民基本没指望实施控制……

meme开辟了另一个战场,最初的复制通道是口耳,分散程度很高,难以集中控制,但复杂冗长的故事还是很难背诵,所以巫师是第一代记者,所谓第四权力是他们发明的,但当时巫师的控制力还很弱;后来有了文字,有能力实施大规模奴役的国家也随之而出现,为啥?因为meme通道可以控制了……

接着造纸术和印刷术又改变了局面,它大幅降低了meme复制成本,权力分散化,于是有了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商业繁荣……

但从上世纪初起,全国性大报再次扭转局面,接着六十年代全国性电视网加剧了这一趋势,meme通道再次集中化,此时人们开始谈论第四权力……

眼下正在发生的是另一次转变,但别太乐观,这未必会成为永久化趋势,随着技术发展,局面可能再次翻转,怎么翻法?不知道……

第四权力之所以称之为“权力”,是因为:其影响力不是由其观念的特性决定,而是由对meme通道的控制能力决定,尽管某些条件下这种控制能力最初来源于观念的特性……

任何集体主义的发展,必定要求复制单位(gene/meme)之复制通道的单一化,否则便难以成其事,对于gene,单一化的简单方法是阉割,我说过,若母亲希望她的儿子们团结的跟一个人似的,最好的办法是把除长子之外的儿子们都阉了,蚂蚁蜜蜂都是这么干的,工蚁都是蚁后的被阉割的姐妹,阉割也曾是人类实施大规模奴役的常规手段……

同样,对于meme,集体主义发展必定要求控制喉舌,我相信,在巫师年代,割舌头曾经普遍流行过,当然,今天已经有了更文雅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