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哲学〉标签的文章(115)

大卫的“双重巧合”

【2015-09-03】

@海德沙龙 大卫·弗里德曼代表了市场无政府主义的功利主义一派,此派对哲学的兴趣不大,所以他们有关制度的论证,往往从问题直接跳到经济学(包括法律经济学)层次上,却很少对其暗中预设的前提或原则作出交代,本文罕见的例外,从中可以一窥大卫体系的伦理学基础

@whigzhou: 大卫的论证非常清晰,但依我看,这一论证很容易被击破,其实他对自己的薄弱环节(从均衡事实到伦理规则的过渡)应该也是清楚的,只是不想细究而已,结果最终,他用一个“令人欣慰的双重巧合”,就把自己的功利主(more...)

标签: | | | | |
6420
【2015-09-03】 @海德沙龙 大卫·弗里德曼代表了市场无政府主义的功利主义一派,此派对哲学的兴趣不大,所以他们有关制度的论证,往往从问题直接跳到经济学(包括法律经济学)层次上,却很少对其暗中预设的前提或原则作出交代,本文罕见的例外,从中可以一窥大卫体系的伦理学基础 @whigzhou: 大卫的论证非常清晰,但依我看,这一论证很容易被击破,其实他对自己的薄弱环节(从均衡事实到伦理规则的过渡)应该也是清楚的,只是不想细究而已,结果最终,他用一个“令人欣慰的双重巧合”,就把自己的功利主义和直觉主义、和规定主义,都给调和了起来。 @whigzhou: 大卫试图用他的“双重巧合”来避开道德哲学上的争议,意思是,尽管功利主义、直觉主义和规定主义在哲学上完全不同,但既然他们要的结果恰好一样(至少在自由意志主义者中间),那就没必要在哲学上争了,在明确一组大家都要的简单原则之后,其他争议都可通过经济学分析解决。 @战拖拉夫卡: 大卫关于维持“三重巧合”的谢林点,其实质还是需要建立在参与者对某种价值标准的公认基础之上。可如果现实中只要有一人,他觉得偶尔的背叛是有助于实现短期利益的或者某个迫切愿望,那么这个谢林点是否就难以维系了?即布坎南所谓的脆弱的均衡 @whigzhou: 嗯,实际上根本没有(系统性的)巧合 @whigzhou: 在一些小的局部(特别是小型文化群体内部),确实可以观察到一些和普遍道德感相符、也和自由原则相符的自发规范,但从大范围看,绝大多数社会要么根本没走出霍布斯状态,要么其秩序远远不是自由的 @whigzhou: 比如大卫所引证的Robert Ellickson在《无需法律的秩序》所描绘的情况,之所以能发生,依我看,完全是因为当事人生活在美国,这个有着基本法律保障的地方,不会出现一伙农场主把另一伙挖坑埋了那种情况,在基本和平秩序有保障的前提下,发展出了一些私人秩序,但那根本算不上“无需法律的”。 @whigzhou: 这也是libertarian各种幼稚错误的根源所在,他们太熟悉美国以至于对这一背景条件完全熟视无睹,以为那是当然的、自动的,一个简单的质疑是:加州牧区的情况在阿富汗存在吗?
[译文]科学万岁!

All Hail Science!
科学万岁!

作者:Jonah Goldberg @ 2015-2-14
译者:普罗米修斯(@普箩米修思),校对:Marcel ZHANG(@马赫塞勒张)
来源:National Review,http://www.nationalreview.com/article/398591/all-hail-science-jonah-goldberg

Memo to progressives: Unlike God, science doesn’t care if you believe in it.
进步主义者请记住:与上帝不同,科学并不在乎你是否信仰它。

Dear Reader (Unless you’re at the screening of Al-Qaeda Sniper),

亲爱的读者(除非你恰好在看《基地组织的狙击手》(Al-Qaeda Sniper)这部电影),
译注:实际上不存在这部电影,那是一个叫“非裔美国人保守派”的博客虚构的,其副标题是“一个变性圣战者为使用‘无性别卫生间’的权利而抗争的故事”,显然是用来嘲讽目前在美国风起云涌的左翼平权运动的。

All of us are equal in the eyes of God and the law — or at least that’s how it’s supposed to work. (Though the fact that Jon Corzine has neither been hit by lightning nor carted off to jail sometimes causes me moments of doubt on both fronts.)

无论在法律还是上帝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至少本该是这样。(尽管Jon Corzine既没遭雷劈也没被扔进监狱这一事实,让我时常对此感到疑惑)。

I try pay lip-service to the same principle about readers of this “news”letter, but let’s face it. That’s not true. Nearly all G-File readers are cherished, but not all are cherished equal.

我本想以此搪塞这封“新闻信”的读者:人人平等这项原则也适用于你们。不过我们还是直面现实吧,那并不是真的。我对几乎所有G-File的读者都很重视,但并非同等的重视。

(And, in a year or two when my next book comes out, the great schism in my heart will be between those of you who eagerly purchase my book, and you shameful free riders who, for years, were perfectly happy for me to throw you the gold Aztec idol week after week, but now refuse to throw me the whip as promised, saying “Adios, Señor.” This is the quid people, my next book will be the pro quo. If you assume each Goldberg File I’ve written is worth a quarter, you should probably convert it into zombie-apocalypse currency and assume it’s equal in value to a can of dog food, six dead D batteries, or a fully operational calk gun. But the price is what the market will bear, and even at that valuation, it would more than cover the price of my forthcoming magnum opus for any longtime reader. You have been put on notice.)

(并且,等一两年后我的新书出版时,我内心会在两类人之间撕扯:一类是那些迫不及待想要买书的读者,另一类则是那些可耻的搭便车者,多年来,他们满心欢喜地盼着我一周周地把阿兹特克金像(the gold Aztec idol)扔给他们,却不愿如之前说好的那样把鞭子给我扔过来,临走时只留下一句“再见,先生。”(“Adios, Señor.”西班牙语)。我的下一本书需要你用东西来交换的。如果你觉得我写的每一本G-File值得上一毛钱,或许你应该按僵尸界的汇率把它兑换成一罐狗粮、六个D号废旧电池或者一把铆钉枪。当然,书的价格应当是市场可以承受的,并且,对于我的长期读者,我即将出版的煌煌巨著应该是对得起它的标价的。我可是通知你们了哦。)【译注:这里有关阿兹特克金像和鞭子的哏出自电影《夺宝奇兵》。

I bring this up because Charles Krauthammer is a reader of this “news”letter which, like seeing a spider monkey in your brand new kitchen making crème brûlée with a blowtorch, is both cool and scary. Why it’s cool should be obvious. He’s the Hammer. It’s scary because . . . he’s the Hammer.

我提这茬,是因为得知查尔斯·克劳萨默(Charles Krauthammer)也是这封“新闻信”的读者,这就像看见一只蜘蛛猴在你的崭新厨房里用喷灯做焦糖布丁,让人不知道该觉得有趣还是害怕。说他有趣的原因很明显,他是“锤子”,说他让人害怕是因为……他可是铁锤查理啊。【译注:注意Krauthammer中的hammer,意为锤子,铁锤查理(Charles Martel)则为查理大帝的祖父,法兰克王国实际掌权者,加洛林王朝奠基者,以武功著称的军事天才。

I try very hard not to put a face to my readers because, frankly, this thing is sometimes so stupid and self-indulgent if I imagined a real person reading it, I’d push the keyboard away. It’s best if I write this thing like a message in a bottle going to no one.

我竭力在读者面前展示真实自我,因为装模作样会让我会显得任性而愚蠢,每当想到有人读到虚伪的自己,我就忍不住想要摔键盘。我最好是把这些话塞进漂流瓶,随浪漂走。最可能让我怯场的,就是想象查尔斯·克劳萨默是打开漂流瓶的那个人。

And the last thing I need for my performance anxiety is to imagine Charles Krauthammer is the guy unspooling my missive from that bottle. The only thing worse would be to imagine George Will standing behind Charles looking over his shoulder and tsk-tsking all of my split infinitives. And yet, to my dismay, Will, too, has told me he on occasio(more...)

标签: | |
5891
All Hail Science! 科学万岁! 作者:Jonah Goldberg @ 2015-2-14 译者:普罗米修斯(@普箩米修思),校对:Marcel ZHANG(@马赫塞勒张) 来源:National Review,http://www.nationalreview.com/article/398591/all-hail-science-jonah-goldberg Memo to progressives: Unlike God, science doesn’t care if you believe in it. 进步主义者请记住:与上帝不同,科学并不在乎你是否信仰它。 Dear Reader (Unless you’re at the screening of Al-Qaeda Sniper), 亲爱的读者(除非你恰好在看《基地组织的狙击手》(Al-Qaeda Sniper)这部电影), 【译注:实际上不存在这部电影,那是一个叫“非裔美国人保守派”的博客虚构的,其副标题是“一个变性圣战者为使用‘无性别卫生间’的权利而抗争的故事”,显然是用来嘲讽目前在美国风起云涌的左翼平权运动的。】 All of us are equal in the eyes of God and the law — or at least that’s how it’s supposed to work. (Though the fact that Jon Corzine has neither been hit by lightning nor carted off to jail sometimes causes me moments of doubt on both fronts.) 无论在法律还是上帝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至少本该是这样。(尽管Jon Corzine既没遭雷劈也没被扔进监狱这一事实,让我时常对此感到疑惑)。 I try pay lip-service to the same principle about readers of this “news”letter, but let’s face it. That’s not true. Nearly all G-File readers are cherished, but not all are cherished equal. 我本想以此搪塞这封“新闻信”的读者:人人平等这项原则也适用于你们。不过我们还是直面现实吧,那并不是真的。我对几乎所有G-File的读者都很重视,但并非同等的重视。 (And, in a year or two when my next book comes out, the great schism in my heart will be between those of you who eagerly purchase my book, and you shameful free riders who, for years, were perfectly happy for me to throw you the gold Aztec idol week after week, but now refuse to throw me the whip as promised, saying “Adios, Señor.” This is the quid people, my next book will be the pro quo. If you assume each Goldberg File I’ve written is worth a quarter, you should probably convert it into zombie-apocalypse currency and assume it’s equal in value to a can of dog food, six dead D batteries, or a fully operational calk gun. But the price is what the market will bear, and even at that valuation, it would more than cover the price of my forthcoming magnum opus for any longtime reader. You have been put on notice.) (并且,等一两年后我的新书出版时,我内心会在两类人之间撕扯:一类是那些迫不及待想要买书的读者,另一类则是那些可耻的搭便车者,多年来,他们满心欢喜地盼着我一周周地把阿兹特克金像(the gold Aztec idol)扔给他们,却不愿如之前说好的那样把鞭子给我扔过来,临走时只留下一句“再见,先生。”(“Adios, Señor.”西班牙语)。我的下一本书需要你用东西来交换的。如果你觉得我写的每一本G-File值得上一毛钱,或许你应该按僵尸界的汇率把它兑换成一罐狗粮、六个D号废旧电池或者一把铆钉枪。当然,书的价格应当是市场可以承受的,并且,对于我的长期读者,我即将出版的煌煌巨著应该是对得起它的标价的。我可是通知你们了哦。)【译注:这里有关阿兹特克金像和鞭子的哏出自电影《夺宝奇兵》。】 I bring this up because Charles Krauthammer is a reader of this “news”letter which, like seeing a spider monkey in your brand new kitchen making crème brûlée with a blowtorch, is both cool and scary. Why it’s cool should be obvious. He’s the Hammer. It’s scary because . . . he’s the Hammer. 我提这茬,是因为得知查尔斯·克劳萨默(Charles Krauthammer)也是这封“新闻信”的读者,这就像看见一只蜘蛛猴在你的崭新厨房里用喷灯做焦糖布丁,让人不知道该觉得有趣还是害怕。说他有趣的原因很明显,他是“锤子”,说他让人害怕是因为......他可是铁锤查理啊。【译注:注意Krauthammer中的hammer,意为锤子,铁锤查理(Charles Martel)则为查理大帝的祖父,法兰克王国实际掌权者,加洛林王朝奠基者,以武功著称的军事天才。】 I try very hard not to put a face to my readers because, frankly, this thing is sometimes so stupid and self-indulgent if I imagined a real person reading it, I’d push the keyboard away. It’s best if I write this thing like a message in a bottle going to no one. 我竭力在读者面前展示真实自我,因为装模作样会让我会显得任性而愚蠢,每当想到有人读到虚伪的自己,我就忍不住想要摔键盘。我最好是把这些话塞进漂流瓶,随浪漂走。最可能让我怯场的,就是想象查尔斯·克劳萨默是打开漂流瓶的那个人。 And the last thing I need for my performance anxiety is to imagine Charles Krauthammer is the guy unspooling my missive from that bottle. The only thing worse would be to imagine George Will standing behind Charles looking over his shoulder and tsk-tsking all of my split infinitives. And yet, to my dismay, Will, too, has told me he on occasion comes by here. I feel like Martin Short in a synchronized-swimming routine. 唯一比这更糟的事,就是想象乔治·威尔(George Will)也站在查尔斯身后,目光越过他肩膀落在信上,看到文中的分裂不定式,不住地摇头。并且,同样令我沮丧的是威尔告诉我,他只是恰巧经过这里而已。我的感觉就像是马丁·肖特(Martin Short)在花样游泳。【译注:指马丁·肖特在周六夜现场节目中拍的一个搞怪视频短片。FERNAL LINGUISTICS 良魔语言学 Anyway, Charles is a big fan of “unpaired words.” I don’t mean words with the Bluetooth turned off. I mean . . . hmmm . . . how do I explain? 总之,查尔斯是个“不成对单词(unpaired words)”爱好者,“不成对单词”并不是指你的设备在蓝牙没有配对时发出的提示,它指的是……额……我该怎么解释呢?【译注:在英语中,有些词汇是它的否定形式曾经同时存在,比如“innocent”和“nocent”。随着人们词汇使用习惯的改变,这些单词只有其否定形式被保留下来,肯定形式则很少再被使用,下文中作者大玩文字游戏,将出现很多由这种“不成对单词”拼凑的句子。】 Well, many times, during the commercial break on Special Report, we’ve gone back and forth — brandy snifters in hand — talking about how we need a president with more feck running an ept and gormful foreign policy. 好吧,在“特别报道”(Special Report)的广告时间,我们常常举着白兰地酒杯来回踱着步,谈论着我们需要一位“强势”(feck : feckless)总统来执行“精妙”(ept : inept)、“高明”(gormful : gormless)的外交政策。 These conversations usually take place after the make-up lady comes into the studio to make sure that we look kempt and shevelled. Well, last Wednesday, the topic came up again, and we kept bandying them about. Which made me think, “This is pretty cool.” It also made me think, “This would be a good riff for the G-File.” 此时,化妆助理通常会来到直播间确保我们看起来“干净”(kempt : unkempt)、“整洁”(shevelled : dishevelled)。就在上周三,我们又一次聊到了这个话题,并为此争吵不休。这让我感觉很有趣,同时也想,或许可以成为我写G-File的好题材。 Still, I’m hoping that he isn’t gruntled by this somewhat nocuous and entirely effable effort to rip off one of his favorite parlor games. Indeed, I could have dropped this choate schtick without name-dropping Charles, which might have made it seem less petuous, but why leave my motivation unbeknownst when it can be beknownst? 尽管如此,我希望他不要因为我们尝试对他最喜爱的室内游戏之一进行有点“恶意”(nocuous : innocuous)且“直白”(effable : ineffable)的剽窃而“高兴”(gruntled : disgruntled)。事实上,当我展示这些“低级”(choate : inchoate)把戏时,提起查尔斯的大名不过是为了借此抬高自己。这么说或许不够“谨慎”(petuous : impetuous),但是如果可以“公开”(beknownst : unbeknownst)我的意图时,又何必要“隐瞒”(unbeknownst)呢? Better to go communicado and cognito, I say. Particularly when I’m still throat clearing as I try to scrounge up a real topic to discuss. Still, I fear I seem quite chalant as I search for sipid things to say. If I don’t work harder, this “news”letter will never be combobulated. (“I don’t want to disrupt your flow here, so I’ll rupt it. But you should know this all comes across as soucient and below even your pareil writing style. I would have thrown this whole thing out the window, but you opted to fenestrate it.” — The Couch) 我想,“开诚布公”(communicado and cognito : incommunicado and incognito)总是好的。特别是在我找到一个真正的话题之前,需要用这个来拖延下时间。并且,在我急于寻找“有趣的”(sipid : insipid)话题时,会担心自己显得“紧张不安”(chalant : nonchalant)。如果我不更加努力工作,读者是不会对这封“新闻信”感到“满意”(combobulated : discombobulated)的。(沙发发话了:我不想在这里“打断”(disrupt)你们,所以我就“继续”(rupt : disrupt)了。但是你应当清楚,所有这一切都是被“精心”(soucient : insouciant)组合起来的而且甚至比不上你们“匹配”(pareil : nonpareil)写作的水平。我本该把所有写的这些都扔到窗外去的,但是这可是你们选择看下去的。) All Hail Science 科学万岁 So my column from yesterday was about the quizzing of Scott Walker and other Republicans about evolution. This is an incessant question every four years. And while it deserves to be cessant, it will never will be. (Okay, I’m done now.) 我昨天的专栏探讨了对Scott Walker和其他共和党人如何看待有关进化论的盘问,这个问题每隔四年就会被提出来,从未中断。这个问题本该“停止”(cessant : incessant)了,却永远停不下来。(好了,文字游戏到此为止。【译按:我的噩梦也终于结束了】) As many have noted, liberals in and out of the media are very selective in their celebration of science. Guy Benson reminded me of this nicely splenetic post I wrote three years ago in the Corner: 很多人也注意到了,在与媒体打交道时,自由派对科学的赞颂是有选择性的。Guy Benson让我想起自己三年前在专栏里写下的这段怒气冲冲的文字:
Why does the Left get to pick which issues are the benchmarks for “science”? Why can’t the measure of being pro-science be the question of heritability of intelligence? Or the existence of fetal pain? Or the distribution of cognitive abilities among the sexes at the extreme right tail of the bell curve? 凭什么自由派有权来决定哪个问题是“科学”的测试基准?用智力可遗传性问题作为是否支持科学的标准不行吗?或者是否存在胎儿疼痛?或者两性认知能力在正态曲线远右端的分布情况? Or if that’s too upsetting, how about dividing the line between those who are pro- and anti-science along the lines of support for geoengineering? Or — coming soon — the role cosmic rays play in cloud formation? Why not make it about support for nuclear power? Or YuccaMountain? Why not deride the idiots who oppose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even when they might prevent blindness in children? 或者,如果这些问题过于让人心烦,那么把是否支持地质工程作为支持科学与否的分界线如何?或者,宇宙射线在云的形成中的作用?是否支持核电可以吗?或者雅卡山(Yucca Mountain)?【译注:雅卡山位于内华达州,用来堆放核废料。】为什么不嘲讽下反对转基因作物的白痴呢,即使转基因作物(黄金大米)可以防止儿童失明? Some of these examples are controversial, others tendentious, but all are just as fair as the way the Left framed embryonic stem-cell research and all are more relevant than questions about evolution. (Quick: If Obama changed his mind about evolution tomorrow and became a creationist, what policies would change? I’ll wait.) 上述这些例子都是有争议或者倾向性的,左派支持的干细胞研究也是如此,而且跟进化论比起来,这些问题与实际生活关系密切。(打断下:如果明天奥巴马改变对进化论的态度而变成一个神创论者,哪些政策会变化呢?我得等等看才知道。) The point is that the Left considers itself the undisputed champion of “science,” but there are scads of issues where they take un-scientific points of view. 问题在于,左派一直自诩为“科学”斗士,但是在很多问题上,他们的持有的观点并不科学。 Sure they can cite dissident scientists — just as conservatives can — on this or that issue. But everyone knows that when the science directly threatens the Left’s pieties, it’s the science that must bend — or break. During the Larry Summers fiasco at Harvard, comments delivered in the classic spirit of open inquiry and debate cost Summers his job. Actual scientists got the vapors because he violated the principles not of science but of liberalism. 他们当然可以引用非主流科学家的意见为某个议题辩护,保守派也可以这么做。但是大家都懂的,每当科学直接威胁到左派的信条时,让步的却总是科学。劳伦斯·萨默斯(Larry Summers)在哈佛时,曾因敢于大胆地公开质询和辩论而丢了工作。真正的科学家因为违反了自由派的信条而非科学原则而被驱逐。 During the Gulf oil spill,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dishonestly claimed that its independent experts supported a drilling moratorium. They emphatically did not. The president who campaigned on basing his policies on “sound science” ignored his own hand-picked experts. 在墨西哥湾漏油事件(the Gulf oil spill)中,奥巴马当局谎称其独立专家支持钻探禁令,但确凿无疑,这些专家并未这么说。虽然总统先生一直宣称自己的政策有坚实的科学基础,但他对身边的专家却置若罔闻。 According to the GAO, he did something very similar when he shut down Yucca Mountain. His support for wind and solar energy, as you suggest, isn’t based on science but on faith. And that faith has failed him dramatically. 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GAO)的消息,类似的情况还有奥巴马关停了雅卡山一事。可以看出,他对风能和太阳能的大力扶植同样基于政治信条而非科学而这一信条让他一败涂地。 The idea that conservatives are anti-science is self-evident and self-pleasing liberal hogwash. I see no reason why conservatives should even argue the issue on their terms when it’s so clearly offered in bad faith in the first place. 认为保守主义者反科学的观点,毫无疑问是自由派们自我陶醉的一派胡言。我不明白保守派为什么非要在任期内就此问题与其争论,很明显这压根就是血口喷人嘛。
Recently, others have made this point better than I have, but as the Marines say of their rifles, this “news”letter is mine. 最近也有其他人提出了类似的观点,而且表达得比我更好,但是——就像海军陆战队对自己的步枪敝帚自珍一样——这封“新闻信”毕竟是我自己的嘛。 Anyway, what I find really intriguing is the way people talk about “science” as if it is so much more — and occasionally less — than it is. Critics on Twitter and in my e-mail box say we need to know if Scott Walker “believes in science,” as if his answer on evolution will tell us if he’s a witch burner or not. 总之,我发现人们对科学的看法很有意思,他们似乎总是给科学赋予比事实上更多(有时候是更少)的含义,推特上和我邮箱中的一些批评意见,认为我们需要搞清楚斯科特·沃克是否真的“信仰科学”,似乎他的答案可以告诉我们他是否支持烧死女巫。 Well, I regularly get e-mail from creationists. E-mail. In other words, thanks to scientists, the words of creationists are transported through the sky into my phone or computer. And, while I haven’t checked, I’m pretty sure they don’t believe that their e-mail was carried to me on the backs of pixies. 我经常收到一些神创论者发来的电邮。是电子邮件哦。换句话说,幸亏有了科学家,这些神创论者的信息才得以穿越天空传到我的手机或者电脑中。尽管并未验证,但我很确定他们应当不会认为电邮是通过小精灵传给我的。 I’m also pretty sure that the vast majority of creationists drive cars, take antibiotics, watch TV, and eat foods with preservatives in them. For liberals, perhaps this is proof of some kind of hypocrisy or cognitive dissonance. And maybe it is, though I don’t see it. But it’s also a demonstration that having your faith — or your superstitions — bump into one of the farther borders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doesn’t require one to reject all of science. 我也非常确信绝大多数神创论者开车、吃抗生素、看电视、食用含防腐剂的食品。自由派或许可以从中看出虚伪和认知失调的意味。也许是吧,但我没看出来。但对我来说,这一现象表明,你的信仰或迷信越出了科学知识的边界,并这不意味着你要摒弃科学这个整体。 It’s not a binary thing. Belief in something unconfirmed or even disproved by science is not a rejection of all science. Just as a refusal to believe unicorns are real doesn’t mean I have to reject the existence of the Loch Ness Monster, Bigfoot, Kate Upton, or other allegedly mythical creatures. 这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对未经科学验证、甚至被科学所证伪的事物的信仰,并非是对科学整体的拒绝。仅仅不承认独角兽存在,并不意味着一个人会否认尼斯湖水怪、大脚怪、凯特·阿普顿(Kate Upton),或者其他传说中的神秘造物存在。 That’s part of the irony. The way the science-lovers talk about science, you’d think science was a kind of magic that requires total faith and conviction. If you don’t believe with all of your heart in “science,” it will stop working. It’s like the scientific enterprise is akin to Santa’s sleigh in the movie Elf (a great film, and not just because it inspired my daughter to answer the phone “Buddy the Elf, what’s your favorite color?”). 这真是讽刺啊,一些科学狂热分子眼中的科学让人感觉像是某种魔法,需要完全的信仰和信念。如果你不是全身心地信仰“科学”,它就不再起作用。这样的话,科技企业倒是跟电影《圣诞精灵》中圣诞老人的雪橇有些类似。(《圣诞精灵》是一部不错的电影,我这么认为,不仅仅是因为我女儿受到电影的影响,在接电话的时候会说“我是精灵巴迪,你最喜欢什么颜色?”)。 In Elf, Santa’s sleigh no longer relies on flying reindeer. Instead it converts“Christmas cheer” into jet power. That’s how some of these people talk about believing in science. If we don’t project our positive emotions towards it, it won’t take off. 在《圣诞精灵》中,圣诞老人的雪橇不是由会飞的驯鹿来牵引的,而是把“圣诞欢呼”转化成飞行动力。这和某些人口中的科学是一样的,如果我们不把正能量投射到圣诞雪橇上,它就不会起飞。 I am typing this on a plane from Detroit, Michigan — on Friday the 13th, no less. What happens if I suddenly stop saying in a hopeful whisper “I believe in you, science!” or if I take a deist bent and hold out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re’s something more than the material world out there? Will my plane suddenly plummet? Will gremlins slowly emerge from behind the seat in front of me, like Miley Cyrus climbing over a toilet-stall door? 今天是黑色星期五,我正在一架从密歇根州底特律市起飞的一架飞机上写这篇文章。现在,如果我不再满怀希望的嘀咕着“我信仰你,科学!”,或者开始相信自然神论的观点,认为很有可能在已知物质世界之外,还有其他存在,那么我的飞机会不会突然一头栽下去呢?会不会有一只小魔怪(gremlins,喜欢恶作剧)在我前面的椅背上浮现呢,就跟麦莉·赛勒斯从厕所隔间的门上爬过似的? Look, science, unlike God, really doesn’t care if you believe in it. And casting doubt on one part of it doesn’t break the spell. That’s the whole point of science; it’s not magic. 所以你看,科学跟上帝不同,根本不在乎你是否信仰它,对它某一个方面有质疑,并不会打破魔咒,这才是科学的真相,它不是魔法。【译注:《打破魔咒》也是哲学家丹尼尔·丹内特2006年的一部作品,副标题是“作为一种自然现象的宗教”,认为宗教信仰是一种曾经有用的虚假信念,可以帮助人们做到一些不然就做不到的事情,但在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已经成为理性进步的障碍,是该打破它们的时候了。丹内特也是长期活跃在论战前线的无神论四骑士之一。】 Democrats are more likely to believe in paranormal activity. They’re also more likely to believe in reincarnation and astrology. I have personally known liberals who think crystals have healing powers who nonetheless believe that the internal combustion engine doesn’t actually rely on magical horse power. 民主党人更有可能相信超自然现象,他们也更有可能相信轮回和占星术。我私下认识一些自由派,他们相信水晶有治愈的功能,尽管如此,他们从不认为内燃机是依靠魔法的马力来运转的。 HELP ME, SCIENCE, YOU’RE MY ONLY HOPE 帮帮我吧,科学,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But you wouldn’t necessarily know that from listening to these people freak out about it. (Sorry, this “news”letter will be light in links because there’s no internet on this plane. Fun fact: If you shout “There’s no Internet on this plane!” in a really loud, terror-filled, voice — as if the plane runs on Internet — your fellow passengers freak out. Try it some time. If it doesn’t work the first time, say it over and over. Eventually you’ll get a lot of attention.) 但是,你从受到惊吓的人口中未必能听到这句话。(实在抱歉,这封“新闻信”链接很少,这是因为飞机上没有因特网。说件趣事:假如你在飞机上用一种惊恐的语气大声喊:“这架飞机上居然没有互联网!”——就好像这架飞机是靠互联网飞行的——这会吓坏你周围的旅客。如果第一次不成功也没关系,再大声点多喊几次,最终大家都会注意到你的。) When I hear people talk about science as if it’s something to “believe in,” particularly people who reject all sorts of science-y things (vaccines, nuclear power, etc. as discussed above), I immediately think of one of my favorite lines from Eric Voegelin: “When God is invisible behind the world, the contents of the world will become new gods; when the symbols of transcendent religiosity are banned, new symbols develop from the inner-worldly language of science to take their place.” This will be true, he added, even when “the new apocalyptics insist that the symbols they create are scientific.” 很多人一谈起“科学”,就好像它应该是某种“信仰”,特别是那些拒绝所有听起来像科学的事物(维生素、核能等等)的人。每当听到这些,我就会想起埃里克·沃格林说过的,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句名言:“当上帝从世界逐渐隐去,新的神灵又将崛起,当超验的宗教符号遭到禁止,科学的世俗语言将会取而代之”。这是事实,他补充道,“届时,新的先知把他们新创造的符号称作“科学”。 In other words, the “Don’t you believe in evolution!?!” people don’t really believe in science qua science, what they’re really after is dethroning God in favor of their own gods of the material world (though I suspect many don’t even realize why they’re so obsessed with this one facet of the disco ball called “science”). “Criticism of religion is the prerequisite of all criticisms,” quoth Karl Marx, who then proceeded to create his own secular religion. 换句话说,说“你居然不相信进化论?!”的人们,其实并不相信所谓的科学,他们的真实目的,是把原来的上帝赶下神坛,让位于他们在物质世界的新神(然而我怀疑他们并不清楚,为什么迪斯科球上让他们如此着迷的一个小侧面,会被称作“科学”)。“对宗教的批判是一切批判的前提”,卡尔·马克思如是说,但他转身创建了自己的世俗宗教。 This is nothing new of course. This tendency is one of the reasons why every time Moses turned his back on the Hebrews they started worshipping golden calves and whatnot. 当然,这种现象并不新奇。同时也解释了为何每次摩西一离开希伯来人,他们就开始崇拜诸如金牛犊之类的东西。 At least Auguste Comte, the French philosopher who coined the phrase “sociology,” was open about what he was really up to when he created his “Religion of Humanity,” in which scientists, statesmen, and engineers were elevated to Saints. As I say in my column, the fight over evolution is really a fight over the moral status of man. 与他们相比,奥古斯特·孔德至少是个敢想敢做的人,这位法国哲学家,“社会学”的创始人,创立了他的“人道教”,在那里,科学家、政治家和工程师是被当作圣人而崇拜的。正如我曾在我专栏中说过的,围绕进化论的论战其实是对人类当前道德状态的争论。 And, if we are nothing but a few bucks worth of chemicals connected by water and electricity, than there’s really nothing holding us back from elevating “science” to divine status and in turn anointing those who claim to be its champions as our priests. It’s no coincidence that Herbert Croly was literally — not figuratively, the way Joe Biden means literally — baptized into Comte’s Religion of Humanity 如果我们不过是一些通过水和电连接在一起的化学物质,那还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把“科学”供上神坛,并为那些所谓科学斗士行涂油礼令、让他们做我们的神父呢。难怪赫伯特·克劳利会(货真价实地,不是象征性地,此处“货真价实”一词不是按乔·拜登那种用法)皈依孔德的人道教。【译注:乔·拜登曾在演讲中多次错误地使用“literally”一词,一度成为笑柄 】 Personally, I think the effort to overthrow Darwin along with Marx and Freud is misguided. I have friends invested in that project and I agree that all sorts of terrible Malthusian and materialist crap is bound up in Darwinism. But that’s an argument for ranking out the manure, not burning down the stable. 我个人认为,试图将达尔文和马克思与弗洛伊德绑在一起打倒是不对的。我有朋友正在这么做,并且我也同意,马尔萨斯主义者和唯物主义者的废话确实和达尔文主义的颇有渊源。但是,如果只是想清理掉马粪,何必把整个马厩也烧了呢? IN MEMORIAM 悼念 My brother Josh passed away four years ago this month. If I couldn’t get a G-File done this morning, I was going to recycle the one I wrote not long after his funeral. An excerpt: 我哥哥乔什是在四年前的这个月去世的。如果今早没写完G-File的话,本来打算把我在他葬礼后不久写的悼词重复利用的,以下是摘要: My brother died last week. He had an accident. He fell down some stairs. He surely had too much to drink when it happened. It’s all such an awful waste. You can read how I felt — how I feel — about my brother here. 家兄在上周辞世,那是场意外,他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当时肯定喝了不少酒。这实在是有点浪费。点击这里的链接,你可以看到我曾经和现在对他去世的感受。 But, you know, this is uncharted territory for me. And while I have little to no morbid desire to wallow indefinitely in a public display of grieving, the G-File has always been a dispatch from the frontlines of my mind, a quasi-personal letter to the collective You. Some might even call it the mad scribbling in the virtual ink of diluted fecal matter on my imaginary jail-cell wall. 但是,你们也知道,这种情景对我非常陌生。而且我也实在不想在公开场合表现出一副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的样子。G-File一直占据着我的思维,它就像写给你们的一封私人信。也有人甚至说,这是我在自己想象的监牢中,把稀释粪便当作墨水进行的疯狂涂鸦。 And, as you can imagine, there are few things more on my mind than this choking fog of awfulness. 但是,如你们所想,现在占据我思维的,除了这难堪呛人的烟雾之外,又多了一些事情。 I’m told by a friend that there’s a new book out, The Truth about Grief by Ruth Davis Konigsberg, that apparently demonstrates how Elisabeth Kubler-Ross made up all that stuff about the “five stages of grief.” 一位朋友曾经对我说,最近出了本新书,是鲁思·戴维斯·柯尼斯堡写的《悲伤的真相》。这本书显然在试图说明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是如何编造出“悲伤的五个阶段”这种破玩意儿的。 I have no plans to read it. But I’m fully prepared to believe that any hard-and-fast five-point definition of grief is bogus. Admittedly, my data sample set is pretty small but hugely significant; in the last six years I’ve lost my father and my brother out of a family of four people. And, already, it’s clear to me that the geography of grief cannot be so easily mapped. 我没想去读这本书,但是我认为所有对悲伤的严格的五点定义都是扯淡。说实话,我的统计样本相当小,但是结果非常显著:我们原本的四口之家,在过去的六年里,先后失去了父亲和兄弟。并且,我非常清楚悲伤的地图是很难被轻易描绘出来的。 Obviously there are going to be similarities to the terrain. But just as there are different kinds of happiness — say, winning the lottery versus having a kid, or beating cancer versus seeing Keith Olbermann booted off of MSNBC — there are different kinds of sadness, too. And how they play out depends on the context. 显然,不同人的悲伤“地形”或许有些许相似,但是正如幸福有许多种一样(比如,彩票中奖与喜得贵子、战胜癌症或基思·奥伯曼被MSNBC辞退一事),悲伤也有好多种。他们最终怎样消散取决于当时的具体情境。 In terms of my own internal response, the most glaring continuity between my dad’s death and my brother’s is loneliness. Don’t get me wrong. I’ve got lots of company. I have lots of people who care for me more than I realized. I’m richer in friends and family than I could ever possibly expect or deserve. 至于我个人的感受,父亲和兄弟的相继去世留给我的是无尽的孤独。请不要误会,我有很多人陪伴,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会有这么多人关心着自己。我所得到的友情和亲情已经远超自己的预期。 But there’s a kind of loneliness that comes with death that cannot be compensated for. Tolstoy’s famous line in Anna Karenina was half right. All unhappy families are unhappy in their own way, but so are all happy ones. At least insofar as all families are ultimately unique. 但是有一种孤独与死亡相伴而来,无法慰藉。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妮娜》中的一句名言说对了一半,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幸福的家庭也是如此。至少每个家庭都是独特的。 Unique is a misunderstood word. Pedants like to say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very unique.” I don’t think that’s true. For instance, we say that each snowflake is unique. That’s true. No two snowflakes are alike. But that doesn’t mean that pretty much all snowflakes aren’t very similar. But, imagine if you found a snowflake that was ten feet in diameter and hot to the touch, I think it’d be fair to say it was very unique. Meanwhile, each normal snowflake has its own contours, its own one-in-a-billion-trillion characteristics, that will never be found again. 独特这个词被误解了,学究们经常说:没有真正“独一无二”的事物。我并不这么认为。比如,我们常说每一片雪花都是独特的,这是真的,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雪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雪花都不相似。假设你找到一片直径十英尺、摸起来烫手的雪花,我想说它很独特应该没问题吧。同时,每一片普通的雪花都有只属于它自己的轮廓,只属于它自己的万中无一的特征,在其它雪花上永远找不到的特征。 Families are similarly unique. Each has its own cultural contours and configurations. The uniqueness might be hard to discern from the outside and it certainly might seem trivial to the casual observer. Just as one platoon of Marines might look like another to a civilian or one business might seem indistinguishable from the one next door. But, we all know the reality is different. Every meaningful institution has a culture all its own. Every family has its inside jokes, its peculiar way of doing things, its habits and mores developed around a specific shared experience. 家庭和雪花一样有类似的独特性,每个家庭有它自己的文化形态和内涵。其独特性从外部难得一窥,况且外人也不会真正在意。正如对平民来说,一队海军陆战队员看起来都差不多,一间商铺和隔壁的也很难区分。但是我们都清楚,事实上是不同的。每一个实体机构都有其独特的文化。每个家庭都有它自己的内部笑话,它做事的原则,它基于自己某种共同经历的习惯和习俗。 One of the things that keeps slugging me in the face is the fact that the cultural memory of our little family has been dealt a terrible blow. Sure, my mom’s around, but sons have a different memory of family life than parents. And Josh’s recall for such things was always not only better than mine, but different than mine as well. I remembered things he’d forgotten and vice versa. In what seems like the blink of an eye, whole volumes of institutional memory have simply vanished. And that is a terribly lonely thought, that no amount of company and condolence can ease or erase. 我们这个小家庭的文化正在经历严重的打击,这让我心如刀割。当然了,母亲还在身边,但是子女跟父母对于家庭的记忆并不完全相同。而乔什对这些事情的回忆比我更清晰,并与我有所不同。我记得一些他已忘记的事情,反之亦然。仿佛眨眼之间,一些独有的记忆就这么消失了。每念及此,心中倍感孤独,即使再多陪伴也难以慰藉。 The pain is duller now, but the feelings are the same. 现在伤痛减轻了些,但感受没变。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译文]狂喷哲学的物理学家,请闭嘴

Physicists Should Stop Saying Silly Things about Philosophy
物理学家们,请别再对哲学说蠢话了

作者:Sean Carroll @ 2014-6-23
译者:Luis Rightcon(@Rightcon)
校对:斑马(@鹿兔马朦)、史祥莆(@史祥莆)、张三(@老子毫无动静的坐着像一段呆木头)
来源:Sean Carroll个人博客,http://www.preposterousuniverse.com/blog/2014/06/23/physicists-should-stop-saying-silly-things-about-philosophy/

The last few years have seen a number of prominent scientists step up to microphones and belittle the value of philosophy. Stephen HawkingLawrence Krauss, and Neil deGrasse Tyson are well-known examples.

过去几年,数位著名科学家跳出来贬低哲学的价值,其中广为人知的有Stephen Hawking,Lawrence Krauss和Neil de Grasse Tyson。

To redress the balance a bit, philosopher of physics Wayne Myrvold has asked some physicists to explain why talking to philosophers has actually been useful to them.

为了平衡一下这种偏见,一位物理学哲学家Wayne Myrvold请一些物理学家解释一下,为什么与哲学家沟通对他们自己的研究有所助益。

I was one of the respondents, and you can read my entry at the Rotman Institute blog. I was going to cross-post my response here, but instead let me try to say the same thing in different word(more...)

标签: |
5837
Physicists Should Stop Saying Silly Things about Philosophy 物理学家们,请别再对哲学说蠢话了 作者:Sean Carroll @ 2014-6-23 译者:Luis Rightcon(@Rightcon) 校对:斑马(@鹿兔马朦)、史祥莆(@史祥莆)、张三(@老子毫无动静的坐着像一段呆木头) 来源:Sean Carroll个人博客,http://www.preposterousuniverse.com/blog/2014/06/23/physicists-should-stop-saying-silly-things-about-philosophy/ The last few years have seen a number of prominent scientists step up to microphones and belittle the value of philosophy. Stephen HawkingLawrence Krauss, and Neil deGrasse Tyson are well-known examples. 过去几年,数位著名科学家跳出来贬低哲学的价值,其中广为人知的有Stephen Hawking,Lawrence Krauss和Neil de Grasse Tyson。 To redress the balance a bit, philosopher of physics Wayne Myrvold has asked some physicists to explain why talking to philosophers has actually been useful to them. 为了平衡一下这种偏见,一位物理学哲学家Wayne Myrvold请一些物理学家解释一下,为什么与哲学家沟通对他们自己的研究有所助益。 I was one of the respondents, and you can read my entry at the Rotman Institute blog. I was going to cross-post my response here, but instead let me try to say the same thing in different words. 我是其中一个受访者,你可以在Rotman Institute Blog上读到我的回答。我本打算把我的回答直接发布在这里,不过还是让我尝试用不同的话再叙述一遍吧。 Roughly speaking, physicists tend to have three different kinds of lazy critiques of philosophy: one that is totally dopey, one that is frustratingly annoying, and one that is deeply depressing. 大体而言,物理学家倾向于对哲学持有三种简单粗暴的批评:一种纯属愚蠢,另一种非常讨厌,最后一种则让人沮丧。
  • “Philosophy tries to understand the universe by pure thought, without collecting experimental data.”
  • 哲学对收集实验数据漠不关心,却试图依靠纯粹的思考来理解世界
This is the totally dopey criticism. Yes, most philosophers do not actually go out and collect data (although there are exceptions). But it makes no sense to jump right from there to the accusation that philosophy completely ignores the empirical information we have collected about the world. 这是非常愚蠢的批判。没错,多数哲学家确实不会走出去收集数据(但也有例外)。但是由此出发直接得出这样的指责:哲学完全忽视了我们所获得的有关世界的经验数据——是毫无意义的。 When science (or common-sense observation) reveals something interesting and important about the world, philosophers obviously take it into account. (Aside: of course there are bad philosophers, who do all sorts of stupid things, just as there are bad practitioners of every field. Let’s concentrate on the good ones, of whom there are plenty.) 当科学(或者日常观察)显示了一些有关世界的有趣和重要的事情时,哲学家当然会认真对待。(题外话:当然存在一些糟糕的哲学家,他们尽做蠢事,就像每个领域总会有糟糕的从业者一样。还是让我们专注于那些为数众多的杰出人物吧 ) Philosophers do, indeed, tend to think a lot. This is not a bad thing. All of scientific practice involves some degree of “pure thought.” Philosophers are, by their nature, more interested in foundational questions where the latest wrinkle in the data is of less importance than it would be to a model-building phenomenologist. 相较于实践,哲学家的确倾向于思考得更多,但这并不是件坏事。一切科学实践都或多或少地涉及一些“纯粹性的思考”。哲学家本身的职业属性决定了,他们对那些基本问题要更感兴趣,而对于这些问题的研究,有关经验事实的一点最新小动静,对于哲学家来说,远不如对那些通过建模研究现象的学者来得重要。 But at its best, the practice of philosophy of physics is continuous with the practice of physics itself. Many of the best philosophers of physics were trained as physicists, and eventually realized that the problems they cared most about weren’t valued in physics departments, so they switched to philosophy. 尽管如此,在最佳实践中,物理学哲学的工作始终紧随物理学工作本身。很多杰出的物理学哲学家受过成为物理学家所需要的训练,但最终他们意识到自己最关注的问题在一般的物理系不受到重视,所以他们转向了哲学。 But those problems — the basic nature of the ultimate architecture of reality at its deepest levels — are just physics problems, really. And some amount of rigorous thought is necessary to make any progress on them. Shutting up and calculating isn’t good enough. 但这些问题——物理实在之最深层终极结构的基本性质——这恰恰就是物理问题。对于这样的问题,一些来自哲学家的慎密思考,对于取得进展都是必需的。仅仅闷头计算是不够的。
  • “Philosophy is completely useless to the everyday job of a working physicist.”
  • 哲学对于一个物理学家的日常工作没有丝毫用处
Now we have the frustratingly annoying critique. Because: duh. If your criterion for “being interesting or important” comes down to “is useful to me in my work,” you’re going to be leading a fairly intellectually impoverished existence. Nobody denies that the vast majority of physics gets by perfectly well without any input from philosophy at all. (“We need to calculate this loop integral! Quick, get me a philosopher!”) 然后是这种特别使人厌烦的批评了。因为:嗯,要是你对于“有趣或重要”的标准低到了“对我的工作有用”,那你的智力水准显然是有往日益贫乏方向发展的趋势。没人否认绝大多数物理学家所取得的成功并没有来自哲学的贡献。(“我们需要计算这个环路积分,快给我找个哲学家来!”) But it also gets by without input from biology, and history, and literature. Philosophy is interesting because of its intrinsic interest, not because it’s a handmaiden to physics. I think that philosophers themselves sometimes get too defensive about this, trying to come up with reasons why philosophy is useful to physics. Who cares? 但是生物学,历史学和文学对其也同样没有贡献。哲学有趣,是因为它本身的内在趣味,而不是作为物理学仆人的用处。我认为哲学家们自己有时对这一点也太过于坚持了,试图找出为什么哲学会对物理学有用。管它呢。 Nevertheless, there are some physics questions where philosophical input actually is useful. Foundational questions, such as the quantum measurement problem, the arrow of time, the nature of probability, and so on.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物理学问题是哲学知识可以派得上用场的。一些基础性问题,例如量子测量(测不准原理),时间之箭【译注:意为时间的不可逆性,是由英国天体物理学家亚瑟·爱丁顿提出的一个概念】,概率的本质等等。 Again, a huge majority of working physicists don’t ever worry about these problems. But some of us do! And frankly, if more physicists who wrote in these areas would make the effort to talk to philosophers, they would save themselves from making a lot of simple mistakes. 又一次,很大部分工作中的物理学家并不需要操心这些问题,但是我们中的某些人会啊!而且,坦率地说,如果有更多在这些领域笔耕的物理学家能够花点时间和哲学家交流一下,那么他们将可以避免犯下许多低级错误。
  • “Philosophers care too much about deep-sounding meta-questions, instead of sticking to what can be observed and calculated.”
  • 哲学家们过于关心深层次的元问题,而不是专注于那些可以明确观察和计算的问题
Finally, the deeply depressing critique. Here we see the unfortunate consequence of a lifetime spent in an academic/educational system that is focused on taking ambitious dreams and crushing them into easily-quantified units of productive work. 最后是这种让人沮丧的批评。我们在此看到的是这样一些不幸的人,他们把一生时间花在了适应学术/教育系统,那个致力于攫取人们的梦想,然后碾碎,把它变成一些针对单纯的重复性生产任务的容易量化的单元的系统。 The idea is apparently that developing a new technique for calculating a certain wave function is an honorable enterprise worthy of support, while trying to understand what wave functions actually are and how they capture reality is a boring waste of time. I suspect that a substantial majority of physicists who use quantum mechanics in their everyday work are uninterested in or downright hostile to attempts to understand the quantum measurement problem. 他们的想法显然是这样的:为计算一个特定波函数而开发一种新技术,是值得支持的荣耀事业,而尝试去理解波函数到底是什么以及它们如何刻画了现实,则是浪费时间。我怀疑绝大多数在日常工作中使用量子力学的物理学家,对试图理解量子测量问题的行为,要么不感兴趣,要么完全反对。 This makes me sad. I don’t know about all those other folks, but personally I did not fall in love with science as a kid because I was swept up in the romance of finding slightly more efficient calculational techniques. Don’t get me wrong — finding more efficient calculational techniques is crucially important, and I cheerfully do it myself when I think I might have something to contribute. But it’s not the point — it’s a step along the way to the point. 这令我寒心。我不太了解其他同行的情况,就我个人而言,并未在少年时代就着迷于科学,是因为我当时被卷入了寻找更高效计算技术的潮流——不要误解,这项技术是非常重要的——,当我认为自己也许会在那方面有所贡献时,我就积极参与到了这项研究中。但是无论对于我个人还是整个科学,这都不是重点——它只是在通往真正重要的研究道路上的一步。 The point, I take it, is to understand how nature works. Part of that is knowing how to do calculations, but another part is asking deep questions about what it all means. That’s what got me interested in science, anyway. And part of that task is understanding the foundational aspects of our physical picture of the world, digging deeply into issues that go well beyond merely being able to calculate things. 依我看,真正重要的东西,是去理解世界是怎样运转的。知道怎样去计算是其中一部分,但更重要的是考虑那些关于为什么是这样,这意味着什么的问题。这些问题才是科学中吸引我的部分。完成这个任务,其中的一部分就是理解我们对于世界的物理学刻画中作为基础的那部分,深入挖掘那些仅凭计算远远无法解决的的问题。 It’s a shame that so many physicists don’t see how good philosophy of science can contribute to this quest. The universe is much bigger than we are and stranger than we tend to imagine, and I for one welcome all the help we can get in trying to figure it out. 令人遗憾的是,太多物理学家忽视了科学哲学在这样的探索中所能作出的贡献。世界的广度远大于我们,其复杂神奇之处也远超我们的想象,我谨代表个人欢迎在探索它的过程中来自所有我们可能得到的所有帮助。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又一篇采访问答

接受《中国出版传媒商报》书面采访的问答记录。

Q:为何将目光紧紧锁定在文化与社会的话题上?

A:我是个深度宅男,情商很低,社交很弱,不过,我的情商还没低到重度自闭症患者那种程度;这样的特性组合,让我很适合成为一位社会与文化的热心旁观者;许多在正常人眼里平凡无奇、理所当然、因而通常被忽视的事情,在我看来就会很有趣,所以也就会多琢磨一下。

要我说,人类社会确实很有趣。

Q:沐猿而冠指的是什么?被作为标题的寓意是什么?

A:这个书名的3/4来自成语“沐猴而冠”,1/4来自德斯蒙德·莫里斯的“裸猿”一词。

古人早已认识到,人与动物之区别,不止于生物学方面,更在于文化方面,并且他们常以“衣冠”来象征后者,所以才有孔子“被发左衽”一语,以及史家“衣冠南渡”之称,后世更有“知圣王之道,行于衣冠文物之邦”这样更明确的说法。

但同时他们也明白,仅仅移用衣冠这样的表面象征物,并不能让禽兽变成合格的人类,于是有了“衣冠禽兽”和“沐猴而冠”之类的贬义词,就是说,人类之文化特性,不仅表现在器物上,更表现在行为和心理上。

(more...)
标签: | | |
5783
接受《中国出版传媒商报》书面采访的问答记录。 Q:为何将目光紧紧锁定在文化与社会的话题上? A:我是个深度宅男,情商很低,社交很弱,不过,我的情商还没低到重度自闭症患者那种程度;这样的特性组合,让我很适合成为一位社会与文化的热心旁观者;许多在正常人眼里平凡无奇、理所当然、因而通常被忽视的事情,在我看来就会很有趣,所以也就会多琢磨一下。 要我说,人类社会确实很有趣。 Q:沐猿而冠指的是什么?被作为标题的寓意是什么? A:这个书名的3/4来自成语“沐猴而冠”,1/4来自德斯蒙德·莫里斯的“裸猿”一词。 古人早已认识到,人与动物之区别,不止于生物学方面,更在于文化方面,并且他们常以“衣冠”来象征后者,所以才有孔子“被发左衽”一语,以及史家“衣冠南渡”之称,后世更有“知圣王之道,行于衣冠文物之邦”这样更明确的说法。 但同时他们也明白,仅仅移用衣冠这样的表面象征物,并不能让禽兽变成合格的人类,于是有了“衣冠禽兽”和“沐猴而冠”之类的贬义词,就是说,人类之文化特性,不仅表现在器物上,更表现在行为和心理上。 至于“裸猿”一词,其用意则恰好相反,旨在将我们的注意力转向人性之生物学方面,跟随一位动物学家的眼光,看看人类与其他动物有何不同。 我把这两个词捏在一起,是想强调:在人性的塑造中,生物和文化两方面的特性和过程是紧紧缠绕在一起、难以分离的,而且,假如我们以生物学的考察作为起点,对我们理解人性和文化都将十分有益。 我特别喜欢“沐猿而冠”里的“沐”字,这是个历时性动词,沐浴是一个延续了一段时间的过程,而非瞬间完成的动作,因而很适合用来表达我对文化和人性的进化观点,即,人之区分于禽兽的那些特性,是在漫长进化史上逐渐获得的,而且并非所有人都一样的。 Q:“文化如何塑造人性”这是您这本书的副标,您是如何理解这句话的? A:我用这句话试图表达三层含义:1)对个体而言,他所置身并成长于其中的那个文化,在他被组装成一个合格的人的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提供了大量组件,这些组件的特性及其组合,构成了其“个性”(它是人性的实例)的重要部分。 2)作为一个物种的人类,在漫长进化史中,既通过自身的行动创造着文化,也在不断被文化改造着,这一改造不仅体现在行为和心理方面,也体现在生理方面,比如我们创造的烹饪文化,缩短了我们的消化道,缩小了我们的牙齿、下颌和咀嚼肌。 3)由于不同族群创造了不同文化,因而其人性也会被塑造的有所不同,比如一些长期生活于畜牧文化中的族群,获得了乳糖耐受这一新的生理特性。 Q:《沐猿而冠》是您过去几年的专栏集结而成。您说这些文字您是写给自己的,以解您的困惑。如今,回过头再看这些文字,当时的解答还令您满意吗?解答是否依然适用于今天。 A:从大框架来说,目前多半还可以接受,毕竟这些文章是最近才挑选过的,不过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比如有关民族性的问题,我的看法已有所改变(更准确说,还在摇摆中),有关语言的看法,也始终没有稳定下来。 需要强调的是,过去几年我看待社会与文化的观念体系没有发生太大震荡,并不意味着我对它已经“满意”了,实际上,在许多重大问题上,我还很不满意,除了语言和民族问题,在诸如宗教、战争、国家起源、组织与权力等等问题上,远未形成清晰透彻的看法,而这些方面对于理解社会却是至关重要的。 Q:今天,有很多人被文化束缚,也有一些人是文化叛逆者,您是如何看待这两者的关系。 A:嗯,束缚和叛逆确是文化的重要主题。依我看,多数叛逆某一文化的人,其实往往正被另一种文化所束缚,今天我们回头看六七十年代的西方叛逆青年,他们的行为方式是多么相似和步调一致,多么模式化,对各种外部刺激作出的反应,又是多么刻板且缺乏自省,类似的情况,在各种叛逆浪潮中都可以观察到。 注意,我这么说,并不是要摆出一副“都一个样”的玩世不恭姿态;诚然,每个人注定要被一种文化(或若干种文化的特定组合)所塑造,因而多少也难免被其所“束缚”,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或同一个人的不同时候)被束缚的程度是一样的,远非如此。 在我看来,多大程度上被束缚,取决于个人反思和自省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并非凭空而来,它恰恰来自于环境和历史经由进化过程而赋予我们的本能和文化特性,这些特性,是我们的反思、自省等理性活动得以进行的硬件和软件基础。 之所以有时我们会觉得被它们束缚了,是因为我们时而部分窥见却又不够了解自身的工作机制,就像一只猫,不明白自己所追逐的那条尾巴就是自己的一部分,因而无法将自己不同生理/心理层次上的本能、欲望、意图、理想、价值观协调起来。 所谓摆脱束缚,是且只能是通过反思和自省而达成协调,反思的结果可以是但不必是叛逆,而完全可能是理性审视之后对当前状态的再肯定,甚至可以是在认清和理解以往束缚着自己的那套传统之后,自觉而甘心情愿的去保守它。 Q:文化宽容和文化代沟,对构建人们专属的文化体系,拥有独特的文化人格有着怎样意义。 A:文化宽容是种现代事物,传统社会要求个人必须完全接受所在共同体的整套文化规范及其蕴含的价值观,这套规范深入生活每个毛孔。 在现代流动性大社会,这样的要求已不切实际,也不再必需,它只须要求个人接受维持和平共存所需要的最小规范,而在多数具体事情上,只要求在特定圈子、特定场合、特定关系中,遵循特定规范,而是否进入这些圈子、场合和关系,个人有着充分选择机会,这些选择所构成的组合,可让每个人拥有独特的文化人格。 当然,这是理想情况,并非每个现代社会都有如此开放和宽容,但幸运的是,至少在某些社会,事实已表明,人们可以创造这样的宽容条件,同时社会也足够安详。 代沟的存在则表明,即便个体选择可以人人不同的文化个性,但结果远非随机,协调的结果会结晶为时代潮流与风尚,而当文化进化足够快时,这些风尚在两代人之间便可产生巨大隔膜。 Q:探索人性是您长期以来特别钟爱的一个研究,而人性是文化和社会塑造出来的。这些年的探究,对于人性您有怎样的认识和理解? A:人性是非常丰厚、饱满、层次化的,各种本能、欲望、动机、意图、信念、情感、价值观、道德感、宗教感……往往以相互对抗和抑制的方式组合在一起,人类感官和认知模式也非常多才多艺,让我们能够利用各种来源的信息,这些特性,使得我们对外部条件的细微变化异常敏感,条件略有变化,行为即可大不相同。 有关人性,最常见的错误认识是将其单调化,诸如性善/性恶之辩,我们天性善良,还是生来暴虐?贪婪、慈爱、好斗、好奇、好色、理性、合作、道德、宗教……,哪个算是我们的本性?此类单调化的追问毫无意义,只能将人引入歧途。
哲学、主义和主张

【2015-08-11】

@黄章晋ster:因为他们俩大致属于同一个生态位。

@tertio:右边这个判断错得太离谱了吧,这等于说安兰德与哈耶克一个生态位

@whigzhou: 教官说的是事实,虽然我对这一事实何以出现也是大惑不解。刚花了十几分钟想了想,这似乎揭示了有关政治生态、政治光谱,以及政治倾向如何结晶成派系的某些一般模式

@whigzhou: 为说明这情况,我需要先做一点预备性论证。对个人而言,从哲学基础,到主义(或者叫政治信条,表现为一组标签),再到具体的政治主张(more...)

标签: | |
6378
【2015-08-11】 @黄章晋ster:因为他们俩大致属于同一个生态位。 @tertio:右边这个判断错得太离谱了吧,这等于说安兰德与哈耶克一个生态位 @whigzhou: 教官说的是事实,虽然我对这一事实何以出现也是大惑不解。刚花了十几分钟想了想,这似乎揭示了有关政治生态、政治光谱,以及政治倾向如何结晶成派系的某些一般模式 @whigzhou: 为说明这情况,我需要先做一点预备性论证。对个人而言,从哲学基础,到主义(或者叫政治信条,表现为一组标签),再到具体的政治主张,可以形成一个连贯而自洽的体系,但从群体表现看,事情不是按这个逻辑发生的,光谱、主义、派系,可以在这三个层次的任意一个上汇聚结晶,结果就是若干团乱麻。 @whigzhou: 因为绝大多数人不会将自己的反思深入到哲学层次,所以,除了一小撮有哲学兴趣的人之间,结晶通常发生在后两个层次上 @whigzhou: 至于后两个层次哪个优先,取决于特定制度环境下,表达机会和参与机会之前的相对关系,假如表达机会很多,参与机会很少,则结晶倾向于在第二个层次(即主义层次)上发生,反之,若参与机会相对较多,则结晶更多发生在第三层次(即主张层次)上 @whigzhou: 注意:我说的参与机会并不直接对应结铛或投票的机会,而是更一般的指,以自身行动改变政治进程的可能性,比如同样是票决制或代议制,越是下层的地方性事务,个人参与就越大,而在联邦层面,大部分以为自己在参与的人,其实不过是在表达 @whigzhou: 问题是,第二个层次上的共同点,虽然在站队(更贴切说是虚拟站队)时最具号召力,却往往是最肤浅也最没用的,举个较纯粹的例子,罗斯巴德和大卫·弗里德曼常被一起归为Libertarian和市场无镇腹主义,但这两位无论在哲学基础上,还是现实主张上,可以说毫无共同之处(除了都用英语写作之外) 。 @whigzhou: 草,对付关键词屏蔽花了二十分钟,本来还想多说几句,太麻烦,算了~
历史哲学与历史学

【2015-08-10】

@冬川豆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认同政治的历史影响将会凌驾于共识政治之上。我之所以要给读者提供认知训练,就是为了让他们在即将来临的决断时刻正确判断形势。骰子落地以前,机会千金难买;骰子一旦落地,坐失良机者必定后悔莫及。”《读史早知今日事——<经与史>跋》 http://t.cn/RLEXoZc

@whigzhou: 我来概括一下吧,本文大概表达了三点意思。A)我们需要某种历史哲学吗?需要。这点 我完全同意,理由见托马斯·库恩(more...)

标签: |
6376
【2015-08-10】 @冬川豆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认同政治的历史影响将会凌驾于共识政治之上。我之所以要给读者提供认知训练,就是为了让他们在即将来临的决断时刻正确判断形势。骰子落地以前,机会千金难买;骰子一旦落地,坐失良机者必定后悔莫及。”《读史早知今日事——<经与史>跋》 http://t.cn/RLEXoZc @whigzhou: 我来概括一下吧,本文大概表达了三点意思。A)我们需要某种历史哲学吗?需要。这点 我完全同意,理由见托马斯·库恩,如我常说的:1)不戴上某副眼镜,你啥也看不见,2)眼镜质量严重影响观看效果;3)假如你以为自己没戴眼镜,那其实只是因为你对自己所戴眼镜缺乏自省,而这往往意味着你那副眼镜质量很差 @whigzhou: B)第二点意思可以用我的两勺旧鸡汤概括:1)等科学证据来了再行动(或判断),是很不科学的;2)一个理性的人,会利用任何线索(无论有多微弱)来调整自己的判断和行动,以不合科学评审标准而放弃这样的机会,是很不理性的 @whigzhou: 好,现在最精彩的部分来了,C)那么历史哲学究竟价值何在?答:它把历史学变成了狗屎,正如科学哲学把科学变成了狗屎,历史哲学是文明曙光,历史学则是文明朽坏之际发出的腐臭 #神奇大逆转# @whigzhou: #大伯剃头学#  
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

【2015-07-17】

@押沙龙 那些骗子最喜欢说的就是:“科学也有解释不了的事情”,其实科学要是跟他们一样不要脸,科学也什么都能解释。

@Ent_evo: 不不不,其实在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下,当科学家说他不能解释的时候,意思其实是“我们有好多种解释,但还不知道哪一种或者哪几种是真的”

@whigzhou: 99%太夸张了,假如导致某些现象(或差异)的过程过于复杂以至无法用普通人可读的方式叙述,即便可以用一个模型来演示,也很难说是“可解释的”< (more...)

标签: |
6282
【2015-07-17】 @押沙龙 那些骗子最喜欢说的就是:“科学也有解释不了的事情”,其实科学要是跟他们一样不要脸,科学也什么都能解释。 @Ent_evo: 不不不,其实在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下,当科学家说他不能解释的时候,意思其实是“我们有好多种解释,但还不知道哪一种或者哪几种是真的” @whigzhou: 99%太夸张了,假如导致某些现象(或差异)的过程过于复杂以至无法用普通人可读的方式叙述,即便可以用一个模型来演示,也很难说是“可解释的” @whigzhou: 假如用来演示和说明的模型和实际过程差不多复杂(用黑话说就是该过程不可化约),这种现象就可以说是无法解释的,更何况,许多情况连准确建模都做不到 @whigzhou: 所谓混沌便是造成不可化约的一种情况,凡有混沌环节存在的地方,解释都难以进行,问题是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能动性乐观主义

【2015-07-07】

@大象公会 【香港人为什么最迷信】为什么娱乐圈盛产迷信爱好者?科学真的可以破除迷信吗?象征现代文明的香港为什么会成为风水之都?作者:陶岗仁 http://t.cn/RLAQpjZ

@熊也餐厅: 着急减脂时就会迷信~

@whigzhou: 很久以前我曾coin过一个术语,能动性乐观主义,用来指迷信背后的心理机制,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世界是可理解的,原因是可查找的,解决方案是可得的,困难是终究可以克服的,前途终究(more...)

标签: |
6212
【2015-07-07】 @大象公会 【香港人为什么最迷信】为什么娱乐圈盛产迷信爱好者?科学真的可以破除迷信吗?象征现代文明的香港为什么会成为风水之都?作者:陶岗仁 http://t.cn/RLAQpjZ @熊也餐厅: 着急减脂时就会迷信~ @whigzhou: 很久以前我曾coin过一个术语,能动性乐观主义,用来指迷信背后的心理机制,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世界是可理解的,原因是可查找的,解决方案是可得的,困难是终究可以克服的,前途终究是光明的……从巫师、政客、公知,到好莱坞编剧,都很乐意强化和利用这一倾向 @whigzhou: 当然还有股评家。对能动性乐观主义的迎合,构成了好莱坞诸定律中最突出也最顽固的一条,我喜欢Game of Thrones的一个原因,就是他基本上不管这条定律  
理性与直觉

【2015-07-06】

@whigzhou: 有关营养/代谢及其与健康之间关系,我唯一能确定的是:以前从大众传媒中看到的建议都是靠不住的。引起我怀疑的几点:许多结论都是基于老鼠实验得出;连最基础的卡路里计算都不靠谱(燃烧法远远不能模拟消化过程);科学界的众说纷纭;从科学研究到公共建议之间的政治扭曲;等等。

@whigzhou: 如果我不得不采纳一种意见,我宁愿相信来自灵长类学家和人类学家的,而不是农业部或WHO的,宁愿相信我所信赖的人从亲身经历中获得的经验,总之,暂不接受任何总体方案,每条建议视其方法和理由个别对(more...)

标签: | |
6210
【2015-07-06】 @whigzhou: 有关营养/代谢及其与健康之间关系,我唯一能确定的是:以前从大众传媒中看到的建议都是靠不住的。引起我怀疑的几点:许多结论都是基于老鼠实验得出;连最基础的卡路里计算都不靠谱(燃烧法远远不能模拟消化过程);科学界的众说纷纭;从科学研究到公共建议之间的政治扭曲;等等。 @whigzhou: 如果我不得不采纳一种意见,我宁愿相信来自灵长类学家和人类学家的,而不是农业部或WHO的,宁愿相信我所信赖的人从亲身经历中获得的经验,总之,暂不接受任何总体方案,每条建议视其方法和理由个别对待。 @迦列: 一个人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持有格列高利心智,而在另外一些问题上仅仅持有达尔文心智,而公共政策的制定本以每个人均持有较高级心智为假设,最终却成了低级心智持有者的修罗场。 @whigzhou: 你对格列高利/达尔文心智之分的理解和我不同,我在原帖中表达的,是一种“在某些事情上宁可信赖直觉”的态度 @whigzhou: 我说的“宁可信赖直觉”,是相对于信赖一套科学理论或由科学理论/知识所支撑的实践指导方案,这种信赖不能被归为达尔文心智,因为它不必是基于一组硬编码而做出的刻板反应,而可以是基于大量个体经验,听取了大量他人意见,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选择,并对未来调整保持开放,因而是格列高利式的。 @whigzhou: 之所以在经过权衡之后做出如此选择,是因为我在尝试寻找科学意见的过程中,逐渐意识到,科学界在此问题上还远没有形成共识,其研究深度和成果质量也远未达到能够产生一个可让我接受的整体指导方案的程度 @whigzhou: 简言之,我所信赖的“直觉”,并不是由一个达尔文造物按硬编码所产生的直觉,而是由一个装载了大量经验的格列高利造物在充分运用理性能力之后所产生的直觉 @whigzhou: 一个相似的例子是气候问题,早些年这个话题还很热门时,出于写评论的需要,我读了大量相关材料,但越读越感觉这里水太深,从各种论证理由和举证材料看,科学界显然还没找到一种成熟可靠且得到广泛认可的气候理论,远不足以给出一个高置信度的判断,更不足以提供一套可信赖的行动方案。 @whigzhou: 一旦得出这一判断,我的选择便是:拉远镜头、眯起眼睛,让我的直觉告诉我哪些说法更靠谱一些,除此之外,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我不可能把一生精力投入到这件对我并非最重要的事情上(而且就算我这么做也未必有什么结果),但我确实也有点兴趣,想得到一个判断,于是只好用直觉赌一赌了。  
当代精神生活中缺了点什么?

【2015-07-05】

@困覺的李二鍋 下半部分 谈的非常有意思。【澎湃新闻:周濂对访陈嘉映:如何解除虚假观念的束缚?】 http://t.cn/RLwzAZl

@whigzhou: 读书人都倾向于高估古人用文字留在传世文献中的观念在古代生活和历史进程中的地位,其实这些东西对历史根本没什么重要性,在当时的生活中也只是些微不足道的浮沫(当然对喜欢它们的人可以是极其美丽的浮沫),这一高估让他们产生古人(至少贵族)的精神生活与当代如何如何不同的错觉。

@whigzhou: 少数西方中产青年投奔IS这种事情,根本不能用来支持“当代精神(more...)

标签: | |
6208
【2015-07-05】 @困覺的李二鍋 下半部分 谈的非常有意思。【澎湃新闻:周濂对访陈嘉映:如何解除虚假观念的束缚?】 http://t.cn/RLwzAZl @whigzhou: 读书人都倾向于高估古人用文字留在传世文献中的观念在古代生活和历史进程中的地位,其实这些东西对历史根本没什么重要性,在当时的生活中也只是些微不足道的浮沫(当然对喜欢它们的人可以是极其美丽的浮沫),这一高估让他们产生古人(至少贵族)的精神生活与当代如何如何不同的错觉。 @whigzhou: 少数西方中产青年投奔IS这种事情,根本不能用来支持“当代精神生活中缺了点什么”之类的判断,当代精神生活无论在何种层次/何种质量上都比古代丰富得多,至于有些人无法从中得到满足,那不废话嘛,这样的人从来不少,都满足都有方向都不迷茫了那还得了了 @whigzhou: 至于说现代人对自己所选定的价值体系没那么确凿/理直气壮了,那是没错,这仅仅意味着你没法像古代人那么要求大家都来认可/景仰你所选择的体系了,是啊,你还想咋样? @小猫走路的声音很轻: 陈嘉映完全没有右边理解的那个意思,说的也不是一回事。真的怀疑辉格老师的阅读能力。而且最重要是,陈老师也不会谈论右边这种不咸不淡的理念。真心觉得人家不混互联网不搞粉丝就可以随便抹黑或恶意曲解吗 @whigzhou: 那你说说看他是什么意思?他举这个例子总得说明点什么吧? @飘絮的李二锅:他举的例子不合适,西方穆斯林移民二代跑去参加IS有非常形而下的原因在起作用。 我猜他想说的是,现代生活对整全性、统治性的价值阶梯的瓦解造成某种类似本能冲动的东西没法被满足。 @whigzhou: 嗯,我读出的正是你说的意思,而我认为这是对现代社会过强过苛刻的要求 @whigzhou: 假如他把意思限定在后半篇最后几节,我就完全没意见,甚至很赞同,但他把这意思装进了一个不恰当的筐里,这个筐跟现代性是不相容的,现代社会的自由,只要求较低限度的价值共识,不能要求或指望“整全性、统治性的价值阶梯” @飘絮的李二锅:他没要求……他就是说这个过程不可逆的,尽管如此现代社会仍然是最值得追求和过的社会。 @whigzhou: 当然,我指的是哲学/精神上的“要求”,我理解他并没有试图改变他人或改变世界的意思  
洛克

【2015-07-02】

@森破山伯爵人鱼FC了但还是非洲人:辉格老师对洛克贬抑的理由我有点感兴趣。

@whigzhou: 洛克的许多现实政治主张我都是赞成的,但他为这些主张所提供的哲学基础非常糟糕,特别是他有关财产权和政府的哲学基础,这些缺陷经后继者(比如马克思和罗斯巴德)发挥放大之后其错谬越来越明显,将许多人导入歧途

@whigzhou: 洛克的权利观大致是自耕小农的朴素自由主义,其纯粹形式是鲁滨逊式自由,认为权利在自然状态下就有了,而不是在人际冲突和政治过程中逐渐清晰起来的边界,与(more...)

标签: | | |
6180
【2015-07-02】 @森破山伯爵人鱼FC了但还是非洲人:辉格老师对洛克贬抑的理由我有点感兴趣。 @whigzhou: 洛克的许多现实政治主张我都是赞成的,但他为这些主张所提供的哲学基础非常糟糕,特别是他有关财产权和政府的哲学基础,这些缺陷经后继者(比如马克思和罗斯巴德)发挥放大之后其错谬越来越明显,将许多人导入歧途 @whigzhou: 洛克的权利观大致是自耕小农的朴素自由主义,其纯粹形式是鲁滨逊式自由,认为权利在自然状态下就有了,而不是在人际冲突和政治过程中逐渐清晰起来的边界,与之相应,他的政治哲学也只是朴素的反暴君观念,天真的相信自然状态是美好的,而恶政是自然状态被破坏的结果。 @夫子大师兄: 主要是对人性基础的阐述,问题大大的。 @whigzhou: 有点像性善论。我鉴别一种政治观念是否靠谱的最简易指标,是看他是否随时记得:世界是危险的,人类是极度危险的动物,任何均衡、秩序、权利、自由都是需要小心翼翼加以呵护与捍卫的,容不得一点天真 @Cambrian__:如果基于“世界是危险的,人类是极度危险的动物”,你如何看待技术的分数进步呢?毕竟技术的外生冲击经常是对均衡、秩序有无法预料的冲击。但我肯定你会欣喜于各种技术进步 @whigzhou: 对,技术对制度的冲击可能很大,特别是有关武器交通通信的技术,所以自由共同体需要随时警惕 @whigzhou: 比如在伊朗政权获得核武器这种大事情上,就得毫不犹豫行动,不需要其他理由,它本身便构成了压倒性理由  
意义

【2015-07-01】

@whigzhou: 那天言几又的活动散场时,有朋友用一个无比严厉的逼问把我吓得张口结舌,楞了半天说不出话:请用一句话总结你的哲学。后来在路上我终于发现,实在要我说出这么一句的话,还是有的:生活是有意义的,但并不比你所感受到的更多,也不更少。

@whigzhou: 这句话当然不能“总结”我的哲学,但我觉得可以用来回答多数提问者的深层关切,他们提各种各样问题的背后动机,其实是:那么意义究竟在哪里?

@whigzhou: 生活是有意义的,但并不比你所感受到的更多,也(more...)

标签: |
6163
【2015-07-01】 @whigzhou: 那天言几又的活动散场时,有朋友用一个无比严厉的逼问把我吓得张口结舌,楞了半天说不出话:请用一句话总结你的哲学。后来在路上我终于发现,实在要我说出这么一句的话,还是有的:生活是有意义的,但并不比你所感受到的更多,也不更少。 @whigzhou: 这句话当然不能“总结”我的哲学,但我觉得可以用来回答多数提问者的深层关切,他们提各种各样问题的背后动机,其实是:那么意义究竟在哪里? @whigzhou: 生活是有意义的,但并不比你所感受到的更多,也不更少。我这么说并不暗示:探索意义的努力是徒劳的。因为1)你可以运用自己的能力去发现此前被你忽视的意义,就像一幅三维图,以前觉得只是一片白噪音,经过努力,你看出里面有匹马,2)此类努力也将提升你的认知能力,让你有能力看出以前看不出的意义 @黑Sir幽默:生活是有意义的,那生命呢? @whigzhou: 个体自己的生命,是他感受意义的前提,至于别的生命对他有否或有何意义,要看他如何认识他们了,依我看,无论如何多少是有点意义的,比如我父母的生命,对我而言就有极大的意义,而刚刚吸了我一口血的那只蚊子的生命的意义,就大不一样了 @黑Sir幽默:你怎么看各位佛门大师的出世人生态度,这种人生态度对解决人类现实困惑的作用大吗? @whigzhou: 关于人生态度,我没啥要说的,因为这是高度个人化的事情,只能和亲密者谈论,出家、阉割、节食节到性欲消退,或许都可以消除焦虑,带来安宁,问题是安宁是否你唯一想要的,至少对很多人不是 @whigzhou: 至于特定人生态度对文明的整体效果,倒是可以谈谈,依我看,适度焦虑是文明维系和继续发展的前提,果若人人都像唐氏儿童那么快乐无忧的话,文明就很快瓦解了  
[大象]“进化”还是“演化”?

“进化”还是“演化”?
辉格
2015年6月6日

时不时会听到这样一种说法,说把“evolution”翻译成“进化”是个错误,因为后者暗含了“进步”的意思,因而这个译法容易让人错误的以为生物进化过程是有着特定方向的,甚至是朝着某种预定目标阶梯式推进的,就像登山那样,循着一级级台阶爬向一个预先存在的巅峰,而最终有幸站在巅峰上的,正是我们人类。

批评者(本文一律用这个词来指称持下列批评意见的人)认为,进化没有方向性,更没有预定目标,进化这个概念也并不包含“从低级到高级”的进步意味(我们甚至无法客观的比较高级和低级),而且evolution一词也没有这样的含义,所以正确的译法是“演化”;比如2009年出版的《为什么要相信达尔文》一书便采用了这一译法,芝加哥大学的龙漫远教授在为该译本作序时还特意强调:——

对于中心概念evolution——这一被长期误译为‘进化’的最重要的单词,书使用了中国近代最伟大的学者和翻译家之一严复准确翻译出的‘演化’(天演)一词。这是中文世界对演化生物学中心概念理解的一个重要进步。

另外,据说前些年台湾的官编教科书也都改用了“演化”这一译法。

那么,上述批评是否成立?“进化”果真是个误译吗?我的回答并不是简单的是或否,因为这一批评实际上包含了一系列观点,让我们一个个分开看。

【词源学】

英语evolution一词源自拉丁语evolvo,意思是展开或打开,批评者也常据此宣称该词没有进步和目的性意味;我承认,它确实没有进步意味,但有着强烈的目的性意味,实际上,该词在近代被(比如18世纪瑞士博物学家Charles Bonnet)用于描绘生物现象时,起初是指生物个体的发育过程,即后来用develop一词所表达的意思。

此时,“展开”的意思便是“按预定步骤、朝着预定结果展开”,因为很明显,生物个体的发育过程,即是从未成形的胚胎向着该物种所特有的成熟形态发展的过程,这是一个其步骤和结果皆高度可预见的过程;这一点我们对照evolution的另一种用法可以看得更清楚:作为一个军事术语,该词的意思是,让军队(比如在演习中)按预定方案展开部署。

后来,当进化思想开始萌生时,这个词转而被用来描绘生物的种系发生过程,也就是说,在如此使用该词的人看来,种系发生就像个体发育一样,是在一种生物内在倾向的驱动下自动展开的过程;目前有据可查的首位采用该用法的学者是苏格兰博物学家罗伯特·詹姆森,他在一篇论(more...)

标签: | |
5583
“进化”还是“演化”? 辉格 2015年6月6日 时不时会听到这样一种说法,说把“evolution”翻译成“进化”是个错误,因为后者暗含了“进步”的意思,因而这个译法容易让人错误的以为生物进化过程是有着特定方向的,甚至是朝着某种预定目标阶梯式推进的,就像登山那样,循着一级级台阶爬向一个预先存在的巅峰,而最终有幸站在巅峰上的,正是我们人类。 批评者(本文一律用这个词来指称持下列批评意见的人)认为,进化没有方向性,更没有预定目标,进化这个概念也并不包含“从低级到高级”的进步意味(我们甚至无法客观的比较高级和低级),而且evolution一词也没有这样的含义,所以正确的译法是“演化”;比如2009年出版的《为什么要相信达尔文》一书便采用了这一译法,芝加哥大学的龙漫远教授在为该译本作序时还特意强调:——

对于中心概念evolution——这一被长期误译为‘进化’的最重要的单词,书使用了中国近代最伟大的学者和翻译家之一严复准确翻译出的‘演化’(天演)一词。这是中文世界对演化生物学中心概念理解的一个重要进步。

另外,据说前些年台湾的官编教科书也都改用了“演化”这一译法。 那么,上述批评是否成立?“进化”果真是个误译吗?我的回答并不是简单的是或否,因为这一批评实际上包含了一系列观点,让我们一个个分开看。 【词源学】 英语evolution一词源自拉丁语evolvo,意思是展开或打开,批评者也常据此宣称该词没有进步和目的性意味;我承认,它确实没有进步意味,但有着强烈的目的性意味,实际上,该词在近代被(比如18世纪瑞士博物学家[[Charles Bonnet]])用于描绘生物现象时,起初是指生物个体的发育过程,即后来用develop一词所表达的意思。 此时,“展开”的意思便是“按预定步骤、朝着预定结果展开”,因为很明显,生物个体的发育过程,即是从未成形的胚胎向着该物种所特有的成熟形态发展的过程,这是一个其步骤和结果皆高度可预见的过程;这一点我们对照evolution的另一种用法可以看得更清楚:作为一个军事术语,该词的意思是,让军队(比如在演习中)按预定方案展开部署。 后来,当进化思想开始萌生时,这个词转而被用来描绘生物的种系发生过程,也就是说,在如此使用该词的人看来,种系发生就像个体发育一样,是在一种生物内在倾向的驱动下自动展开的过程;目前有据可查的首位采用该用法的学者是苏格兰博物学家罗伯特·詹姆森,他在一篇论文里介绍拉马克理论时用了evolve一词,而拉马克的进化理论,恰恰是一种目的论的、阶梯式的线性进化观。 这样的进化观念,按现代生物学理论,当然是非常错误的,但当时许多博物学家确实或多或少是这么认为的,这也许让进化一词背上了一个历史包袱:容易令人望文生义而产生一些不恰当的联想,但这包袱不应由翻译者负责,因为原文本来就带着这层意思;支持这一点的另一个有力证据是:英语里还有devolution一词,是evolution的反义词,意思是退化,evolution若果真没有方向意味,那devolution又从何谈起? 【进化到底有没有方向性?】 至此,我已赞同了批评者的一个观点:“进化”一词曾经不恰当的包含了目的论和阶梯式进步的意味(但责任不在翻译者);那么,在排除了这个低级错误之后,进化过程是否仍可识别出某种方向性,让它仍配得上“进”这个字?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最好先澄清一下:什么叫“进化”?什么叫“有没有”?什么叫“方向性”?先看第一个问号。 进化是指地球生物的全部历史吗?还是指该历史的某个方面?假如是后者,那它似乎就很容易配得上“进”字,因为我们可以认为它是专指整棵种系发生树上那些复杂性随时间而提升的线路,你可能会说这只是在玩弄文字游戏,但我有充分理由如此使用进化这一概念,因为这正是生物学界也是日常谈论中的传统用法。 实际上,从拉马克、斯宾塞到达尔文,提出种种进化理论的动机,就是为了解释:我们所看到的令人惊叹的复杂生命形态,是如何从更简单原始的形态演变而来的,正是这些他们所认为的高级生物在结构上的复杂性和功能上的精巧,牵引着他们的好奇心,需要一个特别的解释——假如他们不满足于“上帝创造了它们”这句无内容空话的话。 所以,作为对复杂性来源的一种解释,进化理论的要点即在于阐明,从简单到复杂这一有着明确方向性的过程是如何发生的,当然,你可以说这些进程只是整个生物历史中的一些线索,并非全部,这或许没错,问题是,我们何以认定“进化”一词非得是指整个生物史而不是其某个方面呢?况且,从它被早期进化理论家使用的上下文看,它难道不总是和“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这样的意思联系在一起吗?不妨读一下《物种起源》最后一节:

凝视树木交错的河岸,许多种类的无数植物覆盖其上,群鸟鸣于灌木丛中,各种昆虫飞来飞去,蚯蚓在湿土里爬过,并且默想一下,这些构造精巧的类型,彼此这样相异,并以这样复杂的方式相互依存,而它们都是由于在我们周围发生作用的法则产生出来的,这岂非有趣之事。……这样,从自然界的战争里,从饥饿和死亡里,我们便能体会到最可赞美的目的,即高级动物的产生,直接随之而至。认为生命及其若干能力原来是造物主注入到少数类型或一个类型中去的,而且认为在这个行星按照引力的既定法则继续运行的时候,最美丽的和最奇异的类型从如此简单的始端,过去,曾经而且现今还在进化着;这种观点是极其壮丽的。

随便翻几本谈论进化史的著作,类似辞句比比皆是。更明确的证据来自各种生物或地质史教科书上的年代表(可以参考“[[Timeline of the evolutionary history of life]]”和“{{生命演化历程}}”这两个维基词条),晚近年代的标志性生物,总是比早先年代的更复杂,换句话说,尽管简单形态的生物也在不断演变并不断产生新类元,可一旦出现了比它们更复杂的类型,前者就不会再被当作某个地质年代的标志性生物。 反过来,我们很少听到有人用进化这个词去描绘像器官退化这样的事情,这种事情确实存在,比如许多寄生生物,随着其与宿主的共生关系的持续,在某些功能上日益依赖宿主,因而相应器官退化甚至消失,可是人们用来描绘这种情况的词汇,更可能是退化而非进化;如此,我们难道没有理由认为,人们提及“进化”时,强调的正是生物历史中复杂性提升的那些方面? 【那么整个生物历史有方向性吗?】 至此,我的论证仅仅针对“进化”一词的用法,这是个语言学问题,并未涉及任何生物学事实,你可能觉得这样的话题过于琐碎,好吧,现在让我们抛开词义之争,看看在事实问题上还有没有什么分歧。 直觉上,我们很容易相信生物历史是有方向性的(这里所谓方向性,是指某项统计指标与时间的相关性,即,若以该指标为Y轴,时间为X轴,采样值所构成的曲线要么向上倾向,要么向下倾斜),比如就以下类型的首次出现而言:真核生物晚于原核生物、多细胞晚于单细胞、复杂神经系统(比如大脑)晚于简单神经系统、真社会性昆虫晚于非社会性昆虫……总之,更复杂的形态总是更晚出现(咦?这不正是进化论的核心要点之一吗?) 这样,我们至少找出了一个指标——每个地质年代的最高生物复杂性——它是有方向性的。 但是批评者拒绝承认生物历史具有方向性:因为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自然选择在任何条件下都偏爱更复杂的形态,而事实已表明,在某些条件下(比如在某些寄生关系中),它恰恰偏爱简单形态,同时,我们不能假定未来环境条件会如何变化,所以,从我们所接受的进化理论中,推不出任何方向性。 这个理由本身没错,问题是,我们所谈论的生物历史,并非发生在“任何条件下”,而是发生在银河系某个特定角落的某颗特定行星的特定时间段上,而这段特定历史有着一个极其重要的背景条件:太阳以近乎恒定的速率向地球输送能量,同时,维持地球生命系统的地质和化学条件,在此期间没有遭受毁灭性的破坏。 于是我们便面临上述第二个问号:什么叫“有没有”?说“生物史方向性”,究竟是指现代生物学在理论上保证了(即无论环境条件如何)它有方向性?还是指特定生物史在事实上表现出了方向性?假如是指后一种,那么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它有着明确无疑的方向性。 这是最弱意义上的方向性,但我们还可以指望更强意义的方向性,即,地球生命史所表现出的方向性,并非偶然,而是在满足某些简单背景条件——比如有机物丰度不降低、地球能量输入不衰减,诸如此类——的前提下必定会出现。实际上,一些研究复杂系统特别是生物复杂性的科学家,已经做出了这方面的尝试,或许他们的理论尚未被生物学界主流所认可,但至少还没有什么理由认为他们的想法在理论上就是行不通的。 【复杂性可以度量吗?】 对上述见解,批评者常提出的一种反驳是:复杂性根本不是一个科学概念,它无法被度量,既然无法度量,所谓方向性也就丧失了统计基础——你连采样曲线都画不出,谈何上倾下倾? 直觉上,我们很容易接受复杂性这个概念,当我们谈论“真核细胞比原核细胞复杂、多细胞生物比单细胞生物复杂、真社会性蚂蚁巢群比蚂蚁个体复杂、一只麻雀比一条蚯蚓复杂、一只猫的头脑比一只海胆的神经系统复杂……”时,无论说者和听者,似乎都能领会复杂一词的意思,而不是茫然不知所云。 而且生物学家也确实在用各种指标比较不同类元的复杂性,比如细胞分化程度、组织/器官的数量和分化程度、行为灵活性、神经系统的规模……等等;但批评者认为,这些指标是武断挑选的,不具有客观性(甚至挑选标准可能带有人类中心主义倾向),而且既然没有一个单一指标,所谓复杂性就无法被量化。 是直觉错了吗?不是。为证明这一点,不妨设想一种复杂性的终极度量方法,称之为终极,是因为它至少目前在技术上还不可行,这只是个思想实验,用来说明:宣称复杂性不可度量是错误的。 假设我们的生物学知识已足够充分,并且拥有充足的计算资源,让我们可以对生物体进行高度逼真的数字建模,逼真程度达到:若火星人拿到某物种成熟个体的模型数据,并掌握了必要的分子生物技术,便可从小分子开始造出(注意是造出而不是培育出,因为我们假设火星不存在该物种发育所需条件)一个成熟个体,然后,若将该造物混进一群该模型所模拟的原型生物,它无法被地球生物学家辨认出来。 于是我们有了一种度量复杂性的方法:数一下这个数字模型的比特数。 有人可能会问:何必如此麻烦,直接计算遗传物质里的信息量不就行了,毕竟遗传编码本身就是数字化的啊?问题是,至少对于多细胞生物,体现其复杂性的信息不仅存在于遗传物质里,也存在于体细胞中,因为发育过程乃至整个生活史中,个体在不断从环境中“吸收”信息,表现为各体细胞的基因开关状态,和神经细胞的突触连接拓扑与强度,所以假如只计算受精卵内遗传物质的信息量,会大大低估多细胞生物的复杂度。 最高复杂度随时间而提升,体现了进化是一个积累过程;积累性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构造元件库的扩充,假如我们把生物个体看作一部生存繁殖机器的话,用来建造它的元件是各种适应器,适应器一旦获得,只要还在履行某种功能,自然选择就会将它保持在种系的元件库里;假如每个种系的元件库都随时间而扩充,整个生物系统的元件库也将日益庞大。 其次是自组织,每当物种获得一种新元件,便会引发一个自组织过程,因为组成有机体的其他元件会对新伙伴作出反应,并与之建立一系列相互依赖关系,这些关系不仅本身构成了有机体复杂性的一方面,而且往往使得参与其中的元件发生改变而履行新功能,从而使元件本身也变得精致化了(精致意味着包含更多信息)。 最后也最壮观的,是新结构涌现(或曰元系统跃迁,[[metasystem transition]]),新结构可以由不同物种的共生关系,或者由同物种的近亲群聚而成,这样的结构较为松散,但假如这种关系朝向平等共享复制通道的方向发展,便可能在新层次上创建出相当于单一个体的紧密结构,就像从原核细胞内共生关系中发展出的真核细胞,从类似团藻的这样近亲群聚发展出真正的多细胞生物,从松散结合的近亲蚂蚁群体发展出和单一个体一样紧密的真社会性巢群。 任何层次上的新结构涌现,皆须以存在一个庞大而丰富的下层结构为基础,后者为新结构提供了元件库,也正因此,层次更多、结构更复杂的生物,总是晚于简单生物而出现,因为它们需要等待后者变得足够丰富以便用作其构造元件。 【另一种方向性:适应性】 除了复杂性,我们还有望从地球生命史中找出另一种方向性:总的适应性水平随时间而提高。乍一看,总适应性水平这个概念似乎不可能有意义,因为自然选择作用于具体的个体或种群,因而我们只能对个体、种群或物种谈论适应性。 但实际上,总适应性(或平均适应性)这个概念是有意义的,为说明这一点,我需要引入另一个思想实验,我称之为“姐妹地球”。设想地球有一个妹妹,她在所有方面与地球完全一样,唯一的差别是:她比地球年轻两亿岁,就是说,她和地球经历了完全相同的历史,只是其历史比地球滞后了两亿年。 好,现在我们可以为“总适应性”给出一个操作性定义了:任一时刻,从两个地球各随机选取一组种群,扔到对方的相似生态位上,隔若干年后看,来自哪颗地球的移民繁殖成效高,即认为它在那一刻的总适应性更高。 因为两颗地球的姐妹性质,上述同时刻跨球比较完全等价于同球的跨时间比较,假如比较结果呈现出某种固定模式,谈论总适应性便是有意义的,假如呈现出的模式是:晚近时刻的总适应性总是高于早先时刻,那就可以说,地球生命史在总适应性上也具有方向性。 尽管我们永远没机会做这个实验,但地球生命史上其实有过一些效果近似的实验(虽然近似度不高),为我们观察总适应水平提供了一些机会。在由地理隔绝所造成的相对孤立的各生态系统之间,隐约可以看到一些评估总适应性的线索,比如生物学家发现,岛屿的生态系统往往更容易被外来物种所入侵。 另外,面积较小、土地贫瘠(因而生物量小)且长期孤绝的澳洲,相比面积更大、生物更繁盛的大陆,在抵御入侵物种时,似乎表现的更为脆弱;在全球排名前一百的入侵物种榜单上,我们看到的原产地绝大多数是欧亚美非,极少有来自澳洲或更小生态系统的。 类似的,我们也可以比较两个物种的适应性,而且方法更简单易行,比如将两个物种规模相当的种群同置于若干生态位中,若干年后,看看哪个繁殖成效更高;当然,有些物种对之间可能分不出高下(或根本放不进同一生态位),这意味着物种适应性集合是偏序的、而非全序的,但只要是偏序的,我们就不能说:物种适应性是无意义的、无法比较的。 【高级低级之分有意义吗?】 批评者对“进化”一词的另一项抱怨是:它往往和高级/低级、原始/发达、成功/失败之类的观念联系在一起,但这些概念是无意义的,因为但凡经历了自然选择考验而生存下来的物种,按定义都是最具适应性的,没有理由说一些比另一些更适应、更成功、更高级,至少这种区分在同时代的物种(或更大类元)之间是无意义的。 或者,即便有意义,那也是基于人类的特有偏见:当我们比较认知能力时,采取的是人类中心主义,比较视觉能力时,采取的是灵长类中心主义,比较运动能力时,采取的是脊椎动物中心主义……,总之,无论比较什么,我们的关注焦点总是放在从原始汤通往我们自己的那条进化路线上,其余皆被视为“旁支”而予以忽视,正是这种偏见导致了阶梯式直线进化的错误观念。 这一批评包含了许多正确成分,除了其一般结论:高级低级是无意义的。正如我已阐明的,它至少可以有一种意义:复杂性高低;而且你恐怕很难说上述对复杂性的操作性定义也是人类中心主义的。 类似的,我们也可以有意义的谈论物种(或更大类元)的成功程度,“入侵物种”这个名字其实已经暗示了这一点,还有许多指标可以用来衡量成功,比如地理上的分布广度,所占据生态位的多样性,我们甚至还有一个度量成功的终极方法:计算物种的总生物量(大约相当于其所占用的原子量),你同样很难说这种度量是人类中心主义的。 一旦我们同意这些衡量标准是客观的,那么回头再看,人类确实称得上高级和成功,站在生命之巅傲视众生的、最令人生畏的入侵物种,无疑是我们,甚至我们的小伙伴们——老鼠、猫、蟑螂——也因得到我们的提携而成了可怕的入侵物种。 【为何进步概念如此受抵制?】 自启蒙时代直到上世纪初,有关进步的观念很少受到挑战,对于落后/进步、低级/高级、原始/成熟、朴陋/发达、野蛮/文明等等词汇所表达的意思,人们多少都有着共同的领会,尽管对于什么才算进步或高级,有着许多不同看法,但至少都承认这样的区分是有意义的。 然而自从一战以来,这些概念越来越受到抵制,并逐渐被清理出人文学科、社会科学界乃至公共舆论,甚至包括像生物学这样的自然科学领域;结果是,低级、原始、野蛮之类的词汇,几乎已成为禁忌;最为讽刺的是,推动这一清理工作的主要力量,恰恰来自左派阵营中常被称为(也常自视为)进步主义的那些思想流派。 其中最突出的一股潮流,被称为文化相对主义,它源自美国的文化人类学,但其影响几乎渗入了所有人文与社会学科。在我看来,生物学界对“进化”一词的抵制,彻底否认生命历程的方向性,拒绝任何高低之分,也是上述相对主义运动的一部分。 然而,如此推向极端的相对主义,实在与常识相去太远,以至其主张者自己也难以遵行,他们一方面要求人们不要去评判其他文化的高低优劣,一方面却不遗余力的攻击基督教、西方传统和各种他们所不喜欢的社会习俗。 当然,这么做未必算是自相矛盾,比如他们可以把相对主义解释为一种元规则:不得评判一种文化,除非这一评判是指向那些“鼓励其成员对其他文化大加评判”的文化特性,那倒也可以自圆其说,问题是,他们要求人们不去评判的,往往正是具有这些特性的文化,而且评判者所针对的,也往往正是这些特性,或者导致这些特性的其他方面。 实际上,在现代文明发展起来之前,几乎所有传统文化都强烈倾向于将异种文化作为挞伐对象(无论是伦理评价上还是行动上),而这些相对主义者身处其中、被他们骂得狗血淋头的西方文明社会,恰恰是最能宽容异种文化的——从这里,你真的就看不出任何高下之分吗?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我拒绝相对主义,但并不认为它一无是处,它确实有助于将我们从浸淫其中因而熟视无睹的文化背景中拉出来,促使我们对自身文化特性作出反思,重新评估哪些是最值得珍视的,哪些是为在一个多元开放社会和平共处而必须加以捍卫的,哪些是出于共存的需要必需加以克制和调整的,哪些只是我们的偏好或偏见。 然而,反思的结果不必是也不应是要求我们放弃自己的文化身份和伦理立场,或者放弃我们的偏好和偏见——除非它有碍于和平共存的需要。 类似的,对“进化”的批评意见,也可促使我们反思以往对复杂性和适应性的评价,看看哪些评价是出于人类中心主义的偏见,哪些是更客观的,但这一反思不必让我们放弃因我们祖先所走过的伟大进化历程,最终让我们登上灵性之巅而带来的骄傲和荣耀。
主流意见与科学论证

【2015-06-11】

@格林黑风:请问如何看待“科学界主流意见”?在温室气体事件中丁院士反驳“科学界有主流意见吗?”在转基因事件中某科学家告诉代表科学界主流告诉崔永元转基因无害(然后崔代表传媒界主流质疑这个结论

@whigzhou: 主流意见是指占多数的一群人就某问题所表达出的共同信念,是可以在经验上检查的,因而是有意义的

@whigzhou: 诉诸主流意见是一种合理的论证方式,但这种论证不是逻辑推导,实际上我们平常见到(包括在学术著作里看到)的绝大多数论证都不是逻辑推导,而是一种“说服你相信”的论证,由于有N种理由可以让你相信一件事,所以论证也可以从N个方面入手,因为某个意见是主流而相信它,并没有什么不合理之处。

@whigzhou: 我们常听到对各种所谓“逻辑谬误”的批评,比如这份清单里的 http://t.cn/R2WYSVv 问题是其中罗列的许多方法,其使用者根本无意做逻辑推导,称之为逻辑谬误是不得要领的。当然这不是说它(more...)

标签: | |
6144
【2015-06-11】 @格林黑风:请问如何看待“科学界主流意见”?在温室气体事件中丁院士反驳“科学界有主流意见吗?”在转基因事件中某科学家告诉代表科学界主流告诉崔永元转基因无害(然后崔代表传媒界主流质疑这个结论 @whigzhou: 主流意见是指占多数的一群人就某问题所表达出的共同信念,是可以在经验上检查的,因而是有意义的 @whigzhou: 诉诸主流意见是一种合理的论证方式,但这种论证不是逻辑推导,实际上我们平常见到(包括在学术著作里看到)的绝大多数论证都不是逻辑推导,而是一种“说服你相信”的论证,由于有N种理由可以让你相信一件事,所以论证也可以从N个方面入手,因为某个意见是主流而相信它,并没有什么不合理之处。 @whigzhou: 我们常听到对各种所谓“逻辑谬误”的批评,比如这份清单里的 http://t.cn/R2WYSVv 问题是其中罗列的许多方法,其使用者根本无意做逻辑推导,称之为逻辑谬误是不得要领的。当然这不是说它们都是无可指摘的,而是说不能先假定它们是逻辑推导而指摘。 @whigzhou: 比如我自己,假如我对某一问题除一般流行报道之外毫无所知,就会选择相信主流意见,但假如我恰好了解一位我相当信任的学者对此事的看法,而且对他在该领域的判断力有信心,就可能不顾主流意见而相信他,或者假如我恰好在这个问题上花过很多功夫,仔细检查了各方意见及其论证过程,就可能坚持自己的看法 @whigzhou: 啃完半只烤鸭,再说说论证这件事。让我们考虑那些最困难的论证,说它最困难是因为你的听众压根不接受你的概念框架和方法论(用库恩的话说就是你的范式),在他们看来你用的词汇都是无意义的、你举证的方法也不对,最重要的是,你根本没抓住问题的重点!我想说的是,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论证也可以展开。 @whigzhou: 此时,论证的首要任务是让对方接受你的范式,也就是引导他完成范式转换,用心理学术语说,就是格式塔转换。怎么引导呢?考虑一下立体图([[stereogram]])和歧义图([[ambiguous images]])的情况就明白了(不了解这两个概念的朋友可以上维基查一下这两个词条)。 @whigzhou: 设想你的一位朋友从未见过或听说过立体图,现在你试图说服他相信眼前这幅图里有一匹马,你会怎么做?很明显,你会做出一连串指示:把画举到和眉毛一样高,让眼睛距离它15cm,慢慢眯起眼睛,假如还没看出来,微微转动一下脖子…… @whigzhou: 假如他试了半分钟还没看出来,然后说你在胡扯,你会怎么办?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是,叫来另外几个人,当他们都宣布看出来了,你就有了一个主流意见,显然,这个主流意见的存在会说服他继续使劲看,而不是简单认为你在胡扯 @whigzhou: 我通过这个例子想说明的是,在开始我们在科学研究中常见的那种常规论证之前,需要一些基本前提(在我们的例子里,他至少得具有正常的人类视觉)和预备性论证,这些工作与逻辑完全无关,是一种达成合作的方式,他要么已经接受了你的范式,要么愿意配合你的一系列指示,去尝试转换到这一范式。 @whigzhou: 当然,在科学(特别是自然科学)著作中,我们很少见到这个层次上的论证,那是因为每个既已确立的学科,在范式上早已经达成共识,不需要说服谁相信“这幅画里有一匹马”,需要说服的是对一些具体细节的共识,比如“这幅画里有一匹怀孕三个月的母马在向南奔跑” @whigzhou: 和自然科学相比,社会科学最大的不同是,在范式上的共识很少很弱,因而大量的论证只能停留在这一层次上,通过种种努力,引导对方作出格式塔转换 @whigzhou: 这种努力有意义吗?当然有,想想你第一次看出立体图时的兴奋,就能体会到它的意义  
既然不是上帝你又能咋样

【2015-06-11】

@周雪光 [观察] 组织学家马奇提出的“自信的陷阱”(competence trap)是另一社会心理机制。人们以往的成功经历诱发在某一方向上知识和能力的积累,由此增加自信心,进而自以为是,结构僵化,导致途径依赖。一旦大的环境发生变化,过去的成功限制了对新环境的适应能力。这一现象在个体、组织、社会层次比比皆是。

@whigzhou: 当选择空间极大,而其中可行解分布又极为稀疏时,这基本上不算件坏事,何况人类的头脑已那么开放。

< (more...)
标签:
6147
【2015-06-11】 @周雪光 [观察] 组织学家马奇提出的“自信的陷阱”(competence trap)是另一社会心理机制。人们以往的成功经历诱发在某一方向上知识和能力的积累,由此增加自信心,进而自以为是,结构僵化,导致途径依赖。一旦大的环境发生变化,过去的成功限制了对新环境的适应能力。这一现象在个体、组织、社会层次比比皆是。 @whigzhou: 当选择空间极大,而其中可行解分布又极为稀疏时,这基本上不算件坏事,何况人类的头脑已那么开放。 @慕容飞宇gg: 其实原论断可以用经验证据来统计检验,测试所谓的“大环境发生变化”时,是原来成功的适应得好,还是原来失败的适应得好。这才有意思,否则就是怎么说都行的瞎蒙。 @whigzhou: 也没法检验,因为你不知道该用哪些“经验”去检验,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环境大改变”吗?还是未来可能出现的? @whigzhou: 实际上,假如我们站在设计者的角度看,原帖所暗示的那种设计思路是非常糟糕的,试图让自己的设计适合“任何可能情况”,导致的结果往往是啥也做不好的四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