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体质人类学〉标签的文章(4)

[译文]丁丁的尺寸分布

How big is the average penis?
丁丁的平均尺寸

作者:David Shultz @ 2015-3-15
翻译:Drunkplane (@Drunkplane-zny)
校对:小册子(@昵称被抢的小册子)
来源:Science,http://news.sciencemag.org/biology/2015/03/how-big-average-penis

“I was in the pool!” George Costanza’s distress at the “shrinkage” of his penis after exiting a cold pool was hilarious in the 1994 Seinfeld episode, but for many men concern over the length and girth of their reproductive organ is no laughing matter. Now, a new study could assuage such worries with what may be the most accurate penis-size measurements to date.

“那是因为我刚从冰冷的池子里出来!”在1994年播出的一集《宋飞传》里,可怜的男主角George Costanza在被朋友嘲笑萎缩的丁丁后,懊恼地大叫。这一幕成了《宋飞传》经典的搞笑桥段,但对许多男士来说,生殖器的长短粗细可不是闹着玩的。现在,有一份最新研究也许能平抚男士们的担忧。这份研究里的丁丁尺寸测量数据也许是迄今为止最为精确的。

Many earlier studies relied on self-reporting, which doesn’t always yield reliable results. “Pe(more...)

标签:
6292
How big is the average penis? 丁丁的平均尺寸 作者:David Shultz @ 2015-3-15 翻译:Drunkplane (@Drunkplane-zny) 校对:小册子(@昵称被抢的小册子) 来源:Science,http://news.sciencemag.org/biology/2015/03/how-big-average-penis “I was in the pool!” George Costanza’s distress at the “shrinkage” of his penis after exiting a cold pool was hilarious in the 1994 Seinfeld episode, but for many men concern over the length and girth of their reproductive organ is no laughing matter. Now, a new study could assuage such worries with what may be the most accurate penis-size measurements to date. “那是因为我刚从冰冷的池子里出来!”在1994年播出的一集《宋飞传》里,可怜的男主角George Costanza在被朋友嘲笑萎缩的丁丁后,懊恼地大叫。这一幕成了《宋飞传》经典的搞笑桥段,但对许多男士来说,生殖器的长短粗细可不是闹着玩的。现在,有一份最新研究也许能平抚男士们的担忧。这份研究里的丁丁尺寸测量数据也许是迄今为止最为精确的。 Many earlier studies relied on self-reporting, which doesn’t always yield reliable results. “People tend to overestimate themselves,” says David Veale, a psychiatrist at the South London and Maudsley NHS Foundation Trust. So when Veale and his team set out to settle the score on penile proportions, they decided to compile data from clinicians who followed a standardized measuring procedure. 在此之前,许多研究都依赖自行报告的数据,结果往往并不可靠。“人们倾向于高估自己。”David Veale说。Veale是英国国民保健属(NHS)-南伦敦及莫兹利信托基金的精神病学家。所以当Veale和他的团队着手评估阴茎尺寸时,他们决定采用来自临床医生的数据,因为医生们会遵照一个标准的测量程序。 Published today in the British Journal of Urology International, their new study synthesizes data from 17 previous academic papers that included measurements from a total of 15,521 men from around the world. The data enabled the researchers to calculate averages and model the estimated distribution of penile dimensions across humanity. 他们今天发表在《英国国际泌尿学杂志》上的研究报告综合了之前17份学术论文的成果,包括对全世界15521名男士的测量数据。这些数据让研究人员得以计算出阴茎大小的平均值,并对人类阴茎尺寸的大致分布建立模型。 “It still just strikes me how many men have questions and insecurities and concerns about their own penis size. We actually do need good data on it,” says Debra Herbenick, a behavioral scientist at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who was not involved in the study. Debra Herbenick说,“如此多的人对自己的阴茎大小抱有疑问、不安全感和关切,这让我颇为惊奇。我们真是需要一份靠谱的数据。”Herbenick是印第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的行为科学家,并未参与这份研究。 According to the team’s analysis, the average flaccid, pendulous penis is 9.16 cm (3.61 inches) in length; the average erect penis is 13.12 cm (5.16 inches) long. The corresponding girth measurements are 9.31 cm (3.66 inches) for a flaccid penis and 11.66 cm (4.59 inches) for an erect one. 根据Veale团队的分析,阴茎松弛下垂时平均长9.16cm(3.61英寸),勃起时长13.12cm(5.16英寸);相应的,阴茎松弛时的平均周长为9.31cm(3.66英寸),勃起时的周长为11.66cm(4.59英寸)。 A graph of the size distribution shows that outliers are rare. A 16-cm (6.3-inch) erect penis falls into the 95th percentile: Out of 100 men, only five would have a penis larger than 16 cm. Conversely, an erect penis measuring 10 cm (3.94 inches) falls into the 5th percentile: Only five out of 100 men would have a penis smaller than 10 cm. 从尺寸分布图上我们可以看到异常值是很少的。一根勃起时16cm(6.3英寸)长的阴茎已处在第95个百分位处:100个男人中,只有5位的阴茎勃起长度大于16cm。相反,一根勃起时10cm(3.94英寸)长的阴茎位于第5个百分位:100个男人中只有5位的阴茎勃起长度小于10cm。 sn-penisdimensions-REVGentlemen, if you’re eager to see how you measure up, you’ll need to follow the same measurement procedure used in the study. All length measurements were made from the pubic bone to the tip of the glans on the top side of the penis. Any fat covering the pubic bone was compressed before measurement, and any additional length provided by foreskin was not counted. Circumference was measured at the base of the penis or around the middle of the shaft, as the two sites were deemed equivalent. 先生们,如果你很想知道自己“长方几何”,那你就需要依照研究中采用的测量方法去测量。长度均从耻骨测起,到阴茎上方的龟头顶端。覆盖耻骨的脂肪在测量前应被压平,包皮延伸的长度都概不作数。周长则是测量阴茎根部或中部,一般两者的数值相等。 The researchers concluded that there was no strong evidence to link penis size to other physical features such as height, body mass index, or even shoe size. Yes, it seems that the only definite conclusion that can be drawn about a fellow with big socks is that he probably has big feet. 研究者们得出结论:并没有有力证据表明,阴茎的大小同诸如身高、体重指数或脚的大小等其他体征相关。是的,对于一个穿大号袜子的哥们,你唯一能确定的似乎只是他有双大脚。【译注:西方有“脚大鸟大” 之说。】 Likewise, the study found no significant correlation between genital dimensions and race or ethnicity, although Veale points out that their study was not designed to probe such associations, because much of the data used were from studies of Caucasian men. 同样,该研究也没有发现生殖器的大小同种族或民族有何显著联系。不过Veals也指出,他们的研究并不是为揭示此种联系而设计的,因为他们采用的大量数据都是来自针对白人的研究。 It’s easy to laugh at poor George Costanza for his shrunken manhood, but some reports suggest that only about 55% of men are satisfied with their penis size. Some seek potentially dangerous surgical solutions to a problem that, according to Veale, is often only in their head. Men “seem to have a very distorted picture of what [size] other men are, and what they believe they should be,” Veale says. 嘲笑可怜的George Costanza那泄了气的命根固然轻松,可一些报告显示只有55%的男性满意自己的丁丁尺寸。一些男人求助于有潜在风险的外科手术来解决“问题”,而这一“问题”——依Veals之见——只不过是他们臆想出来的罢了。男人们“似乎对其他男人的尺寸、自己该有的尺寸,有非常扭曲的看法。”Veals说道。 Pornography, in which male performers are often selected for their extremely large genitalia, may be partly to blame. Similarly, Herbenick points to the myriad spam e-mails that assert that 17.78 cm (7 inches) is average for an erection, when in reality such a member would place its owner in about the 98th percentile. It’s best to just ignore those ads in any case, Veale says. “There are no effective lotions or potions or pills.” 也许色情作品难辞其咎,那里面的男演员通常都是经过挑选的,生殖器尺寸大得惊人。Herbenick指出,那些宣称17.78cm(7英寸)才是勃起丁丁平均长度的垃圾邮件也是满天飞的祸害,而实际上17.78cm已位于第98个百分位了。Veale 说,无视这些广告就好了,“没有什么神油和猛药,统统不管用。”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审美偏好的若干可能来源

前几天和学总一起啃猪脚时,问起之前和大诗面基时都聊了些啥,学总说,尽是些漫无边际的闲扯,比如其中一个话题是容貌审美,他自己倾向于平均脸假说,而大诗指出优势文化的影响,学总继而指出,这一影响可能是通过改变个人所观察到的人脸样本集而起作用的,因而与平均脸假说不构成竞争。

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这问题,觉得对容貌的审美偏好可能有更多来源,而且优势文化的影响也可能不限于改变用于计算平均脸的样本集。下面几个因素似乎都可能会让一个族群所表现出的审美倾向偏离平均脸(当然不限于脸,可以是审美偏好所指向的任何容貌指标):

(我猜)

1)非猿化:对于人类区别于猿类近亲的那些指标,理想值会朝远离猿类特征的方向偏离。

比如有关直立化的指标:腿长/身高比,非罗圈腿,挺拔的胸部……;

有关体毛退化的指标:光洁润泽的皮肤;

与烹饪和工具使用所导致的撕咬/咀嚼功能退化有关的指标:牙床缩小导致的吻部内收,吻部内收导致的突出下巴,更细、排列更紧密的牙齿,更小的嘴巴开口度,吻部内收和开口度减小导致的鼻子更窄更前突,更纤细的咀嚼肌,更(more...)

标签: | |
5588
前几天和学总一起啃猪脚时,问起之前和大诗面基时都聊了些啥,学总说,尽是些漫无边际的闲扯,比如其中一个话题是容貌审美,他自己倾向于平均脸假说,而大诗指出优势文化的影响,学总继而指出,这一影响可能是通过改变个人所观察到的人脸样本集而起作用的,因而与平均脸假说不构成竞争。 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这问题,觉得对容貌的审美偏好可能有更多来源,而且优势文化的影响也可能不限于改变用于计算平均脸的样本集。下面几个因素似乎都可能会让一个族群所表现出的审美倾向偏离平均脸(当然不限于脸,可以是审美偏好所指向的任何容貌指标): (我猜) 1)非猿化:对于人类区别于猿类近亲的那些指标,理想值会朝远离猿类特征的方向偏离。 比如有关直立化的指标:腿长/身高比,非罗圈腿,挺拔的胸部……; 有关体毛退化的指标:光洁润泽的皮肤; 与烹饪和工具使用所导致的撕咬/咀嚼功能退化有关的指标:牙床缩小导致的吻部内收,吻部内收导致的突出下巴,更细、排列更紧密的牙齿,更小的嘴巴开口度,吻部内收和开口度减小导致的鼻子更窄更前突,更纤细的咀嚼肌,更薄的嘴唇(是指嘴唇肌肉更薄,不是指嘴唇外翻程度或唇线位置)…… 有关大脑膨胀的指标:更显著的前额,被前额膨胀所淹没的眉脊; 有关表情工具的指标:清澈的瞳孔,鲜明的眼白,线条分明的眉毛,酒窝,大眼睛…… 2)性选择,第一类指标中有些可能被性选择挑中因而得到强化,但性选择也可能挑中其他无关指标,被挑中的指标,理想值将朝性选择的方向偏离。 比如男性身高,下巴突出度,前额宽度和突出度;女性腰臀比、乳房形状及尺寸、提携角、脖子长度、红润嘴唇、更浅的肤色…… 3)优势文化 我相信优势文化的审美影响是存在的,这不是因为(如学总所认为的)优势文化占据了更多传播位置,因而在个体计算平均脸的样本集中占了更高比例,而是因为:计算平均脸的算法,大概会对来自较高地位的样本赋予更高的权重。 因优势文化影响而发生审美偏离,我能想到的最明显例子是头发,对卷发和浅发色的热衷,显然是文化影响的后果,对双眼皮的偏好可能也是,不过这一点我不太确定。 4)富裕线索 透露个体以往富裕生活的指标,大概会得到偏爱。(优势文化的影响其实是它的一个特例) 前面第一类指标中与咀嚼功能有关的那些,在个体之间会有差异,而这些差异可以部分的归因于后天的生活史状况,比如特定年龄的牙齿状况,和粗糙食物有关,咀嚼肌的发达程度或许也和食物粗糙与否有关。 另外,与表情和体态有关的容貌指标,或许也可反映个体生活状态:长期忧愁或闷闷不乐或许会在皱纹上表现出来,长期劳作者很难保持细嫩手指,静脉曲张因其暴露了长期的负重劳累,就被视为是丑陋的,许多农活会导致弯腰驼背,还有,假如你地位很低,常年需要在大人物面前低头哈腰曲膝,体态就会变得比较猥琐…… 不过胖瘦这个指标究竟是被怎么对待的,我还没想清楚,一种说法是,大家都吃不饱时,胖会得到一些偏爱,等大家都吃撑了,瘦就被偏爱了,不过这说法和我的历史经验貌似并未很好的吻合,存疑。 5)健康线索 这方面大卫·巴斯说过一些,诸如对称性、皮肤光泽之类,我暂时还补充不了什么,不过仔细检查应该还能找出一些。 最近忙,以后有空可以考虑为大象公会攒一篇,题目当然是《外貌协会入会考试辅导教材》。  
男女#4:乳房之谜

乳房之谜
辉格
2014年3月3日

人类许多身体特征是独一无二的,德斯蒙德·莫里斯(Desmond Morris)在《裸猿》中指出了其中最显著的一个:人类是所有灵长类中是唯一失去了体毛而将大部分皮肤裸露在外的物种;对此,一种解释是为了适应狩猎时的长途奔跑需要,裸露的皮肤加上发达的汗腺,可以在长跑时解决散热问题。

另一种解释是,裸露皮肤是为了增强性敏感,以配合人类异常频繁的性活动,如上一篇所介绍的,人类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被性唤起并实施性活动,这是女性为将配偶长时间吸引在身边而发展出的罕见特性,而更强的性敏感有助于实现这一点,支持这一解释的证据是:人类体表确实广泛分布着大量敏感区。

两种解释并不冲突,实际情况或许是,最初裸露只是为解决散热问题,而一旦体毛开始丧失,该特征便成为性选择的对象从而得到强化(即,光洁无毛的皮肤成为一项择偶偏好),结果,并不从事狩猎因而不怎么需要长跑的女性,体毛丧失反而比男性更彻底,这一点只能用性选择解释。

在前面的文章里我已提到,男性阴茎的巨大尺寸,或许暗示了强奸曾经是他们获得生殖机会的一个重要途径,另外,男性还有许多与性有关的身体特征,比如喉结、突出的下巴、特定分布的胡须等等,都是性选择所塑造的第二性征。

不过,男性拥有第二特征是件很平常的事情,许多配偶竞争激烈的动物,雄性都有鲜明的第二性征,比如孔雀的尾羽、狮子的鬃毛;由于雌性为每个后代所投入的资源远多于雄性,所以配偶竞争主要发生在雄性之间,因而性选择(more...)

标签: | |
5073
乳房之谜 辉格 2014年3月3日 人类许多身体特征是独一无二的,德斯蒙德·莫里斯([[Desmond Morris]])在《裸猿》中指出了其中最显著的一个:人类是所有灵长类中是唯一失去了体毛而将大部分皮肤裸露在外的物种;对此,一种解释是为了适应狩猎时的长途奔跑需要,裸露的皮肤加上发达的汗腺,可以在长跑时解决散热问题。 另一种解释是,裸露皮肤是为了增强性敏感,以配合人类异常频繁的性活动,如上一篇所介绍的,人类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被性唤起并实施性活动,这是女性为将配偶长时间吸引在身边而发展出的罕见特性,而更强的性敏感有助于实现这一点,支持这一解释的证据是:人类体表确实广泛分布着大量敏感区。 两种解释并不冲突,实际情况或许是,最初裸露只是为解决散热问题,而一旦体毛开始丧失,该特征便成为性选择的对象从而得到强化(即,光洁无毛的皮肤成为一项择偶偏好),结果,并不从事狩猎因而不怎么需要长跑的女性,体毛丧失反而比男性更彻底,这一点只能用性选择解释。 在前面的文章里我已提到,男性阴茎的巨大尺寸,或许暗示了强奸曾经是他们获得生殖机会的一个重要途径,另外,男性还有许多与性有关的身体特征,比如喉结、突出的下巴、特定分布的胡须等等,都是性选择所塑造的第二性征。 不过,男性拥有第二特征是件很平常的事情,许多配偶竞争激烈的动物,雄性都有鲜明的第二性征,比如孔雀的尾羽、狮子的鬃毛;由于雌性为每个后代所投入的资源远多于雄性,所以配偶竞争主要发生在雄性之间,因而性选择通常也都指向雄性。 更值得谈论的,是女性的乳房,众所周知,乳房是用来哺乳的,可是假如乳房只是用来哺乳,那它为何在根本不需要哺乳的时候也总是鼓胀坚挺着呢?要知道,几乎所有哺乳动物的乳房,都只在需要哺乳时才隆起,只有人类女性的乳房才常年隆起,而且隆起的原因不是乳腺发达,而是充塞了与哺乳功能毫不相干的脂肪。 更奇怪的是,女人乳房的丰满半球形状,不仅对哺乳没有帮助,反而有妨碍,既不利于婴儿含吸,更容易导致哺乳窒息,从哺乳功能考虑,带有长乳头的U形乳房才是理想的形状——人工设计的奶瓶奶嘴正是如此。 对于人类女性永久性隆起的乳房,一种解释是,它是对臀部的自我拟态([[automimicry]]),这种看似离奇的说法不无道理;在猿猴类中,雌性发情信号主要表现在臀部的性肿胀,臀部的形状和颜色成为雌性向雄性发送性刺激信号的主要手段,因而雄性也发展出对这些信号的敏感性,实际上,人类男性仍保留了对丰满臀部和鲜明臀沟的敏感和兴趣。 但猿猴类还有个特点:它们相互间的观察和交流主要以面对面的方式进行,它们的许多特性都与此有关:向前的双眼视觉,更丰富细腻的面部特征和表情,经常采用直身坐姿,直立行走的人类更将这一点推向极致,所以,假如能通过拟态而将起信号交流作用的体征转移到身体前面来,是有好处的。 实际上,有些猿猴也正是这么做的,长鼻猴雄性那只没有实用功能的大鼻子,很可能是对雄性生殖器的拟态,而山魈([[mandrill]])那张形状奇特颜色鲜艳的脸,更是几乎完美再现了由它的屁股和生殖器所组成的“后脸”。 研究过乳房问题的生物学家,无论是否采纳拟态假说,至少都相信乳房的永久性隆起是女性的一项第二性征,这一点从男性心理上也可以得到印证(性吸引特征和对该特征的敏感总是成对出现的,否则便失去了其功能意义):乳房是男人的一个主要性趣焦点,整容业和色情业人士对此有着良好领悟。 然而,真正重要的问题是,为何女性会有第二性征?要知道,绝大多数动物只有雄性才有第二性征,因为性选择通常都指向雄性,而这又是因为雄性在配子制造和生育过程中投入很少,中途放弃并更换配偶的机会成本也很低,因而大可以抓住一切交配机会而无须挑剔对方的遗传品质,也就不会对异性的特征构成性选择压力。 可是人类女性却有许多鲜明的第二性征,除了乳房,还有光洁细腻的皮肤,修长的脖子,更细的腰和更低的腰臀比,堆积了更多脂肪的臀部,红润丰满外翻的嘴唇(其丰满和外翻程度比男性显著,有人认为这是对阴唇的自我拟态),细而清晰因而更具表现力的眉毛(眉毛是重要的表情工具)。 肘关节外翻可能也是女性的第二性征,女性肘关节的提携角(即手臂在体侧伸展时,上下臂之间的夹角)比男性大5-8度,从实用功能看,这可能是为了方便女人提携重物,因为女人的肩膀窄髋部宽,需要更大的提携角才能避免所提重物摩擦碰撞胯部从而妨碍行走,不过,实际的外翻程度可能是性选择强化的结果,它让女性手臂显得更加婀娜性感。 女性第二性征的重要性,从两性心理上也可看出,男性在选择伴侣(无论是长期还是短期的)时比女性更看重对方的外貌,常常将此列为头号条件,而女性在长期关系中只将外貌列为次要条件,在短期关系中才更注重外貌,但也不如男性那么注重;同时,女性也比男性更在意自己的外貌,整容和美容业主要是为女性服务的;这与动物界的普遍情况恰好相反。 为什么呢?一种观点认为,女性变得更漂亮性感,和隐藏排卵期一样,是为了将男性长时间吸引在身边,帮助她们共同保护和养育孩子,而美貌让女性在这方面做得更成功,因而构成一种选择压力,推动了女性的美貌和男性对美貌的偏好协同发展。 这个解释有些道理,但并不充分,因为性竞争中,两性的得失差异有着天壤之别,竞争失败的雄性可能输个精光,完全得不到交配机会,一个后代也留不下,在性竞争激烈的象海豹中,抢得王位的雄性独占几十上百头雌性,而绝大多数雄性却无后而终,非洲狮和大猩猩的情况没这么极端,但落得如此下场的雄性,比例也注定很高,可见选择压力之大。 相反,雌性无论如何都不会缺少交配机会,因为她们的生育资源太宝贵了,而雄性利用它的机会成本也很低,不可能被浪费;即便有些雄性资源条件优厚,也没有理由和资格挑剔雌性,因为他们倾向于多拥有配偶,而更多的配偶将摊薄每个配偶可以分到的资源,在均衡水平,每个雌性得到的抚养条件相当,因而没有理由接受雄性挑选。 这一点对照长臂猿和鸟类就很清楚,长臂猿采用一夫一妻固定配偶制,雌性同样需要雄性合作抚养后代,但长臂猿两性身体差异很小,没有显著的第二性征;许多鸟类都结成固定配偶合作抚养后代,也有发达的第二性征,但通常都限于雄性,雌性则相貌平平。 女性的第二性征,只能从人类独特的社会结构和等级差异才能得到理解,在前面的文章里,我已说明了,在人类两性合作关系中,男性被看重的,主要是他们的保护和抚养能力,同时,由于语言赋予了我们合作与组织能力,男性个体间的竞争优势差异被团队合作成倍放大了:少数男性通过紧密合作取得统治地位,支配其他男性,从而形成等级差异。 这种组织结构最初是出于狩猎需要,作为狩猎者,人类在身体构造和体能上没多少优势,优势主要来自工具和组织,而等级化组织一旦建立,其力量也自然被用于性竞争;这一发展带来了两个后果:一方面,那些高等级男性所能支配的保护和抚养资源,让他们有能力抚养许多妻子和她们所生的孩子,实际上,他们也确实比其他男性拥有更多配偶和性伙伴。 但另一方面,他们又不能占有其资源条件所允许的那么多配偶,这是因为,男性的竞争优势并不像大猩猩和象海豹那样来自个人能力,而更多来自团队合作,而为了取得团队中地位较低成员的支持配合(或至少不反抗),必须给他们也留出足够的性资源,否则会造成太多反抗和背叛,合作关系和统治地位皆难以维持。 实际上,类似局面在我们的近亲黑猩猩中已能看出苗头,灵长类学家弗朗斯·德瓦尔([[Frans de Waal]])在《黑猩猩的政治》里,介绍了雄性黑猩猩之间如何勾心斗角合纵连横谋取支配地位,那只暂时成为头领的雄性,占有大约一半的交配机会,他的合作与支持者也会分得不少机会,而地位最低的雄性几乎没机会。 另一个因素也阻止了高地位男性占有过多配偶,如前文所提到,人类配偶关系并非忠贞不贰,女性常采用模糊暧昧的混合策略,控制配偶出轨是个困难的任务,在缺乏有效闺禁手段的条件下,闺禁成本和绿帽风险将随配偶数增加而急剧上升。 正是高地位男性抚养能力与最优配偶数的不一致,对女性构成了选择压力,因为合作需要和闺禁困难迫使这些男性采用以质量换数量的策略,换句话说,因为他们的资源条件不会被配偶数量摊薄至平均水平,所以他们有资格对配偶质量进行挑剔。 但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如果嫁给高地位男性的好处仅仅是高出平均水平的抚养条件,恐怕还不足以为我们所见到的第二性征提供足够大的选择压力,更强大的选择压力,来自高地位的父系可继承性。 因为无论资源条件多么优厚,女性生育胎数都十分有限,嫁入豪门的好处,主要不是体现在她自己所生育的子代数量,而是她儿子可能为她生下的孙代数量,前提是:她确实生下儿子并且儿子继承了她丈夫的高地位。 当然,在人类早期社会,大概不会有制度化的继承权,但这并不意味着权力和社会地位就没有可继承性;首先,让男性在权力竞争中取胜的那些禀赋,很大程度上是可遗传的;其次也更重要的是,在亲子关系可辨认并且寿命足够长的条件下,既已获得高地位的男性,可以利用手中权力帮助儿子们谋取权力和高地位。 父系可继承性不仅成倍放大了女性嫁入豪门的好处,也大大强化了男性对貌美女性的偏爱,因为美貌妻子更可能为他生下美貌女儿,而美貌女儿更可能嫁入豪门,从而为她带来更多曾孙子女;如此便构成一个正反馈:嫁入豪门的好处越多,美貌带给女性的优势就越大,继而男性对美貌的偏好越强烈,于是嫁入豪门的好处更多,如此反复。 结果,人类发展出了动物界独一无二的双向性选择:首先是女性对男性的选择,导致了男性的诸多第二性征,以及(更重要的)地位与财富的分化(不妨称之为第三性征),而男性的地位分化(加上父系继承)进而对女性的美貌构成选择压力,而两种选择交互作用,相互强化。 上述洞见,对我们探索和理解人类社会的历史有着重大意义,它提示我们,固定配偶关系、社会等级分化、父系家族组织和父系继承关系等等曾被认为很晚才出现的文化元素,很可能在智人离开非洲之前很久便已存在,除非永久性乳房是离开非洲后各种群独立发展出的,但这看上去太不可能了。 不仅如此,由于双向性选择机制给权力竞争的成功者所带来的巨大优势,它持续推动着最初导致它出现的那些元素向更成熟更制度化的方向发展:将固定配偶关系变成由一整套法律和道德规范所支撑的婚姻制度,将最初限于狩猎团队内的等级组织变成大型社会的多层次等级结构,将父系合作关系发展成大型父系宗族,从父系继承关系中发展出了财产、权力和等级身份的法定继承权。 这些发展,又反过来增强了两性所面临的性选择压力,促使男性的第三性征(种种对地位和财富的标示和炫耀)和女性的第二性征变得越来越发达;不过,随着制度发展方向的分化,不同社会的性选择强度、起作用的方式和它所产生的效果,都有所不同,这或许也导致了性别特征显著性上的种族间差异。  
[微言]胡须与头发

【2014-03-03】

@大象公会 【胡须与政治】胡须造型虽然是时尚的产物,但在特殊时代,它很难避免政治影响,而八字须、牛角胡、仁丹胡更成了特定的政治符号。作者:@潘游啊游

@黄章晋ster:仁丹胡的前世今生。

@whigzhou: 顺转一篇各种须型的介绍 http://t.cn/auoPH2

@whigzhou: 古人较看重胡须的身份意义,语言上也分得较细,“鬍鬚鬢髯髭”五个汉字分指五个不同部位的胡须

@whigzhou: 华夏民族的须型好像以八字髭加山羊须组成的丁字胡为主,髯则是胡人特征

@innesfry:(more...)

标签: | |
5046
【2014-03-03】 @大象公会 【胡须与政治】胡须造型虽然是时尚的产物,但在特殊时代,它很难避免政治影响,而八字须、牛角胡、仁丹胡更成了特定的政治符号。作者:@潘游啊游 @黄章晋ster:仁丹胡的前世今生。 @whigzhou: 顺转一篇各种须型的介绍 http://t.cn/auoPH2 @whigzhou: 古人较看重胡须的身份意义,语言上也分得较细,“鬍鬚鬢髯髭”五个汉字分指五个不同部位的胡须 @whigzhou: 华夏民族的须型好像以八字髭加山羊须组成的丁字胡为主,髯则是胡人特征 @innesfry:胡须应该是性选择的产物吧?印象中胡须的生长速度比其他毛发快很多(除了头发) @whigzhou: 嗯,这应该没疑问 @innesfry 其实头发才是人身上最有趣的东西。有没有人想过,为什么猩猩不需要理发?为什么人不需要理腋毛或眉毛?头发这么累赘,几乎可肯定不仅是适应(非洲人的小卷发倒可能)。如果是性选择,又有两个问题:大部分性选择的产物都是男女不同的,但头发不是;根据亲代投资与性选择原理,人应是男性而非女性被选择 @youjiti: 炫耀和展现健康?腋毛别人看不见,眉毛太小没啥作为 @whigzhou: 错了,眉毛是非常重要的表情工具,大有作为,腋毛看不见但闻得见 @whigzhou: 人类性选择是双向的 @这个字读劬:人体大部分热量从头部散发,头发可以保暖怎能算作累赘;另外,前秃很可能是性选择的结果,想一下骑马或者奔跑时长刘海对视线的干扰 @whigzhou: 问题是头发长度远远超出了保温需要,其长度和生长速度也远远超出了所有灵长类毛发和人体其他部分毛发的长度和生长速度,这么特别的性状无疑需要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