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体质〉标签的文章(7)

[微言]身高与营养

【2012-09-12】

@whigzhou: “A recent study of muster rolls for soldiers in American Revolution produced
the striking result that American-born colonial soldiers of the late 1770s were on
average more than three inches taller than their English counterparts who served in
Royal Marines at the same time”

@唐朝: 研究有说什么原因吗?按说,人种基本没区别,那时美国的生活水平应该还不如英国吧?

@whigzhou: 有肉吃啊

@唐朝: 回复@whigzhou:还是落在生活水平上了?资料显示那个时候英国兵没肉吃吗?

@whigzhou: 研究说是营养水平,否定了遗传因素,跟英国兵有没有肉吃没关系,影响身高的发育期营养,当了兵再吃大概没啥用

@whigzhou: 而且当时英国平民在欧洲已经是吃的最好的了,比法国平民好的多

@Victor_Tianlong: 而且移民开垦本来就是一个筛选基因的过程,强壮的高大的更容易存活,后代自然更强壮高大,而且移民群体之间的融合更容易培育更强大的下一代?比如宾州的德国化

@whigzhou: 强壮的容易成活,这没错,高大可未必

@whigzhou: 不妨对照一下西南官话区,大都是400年以内移民的后代,身高并不比其来源地高

@Victor_Tianlong: 那我觉得可能就是引入德国丹麦等北欧血统所致,华盛顿军队很多都是宾州出生的

@whigzhou: Victor见过德国人的小短床吗?

@V(more...)

标签: | |
4525
【2012-09-12】 @whigzhou: “A recent study of muster rolls for soldiers in American Revolution produced the striking result that American-born colonial soldiers of the late 1770s were on average more than three inches taller than their English counterparts who served in Royal Marines at the same time” @唐朝: 研究有说什么原因吗?按说,人种基本没区别,那时美国的生活水平应该还不如英国吧? @whigzhou: 有肉吃啊 @唐朝: 回复@whigzhou:还是落在生活水平上了?资料显示那个时候英国兵没肉吃吗? @whigzhou: 研究说是营养水平,否定了遗传因素,跟英国兵有没有肉吃没关系,影响身高的发育期营养,当了兵再吃大概没啥用 @whigzhou: 而且当时英国平民在欧洲已经是吃的最好的了,比法国平民好的多 @Victor_Tianlong: 而且移民开垦本来就是一个筛选基因的过程,强壮的高大的更容易存活,后代自然更强壮高大,而且移民群体之间的融合更容易培育更强大的下一代?比如宾州的德国化 @whigzhou: 强壮的容易成活,这没错,高大可未必 @whigzhou: 不妨对照一下西南官话区,大都是400年以内移民的后代,身高并不比其来源地高 @Victor_Tianlong: 那我觉得可能就是引入德国丹麦等北欧血统所致,华盛顿军队很多都是宾州出生的 @whigzhou: Victor见过德国人的小短床吗? @Victor_Tianlong: 没有,那是什么?我只是印象中德国北欧普遍比西欧南欧高 @whigzhou: 可爱小短床:http://t.cn/zlvIKeo 另,盎格鲁-撒克逊和诺曼人在日耳曼人里都算高的 @木头鸟的围脖: 当代美国人比南北战争时期高7到10厘米,假设独立战争到南北战争期间美国人身高略有增高,算3厘米,当时美国人又比英国人高8厘米。这么算下来,200多年前的英国男子比当代美国男子(175)矮了15-20厘米,在160以下,跟中国人也差不多高吧? @whigzhou: 是啊,工业革命前欧洲人都很矮,看看1900年的八国联军士兵合影 http://t.cn/zOJwwEd  最左是英美

@whigzhou: 注意德国的位置 //Human height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t.cn/zlvxXqo Average height of troops born in the mid-nineteenth century, by country or place.

 
[微言]种族体质差异

【2012-07-18】

@古希腊人:回复@花总丢了金箍棒: 刚查了一下,按照维基百科的说法,有组织的农业生产出现在在1万1千年前的中东。生物学意义的人在一万年的时间上跟现代人是一样的。所以辉格的说法不靠谱

@whigzhou: 一万年足以产生“生物学意义上”的差异,乳糖耐受、肤色、发质、镰刀形贫血、乳房形状、脂肪臀、湿耳垢…

@Ent_evo: 一万年(500代)一般不够产生生殖隔离和成新种,但出个亚种是可能的。

@whigzhou: 记得哪里提到过澳洲土著与白人生育的流产率已经高出常规水平了,澳洲要是再晚发现几万年,那就有点麻烦了…

@花总丢(more...)

标签: | | | |
4437
【2012-07-18】 @古希腊人:回复@花总丢了金箍棒: 刚查了一下,按照维基百科的说法,有组织的农业生产出现在在1万1千年前的中东。生物学意义的人在一万年的时间上跟现代人是一样的。所以辉格的说法不靠谱 @whigzhou: 一万年足以产生“生物学意义上”的差异,乳糖耐受、肤色、发质、镰刀形贫血、乳房形状、脂肪臀、湿耳垢... @Ent_evo: 一万年(500代)一般不够产生生殖隔离和成新种,但出个亚种是可能的。 @whigzhou: 记得哪里提到过澳洲土著与白人生育的流产率已经高出常规水平了,澳洲要是再晚发现几万年,那就有点麻烦了... @花总丢了金箍棒: 那是最早的农业生产,不是农业民族 @whigzhou: 不需要引入民族这个概念,只须假定种群在取食模式上具有不可逆性即可,也就是采用了农耕模式的种群不会或极少会退回到狩猎/采集模式,这样,某地区长久的农业历史,即可提高在农业条件下优势基因的频率,从而改变相关性状的平均水平 @花总丢了金箍棒: 太扯了,除非有统计数据能支持你的论点。#我们在讨论jb长度# @whigzhou: 统计数据滴没有,本来就是猜想,爱信不信,又没人给我拨经费凭啥给数据 @Alcibiades: 乳糖耐受、肤色、发质、镰刀形贫血、乳房形状、脂肪臀、湿耳垢... 这些是物种内差异吧? @whigzhou: 有人说是种间差异了? @花总丢了金箍棒 维基词条《人类JJ 长度》。里面提到:1、关于JJ 长度测量,很多情况下得到的数据在统计学上不可靠(更别提比较研究)。2、JJ 在胚胎时生长就被Hox 基因控制,但难以推测精确长度。3、没有结论性证据可证明种族和JJ 尺寸间有必然联系。民族也一样 @whigzhou: Human penis size词条说无种族差异 http://t.cn/ht8j8V Human penis词条说有 http://t.cn/zWi5ZEE 有个网站还提供了活龙活现的地图 http://t.cn/htoCLn 看来并无定论 @whigzhou: 因为涉及政治正确敏感点,比较体质人类学这个学科二战后几乎就消失了(或转入地下了?),此类数据就算有也不容易看到 @Araby-Exodus 这事有什么政治正确不正确,难道小就inferior了吗?不会这么insecure的吧! @whigzhou: 谈论任何种族差异都可能犯忌 @whigzhou: 还真就这么insecure,那个说女人数学能力不及男人的哈佛校长,可耻下场大家也都看到了  
鸭子的阴茎

Jared Diamond的《第三种猩猩》很出名,不过读了大半本之后,居然还没发现一个亮点,而且内容杂乱无章,看不出将它们串在一起的理由,颇为失望,比《枪炮》差远了,也不如《崩溃》。

该书第一部分其实是进化体质人类学的一些通俗介绍,内容多数在《裸猿》等书里见过,没啥新意,不过第三章提到的人类阴茎长度问题:挺有意思,值得讨论。

睾丸大小/重量直接与精子竞争强度相关,这点已有公论,但关于阴茎尺寸,似乎还没有什么理论来解释,为何在诸猿之中,人类阴茎最长最粗?Diamond也没提出什么看法,最后勉强用“类似于雄狮鬃毛的性炫耀”(即第二性征)搪塞。

但这显然与该章前面的说法矛盾:事实上女性并不喜欢在意阴茎大小,至少在视觉上没有偏好(甚至认为全裸男不如半裸男性感),男人自己更在意尺寸,并且在男人之间炫耀,那就不是鬃毛那样的第二性征了,因为第二性征是异性偏好的选择结果。

关于阴茎长度,我 标签: | |

3559
[[Jared Diamond]]的《第三种猩猩》很出名,不过读了大半本之后,居然还没发现一个亮点,而且内容杂乱无章,看不出将它们串在一起的理由,颇为失望,比《枪炮》差远了,也不如《崩溃》。 该书第一部分其实是进化体质人类学的一些通俗介绍,内容多数在《裸猿》等书里见过,没啥新意,不过第三章提到的人类阴茎长度问题:挺有意思,值得讨论。 睾丸大小/重量直接与精子竞争强度相关,这点已有公论,但关于阴茎尺寸,似乎还没有什么理论来解释,为何在诸猿之中,人类阴茎最长最粗?Diamond也没提出什么看法,最后勉强用“类似于雄狮鬃毛的性炫耀”(即第二性征)搪塞。 但这显然与该章前面的说法矛盾:事实上女性并不喜欢在意阴茎大小,至少在视觉上没有偏好(甚至认为全裸男不如半裸男性感),男人自己更在意尺寸,并且在男人之间炫耀,那就不是鬃毛那样的第二性征了,因为第二性征是异性偏好的选择结果。 关于阴茎长度,我之前在微博上提出过一个解释:超大尺寸的阴茎或许起着对把控异性能力的替代作用,帮助雄性在雌性不甚配合的条件下完成交配(至少在雌性挣扎时不易脱落),因而阴茎尺寸取决于两个因素: 1)违背雌性意愿实施交配(说难听点就是强奸)的必要性和收益; 2)阴茎之外其他器官的把控能力(许多动物发展出了把控异性以完成交配的特殊能力,有些昆虫甚至拥有仅用于此目的的专用器官,达尔文在《人类的由来》中分析性选择时举过一些例子)。 换句话说,某物种的雄性若经常能从强奸中获益,并且其他方面对异性的把控能力不足,就会有一条较长的阴茎。 当时我想到的是有蹄动物这个例子:相对于食肉动物的牙齿和爪子,食草有蹄动物的牙齿和蹄子都不适合用来把控异性(食肉的猫科动物会用嘴巴叼着幼崽移动,同样也会用嘴叼住异性,食草动物则不会),因而发展出较长的阴茎作为补偿。 今天又想了想,鸭子是个更好的例子:雄性鸭子有着长的离谱的阴茎,40多厘米,和它们身体差不多,更异常的是,绝大多数(90%以上)鸟类根本没有阴茎,用的是非插入式交配。 我们知道,公鸡交配时,会踩在母鸡身上,用嘴叼住母鸡的鸡冠,相比之下,鸭子的扁嘴和脚蹼都不适合把控雌性,因而需要长阴茎作为补偿,另外,鸭子也以强奸惯犯而出名。 上述解释意味着,人类进化史的某个阶段,强奸十分普遍,并且至少是部分男性获得交配机会和留下后代的重要机会,这与人类学和历史学提供的证据是吻合的,强奸是驱动部落间冲突和古代战争的一大动力和主要内容,与争夺领地、抢夺资源、消灭/驱逐资源竞争者并列。 该假说似乎也能解释阴茎长度的种族间差异:长度与社会的文明程度、农耕历史和战争强度呈现出明显的负相关,在相对和平的农耕社会,财产、地位、权力、法律等身外之物,代替身体器官,成为“把控”异性的更有效更常用工具。 另外,该解释也与男女看待阴茎尺寸的态度相吻合:只有将它视为一件攻击性的武器,并且所指向的是异性,才能理解为何男人会如此在意它、并且相互间炫耀,同时却又不为异性所偏爱。
[微言]更年期与祖母假说

【2011-11-13】

@whigzhou: 狩猎时代的高死亡率,特别是男性高死亡率,倾向于支持关于绝经的祖母假说( http://t.cn/SAqk6K ),因为男性高死亡率提高了老年女性家长在维持家庭和照顾子孙中的价值,而高死亡率又提高了既有孙辈相对于子辈的价值

@whigzhou: 除了祖母假说,对绝经的解释需要考虑另一点:人类更长的未成年期,即,50岁以上高龄母亲生下的孩子在成年之前成为孤儿的可能性极高,远高于其他灵长类。

@小野猪君:(more...)

标签: | | |
4041
【2011-11-13】 @whigzhou: 狩猎时代的高死亡率,特别是男性高死亡率,倾向于支持关于绝经的祖母假说( http://t.cn/SAqk6K ),因为男性高死亡率提高了老年女性家长在维持家庭和照顾子孙中的价值,而高死亡率又提高了既有孙辈相对于子辈的价值 @whigzhou: 除了祖母假说,对绝经的解释需要考虑另一点:人类更长的未成年期,即,50岁以上高龄母亲生下的孩子在成年之前成为孤儿的可能性极高,远高于其他灵长类。 @小野猪君: 原来是这样 @whigzhou: 这个假说的地位还很脆弱,还配不上“原来如此”的感叹,呵呵 @whigzhou: 瞎猜:更年期提前是不是因为排卵次数太多?近年来关于更年期提前的报道很多,假如是真的,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现代妇女的排卵次数远远高于古代,古代生育能力正常的育龄妇女大部分时间要么正怀着孩子,要么在哺乳;假如控制绝经时间的那个机制依赖于排卵次数,提前就容易理解了。  
[微言]初潮与父爱

【2011-11-11】

@whigzhou: 缺乏父爱的女孩初潮更早,也更倾向于短期性关系,David Buss的解释是“父亲缺位让她们断定,男性不是可靠的投资者”,我倒觉得更可能是因为“她们急于找到一个保护者”

@whigzhou: 也可能是因为,她们预感到自己在长期择偶市场上的处境将大为不利,需要及早行动。

@小野猪君: 怎么“预感自己在长期择偶市场的处境大为不利“?

@tertio:这个前提,时间早晚倒是可以统计,倾向未必,即使事实如此,倒有可能是缺乏保护者(父亲)造成的。

@whigzhou: 这里的“倾(more...)

标签: | |
4038
【2011-11-11】 @whigzhou: 缺乏父爱的女孩初潮更早,也更倾向于短期性关系,David Buss的解释是“父亲缺位让她们断定,男性不是可靠的投资者”,我倒觉得更可能是因为“她们急于找到一个保护者” @whigzhou: 也可能是因为,她们预感到自己在长期择偶市场上的处境将大为不利,需要及早行动。 @小野猪君: 怎么“预感自己在长期择偶市场的处境大为不利“? @tertio:这个前提,时间早晚倒是可以统计,倾向未必,即使事实如此,倒有可能是缺乏保护者(父亲)造成的。 @whigzhou: 这里的“倾向”指的就是行为上表现出的倾向 @小野猪君: 怎么“预感自己在长期择偶市场的处境大为不利“? @披着兔皮的小狼羔: 父母不全的孩子比较容易被歧视呗 @小野猪君: ”缺乏父爱“ 怎么就变成了”父母不全“了,亲 @whigzhou: 这里说的缺乏父爱是指成长期没有父亲在身边,或很少在身边 @whigzhou: 注:1)进化心理学家在使用“觉得/断定/以为/决定/选择”等词汇时,并不暗示这些是有意识的、自觉的,2)人类的策略库很庞大,组合很丰富,且高度情境依赖,故所谓的“倾向”都只是统计表现而已 @EPamateur:缺父爱提前生育并未得到好处——生殖系统发育不完善,生活经验不够,这些都不具备进化优势。所以这可能是一种副产品——生活动荡产生的不安 @whigzhou: 一种策略成本很高未必就“没有好处”,要看净收益,智人为了让大脑瓜不卡在产道里都提前了分娩,这么做成本当然很高,但这是一种适应而不是副产品  
关于身高,收回我的话

我在<关于个体差异和贫富的关系>里用了身高变异率对比数据作为支持证据,经 滚滚素最胖滴、牛牛大宝、特别是thinkinger的指点,发现这个例子毫无价值,尤其是没有考虑到种族多样性因素,错的很愚蠢,现予收回——如果可以收回的话,呵呵。

不过我仍然相信这个判断,但愿以后能找到有用的数据来检验,可惜体质人类学的调查报告很少看得到。

标签: | |
574
我在<关于个体差异和贫富的关系>里用了身高变异率对比数据作为支持证据,经 滚滚素最胖滴、牛牛大宝、特别是thinkinger的指点,发现这个例子毫无价值,尤其是没有考虑到种族多样性因素,错的很愚蠢,现予收回——如果可以收回的话,呵呵。 不过我仍然相信这个判断,但愿以后能找到有用的数据来检验,可惜体质人类学的调查报告很少看得到。
饭文#40: 为什么是牙买加?

(按:为了把旧文章装扮的看上去不那么旧,只好为它们写一点按语。不久之前,提及性别和种族差异还是政治错误的,要是敢说这些差异还有遗传基础,那就是罪大恶极了,现在情况有所松动,那也无非是因为分子生物学进展神速,事实明摆在那里,再也无法否认了,但政治正确的力量依然强大,萨默斯就为此丢了哈佛校长的乌纱,为了应付科学进展,政治正确的公式有了调整:今天你可以说性别种族差异,甚至可以说它们的遗传基础,但只能说好,不能说差,虽然好差总是比较出来的,但政治正确检查员可不这么认为,A>B等价于B<A,这一逆反律在政治正确学中是不成立的,所以,请记住,政治正确学第一定律:A>B不(more...)

标签: | | | |
614
(按:为了把旧文章装扮的看上去不那么旧,只好为它们写一点按语。不久之前,提及性别和种族差异还是政治错误的,要是敢说这些差异还有遗传基础,那就是罪大恶极了,现在情况有所松动,那也无非是因为分子生物学进展神速,事实明摆在那里,再也无法否认了,但政治正确的力量依然强大,萨默斯就为此丢了哈佛校长的乌纱,为了应付科学进展,政治正确的公式有了调整:今天你可以说性别种族差异,甚至可以说它们的遗传基础,但只能说好,不能说差,虽然好差总是比较出来的,但政治正确检查员可不这么认为,A>B等价于B<A,这一逆反律在政治正确学中是不成立的,所以,请记住,政治正确学第一定律:A>B不等价于B<A。为什么是牙买加? 辉格 2008年8月19日 在本届奥运会的短跑项目中,牙买加运动员以其优异成绩震惊了世界,博尔特以破纪录成绩获得男子百米金牌,女子百米更是被牙买加选手包揽前三名,正在进行的二百米预赛中,又有大批牙买加选手小组出线,他们有望夺得更多短跑奖牌。这一人口仅260万的加勒比岛国的惊人表现引起了世人极大的好奇,究竟是什么因素让他们在短跑项目上如此出色?依我看,任何单一因素都难以作出解释,这一成就,是遗传、收入水平、地理位置和体育商业化等多个因素的恰当组合所结出的硕果。 非洲黑人在田径和球类项目中的运动天赋是众所周知的,他们的骨骼肌肉和心肺系统都非常适合于奔跑。然而,同样是擅于奔跑的黑人,生活在西非丛林地区的黑人擅长短跑、跳远、篮球等需要强爆发力的项目,而生活在东非稀树草原的黑人则更擅长长跑和自行车等耐力项目。这显然是环境选择的结果,丛林中的捕猎和战斗需要灵活、快速和爆发力,而开阔的草原上则更需要耐力。最新的遗传学研究揭示了这一差别的微观机制:合成α辅肌动蛋白的ACTN3基因的某种变异体在西非裔黑人的基因库中频率很高,而这些变体所合成的肌动蛋白恰恰提高了肌肉快速运动能力。 遗传优势让西非产生了大批优秀足球运动员,但田径方面却没有类似牙买加这种表现,这大概是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所致。与足球相比,田径项目需要更专业的场地、训练和选拔体系,因而对经济水平和教育体系的要求更高,这解释了为何巴西在非常贫困的时候便已拥有繁荣的足球业,而田径大国则很少是穷国。牙买加人均GDP约4000美元,处于中等偏下水平,这一经济水平意味着,国民已摆脱贫困,儿童能获得足够营养,多数儿童能接受基础教育,因而也有机会参加有组织的训练、比赛和选拔活动。于是我们看到,牙买加从小学生到大学生都参加田径运动,每年大约有260个田径队、8万多人参加近20种各级比赛,而金斯敦理工大学更成为运动员的摇篮。 同时,牙买加又不是太富,没有富裕到让青年们看不上体育这碗青春饭的程度,欧洲足球业越来越依赖于移民和外籍球员,就是因为富裕生活让本土孩子们不再愿意忍受体育的艰辛、高淘汰率和短职业寿命,同为加勒比岛国的巴哈马,也因为太富裕(人均GDP近2万美元),虽然人种构成与牙买加相同,体育业却乏善可陈。 仅凭遗传因素和中等富裕两个条件,像牙买加这样的小国是不可能支撑起一个繁荣的体育业的,幸运的是,加勒比背靠美国这个体育大市场。美国各大学每年都会来牙买加挑选录取一批体育尖子,正如NBA选秀激励了全球大批中学生对篮球的热爱,进入美国大学进而在美国体育界飞黄腾达的机会同样激励了大批牙买加学生热衷于各项体育运动。而繁荣的培训和选拔市场也催生了牙买加本土的体育商业组织,MVP俱乐部便是其中的成功典范,该私人俱乐部1999年成立以来,经过多年卧薪尝胆,其精心挑选和培养的运动员终于开花结果,近年来在各种大赛中取得众多奖项,其中以两度创造百米纪录的阿萨法·鲍威尔为最杰出代表。相比之下,官方机构牙买加奥委会反而显得碌碌无为,坐享其成而已。 相信,牙买加运动员在本届奥运会上的优异表现将更加激励他们的年轻人投身体育运动,也将吸引更多资金和人力投入该国的体育产业,体育或许将成为这一加勒比小国的一大产业,他们的成功经历值得世人关注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