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发表的文章(10)

医学与巫术

【2018-02-24】

@innesfry: 在二战之前,医学跟巫术几乎没有太大区别。医生杀死的人恐怕比救活的还多。 ​​​​

@whigzhou: 库克船长的柠檬,Pelletier的奎宁, Lister的消毒剂,伦敦的抗霍乱,洛克菲勒的事业……都远在二战之前 //@whigzhou: Cochran大叔懂得很多,知道的也很多,但也不能全信,他在这件事情上说的太过头了,随便想几个例子就会发现不对劲。

@whigzhou: 这些例子都是以明确的知识积累为基础,不是瞎蒙瞎撞的结果(more...)

标签: | | |
7997
【2018-02-24】 @innesfry: 在二战之前,医学跟巫术几乎没有太大区别。医生杀死的人恐怕比救活的还多。 ​​​​ @whigzhou: 库克船长的柠檬,Pelletier的奎宁, Lister的消毒剂,伦敦的抗霍乱,洛克菲勒的事业……都远在二战之前 //@whigzhou: Cochran大叔懂得很多,知道的也很多,但也不能全信,他在这件事情上说的太过头了,随便想几个例子就会发现不对劲。 @whigzhou: 这些例子都是以明确的知识积累为基础,不是瞎蒙瞎撞的结果 @whigzhou: 科学方法论的改进->医学理论改进->知识积累->医疗卫生措施的进步->有效措施的普及->医疗效果的统计表现,这是一条漫长的因果链(其实当然不完全是链状的),以某一时期『医生杀死的人比救活的多』(即便这是真的)而断言该时期的医学跟巫术差不多,是不对的,西方医学至少在18世纪已经步入持续积累和改进的轨道,可是将知识变成有效措施,表现效果,建立声誉,从江湖庸医手中夺过市场,每个环节都需要大量时间。 @whigzhou: Johann Bachstrom医生在1734年就明确提出绿色蔬菜缺乏与坏血病的关系,James Lind在1747年通过控制性实验加以证实,1768年库克船长规定其船员必须吃蔬菜和Lind的补充剂,又过了一代人时间,库克船长的做法才被大英海军全面采纳,海军的订单甚至导致了西西里柑橘业的大繁荣,这个过程却是很漫长,但绝对不是巫术。 @whigzhou: 1726年皇家爱丁堡医学院成立,1737年皇家医学会成立,这一时期可视为现代医学步入正轨的开端,下面几张图表摘自Andrew Hinde: England's Population, 2003,可一窥此后两个世纪我大英的医疗成就。 ​​​​ @whigzhou: 这里还有两个数字,摘自Andrea A. Rusnock: Vital Accounts, 2002, 1)伦敦每10年死于痢疾的人数从1700-10年的1070线性下降到1790-1800年的20, 2)British Lying-In Hospital的产妇死亡率从1749-1758年的1/42线性下降到1799-1800年的1/938。
学校教育的功用

【2018-02-25】

@innesfry: 我们从小到大,为什么要在学校学这么多完全没有用处的东西?中学学了那么多几何证明、三角函数、化学方程式、文言文有什么用?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全部忘光了。中学六年学的有用知识,一年就可以学完。大学里除了工科、医学院、法学院,绝大多数专业毕业后都得改行,四年完全浪费。教育的内容,大概就是百分之十的有用技能,百分之九十的纯Signal相关:为了证明你是一个智力正常、勤奋、合群的人,要付出最宝贵的十多年时光。这就像性选择的handicap principle,浪费得越多,就越证明你的强大。这是个死局。

@whigzhou: 『忘光了』或『记住了多少』不是评价学校教育有用性的好指标。

@whigzhou: 接(more...)

标签: |
7993
【2018-02-25】 @innesfry: 我们从小到大,为什么要在学校学这么多完全没有用处的东西?中学学了那么多几何证明、三角函数、化学方程式、文言文有什么用?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全部忘光了。中学六年学的有用知识,一年就可以学完。大学里除了工科、医学院、法学院,绝大多数专业毕业后都得改行,四年完全浪费。教育的内容,大概就是百分之十的有用技能,百分之九十的纯Signal相关:为了证明你是一个智力正常、勤奋、合群的人,要付出最宝贵的十多年时光。这就像性选择的handicap principle,浪费得越多,就越证明你的强大。这是个死局。 @whigzhou: 『忘光了』或『记住了多少』不是评价学校教育有用性的好指标。 @whigzhou: 接受教育的动机多种多样,可以是signaling,巴结上流进入圈子(cultivating),接受特定文化的教化(being cultivated),获取知识,开阔眼界,获得某些认知技能,获得某些思考方式或看待世界的多种有色眼镜,进入学术轨道……对应不同动机,评价教育之有效性的方法也不同,依我看,上述需求多多少少都得到了满足。 【2018-03-02】 @whigzhou: 又想了一下之前谈到的教育问题,发现像学校教育这种『以一个产品同时满足差异极大的多种需求』的情况并非孤例,比如报纸,据我了解,有些买报纸的人只看彩票版,有些只看体育版,不知道有没有专门买来包蜜饯或者糊窗户的,此类商业模式背后的机制,我看主要还是供方的规模经济,不过,就教育而言,需方的协同效应可能也起了点作用,比如,有些学生最初的主要动机是走学术轨道,但读了几年发现自己不是这块料,最后拿个文凭走人,这样至少得到了次优结果,所以把做学术和拿文凭这两种需求放在一起加以满足,实际上降低了部分消费者的风险。 @whigzhou: 略举几例把这些需求凑在一起的其他理由: 1)数百学生济济一堂的场面可能会让某些教授感觉更爽,这也算一种特殊形式的规模经济吧, 2)把尽可能多的五花八门的聪明人聚在一起可以更好的满足『混圈子』这种需求, 3)作为学术机构,科目齐全是个好处,但学生数量太少很难分摊众多科目的成本, 4)大学作为卖文凭的机构,总希望自己的文凭更值钱,而把它跟学术活动绑在一起可以提高文凭的含金量(或者叫镀金效果?) @whigzhou: 至于『为学术轨道而设置的课程结构对无意于学术的学生到底有多大用处』这个问题,我不敢贸然下结论, @innesfry 以『旁听生极为罕见』为由否认这一点,是不能成立的,这一推论预设了过强的消费者理性,花几万买健身卡的不是也很多一次没去的吗,有时消费者需要被一个需求逼着去满足另一个需求。 @innesfry:花几万买健身卡没去跟这个不能类比,要类比应该是花几块钱就能去价值几万的健身房,但居然没人去 @whigzhou:原理一样,沉没成本不是成本 ,对于已经付完钱的健身卡买家,价值几万的健身房就是零成本的,居然不去 @innesfry:上大学后会走上学术轨道的学生占比能有多少?我觉得不超过百分之一吧,所以拿这个作为论据真的很弱了 @whigzhou:这正是要点所在啊,99%的其他需求者顺便为这1%的学生创造了走学术轨道的成本可行条件 @innesfry:所以教育耗费了这么大的社会资源就是为了筛选百分之一的学术从业者?而这些学术从业者干的也是教育... @whigzhou:其他学生的其他需求不是也得到满足了吗?你得证明这些需求在其他地方同样也能满足才构成有效反对 @whigzhou:就好比高质量的调查报道有几个读者会读完?但如果没有海量读者,这些报道就不会存在 @innesfry:就好比说,你把一个东西扔在大街上都没人捡,难道不能说明这东西没有价值吗? @whigzhou:差别是:捡东西不需要自律性
Laura

【2018-02-13】

@whigzhou: 新学期班上来了个黎巴嫩女孩,23岁,起初几天都比较沉默,人有点腼腆,不过主要还是因为英语说不好,今天大家谈论吃饭这个话题时,她突然开了话匣子——说不清楚时就改用法语(她的第二语言),由摩洛哥同学替她翻译——,核心内容是控诉前夫渣男,她大约一年前搬来墨尔本,原因是被安排与舅舅的37岁儿子结婚,来之前正在黎巴嫩上大学,因为婆家承诺为她付在澳洲的学费才答应来的,结(more...)

标签:
7990
【2018-02-13】 @whigzhou: 新学期班上来了个黎巴嫩女孩,23岁,起初几天都比较沉默,人有点腼腆,不过主要还是因为英语说不好,今天大家谈论吃饭这个话题时,她突然开了话匣子——说不清楚时就改用法语(她的第二语言),由摩洛哥同学替她翻译——,核心内容是控诉前夫渣男,她大约一年前搬来墨尔本,原因是被安排与舅舅的37岁儿子结婚,来之前正在黎巴嫩上大学,因为婆家承诺为她付在澳洲的学费才答应来的,结果来了之后婆婆不肯掏学费,不过,她决定离开前夫的主要原因还不是这个,而是——在他家根本吃不饱!因为他们家每天只吃一顿(晚饭),而且肉不够多(她在黎巴嫩一天吃三顿,第二顿是主餐,每天下午三点吃),有一次饿的不行叫了个披萨,结果竟然被渣男给退掉了,她在婆家如此吃瘪应该不是高攀婚(hypergamy)的结果,因为她说她父亲在黎巴嫩是警察部门的高官,幸运的是,她姨妈也在墨尔本,所以现在她已搬到姨妈家,过得很舒服,家务姨妈全包,表哥待她也很好,于是大家都说恭喜恭喜。
关系称谓

【2018-02-03】

@爱猫爱Jazz: 昨晚妈妈喝醉了,跟儿子在黑暗的夜空下开心地大叫Barry the best. 儿子叫“Barry!!!” 妈妈叫”THE BEST!!!” Barry!!!!! THe Best!!!!! ​​​​

@whigzhou: 从原帖里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语言现象

@whigzhou: 1.桌上有几个苹果,父亲吃了一个,儿子吃了一个。——吃苹果的(好像)是一对父子
2.我买了几个苹果,父亲吃了一个,儿子吃了一个。——吃苹果的是一对祖孙

@whigzho(more...)

标签: |
7988
【2018-02-03】 @爱猫爱Jazz: 昨晚妈妈喝醉了,跟儿子在黑暗的夜空下开心地大叫Barry the best. 儿子叫“Barry!!!” 妈妈叫”THE BEST!!!” Barry!!!!! THe Best!!!!! ​​​​ @whigzhou: 从原帖里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语言现象 @whigzhou: 1.桌上有几个苹果,父亲吃了一个,儿子吃了一个。——吃苹果的(好像)是一对父子 2.我买了几个苹果,父亲吃了一个,儿子吃了一个。——吃苹果的是一对祖孙 @whigzhou: 只能举出一些例子,还没找出一般模式,我再想想 @whigzhou: 3.桌上有几个苹果,父亲吃了一个,儿子吃了一个,姐姐吃了一个。——吃苹果的是一对祖孙 @whigzhou: 没错,但你说的问题相对容易解决,我关注的是另一个问题:你不觉得例1的用法很特别吗? //@tertio: 我发现的一个规律是,当前场景下谁是“老大”谁就是称呼的出发点。一般来说,家里的小宝宝在场时,所有人的称呼都要以小宝宝为中心定义,因为让小宝宝喊这个喊那个是一项基本娱乐活动。 @whigzhou: 对例1中『父亲』和『儿子』这两个称谓,不存在单一的ego作为『出发点』,实际上,它们是一个关系结构中的两个角色,而不(像例2和例3那样)是从某个ego出发的关系称谓 @whigzhou: 所以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用词法,类似的关系结构还有祖孙、夫妻、兄弟姐妹、婆媳、舅甥…… @whigzhou: 如我们所见,基于关系结构的角色称谓远不如从某个ego出发的关系称谓那么稳定,一旦加入某个关系线索让它产生歧义,解读者便立刻倒向后一种含义 @whigzhou: 突然发现,『老公问老婆:今晚我们去哪里吃饭啊?』这句话在LGBTs的耳朵里可能会有另一种含义
排外与迷外

【2018-01-29】

1)在阶层分化的大型社会中,各阶层的文化边界是不一致的,上层文化的覆盖范围更广,

2)这是因为上层的交往、活动、通信、通婚、利益分布……范围都更广,

3)这意味着上层有着更宽阔的文化视野,包括更好的掌握较高层次上的通用语,

4)这使得上层更少表现出对外来文化和外族人的恐惧和排斥,

5)上述阶层差异会被人们(至少上层自己和有机会接触上层的下层人)普遍感知到,

6)因而这一差异可能成为社会地位的一种识别符号,

7)这一符号的(more...)

标签: | | | |
7985
【2018-01-29】 1)在阶层分化的大型社会中,各阶层的文化边界是不一致的,上层文化的覆盖范围更广, 2)这是因为上层的交往、活动、通信、通婚、利益分布……范围都更广, 3)这意味着上层有着更宽阔的文化视野,包括更好的掌握较高层次上的通用语, 4)这使得上层更少表现出对外来文化和外族人的恐惧和排斥, 5)上述阶层差异会被人们(至少上层自己和有机会接触上层的下层人)普遍感知到, 6)因而这一差异可能成为社会地位的一种识别符号, 7)这一符号的存在对一些人(特别是地位焦虑者,比如处于上下分层边界附近的那些人)构成了一种激励,促使他们表现出对异族和异种文化的兴趣、友善、理解与鉴赏能力,等等, 8)高贵野蛮人、东方迷恋、亚裔女友时尚,可能都是这一激励的产物, 9)所以文化多元主义和移民热烈欢迎主义不仅是一种virtue signalling,也是一种status signalling。  
普世价值

【2018-01-20】

@whigzhou: 如果真有什么普世价值的话,香烟肯定得排在前面,它是人类学家初次拜访陌生群体时最受欢迎的礼物和最管用的硬通货,所以很多田野调查者都会在包里塞上几条,无论受访群体多么隔绝孤立,文化上多么奇异独特,都被发现(不知何故)早就学会了享用这一妙物。 ​​​​

 

标签: |
7983
【2018-01-20】 @whigzhou: 如果真有什么普世价值的话,香烟肯定得排在前面,它是人类学家初次拜访陌生群体时最受欢迎的礼物和最管用的硬通货,所以很多田野调查者都会在包里塞上几条,无论受访群体多么隔绝孤立,文化上多么奇异独特,都被发现(不知何故)早就学会了享用这一妙物。 ​​​​  
寄居蟹效应

【2017-10-17】

@whigzhou: 去年我在谈论当代低生育率问题时,曾提出一个猜想:传统文化对婚育行为所创造的强大约束,或许弱化了部分人类的本能生育倾向,结果是,即便这方面本能已有所削弱的个体,也并不比其他人少生育,于是,当文化约束在现代迅速解除时,生育率便急剧下降。(当然,这里说的只是需求侧,成本侧还有诸多原因,对后者已经有了足够多的分析,我就不啰嗦了)

@whigzhou: 最初产生这个念头是在若干年前考虑文化宽容对(more...)

标签: | | |
7981
【2017-10-17】 @whigzhou: 去年我在谈论当代低生育率问题时,曾提出一个猜想:传统文化对婚育行为所创造的强大约束,或许弱化了部分人类的本能生育倾向,结果是,即便这方面本能已有所削弱的个体,也并不比其他人少生育,于是,当文化约束在现代迅速解除时,生育率便急剧下降。(当然,这里说的只是需求侧,成本侧还有诸多原因,对后者已经有了足够多的分析,我就不啰嗦了) @whigzhou: 最初产生这个念头是在若干年前考虑文化宽容对同性恋的影响时,今天又想了一下,发现这其实可以推广为一个更一般的原理,不妨将其称为『寄居蟹效应』(典出自《群居的艺术》第二部分导言):文化铠甲让我们变得更强大,但也替代从而削弱了我们的某些本能,就像寄居蟹丧失了部分甲壳。 @whigzhou: 最著名的例子是骨骼纤细化,工具和火的控制部分取代并弱化了我们的牙齿、咬肌、口轮匝肌和颚骨…… @whigzhou: 文化进化一定也在我们生理和心理系统的许多方面留下了痕迹,而且不同群体所走过的不同文化经历留下的痕迹将有所不同,我相信沿此方向的探索会有不少发现,近视眼会不会是个候选?
扎克伯

【2018-03-25】

@whigzhou: 扎克伯:我他妈太冤了,这功能又不是什么秘密,你当初还报道过呢,怎么突然就成千古大罪了?
华莱士:哎,谁让希拉里输了呢,总得有人当出气筒啊,马克同志你就牺牲一下吧。

扎克伯:可是我的系统当初为奥巴马竞选出力不小,这功劳总得分我一点吧?
华莱士:哎,谁让你是资本家呢?难道你让我们去挖奥巴马的坟?还是我们自己的坟?

扎克伯:那我以后还要不要替裆干活了?
华莱士:马(more...)

标签: |
7979
【2018-03-25】 @whigzhou: 扎克伯:我他妈太冤了,这功能又不是什么秘密,你当初还报道过呢,怎么突然就成千古大罪了? 华莱士:哎,谁让希拉里输了呢,总得有人当出气筒啊,马克同志你就牺牲一下吧。 扎克伯:可是我的系统当初为奥巴马竞选出力不小,这功劳总得分我一点吧? 华莱士:哎,谁让你是资本家呢?难道你让我们去挖奥巴马的坟?还是我们自己的坟? 扎克伯:那我以后还要不要替裆干活了? 华莱士:马克兄弟,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我们有谷歌,有推特,我们不缺人。
文化战争打到了维基上

【2018-03-18】

@whigzhou: 旧石器晚期,4-5万年前,甚至更晚,人类文化(的一支)发生了一次重大升级,考古学家称之为文化大跃进(Great Leap Forward),有些人类学家认为这背后一定发生了认知能力上的重大进步,因而称之为认知革命(cognitive revolution,注意不是20世纪科学史上的那次认知革命),我清楚的记得,2013年时维基上还有这两个词条,但2015年我写《沐猿而冠》时,它们都已经被删除并重定向到了『behavioral modernity』,虽然这期间并未出现考(more...)

标签: | |
7976
【2018-03-18】 @whigzhou: 旧石器晚期,4-5万年前,甚至更晚,人类文化(的一支)发生了一次重大升级,考古学家称之为文化大跃进(Great Leap Forward),有些人类学家认为这背后一定发生了认知能力上的重大进步,因而称之为认知革命(cognitive revolution,注意不是20世纪科学史上的那次认知革命),我清楚的记得,2013年时维基上还有这两个词条,但2015年我写《沐猿而冠》时,它们都已经被删除并重定向到了『behavioral modernity』,虽然这期间并未出现考古学事实上的重大改变足以颠覆让这两个概念失效,原因显然是:它发生的时间太不政治正确了,这个时间显然排除了澳洲人和许多非洲人的祖先曾经参与这场革命的可能性。 @whigzhou: 类似的情况在有关气候史的词条上表现的更明显,据我观察,全新世气候最宜期(Holocene Climate Optimum),罗马暖期,中世纪暖期,小冰期,这些词条在过去几年里全都被大幅改写了。 @whigzhou: 有关文化大跃进,我个人的推测是,走出非洲后,其中走向欧亚大陆温带地区(可能首先到达南俄草原)的那一支确曾经历了重大改变,原因是狩猎模式的改变推动了社会组织模式的改变,有组织大群体在捕猎成群大型食草动物上有明显优势,而群体规模是影响认知能力和文化复杂度的关键因素。 @whigzhou: 但目前有关这个分化节点(也可能是两个节点,东西各一个)的专门研究似乎很少,依我看,这是理解欧亚文化后续发展的关键之一 @whigzhou: 和尼安德特人(西)与丹尼索瓦人(东)的基因交流或许也在此过程中起了点什么作用 @whigzhou: 正确教的应对办法就是把认知革命的时间使劲往前推,一定要推到出非洲之前,问题是:1)南非挖出来那些东西跟欧洲旧石器晚期的东西根本无法相提并论,2)基于近些年对分子钟的修正,有些支系(比如俾格米人,布须曼人,Hadza人)和出非洲支系分开的时间(20-50万年前)比出非洲的时间早得太多。 【2018-03-23】 @whigzhou: 下一代历史教科书会不会这么写?——我们都是罪人的后代,我们脚下这片肮脏的土地,曾经是那么美丽,勤劳善良热爱和平的尼安德特人在这里快乐幸福的生活着,直到七万年前,我们的一小撮邪恶祖先走出非洲,将善良的尼安德特人驱逐杀戮殆尽,把环境破坏了个彻底,他们肆无忌惮资源攫取行动甚至导致了全球暖化,美丽的冰川从此消失…… 晚至三十年前,一些满脑子偏见的所谓生物学家,还把尼安德特人归为另一个物种,fake science at its worst! 此类种族主义谬论只不过是想为他们的殖民和杀戮制造一块遮羞布……
人类的道德地位

【2018-03-16】

@whigzhou: 人类的道德地位并不高于其他动物,但人类负有不让其他动物灭绝的道德责任。#嗯这很科学# ​​​​

标签:
7974
【2018-03-16】 @whigzhou: 人类的道德地位并不高于其他动物,但人类负有不让其他动物灭绝的道德责任。#嗯这很科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