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5月发表的文章(66)

穷人最好欺负了

【2016-03-27】

@whigzhou: 在夏威夷被烟价惊了一下(如果是在纽约会更惊),于是想起数月前读到的一篇讨论香烟税的文章,至少在美国,香烟税是一种典型的穷人税,因为穷人抽烟更多,这回仔细一算才发觉这税对穷人有多重,一位纽约穷人若每天抽一包烟,每月就给政府交了300美元税,而实际上,纽约穷人烟民买烟要花掉1/4收入。

@whigzhou: 准确数字是23.6%,全美低收入烟民平均花14%收入买烟,对比万宝路在中国市场的零售价可知,其中(more...)

标签: | |
7050
【2016-03-27】 @whigzhou: 在夏威夷被烟价惊了一下(如果是在纽约会更惊),于是想起数月前读到的一篇讨论香烟税的文章,至少在美国,香烟税是一种典型的穷人税,因为穷人抽烟更多,这回仔细一算才发觉这税对穷人有多重,一位纽约穷人若每天抽一包烟,每月就给政府交了300美元税,而实际上,纽约穷人烟民买烟要花掉1/4收入。 @whigzhou: 准确数字是23.6%,全美低收入烟民平均花14%收入买烟,对比万宝路在中国市场的零售价可知,其中绝大部分是税,详见 http://t.cn/Rq7adcp 【2016-05-31】 @whigzhou: 要是拿走福利就会造反的话,烟民早就造反了,当今欧美香烟税之重,历史上没有任何人头税比得上  
往你身上抹鼻涕

【2016-03-08】

@pkuwd: to@whigzhou 嫁个男人生五个孩子在家里做主这种不算女权!做个飞行员比嫁个飞行员好!能争取成为市长远好过争取成为市长夫人!

@whigzhou: 嫁男人生孩子当然不算女权,做飞行员当市长也不算,惊叹号再多也不算,只有要求飞行员中女性比例必须达到50%,市议会里女性席位不得少于50%,才算,你out了~

@whigzhou: 早期女权主义者(和其他进步主义者一样)是我尊重的,她们依靠自身的努力与付出(more...)

标签: | |
7048
【2016-03-08】 @pkuwd: to@whigzhou 嫁个男人生五个孩子在家里做主这种不算女权!做个飞行员比嫁个飞行员好!能争取成为市长远好过争取成为市长夫人! @whigzhou: 嫁男人生孩子当然不算女权,做飞行员当市长也不算,惊叹号再多也不算,只有要求飞行员中女性比例必须达到50%,市议会里女性席位不得少于50%,才算,你out了~ @whigzhou: 早期女权主义者(和其他进步主义者一样)是我尊重的,她们依靠自身的努力与付出、亲身实践,去突破文化与制度障碍,为自己也为弱势女性争取更多自由,但这种女权主义(和其他进步主义)在当代已经十分罕见了,回顾起来,早期与后期的分界线大概是在大萧条时代。 @whigzhou: 如今触目可见的女权主义(和其他进步主义),多是我所称的“犟叫花”型,在她们看来,为她们提供某些机会、资源或条件,让她们达到某种生活状态,是其他社会成员的义务,若是不给,就往你们身上抹鼻涕 @whigzhou: 她们不仅往拒绝承认或被认为未能履行好保姆义务的人身上抹鼻涕,还会往那些安于传统角色的女性身上抹鼻涕,好像只有她们才知道该怎么做个女人  
上海丈母娘

【2016-03-07】

@Ent_evo 一个理科生对三八劳动妇女节的杂感 http://t.cn/Rw3aI8T

@Ent_evo: 转眼一年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

@whigzhou: “为“男性掌控资源”这一现状公开辩护的人,通常绕来绕去总会绕到生物属性上面……这恐怕并不是最重要的理由,但这应该是唯一还能拿出来说说而不被骂成狗的理由了”——为什么需要辩护?若一种现状并非强制或权利缺失的结果,它就不需要辩护

@whigzhou: 或者说,选择自由就是充分的辩护理由

@whigzhou: 比如一种(more...)

标签: | | |
7046
【2016-03-07】 @Ent_evo 一个理科生对三八劳动妇女节的杂感 http://t.cn/Rw3aI8T @Ent_evo: 转眼一年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 @whigzhou: “为“男性掌控资源”这一现状公开辩护的人,通常绕来绕去总会绕到生物属性上面……这恐怕并不是最重要的理由,但这应该是唯一还能拿出来说说而不被骂成狗的理由了”——为什么需要辩护?若一种现状并非强制或权利缺失的结果,它就不需要辩护 @whigzhou: 或者说,选择自由就是充分的辩护理由 @whigzhou: 比如一种简单的可能情形,被认为“掌控着资源”(其实这种说法很可疑,姑且接受)的那些职业圈,充满尔虞我诈穷凶极恶的好斗氛围,多数女性不喜欢进入,那你们有什么好操心的? @whigzhou: “掌控着资源”这种说法之可疑,可以考虑这样一种可能情形:某女要求某男必须挣来很多钱才肯嫁给他,嫁了后用这些钱养大五个儿子,并教导、鼓励、帮助这五个儿子个个又挣来大钱,那么究竟是谁在“掌控着资源”? @能年驼背母猴子的长颈鹿:然而资源的获取是由男性决定的 @whigzhou: 上海丈母娘好像不同意这说法 @whigzhou: 认为女性职业选择比男性更受限是传统农业社会的特点,是又一个流行谬见,实际上,传统社会规范对两性之社会角色所施加的约束同样严格,两性中哪一个职业选择更宽,随分工结构而异,许多社会的女性职业选择(或经济活动类型)比男性更丰富,比如西非和东南亚,出入本地市场做小生意的,大部分是女性。 @whigzhou: 在铁路之前早期工业时代,欧美工厂大部分雇工是婚前年轻女性,当时的工厂销售半径小,其规模无法提供大批常年全日制职位,多数雇工职位是季节性或高度波动性的,因而作为家庭收入支柱的成年男性不会轻易转去工厂,能够雇到的,大多是在婚前为自己攒点嫁妆的年轻女孩。 @whigzhou: 直到有了铁路电报之后,出现众多面向全国性市场的规模化连续生产工厂,能够提供大量全日制职位,成年男性才大批成为工厂雇工,等到他们成了雇工市场主力之后,便开始组织工会,用劳工法和最低工资法努力将女性驱赶出雇工市场 @whigzhou: 西非约鲁巴人是典型的父权社会,但其贸易活动几乎完全由女性包办
亲爱的这条内裤好看吗?

【2016-03-06】

@whigzhou: 可以将所有可能被谈论的话题按这样一个维度(p)排列,p=n的意思是只有交谈者少于或等于n时该话题才会被谈论,于是每个话题都有了个p值,一个p值为n的话题可称为n-p话题,比如“亲爱的你觉得这条内裤好看吗?”显然是个2-p话题;

@whigzhou: 一个猜想:一个参加人数为n的聚会,其主导话题的p值将介于n和n+2之间。

 

标签: |
7044
【2016-03-06】 @whigzhou: 可以将所有可能被谈论的话题按这样一个维度(p)排列,p=n的意思是只有交谈者少于或等于n时该话题才会被谈论,于是每个话题都有了个p值,一个p值为n的话题可称为n-p话题,比如“亲爱的你觉得这条内裤好看吗?”显然是个2-p话题; @whigzhou: 一个猜想:一个参加人数为n的聚会,其主导话题的p值将介于n和n+2之间。  
奶嘴与拳头

【2016-03-05】

@whigzhou: 1)越来越多人已经被左派那些腌臜货烦透了,2)这些腌臜货背后其实有个共同倾向:文化气质的全面阴柔化,3)这一点很少人清晰意识到,虽然不少人可能隐约感觉到,4)但这个火山口迟早会被找到

@whigzhou: 政治学家迄今好像还很少用阳刚-阴柔这个维度来分析政治光谱,其实这个维度很有用,对解释政治倾向中的先天成分尤其管用,天生保守派的深层心理基础无非就是阳刚气质:规则无情,愿赌服输,个人对自己负责,命苦别怪人,唾弃福利主义奶嘴,碰到坏人一拳打回去,尊严重于生命,安全主要靠自己……

@whigzhou: 这事情我想了很久了,越来越觉得就这么回事。

@whigzhou: 但阳刚倾向也分两种,一种是集体主义的,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国家或领袖是阳刚的,自己却未必阳刚,法西斯就是这种,另一种是个人主义的,要的是自己(more...)

标签: | | |
7042
【2016-03-05】 @whigzhou: 1)越来越多人已经被左派那些腌臜货烦透了,2)这些腌臜货背后其实有个共同倾向:文化气质的全面阴柔化,3)这一点很少人清晰意识到,虽然不少人可能隐约感觉到,4)但这个火山口迟早会被找到 @whigzhou: 政治学家迄今好像还很少用阳刚-阴柔这个维度来分析政治光谱,其实这个维度很有用,对解释政治倾向中的先天成分尤其管用,天生保守派的深层心理基础无非就是阳刚气质:规则无情,愿赌服输,个人对自己负责,命苦别怪人,唾弃福利主义奶嘴,碰到坏人一拳打回去,尊严重于生命,安全主要靠自己…… @whigzhou: 这事情我想了很久了,越来越觉得就这么回事。 @whigzhou: 但阳刚倾向也分两种,一种是集体主义的,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国家或领袖是阳刚的,自己却未必阳刚,法西斯就是这种,另一种是个人主义的,要的是自己阳刚,国家靠边,红脖是也。 @whigzhou: 同样,阴柔倾向也分两种,集体主义的要的是nanny state,个人主义的就是老派liberal @whigzhou: Game of Thrones为啥这么火?久违的阳刚之气,第一集里Ned砍下逃兵Will头颅的一幕,可谓阳刚之至。 @寄生草的空间:辉总的阳刚阴柔的定义和常规稍有差异。忽略这一点而做的批评并无意义。 @whigzhou: 我确实不知道常规定义是什么,我的用法大致和[[Geert Hofstede]]在《文化与组织》里的用法差不多 @溪月寒星:我不觉得你说的这些倾向和"阳刚"这个词相关性很大. 在我看来肌肉男,大胡子与阳刚关系大。但是如果我们统计一下世界上的男性, 能够发现肌肉男大胡子特征和规则无情,愿赌服输,个人对自己负责的心理基础存在强相关性吗? @whigzhou: 我们之间在概念上好像有些误解 @whigzhou: Hofstede用阳刚-阴柔这个维度(这是他用的五个维度之一)比较各文化时,看的是一种文化中,在个人的哪些品质/行为值得赞赏的问题上,多大程度上对男女两性区别对待 @whigzhou: Hofstede用这对概念度量群体的文化特质,但依我看,也可以用来度量个人的文化倾向 @whigzhou: 需要强调的是,如此界定的阳刚倾向和“雄性化程度”不一样,比如一位母亲,自己可以是高度女性气质的,但假如她对儿子和女儿的期待截然不同(比如期待儿子面对危险表现勇敢,对女儿却没有同样期待),那她就是亲阳刚文化的 @Ryan_LA2000:呵呵,恐怖分子蛮符合你的“阳刚”的定义的。 @whigzhou: 有可能,他们可能也符合我对“生命、人性、信仰、虔诚、献身精神、活力、……”的定义,嗯,怎么啦? @whigzhou: 我既然认为这是一个能解释政治倾向中先天成分的因素,那么我显然不会同时认为它能单独保证什么好结果——比如自由,否则还要自由就太容易了 @whigzhou: 这个念头果然被很多人呵呵了,不意外,当初刚冒出来时我自己也呵呵过,但越来越觉得其实没那么呵呵  
抓起一泡掼进来

【2016-02-26】

@whigzhou: 有些可怜人,在粪坑里泡久了,以至无论什么话题他都能抓起一泡掼进来,你说红烧肉好吃,他就“都是地沟油做的”,你说股票是比黄金更好的投资品,他就草泥马肖缸死全家,你说黑人跑步真厉害,他就举国体制万恶无疆……结果被我拉黑了,哎,谁让我是坏人呢。

 

标签:
7040
【2016-02-26】 @whigzhou: 有些可怜人,在粪坑里泡久了,以至无论什么话题他都能抓起一泡掼进来,你说红烧肉好吃,他就“都是地沟油做的”,你说股票是比黄金更好的投资品,他就草泥马肖缸死全家,你说黑人跑步真厉害,他就举国体制万恶无疆……结果被我拉黑了,哎,谁让我是坏人呢。  
杀人取肾

【2016-02-26】

@海德沙龙 《仅有慷慨满足不了器官移植需求》 人体各器官的设计寿命看来有着不小差异,当然这差异也可能只是现代生活方式所带来,于是随着移植技术的成熟和寿命不断延长,对器官的需求日益强烈,与此同时,供给却大为滞后,而原因在于,当前伦理/法律体系下,需求无法转变成对器官提供者的激励 ……

@海德沙龙: 在本文作者看来,尽管现金激励或更开放的自由交易确实为当前伦理体系所不容,但许多非现金的激励安排是完全可行且在伦理上也容易被公众接受的。

@whigzhou: 我2009年在《器官移植的伦理困境》中也讨论的这个问题,后来还提出了一个具体的措施

@whigzhou: 其中的伦理问题,我后来又有了些新看法,现在我觉得,对人体器官交易近乎本能的道德反感,是有其道理的,原理和(more...)

标签: | | |
7038
【2016-02-26】 @海德沙龙 《仅有慷慨满足不了器官移植需求》 人体各器官的设计寿命看来有着不小差异,当然这差异也可能只是现代生活方式所带来,于是随着移植技术的成熟和寿命不断延长,对器官的需求日益强烈,与此同时,供给却大为滞后,而原因在于,当前伦理/法律体系下,需求无法转变成对器官提供者的激励 …… @海德沙龙: 在本文作者看来,尽管现金激励或更开放的自由交易确实为当前伦理体系所不容,但许多非现金的激励安排是完全可行且在伦理上也容易被公众接受的。 @whigzhou: 我2009年在《器官移植的伦理困境》中也讨论的这个问题,后来还提出了一个具体的措施。 @whigzhou: 其中的伦理问题,我后来又有了些新看法,现在我觉得,对人体器官交易近乎本能的道德反感,是有其道理的,原理和我们对杀人游戏的道德抵制类似,因为现实世界的信息条件不完备的,对于一件被出售的器官,人们很难判定它是否来自凶杀盗取,而后一种情况实在太可怕,共同体值得为杜绝它而走得远一点。 @whigzhou: 这一想法转变发生于4年前有关杀人游戏的讨论,依我看,我们禁止在大街上玩追杀游戏的理由,是因为这种游戏很难和真正的追杀区分开来,若要容忍它,那就相当于放弃了协助自卫的权利,而后者对我们太重要,不能放弃 @whigzhou: 去年对一桩醉奸案的讨论中,也表达了类似看法 @whigzhou: 更一般而言,社会规范都是在特定信息条件下产生的,所以当信息条件已大幅改变时,很多古老法则便不再适宜,可是许多规范过于古老乃至已内化为我们的本能道德口味,一时难以割弃,但是通过为它们披上温情外衣,其实也可绕过。 @whigzhou: 从信息条件出发考虑,大街追杀不可容忍,但是人为构造了较完备信息条件的角斗场拼死格杀,好像就没啥不可以  
时间非对称性

【2016-05-29】

@whigzhou: 依我的经验,当秋天气温从30度逐渐降至20度时,所穿的衣服从F30减至F20,当春天气温从10度逐渐升至20度时,所穿的衣服从S10增至S20,F20<S20,此为穿衣-气温函数之非对称性。

@whigzhou: 类似的,个人对某些商品的消费-价格函数也是非对称的,但方向相反,当初夏西瓜从5块1斤逐渐降至3块1斤时,你可能觉得,啊,好便宜,买一个,当秋天西瓜从1块1(more...)

标签: |
7193
【2016-05-29】 @whigzhou: 依我的经验,当秋天气温从30度逐渐降至20度时,所穿的衣服从F30减至F20,当春天气温从10度逐渐升至20度时,所穿的衣服从S10增至S20,F20<S20,此为穿衣-气温函数之非对称性。 @whigzhou: 类似的,个人对某些商品的消费-价格函数也是非对称的,但方向相反,当初夏西瓜从5块1斤逐渐降至3块1斤时,你可能觉得,啊,好便宜,买一个,当秋天西瓜从1块1斤逐渐涨至3块一斤时,你可能觉得,啊,好贵,不吃了。  
拍拍屁股

【2016-02-20】

@Ent_evo 我们可以承认一个坏的东西是“中华传统”、“人类传统”、“演化传统”之类的东西,但是一个坏的东西并不因它是传统就变好了。我们承认坏东西是传统,是为了揪出根源,以最有效、最彻底、最可行的办法干掉这个坏东西。仅此而已。

@whigzhou: 问题是,这个坏东西可能是某个大的好东西的一部分,而你未必清楚去掉这个坏东西后那个好东西是否还能存在。

@whigzhou: 比如女性割礼,我也同意它是个坏东西,但由一个外来权力禁止割礼可能会让一些社会的婚姻制度限(more...)

标签: | |
7036
【2016-02-20】 @Ent_evo 我们可以承认一个坏的东西是“中华传统”、“人类传统”、“演化传统”之类的东西,但是一个坏的东西并不因它是传统就变好了。我们承认坏东西是传统,是为了揪出根源,以最有效、最彻底、最可行的办法干掉这个坏东西。仅此而已。 @whigzhou: 问题是,这个坏东西可能是某个大的好东西的一部分,而你未必清楚去掉这个坏东西后那个好东西是否还能存在。 @whigzhou: 比如女性割礼,我也同意它是个坏东西,但由一个外来权力禁止割礼可能会让一些社会的婚姻制度限于瘫痪 @张大磊why:这,,试试呗 @whigzhou: 问题是罐子敲破了很难拼回去 @吴巢: 禁止或许会造成社会瘫痪,但还是要进行干预呀! @whigzhou: 嗯,我不反对干预,我反对的是进步主义者那种不负责任的干预,铲除那些他们眼里的坏东西,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哪管洪水滔天,要干预就得承担起责任,提供一套可行的替代制度,这只有我们殖民主义者做得到 @whigzhou: 所以你们小清新真的想要干预吗,你们真的准备好了吗?那就请接受大英帝国的军靴~  
一团和气

【2016-02-16】

@whigzhou: 个人主义必定伴随着对抗性,否认对抗、讲究隐忍退让、一团和气、齐心协力拧成一股绳、为此诉诸权威以压制对抗、抹除差异的群体,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都是容不下个人主义的,我们不能在提倡个人主义的同时否认对抗,而只能在承认对抗的同时设法学会以诚实、体面、守信、有尊严的方式处理对抗。

@whigzhou: 至于从何时开始、在何种程度上将孩子作为独立自主的个人对待,我的看法是分年龄段逐步推进,并鼓励孩子证明自己已配得上更高一级的对待,最终在(more...)

标签: | | | |
7034
【2016-02-16】 @whigzhou: 个人主义必定伴随着对抗性,否认对抗、讲究隐忍退让、一团和气、齐心协力拧成一股绳、为此诉诸权威以压制对抗、抹除差异的群体,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都是容不下个人主义的,我们不能在提倡个人主义的同时否认对抗,而只能在承认对抗的同时设法学会以诚实、体面、守信、有尊严的方式处理对抗。 @whigzhou: 至于从何时开始、在何种程度上将孩子作为独立自主的个人对待,我的看法是分年龄段逐步推进,并鼓励孩子证明自己已配得上更高一级的对待,最终在某个时刻承认其自由人的地位,至于我家的猫,则注定只能永远处于我的权威主义控制之下。 @rainbowend:把儿童培养成成人的一大目标就是让他像个人一样为自己争取利益表达诉求, 同时也学会有礼貌的沟通达成妥协吧。把这说成对抗性也太怪了 @whigzhou: 把礼貌和对抗对立起来才叫怪,两支球队可以很有礼貌很讲规则很有尊严的进行对抗 @whigzhou: 自由主义者最具误导性的一句格言是,人生而自由,要我说,“人生而为暴徒”更接近真相,自由是已经学会收好爪子的好猫们所创造的俱乐部公共品,加入这个俱乐部的资格不是与生俱来的,既要学会收好爪子,否则就是暴徒,又要学会在必要时挥出爪子,否则便是奴隶。 @whigzhou: 文明社会驯服暴徒的方式有两种,一是权威主义的压制和惩戒,让暴徒了解不收好爪子的惨痛代价,二是对合作性的社会奖励机制,让暴徒意识到,收好爪子也可以维护自己的利益,还能带来合作收益,第一种方式导向专制社会,第二种导向自由社会。  
一根小辫子

【2016-02-04】

@海德沙龙 《一个动听故事的破碎及永生》 诺奖得主Daniel Kahneman在《思考,快与慢》里讨论了一个有趣的发现,若考试时问题很难看清,得分会更高。这里的所谓考试,是由Shane Frederick发明的“认知反应测试”(CRT),Malcolm Gladwell觉得这个结论很爽,便将此事写进了《大卫与歌利亚》一书

@熊也餐厅: 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太喜欢daniel kahneman~

@whigzhou: 呵呵说(more...)

标签: | |
7032
【2016-02-04】 @海德沙龙 《一个动听故事的破碎及永生》 诺奖得主[[Daniel Kahneman]]在《思考,快与慢》里讨论了一个有趣的发现,若考试时问题很难看清,得分会更高。这里的所谓考试,是由Shane Frederick发明的“认知反应测试”(CRT),[[Malcolm Gladwell]]觉得这个结论很爽,便将此事写进了《大卫与歌利亚》一书 @熊也餐厅: 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太喜欢daniel kahneman~ @whigzhou: 呵呵说我呢,我确实说不清楚为何不喜欢Kahneman,大概就是股气味吧,不好闻 @whigzhou: 这回总算让我抓到了小辫子,以后就方便跟人解释为何我不喜欢Kahneman了,ps.特别讨厌Gladwell,这老兄体味更重 @whigzhou: 心理学实验重复不出来原本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很多(可能是大部分)心理学实验都重复不出来,但拿着单个实验在通俗文章里添油加醋大说特说,就让我很不爽,这种通俗文章看起来很科学很有耐心(你看人家能把一个实验讲的那么明白细致连我都看得懂),其实还不如不提实验直接说道理。  
赔死活该

【2016-02-04】

@草莓酱改: 老太开捷达“碰伤”劳斯莱斯,赔死真就活该吗? http://t.cn/RbFAl6x

@鹿兔马朦:@whigzhou 你们觉得呐?

@whigzhou: 我觉得原文说的有道理,赔偿应有个合理上限,若没有上限,那么把极端贵重的财产置于开放场所,便向他人强加了异乎寻常且难以负担的审慎责任

@tuxt520:这不是保险应该干的事吗

@whigzhou: 保险覆盖了当然好,但一个没有保险的世界里也可以谈论正义与合理性

@whig(more...)

标签: | |
7028
【2016-02-04】 @草莓酱改: 老太开捷达“碰伤”劳斯莱斯,赔死真就活该吗? http://t.cn/RbFAl6x @鹿兔马朦:@whigzhou 你们觉得呐? @whigzhou: 我觉得原文说的有道理,赔偿应有个合理上限,若没有上限,那么把极端贵重的财产置于开放场所,便向他人强加了异乎寻常且难以负担的审慎责任 @tuxt520:这不是保险应该干的事吗 @whigzhou: 保险覆盖了当然好,但一个没有保险的世界里也可以谈论正义与合理性 @whigzhou: 而且保险定价也是以权利边界为基础的(同时保险的存在也会改变权利边界),因而保险并不会终结这一法律问题 @whigzhou: 我向来认为,将保护财产权免遭破坏的审慎责任过分加之于财产主人以外的他人,是一种不好的做法,当代专利制度便有着这一倾向,我在旧文《专利制度为祸日炽》中曾讨论过 @人格显示器: 该不该,合不合理,共同体说了算。如果在一个城邦中平民力量占了上风,毫无疑问这就不合理。如果是贵族占了上风,这就是合理的。理想的情况是公民大会对此提出法案,经元老院审议通过后形成一种各方都能接受法律。 @whigzhou: 你这是强共同体的看法,我还是喜欢开放社会,不喜欢强共同体  
致命的塑料袋

【2016-01-21】

@海德沙龙 《枪支与死亡的奇妙相关性》 每次重大枪击案件都会激起一片强化枪支管制甚至禁枪的呼声,用来支持这一立场的各种数据中,有一个十分有趣、传播率也极高的指标,叫涉枪死亡率,那么,这个指标究竟能说明什么问题,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说明问题呢?它被用来支持枪支管制的逻辑又是什么?

@whigzhou: 这是一种典型的组合式欺骗,一张图片配上一段文字,图片和文字本身都是真实的,但放在一起就会给人造成一种可预期的错误印象,假设一小(more...)

标签: | |
7026
【2016-01-21】 @海德沙龙 《枪支与死亡的奇妙相关性》 每次重大枪击案件都会激起一片强化枪支管制甚至禁枪的呼声,用来支持这一立场的各种数据中,有一个十分有趣、传播率也极高的指标,叫涉枪死亡率,那么,这个指标究竟能说明什么问题,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说明问题呢?它被用来支持枪支管制的逻辑又是什么? @whigzhou: 这是一种典型的组合式欺骗,一张图片配上一段文字,图片和文字本身都是真实的,但放在一起就会给人造成一种可预期的错误印象,假设一小孩把塑料袋套在头上玩,不幸窒息身亡,报道者配上文字:今年已有300人死于塑料袋窒息。从而给人留下一种“塑料袋是非常危险的日用品”的印象。 @whigzhou: 但事实上(假设),这300人中299人是用塑料袋自杀者,意外窒息者只有这一个 @whigzhou: 更恶劣的做法是,给这条新闻配上这样的文字:塑料袋在过去3年内已夺走5000条生命!未出现在报道中的事实是:其中4700条生命是误吞塑料袋的鱼  
爱搬家的美国人

【沐猿而冠·第7章·No31. 春运人潮的未来走向·后记】

根据皮尤中心2008年的一份报告[1],该年有12%的美国人更换了住所(这还是60多年来的最低值,40到60年代这个数字高达20%),截至当年,63%的成年人至少更换过一次居住城市(即只有37%从未在家乡以外居住过),其中43%在两个或更多州居住过,23%出生于美国的人认为现在所住的地方不是他“心目中的家乡(heart home)”。

中西部农业区流动性最低(54%更换过居住地),西部沿海最高(70(more...)

标签: | |
7024
【沐猿而冠·第7章·No31. 春运人潮的未来走向·后记】 根据皮尤中心2008年的一份报告[1],该年有12%的美国人更换了住所(这还是60多年来的最低值,40到60年代这个数字高达20%),截至当年,63%的成年人至少更换过一次居住城市(即只有37%从未在家乡以外居住过),其中43%在两个或更多州居住过,23%出生于美国的人认为现在所住的地方不是他“心目中的家乡(heart home)”。 中西部农业区流动性最低(54%更换过居住地),西部沿海最高(70%);上过大学的,这个数字是77%;另一个数字则体现了流动性与社会结构之间深刻关系:从未离乡的人,距离其住所一小时车程以内,平均有8位扩展家庭成员[2],而对于离乡者,这个数字大约是3。 这些数字很好的展示了一个城市化高峰已过去两代人之后的现代社会的人口流动面貌。 ------------------------------- [1] 见 http://pewsocialtrends.org/files/2010/10/Movers-and-Stayers.pdf [2] 扩展家庭(extended family)是指一对夫妻加上他们的已婚子女(及其核心家庭)所组成的二级家庭。
禹河故道

【2016-01-19】

@大象公会 【为什么南方多江,北方多河?】为什么中国河流南方多称为“江”,北方多称为“河”?“江”、“河”又如何从长江黄河的专称泛化为一般河流通名?移民又是如何改变“江”、“河”的分布的?作者:@Serpens 、@qqflyaway_PKU

@whigzhou: 好文,不过,“上古时期,黄河中上游植被条件尚好,泥沙含量较少,下游地区尚能保持比较稳定的河道。……黄河有文字记载的第一次大决口在周定王五年(公元前 602 年),此前黄河自(more...)

标签: | |
7021
【2016-01-19】 @大象公会 【为什么南方多江,北方多河?】为什么中国河流南方多称为“江”,北方多称为“河”?“江”、“河”又如何从长江黄河的专称泛化为一般河流通名?移民又是如何改变“江”、“河”的分布的?作者:@Serpens 、@qqflyaway_PKU @whigzhou: 好文,不过,“上古时期,黄河中上游植被条件尚好,泥沙含量较少,下游地区尚能保持比较稳定的河道。……黄河有文字记载的第一次大决口在周定王五年(公元前 602 年),此前黄河自大禹治水后一直安稳的流淌在“禹河故道”中。”——这一判断依我看不大可能成立。 @whigzhou: 更可能的情况是:上古黄河根本没有形成稳定的河道和明确的主干流,定王五年的决口之所以成为史载之首次,并不能证明此前河道稳定,更可能只是:1)此前没有主干道因而无所谓大决口,2)此前不存在将此类事件记录下来的制度/文化条件 @whigzhou: 大江河的冲积平原和三角洲,在经历长期农业开发之前,通常不会是一条主干流入海,更可能是漫流入大片大片的沼泽地,其中呈树根状分布着大量较小的入海水道,随着农业开发不断持续,入海水道才被逐渐约束到越来越少的干流中,沼泽也逐渐被排干,这一过程在珠江三角洲至今尚未完成。 @whigzhou: 上古黄河水系和华北平原处于何种状况,从古代城邑的分布也可看出端倪,华北平原的古城绝大部分沿太行山东麓、燕山南麓和山东丘陵北麓分布,在以安阳-廊坊-东营为顶点构成的三角形里,几乎没有古城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