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1月发表的文章(22)

小菜一碟#10:红烧鸡爪

很难找到美味/麻烦比比这更高的菜了。DSCN1764

主料:鸡爪1-1.5斤;

调料:老姜,黄酒,老抽,生抽,白糖(或蜂蜜),盐;

做法:

1)修指甲,去老皮,

2)入锅,加水至刚刚没过,老姜3片切丝,

3)大火,起沫后改中火,撇沫,

4)依次加入(以下调料量都按1.5斤主料计)黄酒2勺(标准白匙),老抽2勺,生抽2勺,白糖或蜂蜜0.7勺,姜丝,

5)改小火,煮至收膏。

要点:鸡爪要选肥厚白净者,易腥,撇沫要仔细。

&n(more...)

标签: |
4395
很难找到美味/麻烦比比这更高的菜了。DSCN1764 主料:鸡爪1-1.5斤; 调料:老姜,黄酒,老抽,生抽,白糖(或蜂蜜),盐; 做法: 1)修指甲,去老皮, 2)入锅,加水至刚刚没过,老姜3片切丝, 3)大火,起沫后改中火,撇沫, 4)依次加入(以下调料量都按1.5斤主料计)黄酒2勺(标准白匙),老抽2勺,生抽2勺,白糖或蜂蜜0.7勺,姜丝, 5)改小火,煮至收膏。 要点:鸡爪要选肥厚白净者,易腥,撇沫要仔细。  
[微言]救助者的责任

【2013-01-08】

【专家称袁厉害可能因兰考弃婴收养所火灾追责】

抱歉,此微博已被作者删除。查看帮助:http://t.cn/zWSudZc

@-Lucifier-:这里他采取的归罪逻辑为:死者最后所接触的人有罪,因为不管是什么接触,只需一个在前而死亡在后,两者必然存在「相关性」,所以有过失、有罪←相关不等于有罪呀

@whigzhou: 过失杀人可能是瞎说,但救助者不一定没责任,这要看她的行为是否让孩子丧失了更好被救机会

@Ent_evo:也许可以参考特蕾莎修女的医院的案例

@whigzhou: 嗯

@刘学浩:http://t.cn/zjnyxwh 转发个新闻吧,不光说了这一句。

< (more...)
标签: |
4820
【2013-01-08】 【专家称袁厉害可能因兰考弃婴收养所火灾追责】 抱歉,此微博已被作者删除。查看帮助:http://t.cn/zWSudZc @-Lucifier-:这里他采取的归罪逻辑为:死者最后所接触的人有罪,因为不管是什么接触,只需一个在前而死亡在后,两者必然存在「相关性」,所以有过失、有罪←相关不等于有罪呀 @whigzhou: 过失杀人可能是瞎说,但救助者不一定没责任,这要看她的行为是否让孩子丧失了更好被救机会 @Ent_evo:也许可以参考特蕾莎修女的医院的案例 @whigzhou: 嗯 @刘学浩:http://t.cn/zjnyxwh 转发个新闻吧,不光说了这一句。 @whigzhou: 嗯,大意没什么错 @whigzhou: 这里其实存在两个问题:1)该救助行动是否让被救者丧失了更好的机会,这种机会是否显而易见,是否被充分考虑了;2)救助开始后,形成了临时监护关系,监护责任是否得到合理履行 @whigzhou: 我记得一桩悲剧,92年冬,江南奇寒,平湖一妇女在河岸洗东西,滑落河中,有人将她拉起,扶送至家门口,此时妇女已冻僵,口齿不清,翻其口袋没找到钥匙,因急着上班,就放下她走了,结果妇女冻死在自家门口 @老衲与其他怪力乱神:后来走司法追责流程了吗?结果呢? @whigzhou: 没听说有,只是施救者被街坊非议了一阵 @刘学浩:““这种过失主要指她在消除火灾的隐患和防范方面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到或者已经预见到而轻信能够避免造成的他人死亡,剥夺他人生命权的行为。”洪道德表示,在已经发生的多次火灾案中,都有责任人员被追究过失致人死亡罪,此次火灾除非是有人故意纵火,恐怕袁厉害也会涉及此罪。” @whigzhou: 同意 @-Lucifier-:如此,穷人就不要收留流浪儿或动物了,自己都处于火灾高危环境,别再害人啦 @whigzhou: 紧急情况下可以暂时收留,然后尽快找人接手嘛 @人类de动物园:就案说案。但是这种个人救助的行为我们有什么资格职责她?当同样遇到火灾我们能做的比她好? @whigzhou: 谁指责了? @小野猪君:如因父母疏忽家里火灾伤及孩子,父母一般都不会被追责.这可否套用在袁身上?如果她和孩子已不是救助关系,而是即成事实的领养关系呢? @whigzhou: 那也要看是什么样的“疏忽”,你说的是忘关煤气之类的疏忽吧?而这里说的是,在收养之前,缺乏对自己的抚养/保护能力、风险和其他机会的考虑和权衡  
小菜一碟#9:蛋炒饭

DSCN1762主料:米饭4两,鸡蛋2个;

辅料:咸肉1小片,小胶菜1/8棵,小葱3根;

调料:盐,植物油;

做法:

1)咸肉切成40x8x1.5mm细丝(10-15条),胶菜亦切丝,小葱切末,

2)起油锅,中火,下米饭,炒,压碎,令米饭充分散开并沾油,

3)打入鸡蛋(手脚慢者可分两次打入,打完一个即翻炒一下,以免饭焦),翻炒直至蛋液与米饭充分拌匀,

4)撒入咸肉丝和胶菜丝,翻炒,加盐,分多次撒入葱花(先白后青),翻炒直至整锅东东蓬松溢香。

要点:(more...)

标签: |
4390
DSCN1762主料:米饭4两,鸡蛋2个; 辅料:咸肉1小片,小胶菜1/8棵,小葱3根; 调料:盐,植物油; 做法: 1)咸肉切成40x8x1.5mm细丝(10-15条),胶菜亦切丝,小葱切末, 2)起油锅,中火,下米饭,炒,压碎,令米饭充分散开并沾油, 3)打入鸡蛋(手脚慢者可分两次打入,打完一个即翻炒一下,以免饭焦),翻炒直至蛋液与米饭充分拌匀, 4)撒入咸肉丝和胶菜丝,翻炒,加盐,分多次撒入葱花(先白后青),翻炒直至整锅东东蓬松溢香。 要点:若米饭结块过坚硬,可预先用手捏碎,环节2时间不可短,充分散开是关键,最大结块不得超过10颗饭粒。 很简单,哪里需要那么繁琐。  
[微言]老龄化的隐患

【2013-01-07】

@黄花非鱼 老龄化中国的隐患http://t.cn/zjmXKuc 我把它翻译出来了,本以为只是对老龄化就事论事,但翻译完后发现分析的深度超出了我的预期。

@wenkino: @飞洒过 @whigzhou

@whigzhou: 中间关于固定资产投资和国企部分不错,其他好像没啥新意吧,不都是早就摆明的嘛,至于最后暗示养老问题导致动荡,我看不会,老头老太怎么会闹革命

@黄花非鱼:作者的意思不是老头老太闹革命,而是老龄化导致以后经济不行,现在的投资很多都是在建设不会使用或不想使用的东西,经济不行就会出问题

@whigzhou: 呵呵,其实我想表达的是,一个处于人口萎缩期,特别是年轻人在减少的社会,是不会发生革命的,老龄化会造成一些问题,但不会是爆炸性的

@wh(more...)

标签: | |
4818
【2013-01-07】 @黄花非鱼 老龄化中国的隐患http://t.cn/zjmXKuc 我把它翻译出来了,本以为只是对老龄化就事论事,但翻译完后发现分析的深度超出了我的预期。 @wenkino: @飞洒过 @whigzhou @whigzhou: 中间关于固定资产投资和国企部分不错,其他好像没啥新意吧,不都是早就摆明的嘛,至于最后暗示养老问题导致动荡,我看不会,老头老太怎么会闹革命 @黄花非鱼:作者的意思不是老头老太闹革命,而是老龄化导致以后经济不行,现在的投资很多都是在建设不会使用或不想使用的东西,经济不行就会出问题 @whigzhou: 呵呵,其实我想表达的是,一个处于人口萎缩期,特别是年轻人在减少的社会,是不会发生革命的,老龄化会造成一些问题,但不会是爆炸性的 @whigzhou: 政府投资导致的无效GDP和高比例浪费,是一直在持续的事情,并不会积累起来集中爆发,作者这部分写的不错,但好像离题了 @whigzhou: 其实这部分无效投资可以视为政府拿一些资源去打水漂玩儿,是一种消费,类似于古代帝王修坟 @Jackal_long:老年人需求的资源会明显稀缺是嘛……有点紧张 @whigzhou: 老龄化危机会有多严重,其实取决于未来的老人在未老之前将其养老安排建立在何种预期之上,分别在多大程度上指望儿女、社保、商业保险、存款,和其他资产 @whigzhou: 这些因素,需要一个个评估,笼统地说没多大意思,比如儿女,今天40多岁的人大概很少是指望未来靠儿女养的吧?那有多少是相信社保的呢? @whigzhou: 我觉得,这些预期已经很大程度表现在过去二十年的高储蓄率里面了,而未来主要风险在于资产价值,因为人口下降必定导致多数资产贬值 @whigzhou: 国际化是避免这种贬值风险的方法之一 @wenkino:看来辉格老师并不很悲观 @whigzhou: 有些宏观数字看起来好像很可怕,但只要相关事实不是突然发生的,个体早就会做出反应了。想想看,现在60多岁的这一代,上养老,下被啃,连孙子一起啃,没遗产可继承,还要给儿子攒彩礼置产业,又赶上医疗费大涨,这都能熬过来,许多还觉得很幸福,还有啥可怕的 @whigzhou: 相比之下,40多岁这代,多半不用养老,还啃老,有遗产拿,父母帮着储蓄,而且他们的工作也更少依赖体力,更有可能延迟退休 @罪恶计生006:绝大多数人相信社保。 @whigzhou: 不知道你的“相信”是指什么 @说好的智商呢 就是相信“党和政府会给大家解决困难的,请大家放心。天气冷,快回去吧,不要在市政府门口待着了。” @whigzhou: 某人听过这句话后回家了,从中并不能得出他持有某个信念的结论,你要让他就某个未来事件下注,才知道 @whigzhou: 许多人,整天骂美国坏,夸中国好,可你问他,给你儿子机会移民美国好不好,他会说:能带家属吗? @whigzhou: 话说我已N次听人嚷嚷“这回跟台湾一定要打起来了”,每次我都开出5倍或10倍赔率,迄今还没人肯跟我赌,否则我已经赢过好几万了 @说好的智商呢:下注的方式就是自己出钱买社保和养老,这个算不。乡镇农村不少见。 @whigzhou: 这个算,但我怀疑这样的不会太多吧 @whigzhou: 这倒并不是说他们在如此言之凿凿时是虚伪的,可能很真诚,只是心理系统的更深层部分不信,奇妙的是,这两部分可以并行而互不干扰,Robert Trivers专门研究过这种现象,他称之为“自欺” @whigzhou: 自欺机制可以让个体在获取持有虚假信念的好处的同时,避免受其损害,持有虚假信念有时确有好处,比如获得社会认同、自我激励、增强说服力,等等  
[饭文]劝酒拼酒何时休

劝酒拼酒何时休
辉格
2013年1月4日

多年来,无论在公款消费、官场应酬、商务宴请,还是私人聚宴中,高档酒的地位越来越受尊崇,其在餐饮账单上所占份额也日见高涨,成为许多酒店的主要利润来源;这也让国内高档白酒的股票广受追捧,经年坚挺;最近,军队里传出要限制喝酒的风气,白酒股闻风应声大跌,也可见白酒在腐败类消费中的领导地位。

除了满足个人偏好之外,喝酒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社会性消费,是为了实现某些社会性功能而喝,因而总是伴随着某些特定的社会活动和人际交往,在此意义上,酒被称为社会交往的润滑剂,倒也贴切;酒类消费中的大部分,大概都可归之于这种功能性需求。

不过,同样是社会性消费(more...)

标签: | | | | |
4379
劝酒拼酒何时休 辉格 2013年1月4日 多年来,无论在公款消费、官场应酬、商务宴请,还是私人聚宴中,高档酒的地位越来越受尊崇,其在餐饮账单上所占份额也日见高涨,成为许多酒店的主要利润来源;这也让国内高档白酒的股票广受追捧,经年坚挺;最近,军队里传出要限制喝酒的风气,白酒股闻风应声大跌,也可见白酒在腐败类消费中的领导地位。 除了满足个人偏好之外,喝酒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社会性消费,是为了实现某些社会性功能而喝,因而总是伴随着某些特定的社会活动和人际交往,在此意义上,酒被称为社会交往的润滑剂,倒也贴切;酒类消费中的大部分,大概都可归之于这种功能性需求。 不过,同样是社会性消费,具体的喝法却随所需实现的功能不同而迥然相异,最常见的一类是助兴型的,此时喝酒是为了让人进入某种状态,而这种状态适合于他正在参与的社会活动和交往,因为酒精可以解除大脑对某些低级冲动的抑制,让人变得更加放松、兴奋、甚至放纵。 在诸如歌舞、嬉戏、看球之类的群体娱乐中,这样的状态会让参与者表现更好,而许多社交活动也需要参与者比平时更为松弛,不再拘谨,甚至略带兴奋,容易打开话匣子,所以作为社区社交中心的英国乡村小酒馆,或中国茶馆,作为私人社交场的沙龙客厅、鸡尾酒会,都会以酒助兴。 当参与者平时并不十分亲密,只是为了特定目的而聚在一起时,或者平时碍于等级身份或社会规范约束而不得亲密时,那么,在此类场合借助酒精来解除拘谨和戒备的需要就会变得更强烈。 沙龙客人可能只与主人熟识,相互间并不亲密,而且不时还有新人被引介进圈子,单位同事平日受等级职务拘束,年终聚餐时则需要营造一种平等参与氛围,分离多年的老同学,文化和价值观上已多有隔膜,却仍想重叙旧情,还有大家族的众多亲戚,平时来往寡浅,家族纽带全赖各种节庆婚丧宴席维系,等等。 以酒助兴的习俗在各大文化中都有,不过中国的酒文化还有另一种类型的功能性需求,不妨称之为对抗型,表现为以醉倒对方为目的的高强度劝酒,相互轮番劝酒直至大部分参与者都达到承受极限,这种习俗在其他文化中十分罕见,而且过去二十年,无论官场、商务还是私人交往中,有愈演愈烈之势,也正是这一习俗,创造了酒类消费中的极大一部分。 劝酒拼酒习俗中所涉及的心理因素看来相当复杂微妙,其原因颇难究考,不过从某些线索中还是能看出些渊源;在助兴式喝酒时,借助酒精暂时剥夺某些自控和协调能力,是为了更好地参与社交活动,所以各人自己喝就行了,而在对抗性劝酒中,酒精的这一作用被用作了武器:剥夺对方的自控与协调能力,但尽可能保持自己的。 然后,当所有参与者都意识到别人在用这一武器对付自己时,也都拿起该武器参战,于是战斗轮番升级,最终,博弈各方达成一个规范:确保所有人都被剥夺自控能力,这成了酒桌上的游戏规则;问题是,这究竟有什么社会功能?常见的通俗说法是,这能热络感情,拉近关系,更准确的说,酒精能够解除戒备。 或许正是因为中国文化中横亘于人际关系的种种戒备太多太深,才特别需要通过酒精来解除它;劝酒者在敬酒时,或许是在告诉对方,我同意解除戒备,请你也这样,这类似于握手礼的起源,告诉对方:瞧,我手里没有武器,让我知道你也没有,甚至我们可以想象,劝酒习俗在古代或许真的发挥过确保聚宴各方同时丧失战斗力的作用,因为喝醉酒的人是很难保持格斗能力的。 之所以人际交往中充满了戒备,或许是因为缺乏信任机制和社会规范对行为的约束,社会交往中充斥着尔虞我诈的机会主义行为,为此人人都须时刻保持警惕,才能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伤害;在这场长期的机会主义攻防战,导致了心理武库的军备竞赛,精明、理智、审慎、诡诈、圆滑、伪装、设套、声东击西、拐弯抹角……等等心理武器都被一一开发出来,装备在身,而真实意图被却包裹在重重伪装之下,难以看透。 果若如此,我们便可预期,越是那些可能被对方设陷欺骗或伤害,因而越需要加以警惕和戒备的社会交往,劝酒风气便越盛行,而那些真正亲密的,或已经建立了充分信任关系的交往,则会表现的较为平和,事实看来正是如此,酒风炽烈的程度,从官场、涉及国企或政府项目的商务交往,到私人企业间交往、半生不熟的圈子,到亲密朋友、核心家庭,依次递减,高档酒的消费量大概也按此坐标呈梯度分布。 过去二十年酒风日盛的趋势,或许也是社会变迁的结果之一,市场开放,社会流动性增加,各种交往和交易关系大量涌现,但这些关系和交易中所需的规范和信任却未能及时建立,于是传统酒俗被改造而移用过来,为这些交往构造一个可让其顺畅运行的舞台。 可是,尽管发挥了这样的作用,劝酒习俗带给参与者的健康代价却是非常高昂的,很少有人真正乐在其中,更多人出于无奈,并对此苦不堪言,也想出种种办法加以逃避,可以相信,此陋俗以当今之炽烈程度的泛滥,只是阶段性的,随着人们对其健康代价的认知加深,价值观的变化,以及新的社会规范和信任机制的逐渐成型和成熟,新生代当不至于全盘继承这一陋俗。  
[饭文]兰德热潮与个人主义

(按:此文乃四个多月前为某刊所写,不幸没用上,就当作新年礼物献给各位吧。本文部分内容与《冷却时代的文化禀赋》一文颇有关系,之前我没料到这篇会拖到现在才贴出,导致后一篇相关部分显得有些跳跃和费解。)

兰德热潮与个人主义
辉格
2012年8月27日

近几年,一股安·兰德(Ayn Rand)热潮在国内年轻人之间悄然涌动,小说《源泉》(The Fountainhead)广受热捧,仅在文艺小清新汇集的豆瓣上,便显示有8183人想读,2187人读过,1912人评价过,总评分高达9.3/10,若加上英文版,这些数字还要扩大12%【注:目前上述数字已分别升至:9334人想读,2486人读过,2160人评价过】;不少自由派学者也非常推崇这本书,认为兰德和她所塑造的主人公很好的体现了个(more...)

标签: | | | | |
4361
(按:此文乃四个多月前为某刊所写,不幸没用上,就当作新年礼物献给各位吧。本文部分内容与《冷却时代的文化禀赋》一文颇有关系,之前我没料到这篇会拖到现在才贴出,导致后一篇相关部分显得有些跳跃和费解。) 兰德热潮与个人主义 辉格 2012年8月27日 近几年,一股安·兰德([[Ayn Rand]])热潮在国内年轻人之间悄然涌动,小说《源泉》([[The Fountainhead]])广受热捧,仅在文艺小清新汇集的豆瓣上,便显示有8183人想读,2187人读过,1912人评价过,总评分高达9.3/10,若加上英文版,这些数字还要扩大12%【注:目前上述数字已分别升至:9334人想读,2486人读过,2160人评价过】;不少自由派学者也非常推崇这本书,认为兰德和她所塑造的主人公很好的体现了个人主义精神。 不仅如此,许多推崇市场制度和资本主义的人还认为,兰德——正如她自己所认为的那样——是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的一个吹鼓手,是对抗国家主义和集体主义的一面旗帜,这一认识似乎也暗示了,兰德思想与精神的传播发扬,将有助于市场制度的建立和维护,有助于解除加诸个人自由之上的种种枷锁。 可是,假如我们仔细检查兰德思想和市场制度的起源与基础,便不难发现,两者其实是格格不入的;兰德所奉行的,确实是一种个人主义,但那是一种非合作性的、独行侠式的个人主义,对于合作、互惠、利他、协调、组织、社会规范等等一切将众多个人聚合成一个社会的那些元素,兰德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反感与抵触,认为这些要么与个人意志背道而驰,理应抛弃,要么是加诸其上的束缚,理应打破。 然而,市场制度如同其他社会结构一样,不正是以这些元素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吗?若将它们统统消灭,连社会结构都将不复存在,只剩下一个个孤立的个人,谈何制度?在没有任何制度和秩序的社会中,人与人、群体与群体之间将陷入无休止的冲突之中,自由何存?至于市场,更是一种需要特殊制度保障的分工与合作体系,若没有分工与合作,那既不需要市场,也不可能建立市场。 这种将个人自由与人的社会性和超越个体的文化结构完全对立起来的倾向,倒是并不少见,只不过兰德表现的特别极端;在社会学领域,方法论上的个人主义和结构主义也长期争执不下;撒切尔的一句名言生动概括了这一倾向:根本没有社会,只有一个个的人;但是,假如你对人类有过深入的了解,便会发现,这种对立是虚妄的,也是毫无必要的,它建立在对人性与社会的深刻误解之上。 生物学家已发现,将基因视为利益主体,可以更好的理解生物行为,从这角度看,生物个体只是基因们合作建造的、用来散布它们自己的工具,比如雄蜘蛛为了获得交配机会以便散布它所携带的基因,不惜冒被交配对方吃掉的危险;那么能不能说:根本没有个体,只有一个个基因呢?显然不能,因为基因利益的实现,全靠个体这个工具的功能有效发挥,为此,同一基因组中的基因们达成了密切的合作关系。 类似的,人类个体为了实现各自的目标,也达成了各种合作互惠关系,建造了各种组织、规范、习俗和制度,个体利益要借助这些关系和结构来实现,离开它们,连生存都堪忧,更不可能追求情感、艺术和学问等较高层次的目标;从家庭、部落、村镇、城市、国家,人类已经建立了越来越复杂的社会结构,而迄今最繁荣、同时又最能让个体在其中自由追求自身目标的结构,便是法律保障下的市场社会。 与其他生物不同的是,人类拥有了自我意识和强大的理性能力,能对自己的行为和目标作出反思,因而可以不再盲目听从由基因(还有meme)为我们设定的某项偏好与功能而行动;然而,意识到这一点后的兴奋,常常冲昏人们的头脑,以至错误的以为人可以摆脱基因和文化“强加”在他身上的种种“包袱”和“枷锁”。 在好莱坞文艺片中,我们常听到“寻找真正的人性与自我”的俗套故事,据说,这个“自我”总是被包裹在外来束缚之下,迷失在文化染缸之中:你喜欢牛仔裤,那只是流行时尚让你觉得喜欢,并不是你“本性上真的”喜欢,你拼命挣钱,那是被流行成功标准和攀比文化裹挟了,你乐衷购物,是受了消费主义文化的熏陶,你以为如此行事很有尊严很体面,那是社会伦理强加给你的,甚至,你以为自己是个男人,是个异性恋,那也是因为从小就被当作男孩对待,是教育赋予了你一个性别身份。 所有这些说法都有道理,个人的偏好、习惯和价值观,确实很多是由社会赋予的,传统、风尚和规范,经由教养过程被潜移默化的植入了我们头脑中,变成了我们的习性和观念;问题是,我们能彻底摆脱它们吗?将这些“外来束缚”层层剥掉之后,剩下的是什么呢?是真正的自我吗?可是,把文化元素全部去掉之后,不是只有生物本能了吗?难道真正的人性就是无文化的动物性? 就算生物本能才是真正人性,那不也是为基因利益服务的吗?自我又在哪里?只是基因的奴隶?那么,连生物本能也剥掉会如何?依我看,那就什么也没有了,不过,在二元论者看来,还剩下个笛卡尔幽灵,可是这么一个光秃秃的幽灵实在很单调乏味,恐怕完全满足不了那些文艺片所带给你的浪漫期待。 问题是,你为何非要剥掉它们呢?正是这些元素构成了你,是它们让你成为了现在这个你,当你试图驱逐其中一些时,其实是你的一部分在驱逐另一部分;当然,有时候你需要这样的驱逐,当构成你的元素组合让你痛苦、纠结、迷茫时,驱逐其中一些会变得更协调,你会感觉更好,而人类的理性和反思能力恰好给了你这样的机会。 不仅人性和偏好的很大部分是由文化所塑造的,我们追求目标的行动也几乎总是在特定文化与社会结构中展开,因为合作与组织已将人类的能力提到了远远超出个体潜能的水平,因而如今绝大多数值得追求的目标,值得过的生活,都已无法由孤立的个人完成;随便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就要从市场买入材料,进入或开办企业,与同事和上下游合作,或者组织发起一场活动。 比如《源泉》主角的建筑师工作,就涉及无数合作,要倾听客户的需求,要考虑结构工程师的建议,请预算师帮你做成本测算,等等;像洛克这样完全无视他人看法和感受,缺乏合作与妥协精神的人,在市场社会无疑会四处碰壁,最终往往做不成任何事情。 更糟糕的是,他还漠视基本的社会规范,仅仅因为自己的设计意图没实现,就炸毁了私人财产,他甚至还强奸了弗兰肯,并且对这些恶行都拒不认罪,也毫无悔意,再看看他与身边人的关系吧:要么是猥琐自卑的小丑,要么是丧失自我的盲目崇拜者,要么是势不两立的敌人,没有一个是平等相处、合作互惠的关系。 市场的运行需要一整套规则来维持,遵守游戏规则也是市场参与者最重要的美德,标榜为资本主义旗手的兰德竟然颂扬如此漠视和践踏基本规范的行为,而且居然广受同样自称自由主义者的读者热捧,真是咄咄怪事;要知道,洛克是被作为一个完美理想人物、一个神话般的英雄来塑造的,所以这些恶习是无法用“凡人都有缺陷”来解释的。 兰德对自由的理解,是各种误解中最粗俗浅薄的一种,她心目中的自由就是任性放纵、恣意妄为、目空一切、旁若无人;实际上,自由制度的敌人们,最喜欢将自由曲解和污蔑为这个样子,对此,曾在专制国家生活过的人再熟悉不过了,它的唯一效果就是让善良的人们对自由产生错误的恐惧。 与此相应的,兰德独行侠式个人主义也无益于人们争取和维护自由;诚然,由于现代市场提供了高度发达的专业化和分工机制,因而附带的为不擅处理社会关系的独行侠们创造了更好的生存空间,因为在发达市场社会中,你只要会有一项专长、一门手艺,很少与人打交道也不难活下来,甚至轻度的自闭症患者也能活得很好,但这只是市场的副产品,市场制度的根基绝非建立在独行侠精神之上,正如一家成功企业可以为自闭者提供职位,但一群自闭者绝不可能组成一家企业。 幸好,我们还有另一种个人主义可供选择:它承认人的社会性,也坦然承认并接受文化对人性的塑造,它仅仅主张:个人可以自由的追求自己所认定的目标,尽管这些目标可能是文化所赋予的,只要这个赋予过程是自愿的,尽管对目标的追求需要在组织和社会结构中进行,只要其间不涉及强制,不要求个人为集体而牺牲,那么个人便是自由的,正如哈耶克所阐述的古典自由主义原则:自由是且只是免于强制。  
[微言]债务与法治

【2012-12-31】

@高利明 [地方政府债务放大的可能后果]法治与债权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地方因债权而引入法治、因债权的滚转放大、法治随之加强,随之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发生调整。“发债是地方法治之路,也是中国法治发育之路。”http://t.cn/zjQZQcd 附一下陈总@陈如是说 的骥尾 @傅蔚冈 @学经济家 @whigzhou

@whigzhou: 一厢情愿。并没有这样的确切关系,历史上相反的情况多得是,欠犹太人一屁股债再把他们杀掉或驱逐,(more...)

标签: |
4815
【2012-12-31】 @高利明 [地方政府债务放大的可能后果]法治与债权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地方因债权而引入法治、因债权的滚转放大、法治随之加强,随之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发生调整。“发债是地方法治之路,也是中国法治发育之路。”http://t.cn/zjQZQcd 附一下陈总@陈如是说 的骥尾 @傅蔚冈 @学经济家 @whigzhou @whigzhou: 一厢情愿。并没有这样的确切关系,历史上相反的情况多得是,欠犹太人一屁股债再把他们杀掉或驱逐,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欧洲大小君主破产赖债的也不在少数,只有抢不动的时候(也就是权力已经受到某些制约时),债权才能对政府的具体行为构成进一步制约 @whigzhou: 你连公然没收都无力抵制的时候,赖点债算个屁 @whigzhou: 另外,高总此文的立论过度建立在“地方竞争”的理论基础上,这假定了地方政府是个连贯一致的利益主体,实际上该假定仅在很弱的意义上才成立,而且现在比过去更弱了,这与邓后的官员激励机制变化有关,我最近一篇文章中对此作了说明,过几天会贴出